长生人寿转型发展免不了疼痛 今年保险费用减缩36%亏本1.66亿

网贷之家小编根据舆情频道的相关数据,精心整理的关于《长生人寿转型发展免不了疼痛 今年保险费用减缩36%亏本1.66亿》的精选文章10篇,希望对您的投资理财能有帮助。
摘要 【长生人寿转型难免阵痛 2019年保费缩减36%亏损1.66亿】又至保险公司披露年报,接受业绩大考之际。2017年以来,在万能险业务监管加强的背景下,不少险企同步推进业务转型,转型成果与副作用正在逐步显现。近日,长生人寿披露2019年年报,保费收入缩减36%;亏损趋势也进一步延续,自2009年更名后已累积亏损近10亿。(蓝鲸保险)

又至保险公司披露年报,接受业绩大考之际。2017年以来,在万能险业务监管加强的背景下,不少险企同步推进业务转型,转型成果与副作用正在逐步显现。近日,长生人寿披露2019年年报,保费收入缩减36%;亏损趋势也进一步延续,自2009年更名后已累积亏损近10亿。

2017年启动转型后,长生人寿又提出2019年至2021年三年战略规划,只是,长期发展难见明显起色的长生人寿能否如期实现规划,还存未知数。业内指出,长生人寿目前主要高管多出身长城资管,在业务经营、获客模式方面,需要进行市场化转换。同时要进一步提升股东资源的利用率,在团险****、渠道、分支机构等领域转化优势。

业务调整保费缩减36%,新业务期缴保费增48%

具体来看长生人寿2019年业绩。首先是保费情况,2019年,长生人寿实现保险业务收入14.84亿元,同比缩减35.92%。

按险种来看,个人寿险业务中,传统寿险出现54.71%的减幅,从2018年的19.09亿元,砍半至8.64亿元。

意外伤害险缩水情况更为严重,个人业务在2018年实现1998.49万保费收入后,缩减62.32%达到753.08万元;团体业务也有所下行,同比缩减25.82%,在2019年实现保费收入1293.54万元。

此外,个人分红险、健康险、团体健康险业务相对企稳,个人万能险、团体寿险业务则略有上行。

“2017年以来,长生人寿主动发展‘大个险’渠道业务和银保高价值期缴业务,停售银保趸缴和低价值期缴理财型业务”,长生人寿向蓝鲸保险介绍道。

正是基于长生人寿战略转型下对银保渠道趸缴业务的停售,长生人寿保费明显下行,从其向蓝鲸保险提供的数据来看,“2019年趸缴保费2.3亿元,同比减少85%;新业务期缴保费5.3亿元,同比增长48%;续期保费7.2亿元,同比增长63%。”

保险业内人士王立刚则从行业角度补充道,“长生人寿分支机构有限,作为小型险企进行品牌铺设也相对困难,在2019年个险代理人团队整体受到冲击的背景下,险企个险代理人成长压力较大,对保费收入也有一定影响”。

从产品来看,2019年长生人寿经营的保险产品中,原保费收入居于前五的产品合计保费占比达到60.4%,其中前三大险种均为年金险产品,主要销售渠道为银行代理渠道,保费收入居首的为“长生鑫运五号年金保险”,2019年原保费收入2.91亿元。

排在第四、五位的产品分别为重疾险、年金寿险产品,销售渠道分别以个人代理、经代渠道为主。

尤为值得关注的,还有此前长生人寿退保金高企的现象,2018年,长生人寿退保金高达16.38亿元,同比暴涨38倍。对此,长生人寿解释是在2016年为扩大资产规模,通过银保业务渠道销售的两款主要产品均为中短存续期产品,产品基本形态均为保单生效两年后退保收益较高的理财型保险产品,这两款产品在2018年处于退保给付高峰期,最终导致退保金高企。

2019年长生人寿主要产品退保金大幅缩减,只有长生人寿保费收入排在第三位的 “长生福享年年十号年金保险”,退保金为1278万元,远高于其他保费收入排在前列的产品。

对此,长生人寿表示,“福享年年十号年金保险”2018年上市以来累计实现保费收入5.34亿,因主动收缩银保趸缴业务,2019年销售额明显减少,截至2019年末,退保率为3.4%,在可控范围之内。

发展滞缓11年亏近10亿,业内建议合理利用股东资源

转型之下的阵痛不仅在于保费缩减。据蓝鲸保险了解,长生人寿自2017年开始推进业务转型,削减理财型产品,重点布局保障型产品。转型后,长生人寿拓展分支机构,发力个险渠道,在此背景下,手续费及佣金支出持续增长,2016年同比翻约3倍达到1.06亿,2018年突破2亿元,2019年则进一步增至4.38亿元,同比增约75%。

一方面是缩减的保费收入,一方面是逐步上行的手续费及佣金支出。在投资收入企稳的前提下,2019年,长生人寿依然未能实现盈利,净亏损1.66亿元,但较上年2.6亿元净亏损已有所回暖,减亏约36%。

“减亏现象,主要基于新单价值优化与利润储备积累”,长生人寿向蓝鲸保险指出,数据显示,2019年末长生人寿标保新业务价值率36%,同比增长18个百分点;剩余边际8.3亿元,同比增长75%。

当前,长生人寿在转型动向之下,对于进一步发展也表达自己的野心。从其制定的2019年至2021年三年发展规划来看,长生人寿提出将建成20-30家中心支公司,大个险新单标保将在三年分别达成3亿、5亿、7亿元,规划期内亏损有效降低,规划期后尽快实现盈利,迈向中型寿险公司。长生人寿相关负责人向蓝鲸保险表示,1.66亿元的净亏损,基本符合其三年规划中1.9亿净亏损的目标。

只是,不可忽视的是,虽然已有所减亏,但从长生人寿可查数据来看,自2009年大股东变更为长城资管并更名后,11年间,长生人寿仅2016年出现0.02亿元净利润,其余10年合计出现近10亿元净亏损。近日,长生人寿披露2020年1季度偿付能力报告,单季净亏损1919万元。

与行业相比,长生人寿的发展速度,并不算快。

“长生人寿近几年起色并不大,股东资源转化率有限,市场经营的概念也相对较弱”,王立刚向蓝鲸保险分析指出,“从长生人寿的高管构成来看,总经理等多个重要职务负责人,均来自股东长城资管,对保险业熟悉度有限,战略定位一定程度上有所偏离市场化。尤其是在获客模式方面,资管公司与保险公司的经营模式存在较大差异,资管业务‘等客上门’属性较强,而保险业则重视外拓展业”。

那么,业内有何建议?王立刚提出,对于长生人寿而言,首先需重视市场化经营,转变观念,加强与市场的接轨。

其次,强化利用股东资源优势,“一方面股东可提供的团险业务,依托于股东长城资管的客户开拓业务,继而拉动利润,另一方面则在于银保渠道优势,在保费规模上实现突破,此外,长城资管在各地的业务布局,可以一定程度上为长生人寿分支机构有限的现状提供帮助”,王立刚补充道。

长生人寿也向蓝鲸保险强调了进一步的发展战略,“长生人寿将继续深化价值转型,发展高价值期缴业务。特别是个人代理渠道作为战略主渠道,将在制度、增员、培训及日常管理等方面加强”。

《长生人寿转型发展免不了疼痛 今年保险费用减缩36%亏本1.66亿》 相关文章推荐一:长生人寿转型难免阵痛 2019年保费缩减36%亏损1.66亿

摘要 【长生人寿转型难免阵痛 2019年保费缩减36%亏损1.66亿】又至保险公司披露年报,接受业绩大考之际。2017年以来,在万能险业务监管加强的背景下,不少险企同步推进业务转型,转型成果与副作用正在逐步显现。近日,长生人寿披露2019年年报,保费收入缩减36%;亏损趋势也进一步延续,自2009年更名后已累积亏损近10亿。(蓝鲸保险)

又至保险公司披露年报,接受业绩大考之际。2017年以来,在万能险业务监管加强的背景下,不少险企同步推进业务转型,转型成果与副作用正在逐步显现。近日,长生人寿披露2019年年报,保费收入缩减36%;亏损趋势也进一步延续,自2009年更名后已累积亏损近10亿。

2017年启动转型后,长生人寿又提出2019年至2021年三年战略规划,只是,长期发展难见明显起色的长生人寿能否如期实现规划,还存未知数。业内指出,长生人寿目前主要高管多出身长城资管,在业务经营、获客模式方面,需要进行市场化转换。同时要进一步提升股东资源的利用率,在团险****、渠道、分支机构等领域转化优势。

业务调整保费缩减36%,新业务期缴保费增48%

具体来看长生人寿2019年业绩。首先是保费情况,2019年,长生人寿实现保险业务收入14.84亿元,同比缩减35.92%。

按险种来看,个人寿险业务中,传统寿险出现54.71%的减幅,从2018年的19.09亿元,砍半至8.64亿元。

意外伤害险缩水情况更为严重,个人业务在2018年实现1998.49万保费收入后,缩减62.32%达到753.08万元;团体业务也有所下行,同比缩减25.82%,在2019年实现保费收入1293.54万元。

此外,个人分红险、健康险、团体健康险业务相对企稳,个人万能险、团体寿险业务则略有上行。

“2017年以来,长生人寿主动发展‘大个险’渠道业务和银保高价值期缴业务,停售银保趸缴和低价值期缴理财型业务”,长生人寿向蓝鲸保险介绍道。

正是基于长生人寿战略转型下对银保渠道趸缴业务的停售,长生人寿保费明显下行,从其向蓝鲸保险提供的数据来看,“2019年趸缴保费2.3亿元,同比减少85%;新业务期缴保费5.3亿元,同比增长48%;续期保费7.2亿元,同比增长63%。”

保险业内人士王立刚则从行业角度补充道,“长生人寿分支机构有限,作为小型险企进行品牌铺设也相对困难,在2019年个险代理人团队整体受到冲击的背景下,险企个险代理人成长压力较大,对保费收入也有一定影响”。

从产品来看,2019年长生人寿经营的保险产品中,原保费收入居于前五的产品合计保费占比达到60.4%,其中前三大险种均为年金险产品,主要销售渠道为银行代理渠道,保费收入居首的为“长生鑫运五号年金保险”,2019年原保费收入2.91亿元。

排在第四、五位的产品分别为重疾险、年金寿险产品,销售渠道分别以个人代理、经代渠道为主。

尤为值得关注的,还有此前长生人寿退保金高企的现象,2018年,长生人寿退保金高达16.38亿元,同比暴涨38倍。对此,长生人寿解释是在2016年为扩大资产规模,通过银保业务渠道销售的两款主要产品均为中短存续期产品,产品基本形态均为保单生效两年后退保收益较高的理财型保险产品,这两款产品在2018年处于退保给付高峰期,最终导致退保金高企。

2019年长生人寿主要产品退保金大幅缩减,只有长生人寿保费收入排在第三位的 “长生福享年年十号年金保险”,退保金为1278万元,远高于其他保费收入排在前列的产品。

对此,长生人寿表示,“福享年年十号年金保险”2018年上市以来累计实现保费收入5.34亿,因主动收缩银保趸缴业务,2019年销售额明显减少,截至2019年末,退保率为3.4%,在可控范围之内。

发展滞缓11年亏近10亿,业内建议合理利用股东资源

转型之下的阵痛不仅在于保费缩减。据蓝鲸保险了解,长生人寿自2017年开始推进业务转型,削减理财型产品,重点布局保障型产品。转型后,长生人寿拓展分支机构,发力个险渠道,在此背景下,手续费及佣金支出持续增长,2016年同比翻约3倍达到1.06亿,2018年突破2亿元,2019年则进一步增至4.38亿元,同比增约75%。

一方面是缩减的保费收入,一方面是逐步上行的手续费及佣金支出。在投资收入企稳的前提下,2019年,长生人寿依然未能实现盈利,净亏损1.66亿元,但较上年2.6亿元净亏损已有所回暖,减亏约36%。

“减亏现象,主要基于新单价值优化与利润储备积累”,长生人寿向蓝鲸保险指出,数据显示,2019年末长生人寿标保新业务价值率36%,同比增长18个百分点;剩余边际8.3亿元,同比增长75%。

当前,长生人寿在转型动向之下,对于进一步发展也表达自己的野心。从其制定的2019年至2021年三年发展规划来看,长生人寿提出将建成20-30家中心支公司,大个险新单标保将在三年分别达成3亿、5亿、7亿元,规划期内亏损有效降低,规划期后尽快实现盈利,迈向中型寿险公司。长生人寿相关负责人向蓝鲸保险表示,1.66亿元的净亏损,基本符合其三年规划中1.9亿净亏损的目标。

只是,不可忽视的是,虽然已有所减亏,但从长生人寿可查数据来看,自2009年大股东变更为长城资管并更名后,11年间,长生人寿仅2016年出现0.02亿元净利润,其余10年合计出现近10亿元净亏损。近日,长生人寿披露2020年1季度偿付能力报告,单季净亏损1919万元。

与行业相比,长生人寿的发展速度,并不算快。

“长生人寿近几年起色并不大,股东资源转化率有限,市场经营的概念也相对较弱”,王立刚向蓝鲸保险分析指出,“从长生人寿的高管构成来看,总经理等多个重要职务负责人,均来自股东长城资管,对保险业熟悉度有限,战略定位一定程度上有所偏离市场化。尤其是在获客模式方面,资管公司与保险公司的经营模式存在较大差异,资管业务‘等客上门’属性较强,而保险业则重视外拓展业”。

那么,业内有何建议?王立刚提出,对于长生人寿而言,首先需重视市场化经营,转变观念,加强与市场的接轨。

其次,强化利用股东资源优势,“一方面股东可提供的团险业务,依托于股东长城资管的客户开拓业务,继而拉动利润,另一方面则在于银保渠道优势,在保费规模上实现突破,此外,长城资管在各地的业务布局,可以一定程度上为长生人寿分支机构有限的现状提供帮助”,王立刚补充道。

长生人寿也向蓝鲸保险强调了进一步的发展战略,“长生人寿将继续深化价值转型,发展高价值期缴业务。特别是个人代理渠道作为战略主渠道,将在制度、增员、培训及日常管理等方面加强”。

《长生人寿转型发展免不了疼痛 今年保险费用减缩36%亏本1.66亿》 相关文章推荐二:长生人寿转型难免阵痛:2019年保费缩减36%亏损1.66亿

又至保险公司披露年报,接受业绩大考之际。2017年以来,在万能险业务监管加强的背景下,不少险企同步推进业务转型,转型成果与副作用正在逐步显现。近日,长生人寿披露2019年年报,保费收入缩减36%;亏损趋势也进一步延续,自2009年更名后已累积亏损近10亿。

2017年启动转型后,长生人寿又提出2019年至2021年三年战略规划,只是,长期发展难见明显起色的长生人寿能否如期实现规划,还存未知数。业内指出,长生人寿目前主要高管多出身长城资管,在业务经营、获客模式方面,需要进行市场化转换。同时要进一步提升股东资源的利用率,在团险****、渠道、分支机构等领域转化优势。

业务调整保费缩减36%,新业务期缴保费增48%

具体来看长生人寿2019年业绩。首先是保费情况,2019年,长生人寿实现保险业务收入14.84亿元,同比缩减35.92%。

按险种来看,个人寿险业务中,传统寿险出现54.71%的减幅,从2018年的19.09亿元,砍半至8.64亿元。

意外伤害险缩水情况更为严重,个人业务在2018年实现1998.49万保费收入后,缩减62.32%达到753.08万元;团体业务也有所下行,同比缩减25.82%,在2019年实现保费收入1293.54万元。

此外,个人分红险、健康险、团体健康险业务相对企稳,个人万能险、团体寿险业务则略有上行。

“2017年以来,长生人寿主动发展‘大个险’渠道业务和银保高价值期缴业务,停售银保趸缴和低价值期缴理财型业务”,长生人寿向蓝鲸保险介绍道。

正是基于长生人寿战略转型下对银保渠道趸缴业务的停售,长生人寿保费明显下行,从其向蓝鲸保险提供的数据来看,“2019年趸缴保费2.3亿元,同比减少85%;新业务期缴保费5.3亿元,同比增长48%;续期保费7.2亿元,同比增长63%。”

保险业内人士王立刚则从行业角度补充道,“长生人寿分支机构有限,作为小型险企进行品牌铺设也相对困难,在2019年个险代理人团队整体受到冲击的背景下,险企个险代理人成长压力较大,对保费收入也有一定影响”。

从产品来看,2019年长生人寿经营的保险产品中,原保费收入居于前五的产品合计保费占比达到60.4%,其中前三大险种均为年金险产品,主要销售渠道为银行代理渠道,保费收入居首的为“长生鑫运五号年金保险”,2019年原保费收入2.91亿元。

排在第四、五位的产品分别为重疾险、年金寿险产品,销售渠道分别以个人代理、经代渠道为主。

尤为值得关注的,还有此前长生人寿退保金高企的现象,2018年,长生人寿退保金高达16.38亿元,同比暴涨38倍。对此,长生人寿解释是在2016年为扩大资产规模,通过银保业务渠道销售的两款主要产品均为中短存续期产品,产品基本形态均为保单生效两年后退保收益较高的理财型保险产品,这两款产品在2018年处于退保给付高峰期,最终导致退保金高企。

2019年长生人寿主要产品退保金大幅缩减,只有长生人寿保费收入排在第三位的 “长生福享年年十号年金保险”,退保金为1278万元,远高于其他保费收入排在前列的产品。

对此,长生人寿表示,“福享年年十号年金保险”2018年上市以来累计实现保费收入5.34亿,因主动收缩银保趸缴业务,2019年销售额明显减少,截至2019年末,退保率为3.4%,在可控范围之内。

发展滞缓11年亏近10亿,业内建议合理利用股东资源

转型之下的阵痛不仅在于保费缩减。据蓝鲸保险了解,长生人寿自2017年开始推进业务转型,削减理财型产品,重点布局保障型产品。转型后,长生人寿拓展分支机构,发力个险渠道,在此背景下,手续费及佣金支出持续增长,2016年同比翻约3倍达到1.06亿,2018年突破2亿元,2019年则进一步增至4.38亿元,同比增约75%。

一方面是缩减的保费收入,一方面是逐步上行的手续费及佣金支出。在投资收入企稳的前提下,2019年,长生人寿依然未能实现盈利,净亏损1.66亿元,但较上年2.6亿元净亏损已有所回暖,减亏约36%。

“减亏现象,主要基于新单价值优化与利润储备积累”,长生人寿向蓝鲸保险指出,数据显示,2019年末长生人寿标保新业务价值率36%,同比增长18个百分点;剩余边际8.3亿元,同比增长75%。

当前,长生人寿在转型动向之下,对于进一步发展也表达自己的野心。从其制定的2019年至2021年三年发展规划来看,长生人寿提出将建成20-30家中心支公司,大个险新单标保将在三年分别达成3亿、5亿、7亿元,规划期内亏损有效降低,规划期后尽快实现盈利,迈向中型寿险公司。长生人寿相关负责人向蓝鲸保险表示,1.66亿元的净亏损,基本符合其三年规划中1.9亿净亏损的目标。

只是,不可忽视的是,虽然已有所减亏,但从长生人寿可查数据来看,自2009年大股东变更为长城资管并更名后,11年间,长生人寿仅2016年出现0.02亿元净利润,其余10年合计出现近10亿元净亏损。近日,长生人寿披露2020年1季度偿付能力报告,单季净亏损1919万元。

与行业相比,长生人寿的发展速度,并不算快。

“长生人寿近几年起色并不大,股东资源转化率有限,市场经营的概念也相对较弱”,王立刚向蓝鲸保险分析指出,“从长生人寿的高管构成来看,总经理等多个重要职务负责人,均来自股东长城资管,对保险业熟悉度有限,战略定位一定程度上有所偏离市场化。尤其是在获客模式方面,资管公司与保险公司的经营模式存在较大差异,资管业务‘等客上门’属性较强,而保险业则重视外拓展业”。

那么,业内有何建议?王立刚提出,对于长生人寿而言,首先需重视市场化经营,转变观念,加强与市场的接轨。

其次,强化利用股东资源优势,“一方面股东可提供的团险业务,依托于股东长城资管的客户开拓业务,继而拉动利润,另一方面则在于银保渠道优势,在保费规模上实现突破,此外,长城资管在各地的业务布局,可以一定程度上为长生人寿分支机构有限的现状提供帮助”,王立刚补充道。

长生人寿也向蓝鲸保险强调了进一步的发展战略,“长生人寿将继续深化价值转型,发展高价值期缴业务。特别是个人代理渠道作为战略主渠道,将在制度、增员、培训及日常管理等方面加强”。

《长生人寿转型发展免不了疼痛 今年保险费用减缩36%亏本1.66亿》 相关文章推荐三:长生人寿转型难免阵痛,2019年保费缩减36%亏损1.66亿

又至保险公司披露年报,接受业绩大考之际。2017年以来,在万能险业务监管加强的背景下,不少险企同步推进业务转型,转型成果与副作用正在逐步显现。近日,长生人寿披露2019年年报,保费收入缩减36%;亏损趋势也进一步延续,自2009年更名后已累积亏损近10亿。

2017年启动转型后,长生人寿又提出2019年至2021年三年战略规划,只是,长期发展难见明显起色的长生人寿能否如期实现规划,还存未知数。业内指出,长生人寿目前主要高管多出身长城资管,在业务经营、获客模式方面,需要进行市场化转换。同时要进一步提升股东资源的利用率,在团险****、渠道、分支机构等领域转化优势。

业务调整保费缩减36%,新业务期缴保费增48%

具体来看长生人寿2019年业绩。首先是保费情况,2019年,长生人寿实现保险业务收入14.84亿元,同比缩减35.92%。

按险种来看,个人寿险业务中,传统寿险出现54.71%的减幅,从2018年的19.09亿元,砍半至8.64亿元。

意外伤害险缩水情况更为严重,个人业务在2018年实现1998.49万保费收入后,缩减62.32%达到753.08万元;团体业务也有所下行,同比缩减25.82%,在2019年实现保费收入1293.54万元。

此外,个人分红险、健康险、团体健康险业务相对企稳,个人万能险、团体寿险业务则略有上行。

“2017年以来,长生人寿主动发展‘大个险’渠道业务和银保高价值期缴业务,停售银保趸缴和低价值期缴理财型业务”,长生人寿向蓝鲸保险介绍道。

正是基于长生人寿战略转型下对银保渠道趸缴业务的停售,长生人寿保费明显下行,从其向蓝鲸保险提供的数据来看,“2019年趸缴保费2.3亿元,同比减少85%;新业务期缴保费5.3亿元,同比增长48%;续期保费7.2亿元,同比增长63%。”

保险业内人士王立刚则从行业角度补充道,“长生人寿分支机构有限,作为小型险企进行品牌铺设也相对困难,在2019年个险代理人团队整体受到冲击的背景下,险企个险代理人成长压力较大,对保费收入也有一定影响”。

从产品来看,2019年长生人寿经营的保险产品中,原保费收入居于前五的产品合计保费占比达到60.4%,其中前三大险种均为年金险产品,主要销售渠道为银行代理渠道,保费收入居首的为“长生鑫运五号年金保险”,2019年原保费收入2.91亿元。

排在第四、五位的产品分别为重疾险、年金寿险产品,销售渠道分别以个人代理、经代渠道为主。

尤为值得关注的,还有此前长生人寿退保金高企的现象,2018年,长生人寿退保金高达16.38亿元,同比暴涨38倍。对此,长生人寿解释是在2016年为扩大资产规模,通过银保业务渠道销售的两款主要产品均为中短存续期产品,产品基本形态均为保单生效两年后退保收益较高的理财型保险产品,这两款产品在2018年处于退保给付高峰期,最终导致退保金高企。

2019年长生人寿主要产品退保金大幅缩减,只有长生人寿保费收入排在第三位的 “长生福享年年十号年金保险”,退保金为1278万元,远高于其他保费收入排在前列的产品。

对此,长生人寿表示,“福享年年十号年金保险”2018年上市以来累计实现保费收入5.34亿,因主动收缩银保趸缴业务,2019年销售额明显减少,截至2019年末,退保率为3.4%,在可控范围之内。

发展滞缓11年亏近10亿,业内建议合理利用股东资源

转型之下的阵痛不仅在于保费缩减。据蓝鲸保险了解,长生人寿自2017年开始推进业务转型,削减理财型产品,重点布局保障型产品。转型后,长生人寿拓展分支机构,发力个险渠道,在此背景下,手续费及佣金支出持续增长,2016年同比翻约3倍达到1.06亿,2018年突破2亿元,2019年则进一步增至4.38亿元,同比增约75%。

一方面是缩减的保费收入,一方面是逐步上行的手续费及佣金支出。在投资收入企稳的前提下,2019年,长生人寿依然未能实现盈利,净亏损1.66亿元,但较上年2.6亿元净亏损已有所回暖,减亏约36%。

“减亏现象,主要基于新单价值优化与利润储备积累”,长生人寿向蓝鲸保险指出,数据显示,2019年末长生人寿标保新业务价值率36%,同比增长18个百分点;剩余边际8.3亿元,同比增长75%。

当前,长生人寿在转型动向之下,对于进一步发展也表达自己的野心。从其制定的2019年至2021年三年发展规划来看,长生人寿提出将建成20-30家中心支公司,大个险新单标保将在三年分别达成3亿、5亿、7亿元,规划期内亏损有效降低,规划期后尽快实现盈利,迈向中型寿险公司。长生人寿相关负责人向蓝鲸保险表示,1.66亿元的净亏损,基本符合其三年规划中1.9亿净亏损的目标。

只是,不可忽视的是,虽然已有所减亏,但从长生人寿可查数据来看,自2009年大股东变更为长城资管并更名后,11年间,长生人寿仅2016年出现0.02亿元净利润,其余10年合计出现近10亿元净亏损。近日,长生人寿披露2020年1季度偿付能力报告,单季净亏损1919万元。

与行业相比,长生人寿的发展速度,并不算快。

“长生人寿近几年起色并不大,股东资源转化率有限,市场经营的概念也相对较弱”,王立刚向蓝鲸保险分析指出,“从长生人寿的高管构成来看,总经理等多个重要职务负责人,均来自股东长城资管,对保险业熟悉度有限,战略定位一定程度上有所偏离市场化。尤其是在获客模式方面,资管公司与保险公司的经营模式存在较大差异,资管业务‘等客上门’属性较强,而保险业则重视外拓展业”。

那么,业内有何建议?王立刚提出,对于长生人寿而言,首先需重视市场化经营,转变观念,加强与市场的接轨。

其次,强化利用股东资源优势,“一方面股东可提供的团险业务,依托于股东长城资管的客户开拓业务,继而拉动利润,另一方面则在于银保渠道优势,在保费规模上实现突破,此外,长城资管在各地的业务布局,可以一定程度上为长生人寿分支机构有限的现状提供帮助”,王立刚补充道。

长生人寿也向蓝鲸保险强调了进一步的发展战略,“长生人寿将继续深化价值转型,发展高价值期缴业务。特别是个人代理渠道作为战略主渠道,将在制度、增员、培训及日常管理等方面加强”。(蓝鲸保险 石雨 shiyu@lanjinger.com)

(责任编辑:王治强 HF013)

《长生人寿转型发展免不了疼痛 今年保险费用减缩36%亏本1.66亿》 相关文章推荐四:长生人寿10年9亏总额达8.25亿 一季度保险业务收入骤降近七成

["

长江商报消息●长江商报记者但慧芳

大股东股权变更后的长生人寿,再度遭遇发展困境。2019年一季度偿付能力报告显示,今年一季度,长生人寿保险业务收入4.42亿,相比2018年同期减少8.58亿,同比下降66.01%;与此同时,报告期内,长生人寿净利润为-235万元。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2009年-2018年10年间,长生人寿仅在2016年扭亏为盈实现净利润234.73万元,其余9年均为亏损年度,亏损总额达8.25亿。

更换股东、业务扩张后亏损扩大

长生人寿2019年一季度偿付能力报告显示,今年一季度保险业务收入4.42亿、亏损235万。相比2018年一季度,同比下滑近七成。相比2018年第四季度,出现略微增长态势。不过,按照寿险公司大部分保险收入集中在一二季度的特点,长生人寿今年“开门红”业绩颇为有些被动。

事实上,2018年长生人寿的保险业务收入保持了上涨态势,同比上涨24.99%至23.16亿元,但“亏损魔咒”难除。2018年长生人寿当期亏损2.6亿元,在中国所有人身险公司中亏损排名第9名,相比该公司2017年1.34亿元的亏损幅度几乎扩大一倍。

这是长生人寿成立以来有数据可查的亏损最大的年度。2009-2018年10年间,长生人寿仅在2016年扭亏为盈实现净利润234.73万元,其余9年均为亏损年度,分别亏损4929.93万元、5019.31万、7231.00万、8071.83万、8985.46万、3399.31万、5642.47万、13425.40万和26023.75万。

成立于2003年9月的长生人寿,成立之初由日本生命保险和上海广电有限公司各出资1.5亿元,各占50%股份。2009年9月,中国长城资产管理公司(下称长城资产)接手,广电日生人寿更名为长生人寿。2015年7月,长生人寿老股东长城资产及其旗下长城国富置业有限公司对其进行增资,增资后,长城资产及其下属公司合计持股比达70%,并一直保持至今。

尽管2015年大股东变更后,长生人寿表现出突飞猛进的业务扩张,但从利润来看,亏损改善并不明显。

年金险等银保渠道产品占比近八成

长生人寿2018年亏损的主要因素有哪些?从长生人寿2018年年报可以看出,其原保险保费收入居前五位的保险产品包括福享年年五号年金保险等,其保费收入合计18.38亿元,占2018年原保险保费收入的79.37%。

除长生福重大疾病保险之外,其余原保险保费收入居前五位的保险产品均为年金型或分红型保险。

退保激增,或是长生人寿亏损大幅攀升的原因之一。长生人寿在官网中的公开信息称,因2016年公司为尽快扩大资产规模,通过银保业务渠道销售的产品主要为福享年年年金保险、鑫得益二号两全保险(万能型)两款产品,均为中短存续期产品,产品基本形态都是保单生效两年后退保收益较高的理财型保险产品,2016年这两款产品分别实现保费收入16亿元和5亿元左右。历时两年后,上述两款产品迎来了预期内的正常退保给付高峰期,公司契约、财务、业务等部门通力合作,认真兑现每一位给付申请人的退保给付要求。2018年这两款产品合计正常退保给付21亿元左右,占公司当年度退保金90.7%。

不过,2018年,福享年年年金保险系列产品等仍然贡献了长生人寿原保险保费收入的绝大部分。

长生人寿2018年年报披露信息显示,公司的赔付支出中,满期给付、年金给付仍然占较大比例,其中个险中,按期给付在2018年为5907.54万元,年金给付在2018年为3282.61万元。

在手续费及佣金支出上,长生人寿在2018年共支出2.5亿元,相比2017年的1.36亿元增长83.43%。此外,长生人寿在2018年还发生3553.69万元的资产减值损失,这在2017年仅0.26万元。

在投资收益上,长生人寿2018年投资收益为2.87亿元,同比减少10.87%。

从长生人寿保费收入在今年一季度景气度不高的情况下,激增的退保局面或对其经营风险存在着持续考验。

"]

《长生人寿转型发展免不了疼痛 今年保险费用减缩36%亏本1.66亿》 相关文章推荐五:长生人寿10年9亏总额达8.25亿 一季度保险业务收入骤降近七成

["大股东股权变更后的长生人寿,再度遭遇发展困境。2019年一季度偿付能力报告显示,今年一季度,长生人寿保险业务收入4.42亿,相比2018年同期减少8.58亿,同比下降66.01%;与此同时,报告期内,长生人寿净利润为-235万元。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2009年-2018年10年间,长生人寿仅在2016年扭亏为盈实现净利润234.73万元,其余9年均为亏损年度,亏损总额达8.25亿。 更换股东、业务扩张后亏损扩大 长生人寿2019年一季度偿付能力报告显示,今年一季度保险业务收入4.42亿、亏损235万。相比2018年一季度,同比下滑近七成。相比2018年第四季度,出现略微增长态势。不过,按照寿险公司大部分保险收入集中在一二季度的特点,长生人寿今年“开门红”业绩颇为有些被动。 事实上,2018年长生人寿的保险业务收入保持了上涨态势,同比上涨24.99%至23.16亿元,但“亏损魔咒”难除。2018年长生人寿当期亏损2.6亿元,在中国所有人身险公司中亏损排名第9名,相比该公司2017年1.34亿元的亏损幅度几乎扩大一倍。 这是长生人寿成立以来有数据可查的亏损最大的年度。2009-2018年10年间,长生人寿仅在2016年扭亏为盈实现净利润234.73万元,其余9年均为亏损年度,分别亏损4929.93万元、5019.31万、7231.00万、8071.83万、8985.46万、3399.31万、5642.47万、13425.40万和26023.75万。 成立于2003年9月的长生人寿,成立之初由日本生命保险和上海广电有限公司各出资1.5亿元,各占50%股份。2009年9月,中国长城(9.13 +1.44%,诊股)资产管理公司(下称长城资产)接手,广电日生人寿更名为长生人寿。2015年7月,长生人寿老股东长城资产及其旗下长城国富置业有限公司对其进行增资,增资后,长城资产及其下属公司合计持股比达70%,并一直保持至今。 尽管2015年大股东变更后,长生人寿表现出突飞猛进的业务扩张,但从利润来看,亏损改善并不明显。 年金险等银保渠道产品占比近八成 长生人寿2018年亏损的主要因素有哪些?从长生人寿2018年年报可以看出,其原保险保费收入居前五位的保险产品包括福享年年五号年金保险等,其保费收入合计18.38亿元,占2018年原保险保费收入的79.37%。 除长生福重大疾病保险之外,其余原保险保费收入居前五位的保险产品均为年金型或分红型保险。 退保激增,或是长生人寿亏损大幅攀升的原因之一。长生人寿在官网中的公开信息称,因2016年公司为尽快扩大资产规模,通过银保业务渠道销售的产品主要为福享年年年金保险、鑫得益二号两全保险(万能型)两款产品,均为中短存续期产品,产品基本形态都是保单生效两年后退保收益较高的理财型保险产品,2016年这两款产品分别实现保费收入16亿元和5亿元左右。历时两年后,上述两款产品迎来了预期内的正常退保给付高峰期,公司契约、财务、业务等部门通力合作,认真兑现每一位给付申请人的退保给付要求。2018年这两款产品合计正常退保给付21亿元左右,占公司当年度退保金90.7%。 不过,2018年,福享年年年金保险系列产品等仍然贡献了长生人寿原保险保费收入的绝大部分。 长生人寿2018年年报披露信息显示,公司的赔付支出中,满期给付、年金给付仍然占较大比例,其中个险中,按期给付在2018年为5907.54万元,年金给付在2018年为3282.61万元。 在手续费及佣金支出上,长生人寿在2018年共支出2.5亿元,相比2017年的1.36亿元增长83.43%。此外,长生人寿在2018年还发生3553.69万元的资产减值损失,这在2017年仅0.26万元。 在投资收益上,长生人寿2018年投资收益为2.87亿元,同比减少10.87%。 从长生人寿保费收入在今年一季度景气度不高的情况下,激增的退保局面或对其经营风险存在着持续考验。"]

《长生人寿转型发展免不了疼痛 今年保险费用减缩36%亏本1.66亿》 相关文章推荐六:长生人寿10年9亏总额达8.25亿 更换股东后亏损扩大

["

长生人寿10年9亏总额达8.25亿 一季度保险业务收入骤降近七成

长江商报消息

长江商报记者但慧芳

大股东股权变更后的长生人寿,再度遭遇发展困境。2019年一季度偿付能力报告显示,今年一季度,长生人寿保险业务收入4.42亿,相比2018年同期减少8.58亿,同比下降66.01%;与此同时,报告期内,长生人寿净利润为-235万元。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2009年-2018年10年间,长生人寿仅在2016年扭亏为盈实现净利润234.73万元,其余9年均为亏损年度,亏损总额达8.25亿。

更换股东、业务扩张后亏损扩大

长生人寿2019年一季度偿付能力报告显示,今年一季度保险业务收入4.42亿、亏损235万。相比2018年一季度,同比下滑近七成。相比2018年第四季度,出现略微增长态势。不过,按照寿险公司大部分保险收入集中在一二季度的特点,长生人寿今年“开门红”业绩颇为有些被动。

事实上,2018年长生人寿的保险业务收入保持了上涨态势,同比上涨24.99%至23.16亿元,但“亏损魔咒”难除。2018年长生人寿当期亏损2.6亿元,在中国所有人身险公司中亏损排名第9名,相比该公司2017年1.34亿元的亏损幅度几乎扩大一倍。

这是长生人寿成立以来有数据可查的亏损最大的年度。2009-2018年10年间,长生人寿仅在2016年扭亏为盈实现净利润234.73万元,其余9年均为亏损年度,分别亏损4929.93万元、5019.31万、7231.00万、8071.83万、8985.46万、3399.31万、5642.47万、13425.40万和26023.75万。

成立于2003年9月的长生人寿,成立之初由日本生命保险和上海广电有限公司各出资1.5亿元,各占50%股份。2009年9月,中国长城资产管理公司(下称长城资产)接手,广电日生人寿更名为长生人寿。2015年7月,长生人寿老股东长城资产及其旗下长城国富置业有限公司对其进行增资,增资后,长城资产及其下属公司合计持股比达70%,并一直保持至今。

尽管2015年大股东变更后,长生人寿表现出突飞猛进的业务扩张,但从利润来看,亏损改善并不明显。

年金险等银保渠道产品占比近八成

长生人寿2018年亏损的主要因素有哪些?从长生人寿2018年年报可以看出,其原保险保费收入居前五位的保险产品包括福享年年五号年金保险等,其保费收入合计18.38亿元,占2018年原保险保费收入的79.37%。

除长生福重大疾病保险之外,其余原保险保费收入居前五位的保险产品均为年金型或分红型保险。

退保激增,或是长生人寿亏损大幅攀升的原因之一。长生人寿在官网中的公开信息称,因2016年公司为尽快扩大资产规模,通过银保业务渠道销售的产品主要为福享年年年金保险、鑫得益二号两全保险(万能型)两款产品,均为中短存续期产品,产品基本形态都是保单生效两年后退保收益较高的理财型保险产品,2016年这两款产品分别实现保费收入16亿元和5亿元左右。历时两年后,上述两款产品迎来了预期内的正常退保给付高峰期,公司契约、财务、业务等部门通力合作,认真兑现每一位给付申请人的退保给付要求。2018年这两款产品合计正常退保给付21亿元左右,占公司当年度退保金90.7%。

不过,2018年,福享年年年金保险系列产品等仍然贡献了长生人寿原保险保费收入的绝大部分。

长生人寿2018年年报披露信息显示,公司的赔付支出中,满期给付、年金给付仍然占较大比例,其中个险中,按期给付在2018年为5907.54万元,年金给付在2018年为3282.61万元。

在手续费及佣金支出上,长生人寿在2018年共支出2.5亿元,相比2017年的1.36亿元增长83.43%。此外,长生人寿在2018年还发生3553.69万元的资产减值损失,这在2017年仅0.26万元。

在投资收益上,长生人寿2018年投资收益为2.87亿元,同比减少10.87%。

从长生人寿保费收入在今年一季度景气度不高的情况下,激增的退保局面或对其经营风险存在着持续考验。

"]

《长生人寿转型发展免不了疼痛 今年保险费用减缩36%亏本1.66亿》 相关文章推荐七:外资险企2019成绩单:整体保费涨三成,财寿险盈利能力显差距

近日,各险企陆续披露2019年4季度偿付能力报告,外资险企中,除中航安盟、安盛天平2家财险公司及友邦人寿、中英人寿、鼎诚人寿、长生人寿及平安健康5家寿险公司外,其余财、寿险外资险企4季度偿付能力报告已悉数披露。

梳理全年数据来看,外资寿、财险公司分别实现保费收入2730亿、298亿,同比增幅均约3成,净利润、偿付能力方面也整体表现稳定,根据保险业对外开放推进节奏,在2019年外资保险公司增资、设立分支机构、分公司等动作之下,2020年保险业对外开放将进一步落地。业内指出,从长远来看,保险业对外开放的步伐不会放缓。无论是国外投资的股权占比,还是外资进入中国国内市场的渠道拓展,都会对我国金融主体产生深远影响。

外资寿险公司保费突破2700亿,德华安顾亏损3.66亿居首

首先来看寿险公司,据蓝鲸保险不完全统计,外资保险公司2019年合计实现保费收入2729.82亿元,同比增约3成。其中工银安盛人寿以542.11亿元排在首位,同比增幅逾6成,恒大人寿实现保费收入420.23亿元,同比实现3成的增幅,其中4季度实现保费收入180.43亿元。

(友邦、中英人寿、鼎诚人寿、长生人寿及平安健康为2019年前3季度数据)

友邦人寿暂未披露4季度偿付能力报告,从前3季度的257.23亿元保费收入来看,仍居于外资寿险公司“三甲”;2019年全年原保费收入突破百亿的还有中信保诚人寿、招商信诺、中意人寿、中美联泰以及交银康联,其中中信保诚保费收入突破200亿。

仍有5家外资险企2019年保费收入未能突破10亿元,分别为德华安顾、中韩人寿、瑞泰人寿、中法人寿、君龙人寿。鼎诚人寿前3季度仅实现原保险保费收入0.64亿元,全年保费能否突破亿元,仍是未知数。

再来看盈利情况,外资寿险公司保持稳健特色,全年合计实现净利润约164.43亿元,其中,友邦前3季度实现净利润53.11亿元,若延续以往盈利态势,全年净利润将有进一步突破。2019年末,友邦保险推进“分转子”,深拓内地市场,引入保险业老将李源祥,2020年的内地经营动作,值得关注。

(友邦、中英人寿、鼎诚人寿、长生人寿及平安健康为2019年前3季度数据)

中美联泰、中信保诚分别实现18.54亿、17.42亿净利润,分别同比增长16.17%、57.79%,招商信诺实现13.75亿元净利润;此外,中宏人寿、工银安盛、中意人寿、恒大人寿净利润均逼近10亿元。

仍有部分外资寿险公司在2019年出现亏损,其中德华安顾人寿净亏损3.66亿元,暂未走出亏损周期,成为亏损最为严重的外资险企,复星保德信人寿、汇丰人寿、君龙人寿等险企也出现不同程度的亏损。

从偿付能力情况来看,2019年4季度末,除经营处于停滞状态的中法人寿,偿付能力为-14743.4%外,其余外资寿险险企整体偿付能力充足,集中于150%-300%区间。

整体来看,以保障型业务为主的外资寿险公司表现整体稳定,保费、净利润保持上行趋势。2018年以来,在保险业进一步扩大对外开放的背景下,外资寿险公司也在逐步推进在华业务,2019年中韩人寿、复星保德信人寿、中银三星人寿等险企推进增资。根据监管要求,2020年开始,寿险公司的外资持股比例突破51%的限制,达到100%,政策春风之下,外资寿险公司的布局与对中国保险业整体影响,值得期待。

外资财险公司保费收入增约3成,信利保险4季度保费为负

再来看财险方面,2019年,据蓝鲸保险统计,外资财险公司合计实现保险业务收入约297.52亿元,同比增逾3成。

分公司来看,前3季度保费收入排在首位,实现43.88亿元保费的的安盛天平暂未披露4季度业绩。从已披露数据来看,2019年保费收入排在首位的外资财险公司为国泰财险,实现保费收入48.23亿元,背靠蚂蚁金服股东优势,国泰财险退货运费险成为业务的主要支撑。

​中航安盟、安盛天平为2019年前3季度数据

其后是安联保险与利宝互助,分别实现保费收入25.29亿、22.76亿元,其中安联保险同比增约1.5倍。

美亚财险、三井住友等8家险企保费收入突破10亿,前3季度实现保费收入16.61亿元的中航安盟也暂未披露4季度数据,全年保费预计居于行业前列。

值得一提的是,在2017年表示退出直保业务的信利保险,4季度保费收入为-56万元,全年合计保费收入0.08亿元,而正是保费收入的减少以及银行定期存款本息无法收回,信利保险指出,将对其净现金流产较大影响,对此,信利保险表示,将针对重要大额保险,加强与客户及经纪人的沟通和信息交流,确保重大保单的续保,同时拓展业务渠道,防范因保费收入剧烈变动对净现金流产生的压力。

在车险红海拼杀激烈的背景下,财险公司的盈利情况颇受关注,重点深耕责任险、企财险的外资财险公司,盈利能力则相对稳定,据蓝鲸保险统计,2019年合计实现净利润7.62亿元。

​中航安盟、安盛天平为2019年前3季度数据

但盈利能力有限,其中,美亚财险实现2.29亿元净利润,其余财险公司净利润均未能突破亿元,此外,利宝互助、富邦保险以及信利保险,则略有亏损。

偿付能力方面,外资财险公司2019年末核心、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整体略高于寿险公司,集中于200%-400%。此前,受制于监管要求,外资险企在分支机构设立方面有所限制,蓝鲸保险注意到,2019年,相关门槛降低后,已有不少险企酝酿并落地分支机构的设立动作,伴随着业务进一步开展,外资险企资金利用率或进一步提升,偿付能力也将随之变动。

此外,外资财险公司的现金流动情况也值得关注,国泰财险全年净流出约10亿元,其中经营活动净流出主要用于技术服务费,2季度净流出8.9亿则主要基于投资安排;安达保险除3季度净现金流为正外,其余三个季度净现金流均呈现流出状态,全年净流出约1.2亿元,对此,安达保险表示,除存出资本保证金外,资金运用仅限于一年及一年以内的定期存款、协议存款,流动性风险低。

“2020年是保险业进一步扩大对外开放的重要节点,在此前两年的政策鼓励与助推之下,外资险企正在通过增资、增设分支机构、设立子公司等方式加速在华布局”,保险业内人士向蓝鲸保险指出,“而对于行业来说,外资保险公司在健康险、非车业务领域的精耕,也将在对外开放提速的背景下进一步影响中国市场”。

尽管当前各行业发展或整体面临影响,但业内指出,从长远来看,保险业对外开放的步伐不会放缓,2020年险企的布局动作也值得期待。“当前开放依然是主旋律,金融无疑是最大的开放对象”,昆仑健康保险首席宏观研究员张玮分析指出,“不管是国外投资的股权占比,还是外资进入中国国内市场的渠道拓展,都会对我国金融主体产生深远影响”。(蓝鲸保险 石雨 shiyu@lanjinger.com)

(责任编辑:李亦斐 HF063)

《长生人寿转型发展免不了疼痛 今年保险费用减缩36%亏本1.66亿》 相关文章推荐八:外资险企2019成绩单:整体保费涨三成,财寿险盈利能力显差距

近日,各险企陆续披露2019年4季度偿付能力报告,外资险企中,除中航安盟、安盛天平2家财险公司及友邦人寿、中英人寿、鼎诚人寿、长生人寿及平安健康5家寿险公司外,其余财、寿险外资险企4季度偿付能力报告已悉数披露。 梳理全年数据来看,外资寿、财险公司分别实现保费收入2730亿、298亿,同比增幅均约3成,净利润、偿付能力方面也整体表现稳定,根据保险业对外开放推进节奏,在2019年外资保险公司增资、设立分支机构、分公司等动作之下,2020年保险业对外开放将进一步落地。业内指出,从长远来看,保险业对外开放的步伐不会放缓。无论是国外投资的股权占比,还是外资进入中国国内市场的渠道拓展,都会对我国金融主体产生深远影响。 外资寿险公司保费突破2700亿,德华安顾亏损3.66亿居首 首先来看寿险公司,据蓝鲸保险不完全统计,外资保险公司2019年合计实现保费收入2729.82亿元,同比增约3成。其中工银安盛人寿以542.11亿元排在首位,同比增幅逾6成,恒大人寿实现保费收入420.23亿元,同比实现3成的增幅,其中4季度实现保费收入180.43亿元。(友邦、中英人寿、鼎诚人寿、长生人寿及平安健康为2019年前3季度数据) 友邦人寿暂未披露4季度偿付能力报告,从前3季度的257.23亿元保费收入来看,仍居于外资寿险公司“三甲”;2019年全年原保费收入突破百亿的还有中信保诚人寿、招商信诺、中意人寿、中美联泰以及交银康联,其中中信保诚保费收入突破200亿。 仍有5家外资险企2019年保费收入未能突破10亿元,分别为德华安顾、中韩人寿、瑞泰人寿、中法人寿、君龙人寿。鼎诚人寿前3季度仅实现原保险保费收入0.64亿元,全年保费能否突破亿元,仍是未知数。 再来看盈利情况,外资寿险公司保持稳健特色,全年合计实现净利润约164.43亿元,其中,友邦前3季度实现净利润53.11亿元,若延续以往盈利态势,全年净利润将有进一步突破。2019年末,友邦保险推进“分转子”,深拓内地市场,引入保险业老将李源祥,2020年的内地经营动作,值得关注。(友邦、中英人寿、鼎诚人寿、长生人寿及平安健康为2019年前3季度数据) 中美联泰、中信保诚分别实现18.54亿、17.42亿净利润,分别同比增长16.17%、57.79%,招商信诺实现13.75亿元净利润;此外,中宏人寿、工银安盛、中意人寿、恒大人寿净利润均逼近10亿元。 仍有部分外资寿险公司在2019年出现亏损,其中德华安顾人寿净亏损3.66亿元,暂未走出亏损周期,成为亏损最为严重的外资险企,复星保德信人寿、汇丰人寿、君龙人寿等险企也出现不同程度的亏损。 从偿付能力情况来看,2019年4季度末,除经营处于停滞状态的中法人寿,偿付能力为-14743.4%外,其余外资寿险险企整体偿付能力充足,集中于150%-300%区间。 整体来看,以保障型业务为主的外资寿险公司表现整体稳定,保费、净利润保持上行趋势。2018年以来,在保险业进一步扩大对外开放的背景下,外资寿险公司也在逐步推进在华业务,2019年中韩人寿、复星保德信人寿、中银三星人寿等险企推进增资。根据监管要求,2020年开始,寿险公司的外资持股比例突破51%的限制,达到100%,政策春风之下,外资寿险公司的布局与对中国保险业整体影响,值得期待。 外资财险公司保费收入增约3成,信利保险4季度保费为负 再来看财险方面,2019年,据蓝鲸保险统计,外资财险公司合计实现保险业务收入约297.52亿元,同比增逾3成。 分公司来看,前3季度保费收入排在首位,实现43.88亿元保费的的安盛天平暂未披露4季度业绩。从已披露数据来看,2019年保费收入排在首位的外资财险公司为国泰财险,实现保费收入48.23亿元,背靠蚂蚁金服股东优势,国泰财险退货运费险成为业务的主要支撑。​中航安盟、安盛天平为2019年前3季度数据 其后是安联保险与利宝互助,分别实现保费收入25.29亿、22.76亿元,其中安联保险同比增约1.5倍。 美亚财险、三井住友等8家险企保费收入突破10亿,前3季度实现保费收入16.61亿元的中航安盟也暂未披露4季度数据,全年保费预计居于行业前列。 值得一提的是,在2017年表示退出直保业务的信利保险,4季度保费收入为-56万元,全年合计保费收入0.08亿元,而正是保费收入的减少以及银行定期存款本息无法收回,信利保险指出,将对其净现金流产较大影响,对此,信利保险表示,将针对重要大额保险,加强与客户及经纪人的沟通和信息交流,确保重大保单的续保,同时拓展业务渠道,防范因保费收入剧烈变动对净现金流产生的压力。 在车险红海拼杀激烈的背景下,财险公司的盈利情况颇受关注,重点深耕责任险、企财险的外资财险公司,盈利能力则相对稳定,据蓝鲸保险统计,2019年合计实现净利润7.62亿元。​中航安盟、安盛天平为2019年前3季度数据 但盈利能力有限,其中,美亚财险实现2.29亿元净利润,其余财险公司净利润均未能突破亿元,此外,利宝互助、富邦保险以及信利保险,则略有亏损。 偿付能力方面,外资财险公司2019年末核心、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整体略高于寿险公司,集中于200%-400%。此前,受制于监管要求,外资险企在分支机构设立方面有所限制,蓝鲸保险注意到,2019年,相关门槛降低后,已有不少险企酝酿并落地分支机构的设立动作,伴随着业务进一步开展,外资险企资金利用率或进一步提升,偿付能力也将随之变动。 此外,外资财险公司的现金流动情况也值得关注,国泰财险全年净流出约10亿元,其中经营活动净流出主要用于技术服务费,2季度净流出8.9亿则主要基于投资安排;安达保险除3季度净现金流为正外,其余三个季度净现金流均呈现流出状态,全年净流出约1.2亿元,对此,安达保险表示,除存出资本保证金外,资金运用仅限于一年及一年以内的定期存款、协议存款,流动性风险低。 “2020年是保险业进一步扩大对外开放的重要节点,在此前两年的政策鼓励与助推之下,外资险企正在通过增资、增设分支机构、设立子公司等方式加速在华布局”,保险业内人士向蓝鲸保险指出,“而对于行业来说,外资保险公司在健康险、非车业务领域的精耕,也将在对外开放提速的背景下进一步影响中国市场”。 尽管当前各行业发展或整体面临影响,但业内指出,从长远来看,保险业对外开放的步伐不会放缓,2020年险企的布局动作也值得期待。“当前开放依然是主旋律,金融无疑是最大的开放对象”,昆仑健康保险首席宏观研究员张玮分析指出,“不管是国外投资的股权占比,还是外资进入中国国内市场的渠道拓展,都会对我国金融主体产生深远影响”。(蓝鲸保险 石雨 shiyu@lanjinger.com)

《长生人寿转型发展免不了疼痛 今年保险费用减缩36%亏本1.66亿》 相关文章推荐九:外资险企2019成绩单:整体保费涨三成 财寿险盈利能力显差距

近日,各险企陆续披露2019年4季度偿付能力报告,外资险企中,除中航安盟、安盛天平2家财险公司及友邦人寿、中英人寿、鼎诚人寿、长生人寿及平安健康5家寿险公司外,其余财、寿险外资险企4季度偿付能力报告已悉数披露。

梳理全年数据来看,外资寿、财险公司分别实现保费收入2730亿、298亿,同比增幅均约3成,净利润、偿付能力方面也整体表现稳定,根据保险业对外开放推进节奏,在2019年外资保险公司增资、设立分支机构、分公司等动作之下,2020年保险业对外开放将进一步落地。业内指出,从长远来看,保险业对外开放的步伐不会放缓。无论是国外投资的股权占比,还是外资进入中国国内市场的渠道拓展,都会对我国金融主体产生深远影响。

外资寿险公司保费突破2700亿,德华安顾亏损3.66亿居首

首先来看寿险公司,据蓝鲸保险不完全统计,外资保险公司2019年合计实现保费收入2729.82亿元,同比增约3成。其中工银安盛人寿以542.11亿元排在首位,同比增幅逾6成,恒大人寿实现保费收入420.23亿元,同比实现3成的增幅,其中4季度实现保费收入180.43亿元。

(友邦、中英人寿、鼎诚人寿、长生人寿及平安健康为2019年前3季度数据)

友邦人寿暂未披露4季度偿付能力报告,从前3季度的257.23亿元保费收入来看,仍居于外资寿险公司“三甲”;2019年全年原保费收入突破百亿的还有中信保诚人寿、招商信诺、中意人寿、中美联泰以及交银康联,其中中信保诚保费收入突破200亿。

仍有5家外资险企2019年保费收入未能突破10亿元,分别为德华安顾、中韩人寿、瑞泰人寿、中法人寿、君龙人寿。鼎诚人寿前3季度仅实现原保险保费收入0.64亿元,全年保费能否突破亿元,仍是未知数。

再来看盈利情况,外资寿险公司保持稳健特色,全年合计实现净利润约164.43亿元,其中,友邦前3季度实现净利润53.11亿元,若延续以往盈利态势,全年净利润将有进一步突破。2019年末,友邦保险推进“分转子”,深拓内地市场,引入保险业老将李源祥,2020年的内地经营动作,值得关注。

(友邦、中英人寿、鼎诚人寿、长生人寿及平安健康为2019年前3季度数据)

中美联泰、中信保诚分别实现18.54亿、17.42亿净利润,分别同比增长16.17%、57.79%,招商信诺实现13.75亿元净利润;此外,中宏人寿、工银安盛、中意人寿、恒大人寿净利润均逼近10亿元。

仍有部分外资寿险公司在2019年出现亏损,其中德华安顾人寿净亏损3.66亿元,暂未走出亏损周期,成为亏损最为严重的外资险企,复星保德信人寿、汇丰人寿、君龙人寿等险企也出现不同程度的亏损。

从偿付能力情况来看,2019年4季度末,除经营处于停滞状态的中法人寿,偿付能力为-14743.4%外,其余外资寿险险企整体偿付能力充足,集中于150%-300%区间。

整体来看,以保障型业务为主的外资寿险公司表现整体稳定,保费、净利润保持上行趋势。2018年以来,在保险业进一步扩大对外开放的背景下,外资寿险公司也在逐步推进在华业务,2019年中韩人寿、复星保德信人寿、中银三星人寿等险企推进增资。根据监管要求,2020年开始,寿险公司的外资持股比例突破51%的限制,达到100%,政策春风之下,外资寿险公司的布局与对中国保险业整体影响,值得期待。

外资财险公司保费收入增约3成,信利保险4季度保费为负

再来看财险方面,2019年,据蓝鲸保险统计,外资财险公司合计实现保险业务收入约297.52亿元,同比增逾3成。

分公司来看,前3季度保费收入排在首位,实现43.88亿元保费的的安盛天平暂未披露4季度业绩。从已披露数据来看,2019年保费收入排在首位的外资财险公司为国泰财险,实现保费收入48.23亿元,背靠蚂蚁金服股东优势,国泰财险退货运费险成为业务的主要支撑。

中航安盟、安盛天平为2019年前3季度数据

其后是安联保险与利宝互助,分别实现保费收入25.29亿、22.76亿元,其中安联保险同比增约1.5倍。

美亚财险、三井住友等8家险企保费收入突破10亿,前3季度实现保费收入16.61亿元的中航安盟也暂未披露4季度数据,全年保费预计居于行业前列。

值得一提的是,在2017年表示退出直保业务的信利保险,4季度保费收入为-56万元,全年合计保费收入0.08亿元,而正是保费收入的减少以及银行定期存款本息无法收回,信利保险指出,将对其净现金流产较大影响,对此,信利保险表示,将针对重要大额保险,加强与客户及经纪人的沟通和信息交流,确保重大保单的续保,同时拓展业务渠道,防范因保费收入剧烈变动对净现金流产生的压力。

在车险红海拼杀激烈的背景下,财险公司的盈利情况颇受关注,重点深耕责任险、企财险的外资财险公司,盈利能力则相对稳定,据蓝鲸保险统计,2019年合计实现净利润7.62亿元。

中航安盟、安盛天平为2019年前3季度数据

但盈利能力有限,其中,美亚财险实现2.29亿元净利润,其余财险公司净利润均未能突破亿元,此外,利宝互助、富邦保险以及信利保险,则略有亏损。

偿付能力方面,外资财险公司2019年末核心、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整体略高于寿险公司,集中于200%-400%。此前,受制于监管要求,外资险企在分支机构设立方面有所限制,蓝鲸保险注意到,2019年,相关门槛降低后,已有不少险企酝酿并落地分支机构的设立动作,伴随着业务进一步开展,外资险企资金利用率或进一步提升,偿付能力也将随之变动。

此外,外资财险公司的现金流动情况也值得关注,国泰财险全年净流出约10亿元,其中经营活动净流出主要用于技术服务费,2季度净流出8.9亿则主要基于投资安排;安达保险除3季度净现金流为正外,其余三个季度净现金流均呈现流出状态,全年净流出约1.2亿元,对此,安达保险表示,除存出资本保证金外,资金运用仅限于一年及一年以内的定期存款、协议存款,流动性风险低。

“2020年是保险业进一步扩大对外开放的重要节点,在此前两年的政策鼓励与助推之下,外资险企正在通过增资、增设分支机构、设立子公司等方式加速在华布局”,保险业内人士向蓝鲸保险指出,“而对于行业来说,外资保险公司在健康险、非车业务领域的精耕,也将在对外开放提速的背景下进一步影响中国市场”。

尽管当前各行业发展或整体面临影响,但业内指出,从长远来看,保险业对外开放的步伐不会放缓,2020年险企的布局动作也值得期待。“当前开放依然是主旋律,金融无疑是最大的开放对象”,昆仑健康保险首席宏观研究员张玮分析指出,“不管是国外投资的股权占比,还是外资进入中国国内市场的渠道拓展,都会对我国金融主体产生深远影响”。

关键词 : 亏本 转型发展
加载全文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