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券类私募规模缩水超200亿:百亿私募却逆市增5家

网贷之家小编根据舆情频道的相关数据,精心整理的关于《证券类私募规模缩水超200亿:百亿私募却逆市增5家》的精选文章10篇,希望对您的投资理财能有帮助。

(原标题:证券类私募规模缩水超200亿:11月百亿私募却逆市再增5家)

每经记者 杨 建

12月6日,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公布了11月份私募备案数据。数据显示,11月份私募基金的数量和规模继续稳步增长,不过证券类私募规模在10月份大增之后开始缩水,较10月份减少超200亿元。

同时《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私募行业两级分化现象明显:11月份百亿私募再扩容,相比10月增加了5家;中小私募的数量增长明显乏力,其中规模在50亿~100亿元的有285家,相比10月减少了4家;此外,管理规模低于行业平均规模的私募达到6893家。实际上今年以来,国内私募行业常见的现象是,小私募拿不到资金,规模难以扩大,而资金都涌入一些头部私募公司,导致其规模迅速扩张。

整体规模缩水

12月6日,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公布了11月份私募行业备案数据。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11月底,基金业协会存续登记私募基金管理人24494家,较10月存量机构增加90家;存续备案私募基金81299只,较10月增加649只;管理基金规模13.74万亿元,较10月增加492.71亿元。在这之中,截至2019年11月底,存续登记私募证券投资基金管理人8874家,较10月增加19家;私募股权、创业投资基金管理人14880家,较10月增加71家;其他私募投资基金管理人735家;私募资产配置类管理人5家。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11月份沪指下跌1.95%,证券类私募管理规模也随之缩水。从管理规模来看,截至2019年11月底,存续备案私募证券投资基金40997只,基金规模合计2.45万亿元,较10月减少205.72亿元,环比下降0.83%;而就在今年10月份,证券类私募基金的管理规模环比大增1142.01亿元。另外管理规模下降的还有其他类私募基金:其他私募投资基金4054只,基金规模合计1.59万亿元,较10月减少96.57亿元,环比下降0.60%。有私募表示,证券类私募在11月份缩水的原因除了市场调整外,还有一部分可能是客户年底赎回所致。

实际上除了证券类和其他类私募之外,其余私募的管理规模均出现正增长。其中私募股权投资基金28466只,基金规模合计8.57万亿元,较10月增加385.99亿元,环比增长0.45%;创业投资基金7777只,基金规模合计1.14万亿元,较10月增加408.14亿元,环比增长3.73%;私募资产配置基金5只,基金规模合计5.36亿元,较10月增加8715.00万元,环比增长19.42%。

从今年私募的收益来看,股票多头策略几乎洗刷了去年的“耻辱”,这主要是得益于市场回暖,尤其是科技股和消费股的结构性牛市行情,赚钱效应明显。私募排排网统计数据显示,截至今年10月底,股票策略指数以20.08%的收益率排名第一,同时接近九成的股票策略私募基金在上半年获得了正收益率,其中不乏翻倍的业绩。同期的百亿私募也收获颇丰,有业绩统计的25家百亿私募平均收益率为24.33%,其中有8家的代表产品收益率超过30%。

两级分化加剧

11月份,百亿私募再现扩容,同时大型私募的管理规模在不断增大,而中小型私募规模增长乏力。

截至2019年11月底,存续登记私募基金管理人管理基金规模在100亿元及以上的有265家,相比10月增加了5家。而截至2019年11月底,已登记的私募基金管理人有管理规模的共21368家,平均管理基金规模6.43亿元,而管理规模在这一数值以下的私募合计6893家。具体数据来看,截至11月底,规模在50亿元~100亿元的有285家,相比10月减少了4家;规模在20亿元~50亿元的有728家,相比10月增加了5家;规模在10亿元~20亿元的有867家,相比10月增加了4家。此外,管理基金规模在5亿元~10亿元的有1229家,管理基金规模在1亿元~5亿元的有4537家,管理基金规模在0.5亿元~1亿元的有2356家。

记者注意到,今年私募行业的部分私募出现了“客满为患”的“盛况”,甚至有不少私募采取封盘控规模的措施。例如,今年10月份,在规模快速扩大后,量化私募幻方量化封盘,幻方量化称是由于公司今年以来募集规模增长较快,超过了设定的规模增速限制。而近日同犇投资旗下的股票多头策略明星产品也即将满额封闭。同样出现产品封盘的还有汉和资本,汉和资本表示,从2020年1月24日开始,汉和资本将开始封盘“拒客”,公司在未来适合时点,将推出更长锁定期的产品以满足客户的投资需求。

今年以来,不少量化私募规模大增,进入百亿私募名单,并且占比不断增加。而部分小型私募要想发行产品扩大规模却面临较大困难,从发行渠道来看,不管是银行渠道还是券商渠道,都要求是白名单内的私募机构客户,同时要求也较为苛刻,除了要求一定规模之外,还要求业绩较为优异,回撤较小。这对于一些小型私募而言,无疑较难达到。对此有私募告诉记者,近两年来国内私募行业两级分化现象愈发明显,一方面小私募拿不到资金,而另一方面市场上的资金都涌入一些头部私募公司,导致其规模迅速扩张。

《证券类私募规模缩水超200亿:百亿私募却逆市增5家》 相关文章推荐一:证券类私募规模缩水超200亿:百亿私募却逆市增5家

(原标题:证券类私募规模缩水超200亿:11月百亿私募却逆市再增5家)

每经记者 杨 建

12月6日,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公布了11月份私募备案数据。数据显示,11月份私募基金的数量和规模继续稳步增长,不过证券类私募规模在10月份大增之后开始缩水,较10月份减少超200亿元。

同时《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私募行业两级分化现象明显:11月份百亿私募再扩容,相比10月增加了5家;中小私募的数量增长明显乏力,其中规模在50亿~100亿元的有285家,相比10月减少了4家;此外,管理规模低于行业平均规模的私募达到6893家。实际上今年以来,国内私募行业常见的现象是,小私募拿不到资金,规模难以扩大,而资金都涌入一些头部私募公司,导致其规模迅速扩张。

整体规模缩水

12月6日,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公布了11月份私募行业备案数据。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11月底,基金业协会存续登记私募基金管理人24494家,较10月存量机构增加90家;存续备案私募基金81299只,较10月增加649只;管理基金规模13.74万亿元,较10月增加492.71亿元。在这之中,截至2019年11月底,存续登记私募证券投资基金管理人8874家,较10月增加19家;私募股权、创业投资基金管理人14880家,较10月增加71家;其他私募投资基金管理人735家;私募资产配置类管理人5家。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11月份沪指下跌1.95%,证券类私募管理规模也随之缩水。从管理规模来看,截至2019年11月底,存续备案私募证券投资基金40997只,基金规模合计2.45万亿元,较10月减少205.72亿元,环比下降0.83%;而就在今年10月份,证券类私募基金的管理规模环比大增1142.01亿元。另外管理规模下降的还有其他类私募基金:其他私募投资基金4054只,基金规模合计1.59万亿元,较10月减少96.57亿元,环比下降0.60%。有私募表示,证券类私募在11月份缩水的原因除了市场调整外,还有一部分可能是客户年底赎回所致。

实际上除了证券类和其他类私募之外,其余私募的管理规模均出现正增长。其中私募股权投资基金28466只,基金规模合计8.57万亿元,较10月增加385.99亿元,环比增长0.45%;创业投资基金7777只,基金规模合计1.14万亿元,较10月增加408.14亿元,环比增长3.73%;私募资产配置基金5只,基金规模合计5.36亿元,较10月增加8715.00万元,环比增长19.42%。

从今年私募的收益来看,股票多头策略几乎洗刷了去年的“耻辱”,这主要是得益于市场回暖,尤其是科技股和消费股的结构性牛市行情,赚钱效应明显。私募排排网统计数据显示,截至今年10月底,股票策略指数以20.08%的收益率排名第一,同时接近九成的股票策略私募基金在上半年获得了正收益率,其中不乏翻倍的业绩。同期的百亿私募也收获颇丰,有业绩统计的25家百亿私募平均收益率为24.33%,其中有8家的代表产品收益率超过30%。

两级分化加剧

11月份,百亿私募再现扩容,同时大型私募的管理规模在不断增大,而中小型私募规模增长乏力。

截至2019年11月底,存续登记私募基金管理人管理基金规模在100亿元及以上的有265家,相比10月增加了5家。而截至2019年11月底,已登记的私募基金管理人有管理规模的共21368家,平均管理基金规模6.43亿元,而管理规模在这一数值以下的私募合计6893家。具体数据来看,截至11月底,规模在50亿元~100亿元的有285家,相比10月减少了4家;规模在20亿元~50亿元的有728家,相比10月增加了5家;规模在10亿元~20亿元的有867家,相比10月增加了4家。此外,管理基金规模在5亿元~10亿元的有1229家,管理基金规模在1亿元~5亿元的有4537家,管理基金规模在0.5亿元~1亿元的有2356家。

记者注意到,今年私募行业的部分私募出现了“客满为患”的“盛况”,甚至有不少私募采取封盘控规模的措施。例如,今年10月份,在规模快速扩大后,量化私募幻方量化封盘,幻方量化称是由于公司今年以来募集规模增长较快,超过了设定的规模增速限制。而近日同犇投资旗下的股票多头策略明星产品也即将满额封闭。同样出现产品封盘的还有汉和资本,汉和资本表示,从2020年1月24日开始,汉和资本将开始封盘“拒客”,公司在未来适合时点,将推出更长锁定期的产品以满足客户的投资需求。

今年以来,不少量化私募规模大增,进入百亿私募名单,并且占比不断增加。而部分小型私募要想发行产品扩大规模却面临较大困难,从发行渠道来看,不管是银行渠道还是券商渠道,都要求是白名单内的私募机构客户,同时要求也较为苛刻,除了要求一定规模之外,还要求业绩较为优异,回撤较小。这对于一些小型私募而言,无疑较难达到。对此有私募告诉记者,近两年来国内私募行业两级分化现象愈发明显,一方面小私募拿不到资金,而另一方面市场上的资金都涌入一些头部私募公司,导致其规模迅速扩张。

《证券类私募规模缩水超200亿:百亿私募却逆市增5家》 相关文章推荐二:11月私募规模再增500亿!证券类私募却缩水200亿

(原标题:再增500亿!11月私募规模来了,百亿私募再增5家,证券类私募却缩水200亿)

继10月份私募基金数量突破8万只之后,11月份私募基金的数量和规模继续稳步增长。不过,证券类私募在10月份规模大增之后开始缩水。

中基协发布的最新一期私募基金登记备案月报显示,11月私募基金规模新增500亿。其中,私募证券投资基金规模2.45万亿,较上月减少200亿,而就在10月份,这类基金还大增了1142.01亿元,在所有类别的私募基金中增幅最大。

此外,私募股权、创业投资基金的管理规模11月合计增长近800亿,相比10月份增幅缩小。

11月私募基金规模大增近500亿

截至2019年11月底,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存续登记私募基金管理人24494家,较上月存量机构增加90家,环比增长0.37%,相比上个月的5家,新增数量**提升。

新增机构相比上个月势头猛了不少,私募基金的数量和规模也稳中有增,但相比10月份的增幅,11月份的增长则平稳了许多。数据显示,11月份存续备案私募基金增加649只至81299只,环比增长0.8%,相比10月份新增930只的增幅,私募基金的数量虽然依然保持不错的增长势头,但增幅有所下降。

管理规模也同样如此,11月份管理基金规模13.74万亿元,较上月增加492.71亿元,环比增长0.36%,相比上个月猛增近3000亿,11月份的私募基金规模增幅较为稳定。

证券类私募缩水两百亿

11月份上证指数下跌1.95%,证券类私募也随之缩水。数据显示,证券类私募基金管理人的数量和基金产品数量明显增加,但管理规模却缩减了不少。

截至11月底,存续登记私募证券投资基金管理人8874家,较上月增加19家。基金数量40997只,相比上月的40615只,增加382只。基金规模2.45万亿元,较上月减少205.72亿元,环比下降0.83%。而在10月份,证券私募的规模还大增了1143亿。

在业内人士看来,在今年的结构性行情中,不少私募收益不错,因此年底趁市场热度加快布局,迅速发行产品扩大规模,但同时,临近年底,不少投资者考虑获利了结,选择赎回产品。有不少私募表示,虽然今年收益不错,但投资者反而赎回的更多,以期落袋为安。 除了证券类私募,规模缩水的还有其他类私募投资基金。今年以来,其他类私募基金持续低迷,截至11月底,基金数量4054只,较上个月下降132只,基金规模15910亿,相比上个月减少97亿元,环比下降0.60%。

11月份,私募股权、创业投资基金管理人14880家,较上月增加71家,基金数量和规模也进一步增加。

具体来看,私募股权投资基金依然稳步增长,私募股权投资基金28466只,基金规模8.57万亿元,较上月增加385.99亿元,环比增长0.45%。

创业投资基金7777只,基金规模1.14万亿元,较上月增加408.14亿元,环比增长3.73%。

此外,私募资产配置基金增加了1只至5只,基金规模5.36亿元,较上月增加8715.00万元,环比增长19.42%

百亿私募再增5家

11月份百亿私募再扩容。截至2019年11月底,存续登记私募基金管理人管理基金规模在100亿元及以上的有265家,相比上个月增加了5家,而10月份则是新增2家。今年以来,不少量化私募规模大增,进入百亿私募名单,并且占比不断增加。

不过,随着头部私募规模不断增大,中型私募生存不易。数据显示,截至11月底,规模在50亿—100亿元的有285家,相比上个月减少了4家。

规模在20亿—50亿元的有728家,相比上个月增加了5家。规模在10亿—20亿元的有867家,相比上个月增加了4家。

管理基金规模在5亿—10亿元的有1229家,管理基金规模在1亿—5亿元的有4537家,管理基金规模在0.5亿—1亿元的有2356家。

截至2019年11月底,已登记的私募基金管理人有管理规模的共21368家,平均管理基金规模6.43亿元,和上个月持平。

《证券类私募规模缩水超200亿:百亿私募却逆市增5家》 相关文章推荐三:基金业协会报告:265家私募基金管理规模不低于100亿元

12月6日,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简称基金业协会)发布最新私募基金管理人登记及私募基金产品备案月报(简称月报),月报称,截至2019年11月底,存续登记私募基金管理人24494家,较10月存量机构增加90家;管理基金规模13.74万亿元;管理基金规模在100亿元及以上的有265家。

月报分五个部分:

其一,管理基金规模13.74万亿元

截至2019年11月底,基金业协会存续登记私募基金管理人24494家,较上月存量机构增加90家,环比增长0.37%;存续备案私募基金81299只,较上月增加649只,环比增长0.80%;管理基金规模13.74万亿元,较上月增加492.71亿元,环比增长0.36%。私募基金管理人在从业人员管理平台完成注册的全职员工17.57万人,其中取得基金从业资格的员工14.06万人。

其二,私募股权、创业投资基金管理人月增71家

截至2019年11月底,存续登记私募证券投资基金管理人8874家,较上月增加19家;私募股权、创业投资基金管理人14880家,较上月增加71家;其他私募投资基金管理人735家;私募资产配置类管理人5家。

截至2019年11月底,存续备案私募证券投资基金40997只,基金规模2.45万亿元,较上月减少205.72亿元,环比下降0.83%;私募股权投资基金28466只,基金规模8.57万亿元,较上月增加385.99亿元,环比增长0.45%;创业投资基金7777只,基金规模1.14万亿元,较上月增加408.14亿元,环比增长3.73%;其他私募投资基金4054只,基金规模1.59万亿元,较上月减少96.57亿元,环比下降0.60%;私募资产配置基金5只,基金规模5.36亿元,较上月增加8715.00万元,环比增长19.42%。

其三,上海4731家,基金公司数量排第一

截至2019年11月底,存续登记私募基金管理人数量从注册地分布来看(按36个辖区),集中在上海、深圳、北京、浙江(除宁波)、广东(除深圳),总计占比达71.21%,略低于10月份的71.28%。其中,上海4731家、深圳4573家、北京4383家、浙江(除宁波)2065家、广东(除深圳)1689家,数量占比分别为19.31%、18.67%、17.89%、8.43%、6.90%。具体情况见下表:

11月份新登记126家私募基金管理人中,注册地主要集中于北京、上海、广东(除深圳)、深圳和浙江(除宁波),数量分别为21家、17家、15家、11家和10家,占本月新登记管理人总数的58.73%。

其四,浙江4020只基金产品数量最多

截至2019年11月底,存续备案合伙型、公司型私募基金数量从注册地分布来看(按36个辖区),集中在浙江(除宁波)、深圳、宁波、江苏和广东(除深圳),总计占比达53.53%。其中,浙江(除宁波)4020只、深圳3453只、宁波3182只、江苏2871只、广东(除深圳)2626只,数量占比分别为13.32%、11.44%、10.55%、9.51%、8.70%。具体情况见下表:

其五,管理规模在100亿元及以上的有265家

截至2019年11月底,存续登记私募基金管理人管理基金规模在100亿元及以上的有265家,管理基金规模在50亿—100亿元的有285家,管理基金规模在20亿—50亿元的有728家,管理基金规模在10亿—20亿元的有867家,管理基金规模在5亿—10亿元的有1229家,管理基金规模在1亿—5亿元的有4537家,管理基金规模在0.5亿—1亿元的有2356家。截至2019年11月底,已登记的私募基金管理人有管理规模的共21368家,平均管理基金规模6.43亿元。

《证券类私募规模缩水超200亿:百亿私募却逆市增5家》 相关文章推荐四:江西私募基金管理规模破1500亿

日前,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以下简称“协会”)发布的私募备案登记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10月底,注册地在江西的私募基金管理人数量达到253家,管理人数量排名全国第14位、中部第二;江西私募基金管理人共管理基金632只,管理基金规模自今年1月底突破1400亿元以来继续保持增长,达到1539亿元,管理规模位居中部第二。

从更大的范围来看,截至10月底,“协会”存续登记私募基金管理人24404家,存续备案私募基金80650只,管理基金规模13.69万亿元,私募基金管理人员工总人数 23.75万人。

“包括江西在内的中西部地区私募基金在全国所占的比例还不算高。”***家宋清辉指出,私募基金管理人数量从注册地分布来看,集中在上海、深圳、北京、浙江、广东等地。未来江西的私募行业还有很大的成长空间,私募产品和私募市场的健康发展对健全江西多层次资本市场及实体经济发展还可提供更多的支持力量。

《证券类私募规模缩水超200亿:百亿私募却逆市增5家》 相关文章推荐五:私募年终大战打响!103只产品收益翻倍 外资私募“私转公”开闸!

距离2019年结束仅剩17个交易日,市场震荡依旧剧烈,不少大股东开始进行减持操作。与股东减持相反,外资则在11月的震荡市中逆市抄底,创下年内新高。

年关将至,基金业绩年度排名大战也即将打响,敏感如私募,尽管指数看似波澜不惊,却已在“磨刀霍霍”,私募仓位近三个月以来在本月首次上升,加仓意愿也逐步明显。除了国际资金的被动配置,海外的资产管理巨头也纷纷加快抢滩中国市场,目前已经有至少25家海外机构在中国成立私募管理人,发行产品61只。

与此同时,继平安银行后,“零售之王”招行近日也推出了私募定投服务,并将认购起点降至40万元,正式打破了百万门槛。招行首批10家私募均是知名私募,包括淡水泉、重阳、拾贝、朱雀、中欧瑞博等老牌私募,门槛降低之后,更多的投资者可以参与到私募市场之中。

此外,今年上市公司也成了私募的忠实粉,展鹏科技近期拿出1500万元投了两家私募旗下的产品,该公司今年已经先后7次认购了6只私募产品。据统计,今年以来已有9家上市公司共拿出8.23亿元认购15只证券私募基金的份额,彤程新材、今世缘、九牧王、雪浪环境、金禾实业等上市公司都名列其中。

《证券类私募规模缩水超200亿:百亿私募却逆市增5家》 相关文章推荐六:MOM落地,将如何影响券商/期货/公募业务?——《证券期货经营机构管理人中管理人(MOM)产品指引》(试行)点评

来源:华宝财富魔方

分析师 / 奕丽萍(执业证书编号:S0890515090001)

分析师/ 吴昱璐(执业证书编号:S0890519060002)

分析师 / 徐丰羽(执业证书编号:S0890517110001)

事件综述:2019年12月6日,证监会发布《证券期货经营机构管理人中管理人(MOM)产品指引(试行)》(以下简称《MOM产品指引》),自发布之日起施行。这是今年2月22日公开征求意见后发布的正式稿,是对2018年10月《证券期货经营机构私募资产管理业务管理办法》中MOM产品相关规则的具化,也是国内首份正式的MOM操作指引。本文将对重点条款进行分析,并梳理正式稿相对于征求意见稿的变化。

1. 组合基金策略进入“三国时代”:FOF/类MOM/MOM

目前市场上流行的组合基金投资主要有FOF模式和类MOM模式,MOM落地宣告组合基金策略正式进入“三国时代”。

FOF/类MOM/MOM的区别主要有:

(1)产品形式不同:FOF偏直投,类MOM和MOM偏聘请

FOF的产品形式为:管理人将绝对比例资产投资于其他资产管理产品。

类MOM的产品形式为:管理人委托单个投资顾问就资产管理产品提供投资建议。

根据《MOM产品指引》,MOM的产品形式为:证券期货经营机构(以下简称管理人)委托两个或者两个以上符合条件的第三方资产管理机构(以下简称投资顾问) 就资产管理产品的部分或者全部资产提供投资建议,根据资产配置需要将资产管理产品的资产划分成两个或者两个以上资产单元,每一个资产单元按规定单独开立证券期货账户。

因此,相比FOF模式,类MOM和MOM可以节约一个产品的嵌套层级、自然也可以节约一层产品成本。

(2)投资集中度限制:MOM较少,FOF较多

目前证券期货经营机构开展的私募FOF业务需遵循“双25%”的限制;公募基金开展公募FOF业务需遵循被投资基金运作期限不少于1年、集中度不超20%等限制。

而《MOM产品指引》对MOM并无聘请投顾数量和集中度的相关要求,有助于提升投资的灵活度。

(3)调仓灵活度:MOM较高,FOF和类MOM较低

FOF运作中,母基金如果投资非定制的资产管理产品、也即我们常说的“老产品”,那么进出时间主要受限于老产品在产品合同中约定的开放期,一般情况下母基金会挑选开放期更频繁和灵活的产品进行投资。实际上,在集中度规则**前,体量到达一定规模的母基金往往选择定制子基金,为自己的调仓操作预留足够的灵活度。后者与类MOM模式十分接近。

MOM以资产单元方式运作,每个资产单元单独开立证券期货账户,因此,母基金做账户间的资金配置,相比FOF在产品间做资金调拨的情况,有更为灵活的调仓路径。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FOF在定义中明确要将80%以上的资产投资于其他资产管理产品,而MOM并未就委托资产比例提出具体要求。因此,MOM更适合那些在投资策略上有更多想法的母基金。

(4)母基金话语权:MOM最强,类MOM和规模FOF居中,普通FOF最弱

MOM母基金管理人是最后的决策人和执行人,将母管理人和子管理人的沟通纽带进一步夯实,母基金话语权显著提升。类MOM和定制子基金的FOF也具有较强的话语权。而投资非定制产品的FOF话语权最弱。

(5)核心投顾隐蔽度:FOF和类MOM较强,MOM较弱

FOF运作中,母基金在履行定期报告要求时会就子基金做相应说明,对于报告期间的多次调仓行为一般不做特别说明。

而根据《MOM产品指引》,MOM 应当在基金合同或者资产管理合同中详细列明MOM 产品的投资顾问基本信息。MOM变更投资顾问时,母基金需要及时公告、在更新的招募说明书或者计划说明书中予以说明、履行产品变更程序。

由此,MOM比FOF更容易暴露母基金的核心投顾池、容易被其他资产管理机构简单复制。

2. 后MOM时代:证券公司/期货公司/公募基金的业务展望

根据《MOM产品指引》,MOM业务的三大要素汇总如下:

(1)管理人主体:证券+期货+公募

根据《MOM产品指引》,证券期货经营机构,即证券公司、公募基金管理人、期货公司及前述机构依法设立的从事私募资产管理业务的子公司。

(2)产品形式:公募MOM+私募MOM

根据《MOM产品指引》,MOM 产品可以通过公开募集方式或者非公开募集方式设立。

(3)投顾要求:公募MOM聘请公募,私募MOM聘请合格投顾

根据《MOM产品指引》,拟任公开募集 MOM 产品的投资顾问应当为公募基金管理人。拟任非公开募集 MOM 产品的投资顾问应当符合《证券期货经营机构私募资产管理业务管理办法》《证券期货经营机构私募资产管理计划运作管理规定》等法规关于资产管理产品投资顾问的相关要求。

MOM产品具有“多资产+多风格+多管理人”的特点,符合机构投资者分散风险、稳健投资的要求。在净值化转型的大资管时代,对于管理规模与人才储备严重不匹配的机构而言具有重要意义。包括证券公司、期货公司、公募基金等在内的资产管理机构或将依托MOM节约产品层级、对接资金需求。

由此,在后MOM时代,证券公司、期货公司、公募基金预期可以开展的业务布局简述如下:

(1)证券公司:可开展私募FOF、私募MOM业务,具备公募资格的或可开展公募MOM业务。

目前证券公司主要开展“私对私”的FOF业务,即非公开募集的FOF业务、且主要投向为私募资产管理计划。该业务遵从《证券期货经营机构私募资产管理业务管理办法》,将80%以上的资产管理计划资产投资于接受***金融监督管理机构监管的机构发行的资产管理产品,并根据穿透原则上报为资管新规四大类产品之一。

目前该业务面临的主要困境是产品层级界定为两层,按照资管新规要求,募资渠道依赖于直销与代销,传统来源于银行理财的资金因为层级原因只能逐步到期。私募MOM有望成为破解上述困境的良方。

(2)期货公司:可开展私募FOF、私募MOM业务。

与证券公司类似的,期货公司目前主要开展“私对私”的FOF业务,该业务同样面临产品层级问题,未来可考虑展业私募MOM业务。

(3)公募基金:可开展公募FOF、公募MOM业务,专户和子公司可开展私募FOF、私募MOM业务。

2016年9月11日,证监会发布《公开募集证券投资基金运作指引第2号——基金中基金指引》,以公募证券投资基金为载体和投向的公募FOF正式诞生。目前公募基金主要开展公募FOF业务,包括普通FOF和养老FOF。由于公募基金在资管新规中约定不占用产品层级,因此公募基金未来若展业公募MOM业务,其动力并不是节约产品层级、满足监管要求,主要基于母基金投资经理希望有更直接的投资理念实施路径以及更少的投资限制。

公募基金专户和子公司开展私募FOF、私募MOM业务的行为与证券公司、期货公司接受统一监管,但目前该业务规模不大。

3. MOM节约嵌套层级,有望化解私募FOF募资困境

我们在今年2月22日发布的“MOM破壳,有望化解FOF募资困境—《证券基金经营机构管理人中管理人(MOM)产品指引(征求意见稿)》点评”中就已经提出:MOM落地,最直接的影响是化解当前私募FOF的募资困境。

《资管新规》要求:禁止资管产品多层嵌套,允许资管产品再投资一层资管产品,但所投资的产品不得再投资公募证券投资基金以外的产品。“去嵌套”实行以来,证券、基金、期货等私募资产管理机构的FOF业务面临严重的募资难问题,主要原因是FOF自身占用了两个产品层级,无法再接受上层产品形式的投资,而传统FOF业务中最大的资金来源——银行理财正是一个产品层级,由此银行理财等产品无法继续成为证券基金FOF业务的资金方。

MOM产品只占用了一个产品层级,该模式有助于向上拓展MOM资金来源,使产品形态的私募MOM可向上接受最多一层产品投资,而私募MOM的发展无疑是私募投资基金的重要资金支撑,也是不少私募资产管理机构重要的业务方向。通过将传统FOF架构上的投资框架衔接到MOM框架中,有望化解FOF募资困境。

4. 一个预判:

私募MOM规模或领先公募MOM

私募MOM与公募MOM相比,在展业动力和合作投顾上具备先天优势,我们预期:私募MOM规模或领先公募MOM。

在展业动力上,证券期货经营机构开展私募资产管理业务时,希望借助私募MOM,提高产品运作灵活度和使得产品形态符合资管新规,具备双重诉求,而公募MOM的开展主体仅具备第一重诉求。

在合作投顾上,私募MOM业务可以聘请的投资顾问对象更为广阔,包括多数持牌金融机构和获得“3+3”投顾资格的私募基金,在投资顾问多样性、投资策略丰富度、投资工具多元化等方面都具备显著优势,而公募MOM仅可聘请公募,通过资产多元化提升净值曲线的可能性偏弱。

通过对比已有的私募FOF和公募FOF业务规模也可略见一斑。基金业协会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末,已备案私募证券投资基金和顾问管理类产品共计35675只,基金规模2.14万亿。其中证券类FOF数量4154只、占比11.7%,规模3407亿元、占比16%。同样是2018年末,公募证券投资基金5626只、13万亿份,扣除货币基金后是5279只、5.4万亿份,其中公募普通FOF数量12只(不同份额合并计算)、份额70亿份、数量和份额占比均不足1%。私募FOF绝对规模和行业占比远高于公募FOF。这还不包括持牌金融机构开展的大量私募FOF业务。

5.《MOM产品指引》要点梳理

根据《MOM产品指引》文件内容及证监会发布的起草说明,该文件重点包括对MOM进行了清晰定义,明确了可开展MOM业务的机构范围,同时分别对公募MOM与私募MOM参与主体的资质提出了详细要求,此外对MOM的投资及运作模式进行了明确规范。

除上述影响外,《MOM产品指引》的重要条款还包括:公募MOM和私募MOM产品分开备案、投顾费用均从管理人管理费中列支、MOM产品名称需含“管理人中管理人(MOM)”等。

具体如下:

6. 《MOM产品指引》正式稿与征求意见稿对比

与今年2月发布的征求意见稿相比,本次《MOM产品指引》的主要变动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1)MOM管理人增加“期货公司及其依法设立的从事私募资产管理业务的子公司”

这样,证券期货经营机构的定义就与证监会早先发布的《证券期货经营机构私募资产管理业务管理办法》及《证券期货经营机构私募资产管理计划运作管理规定》保持一致。同时,对于担任私募MOM投资顾问的资质要求也与前述两文相同。

(2)删去“子管理人在约定范围内下达投资指令的表述”,投资顾问仅可“提供投资建议”

征求意见稿约定:子管理人应在约定的权限范围内、为特定子资产单元提供投资建议或者下达投资指令,正式稿删去了“下达投资指令”的表述,将投资顾问权限限制在提供投资建议上,从而与已经**制度中的投资顾问职能保持一致。但这或将限制母基金与一些高频策略的合作空间。

(3)补充公募MOM和私募MOM的业务要素

对公募MOM 和私募MOM的要求做了更加清晰明确的区分,包括备案、提交材料、可聘请投顾范围、投资经理要求等方面。

免责声明:自媒体综合提供的内容均源自自媒体,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获许可。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立场。若内容涉及投资建议,仅供参考勿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证券类私募规模缩水超200亿:百亿私募却逆市增5家》 相关文章推荐七:国家大基金一期A股项目浮盈251亿

12月4日晚,国内半导体设备龙头厂商北方华创发布公告,宣告规模约20亿元的定增事项全部结束。国家大基金一期再投9.11亿元。有分析人士表示,这可能是国家大基金一期的最后一个项目。

值得一提的是,北方华创今年股价大涨,也让国家大基金一期这笔投资账面上“躺赚”40个点。不但如此,受益于今年集成电路板块大涨,国家大基金一期投资的18家A股公司账面累计浮盈达251.26亿元。

“躺赚”40.90%

从年初公司董事会审议通过发行方案,到昨晚披露发行情况报告书,北方华创此次定增用时不足一年。这可能也是今年以来资本市场(包括一级和二级)对集成电路关注度大幅提高的一个缩影。

北方华创本轮募资约20亿元,均由公司前十大股东单”。定增前,北京电控、国家集成电路基金(下称国家大基金一期)、京国瑞基金这三家机构(或公司)分别是北方华创第二大、第三大和第六大股东,此次定增分别认缴5.94亿元、9.11亿元和4.95亿元。

今年以来,北方华创股价一路走高(年内涨幅达129%),增厚了认购对象的“安全垫”。本轮发行价为61.27元/股,公司股价昨日收盘报86.33元/股,浮盈40.90%。按此计算,20亿元的定增已“躺赚”8.18亿元。

国家大基金一期的举动历来是市场关注的焦点。2016年8月,它参与了北方华创的定增,认缴6亿元。这笔投资给国家大基金一期带来了丰厚回报,这部分股权最新市值达到29.66亿元。

累计浮盈251.26亿元

不止北方华创,国家大基金一期投资的多家A股公司,账面浮盈十分可观。据中证君初步测算,截至昨日收盘,国家大基金一期持有的18家A股公司(1家为全资子公司持有,其余均为直接持股)合计浮盈251.26亿元。其中,13家浮盈,仅5家浮亏,盈面占比达到72.22%。

进一步看,共有7家公司的浮盈超过10亿元,分别是中微公司、兆易创新、汇顶科技、北方华创、通富微电、长电科技和三安光电。2015年1月,国家大基金一期的全资子公司巽鑫(上海)投资有限公司给科创板公司中微公司投了4.8亿元(中信证券测算),尽管近期股价有所缩水,但这笔投资的浮盈接近61亿元,是上述18家公司中浮盈最高的。同为半导体设备厂商的北方华创贡献的浮盈为27亿元。

排名第二、第三的兆易创新与汇顶科技同为集成电路设计公司,两者合计贡献浮盈逾74亿元;排名第五、第六的通富微电与长电科技同为集成电路封测公司,两者合计贡献浮盈近47亿元。

如果从投资回报率【(市值-成本)/成本】角度看,有9家公司的回报率超过1倍,长川科技回报率最高(15.47倍),其次是中微公司(12.71倍)。集成电路材料公司安集科技的回报率也有5.17倍。

自主可控是大主题

2014年9月24日,国家大基金一期成立。首期募资1387.2亿元(相比于原先计划的1200亿元超募15.6%),为国内单期规模最大的产业投资基金。从目前看,国家大基金一期的投资接近尾声,将全面转向投后管理阶段。

对于国内集成电路产业而言,一期不是终点。国家大基金二期已于2019年10月22日注册成立,注册资本为2041.5亿元。业内人士认为,二期或致力于打造自主可控的集成电路产业链。业内人士预计,二期或于今年11月开始投资。不过,目前从公开信息还没看到有二期落地的项目。

机会把握上,分析人士认为,自主可控将是未来投资主线。

信证券表示,2020年来看,“国产替代”深入仍是国内半导体板块最强逻辑,其核心元器件供应链在高性能运算、存储、模拟、射频芯片、EDA工具等领域的本土企业有望受到更大力度的扶持。长期而言,国内半导体板块核心逻辑是十年维度的自主可控,后续政策、资金支持有望加大。行业龙头公司具备先发优势且在政策自上而下逐步落地过程中有望率先受益。

设备材料是国内集成电路产业链中相对薄弱的环节,未来这块的支持力度或更大。“打造一个集成电路产业链供应体系,每个环节要与用户有机地结合起来,尤其是国产装备、材料这些方面。只有这样,才能实现自主可控。”这是国家大基金总裁丁文武今年9月出席活动时的一次表态。

针对昨日半导体设备A股公司集体上涨,如北方华创盘中涨停、中微公司收涨8.43%,有券商分析了存储器厂、逻辑代工厂、特色工艺厂这三条主线现在的产能情况及未来产能规划后认为,“明年几个龙头设备厂商新签订单均有望快速增长,且在跨越盈亏平衡线后,利润有望加速提升。”

《证券类私募规模缩水超200亿:百亿私募却逆市增5家》 相关文章推荐八:洋私募转公募细节

近日,外资申请公募牌照又有突破性进展。有媒体称,目前获得外商独资私募证券投资基金管理人资格的“洋私募”,可以提交在中国境内设立公募基金申请,即“私转公”的申请流程已正式开闸。

据报道,外资私募转为公募基金的注册资本金要求为4亿元,且投资系统等需要做到本土化。从业内反馈的情况来看,这两项要求对外资私募提出了不小的挑战,且外资申请公募的流程还有更多细节需要厘清。因此,除了少数已准备充分,且对公募牌照志在必得的头部资管公司,大多数“洋私募”目前仍持观望态度。

大多数“洋私募”尚未准备就绪

12月3日,一则“外商独资私募转为公募,注册资本金要求为4亿元”的新闻一石激起千层浪。

据媒体报道,目前已在中国基金业协会登记中国私募基金管理人的20余家“洋私募”可以申请在中国境内设立公募基金,即“私转公”的申请流程已经开启。此外,“洋私募”转为公募基金的注册资本金要求为4亿元,且投资系统等需要做到本土化。

“我们的‘申公’计划书一直是根据1亿元注册资本金来做的,上周消息称外资‘私转公’的注册资本金要求提高到4亿元,的确有点出人意料。”沪上一位外资私募负责人向记者表示,目前除了富达、Vanguard两家大型外资私募可以达到这一要求外,其他很多外资私募基本上已经放弃赶在首批提交公募牌照申请。“即使现在向母公司提交增加注册资本金的申请,在流程上也需要三四个月到半年时间,肯定无法赶在明年1月之前完成。”

除了注册资本金,投资系统本土化也是摆在很多外资私募面前的一道难题。上述外资私募负责人表示,后台系统要做到本土化,是一个很大的工程。“作为一家纯外资机构,如果接入本土恒生系统,是不是要完全放弃原来使用的彭博系统?”

他表示,外资私募在全球集团层面存在一套全球风控体系,中国市场的头寸需要实时录入全球系统,一般来说,一只股票的总头寸不能超过5%。“假如我在A股市场买入贵州茅台,而母公司通过QFII也投资了贵州茅台,在使用两套不同系统的情况下,很难保证集团的总头寸不超标。”

在多位外资人士看来,即便满足上述两条要求,需要完成的前期准备工作也十分繁杂。其中,监管对系统、人员、流程等都有具体要求,这些均要在提交申请前准备好。因此,不少“洋私募”目前都倾向于观望先行者的做法,再做下一步打算。

“申公”困难超预期

近年来,尽管外资机构表现出扎根中国市场的浓厚兴趣,且普遍对境内公募牌照“虎视眈眈”,但在成为私募管理人的一年多时间后,不少外资私募却渐渐从最初的热情洋溢变为在困境中艰难求生。

其中,募资难是外资私募面临的首要问题。2017年5月5日,富达国际旗下外商独资私募基金公司在中国境内推出了首只私募证券投资基金产品。据统计,目前外资私募备案产品共有50余只,合计资产管理规模约为60亿元人民币,平均1只产品的规模仅为1亿多元,这与各家机构母公司的全球资产管理规模形成了强烈反差。

“现在的发行情况更加困难,我听说有外资私募在券商渠道发行的新产品只募集到几百万元。”一位外资私募人士称。在他看来,尽管一些资管巨头在境外拥有庞大的管理规模和悠久的经营历史,但其品牌在中国境内的知名度并不高,因此在渠道开拓和获得投资者认可方面困难重重。

除此之外,上述人士认为,私募业务并不是这些有着公募基因的资管机构所擅长的领域,他们更渴望在获取公募牌照后,在所擅长的舞台上与内资公募基金同场竞技。

不过,不少外资人士坦承,在这条“申公”路上,困难比想象的要多。“跟业内交流下来,目前外资私募分为三种状态:一是类似富达这种已经在做申请公募牌照冲刺准备的;二是像我们公司这样,处于观望状态;三是可能暂时放弃申请公募,仅保留私募牌照和一些必要的人员配备。”一家总部位于欧洲的外资私募人士称。

在他看来,是否愿意继续为争取中国境内公募牌照而奋斗,取决于公司层面对于深耕中国市场的信心和意愿。现在本土公募基金之间的竞争也很激烈,对于这些“外来和尚”而言,最重要的还是想清楚自己的定位和优势。

《证券类私募规模缩水超200亿:百亿私募却逆市增5家》 相关文章推荐九:洋私募转公募细节待定 “外来和尚”陷募资窘境

[中国基金网5日讯]

近日,外资申请公募牌照又有突破性进展。有媒体称,目前获得外商独资私募证券投资基金管理人资格的“洋私募”,可以提交在中国境内设立公募基金申请,即“私转公”的申请流程已正式开闸。

据报道,外资私募转为公募基金的注册资本金要求为4亿元,且投资系统等需要做到本土化。从业内反馈的情况来看,这两项要求对外资私募提出了不小的挑战,且外资申请公募的流程还有更多细节需要厘清。因此,除了少数已准备充分,且对公募牌照志在必得的头部资管公司,大多数“洋私募”目前仍持观望态度。

大多数“洋私募”尚未准备就绪

12月3日,一则“外商独资私募转为公募,注册资本金要求为4亿元”的新闻一石激起千层浪。

据媒体报道,目前已在中国基金业协会登记为中国私募基金管理人的20余家“洋私募”可以申请在中国境内设立公募基金,即“私转公”的申请流程已经开启。此外,“洋私募”转为公募基金的注册资本金要求为4亿元,且投资系统等需要做到本土化。

“我们的‘申公’计划书一直是根据1亿元注册资本金来做的,上周消息称外资‘私转公’的注册资本金要求提高到4亿元,的确有点出人意料。”沪上一位外资私募负责人向记者表示,目前除了富达、Vanguard两家大型外资私募可以达到这一要求外,其他很多外资私募基本上已经放弃赶在首批提交公募牌照申请。“即使现在向母公司提交增加注册资本金的申请,在流程上也需要三四个月到半年时间,肯定无法赶在明年1月之前完成。”

除了注册资本金,投资系统本土化也是摆在很多外资私募面前的一道难题。上述外资私募负责人表示,后台系统要做到本土化,是一个很大的工程。“作为一家纯外资机构,如果接入本土恒生系统,是不是要完全放弃原来使用的彭博系统?”

他表示,外资私募在全球集团层面存在一套全球风控体系,中国市场的头寸需要实时录入全球系统,一般来说,一只股票的总头寸不能超过5%。“假如我在A股市场买入贵州茅台,而母公司通过QFII也投资了贵州茅台,在使用两套不同系统的情况下,很难保证集团的总头寸不超标。”

在多位外资人士看来,即便满足上述两条要求,需要完成的前期准备工作也十分繁杂。其中,监管对系统、人员、流程等都有具体要求,这些均要在提交申请前准备好。因此,不少“洋私募”目前都倾向于观望先行者的做法,再做下一步打算。

“申公”困难超预期

近年来,尽管外资机构表现出扎根中国市场的浓厚兴趣,且普遍对境内公募牌照“虎视眈眈”,但在成为私募管理人的一年多时间后,不少外资私募却渐渐从最初的热情洋溢变为在困境中艰难求生。

其中,募资难是外资私募面临的首要问题。2017年5月5日,富达国际旗下外商独资私募基金公司在中国境内推出了首只私募证券投资基金产品。据统计,目前外资私募备案产品共有50余只,合计资产管理规模约为60亿元人民币,平均1只产品的规模仅为1亿多元,这与各家机构母公司的全球资产管理规模形成了强烈反差。

“现在的发行情况更加困难,我听说有外资私募在券商渠道发行的新产品只募集到几百万元。”一位外资私募人士称。在他看来,尽管一些资管巨头在境外拥有庞大的管理规模和悠久的经营历史,但其品牌在中国境内的知名度并不高,因此在渠道开拓和获得投资者认可方面困难重重。

除此之外,上述人士认为,私募业务并不是这些有着公募基因的资管机构所擅长的领域,他们更渴望在获取公募牌照后,在所擅长的舞台上与内资公募基金同场竞技。

不过,不少外资人士坦承,在这条“申公”路上,困难比想象的要多。“跟业内交流下来,目前外资私募分为三种状态:一是类似富达这种已经在做申请公募牌照冲刺准备的;二是像我们公司这样,处于观望状态;三是可能暂时放弃申请公募,仅保留私募牌照和一些必要的人员配备。”一家总部位于欧洲的外资私募人士称。

在他看来,是否愿意继续为争取中国境内公募牌照而奋斗,取决于公司层面对于深耕中国市场的信心和意愿。现在本土公募基金之间的竞争也很激烈,对于这些“外来和尚”而言,最重要的还是想清楚自己的定位和优势。

加载全文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