映贝金服和金盈所的借款公司相同

网贷之家小编根据舆情频道的相关数据,精心整理的关于《映贝金服和金盈所的借款公司相同》的精选文章10篇,希望对您的投资理财能有帮助。

《映贝金服和金盈所的借款公司相同》 精选一

简单看了下映贝金服发的几个标的,扒了下融资公司:1.苏州涵川物资有限公司2.武汉乾宏盛电力物资有限公司3.杭州妙菡贸易有限公司老司机对这几个公司是不是还有印象?是的,这几家公司正是被曝光的金盈所自融的那几家公司,详情可以百度“金盈所自融”我没有再去翻其他标,有兴趣的可以去翻一下,肯定能找到广州..

简单看了下映贝金服发的几个标的,扒了下融资公司:

1.苏州涵川物资有限公司





2.武汉乾宏盛电力物资有限公司



3.杭州妙菡贸易有限公司




老司机对这几个公司是不是还有印象?是的,这几家公司正是被曝光的金盈所自融的那几家公司,详情可以百度“金盈所自融

我没有再去翻其他标,有兴趣的可以去翻一下,肯定能找到广州仲林贸易有限公司。
映贝金服和金盈所到底是什么关系?

投稿邮箱:592623117@qq.com

《映贝金服和金盈所的借款公司相同》 精选二

简单看了下映贝金服发的几个标的,扒了下融资公司:1.苏州涵川物资有限公司2.武汉乾宏盛电力物资有限公司3.杭州妙菡贸易有限公司老司机对这几个公司是不是还有印象?是的,这几家公司正是被曝光的金盈所自融的那几家公司,详情可以百度“金盈所自融”我没有再去翻其他标,有兴趣的可以去翻一下,肯定能找到广州..

简单看了下映贝金服发的几个标的,扒了下融资公司:

1.苏州涵川物资有限公司

2.武汉乾宏盛电力物资有限公司

3.杭州妙菡贸易有限公司

老司机对这几个公司是不是还有印象?是的,这几家公司正是被曝光的金盈所自融的那几家公司,详情可以百度“金盈所自融

我没有再去翻其他标,有兴趣的可以去翻一下,肯定能找到广州仲林贸易有限公司。

映贝金服和金盈所到底是什么关系?

《映贝金服和金盈所的借款公司相同》 精选三

之前曝光在金盈所频繁借款的几家平台集中出现在映贝金服平台借贷,那么北京金盈所和上海的映贝金服有没有关系呢?

再看下映贝金服APP截图:

武汉乾宏盛电力物资有限公司

杭州妙菡贸易有限公司

苏州涵川物资有限公司

广州仲林贸易有限公司

如此一致的不同几个地方的企业集中在同一个平台借款,实属凑巧吗?美剧《亿万》告诉人们一个道理:股市既不属于多头,也不属于空头,只属于“内幕交易”的,此时,用来诠释这种事件,貌似很合理。至于金盈所和映贝金服的关系是什么。映贝金服和这几家借款公司什么关系,会详细了解。关于这几家借款企业和金盈所的关系曾经爆料如下:

国资在P2P领域是一个绝对敏感的话题,和平系、光大系问题不断,华宇系也公开自我打脸,此前我们还曾深扒过负面不断的中房系。而今天我们要说就是2016年以来颇为活跃的中商系。此前,据媒体统计,截止2016年年底,商业网点建设开发中心(以下简称中商中心)已经在P2P行业拥有了近10家子孙平台,势力不小。

(中商中心网站首页)

根据公开资料显示,中商中心是在1993年经中央机构编制委员会办公室批准成立的国家事业单位,司局级。原隶属于国家内贸部,2002年起隶属于原国家经济贸易委员会,2004年划归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也就是国资委)。我特别好奇,这样一个背景了得的机构,为啥要趟P2P这滩浑水?平台一旦出事,后果那可就不堪设想。

今天我逐渐理清了思路,看来谁都无法抵御金钱的诱惑。而为我们揭开谜团的则是金盈所涉嫌自融

屡禁不止的自融

金盈所的自融早已不是什么新闻。此前已经有媒体曝出,金盈所上频繁的借款企业,包括苏州涵川物资有限公司、武汉乾宏盛电力物资有限公司、杭州妙菡贸易有限公司、广州仲林贸易有限公司,都与金盈所的母公司北京金砖国际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砖控股集团)存在着疑似关联关系。

在研究金盈所的过程中,我发现,之前的报道漏掉了一家名为天登实业(上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登实业)的公司,这家公司与金砖控股集团的关系可要比上述几家公司紧密得多。

(天登实业借款项目页面)

工商资料显示,天登实业的股东包括黄平云和蒋燕斌,这两人看上去与金砖控股集团没有什么联系,但是2015年一篇广泛传播的报道《中国鼎融致力国有企业新金融一体化》显示,天登实业是中国鼎融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鼎融控股)的子公司。

(大家可以自行搜索,该文章流传颇广)

而从金砖控股集团的官网可以看出来,鼎融控股为金砖控股集团旗下三大业务板块之一。

(来自金砖控股集团官网)

金砖控股集团还曾在2016年9月发布过一个公告,宣布将鼎融控股并入集团旗下另一家子品牌

《映贝金服和金盈所的借款公司相同》 精选四

国资在P2P领域是一个绝对敏感的话题,和平系、光大系问题不断,华宇系也公开自我打脸,此前我们还曾深扒过负面不断的中房系。而今天我们要说就是2016年以来颇为活跃的中商系。此前,据媒体统计,截止2016年年底,商业网点建设开发中心(以下简称中商中心)已经在P2P行业拥有了近10家子孙平台,势力不小。

(中商中心网站首页)

根据公开资料显示,中商中心是在1993年经中央机构编制委员会办公室批准成立的国家事业单位,司局级。原隶属于国家内贸部,2002年起隶属于原国家经济贸易委员会,2004年划归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也就是国资委)。我特别好奇,这样一个背景了得的机构,为啥要趟P2P这滩浑水?平台一旦出事,后果那可就不堪设想。

今天我逐渐理清了思路,看来谁都无法抵御金钱的诱惑。而为我们揭开谜团的则是金盈所涉嫌自融

屡禁不止的自融

金盈所的自融早已不是什么新闻。此前已经有媒体曝出,金盈所上频繁的借款企业,包括苏州涵川物资有限公司、武汉乾宏盛电力物资有限公司、杭州妙菡贸易有限公司、广州仲林贸易有限公司,都与金盈所的母公司北京金砖国际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砖控股集团)存在着疑似关联关系。

在研究金盈所的过程中,我发现,之前的报道漏掉了一家名为天登实业(上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登实业)的公司,这家公司与金砖控股集团的关系可要比上述几家公司紧密得多。

(天登实业借款项目页面)

工商资料显示,天登实业的股东包括黄平云和蒋燕斌,这两人看上去与金砖控股集团没有什么联系,但是2015年一篇广泛传播的报道《中国鼎融致力国有企业新金融一体化》显示,天登实业是中国鼎融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鼎融控股)的子公司。

(大家可以自行搜索,该文章流传颇广)

而从金砖控股集团的官网可以看出来,鼎融控股为金砖控股集团旗下三大业务板块之一。

(来自金砖控股集团官网)

金砖控股集团还曾在2016年9月发布过一个公告,宣布将鼎融控股并入集团旗下另一家子品牌

《映贝金服和金盈所的借款公司相同》 精选五

国资在P2P领域是一个绝对敏感的话题,和平系、光大系问题不断,华宇系也公开自我打脸,此前我们还曾深扒过负面不断的中房系。而今天我们要说就是2016年以来颇为活跃的中商系。此前,据媒体统计,截止2016年年底,商业网点建设开发中心(以下简称中商中心)已经在P2P行业拥有了近10家子孙平台,势力不小。

(中商中心网站首页)

根据公开资料显示,中商中心是在1993年经中央机构编制委员会办公室批准成立的国家事业单位,司局级。原隶属于国家内贸部,2002年起隶属于原国家经济贸易委员会,2004年划归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也就是国资委)。我特别好奇,这样一个背景了得的机构,为啥要趟P2P这滩浑水?平台一旦出事,后果那可就不堪设想。

今天我逐渐理清了思路,看来谁都无法抵御金钱的诱惑。而为我们揭开谜团的则是金盈所涉嫌自融

屡禁不止的自融

金盈所的自融早已不是什么新闻。此前已经有媒体曝出,金盈所上频繁的借款企业,包括苏州涵川物资有限公司、武汉乾宏盛电力物资有限公司、杭州妙菡贸易有限公司、广州仲林贸易有限公司,都与金盈所的母公司北京金砖国际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砖控股集团)存在着疑似关联关系。

在研究金盈所的过程中,我发现,之前的报道漏掉了一家名为天登实业(上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登实业)的公司,这家公司与金砖控股集团的关系可要比上述几家公司紧密得多。

(天登实业借款项目页面)

工商资料显示,天登实业的股东包括黄平云和蒋燕斌,这两人看上去与金砖控股集团没有什么联系,但是2015年一篇广泛传播的报道《中国鼎融致力国有企业新金融一体化》显示,天登实业是中国鼎融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鼎融控股)的子公司。

(大家可以自行搜索,该文章流传颇广)

而从金砖控股集团的官网可以看出来,鼎融控股为金砖控股集团旗下三大业务板块之一。

(来自金砖控股集团官网)

金砖控股集团还曾在2016年9月发布过一个公告,宣布将鼎融控股并入集团旗下另一家子品牌€€金砖国际投资有限公司,也就是金砖财行的运营主体。

这也就意味着,天登实业是金砖控股集团的孙公司。所以天登实业通过金盈所借款,已经属于严重的自融行为。

自融背后牵涉到中商中心

一般情况下,自媒体的分析就到此为止了,为自融添加了新材料。但是深扒P2P的宗旨是「深扒到底」,所以我往前再走了一步。

金盈所主要的资产是承兑汇票,相关企业以其收到汇票为抵押(当然还有别的形式)从金盈所获得资金。所以虽然我们看到从金盈所借款的公司是天登实业、涵川物资、乾宏盛电力等一系列公司,但是事实上汇票的的开具方,也就是原始债务公司,在很多期项目都是相同的。

(汇票承兑企业,也就是最原始的借款企业)

从注册地址可以很便利地查找到,该债务公司名为中商投(上海)进出口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商投)。而从该公司的工商资料可以很清楚地看出来,该公司是中商中心的全资玄孙公司。

(中商投的股权结构)

另外一个借款项目同样有中商中心旗下公司的参与。「金月升170589」项目的借款人为上海国梁实业有限公司,该公司现在的名字是国梁实业发展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梁实业)。而国梁实业为中商中心的全资子公司。

(国梁实业的借款信息与股权结构)

值得注意的是,国梁实业法人代表为李兵文,而通过天眼查我们可以得知,李兵文同时还是广州仲林贸易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也通过金盈所借了不少钱。

(天眼查所展示的李兵文所供职和控制的企业)

与此同时,李兵文还是上海力晔股份有限公司的副董事长,该公司不仅从金盈所借款,而且还与金砖控股集团有着密切的合作关系。

(李兵文在上海上海力晔股份有限公司的几位合作伙伴都是金砖控股集团的核心人员)

综合以上案例,我们可以认为,中商中心控制下的多家公司或是直接,或是以汇票的形式,通过金盈所借得巨款。

中商中心与金砖控股集团关系几何?

如果说中商中心与金砖控股集团没有任何关系,那么中商中心借款并没有太大的问题,承兑汇票往往有银行信用作为支撑。但是一旦两者之间存在着密切联系,那么这背后就有很多的问题。不凑巧的是,我的确发现了中商中心与金砖控股集团之间的确瓜葛相连。

在关于金砖控股集团的许多介绍中,比较老的版本介绍称金砖控股集团旗下金砖财行、金盈所、银砖控股,稍新的版本将银砖控股替换为了上述的鼎融控股,然后伴随着鼎融控股被并入了金砖财行,所以截止到最新,金砖控股集团旗下应该是金砖财行和金盈所。所以这个时候问题就来了:银砖控股去哪了?

银砖控股的全称是上海银砖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银砖控股在互金领域的主要布局是其子公司上海银砖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银砖金融)及其运营的互金平台多融财富。

从银砖金融的工商变更记录可以看出,2016年5月之前,银砖金融是银砖控股的全资子公司,所以也就是金砖控股集团的孙公司;而在2016年9月之后,银砖金融的控股股东变成了中商沪深产业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商沪深)。


(银砖金融的工商变更记录)

当时有不少的新闻介绍了中商沪深对银砖金融,也就是多融财富的投资,宣传多融财富就此拥有了纯正的国资背景。

(多融财富的宣传标语)

从银砖金融2016年年报中可以看到,中商沪深认缴的注册资本为9000万(不过尚未实缴)。不过我们从这一点并不足以明确中商沪深究竟给多融财富投资了多少钱。但是鉴于多融财富目前尚不足20亿的投资额,多融财富的估值应该不是非常高,中商沪深的投资额也不会很高。

(多融财富的运营数据,并不算靓丽)

而中商沪深同时又是中商中心的全资子公司。因此我们可以基本确定,金砖控股集团与中商中心之间存在非常密切的关系和经济往来。我现在甚至有一个猜想:中商中心一方面投资于金砖控股集团旗下的产业,另一方面中商中心旗下的子公司又通过金砖控股集团旗下的P2P平台借得巨款。这种一来一往相互抵消的事情怎么想都觉得诡异。

如果我们从这个角度出发进一步猜想中商中心布局P2P领域的真实目的,那就完全不只是看好P2P发展,而是要从中融资。至于更多内容,我就不多些,中商中心毕竟是一家正局级的事业单位,惹不起哈。不过对于普通投资者而言,八阿哥还是要奉劝一句,千万不要因为中商中心的**背景而对其参股的平台青眼有加;相反,这些平台往往孕育着更大的风险。如果那天中商中心也和中国华宇一样出一则甩锅公告,那么倒霉的可就是普通投资者了。

总的来说,中商中心与金砖控股集团之间存在着人员与资金上的密切往来,这种复杂关系让我不得不怀疑两家机构的真实目的:网贷平台是不是已经是他们套利的方式?

.............................................................................

关于本文

作者:星小妹

来源:深扒P2P

.............................................................................

热点推荐

今日p2p平台清盘一家 老板失联一家SPI股票大涨!

对网贷投资人来说这是一个没有“爱”的五月!

糖衣炮弹+高压电催+攻心术成功催收10万元逾期

网传合拍贷逾期 老板被抓老板娘携巨款跑路

不是要证据吗?这个算不算呢?

68家平台银行存管+ICP证,这25家银行参与存管!

网贷之星预警5家平台 唐小僧存管之行迈出一步!

附名单!拥有ICP证的平台不及银行存管平台一半

中业兴融被爆料标的涉嫌造假 给老赖借巨款!

这家P2P平台清盘 发布堪称史上不二雷人清盘公告!

曝光是最好的风控

网贷之星公众号

微信号 :wangdaitoutiao

本金才是理财唯一的革命老底

《映贝金服和金盈所的借款公司相同》 精选六

(原标题:金砖控股集团涉嫌非法集资控制人陷多起借贷纠纷?)

中金社2017年7月11日消息,金砖控股集团旗下的三个品牌,包括金砖财行、金盈所(北京金砖财富资产管理有限公司),银砖控股。三个品牌为金砖财行做线下客户P2P理财,金盈所做线上P2P,两家就是线上及线下的关系,每个月的盈利大致在2.1亿左右。而借款企业多为他们自己的公司(自融),其中包括广州仲林贸易,宁波科泉物资,青舟实业,上诉企业多债务缠身,并涉及多宗的银行诉讼,且有失信记录。集团实际控制人为郑永华,执行董事长林长茂,而这两位,在福建、上海,及其他各地,均有多宗银行借贷诉讼,融来的资金通过自融的公司进入实际控制人的私人账户。

这是蓄意抹黑,还是良心预警

需要特别提醒的是,金砖控股集团旗下品牌金砖财行是某知名财经栏目的独家冠名企业。带着怀疑的态度,记者展开了一系列的调查。根据上述爆料信息,记者很快找到了金砖控股集团(全称为北京金砖国际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根据金砖控股集团的官方网站显示,该集团是一家聚合全产业链的综合产业集团,总部位于上海陆家嘴金融中心。旗下共有金砖财行、金盈所和鼎融控股三个品牌,去年9月份,金砖控股集团发布公告称,为适应行业发展,集团决定调整经营战略,将鼎融控股并入集团旗下另一家子品牌金砖财行。在一系列的调查后,记者发现疑似金砖控股集团自融通道——金砖控股集团旗下P2P平台金盈所。

同一企业长期在金盈所高频率借款

根据金盈所官方网站显示,目前该平台主要有金宝利、金票据、金利盈三大系列标的产品。截止目前,金盈所累计成交额已超过12亿,相比较而言,这样的规模在行业内并不算高。然而,《投资有道》杂志记者却在这家小平台上发现了一些极不正常的现象。在金盈所已发布几千个标的中,涉及到的借款企业却少的可怜。而借款频率最高的企业分别是苏州涵川物资有限公司、武汉乾宏盛电力物资有限公司、杭州妙菡贸易有限公司、广州仲林贸易有限公司。事实上,自2016年9月至今,这5家企业在金盈所平台上反复借款均多达上百次。

据《投资有道》杂志不完全统计,自2017年2月23日至3月16日,在不到一个月时间内,苏州涵川在金盈所上至少有58次借款记录,借款金额也超过1100万。自3月7日至3月16日,仅仅10天的时间,杭州妙菡也分32次从金盈所借入640万。其余3家借款企业的情况也和上述情况类似。去年8月公布实施的《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中就规定,同一法人或其他组织在同一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平台的借款余额上限不超过人民币100万元;同一法人或其他组织在不同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平台借款总余额不超过人民币500万元。显然,上述两家价款金额已经明显超出了最高100万元的规定。

那么,这5家企业为何能够长期在金盈所平台上借款呢?此外,这5家借款企业与金盈所是否存在不为人知的关系呢?

借款企业间关系“紧密” 与金砖控股集团也“十分亲密”

记者查询工商注册信息得知,杭州妙菡注册时间为2009年6月3日,股东为吴绍荣和魏海峰。而魏海峰同时也是上海一景实业有限公司法人代表和股东。巧合的是,金砖控股集团股东吴衍新也同时担任上海一景实业有限公司的监事。苏州涵川的法人及控股股东为雷林金。巧合的是,福建省缔鑫邦电力物资有限公司的股东也叫雷林金和魏海峰。分别注册在苏州和杭州的两家公司的股东,同时出现在同一家企业股东名单中,且这两家企业还在同一网贷平台上借款,这未免太巧合了吧?难道这不应该引起广大投资人的警惕。很多人或许会质疑,中国人口这么多,同名同姓也很正常。那么下面的巧合将会再一次发生。

还是根据工商注册信息得知,广州仲林的法人股东为李兵文。巧合的是,国梁实业(现名为国梁实业发展集团有限公司)法人也叫李兵文。更巧合的是,上海力晔股份有限公司的副董事长也叫林兵文,而该公司的法人代表为徐文彪,监事为黄光华。最神奇的是金砖控股集团的全资子公司金砖(北京)国际环境工程有限公司的法人也叫徐文彪,监事也叫黄光华。

再来说说另一借款企业武汉乾宏盛,根据工商注册信息显示,该公司法人及股东为郑福伟,监事为林强。更加巧合的是,上海力晔股份有限公司监事备案名单中也有一个叫林强的。

5家注册于不同地域的企业,却长期在金砖控股集团旗下网贷平台金盈所上高频率借款本已不寻常。5家借款企业的法人代表、股东或者监事却常常同名,此外,这5家借款企业与借款平台母公司金砖控股集团也存在疑似关联关系。

这些还不能够引起广大投资人的警惕吗?

金砖控股集团实际控制人——郑永华

根据工商注册信息显示,金砖控股集团成立于2015年4月16日,注册资本金为1亿,股东为郭政峰,吴衍新。在股权结构中并未发现郑永华的身影。与此同时,在金砖控股集团官方网站上,也并未发现郑永华的身影。那么,爆料人为何要声称郑永华就是金砖控股集团的实际控制人呢?就在这时一篇入驻搜狐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的标题《金砖控股集团受邀参加2016陆家嘴论坛》消息引起记者的注意。

根据文章内容显示:

2016年6月12日,金砖控股集团董事长郑永华有幸受邀参加了当晚的专场论坛浦江夜话3,并发表主题为“绿色发展和普惠金融的中国战略:路径与政策”演讲。此外,根据金盈所官方网站2016年10月10日发布的新闻动态显示:

2016年10月8日,在国庆假期后的第一天,金砖财行举行了热闹、盛大、隆重的乔迁庆典。金砖控股集团副总裁、金砖财行CEO徐峰及金砖控股集团董事长郑永华等高层领导共同为乔迁庆典剪彩。一位金砖控股集团的市场人士也曾向记者证实郑永华就是他们的老板,实际控制人。

郑永华身陷多起借款纠纷诉讼

在中文裁判网上,《投资有道》杂志发现了一份诉讼判决书“(2015)沪一中民六(商)初字第137号”——《中国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市金山支行诉上海宏迈贸易有限公司金融借款合同纠纷一案一审民事判决书》,根据判决书显示:2015年6月24日,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受理原告中国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市金山支行诉被告上海宏迈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宏迈公司)、被告郑永华、被告郑永杰、被告陈瑛及被告上海中强能源(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强公司)金融借款合同纠纷一案,于2015年10月20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

关注手机中金网(http://m.cngold.com.cn),掌握最新财经要闻。

《映贝金服和金盈所的借款公司相同》 精选七

(原标题:金砖控股集团涉嫌非法集资控制人陷多起借贷纠纷?)

中金社2017年7月11日消息,金砖控股集团旗下的三个品牌,包括金砖财行、金盈所(北京金砖财富资产管理有限公司),银砖控股。三个品牌为金砖财行做线下客户P2P理财,金盈所做线上P2P,两家就是线上及线下的关系,每个月的盈利大致在2.1亿左右。而借款企业多为他们自己的公司(自融),其中包括广州仲林贸易,宁波科泉物资,青舟实业,上诉企业多债务缠身,并涉及多宗的银行诉讼,且有失信记录。集团实际控制人为郑永华,执行董事长林长茂,而这两位,在福建、上海,及其他各地,均有多宗银行借贷诉讼,融来的资金通过自融的公司进入实际控制人的私人账户。

这是蓄意抹黑,还是良心预警

需要特别提醒的是,金砖控股集团旗下品牌金砖财行是某知名财经栏目的独家冠名企业。带着怀疑的态度,记者展开了一系列的调查。根据上述爆料信息,记者很快找到了金砖控股集团(全称为北京金砖国际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根据金砖控股集团的官方网站显示,该集团是一家聚合全产业链的综合产业集团,总部位于上海陆家嘴金融中心。旗下共有金砖财行、金盈所和鼎融控股三个品牌,去年9月份,金砖控股集团发布公告称,为适应行业发展,集团决定调整经营战略,将鼎融控股并入集团旗下另一家子品牌金砖财行。在一系列的调查后,记者发现疑似金砖控股集团自融通道——金砖控股集团旗下P2P平台金盈所。

同一企业长期在金盈所高频率借款

根据金盈所官方网站显示,目前该平台主要有金宝利、金票据、金利盈三大系列标的产品。截止目前,金盈所累计成交额已超过12亿,相比较而言,这样的规模在行业内并不算高。然而,《投资有道》杂志记者却在这家小平台上发现了一些极不正常的现象。在金盈所已发布几千个标的中,涉及到的借款企业却少的可怜。而借款频率最高的企业分别是苏州涵川物资有限公司、武汉乾宏盛电力物资有限公司、杭州妙菡贸易有限公司、广州仲林贸易有限公司。事实上,自2016年9月至今,这5家企业在金盈所平台上反复借款均多达上百次。

据《投资有道》杂志不完全统计,自2017年2月23日至3月16日,在不到一个月时间内,苏州涵川在金盈所上至少有58次借款记录,借款金额也超过1100万。自3月7日至3月16日,仅仅10天的时间,杭州妙菡也分32次从金盈所借入640万。其余3家借款企业的情况也和上述情况类似。去年8月公布实施的《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中就规定,同一法人或其他组织在同一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平台的借款余额上限不超过人民币100万元;同一法人或其他组织在不同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平台借款总余额不超过人民币500万元。显然,上述两家价款金额已经明显超出了最高100万元的规定。

那么,这5家企业为何能够长期在金盈所平台上借款呢?此外,这5家借款企业与金盈所是否存在不为人知的关系呢?

借款企业间关系“紧密” 与金砖控股集团也“十分亲密”

记者查询工商注册信息得知,杭州妙菡注册时间为2009年6月3日,股东为吴绍荣和魏海峰。而魏海峰同时也是上海一景实业有限公司法人代表和股东。巧合的是,金砖控股集团股东吴衍新也同时担任上海一景实业有限公司的监事。苏州涵川的法人及控股股东为雷林金。巧合的是,福建省缔鑫邦电力物资有限公司的股东也叫雷林金和魏海峰。分别注册在苏州和杭州的两家公司的股东,同时出现在同一家企业股东名单中,且这两家企业还在同一网贷平台上借款,这未免太巧合了吧?难道这不应该引起广大投资人的警惕。很多人或许会质疑,中国人口这么多,同名同姓也很正常。那么下面的巧合将会再一次发生。

还是根据工商注册信息得知,广州仲林的法人股东为李兵文。巧合的是,国梁实业(现名为国梁实业发展集团有限公司)法人也叫李兵文。更巧合的是,上海力晔股份有限公司的副董事长也叫林兵文,而该公司的法人代表为徐文彪,监事为黄光华。最神奇的是金砖控股集团的全资子公司金砖(北京)国际环境工程有限公司的法人也叫徐文彪,监事也叫黄光华。

再来说说另一借款企业武汉乾宏盛,根据工商注册信息显示,该公司法人及股东为郑福伟,监事为林强。更加巧合的是,上海力晔股份有限公司监事备案名单中也有一个叫林强的。

5家注册于不同地域的企业,却长期在金砖控股集团旗下网贷平台金盈所上高频率借款本已不寻常。5家借款企业的法人代表、股东或者监事却常常同名,此外,这5家借款企业与借款平台母公司金砖控股集团也存在疑似关联关系。

这些还不能够引起广大投资人的警惕吗?

金砖控股集团实际控制人——郑永华

根据工商注册信息显示,金砖控股集团成立于2015年4月16日,注册资本金为1亿,股东为郭政峰,吴衍新。在股权结构中并未发现郑永华的身影。与此同时,在金砖控股集团官方网站上,也并未发现郑永华的身影。那么,爆料人为何要声称郑永华就是金砖控股集团的实际控制人呢?就在这时一篇入驻搜狐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的标题《金砖控股集团受邀参加2016陆家嘴论坛》消息引起记者的注意。

根据文章内容显示:

2016年6月12日,金砖控股集团董事长郑永华有幸受邀参加了当晚的专场论坛浦江夜话3,并发表主题为“绿色发展和普惠金融的中国战略:路径与政策”演讲。此外,根据金盈所官方网站2016年10月10日发布的新闻动态显示:

2016年10月8日,在国庆假期后的第一天,金砖财行举行了热闹、盛大、隆重的乔迁庆典。金砖控股集团副总裁、金砖财行CEO徐峰及金砖控股集团董事长郑永华等高层领导共同为乔迁庆典剪彩。一位金砖控股集团的市场人士也曾向记者证实郑永华就是他们的老板,实际控制人。

郑永华身陷多起借款纠纷诉讼

在中文裁判网上,《投资有道》杂志发现了一份诉讼判决书“(2015)沪一中民六(商)初字第137号”——《中国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市金山支行诉上海宏迈贸易有限公司金融借款合同纠纷一案一审民事判决书》,根据判决书显示:2015年6月24日,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受理原告中国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市金山支行诉被告上海宏迈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宏迈公司)、被告郑永华、被告郑永杰、被告陈瑛及被告上海中强能源(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强公司)金融借款合同纠纷一案,于2015年10月20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

关注手机中金网(http://m.cngold.com.cn),掌握最新财经要闻。

《映贝金服和金盈所的借款公司相同》 精选八

国资在P2P领域是一个绝对敏感的话题,和平系、光大系问题不断,华宇系也公开自我打脸,此前我们还曾深扒过负面不断的中房系。而今天我们要说就是2016年以来颇为活跃的中商系。此前,据媒体统计,截止2016年年底,商业网点建设开发中心(以下简称中商中心)已经在P2P行业拥有了近10家子孙平台,势力不小。

(中商中心网站首页)

根据公开资料显示,中商中心是在1993年经中央机构编制委员会办公室批准成立的国家事业单位,司局级。原隶属于国家内贸部,2002年起隶属于原国家经济贸易委员会,2004年划归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也就是国资委)。我特别好奇,这样一个背景了得的机构,为啥要趟P2P这滩浑水?平台一旦出事,后果那可就不堪设想。

今天我逐渐理清了思路,看来谁都无法抵御金钱的诱惑。而为我们揭开谜团的则是金盈所涉嫌自融

屡禁不止的自融

金盈所的自融早已不是什么新闻。此前已经有媒体曝出,金盈所上频繁的借款企业,包括苏州涵川物资有限公司、武汉乾宏盛电力物资有限公司、杭州妙菡贸易有限公司、广州仲林贸易有限公司,都与金盈所的母公司北京金砖国际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砖控股集团)存在着疑似关联关系。

在研究金盈所的过程中,我发现,之前的报道漏掉了一家名为天登实业(上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登实业)的公司,这家公司与金砖控股集团的关系可要比上述几家公司紧密得多。

(天登实业借款项目页面)

工商资料显示,天登实业的股东包括黄平云和蒋燕斌,这两人看上去与金砖控股集团没有什么联系,但是2015年一篇广泛传播的报道《中国鼎融致力国有企业新金融一体化》显示,天登实业是中国鼎融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鼎融控股)的子公司。

(大家可以自行搜索,该文章流传颇广)

而从金砖控股集团的官网可以看出来,鼎融控股为金砖控股集团旗下三大业务板块之一。

(来自金砖控股集团官网)

金砖控股集团还曾在2016年9月发布过一个公告,宣布将鼎融控股并入集团旗下另一家子品牌—金砖国际投资有限公司,也就是金砖财行的运营主体。

这也就意味着,天登实业是金砖控股集团的孙公司。所以天登实业通过金盈所借款,已经属于严重的自融行为。

自融背后牵涉到中商中心

一般情况下,自媒体的分析就到此为止了,为自融添加了新材料。但是深扒P2P的宗旨是「深扒到底」,所以我往前再走了一步。

金盈所主要的资产是承兑汇票,相关企业以其收到汇票为抵押(当然还有别的形式)从金盈所获得资金。所以虽然我们看到从金盈所借款的公司是天登实业、涵川物资、乾宏盛电力等一系列公司,但是事实上汇票的的开具方,也就是原始债务公司,在很多期项目都是相同的。

(汇票承兑企业,也就是最原始的借款企业)

从注册地址可以很便利地查找到,该债务公司名为中商投(上海)进出口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商投)。而从该公司的工商资料可以很清楚地看出来,该公司是中商中心的全资玄孙公司。

(中商投的股权结构)

另外一个借款项目同样有中商中心旗下公司的参与。「金月升170589」项目的借款人为上海国梁实业有限公司,该公司现在的名字是国梁实业发展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梁实业)。而国梁实业为中商中心的全资子公司。

(国梁实业的借款信息与股权结构)

值得注意的是,国梁实业法人代表为李兵文,而通过天眼查我们可以得知,李兵文同时还是广州仲林贸易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也通过金盈所借了不少钱。

(天眼查所展示的李兵文所供职和控制的企业)

与此同时,李兵文还是上海力晔股份有限公司的副董事长,该公司不仅从金盈所借款,而且还与金砖控股集团有着密切的合作关系。

(李兵文在上海上海力晔股份有限公司的几位合作伙伴都是金砖控股集团的核心人员)

综合以上案例,我们可以认为,中商中心控制下的多家公司或是直接,或是以汇票的形式,通过金盈所借得巨款。

中商中心与金砖控股集团关系几何?

如果说中商中心与金砖控股集团没有任何关系,那么中商中心借款并没有太大的问题,承兑汇票往往有银行信用作为支撑。但是一旦两者之间存在着密切联系,那么这背后就有很多的问题。不凑巧的是,我的确发现了中商中心与金砖控股集团之间的确瓜葛相连。

在关于金砖控股集团的许多介绍中,比较老的版本介绍称金砖控股集团旗下金砖财行、金盈所、银砖控股,稍新的版本将银砖控股替换为了上述的鼎融控股,然后伴随着鼎融控股被并入了金砖财行,所以截止到最新,金砖控股集团旗下应该是金砖财行和金盈所。所以这个时候问题就来了:银砖控股去哪了?

银砖控股的全称是上海银砖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银砖控股在互金领域的主要布局是其子公司上海银砖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银砖金融)及其运营的互金平台多融财富。

从银砖金融的工商变更记录可以看出,2016年5月之前,银砖金融是银砖控股的全资子公司,所以也就是金砖控股集团的孙公司;而在2016年9月之后,银砖金融的控股股东变成了中商沪深产业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商沪深)。

(银砖金融的工商变更记录)

当时有不少的新闻介绍了中商沪深对银砖金融,也就是多融财富的投资,宣传多融财富就此拥有了纯正的国资背景。

(多融财富的宣传标语)

从银砖金融2016年年报中可以看到,中商沪深认缴的注册资本为9000万(不过尚未实缴)。不过我们从这一点并不足以明确中商沪深究竟给多融财富投资了多少钱。但是鉴于多融财富目前尚不足20亿的投资额,多融财富的估值应该不是非常高,中商沪深的投资额也不会很高。

(多融财富的运营数据,并不算靓丽)

而中商沪深同时又是中商中心的全资子公司。因此我们可以基本确定,金砖控股集团与中商中心之间存在非常密切的关系和经济往来。我现在甚至有一个猜想:中商中心一方面投资于金砖控股集团旗下的产业,另一方面中商中心旗下的子公司又通过金砖控股集团旗下的P2P平台借得巨款。这种一来一往相互抵消的事情怎么想都觉得诡异。

如果我们从这个角度出发进一步猜想中商中心布局P2P领域的真实目的,那就完全不只是看好P2P发展,而是要从中融资。至于更多内容,我就不多些,中商中心毕竟是一家正局级的事业单位,惹不起哈。不过对于普通投资者而言,八阿哥还是要奉劝一句,千万不要因为中商中心的**背景而对其参股的平台青眼有加;相反,这些平台往往孕育着更大的风险。如果那天中商中心也和中国华宇一样出一则甩锅公告,那么倒霉的可就是普通投资者了。

总的来说,中商中心与金砖控股集团之间存在着人员与资金上的密切往来,这种复杂关系让我不得不怀疑两家机构的真实目的:网贷平台是不是已经是他们套利的方式?

《映贝金服和金盈所的借款公司相同》 精选九

日前,一篇标题为“小心跑路!金砖控股集团又一庞氏骗局 投资人资金安全毫无保障”的帖子引起《投资有道》杂志记者的注意。

爆料者称:

金砖控股集团旗下的三个品牌,包括金砖财行、金盈所(北京金砖财富资产管理有限公司),银砖控股。三个品牌为金砖财行做线下客户P2P理财,金盈所做线上P2P,两家就是线上及线下的关系,每个月的盈利大致在2.1亿左右。而借款企业多为他们自己的公司(自融),其中包括广州仲林贸易,宁波科泉物资,青舟实业,上诉企业多债务缠身,并涉及多宗的银行诉讼,且有失信记录。集团实际控制人为郑永华,执行董事长林长茂,而这两位,在福建、上海,及其他各地,均有多宗银行借贷诉讼,融来的资金通过自融的公司进入实际控制人的私人账户。

这是蓄意抹黑,还是良心预警?需要特别提醒的是,金砖控股集团旗下品牌金砖财行是某知名财经栏目的独家冠名企业。

带着怀疑的态度,《投资有道》杂志记者展开了一系列的调查。

根据上述爆料信息,记者很快找到了金砖控股集团(全称为北京金砖国际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根据金砖控股集团的官方网站显示,该集团是一家聚合全产业链的综合产业集团,总部位于上海陆家嘴金融中心。旗下共有金砖财行、金盈所和鼎融控股三个品牌,去年9月份,金砖控股集团发布公告称,为适应行业发展,集团决定调整经营战略,将鼎融控股并入集团旗下另一家子品牌金砖财行。

在一系列的调查后,记者发现疑似金砖控股集团自融通道——金砖控股集团旗下P2P平台金盈所。

同一企业长期在金盈所高频率借款

根据金盈所官方网站显示,目前该平台主要有金宝利、金票据、金利盈三大系列标的产品。截止目前,金盈所累计成交额已超过12亿,相比较而言,这样的规模在行业内并不算高。

然而,《投资有道》杂志记者却在这家小平台上发现了一些极不正常的现象。在金盈所已发布几千个标的中,涉及到的借款企业却少的可怜。而借款频率最高的企业分别是苏州涵川物资有限公司、武汉乾宏盛电力物资有限公司、杭州妙菡贸易有限公司、广州仲林贸易有限公司。事实上,自2016年9月至今,这5家企业在金盈所平台上反复借款均多达上百次。

据《投资有道》杂志不完全统计,自2017年2月23日至3月16日,在不到一个月时间内,苏州涵川在金盈所上至少有58次借款记录,借款金额也超过1100万。自3月7日至3月16日,仅仅10天的时间,杭州妙菡也分32次从金盈所借入640万。

其余3家借款企业的情况也和上述情况类似。

去年8月公布实施的《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中就规定,同一法人或其他组织在同一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平台的借款余额上限不超过人民币100万元;同一法人或其他组织在不同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平台借款总余额不超过人民币500万元。显然,上述两家价款金额已经明显超出了最高100万元的规定。

那么,这5家企业为何能够长期在金盈所平台上借款呢?此外,这5家借款企业与金盈所是否存在不为人知的关系呢?

借款企业间关系“紧密” 与金砖控股集团也“十分亲密”

记者查询工商注册信息得知,杭州妙菡注册时间为2009年6月3日,股东为吴绍荣和魏海峰。而魏海峰同时也是上海一景实业有限公司法人代表和股东。巧合的是,金砖控股集团股东吴衍新也同时担任上海一景实业有限公司的监事。

苏州涵川的法人及控股股东为雷林金。巧合的是,福建省缔鑫邦电力物资有限公司的股东也叫雷林金和魏海峰。

分别注册在苏州和杭州的两家公司的股东,同时出现在同一家企业股东名单中,且这两家企业还在同一网贷平台上借款,这未免太巧合了吧?难道这不应该引起广大投资人的警惕

很多人或许会质疑,中国人口这么多,同名同姓也很正常。那么下面的巧合将会再一次发生。

还是根据工商注册信息得知,广州仲林的法人股东为李兵文。巧合的是,国梁实业(现名为国梁实业发展集团有限公司)法人也叫李兵文。

更巧合的是,上海力晔股份有限公司的副董事长也叫林兵文,而该公司的法人代表为徐文彪,监事为黄光华。最神奇的是金砖控股集团的全资子公司金砖(北京)国际环境工程有限公司的法人也叫徐文彪,监事也叫黄光华。

再来说说另一借款企业武汉乾宏盛,根据工商注册信息显示,该公司法人及股东为郑福伟,监事为林强。更加巧合的是,上海力晔股份有限公司监事备案名单中也有一个叫林强的。

5家注册于不同地域的企业,却长期在金砖控股集团旗下网贷平台金盈所上高频率借款本已不寻常。5家借款企业的法人代表、股东或者监事却常常同名,此外,这5家借款企业与借款平台母公司金砖控股集团也存在疑似关联关系。

这些还不能够引起广大投资人的警惕吗?

金砖控股集团实际控制人——郑永华

根据工商注册信息显示,金砖控股集团成立于2015年4月16日,注册资本金为1亿,股东为郭政峰,吴衍新。在股权结构中并未发现郑永华的身影。与此同时,在金砖控股集团官方网站上,也并未发现郑永华的身影。

那么,爆料人为何要声称郑永华就是金砖控股集团的实际控制人呢?

就在这时一篇入驻搜狐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的标题《金砖控股集团受邀参加2016陆家嘴论坛》消息引起记者的注意。

根据文章内容显示:

2016年6月12日,金砖控股集团董事长郑永华有幸受邀参加了当晚的专场论坛浦江夜话3,并发表主题为“绿色发展和普惠金融的中国战略:路径与政策”演讲。

此外,根据金盈所官方网站2016年10月10日发布的新闻动态显示:

2016年10月8日,在国庆假期后的第一天,金砖财行举行了热闹、盛大、隆重的乔迁庆典。金砖控股集团副总裁、金砖财行CEO徐峰及金砖控股集团董事长郑永华等高层领导共同为乔迁庆典剪彩。

一位金砖控股集团的市场人士也曾向记者证实郑永华就是他们的老板,实际控制人。

郑永华身陷多起借款纠纷诉讼

在中文裁判网上,《投资有道》杂志发现了一份诉讼判决书“(2015)沪一中民六(商)初字第137号”——《中国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市金山支行诉上海宏迈贸易有限公司金融借款合同纠纷一案一审民事判决书》,根据判决书显示:

2015年6月24日,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受理原告中国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市金山支行诉被告上海宏迈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宏迈公司)、被告郑永华、被告郑永杰、被告陈瑛及被告上海中强能源(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强公司)金融借款合同纠纷一案,于2015年10月20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

另据浙江省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2016)浙02民初527号显示:

2016年4月26日,中国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北仑分行(以下简称中行北仑分行)为与被告宁波科泉物资供应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科泉公司)、启东海天蜃景滨海生态园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天公司)、上海中强能源(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强公司)、南通塘芦港滨海生态园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塘芦港公司)、郑永华、黄春花金融借款合同纠纷一案向浙江省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而上述两份诉讼案件中的郑永华就是金砖控股集团实际控制人吗?会不会又是一次巧合罢了。

然而,《投资有道》杂志记者在金盈所官方网站上注意到3月15日金盈曾发布一款编号为“金商票2017S0296”理财产品,根据项目信息显示杭州科泉物资有限公司是本次借款的承兑企业。

根据工商注册信息显示,杭州科泉物资有限公司是上海科泉物资有限公司全资子公司,而上海科泉物资有限公司股东就有上海中强能源(集团)有限公司。

综合来看,上述两起借贷纠纷案件中涉及到的郑永华很有可能与金砖控股集团实际控制人郑永华是同一人。

《映贝金服和金盈所的借款公司相同》 精选十

核心提示

5家注册在不同地域的企业,却长期在同一网贷平台金盈所上高频率借款。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经过多方调查发现这5家借款企业都与借款平台母公司存在疑似关联关系。

日前,一篇标题为“小心跑路!金砖控股集团又一庞氏骗局 投资人资金安全毫无保障”的帖子引起《投资有道》杂志记者的注意。

爆料者称:

金砖控股集团旗下的三个品牌,包括金砖财行、金盈所(北京金砖财富资产管理有限公司),银砖控股。三个品牌为金砖财行做线下客户P2P理财,金盈所做线上P2P,两家就是线上及线下的关系,每个月的盈利大致在2.1亿左右。而借款企业多为他们自己的公司(自融),其中包括广州仲林贸易,宁波科泉物资,青舟实业,上诉企业多债务缠身,并涉及多宗的银行诉讼,且有失信记录。集团实际控制人为郑永华,执行董事长林长茂,而这两位,在福建、上海,及其他各地,均有多宗银行借贷诉讼,融来的资金通过自融的公司进入实际控制人的私人账户。

这是蓄意抹黑,还是良心预警?需要特别提醒的是,金砖控股集团旗下品牌金砖财行是某知名财经栏目的独家冠名企业。

带着怀疑的态度,《投资有道》杂志记者展开了一系列的调查。

根据上述爆料信息,记者很快找到了金砖控股集团(全称为北京金砖国际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根据金砖控股集团的官方网站显示,该集团是一家聚合全产业链的综合产业集团,总部位于上海陆家嘴金融中心。旗下共有金砖财行、金盈所和鼎融控股三个品牌,去年9月份,金砖控股集团发布公告称,为适应行业发展,集团决定调整经营战略,将鼎融控股并入集团旗下另一家子品牌金砖财行。

在一系列的调查后,记者发现疑似金砖控股集团自融通道金砖控股集团旗下P2P平台金盈所。

同一企业长期在金盈所高频率借款

根据金盈所官方网站显示,目前该平台主要有金宝利、金票据、金利盈三大系列标的产品。截止目前,金盈所累计成交额已超过12亿,相比较而言,这样的规模在行业内并不算高。

然而,《投资有道》杂志记者却在这家小平台上发现了一些极不正常的现象。在金盈所已发布几千个标的中,涉及到的借款企业却少的可怜。而借款频率最高的企业分别是苏州涵川物资有限公司、武汉乾宏盛电力物资有限公司、杭州妙菡贸易有限公司、广州仲林贸易有限公司。事实上,自2016年9月至今,这5家企业在金盈所平台上反复借款均多达上百次。

据《投资有道》杂志不完全统计,自2017年2月23日至3月16日,在不到一个月时间内,苏州涵川在金盈所上至少有58次借款记录,借款金额也超过1100万。自3月7日至3月16日,仅仅10天的时间,杭州妙菡也分32次从金盈所借入640万。

其余3家借款企业的情况也和上述情况类似。

去年8月公布实施的《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中就规定,同一法人或其他组织在同一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平台的借款余额上限不超过人民币100万元;同一法人或其他组织在不同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平台借款总余额不超过人民币500万元。显然,上述两家价款金额已经明显超出了最高100万元的规定。

那么,这5家企业为何能够长期在金盈所平台上借款呢?此外,这5家借款企业与金盈所是否存在不为人知的关系呢?

借款企业间关系“紧密” 与金砖控股集团也“十分亲密”

记者查询工商注册信息得知,杭州妙菡注册时间为2009年6月3日,股东为吴绍荣和魏海峰。而魏海峰同时也是上海一景实业有限公司法人代表和股东。巧合的是,金砖控股集团股东吴衍新也同时担任上海一景实业有限公司的监事。

苏州涵川的法人及控股股东为雷林金。巧合的是,福建省缔鑫邦电力物资有限公司的股东也叫雷林金和魏海峰。

分别注册在苏州和杭州的两家公司的股东,同时出现在同一家企业股东名单中,且这两家企业还在同一网贷平台上借款,这未免太巧合了吧?难道这不应该引起广大投资人的警惕

很多人或许会质疑,中国人口这么多,同名同姓也很正常。那么下面的巧合将会再一次发生。

还是根据工商注册信息得知,广州仲林的法人股东为李兵文。巧合的是,国梁实业(现名为国梁实业发展集团有限公司)法人也叫李兵文。

更巧合的是,上海力晔股份有限公司的副董事长也叫林兵文,而该公司的法人代表为徐文彪,监事为黄光华。最神奇的是金砖控股集团的全资子公司金砖(北京)国际环境工程有限公司的法人也叫徐文彪,监事也叫黄光华。

再来说说另一借款企业武汉乾宏盛,根据工商注册信息显示,该公司法人及股东为郑福伟,监事为林强。更加巧合的是,上海力晔股份有限公司监事备案名单中也有一个叫林强的。

5家注册于不同地域的企业,却长期在金砖控股集团旗下网贷平台金盈所上高频率借款本已不寻常。5家借款企业的法人代表、股东或者监事却常常同名,此外,这5家借款企业与借款平台母公司金砖控股集团也存在疑似关联关系。

这些还不能够引起广大投资人的警惕吗?

金砖控股集团实际控制人郑永华

根据工商注册信息显示,金砖控股集团成立于2015年4月16日,注册资本金为1亿,股东为郭政峰,吴衍新。在股权结构中并未发现郑永华的身影。与此同时,在金砖控股集团官方网站上,也并未发现郑永华的身影。

那么,爆料人为何要声称郑永华就是金砖控股集团的实际控制人呢?

就在这时一篇入驻搜狐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的标题《金砖控股集团受邀参加2016陆家嘴论坛》消息引起记者的注意。

根据文章内容显示:

2016年6月12日,金砖控股集团董事长郑永华有幸受邀参加了当晚的专场论坛浦江夜话3,并发表主题为“绿色发展和普惠金融的中国战略:路径与政策”演讲。

此外,根据金盈所官方网站2016年10月10日发布的新闻动态显示:

2016年10月8日,在国庆假期后的第一天,金砖财行举行了热闹、盛大、隆重的乔迁庆典。金砖控股集团副总裁、金砖财行CEO徐峰及金砖控股集团董事长郑永华等高层领导共同为乔迁庆典剪彩。

一位金砖控股集团的市场人士也曾向记者证实郑永华就是他们的老板,实际控制人。

郑永华身陷多起借款纠纷诉讼

在中文裁判网上,《投资有道》杂志发现了一份诉讼判决书“(2015)沪一中民六(商)初字第137号”《中国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市金山支行诉上海宏迈贸易有限公司金融借款合同纠纷一案一审民事判决书》,根据判决书显示:

2015年6月24日,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受理原告中国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市金山支行诉被告上海宏迈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宏迈公司)、被告郑永华、被告郑永杰、被告陈瑛及被告上海中强能源(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强公司)金融借款合同纠纷一案,于2015年10月20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

另据浙江省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2016)浙02民初527号显示:

2016年4月26日,中国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北仑分行(以下简称中行北仑分行)为与被告宁波科泉物资供应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科泉公司)、启东海天蜃景滨海生态园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天公司)、上海中强能源(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强公司)、南通塘芦港滨海生态园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塘芦港公司)、郑永华、黄春花金融借款合同纠纷一案向浙江省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而上述两份诉讼案件中的郑永华就是金砖控股集团实际控制人吗?会不会又是一次巧合罢了。

然而,《投资有道》杂志记者在金盈所官方网站上注意到3月15日金盈曾发布一款编号为“金商票2017S0296”理财产品,根据项目信息显示杭州科泉物资有限公司是本次借款的承兑企业。

根据工商注册信息显示,杭州科泉物资有限公司是上海科泉物资有限公司全资子公司,而上海科泉物资有限公司股东就有上海中强能源(集团)有限公司。

综合来看,上述两起借贷纠纷案件中涉及到的郑永华很有可能与金砖控股集团实际控制人郑永华是同一人。

加载全文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