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益标准发布2018年二季度银行理财能力排名: 股份制银行收益能力表现突出 农村金融机构风险管理能力显著分化

网贷之家小编根据舆情频道的相关数据,精心整理的关于《普益标准发布2018年二季度银行理财能力排名: 股份制银行收益能力表现突出 农村金融机构风险管理能力显著分化》的精选文章10篇,希望对您的投资理财能有帮助。

普益标准日前发布2018年二季度银行理财能力排名报告。报告显示,472家商业银行(不包括外资银行)季末存续126649款理财产品,较2018年一季度减少233款,环比下降0.18%,存续规模估计为29.09万亿元,较2018年一季度环比增长0.08%。

全国性银行的竞争仍然激烈,本季度排名与上季度名次没有大的变动,其中,渤海银行综合得分虽然相对靠后,但其收益能力总得分维持子项第3位,理财产品收益表现上佳。城市商业银行中,四川天府银行收益能力提升明显,收益能力总得分由一季度的第83位上升至本季度第20位,上升63位。农村金融机构中,上海农商银行风险管理能力进一步加强,风险管理得分由一季度的第41位上升至本季度的第11位,上升30位。

从市场现状来看,银行理财业务结构在监管驱动下继续深入调整。与一季度相比,2018年二季度同业理财规模继续加速下滑,零售理财规模继续攀升,产品存续数量增速放缓,银行理财提质增效发展趋势逐步显现。

综合理财能力:

兴业银行(601166,股吧)、中信银行(601998,股吧)、中国光大银行(601818,股吧)位列全国性银行前三;江苏银行位居城市商业银行第一;广州农商银行在农村金融机构中表现突出

据《普益标准·银行理财能力排名》,2018年二季度,全国性商业银行中,理财能力综合排名前五的银行依次是兴业银行、中信银行、中国光大银行、中国民生银行(600016,股吧)和华夏银行(600015,股吧)。

全国性银行综合排名前十强中,全国性股份制银行与国有银行的比例为9:1,凸显资管新规并未影响股份制银行拓展资管业务的积极性。从各单项数值变化来看,较多全国性银行在转型压力下,面临着规模的小幅收缩,但同时全国性银行也增大了在风险管理能力、理财产品丰富性、信息披露规范性等方面的努力程度,尤其是信息披露的质量有明显提升。

城市商业银行中,江苏银行、南京银行(601009,股吧)、北京银行(601169,股吧)仍然位列城商行前三位,表明资管新规虽然对于行业发展有较大影响,但综合实力较强的银行仍然能够更为从容地实现平稳过渡。

相对于全国性银行与城市商业银行,资管新规的正式落地,对于农村金融机构的整体冲击尤为显著。2018年二季度,参与排名的农村金融机构数量减少为332家,较一季度减少19家,凸显资管转型压力迫使部分尚不具备开展资管业务能力的银行退出了资产管理行业。从具体排名来看,广州农商银行、江苏江南农商银行及青岛农商银行仍然分列农村金融机构前三位,且综合理财能力不逊色于部分全国性银行及城市商业银行。

发行能力:

中国工商银行(601398,股吧)、招商银行(600036,股吧)、中国民生银行位居全国性银行前三;北京银行、上海银行、江苏银行位列城市商业银行前三;重庆农商银行在农村金融机构中表现突出

据《普益标准·银行理财能力排名》,在全国性商业银行中,中国工商银行理财存续规模总量位居首位,同时保持了较快增长,存续规模总量得分及增长率得分均为子项第一位,发行能力总得分位居全国性银行第一位;招商银行存续规模靠前,同时本季度发行规模较大,位居子项第二位,加之规模结构良好,发行能力总得分位居全国性银行第二位;中国民生银行存续规模总量保持了较快增长,增长率得分为子项第二位,加之良好的规模结构与较高的发行规模,发行能力总得分位居全国性银行第三位。

北京银行存续规模总量在城市商业银行中位居第一位,在该子项得分上占据优势,同时其存续规模保持了较快增长,增长率得分优秀,加之同业规模占比较低,发行能力总得分位居城市商业银行第一位;上海银行发行规模较高,为子项第一位,同时其存续规模总量靠前,子项得分为第三位,发行能力总得分位居城市商业银行第二位;江苏银行凭借第二位的存续规模总量与第三位的发行规模,使其发行能力总得分位居城市商业银行第三位。

在农村金融机构中,银行理财产品发行能力排名前五的银行依次是重庆农商银行、上海农商银行、广州农商银行、江苏江南农商银行、北京农商银行。

收益能力:

股份制银行占据全国性银行排名前五席;南京银行、大连银行、洛阳银行居城市商业银行前三;成都农商银行居农村金融机构第一

据《普益标准·银行理财能力排名》,在全国性商业银行中,收益能力排名前五的银行依次是浙商银行、兴业银行、渤海银行、华夏银行、中国民生银行。

浙商银行未发行净值型产品,但其预期收益型产品超额收益得分与星级产品评定得分均位居全国性银行第一位,收益能力总得分位居全国性银行第一位;兴业银行净值产品表现优秀,位居子项第一位,加之其预期收益型产品超额收益表现也较为靠前,整体超额收益得分位居第一位,收益能力总得分位居全国性银行第二位。

在城市商业银行中,南京银行星级产品数量在城市商业银行中位居第一位,该子项得分占据优势,加之其超额收益表现靠前,收益能力总得分位居城市商业银行第一位;大连银行产品超额收益得分位居子项第三位,同时星级产品评定得分也较为靠前,收益能力总得分位居城市商业银行第二位。

在纳入排名的农村金融机构中,成都农商银行产品超额收益得分位居子项第三位,星级产品评定得分位居子项第五位,收益能力总得分位居农村金融机构第一位。

风险控制能力:

招商银行位列全国性银行第一;江苏银行居城市商业银行榜首;广州农商银行、青岛农商银行、江苏江南农商银行居农村金融机构前三

据《普益标准·银行理财能力排名》,全国性商业银行中,风险管理能力排名前五的银行依次是招商银行、兴业银行、中信银行(并列第二)、中国邮政储蓄银行和华夏银行。

城市商业银行风险管理能力得分与全国性银行仍有一定的差异,主要体现在前中后台设置的完备程度及季末存续规模波动表现两个方面。相比于全国性银行,城市商业银行无论是在岗位设置的完备性以及人员配置的充足程度方面都有较大差距,这样的差异致使城市商业银行常出现一人身兼数职的情况。而该情况除了降低从业人员在单一领域的专业化程度外,也极大地增加了操作风险。资管新规时代,银行资管所面临的竞争压力日益增大,人力缺失的压力将进一步体现。

本季度,不同农村金融机构的风险管理能力仍然呈现出较为显著的分化。风险管理能力排名较高的农村金融机构,在制度建设及产品线管理上均表现较为突出,并未因资管新规的落地造成较大的波动。从分数变化来看,排名前十的农村金融机构风险管理能力平均分为18.77分,较前十的城市商业银行差0.39分,差值环比扩大0.01分。而对于排名靠后的农村金融机构,资管新规带来的行业竞争压力或迫使部分银行资管业务难以为继,待存续资产处理完毕后,可能有大量小型农村金融机构暂停理财业务的开展转向代销业务。

理财产品丰富性:

招商银行、中信银行、平安银行(000001,股吧)居全国性银行前三;南京银行居城市商业银行首位;广州农商银行、广东顺德农商银行、上海农商银行居农村金融机构前三

据《普益标准·银行理财能力排名》,全国性商业银行中,理财产品丰富性排名前五的银行依次是招商银行、中信银行、平安银行、华夏银行以及交通银行(601328,股吧)。

城市商业银行中,理财产品丰富性排名前十的银行依次是南京银行、上海银行、江苏银行(并列第二)、北京银行、青岛银行、泉州银行、宁波银行(002142,股吧)、长城华西银行、齐鲁银行和河北银行。

农村金融机构中,理财产品丰富性排名前十的银行依次为广州农商银行、广东顺德农商银行、上海农商银行、北京农商银行、东莞农商银行、江苏江南农商银行、无锡农商银行、青岛农商银行、广东南海农商银行和吉林九台农商银行。

信息披露规范性:

中国建设银行(601939,股吧)、中国光大银行、招商银行居全国性银行前三;江苏银行、南京银行、徽商银行居城市商业银行前三;宁波鄞州农商银行、厦门农商银行、北京农商银行居农村金融机构前三

据《普益标准·银行理财能力排名》,2018年二季度,全国性银行继续保持自身在净值披露方面的优势,同时在预期收益型产品运行公告的披露上有显著改善,共有10家银行获得运行信息满分,较上季度的3家有明显提升。具体来看,全国性银行发行及到期信息披露表现均保持了相对较高水平,且各家银行披露质量差异较小,随着运行信息披露的持续提升,全国性银行整体信息披露得分有明显提高。

城市商业银行整体维持了较高水平的信息披露质量。具体来看,信息披露质量与银行规模关系不大,部分体量相对较小的银行在产品信息披露方面做得较好。其中,江苏银行及南京银行在发行、到期、运行、净值披露等多个维度均表现出色,分列城市商业银行信息披露第一、二名;徽商银行在预期收益型产品信息披露质量持续提升的同时,新发行的净值型产品信息披露质量也维持在较高水平,因此,位居城市商业银行第三位。

从信息披露排名靠前的机构来看,排名前十的农村金融机构均较为重视预期收益型产品的信息披露质量,其中,位列前三甲的宁波鄞州农商银行、厦门农商银行、北京农商银行在发行、到期、运行三个阶段均不逊色于全国性银行与城市商业银行。不过,值得注意的是,虽然本季度发行净值型产品的农村金融机构数量增加,但可以看出,新发产品的银行在净值披露频率等方面仍有提升空间,预计第三季度农村金融机构净值披露平均得分将有所提高。

(责任编辑: HN666)

《普益标准发布2018年二季度银行理财能力排名: 股份制银行收益能力表现突出 农村金融机构风险管理能力显著分化》 相关文章推荐一:普益评析人才梯队建设策略:银行资管基业如何长青?

  资管新规的**改变了中国资产管理行业过去赖以生存的舒适土壤,这要求银行资管必须改变以往的粗放型经营模式,向精耕细作的“真资管”的经营模式转型。“真资管”的经营模式本质是对传统资管业务逻辑的重构,涵盖前台、中台和后台等多个领域,需在投研、交易、运营、风控、合规、销售、系统等多方面做扎实的努力与锻造,而这一切均离不开与之相契合的人才战略。

  普益标准向154家各类型银行资管机构发放了调研问卷,随后通过对理财业务存续规模数据和理财部门员工数据进行了相应的整理分析。普益标准发现,截至2018年1季度,中国银行资管行业人均管理理财存续规模为60.56亿,但不同性质银行人均管理规模差异较大,国有行及股份行等全国性银行占全市场总人数不到30%,但却管理着银行理财市场70%的市场份额。具体来看,全国性银行(含国有行和股份行)人均管理存续规模超过100亿元,城市商业银行人均管理存续规模为30.79亿元;农村金融机构人均管理存续规模为12.44亿。

  从理财业务组织管理模式选择来看,仅不足8%的银行理财业务部门为事业部形式,其余92%的机构均为非事业部制,尚无子公司成立;在非事业部制中,80%的银行理财业务管理部门为一级部门、12%的银行理财业务管理部门为二级部门。另外,仅有45.61%的银行设置了专门的资产管理部、资产管理业务中心、资产管理事业部或者资产管理中心;其余54.39%的银行将理财业务归属到金融市场部、财富管理中心、理财业务部、投行部等大部门进行管理。

  从银行理财业务条线岗位设置看,50%以上为前台人员,包括产品、营销等岗位,中后台力量较为薄弱。具体来看,仅城市商业银行前台与中后台的比例为1:1,其余类型银行中后台人员占比普遍在50%以下。

  在理财业务条线相关岗位设置方面,城商行与农村金融机构普遍更为重视风控合规,偏重于资管业务的实际落地与运作,而中后台支持如资产配置、投研、系统等力量极其薄弱。

  投研岗位方面,各类型银行投资岗设置率高于研究岗。其中,40%的股份行理财业务管理部门设置了研究岗,在所有类型银行中研究岗设置率最高;资产配置与组合管理相关岗位方面,股份行设置率为50%,城商行与农村金融机构的设置率仅为10%左右;交易岗位方面,国有行设置率为50%,股份行设置率为64%,城商行与农村金融机构交易相关岗位设置率只有30%;运营岗位方面,农村金融机构设置率仅略高于10%,其它各类型银行设置率基本为40%左右。

  从银行理财业务人员素质看,目前各类银行理财业务从业人员主要为硕士学历,而高学历(博士、硕士)人才在国有行、股份行、城商行、农村金融机构的占比呈依次下降趋势。其中,国有行理财业务从业人员主要为博士及硕士学历,股份制银行理财业务从业人员主要为硕士及本科学历,城商行与农村金融机构的高学历人才偏低。从证书资质看,股份行理财从业人员证书资质具备情况较为丰富,但整体看,银行理财从业人员证书资质拥有率仍较低。

  当前,中国银行业资管业务的岗位设置与人才储备显然不能支持资管新规所带来的压力和挑战。在资管新规之下,各银行需对资管业务的组织架构、部门设置、交易与风控流程、业务逻辑等多方面进行重新建构。

  就国有行与股份行而言,在现阶段各类型岗位设置率相对均衡的条件下,应进一步加强对投研以及系统两方面的人才建设。投研方面,需进行全市场、全领域的投研人才培养及储备;系统人才方面,可建立自有的资管业务系统开发或设计团队,直接对接本部门的业务人员,有效建设相关业务系统,通过金融科技,形成技术壁垒。

  对于城商行及农村金融机构这类中小银行,应加强资产配置、组合管理、交易等相关人才建设,丰富产品条线,同时注重人才研究能力的培养。针对当前中小银行资管机构投资岗位远多于研究岗位这一现实,需着眼于单一或小范围行业与领域,吸纳业务专才、研究专才,打造个性化的投研能力。

  在系统建设上,中小银行并不具备大型银行的全系列系统开发能力;而在中国资产管理市场的监管规则、数据要求、市场逻辑、运营环境正在发生快速变化的当下,中小银行比较稳妥且可行的一种选择是,各业务条线在顶层设计层面首先实现思路上的统一,待顶层设计完成后,各业务条线在不同时点分步实施,完成相应的功能架构和升级,并根据外部和内部环境变化进行快速迭代,最终实现各子系统之间的有效整合。(研究员:付巍伟 陈新春 涂敏)

  报告全文:普益评析人才梯队建设策略:银行资管基业如何长青?

(责任编辑:王刚 HF004)

《普益标准发布2018年二季度银行理财能力排名: 股份制银行收益能力表现突出 农村金融机构风险管理能力显著分化》 相关文章推荐二:国有行及股份行占据七成份额

理财市场旱涝不均――国有行及股份行占据七成份额

本报讯 记者钱箐旎报道:近日,普益标准公布的最新调研结果显示,2018年一季度,中国银行资管行业人均管理理财存续规模为60.56亿元,但不同性质银行人均管理规模差异较大,国有行及股份行等全国性银行占全市场总人数不到30%,却管理着银行理财市场70%的市场份额。具体来看,全国性银行(含国有行和股份行)人均管理存续规模超过100亿元,城市商业银行人均管理存续规模为30.79亿元,农村金融机构人均管理存续规模为12.44亿元。

从理财业务组织管理模式选择来看,仅不足8%的银行理财业务部门为事业部形式,其余92%的机构均为非事业部制,尚无子公司成立;在非事业部制中,80%的银行理财业务管理部门为一级部门,12%的银行理财业务管理部门为二级部门。另外,仅有45.61%的银行设置了专门的资产管理部、资产管理业务中心、资产管理事业部或者资产管理中心;其余54.39%的银行将理财业务归属到金融市场部、财富管理中心、理财业务部、投行部等大部门进行管理。

从银行理财业务人员素质看,目前各类银行理财业务从业人员主要为硕士学历,而高学历人才在国有行、股份行、城商行、农村金融机构的占比呈依次下降趋势。整体看,银行理财从业人员证书资质拥有率仍较低。

普益标准分析认为,在资管新规之下,银行需对资管业务的组织架构、部门设置、交易与风控流程、业务逻辑等多方面进行重新建构。

《普益标准发布2018年二季度银行理财能力排名: 股份制银行收益能力表现突出 农村金融机构风险管理能力显著分化》 相关文章推荐三:银行理财收益连续三周回落短期将维持窄幅调整

经历了春节前后收益一路走高,受市场流动性相对对宽松及近日降准影响,银行理财产品收益率迎来新一轮波动调整,连续三周走低。专家预计,银行理财收益短期内仍将维持窄幅调整,呈现小幅下滑态势。

融360发布的数据显示,上周银行理财产品平均预期年化收益率为4.84%,较前一周下降0.01个百分点,连续三周下跌;城商行平均收益率超过5%。

从发行主体来看,上周国有银行、股份行、城商行和农村金融机构的理财发行数量均有所减少。其中,发行降幅最大的是国有银行。数据显示,国有银行上周减少发行理财产品112款,发行量降低4.4%。

从不同期限理财产品来看,上周3个月以内理财产品725款,平均预期收益率为4.73%;3-6个月理财产品784款,平均预期收益率为4.83%;6-12个月理财产品840款,平均预期收益率为4.88%;12个月以上理财产品126款,平均预期收益率为5.10%。

值得注意的是,自去年底以来,3个月以内产品占比逐渐下降,从最新数据来看,3个月以内短期理财占比已由2月份的31.89%降至3月份的29.36%。业内人士表示,由于短期理财往往设有资金池,期限错配情况较为严重,流动性风险也较大,根据资管新规要求,银行理财今后将不再发行3个月以内封闭式理财产品,因此未来该理财产品发行量将进一步减少,且平均期限将逐渐拉长。

综合来看,理财产品中股份制银行成绩明显优于大行。普益标准发布的2018年一季度银行理财能力排名报告显示,综合理财能力方面,股份制银行在全国性银行前十强中占据九席,理财能力综合排名前五的银行依次是兴业银行、中信银行、中国光大银行、招商银行和中国民生银行。江苏银行、南京银行、北京银行在城市商业银行中排名前三;广州农商银行位居农村金融机构第一。

事实上,4月17日央行降准后,市场担忧理财产品收益率开启下跌通道的情绪有所升温,对此,业内人士分析,市场利率受降准的影响并不大,市场流动性也不会受到冲击,因此银行理财收益率继续下跌的空间较为有限,短期内收益率会维持小幅波动。

融360理财分析师刘银平表示,根据央行的说法,货币政策取向并未发生变化,未来仍然会保持稳健偏中性,“所以一次降准并不代表市场利率会持续下跌。”

《普益标准发布2018年二季度银行理财能力排名: 股份制银行收益能力表现突出 农村金融机构风险管理能力显著分化》 相关文章推荐四:普益标准:银行资管岗位与人才储备难承资管新规压力

  6月29日,据普益标准对154家各类型银行资管机构的调研显示,截至2018年1季度,中国银行资管行业人均管理理财存续规模为60.56亿,但不同性质银行人均管理规模差异较大,国有行及股份行等全国性银行占全市场总人数不到30%,但却管理着银行理财市场70%的市场份额。具体来看,全国性银行(含国有行和股份行)人均管理存续规模超过100亿元,城市商业银行人均管理存续规模为30.79亿元;农村金融机构人均管理存续规模为12.44亿。

  作为对照,中国目前资产管理规模超1000亿元的基金公司,人均资产管理规模约为114.27亿,高于国有行和股份行人均管理规模;而中小规模(资产规模低于1000亿)的基金管理公司,人均资产管理规模约为25.27亿,低于城商行人均管理规模。这意味着,经过多年的发展,银行资管行业的从业人员仍处于超负荷管理状态。

  从理财业务组织管理模式选择来看,仅不足8%的银行理财业务部门为事业部形式,其余92%的机构均为非事业部制,尚无子公司成立;在非事业部制中,80%的银行理财业务管理部门为一级部门、12%的银行理财业务管理部门为二级部门。另外,仅有45.61%的银行设置了专门的资产管理部、资产管理业务中心、资产管理事业部或者资产管理中心;其余54.39%的银行将理财业务归属到金融市场部、财富管理中心、理财业务部、投行部等大部门进行管理。

  从银行理财业务条线岗位设置看,50%以上为前台人员,包括产品、营销等岗位,中后台力量较为薄弱。具体来看,仅城市商业银行前台与中后台的比例为1:1,其余类型银行中后台人员占比普遍在50%以下。

  在理财业务条线相关岗位设置方面,城商行与农村金融机构普遍更为重视风控合规,偏重于资管业务的实际落地与运作,而中后台支持如资产配置、投研、系统等力量极其薄弱。

  投研岗位方面,各类型银行投资岗设置率高于研究岗。其中,40%的股份行理财业务管理部门设置了研究岗,在所有类型银行中研究岗设置率最高;资产配置与组合管理相关岗位方面,股份行设置率为50%,城商行与农村金融机构的设置率仅为10%左右;交易岗位方面,国有行设置率为50%,股份行设置率为64%,城商行与农村金融机构交易相关岗位设置率只有30%;运营岗位方面,农村金融机构设置率仅略高于10%,其它各类型银行设置率基本为40%左右。

  当前,中国银行业资管业务的岗位设置与人才储备显然不能支持资管新规所带来的压力和挑战。在资管新规之下,各银行需对资管业务的组织架构、部门设置、交易与风控流程、业务逻辑等多方面进行重新建构。

  就国有行与股份行而言,在现阶段各类型岗位设置率相对均衡的条件下,应进一步加强对投研以及系统两方面的人才建设。投研方面,需进行全市场、全领域的投研人才培养及储备;系统人才方面,可建立自有的资管业务系统开发或设计团队,直接对接本部门的业务人员,有效建设相关业务系统,通过金融科技,形成技术壁垒。

  对于城商行及农村金融机构这类中小银行,应加强资产配置、组合管理、交易等相关人才建设,丰富产品条线,同时注重人才研究能力的培养。针对当前中小银行资管机构投资岗位远多于研究岗位这一现实,需着眼于单一或小范围行业与领域,吸纳业务专才、研究专才,打造个性化的投研能力。

  在系统建设上,中小银行并不具备大型银行的全系列系统开发能力;而在中国资产管理市场的监管规则、数据要求、市场逻辑、运营环境正在发生快速变化的当下,中小银行比较稳妥且可行的一种选择是,各业务条线在顶层设计层面首先实现思路上的统一,待顶层设计完成后,各业务条线在不同时点分步实施,完成相应的功能架构和升级,并根据外部和内部环境变化进行快速迭代,最终实现各子系统之间的有效整合。

(原标题:普益标准:银行资管岗位与人才储备难承资管新规压力,仅8%为事业部制)

(责任编辑:DF386)

《普益标准发布2018年二季度银行理财能力排名: 股份制银行收益能力表现突出 农村金融机构风险管理能力显著分化》 相关文章推荐五:调查显示:中国银行资管行业人均管理理财存续规模为60.56亿

原标题:调查显示:中国银行资管行业人均管理理财存续规模为60.56亿

资管新规的**改变了中国资产管理行业过去赖以生存的舒适土壤,这要求银行资管必须改变以往的粗放型经营模式,向精耕细作的“真资管”的经营模式转型。“真资管”的经营模式本质是对传统资管业务逻辑的重构,涵盖前台、中台和后台等多个领域,需在投研、交易、运营、风控、合规、销售、系统等多方面做扎实的努力与锻造,而这一切均离不开与之相契合的人才战略。

6月29日,普益标准公布一份最新调研分析结果显示,2018年1季度,中国银行资管行业人均管理理财存续规模为60.56亿,但不同性质银行人均管理规模差异较大,国有行及股份行等全国性银行占全市场总人数不到30%,但却管理着银行理财市场70%的市场份额。具体来看,全国性银行(含国有行和股份行)人均管理存续规模超过100亿元,城市商业银行人均管理存续规模为30.79亿元;农村金融机构人均管理存续规模为12.44亿。

从理财业务组织管理模式选择来看,仅不足8%的银行理财业务部门为事业部形式,其余92%的机构均为非事业部制,尚无子公司成立;在非事业部制中,80%的银行理财业务管理部门为一级部门、12%的银行理财业务管理部门为二级部门。另外,仅有45.61%的银行设置了专门的资产管理部、资产管理业务中心、资产管理事业部或者资产管理中心;其余54.39%的银行将理财业务归属到金融市场部、财富管理中心、理财业务部、投行部等大部门进行管理。

从银行理财业务条线岗位设置看,50%以上为前台人员,包括产品、营销等岗位,中后台力量较为薄弱。具体来看,仅城市商业银行前台与中后台的比例为1:1,其余类型银行中后台人员占比普遍在50%以下。

在理财业务条线相关岗位设置方面,城商行与农村金融机构普遍更为重视风控合规,偏重于资管业务的实际落地与运作,而中后台支持如资产配置、投研、系统等力量极其薄弱。

投研岗位方面,各类型银行投资岗设置率高于研究岗。其中,40%的股份行理财业务管理部门设置了研究岗,在所有类型银行中研究岗设置率最高;资产配置与组合管理相关岗位方面,股份行设置率为50%,城商行与农村金融机构的设置率仅为10%左右;交易岗位方面,国有行设置率为50%,股份行设置率为64%,城商行与农村金融机构交易相关岗位设置率只有30%;运营岗位方面,农村金融机构设置率仅略高于10%,其它各类型银行设置率基本为40%左右。

从银行理财业务人员素质看,目前各类银行理财业务从业人员主要为硕士学历,而高学历(博士、硕士)人才在国有行、股份行、城商行、农村金融机构的占比呈依次下降趋势。其中,国有行理财业务从业人员主要为博士及硕士学历,股份制银行理财业务从业人员主要为硕士及本科学历,城商行与农村金融机构的高学历人才偏低。从证书资质看,股份行理财从业人员证书资质具备情况较为丰富,但整体看,银行理财从业人员证书资质拥有率仍较低。

普益标准分析认为,当前,中国银行业资管业务的岗位设置与人才储备显然不能支持资管新规所带来的压力和挑战。在资管新规之下,各银行需对资管业务的组织架构、部门设置、交易与风控流程、业务逻辑等多方面进行重新建构。

就国有行与股份行而言,在现阶段各类型岗位设置率相对均衡的条件下,应进一步加强对投研以及系统两方面的人才建设。投研方面,需进行全市场、全领域的投研人才培养及储备;系统人才方面,可建立自有的资管业务系统开发或设计团队,直接对接本部门的业务人员,有效建设相关业务系统,通过金融科技,形成技术壁垒。

对于城商行及农村金融机构这类中小银行,应加强资产配置、组合管理、交易等相关人才建设,丰富产品条线,同时注重人才研究能力的培养。针对当前中小银行资管机构投资岗位远多于研究岗位这一现实,需着眼于单一或小范围行业与领域,吸纳业务专才、研究专才,打造个性化的投研能力。

在系统建设上,中小银行并不具备大型银行的全系列系统开发能力;而在中国资产管理市场的监管规则、数据要求、市场逻辑、运营环境正在发生快速变化的当下,中小银行比较稳妥且可行的一种选择是,各业务条线在顶层设计层面首先实现思路上的统一,待顶层设计完成后,各业务条线在不同时点分步实施,完成相应的功能架构和升级,并根据外部和内部环境变化进行快速迭代,最终实现各子系统之间的有效整合。

据悉,该调研是向154家各类型银行资管机构发放的调研问卷结果,随后通过对理财业务存续规模数据和理财部门员工数据进行了相应的整理分析。

(责编:胡达闻)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普益标准发布2018年二季度银行理财能力排名: 股份制银行收益能力表现突出 农村金融机构风险管理能力显著分化》 相关文章推荐六:调查:银行资管业人均管理理财存续规模为60.56亿

  资管新规的**改变了中国资产管理行业过去赖以生存的舒适土壤,这要求银行资管必须改变以往的粗放型经营模式,向精耕细作的“真资管”的经营模式转型。“真资管”的经营模式本质是对传统资管业务逻辑的重构,涵盖前台、中台和后台等多个领域,需在投研、交易、运营、风控、合规、销售、系统等多方面做扎实的努力与锻造,而这一切均离不开与之相契合的人才战略。

  6月29日,普益标准公布一份最新调研分析结果显示,2018年1季度,中国银行资管行业人均管理理财存续规模为60.56亿,但不同性质银行人均管理规模差异较大,国有行及股份行等全国性银行占全市场总人数不到30%,但却管理着银行理财市场70%的市场份额。具体来看,全国性银行(含国有行和股份行)人均管理存续规模超过100亿元,城市商业银行人均管理存续规模为30.79亿元;农村金融机构人均管理存续规模为12.44亿。

  从理财业务组织管理模式选择来看,仅不足8%的银行理财业务部门为事业部形式,其余92%的机构均为非事业部制,尚无子公司成立;在非事业部制中,80%的银行理财业务管理部门为一级部门、12%的银行理财业务管理部门为二级部门。另外,仅有45.61%的银行设置了专门的资产管理部、资产管理业务中心、资产管理事业部或者资产管理中心;其余54.39%的银行将理财业务归属到金融市场部、财富管理中心、理财业务部、投行部等大部门进行管理。

  从银行理财业务条线岗位设置看,50%以上为前台人员,包括产品、营销等岗位,中后台力量较为薄弱。具体来看,仅城市商业银行前台与中后台的比例为1:1,其余类型银行中后台人员占比普遍在50%以下。

  在理财业务条线相关岗位设置方面,城商行与农村金融机构普遍更为重视风控合规,偏重于资管业务的实际落地与运作,而中后台支持如资产配置、投研、系统等力量极其薄弱。

  投研岗位方面,各类型银行投资岗设置率高于研究岗。其中,40%的股份行理财业务管理部门设置了研究岗,在所有类型银行中研究岗设置率最高;资产配置与组合管理相关岗位方面,股份行设置率为50%,城商行与农村金融机构的设置率仅为10%左右;交易岗位方面,国有行设置率为50%,股份行设置率为64%,城商行与农村金融机构交易相关岗位设置率只有30%;运营岗位方面,农村金融机构设置率仅略高于10%,其它各类型银行设置率基本为40%左右。

  从银行理财业务人员素质看,目前各类银行理财业务从业人员主要为硕士学历,而高学历(博士、硕士)人才在国有行、股份行、城商行、农村金融机构的占比呈依次下降趋势。其中,国有行理财业务从业人员主要为博士及硕士学历,股份制银行理财业务从业人员主要为硕士及本科学历,城商行与农村金融机构的高学历人才偏低。从证书资质看,股份行理财从业人员证书资质具备情况较为丰富,但整体看,银行理财从业人员证书资质拥有率仍较低。

  普益标准分析认为,当前,中国银行业资管业务的岗位设置与人才储备显然不能支持资管新规所带来的压力和挑战。在资管新规之下,各银行需对资管业务的组织架构、部门设置、交易与风控流程、业务逻辑等多方面进行重新建构。

  就国有行与股份行而言,在现阶段各类型岗位设置率相对均衡的条件下,应进一步加强对投研以及系统两方面的人才建设。投研方面,需进行全市场、全领域的投研人才培养及储备;系统人才方面,可建立自有的资管业务系统开发或设计团队,直接对接本部门的业务人员,有效建设相关业务系统,通过金融科技,形成技术壁垒。

  对于城商行及农村金融机构这类中小银行,应加强资产配置、组合管理、交易等相关人才建设,丰富产品条线,同时注重人才研究能力的培养。针对当前中小银行资管机构投资岗位远多于研究岗位这一现实,需着眼于单一或小范围行业与领域,吸纳业务专才、研究专才,打造个性化的投研能力。

  在系统建设上,中小银行并不具备大型银行的全系列系统开发能力;而在中国资产管理市场的监管规则、数据要求、市场逻辑、运营环境正在发生快速变化的当下,中小银行比较稳妥且可行的一种选择是,各业务条线在顶层设计层面首先实现思路上的统一,待顶层设计完成后,各业务条线在不同时点分步实施,完成相应的功能架构和升级,并根据外部和内部环境变化进行快速迭代,最终实现各子系统之间的有效整合。

  据悉,该调研是向154家各类型银行资管机构发放的调研问卷结果,随后通过对理财业务存续规模数据和理财部门员工数据进行了相应的整理分析。

责任编辑:戴明 SF006

《普益标准发布2018年二季度银行理财能力排名: 股份制银行收益能力表现突出 农村金融机构风险管理能力显著分化》 相关文章推荐七:新规下保本理财产品两年内将逐渐退场 谁来接棒?

资管新规下“保本理财”产品两年内将逐渐退场

两大产品接棒“保本理财”

事关百万亿元金融资产的资管新规日前终于露出真容。多位业内人士对北青报记者表示,这意味着颇受老百姓欢迎的保本型理财产品从现在开始将逐渐减少。不过,大家也不必因此恐慌,银行还会提供结构性存款、大额存单等类似于现在保本理财的产品供大家选择。

日前,央行等机构联合下发了《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明确资产管理业务不得承诺保本保收益,打破刚性兑付。金融机构不得在表内开展资产管理业务。在《意见》发布之日起至2020年底的过渡期内,金融机构发行的新产品需符合《意见》相关规定。

多位业内人士对北青报记者表示,这意味着颇受老百姓欢迎的保本型理财产品从现在开始将逐渐减少,2020年底过渡期满之后,银行保本理财产品将正式告别历史舞台。不过,大家也不必因此恐慌,银行还会提供结构性存款、大额存单等类似于现在保本理财的产品供大家选择。

释疑

代人理财不能承诺“挣多少钱”

到底什么叫资管业务?资管新规是这样定义的:“指银行、信托、证券、基金、期货、保险资产管理机构、金融资产投资公司等金融机构接受投资者委托,对受托的投资者财产进行投资和管理的金融服务。资产管理业务是金融机构的表外业务,金融机构开展资产管理业务时不得承诺保本保收益。出现兑付困难时,金融机构不得以任何形式垫资兑付。金融机构不得在表内开展资产管理业务。”

浙商银行资管部总经理朱永利对此解释说,通俗讲,资管业务就是“受人之托,代人理财”。客户把资金委托给金融机构投资,但是金融机构不能向客户保证本金不亏损,更不能保证最后赚多少钱。资管业务运作的资金不是金融机构自己的钱,也不是他们借来的钱,不在金融机构的资产负债表中体现,所以是表外业务,最终投资的风险要由委托理财的客户自己承担。

“而表内业务最典型的就是银行存款,与理财的性质完全不同。”朱永利进一步解释说,大家在银行存的钱可看作是银行向大家借的钱,在银行的资产负债表中体现为负债,银行负有还本付息的义务,并对此承担风险。银行缴纳的存款保险和存款准备金就是应对这种风险的准备。

对策

现有产品可能改名后重新“上架”

朱永利表示,目前还存在的银行保本理财产品是作为表内业务开展的,监管部门也将其类同于结构性存款来管理,本金部分作为存款受到存款保险保护。保本理财承诺兑付本金的产品属性显然与“受人之托,代人理财”的资管本质背道而驰,也不符合禁止表内开展资管业务的要求。

“根据资管新规的规定,银行理财产品不论是名称还是合同中肯定不能有保本二字,而叫了保本二字的肯定不可能是理财产品。”不过,朱永利同时强调,新规的**并不意味着现在这些表内产品全部从银行消失,很可能是重新规范后用上新的名字。“就好比有一个金融产品超市,原来保本和非保本的产品都在银行理财这个大货架上,今后要将它们整理区分开来。保本的产品就不能再出现在银行理财的货架上,有一些可能完全下架,有一些可能会出现在其他名字的货架上。”

现象

过渡期内银行保本理财产品会越来越少

昨天,北青报记者登录银保监会授权的全国银行业理财产品信息披露网站——中国理财网。搜索发现目前全国面向一般个人客户的在售银行保本理财产品一共有623只,其中保证收益型的119只,保本非浮动收益型的有479只。从发行银行来看,农村合作金融机构是主力,共发行346只;国有大行发行数量最少,只发行了15只;股份制银行发行数量为44只。

为什么资管新规已经发布实施了,银行还可以卖保本理财产品?原来,资管新规考虑到监管和市场的实际情况,按照“新老划断”原则设置过渡期,确保平稳过渡。过渡期为发布之日起至2020年底,对提前完成整改的机构,给予适当监管激励。过渡期内,金融机构发行新产品应当符合本意见的规定;为接续存量产品所投资的未到期资产,维持必要的流动性和市场稳定,金融机构可以发行老产品对接,但应当严格控制在存量产品整体规模内,并有序压缩递减,防止过渡期结束时出现断崖效应。

简言之,任何不符合新规的产品,过渡期内不得新增,但可以用新产品滚动对接,在过渡期结束时消化完所有存量的不合规旧产品。过渡期结束后,所有不符合新规的产品都不再有存量。当然,这意味着这两年大家能在银行买的保本理财产品肯定会越来越少。

前景

谁来接棒“保本理财”

不少市民担心今后没了银行保本理财,就再找不到靠谱的理财渠道。朱永利认为,大家不必有这种担心。新规实施后,银行提供的金融产品会跟现在一样丰富。大家可以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来选择,能够承受本金损失的,继续选择银行理财;想求安稳的可以选择结构性存款、大额存单或其他风险低的产品。

“资管新规明确提及保本类理财产品不符合资管产品定义,但与此同时投资者对刚性兑付的投资产品需求程度仍然较高,为此银行需要一个新的产品填补这块市场空缺,而当前最能符合市场需求的产品即是结构性存款。”普益标准研究员陈新春表示。

事实上,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很多银行已经“未雨绸缪”,大力推广结构性存款。央行数据显示,仅2018年一季度,在个人存款方面,中资大型银行结构性存款余额由2017年底的13333.02亿元上涨到2018年3月底的18994.33亿元,并较2017年同期增加7098.50亿元。

据了解,结构性存款是指在普通存款的基础上,运用金融衍生工具进行投资获得收益的金融产品。尽管挂钩的衍生品不尽相同,但其基本结构即为“存款+期权”,对于投资者来说,收益由两部分组成,一部分是存款所产生的固定收益,另一部分则与标的资产的价格波动挂钩,因此,在基础收益之上获得了较高投资报酬率的可能。

北青报记者发现,近期很多银行都增推了结构性存款产品,以适应新规落地后的需求。财汇金融大数据终端显示,目前有127只结构性产品在售,在4月10日至6月10日两个月期间开始销售的779只结构性产品中,有352只是标明保本浮动收益类型,挂钩标的中包含汇率、指数、基金、黄金价格、利率、股票等。银行类型包含了城商行、股份制商业银行、外资行,其中股份制商业银行和外资行产品数量较多。某商业银行网点的大堂经理表示,结构性理财产品近期销售火爆,往往发售首日额度就所剩无几,有时还会临时追加额度。

北青报记者看到,某银行推出的结构性理财产品挂钩沪深300标的,183天的产品收益率3.59%-3.74%,92天的1.52%-4.77%。

陈新春表示,结构性存款本质上还是存款,但相比于普通存款,结构性存款的最大特征在于其利息与挂钩标的物的收益表现相关,因而其利息是浮动的,需要承担一定的风险。

普益标准研究报告还指出,针对市场保本需求,除了结构性存款,大额存单也可作为保本理财替代方式。为有序引导,此前央行已加快存款利率市场化步伐,多家银行先后上浮大额存单利率。经市场调研,已有多家银行会在5月发售大额存单,且大额存单利率相较基准利率上浮50%以上。

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副院长朱宁认为,参考国际金融市场的经验,除了结构性存款,中国的银行业还可以开发出其他类似产品。比如,随着债务市场的发展,公开交易的固定收益类债务也可能替代原来的保本理财产品。此外,还可以通过金融创新和金融工程的方式开发一些结构性产品,通过固定收益和金融衍生产品,采取一定杠杆调整,可以实现相对稳定的收益。当然,即便这些产品的实际收益可能接近固定收益产品,在发售的时候也不能向投资者承诺保本。

问题

保本产品最终说法有待银保监会配套细则明确

朱宁表示,资管新规发布之后,相关的金融监管部门要在新规框架内研究制定配套细则。银行保本理财产品的实质与资管新规相抵触,过渡期后肯定是不会继续存在,但具体细节应该要等到银监会的配套细则**后才能明确。

今年3月初,银保监会创新部有关负责人表示,根据资管新规的总体要求,银保监会对现行监管规则进行了系统梳理,研究借鉴国内外监管实践,起草了银行理财业务监管办法,拟作为配套细则适时发布实施。此前还有消息称,银行理财细则草稿可能会于5月发布,关于净值化产品的估值方法、错配的存量资产如何处置、标准化资产的认定标准、打破刚性兑付等具体问题将有所答案。

财经专业人士杨宇认为,保本理财的“保本”含义有两种,一是按照合同承诺兑付本金,但没有明确如何保本,如封闭式预期收益型产品;二是通过“固收+衍生品”模式进行技术性保本,如结构性理财。新规下第一种保本模式将永远走进历史,第二种保本模式因与结构性存款相似,未来向结构性存款转型是方向,具体还需等待后续监管细则。

文/本报记者 程婕

《普益标准发布2018年二季度银行理财能力排名: 股份制银行收益能力表现突出 农村金融机构风险管理能力显著分化》 相关文章推荐八:两大产品接棒“保本理财”

原标题:两大产品接棒“保本理财”

2020年年底过渡期期满之后,银行保本理财产品将正式告别历史舞台 供图/视觉中国

事关百万亿元金融资产的资管新规日前终于露出真容。多位业内人士对北青报记者表示,这意味着颇受老百姓欢迎的保本型理财产品从现在开始将逐渐减少。不过,大家也不必因此恐慌,银行还会提供结构性存款、大额存单等类似于现在保本理财的产品供大家选择。

日前,央行等机构联合下发了《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明确资产管理业务不得承诺保本保收益,打破刚性兑付。金融机构不得在表内开展资产管理业务。在《意见》发布之日起至2020年底的过渡期内,金融机构发行的新产品需符合《意见》相关规定。

多位业内人士对北青报记者表示,这意味着颇受老百姓欢迎的保本型理财产品从现在开始将逐渐减少,2020年底过渡期满之后,银行保本理财产品将正式告别历史舞台。不过,大家也不必因此恐慌,银行还会提供结构性存款、大额存单等类似于现在保本理财的产品供大家选择。

释疑

代人理财不能承诺“挣多少钱”

到底什么叫资管业务?资管新规是这样定义的:“指银行、信托、证券、基金、期货、保险资产管理机构、金融资产投资公司等金融机构接受投资者委托,对受托的投资者财产进行投资和管理的金融服务。资产管理业务是金融机构的表外业务,金融机构开展资产管理业务时不得承诺保本保收益。出现兑付困难时,金融机构不得以任何形式垫资兑付。金融机构不得在表内开展资产管理业务。”

浙商银行资管部总经理朱永利对此解释说,通俗讲,资管业务就是“受人之托,代人理财”。客户把资金委托给金融机构投资,但是金融机构不能向客户保证本金不亏损,更不能保证最后赚多少钱。资管业务运作的资金不是金融机构自己的钱,也不是他们借来的钱,不在金融机构的资产负债表中体现,所以是表外业务,最终投资的风险要由委托理财的客户自己承担。

“而表内业务最典型的就是银行存款,与理财的性质完全不同。”朱永利进一步解释说,大家在银行存的钱可看作是银行向大家借的钱,在银行的资产负债表中体现为负债,银行负有还本付息的义务,并对此承担风险。银行缴纳的存款保险和存款准备金就是应对这种风险的准备。

对策

现有产品可能改名后重新“上架”

朱永利表示,目前还存在的银行保本理财产品是作为表内业务开展的,监管部门也将其类同于结构性存款来管理,本金部分作为存款受到存款保险保护。保本理财承诺兑付本金的产品属性显然与“受人之托,代人理财”的资管本质背道而驰,也不符合禁止表内开展资管业务的要求。

“根据资管新规的规定,银行理财产品不论是名称还是合同中肯定不能有保本二字,而叫了保本二字的肯定不可能是理财产品。”不过,朱永利同时强调,新规的**并不意味着现在这些表内产品全部从银行消失,很可能是重新规范后用上新的名字。“就好比有一个金融产品超市,原来保本和非保本的产品都在银行理财这个大货架上,今后要将它们整理区分开来。保本的产品就不能再出现在银行理财的货架上,有一些可能完全下架,有一些可能会出现在其他名字的货架上。”

现象

过渡期内银行保本理财产品会越来越少

昨天,北青报记者登录银保监会授权的全国银行业理财产品信息披露网站——中国理财网。搜索发现目前全国面向一般个人客户的在售银行保本理财产品一共有623只,其中保证收益型的119只,保本非浮动收益型的有479只。从发行银行来看,农村合作金融机构是主力,共发行346只;国有大行发行数量最少,只发行了15只;股份制银行发行数量为44只。

为什么资管新规已经发布实施了,银行还可以卖保本理财产品?原来,资管新规考虑到监管和市场的实际情况,按照“新老划断”原则设置过渡期,确保平稳过渡。过渡期为发布之日起至2020年底,对提前完成整改的机构,给予适当监管激励。过渡期内,金融机构发行新产品应当符合本意见的规定;为接续存量产品所投资的未到期资产,维持必要的流动性和市场稳定,金融机构可以发行老产品对接,但应当严格控制在存量产品整体规模内,并有序压缩递减,防止过渡期结束时出现断崖效应。

简言之,任何不符合新规的产品,过渡期内不得新增,但可以用新产品滚动对接,在过渡期结束时消化完所有存量的不合规旧产品。过渡期结束后,所有不符合新规的产品都不再有存量。当然,这意味着这两年大家能在银行买的保本理财产品肯定会越来越少。

前景

谁来接棒“保本理财”

不少市民担心今后没了银行保本理财,就再找不到靠谱的理财渠道。朱永利认为,大家不必有这种担心。新规实施后,银行提供的金融产品会跟现在一样丰富。大家可以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来选择,能够承受本金损失的,继续选择银行理财;想求安稳的可以选择结构性存款、大额存单或其他风险低的产品。

“资管新规明确提及保本类理财产品不符合资管产品定义,但与此同时投资者对刚性兑付的投资产品需求程度仍然较高,为此银行需要一个新的产品填补这块市场空缺,而当前最能符合市场需求的产品即是结构性存款。”普益标准研究员陈新春表示。

事实上,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很多银行已经“未雨绸缪”,大力推广结构性存款。央行数据显示,仅2018年一季度,在个人存款方面,中资大型银行结构性存款余额由2017年底的13333.02亿元上涨到2018年3月底的18994.33亿元,并较2017年同期增加7098.50亿元。

据了解,结构性存款是指在普通存款的基础上,运用金融衍生工具进行投资获得收益的金融产品。尽管挂钩的衍生品不尽相同,但其基本结构即为“存款+期权”,对于投资者来说,收益由两部分组成,一部分是存款所产生的固定收益,另一部分则与标的资产的价格波动挂钩,因此,在基础收益之上获得了较高投资报酬率的可能。

北青报记者发现,近期很多银行都增推了结构性存款产品,以适应新规落地后的需求。财汇金融大数据终端显示,目前有127只结构性产品在售,在4月10日至6月10日两个月期间开始销售的779只结构性产品中,有352只是标明保本浮动收益类型,挂钩标的中包含汇率、指数、基金、黄金价格、利率、股票等。银行类型包含了城商行、股份制商业银行、外资行,其中股份制商业银行和外资行产品数量较多。某商业银行网点的大堂经理表示,结构性理财产品近期销售火爆,往往发售首日额度就所剩无几,有时还会临时追加额度。

北青报记者看到,某银行推出的结构性理财产品挂钩沪深300标的,183天的产品收益率3.59%-3.74%,92天的1.52%-4.77%。

陈新春表示,结构性存款本质上还是存款,但相比于普通存款,结构性存款的最大特征在于其利息与挂钩标的物的收益表现相关,因而其利息是浮动的,需要承担一定的风险。

普益标准研究报告还指出,针对市场保本需求,除了结构性存款,大额存单也可作为保本理财替代方式。为有序引导,此前央行已加快存款利率市场化步伐,多家银行先后上浮大额存单利率。经市场调研,已有多家银行会在5月发售大额存单,且大额存单利率相较基准利率上浮50%以上。

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副院长朱宁认为,参考国际金融市场的经验,除了结构性存款,中国的银行业还可以开发出其他类似产品。比如,随着债务市场的发展,公开交易的固定收益类债务也可能替代原来的保本理财产品。此外,还可以通过金融创新和金融工程的方式开发一些结构性产品,通过固定收益和金融衍生产品,采取一定杠杆调整,可以实现相对稳定的收益。当然,即便这些产品的实际收益可能接近固定收益产品,在发售的时候也不能向投资者承诺保本。

问题

保本产品最终说法有待银保监会配套细则明确

朱宁表示,资管新规发布之后,相关的金融监管部门要在新规框架内研究制定配套细则。银行保本理财产品的实质与资管新规相抵触,过渡期后肯定是不会继续存在,但具体细节应该要等到银监会的配套细则**后才能明确。

今年3月初,银保监会创新部有关负责人表示,根据资管新规的总体要求,银保监会对现行监管规则进行了系统梳理,研究借鉴国内外监管实践,起草了银行理财业务监管办法,拟作为配套细则适时发布实施。此前还有消息称,银行理财细则草稿可能会于5月发布,关于净值化产品的估值方法、错配的存量资产如何处置、标准化资产的认定标准、打破刚性兑付等具体问题将有所答案。

财经专业人士杨宇认为,保本理财的“保本”含义有两种,一是按照合同承诺兑付本金,但没有明确如何保本,如封闭式预期收益型产品;二是通过“固收+衍生品”模式进行技术性保本,如结构性理财。新规下第一种保本模式将永远走进历史,第二种保本模式因与结构性存款相似,未来向结构性存款转型是方向,具体还需等待后续监管细则。

文/本报记者 程婕

作者:程婕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普益标准发布2018年二季度银行理财能力排名: 股份制银行收益能力表现突出 农村金融机构风险管理能力显著分化》 相关文章推荐九:本周西南地区银行理财产品盘点:130款产品“破5”收益率继续走低

“近期新发的银行理财产品收益好像有所下调?”7月过半,银行理财产品的变化亦在引发投资者们的关注。事实上,自2月银行理财产品平均预期收益率达到峰值4.91%后,已经连续四个月下降。融360监测数据显示,6月银行理财产品平均预期收益率已回落至4.8%。而在7月,“降温”仍在持续。“下半年市场资金面有望保持目前的相对宽松状态,而受到P2P行业、股市持续下跌等因素影响,部分投资者的资金将回归银行理财产品。”在融360分析师看来,下半年银行理财产品的平均预期收益率或将继续小幅回落。

本周,《金融投资报》记者继续根据不同的投资门槛,从各家银行筛选出部分理财产品,以供参考。

本报记者 吉雪娇

理财市场:平均收益率持续走低

据普益标准统计,本周(7月16日-22日),西南地区共267款银行理财产品在售,平均预期收益率为4.88%。其中,有217款产品获得普益标准星级评定,平均预期收益率为4.99%。

投资者最为关注的低投资门槛(10万元以下)理财产品中,西南地区有171款获得普益标准星级评定,平均预期收益率为4.99%。其中三星产品56款,平均预期收益率为4.72%;四星产品60款,平均预期收益率5.04%;五星产品55款,平均预期收益率为5.22%。

7月以来,银行理财收益持续走低。普益标准监测数据显示,上周(7月7日-13日),272家银行共发行了1553款银行理财产品,发行银行数减少1家,产品发行量增加22款。其中,封闭式预期收益型人民币产品平均收益率为4.74%,较上期减少0.03个百分点。

具体到各省,保本型产品中,1个省份收益率环比上涨,30个省份收益率环比下降;非保本型产品中,18个省份收益率实现环比上涨,13个省份收益率环比下降。其中,保本类产品平均收益率排名靠前的省份为山西福建浙江,分别为4.32%,4.24%,4.21%;非保本类产品平均收益率排名靠前的省份为天津山东、上海,分别为4.91%、4.89%、4.89%。

从预期收益与投资期限的关系来看,投资期限在1年及以上的产品平均收益率为5.04%,投资期限在6-12个月的产品平均收益率则调整至5.03%。此外,投资期限在3个月以下、3-6个月的产品平均收益率分别为4.94%与4.81%。

低门槛理财:最高预期收益率5.66%

整体来看,对于投资者而言,本周依然有较多高收益银行理财产品可供选择。据不完全统计,本周面向西南地区销售的155款低门槛银行理财产品中,预期收益率“破5”的为104款。

具体产品中,四川天府银行发行的“熊猫理财”功夫系列B计划理财产品184期子产品(新客专享),凭借5.66%的预期最高收益率位居本周头名。攀枝花市商业银行发行的金色攀枝花系列“锦上添花”第46期人民币理财产品、大连银行发行的明珠理财月月赢系列2018年第450期产品、天津银行发行的2018汇富计划541期产品,其预期最高收益率分别为5.6%、5.5%、5.5%。

此外,重庆银行发行的长江·鑫利2018年第293期产品、渤海银行发行的2018年渤盛1195号产品、兴业银行发行的“天天万利宝”2018年第28期N款(新客)产品、成都农村商业银行发行的天府理财之“增富”理财产品(ZFG18197-智享)、华夏银行发行的新盈258天(新客户专属114)产品、中国民生银行发行的非凡资产管理四月增利第347期(新喜4M)款产品,预期最高收益率也在5.25%-5.45%之间。

从投资期限来看,本周预期收益较高的理财产品中,有3款投资期限在100天以内,分别为“熊猫理财”功夫系列B计划理财产品184期子产品(新客专享)、“天天万利宝”2018年第28期N款(新客)产品、天府理财之“增富”理财产品(ZFG18197-智享)。此外,投资期限在700天以上的产品为2款,分别为明珠理财月月赢系列2018年第450期产品、2018汇富计划541期产品。投资者可结合自身流动性需求予以选择。

中高门槛理财:26款产品收益“破5”

本周销售的中高门槛理财表现亦较好,据不完全统计,本周面向西南地区销售的46款中高门槛银行理财产品中,预期收益率“破5”的为26款。

其中,中等门槛(10万元至50万元(不含))的理财产品中,西南地区有31款获得普益标准星级评定,平均预期收益率为4.86%。其中三星产品16款,平均预期收益率为4.69%;四星产品13款,平均预期收益率为5%;五星产品2款,平均预期收益率为5.28%。

如投资资金在此范围内,本周重庆银行发行的长江·鑫利2018年第285期产品、大连银行发行的明珠理财月月赢系列2018年第448期产品、华夏银行发行的增薪盈268天(64)理财产品、长城华西银行发行的长城理财之高资产净值客户专属2018-007期产品预期收益率较高,分别为5.4%、5.3%、5.2%、5.15%。

而高门槛(50万元及以上)的理财产品中,西南地区有15款获得普益标准星级评定,平均预期收益率为5.17%。其中三星产品7款,平均预期收益率为5.13%;四星产品6款,平均预期收益率为5.14%;五星产品2款,平均预期收益率为5.45%。

具体来看,本周大连银行发行的明珠理财月月赢系列2018年第459期产品、渤海银行发行的2018年渤盛1194号产品、哈尔滨银行发行的富赢201807号26期(高净值)产品、中信银行发行的中信理财之慧赢成长18154期人民币理财产品,分别给出了5.4%、5.4%、5.38%、5.35%的预期最高收益率。

本周低投资门槛银行理财产品预期收益TOP10(四川区域)

预期最高收益率 (%)收益类型期限(天)投资起点(元)

5.66 非保本浮动收益型 99 500005.6 非保本浮动收益型 175 500005.5 非保本浮动收益型 720 500005.5 非保本浮动收益型 720 500005.45 非保本浮动收益型 369 500005.45 非保本浮动收益型 359 500005.36 非保本浮动收益型 91 500005.35 非保本浮动收益型 60 500005.3 非保本浮动收益型 258 500005.25 非保本浮动收益型 124 50000

发行银行

四川天府银行攀枝花市商业银行

大连银行

天津银行

重庆银行

渤海银行

兴业银行成都农村商业银行

华夏银行中国民生银行

产品全称“熊猫理财”功夫系列B计划理财产品184期子产品(13010303-184) (新客专享)金色攀枝花系列锦上添花第46期人民币理

财产品

明珠理财月月赢系列2018年第450期产品2018汇富计划541期长江·鑫利2018年第293期2018年渤盛1195号“天天万利宝”2018年第28期N款(新客)

天府理财之“增富”理财产品(ZFG18197-智享)

新盈258天(新客户专属114)非凡资产管理四月增利第347期(新喜4M)款

实际收益以各银行披露为准。

加载全文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