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江人寿投资大变动 五家子公司注资升级

网贷之家小编根据舆情频道的相关数据,精心整理的关于《珠江人寿投资大变动 五家子公司注资升级》的相关文章10篇,希望对您的投资理财能有帮助。

  8月8日,珠江人寿在中国保险行业协会网站披露信息称,大幅提高了多个非保险子公司的注册资本。包括大同万达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南昌西湖万达广场投资有限公司、崇州万达广场置业有限公司、益阳万达广场投资有限公司、平顶山万达广场投资有限公司。

  增资万达系子公司超12亿元

  为什么珠江人寿要突然增资万达系子公司?消息一经传出,立刻引发热议。记者注意到,在珠江人寿近期发布的二季度偿付能力报告中,五家万达产业注册资本还仅为1000万元。

  根据珠江人寿官网,珠江人寿的非保险子公司共计9个,而万达产业占5个。最新披露信息显示,大同万达、南昌西湖万达、崇州万达、益阳万达、平顶山万达的注册资本分别上升至1.97亿元、3.49亿元、1.79亿元、2.37亿元、2.43亿元,共计12.05亿元。

  对此,珠江人寿相关负责人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2017年,公司以“股权收购”的方式受让5家万达项目公司100%股权,并以股东借款的形式提供项目后续开发建设资金支持。截至目前,5家万达广场项目均已开业。但该公司强调,此前,5家项目公司注册资本均为1000万元,本次为了优化项目公司的股债结构,降低项目公司的整体负债率,公司将之前对上述5家万达广场项目公司的部分股东借款转为注册资本,并完成了工商变更登记手续,并非对项目公司进行新增投资。

  珠江人寿于去年7月拿下了大同万达、南昌西湖万达广场和崇州万达广场三家万达系公司;同年10月末,其又拿下了益阳万达广场;此后,珠江人寿再次出手,接手了平顶山万达广场公司。

  投资动作备受监管关注

  值得注意的是,频繁的投资动作也引起了监管层的关注。去年10月份,原保监会发布监管函〔2017〕31号文件,指出珠江人寿经营管理层运作存在不规范问题。同时,还指出,珠江人寿关联交易管理存在不规范问题。一是资金运用关联交易比例不合规;二是关联方档案不完整,管理不规范;三是关联交易未识别未报告。

  对此,原保监会对珠江人寿提出四项监管要求。其中一项影响较大,即自本监管函下发之日起六个月内,禁止珠江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直接或间接与关联方开展下列交易:1、提供借款或其他形式的财务资助;2、除存量关联交易的终止行为(如到期、赎回、转让等)以外,开展资金运用类关联交易(包括现有金融产品的续期,以及已经签署协议但未实际支付的交易)。上述六个月期满之日起三个月为观察期。观察期内,保监会将对此项监管措施的落实情况进行检查,视情况采取后续监管措施。

  受以上政策影响,珠江人寿偿付能力已经连续三季度逼近监管红线,在此情况下,分出大额资金对子公司进行注资,是否会对公司造成影响?而珠江人寿去年曾因“踩雷”乐视网300104)出现巨大浮亏。

  根据银保监会数据显示,自监管禁令解除后,珠江人寿公司的万能险账户保费收入也出现飙升,从3月份的99万元直接升至4月份的4286万元,5月份再次狂涨至21亿元。

  (国际金融报见习记者陈思琦)

关注同花顺财经(ths518),获取更多机会

责任编辑:fbc

《珠江人寿投资大变动 五家子公司注资升级》 相关文章推荐一:珠江人寿投资大变动 五家子公司注资升级

  8月8日,珠江人寿在中国保险行业协会网站披露信息称,大幅提高了多个非保险子公司的注册资本。包括大同万达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南昌西湖万达广场投资有限公司、崇州万达广场置业有限公司、益阳万达广场投资有限公司、平顶山万达广场投资有限公司。

  增资万达系子公司超12亿元

  为什么珠江人寿要突然增资万达系子公司?消息一经传出,立刻引发热议。记者注意到,在珠江人寿近期发布的二季度偿付能力报告中,五家万达产业注册资本还仅为1000万元。

  根据珠江人寿官网,珠江人寿的非保险子公司共计9个,而万达产业占5个。最新披露信息显示,大同万达、南昌西湖万达、崇州万达、益阳万达、平顶山万达的注册资本分别上升至1.97亿元、3.49亿元、1.79亿元、2.37亿元、2.43亿元,共计12.05亿元。

  对此,珠江人寿相关负责人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2017年,公司以“股权收购”的方式受让5家万达项目公司100%股权,并以股东借款的形式提供项目后续开发建设资金支持。截至目前,5家万达广场项目均已开业。但该公司强调,此前,5家项目公司注册资本均为1000万元,本次为了优化项目公司的股债结构,降低项目公司的整体负债率,公司将之前对上述5家万达广场项目公司的部分股东借款转为注册资本,并完成了工商变更登记手续,并非对项目公司进行新增投资。

  珠江人寿于去年7月拿下了大同万达、南昌西湖万达广场和崇州万达广场三家万达系公司;同年10月末,其又拿下了益阳万达广场;此后,珠江人寿再次出手,接手了平顶山万达广场公司。

  投资动作备受监管关注

  值得注意的是,频繁的投资动作也引起了监管层的关注。去年10月份,原保监会发布监管函〔2017〕31号文件,指出珠江人寿经营管理层运作存在不规范问题。同时,还指出,珠江人寿关联交易管理存在不规范问题。一是资金运用关联交易比例不合规;二是关联方档案不完整,管理不规范;三是关联交易未识别未报告。

  对此,原保监会对珠江人寿提出四项监管要求。其中一项影响较大,即自本监管函下发之日起六个月内,禁止珠江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直接或间接与关联方开展下列交易:1、提供借款或其他形式的财务资助;2、除存量关联交易的终止行为(如到期、赎回、转让等)以外,开展资金运用类关联交易(包括现有金融产品的续期,以及已经签署协议但未实际支付的交易)。上述六个月期满之日起三个月为观察期。观察期内,保监会将对此项监管措施的落实情况进行检查,视情况采取后续监管措施。

  受以上政策影响,珠江人寿偿付能力已经连续三季度逼近监管红线,在此情况下,分出大额资金对子公司进行注资,是否会对公司造成影响?而珠江人寿去年曾因“踩雷”乐视网300104)出现巨大浮亏。

  根据银保监会数据显示,自监管禁令解除后,珠江人寿公司的万能险账户保费收入也出现飙升,从3月份的99万元直接升至4月份的4286万元,5月份再次狂涨至21亿元。

  (国际金融报见习记者陈思琦)

关注同花顺财经(ths518),获取更多机会

责任编辑:fbc

《珠江人寿投资大变动 五家子公司注资升级》 相关文章推荐二:珠江人寿澄清增资万达项目公司:将部分股东借款转为注册资本

  珠江人寿澄清增资万达项目公司:将部分股东借款转为注册资本

  澎湃新闻记者 胡志挺

  一则“珠江人寿近期对2017年受让的万达系公司进行大幅增资”的消息引起了市场较大的关注。

  8月8日,珠江人寿在中国保险行业协会网站披露了非保险子公司基本情况表,包括大同万达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南昌西湖万达广场投资有限公司、崇州万达广场置业有限公司、益阳万达广场投资有限公司、平顶山万达广场投资有限公司在内的5家公司注册资本均有大幅提高。在此之前,上述5家公司注册资本均为1000万元。最新披露显示,大同万达、南昌西湖万达、崇州万达、益阳万达、平顶山万达注册资本分别上升至1.97亿元、3.49亿元、1.79亿元、2.37亿元、2.43亿元。

  珠江人寿方面就此回应澎湃新闻称,为了优化项目公司的股债结构,降低项目公司的整体负债率,将之前对上述5家万达广场项目公司的部分股东借款转为注册资本,并完成了工商变更登记手续,并非对项目公司进行新增投资。

  2017年7月,万达商业甩卖部分轻资产项目。珠江人寿以“股权收购”的方式受让南昌西湖万达广场、益阳万达广场、大同万达广场、成都崇州万达广场、平顶山万达广场共5家项目公司100%股权,并以股东借款的形式提供项目后续开发建设资金支持。截至目前,5家万达广场项目均已开业。

责任编辑:史考

《珠江人寿投资大变动 五家子公司注资升级》 相关文章推荐三:珠江人寿11.6亿增资5家万达项目? 究竟打怎样一副牌

昨日(8月9日), 珠江人寿在中保协网站上披露最新的非保险子公司情况,去年列入的5家万达广场项目子公司注册资本金大幅提高,难道珠江人寿又有新的计划?

券商中国记者第一时间联系到珠江人寿,对方表示,这次“增资”是将原以股东借款形式给予项目开发的支持资金转成了注册资本金,并未新增投资。

珠江人寿还透露,去年公司受让南昌西湖万达广场、益阳万达广场、大同万达广场、成都崇州万达广场、平顶山万达广场,是以“股权投资”的形式受让5家项目公司100%股权,并以股东借款的形式提供项目后续开发建设资金支持。目前5家万达广场项目均已开业。

一、万达广场项目公司注册资本变更的背景

2017年,我司以“股权收购”的方式受让南昌西湖万达广场、益阳万达广场、大同万达广场、成都崇州万达广场、平顶山万达广场共5家项目公司100%股权,并以股东借款的形式提供项目后续开发建设资金支持,截至目前,5家万达广场项目均已开业。

此前,5家项目公司注册资本均为1000万元,本次为了优化项目公司的股债结构,降低项目公司的整体负债率,我司将之前对上述5家万达广场项目公司的部分股东借款转为注册资本,并完成了工商变更登记手续,并非对项目公司进行新增投资。

二、万达广场项目公司注册资本变更概况

可以计算,变更后,五个万达项目注册资本增加11.55亿元。

曾助万达“轻资产”转型

2017年万达进行的战略调整引人注目。当年7月份,万达和融创、富力签署了文旅项目、酒店资产转让协议,减债440亿元,回收现金670亿元。同期传出的,还有珠江人寿接盘多地万达广场的消息。众所周知,万达广场是万达旗下的重要资产。

对于转型出售的原因,今年1月份,王健林2017年工作总结会上表示,万达要从单一重资产企业转为轻资产为主、轻重并存发展的企业。不再像以前一样全部持有物业。

万达出售旗下地产项目,与地产渊源颇深的珠江人寿接手了5个万达广场项目。

珠江人寿的股东和旗下非保险子公司,均有地产烙印。珠江人寿前5大股东中,有三家背后的实际控制人是朱氏兄弟,后者在建筑、投资和不动产领域起家。珠江人寿子公司中,既有主营业务为写字楼出租售、物业中介、置业公司,也有房地产开发公司。

踩雷乐视亏5000万,参与三六零定增赚3倍

珠江人寿成立于2012年,虽然在寿险公司里仍是新生代,但是公司已经有3个会计年度实现了盈利。

2017年年报显示,公司2017年净利润达到2.87亿,是开业五年以来的第三年盈利。投资收益对于盈利的贡献不可磨灭,去年投资收益45.15亿元,同比上升35.42%。

据珠江人寿披露,近三年公司投资收益率分别为,2015年9.77%、2016年9.30%、2017年8.72%,同期保险行业资金投资收益率则分别为7.56%、5.66%、5.77%。

能获得高于全行业的投资收益,也意味着珠江人寿承担了更多的市场风险。比如,公司曾经在“乐视网”这只股票上计提5759万减值损失。

今年4月份,珠江人寿披露2017年报:公司持有股票“乐视网”自2017年4月17日停牌,于2018年1月24日复牌,于2018年2月8日本公司将持有的“乐视网”股票全部出售。

根据公司相关会计政策,该资产属于单项金额重大的金融资产,公司单独进行减值测试,并将账面价值和预计未来现金流量现值之间的差额5759.61万元确认为减值损失。

市场化操作,也抓住了一些机会。奇虎360借壳江南嘉捷,对珠江人寿的定向发行股份数量为2773万股,发行后珠江人寿的持股比例为0.41%,锁定期为24个月。此次定增价格为7.98元,目前三六零股价为24.21元附近,也就是说,在上市认购增发股上,珠江人寿目前的账面收益达三倍。

注:珠江人寿2018年二季度偿付能力报告

珠江人寿在 2017 年第4季度风险综合评级(分类监管)评价中,被监管机构评定为C类;在 2018 年第1季度风险综合评级(分类监管) 评价中,被监管机构评定为B类。

《珠江人寿投资大变动 五家子公司注资升级》 相关文章推荐四:珠江人寿11.6亿增资5家万达广场项目公司?究竟是打怎样一副牌

昨日(8月9日),珠江人寿在中保协网站上披露最新的非保险子公司情况,去年列入的5家万达广场项目子公司注册资本金大幅提高,难道珠江人寿又有新的计划?

券商中国记者第一时间联系到珠江人寿,对方表示,这次“增资”是将原以股东借款形式给予项目开发的支持资金转成了注册资本金,并未新增投资。

珠江人寿还透露,去年公司受让南昌西湖万达广场、益阳万达广场、大同万达广场、成都崇州万达广场、平顶山万达广场,是以“股权投资”的形式受让5家项目公司100%股权,并以股东借款的形式提供项目后续开发建设资金支持。目前5家万达广场项目均已开业。

一、万达广场项目公司注册资本变更的背景

2017年,我司以“股权收购”的方式受让南昌西湖万达广场、益阳万达广场、大同万达广场、成都崇州万达广场、平顶山万达广场共5家项目公司100%股权,并以股东借款的形式提供项目后续开发建设资金支持,截至目前,5家万达广场项目均已开业。

此前,5家项目公司注册资本均为1000万元,本次为了优化项目公司的股债结构,降低项目公司的整体负债率,我司将之前对上述5家万达广场项目公司的部分股东借款转为注册资本,并完成了工商变更登记手续,并非对项目公司进行新增投资。

二、万达广场项目公司注册资本变更概况

可以计算,变更后,五个万达项目注册资本增加11.55亿元。

曾助万达“轻资产”转型

2017年万达进行的战略调整引人注目。当年7月份,万达和融创、富力签署了文旅项目、酒店资产转让协议,减债440亿元,回收现金670亿元。同期传出的,还有珠江人寿接盘多地万达广场的消息。众所周知,万达广场是万达旗下的重要资产。

对于转型出售的原因,今年1月份,王健林2017年工作总结会上表示,万达要从单一重资产企业转为轻资产为主、轻重并存发展的企业。不再像以前一样全部持有物业。

万达出售旗下地产项目,与地产渊源颇深的珠江人寿接手了5个万达广场项目。

珠江人寿的股东和旗下非保险子公司,均有地产烙印。珠江人寿前5大股东中,有三家背后的实际控制人是朱氏兄弟,后者在建筑、投资和不动产领域起家。珠江人寿子公司中,既有主营业务为写字楼出租售、物业中介、置业公司,也有房地产开发公司。

踩雷乐视亏5000万,参与三六零定增赚3倍

珠江人寿成立于2012年,虽然在寿险公司里仍是新生代,但是公司已经有3个会计年度实现了盈利。

2017年年报显示,公司2017年净利润达到2.87亿,是开业五年以来的第三年盈利。投资收益对于盈利的贡献不可磨灭,去年投资收益45.15亿元,同比上升35.42%。

据珠江人寿披露,近三年公司投资收益率分别为,2015年9.77%、2016年9.30%、2017年8.72%,同期保险行业资金投资收益率则分别为7.56%、5.66%、5.77%。

能获得高于全行业的投资收益,也意味着珠江人寿承担了更多的市场风险。比如,公司曾经在“乐视网”这只股票上计提5759万减值损失。

今年4月份,珠江人寿披露2017年报:公司持有股票“乐视网”自2017年4月17日停牌,于2018年1月24日复牌,于2018年2月8日本公司将持有的“乐视网”股票全部出售。

根据公司相关会计政策,该资产属于单项金额重大的金融资产,公司单独进行减值测试,并将账面价值和预计未来现金流量现值之间的差额5759.61万元确认为减值损失。

市场化操作,也抓住了一些机会。奇虎360借壳江南嘉捷,对珠江人寿的定向发行股份数量为2773万股,发行后珠江人寿的持股比例为0.41%,锁定期为24个月。此次定增价格为7.98元,目前三六零股价为24.21元附近,也就是说,在上市认购增发股上,珠江人寿目前的账面收益达三倍。

注:珠江人寿2018年二季度偿付能力报告

珠江人寿在 2017 年第4季度风险综合评级(分类监管)评价中,被监管机构评定为C类;在 2018 年第1季度风险综合评级(分类监管) 评价中,被监管机构评定为B类。

到手工资打五折?又见券商大降薪,最新落地薪酬方案引员工焦虑,薪酬调整券商至少包括这些家

券商投行都有难念的经!被拖欠89万项目奖金,银河证券前"投行民工"状告老东家,来看事情原委

第二轮回击!中方刚刚对美160亿美元商品加征25%关税,车及车类用品成重点征税科目(附全清单)

重磅!资本市场“稳市场、稳预期”政策来了,发行改革、并购重组均有涉及,这十点解读必看

国泰君安研究所大裁员?消息一出震惊证券圈儿!来听公司人士说法

券商中国是证券市场权威媒体《证券时报》旗下新媒体,券商中国对该平台所刊载的原创内容享有著作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否则将追究相应法律责任。

《珠江人寿投资大变动 五家子公司注资升级》 相关文章推荐五:珠江人寿偿付能力连续三季临红线 依赖数百亿投资收益苦撑业绩

  尽管上半年扭亏为盈,但珠江人寿的“警报”风险仍未解除。

  珠江人寿2018年第二季度偿付能力报告显示,其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仅为103.42%,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为88.85%。长江商报记者统计发现,珠江人寿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已连续三季度低于120%,逼近100%的监管红线。

  此外,今年1-5月,珠江人寿代表万能险保费的“保户投资款新增交费”21.53亿,占规模保费收入的比重为36.28%,尽管较之2017年底有所改善,但同比依然出现上升趋势。

  “‘万能险’高速发展面临的保费规模下降、退保金额高企、偿付能力告急、现金流风险等,在不少新成立的中小保险公司中存在,消化这些问题可能需要较长的一段时间。”近日,华中地区一位资深保险专家对长江商报记者表示,“激进发展的风险越来越暴露,稳扎稳打才能生存下来。”

  记者注意到,在珠江今年公布的偿付能力报告中,未公布其在保险业务收入大幅下降54.06%仍然盈利的具体原因,但珠江人寿2017年年报显示,可供出售金融资产收益等投资收益对其业绩改善作用明显,各项投资的总额达数百亿之多。

  核心偿付能力溢额多季度出现负值

  珠江人寿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吃紧”的状况依然明显。

  珠江人寿偿付能力报告显示,今年二季度,公司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为103.42%,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为88.85%,均比2018年一季度同期数据的101.94%、88.42%略有提升,但“窘境依旧”。

  其实,今年二季度是珠江人寿偿付能力连续“吃紧”的第三个季度。在2017年第四季度,经审计的偿付能力报告显示,其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由138.32%下降至102.46%继而下降至101.94%,低于120%的重点核查线,风险综合评级也低于B级被评为C级。此后在2018年第二季度,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虽然实现了约2个百分点的小幅提高,但仍低于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达到120%的核查线。

  去年保监会拟修订的《保险公司偿付能力管理规定(征求意见稿)》提到,保险公司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等3个指标同时达标,才列为偿付能力达标公司,而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低于60%或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低于120%公司,将被重点核查。

  此外,在偿付能力逼近监管红线的同时,其核心偿付能力溢额为-8.96亿,这也是其核心偿付能力溢额多季度出现负值。

  上半年保险业务收入大降54.06%

  值得注意的是,珠江人寿今年前两季度偿付能力报告显示,延续2017年的保险业务收入的下降,2018年1-6月珠江人寿的保险业务收入相比去年同期下降幅度较大。

  根据今年第一二季度的偿付能力报告,珠江人寿在第一季度和第二季度分别实现保费收入30.29亿和9.30亿,共实现保险业务收入39.59亿 。而在去年同期,珠江人寿分别实现保费收入82.93亿和3.25亿,总计实现86.18亿。今年上半年保险业务收入相比去年同期出现大幅减少,尽管第二季度有所改善,但仍难扭转下滑54.06%的负增长状况。

  从2017年年报公布的投资收益细节来看,珠江人寿可供出售金融资产收益和贷款及应收款投资利息收入分别实现投资收益26.24亿和16.02亿,几乎占投资收益的九成。而这两项投资项目中,可供出售金融资产收益高达248.38亿,而股权型投资则多达116.37亿;贷款及应收款投资额在2017年为209.43亿,其中主要为信托计划和贷款。此外,投向包括5家万达地产资产的长期股权投资,在年末余额达26.65亿。三类型的投资规模高达数百亿,而珠江人寿在今年投资的非保险地产子公司也从2017年底的8家增至9家。

  万能险占比居高不下

  趸缴业务占比偏高的珠江人寿,曾一度被称为“万能险大户”,偿付能力风险、现金流承压,均与其对趸交业务及万能险业务的“青睐”有关。

  相比于2017年实现年度规模保费为255.08亿元,其中保户投资款新增交费为152.52亿元,占比超过50%,今年1-5月统计数据显示,其保户投资款新增交费占比降为36.28%,不过相比2017年同期依然出现上升。其原保险保费收入的降幅明显高于代表万能险的“保户投资款新增交费”保费收入。

  2017年年报数据显示,珠江人寿对趸交保险及银保渠道的依赖程度,极为严重。2017年珠江人寿趸缴保险业务收入92.50亿元,同比下降38.3%。然而,其趸缴保险业务收入占总体保险业务收入的比例高达90.2%。

  在销售渠道上,2017年珠江人寿通过银邮兼业代理获得原保险合同业务收入98.53亿,占到本年发生总额102.56亿的96.07%。个人代理渠道甚至还达不到保险中介专业代理渠道的原保险合同业务收入的一半,所占比例1.16%,显然其转型路径任重而道远。

(责任编辑:唐明梅 )

《珠江人寿投资大变动 五家子公司注资升级》 相关文章推荐六:珠江人寿偿付能力临近红线 依赖数百亿投资收益苦撑

  原标题:珠江人寿偿付能力连续三季临红线 依赖数百亿投资收益苦撑业绩

  长江商报消息 本报记者 但慧芳

  尽管上半年扭亏为盈,但珠江人寿的“警报”风险仍未解除。

  珠江人寿2018年第二季度偿付能力报告显示,其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仅为103.42%,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为88.85%。长江商报记者统计发现,珠江人寿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已连续三季度低于120%,逼近100%的监管红线。

  此外,今年1-5月,珠江人寿代表万能险保费的“保户投资款新增交费”21.53亿,占规模保费收入的比重为36.28%,尽管较之2017年底有所改善,但同比依然出现上升趋势。

  “‘万能险’高速发展面临的保费规模下降、退保金额高企、偿付能力告急、现金流风险等,在不少新成立的中小保险公司中存在,消化这些问题可能需要较长的一段时间。”近日,华中地区一位资深保险专家对长江商报记者表示,“激进发展的风险越来越暴露,稳扎稳打才能生存下来。”

  记者注意到,在珠江今年公布的偿付能力报告中,未公布其在保险业务收入大幅下降54.06%仍然盈利的具体原因,但珠江人寿2017年年报显示,可供出售金融资产收益等投资收益对其业绩改善作用明显,各项投资的总额达数百亿之多。

  核心偿付能力溢额多季度出现负值

  珠江人寿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吃紧”的状况依然明显。

  珠江人寿偿付能力报告显示,今年二季度,公司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为103.42%,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为88.85%,均比2018年一季度同期数据的101.94%、88.42%略有提升,但“窘境依旧”。

  其实,今年二季度是珠江人寿偿付能力连续“吃紧”的第三个季度。在2017年第四季度,经审计的偿付能力报告显示,其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由138.32%下降至102.46%继而下降至101.94%,低于120%的重点核查线,风险综合评级也低于B级被评为C级。此后在2018年第二季度,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虽然实现了约2个百分点的小幅提高,但仍低于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达到120%的核查线。

  去年保监会拟修订的《保险公司偿付能力管理规定(征求意见稿)》提到,保险公司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等3个指标同时达标,才列为偿付能力达标公司,而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低于60%或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低于120%公司,将被重点核查。

  此外,在偿付能力逼近监管红线的同时,其核心偿付能力溢额为-8.96亿,这也是其核心偿付能力溢额多季度出现负值。

  上半年保险业务收入大降54.06%

  值得注意的是,珠江人寿今年前两季度偿付能力报告显示,延续2017年的保险业务收入的下降,2018年1-6月珠江人寿的保险业务收入相比去年同期下降幅度较大。

  根据今年第一二季度的偿付能力报告,珠江人寿在第一季度和第二季度分别实现保费收入30.29亿和9.30亿,共实现保险业务收入39.59亿 。而在去年同期,珠江人寿分别实现保费收入82.93亿和3.25亿,总计实现86.18亿。今年上半年保险业务收入相比去年同期出现大幅减少,尽管第二季度有所改善,但仍难扭转下滑54.06%的负增长状况。

  从2017年年报公布的投资收益细节来看,珠江人寿可供出售金融资产收益和贷款及应收款投资利息收入分别实现投资收益26.24亿和16.02亿,几乎占投资收益的九成。而这两项投资项目中,可供出售金融资产收益高达248.38亿,而股权型投资则多达116.37亿;贷款及应收款投资额在2017年为209.43亿,其中主要为信托计划和贷款。此外,投向包括5家万达地产资产的长期股权投资,在年末余额达26.65亿。三类型的投资规模高达数百亿,而珠江人寿在今年投资的非保险地产子公司也从2017年底的8家增至9家。

  万能险占比居高不下

  趸缴业务占比偏高的珠江人寿,曾一度被称为“万能险大户”,偿付能力风险、现金流承压,均与其对趸交业务及万能险业务的“青睐”有关。

  相比于2017年实现年度规模保费为255.08亿元,其中保户投资款新增交费为152.52亿元,占比超过50%,今年1-5月统计数据显示,其保户投资款新增交费占比降为36.28%,不过相比2017年同期依然出现上升。其原保险保费收入的降幅明显高于代表万能险的“保户投资款新增交费”保费收入。

  2017年年报数据显示,珠江人寿对趸交保险及银保渠道的依赖程度,极为严重。2017年珠江人寿趸缴保险业务收入92.50亿元,同比下降38.3%。然而,其趸缴保险业务收入占总体保险业务收入的比例高达90.2%。

  在销售渠道上,2017年珠江人寿通过银邮兼业代理获得原保险合同业务收入98.53亿,占到本年发生总额102.56亿的96.07%。个人代理渠道甚至还达不到保险中介专业代理渠道的原保险合同业务收入的一半,所占比例1.16%,显然其转型路径任重而道远。

责任编辑:杨群

《珠江人寿投资大变动 五家子公司注资升级》 相关文章推荐七:二季度实现扭亏为盈 珠江人寿将继续提高偿付能力水平

  截至8月3日,保险公司二季度偿付能力报告基本披露完毕。据统计,68家寿险公司中,有35家出现亏损,有六成偿付能力出现下滑。

  珠江人寿偿付能力报告显示,截至二季度末,该公司利润达到2.86亿元,与一季度末的-1.66亿元相比,已有大幅提升,实现了扭亏为盈。由此计算,2018年上半年珠江人寿已实现净利润1.2亿元,盈利状况呈现稳中有升的良好态势。

  “下一步,该公司将在二季度盈利的基础上,继续平衡投入与产出、发展与利润。”珠江人寿相关负责人解释道:“一方面,要严控经营成本;另一方面,要提高投资收益。在确保盈利的基础上继续加大业务转型力度,推动价值型业务持续发展。以期在连续三年盈利的基础上,继续实现整体盈利。”

  随着“保险姓保”的深化推进,保险公司的业务重心已经明显调整,不少险企调整业务结构,向更长期、更多保障的产品形态过渡,这也导致部分险企保费收入呈现放缓的状态。据了解,目前,珠江人寿在银保渠道主推普通型费改年金产品,同时,积极推动趸交产品向长期化过渡。与此同时,继续加大对个人代理渠道的培育,在人员引进、产品研发、网点铺设、营销活动等方面支持个人代理渠道发展。

  尽管在二季度实现扭亏为盈,但珠江人寿偿付能力充足率仍待进一步提升。珠江人寿偿付能力报告显示,二季度末,该公司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为103.42%、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为88.85%,比一季度末略有提升,偿付能力满足监管要求,总体偿付风险稳定可控。其中,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自去年三季度以来连续提升,从87.97%升至88.42%再继续升至88.85%;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与一季度末相比,也小幅提升两个百分点。

  对此,珠江人寿在报告中表示,这与该公司制定的相关风险管理改进措施有关。具体而言,重点推进了偿付能力风险管理能力提升工作;持续加强监测风险偏好的执行情况,夯实风险指标监测工作;启动年度操作风险自评估工作,举办面向全体员工的专题培训;推进资产负债风险管理相关工作有序开展。

  不过,总体来看,珠江人寿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两项指标均处于“达标”水平。珠江人寿相关负责人表示,该公司会在合理把控业务节奏的同时,采取做好资本规划、严格控制费用等方式继续改善公司偿付能力,确保偿付能力充足率持续达标。同时,将通过发债、引进战略投资者等措施,不断提高偿付能力充足率。

(责任编辑:DF052)

《珠江人寿投资大变动 五家子公司注资升级》 相关文章推荐八:超五成险企二季度偿付能力下滑

   北京商报讯(记者 崔启斌 张弛)接近7月末,保险公司已经开始陆续发布二季度偿付能力报告。统计数据显示,截至7月30日,共有53家寿险公司发布2018年二季度偿付能力报告。其中,有36家二季度偿付能力出现下滑,占比高达67.92%。同时,在目前已披露的二季度末偿付能力报告中,中法人寿吉祥人寿未达到监管标准。

  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中法人寿实现净利润-2249万元,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及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均从一季末的-5226.32%降至二季度末的-6138.92%。吉祥人寿方面,截至二季度末,吉祥人寿净利润亏损4359万元,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为82.73%,较一季度的78.87%已有所提高,但仍低于100%的监管要求。

  据原保监会去年10月发布的《保险公司偿付能力管理规定(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规定》),险企的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与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分别不的低于50%和100%,且最近一期风险评级在B类及以上,否则即为不达标公司。值得注意的是,按照《规定》,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低于60%或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低于120%等偿付能力风险较大的保险公司,还将成为银保监会的重点核查对象。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目前除了中法人寿和吉祥人寿低于监管要求外,安华农险、珠江人寿、富德生命人寿等险企还有可能成为监管的重点核查对象。

  据偿付能力报告,截至二季度末,珠江人寿的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为103.42%,但值得注意的是,上半年珠江人寿实现净利润2.86亿元,偿付能力也较一季度有所提高;安华农险方面,上半年安华农险净利润亏损1.37亿元,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从一季度的119%下降至二季度的113%;富德生命人寿二季度末的净利润亏损18.66亿元,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则由第一季度的117%下降至114%,也同样低于120%的监管要求。

  分析人士认为,出现这种状况是由于险企因业务转型与退保支出增加等因素影响,同时,险企二季度面临的现金流压力也较为明显。如净利润亏损较多的富德生命人寿,净现金流由一季度的343.24亿元减少至253.8亿元、珠江人寿的净现金流从一季度的24.05亿元减少52.64%至11.39亿元。珠江人寿在偿付能力报告中称,在压力情景下由于业务萎缩,退保大幅提升,以至个别季度净现金流为负。

  对于偿付能力已低于监管要求的中法人寿和吉祥人寿来说,目前已采取了增资“补血”的方式来解决燃眉之急。中法人寿在偿付能力报告中提到,为使公司尽早正常经营,将加大与各方的沟通力度,加快公司增资进程。

  吉祥人寿也表示,将通过加强融资渠道管理,提高融资渠道的分散程度,保持在选定融资渠道中的适当活跃程度。同时,定期向股东汇报公司流动性情况,使股东及时了解公司流动性风险水平及其变化,积极推进公司增资。

《珠江人寿投资大变动 五家子公司注资升级》 相关文章推荐九:吉祥人寿等地方系险企发展遇大考

  借助本土资源优势崛起的地方系保险公司原本应有一番新天地,然而,梦想很美,现实却很残酷。连续亏损、偿付能力告急、高管频换等问题都让不少地方险企的发展蒙上了阴影。

  今年以来,发展问题较突出的地方寿险公司包括吉祥人寿、利安人寿、渤海人寿、珠江人寿、渤海人寿、横琴人寿等。它们曾经依赖万能险快速扩张,但此后却面临着切实的转型压力。尤其今年上半年资本市场行情极不稳定,波动较大,导致众多公司投资收益不理想。

  吉祥人寿6年亏13亿元

  成立不足6年,吉祥人寿已累计亏损13.34亿元。吉祥人寿临时信息披露报告[2018]1号文件显示,公司在增资扩股增加了注册资本;其[2018]2号文件内容显示更换公司董事长。据悉,周涛因工作原因不再担任董事长,而新任董事长依然处于空缺状态;[2018]3号文件则提及偿付能力不达标。

  值得注意的是,自去年第四季度公司偿付能力不达标之后,截至今年一季度,这家公司偿付能力充足率依然没有好转。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从去年四季度的71.91%下降至今年一季度的71.6%;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也从去年四季度的80.39%下降至今年一季度的78.87%。而依据现行的《保险公司偿付能力管理规定》,保险公司应当确保偿付能力充足率不低于100%。

  从保费结构来看,一直以来,吉祥人寿理财型保险占比较高。虽然严监管之后有所下降,但是退保金额猛增,也让这家险企压力重重。银保监会1-5月份的数据显示,吉祥人寿原保险保费收入18.34亿元,代表万能险的保户投资款新增缴费7.26亿元。而去年同期,以上两个数据分别为44.98亿元和22.29亿元。万能险收入下滑明显,原保险保费收入降了近六成。

  保费收入下滑的同时,吉祥人寿的利润亏损也进一步恶化。数据显示,吉祥人寿2017年的经营现金流净额相比上个年度同比减少了39%。退保金额也猛增至22.29亿元,较上一年度同比增加了190%。而2012年至2017年,该公司更是连年亏损,其累计亏损已经达到了13.34亿元。

  关于该公司未来将如何改进盈利模式,吉祥人寿方面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公司目前正进行价值转型,降低万能险产品规模。未来将着力发展风险保障类产品,逐步提高中长期价值型业务占比。

  然而,转型发展并不容易。记者搜索发现,吉祥人寿大股东湖南财信投资控股有限责任公司今年二季度曾出现发行人涉及重大诉讼、仲裁纠纷,其子公司在7月底前等待调解。而这是不是影响了吉祥人寿的增资计划,目前无法获悉。值得注意的是,在2017年底,吉祥人寿大股东财信投资将其所持8.8亿股股份中的1.13亿股无偿转让给湖南农业信贷,而在一季度偿付能力报告中显示,其依然持有33.33%股权,意味着该减持计划仍未获批。

  此外,董事长辞职的影响也较大。吉祥人寿前董事长周涛于2018年4月23日辞职也让公司未来的转型道路多了几分坎坷。目前新董事长的拟任工作还在进行中。众所周知,通常公司的大股东对于董事长人选有最大决定权,而财信投资持股数量的变化,也让吉祥人寿的董事长人选任命充满了变数。

  利安人寿7年亏9亿元

  同样是地方性保险公司,位于南京的利安人寿近期股权变化也备受业界关注。江苏国信(002608)近日发布公告称,其控股子公司江苏信托出于业务发展需要,拟通过协议转让的方式,以自有资金受让5.31亿股。此次受让完成后,江苏信托在利安人寿的持股比例将上升至22.79%,继而成为其第一大股东,但目前有待银保监会通过。

  从雨润集团到深圳柏霖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柏霖资管),再到江苏信托,这家公司的大股东最终花落谁家,目前还是未知数。《国际金融报》记者梳理发现,最初成立时,前江苏首富祝义才旗下的雨润集团以20%的持股比例成为该公司第一大股东。然而,祝义才被调查后,雨润集团因违规代持,其2015年的增资申请被撤销,已经彻底失去第一大股东地位。不过,从利安人寿一季度偿付能力报告中发现,当前祝义财在名义上仍然是利安人寿的董事长,但他自2015年3月以来一直被监视居住。

  2018年第一季度偿付能力报告显示,利安人寿第一大股东为柏霖资管,持股比例为18.96%;雨润集团为第二大股东,持股比例为17.82%,但部分股权为“冻结”状态;江苏交通控股、江苏信托、南京紫金投资分别为第三、四、五大股东,持股比例分别为14.09%、11.18%、9.95%。

  除了股权变更频繁,利安人寿还面临连年亏损的窘境。根据江苏国信此次受让交易披露的最新经营数据,截至2018年5月31日,利安人寿今年前5个月实现营业收入86.51亿元;实现净利润-1.557亿元。除了2014年实现小幅盈利外,其余年份利安人寿均为亏损状态,累计亏损约9亿元,如果算上今年上半年亏损数据,累计亏损甚至超过10亿元。

  多重因素导致发展困局

  针对目前地方性险企股权变动频繁的现象,复旦大学风险管理与保险学系常务副主任陈冬梅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近来许多企业进入保险业可能只是觉得保险业的发展前景有利可图,是抱着快速获得盈利的目的而来。但是现在的大环境发生了变化,比如银监会和保监会合并、监管加强等,使得此类公司的发展战略得不到实现,因此会产生退出保险业的想法。”

  至于地方性险企为何会纷纷陷入发展困境,陈冬梅认为主要原因是目前大保险公司的市场占有率较高,而中小型险企尤其年轻的险企竞争能力较弱。另外,近期宏观政策变化对此现象也有影响。

  首都经济贸易大学保险系教授庹国柱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中小险企规避风险只有走差异化发展的道路。如果正面和大公司竞争,风险只会越来越大,利润也差强人意。

(责任编辑:DF052)

加载全文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