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富教授”违规减持华菱星马 自然人股东增持

网贷之家小编根据舆情频道的相关数据,精心整理的关于《“最富教授”违规减持华菱星马 自然人股东增持》的相关文章10篇,希望对您的投资理财能有帮助。

  “最富教授”史正富最近似乎有些急于套现。华菱星马 8月15日晚间公告,继2018年7月以大宗交易方式合计减持公司550万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0.99%)后,在8月8日至8月14日期间,史正富以集中竞价交易的方式减持了公司209万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0.38%;目前史正富持有的华菱星马股份数降至2100.3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3.78%。

  根据上交所相关规定,股东通过集中竞价交易、大宗交易、协议转让等方式减持股份至低于5%,自持股比例减持至低于5%之日起90日内继续减持的,仍应遵守有关大股东减持的规定,在首次卖出股份的15个交易日前向上交所报告备案减持计划并予以公告。

  因此,史正富通过集中竞价减持股份时尚处于自持股比例减持至低于5%之日起90日内,未报告上交所备案减持计划并予以公告,违反了相关规定。

  华菱星马称,公司获知上述信息后,已“对相关人员进行了警示,要求其认真学习”相关法规,规范证券交易行为。

  此前的7月3日,华菱星马曾披露,截至2018年6月底,史正富仅通过集中竞价交易方式累计减持其持有公司股份555.7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0.99%,减持价格为4.66元-5.01元,未全部完成原定减持计划。7月12日,华菱星马披露两董事高管因涉嫌内幕交易被罚没1.6亿元,事涉2014年公司的业绩变脸。

  值得注意的是,在史正富减持的同时,一位名为“吴吉林”的自然人从今年二季度开始进入华菱星马前十大股东,二季度末时持股2245.65万股,成为持股4.04%的第五大股东。考虑到史正富的减持,新进流通股东吴吉林的股东位次有可能将上升。

  仓促减持华菱星马的同时,史正富还在减持南大光电。7月24日,南大光电发布公告,史正富旗下上海同华于2017年11月13日至2018年7月23日期间通过竞价交易方式合计减持南大光电1.003%股份。

  在2017年胡润百富榜中,史正富夫妇以百亿身家上榜,被称为国内“最富学者”。但近期史正富旗下系列布局似乎有所变化。

  天眼查数据显示,史正富旗下有28家公司。他此前曾担任与华菱星马同城的格瑞德机械董事长,目前史正富和夫人翟立仍是格瑞德机械的董事,安徽同华股权投资有限公司和马鞍山同华皖江产业投资中心合计持股接近47.75%,为最大股东。不过该企业目前已被最高院列为失信执行人,陷入和中国农业银行在内的金融借款合同纠纷等。

  另外,作为史正富最重要的一笔投资:通过上海浦创股权投资有限公司持股古井集团40%。2018年7月12日,史正富和翟立退出了上海浦创的主要人员序列,上海浦创的法人代表也从翟立变更为朱贯林。

《“最富教授”违规减持华菱星马 自然人股东增持》 相关文章推荐一:“最富教授”违规减持华菱星马 自然人股东增持

  “最富教授”史正富最近似乎有些急于套现。华菱星马 8月15日晚间公告,继2018年7月以大宗交易方式合计减持公司550万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0.99%)后,在8月8日至8月14日期间,史正富以集中竞价交易的方式减持了公司209万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0.38%;目前史正富持有的华菱星马股份数降至2100.3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3.78%。

  根据上交所相关规定,股东通过集中竞价交易、大宗交易、协议转让等方式减持股份至低于5%,自持股比例减持至低于5%之日起90日内继续减持的,仍应遵守有关大股东减持的规定,在首次卖出股份的15个交易日前向上交所报告备案减持计划并予以公告。

  因此,史正富通过集中竞价减持股份时尚处于自持股比例减持至低于5%之日起90日内,未报告上交所备案减持计划并予以公告,违反了相关规定。

  华菱星马称,公司获知上述信息后,已“对相关人员进行了警示,要求其认真学习”相关法规,规范证券交易行为。

  此前的7月3日,华菱星马曾披露,截至2018年6月底,史正富仅通过集中竞价交易方式累计减持其持有公司股份555.7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0.99%,减持价格为4.66元-5.01元,未全部完成原定减持计划。7月12日,华菱星马披露两董事高管因涉嫌内幕交易被罚没1.6亿元,事涉2014年公司的业绩变脸。

  值得注意的是,在史正富减持的同时,一位名为“吴吉林”的自然人从今年二季度开始进入华菱星马前十大股东,二季度末时持股2245.65万股,成为持股4.04%的第五大股东。考虑到史正富的减持,新进流通股东吴吉林的股东位次有可能将上升。

  仓促减持华菱星马的同时,史正富还在减持南大光电。7月24日,南大光电发布公告,史正富旗下上海同华于2017年11月13日至2018年7月23日期间通过竞价交易方式合计减持南大光电1.003%股份。

  在2017年胡润百富榜中,史正富夫妇以百亿身家上榜,被称为国内“最富学者”。但近期史正富旗下系列布局似乎有所变化。

  天眼查数据显示,史正富旗下有28家公司。他此前曾担任与华菱星马同城的格瑞德机械董事长,目前史正富和夫人翟立仍是格瑞德机械的董事,安徽同华股权投资有限公司和马鞍山同华皖江产业投资中心合计持股接近47.75%,为最大股东。不过该企业目前已被最高院列为失信执行人,陷入和中国农业银行在内的金融借款合同纠纷等。

  另外,作为史正富最重要的一笔投资:通过上海浦创股权投资有限公司持股古井集团40%。2018年7月12日,史正富和翟立退出了上海浦创的主要人员序列,上海浦创的法人代表也从翟立变更为朱贯林。

《“最富教授”违规减持华菱星马 自然人股东增持》 相关文章推荐二:锦富技术重组两连败 富国平夫妇退位未果套现超10亿

热点栏目 自选股 数据中心 行情中心 资金流向 模拟交易 客户端

富国平夫妇拟退出实控权未果,锦富技术另一核心高管抛出减持计划。

今年来,锦富技术风波不断。1月份,公司实控人富国平、杨小蔚夫妇筹划年内将所持2.04亿股转让给富国平控股公司瑞微投资。目前,瑞微投资累计受让富国平夫妇所持1.25亿股,持股比例达14.92%成为公司第一大股东,富国平夫妇由此获得10.53亿元转让款。

此后,富国平夫妇再度筹划转让全部所持股份,退出实控权,但最终因存在频繁股权质押问题不了了之。

另一方面,锦富技术近半年内两次筹划重大资产收购均以失败告终,同时公司预计今年上半年净利润将下滑78.52%至92.84%。

多重冲击下,锦富技术股价持续下跌。截至8月14日收盘,锦富技术报4.24元/股,年内最高跌幅达48%。

公司董事拟减持不超946万股

8月13日晚间,锦富技术披露董事减持计划,持有公司股份37864974股(占公司总股本3.46%)的公司董事黄亚福因个人资金需求,计划在未来六个月以集中竞价方式或大宗交易方式减持本公司股份不超过9466244股(占公司总股本0.87%)。

事实上,早在2016年7月至2017年1月,黄亚福已经累计减持1237万股公司股票,累计套现金额达2.03亿元。

今年1月4日,黄亚福曾发出承诺函,其基于对公司未来发展前景的信心,承诺今年1月4日至7月4日期间不通过任何方式进行减持。

但与此同时,黄亚福也存在着高质押率。截至今年一季度末,黄亚福为锦富技术第五大股东,已将其所持29121373股股票质押,质押率达99.98%。

两次重组失败业绩大幅下滑

公开资料显示,锦富技术是中国领先的光电显示薄膜器件生产和整体解决方案提供厂商,2010年登陆创业板。

2012年公司净利润达到最高峰1.44亿元,随后持续下跌,近两年才稍有回升。

今年上半年,由于上年同期处置厂房土地获得非经常性损益较多,智能系统与大数据(含IDC增值服务)市场开拓进度不及预期,报告期内利息支出及汇兑损失较上年同期有所增加,影响本期利润等原因,锦富技术预计报告期内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盈利100万至300万元,较上年同期下降78.52%至92.84%。

而另一方面,锦富技术近半年内两度筹划重大资产重组事项,但均以失败告终。

据了解,今年2月锦富技术筹划以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的方式购买电子功能性材料商弘擎科技100%股权,三个月后此次重组宣告终止。

6月15日,锦富技术再推重组方案,此次公司拟通过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方式购买大数据科技公司共和盛世100%股权。但仅过去三周,此项重组方案最终还是因证券市场的环境发生较大变化,双方在标的公司作价时的PE倍数等重要条款方面未能达成一致而终止。

富国平夫妇“萌生退意”多次股权转让

在锦富技术上市的第八个年头,富国平夫妇就已“萌生退意”。

今年1月,锦富技术公告称富国平及杨小蔚计划在2018年度以协议转让的方式将其所持2.04亿股给上海瑞微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简称“瑞微投资”),瑞微投资为富国平控股、上市公司董事长肖鹏参股的公司。

经过多次股权转让,瑞微投资受让1.25亿股,目前持股比例达14.92%,成为公司第一大股东,富国平夫妇由此共获得10.53亿元转让款。

6月1日,锦富技术公告称,富国平夫妇再次筹划将实控权的转让。

根据转让方案,富国平及杨小蔚合计持有锦富技术175743200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0.88%,二人拟分三年转让所持全部股份给肖鹏或其实际控制的公司。

此次转让价格暂定为7.02元/股,全部以现金支付。粗略计算,若交易成功富国平夫妇即可套现12.34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此时富国平夫妇已基本将所持股份全部质押出去,且已有部分质押股份触及平仓线。

6月20日,锦富技术再次公告称因受公司股价变动等因素的影响,富国平所持公司部分原未质押的股份现已被用于追加质押,预计与股份转让相关的解质押工作在短期内难以完成。经交易双方协商一致,决定终止本次拟变更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事项。

在此期间,尽管肖鹏及其他几名高管推出增持计划,但5月31日至6月21日锦富技术连续五个交易日跌停。6月25日更是跌至3.17元/股,为近五年来最低。截至8月14日收盘,锦富技术报4.24元/股,年内最高跌幅达48%。

7月12日,公司公告称,晋成投资有意向作为战略投资者投资锦富技术,受让富国平夫妇所持5470万股至1.09亿股,占总股本的比例为5%至10%。此次转让完成后,公司实控人仍为富国平夫妇,晋成投资将成为公司持股5%以上股东。

但截至7月11日,富国平及杨小蔚持股比例分别为12.49%、8.39%,质押率仍高达99.95%、99.99%,此外瑞微投资的质押率也达到了99.99%。

《“最富教授”违规减持华菱星马 自然人股东增持》 相关文章推荐三:掌趣科技二股东华谊兄弟:投资1.5亿 上市后套现28亿

  《中国经济周刊》 记者 贾国强|北京报道   责编:周琦   6月11日,掌趣科技(300315.SZ)公告称,公司董事长刘惠城以7.19亿元交易对价受让原控股股东、实控人姚文彬所持有的1.4亿股掌趣科技股份(占公司总股本5.08%),过户手续已办理完毕。   这次协议转让完成后,因任何单一股东均无法控制股东大会或对股东大会作出决议产生决定性影响,掌趣科技公司股东及股权结构将进一步分散及多元化,变更为一家无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的上市公司。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梳理发现,掌趣科技自2012年5月上市到目前成为“无主”公司,这6年间大股东、高管套现75.96亿元,累计实现净利润19.41亿元,而现金分红仅2.22亿元。   在大股东大规模套现的背后,掌趣科技股价也不断走低,近3年跌幅超过70%。在没有实控人后,它又该如何赢得投资者信任?   >> 并购造就财富神话   掌趣科技刚上市之初,手游概念曾一度非常火爆,其核心产品《大掌门》和《塔防三国志》就是相关代表,公司一度受到追捧。   从券商的研报数量可见一斑。2012年关于掌趣科技的研报只有10篇,2013年、2014年则分别有22篇、18篇。2015—2017年,掌趣科技的研报开始大幅下滑,分别只有3篇、4篇、2篇,2018年上半年仅有1篇。   回顾掌趣科技的快速发展,外延式并购占据了举足轻重的角色。如8.1亿元收购动网先锋、17.4亿元收购玩蟹科技、11.8亿元收购上游信息、26.78亿元收购天马时空80%股权等,仅2015年,公司对外投资额就高达50亿元。   通过一连串的并购,掌趣科技不光在A股移动游戏开发运营业务上成为龙头企业,其“泛娱乐”战略也延伸到文学、影视、动漫、体育等多个细分领域。   在并购的支撑下, 掌趣科技的主要财务指标亮眼。2012年公司营收2.25亿元,净利润8230万元。到了2016年,公司营收18.55亿元,净利润2.92亿元,4年时间营收增幅达724.44%,净利润增幅达256.1%。掌趣科技的市值也从2012年上市时的40亿元,一度攀升到540亿元,成为创业板的造富神话。   在公司业绩和市值快速增长的背后,掌趣科技的商誉大幅增加,同时减值风险也逐渐增多。《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查询Wind数据显示,掌趣科技在2014—2017年商誉分别为29.9亿元、56亿元、56.09亿元、53.92亿元,资产减值损失2016年为1.83亿元,2017年达5.13亿元。   根据其2017年年报,掌趣科技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64亿元,同比下降48.11%,“业绩变动主要受公司研发成本增加较大且自研的重点游戏产品上线时间有所推迟,因被投资公司业绩开展情况及估值变动产生的商誉减值准备、可供出售金融资产减值准备及因业绩承诺未完成产生的业绩补偿等原因影响。”   >> 第二大股东华谊兄弟:投资1.5亿元,上市后套现28亿元   掌趣科技一方面通过并购做大市值,另一方面实际控制人和大股东们一步步减持手中股份。《中国经济周刊》梳理Wind“重要股东二级市场交易”发现,据不完全统计,自2013年5月至今,掌趣科技大股东、高管共减持52次,套现金额为75.96亿元。   华谊兄弟在掌趣科技上市之前投资1.5亿元,成为掌趣科技第二大股东,占15.73%股份。一年限售期刚过,华谊兄弟就开始减持。2013年,华谊兄弟共减持3次,套现4.19亿元;2014年和2015年共减持3次,套现8.09亿元;2016年减持最多,达14次,套现13.3亿元;2017年再次减持3次,套现2.57亿元。也就是说,华谊兄弟在2013—2017年这5年间,共减持掌趣科技23次,套现28.15亿元。相比起最初投资的1.5亿元,投资获益26.65亿元。   原实控人姚文彬从2010年10月任公司董事长,在掌趣科技上市时持股比例为28.2%。在2016年辞去上市公司总经理、董事长职位前后,姚文彬开始减持套现。   据统计,在2016年3月到7月,姚文彬在4个月内减持6次,套现12.73亿元。2017年再次套现4.65亿元。2018年截至6月19日,减持4次,套现10.75亿元。不到3年时间,姚文彬共套现28.13亿元,套现金额与华谊兄弟几乎相当。   掌趣科技原高管叶颖涛、邓攀等也接连多次减持套现。叶颖涛在2015年和2016年减持3次,套现6.58亿元;邓攀自2013年至2015年减持4次,套现3.27亿元。   与大股东、高管大规模减持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掌趣科技自上市以来,累计实现净利润为19.41亿元,累计现金分红仅为2.22亿元,分红率为11.41%。   >> 无实控人的上市公司逐年增多   随着上市公司大股东、高管的不断减持套现,掌趣科技的前10大股东持股比例从73%下降到今年第一季度的25.78%。   今年5月,北京市金杜律师事务所曾对姚文彬的1.4亿股股份转让交易行为出具法律意见书,认为此次股权变动不影响公司治理有效性。给出的理由之一是公司前两大股东姚文彬、刘惠城持股比例均在5%以上,“其通过集中竞价、大宗交易和协议方式进行股份转让均受到《实施细则》的约束,在一定程度上保证了公司股权结构的稳定性”;理由之二为“公司新任董事长兼总经理刘惠城为公司第二大股东,熟悉并认可公司的企业文化、发展战略及治理方式,能够保证公司在本次股份变动后依然保持稳定运营”。   值得注意的是,《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根据Wind统计发现,境内没有实际控制人的上市公司在逐年增多,2014年为119家,2015年为124家,2016年为144家,2017家为155家。   对此,中国人民大学商法研究所所长刘俊海曾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解释说,股权结构无论是高度集中还是高度分散,都是一个中性词,要全面看待。股权高度集中的好处在于,上市公司的控制权稳定,控股股东为了自身利益,也要追求公司利益,遏制短期不理性决策;股权高度分散,可以预防一股独大,有效解决大股东滥用职权等问题。“但是,股权高度分散又衍生出新的问题,即众多的公众投资者如一盘散沙,集体行动成本非常高,也会出现内部人控制问题,即‘山中无老虎,猴子称霸王’。在美国,不少公司股权高度分散,这种内部控制人现象比较多,不过他们对内部控制人的违规惩戒很严厉。”

《“最富教授”违规减持华菱星马 自然人股东增持》 相关文章推荐四:锦富技术重组两连败业绩降八成 富国平夫妇“退位”未果

富国平夫妇拟退出实控权未果,锦富技术(300128.SZ)另一核心高管抛出减持计划。

今年来,锦富技术风波不断。1月份,公司实控人富国平、杨小蔚夫妇筹划年内将所持2.04亿股转让给富国平控股公司瑞微投资。目前,瑞微投资累计受让富国平夫妇所持1.25亿股,持股比例达14.92%成为公司第一大股东,富国平夫妇由此获得10.53亿元转让款。

此后,富国平夫妇再度筹划转让全部所持股份,退出实控权,但最终因存在频繁股权质押问题不了了之。

另一方面,锦富技术近半年内两次筹划重大资产收购均以失败告终,同时公司预计今年上半年净利润将下滑78.52%至92.84%。

多重冲击下,锦富技术股价持续下跌。截至8月14日收盘,锦富技术报4.24元/股,年内最高跌幅达48%。

公司董事拟减持不超946万股

8月13日晚间,锦富技术披露董事减持计划,持有公司股份37864974股(占公司总股本3.46%)的公司董事黄亚福因个人资金需求,计划在未来六个月以集中竞价方式或大宗交易方式减持本公司股份不超过9466244股(占公司总股本0.87%)。

事实上,早在2016年7月至2017年1月,黄亚福已经累计减持1237万股公司股票,累计套现金额达2.03亿元。

今年1月4日,黄亚福曾发出承诺函,其基于对公司未来发展前景的信心,承诺今年1月4日至7月4日期间不通过任何方式进行减持。

但与此同时,黄亚福也存在着高质押率。截至今年一季度末,黄亚福为锦富技术第五大股东,已将其所持29121373股股票质押,质押率达99.98%。

两次重组失败业绩大幅下滑

公开资料显示,锦富技术是中国领先的光电显示薄膜器件生产和整体解决方案提供厂商,2010年登陆创业板。

2012年公司净利润达到最高峰1.44亿元,随后持续下跌,近两年才稍有回升。

今年上半年,由于上年同期处置厂房土地获得非经常性损益较多,智能系统与大数据(含IDC增值服务)市场开拓进度不及预期,报告期内利息支出及汇兑损失较上年同期有所增加,影响本期利润等原因,锦富技术预计报告期内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盈利100万至300万元,较上年同期下降78.52%至92.84%。

而另一方面,锦富技术近半年内两度筹划重大资产重组事项,但均以失败告终。

据了解,今年2月锦富技术筹划以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的方式购买电子功能性材料商弘擎科技100%股权,三个月后此次重组宣告终止。

6月15日,锦富技术再推重组方案,此次公司拟通过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方式购买大数据科技公司共和盛世100%股权。但仅过去三周,此项重组方案最终还是因证券市场的环境发生较大变化,双方在标的公司作价时的PE倍数等重要条款方面未能达成一致而终止。

富国平夫妇“萌生退意”多次股权转让

在锦富技术上市的第八个年头,富国平夫妇就已“萌生退意”。

今年1月,锦富技术公告称富国平及杨小蔚计划在2018年度以协议转让的方式将其所持2.04亿股给上海瑞微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简称“瑞微投资”),瑞微投资为富国平控股、上市公司董事长肖鹏参股的公司。

经过多次股权转让,瑞微投资受让1.25亿股,目前持股比例达14.92%,成为公司第一大股东,富国平夫妇由此共获得10.53亿元转让款。

6月1日,锦富技术公告称,富国平夫妇再次筹划将实控权的转让。

根据转让方案,富国平及杨小蔚合计持有锦富技术175743200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0.88%,二人拟分三年转让所持全部股份给肖鹏或其实际控制的公司。

此次转让价格暂定为7.02元/股,全部以现金支付。粗略计算,若交易成功富国平夫妇即可套现12.34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此时富国平夫妇已基本将所持股份全部质押出去,且已有部分质押股份触及平仓线。

6月20日,锦富技术再次公告称因受公司股价变动等因素的影响,富国平所持公司部分原未质押的股份现已被用于追加质押,预计与股份转让相关的解质押工作在短期内难以完成。经交易双方协商一致,决定终止本次拟变更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事项。

在此期间,尽管肖鹏及其他几名高管推出增持计划,但5月31日至6月21日锦富技术连续五个交易日跌停。6月25日更是跌至3.17元/股,为近五年来最低。截至8月14日收盘,锦富技术报4.24元/股,年内最高跌幅达48%。

7月12日,公司公告称,晋成投资有意向作为战略投资者投资锦富技术,受让富国平夫妇所持5470万股至1.09亿股,占总股本的比例为5%至10%。此次转让完成后,公司实控人仍为富国平夫妇,晋成投资将成为公司持股5%以上股东。

但截至7月11日,富国平及杨小蔚持股比例分别为12.49%、8.39%,质押率仍高达99.95%、99.99%,此外瑞微投资的质押率也达到了99.99%。

《“最富教授”违规减持华菱星马 自然人股东增持》 相关文章推荐五:私募提前清盘产品今年骤增69%

  今年以来,A股市场低迷的行情让私募也面临不小的压力,尤其是近期,不断有个股股价创出阶段新低,强平、清盘成为了私募圈的热搜词,就连明星私募也未能幸免。据格上理财数据显示,今年以来提前清盘产品数量骤增69%,连不少私募冠军也频频出现。  昔日私募冠军股票被强平  曾经的私募冠军、广东新价值投资掌门人、金刚玻璃第一大股东罗伟广持有的股票被强平,这一消息刷爆了朋友圈。6月13日,金刚玻璃公告称,已于6月12日接到公司持股5%以上股东罗伟广的通知,中信证券对其融资融券账户中部分金刚玻璃股份进行处置,造成罗伟广被动减持金刚玻璃股份。  媒体记者注意到,因罗伟广违反与中信证券的融资融券合同,未在规定时间偿还负债,中信证券于2018年6月12日起对其融资融券账户进行强制平仓处理,减持该账户中的部分或全部股份。  6月12日中信证券强平金刚玻璃172万股,成交均价为7.21元。在强平之后,罗伟广也失去了金刚玻璃第一大股东的位置。强平前,罗伟广持有金刚玻璃2428.71万股,占总股本的11.24%,为第一大股东。减持后,罗伟广持有2256.50万股,占总股本10.45%,成为第二大股东。  今年以来清盘产品数量骤增69%  实际上在私募圈,今年私募冠军因持股股价下跌被强平或产品提前清盘的不止罗伟广一人。如前明星私募穗富投资旗下的产品在今年就被提前清盘。据媒体记者了解,穗富投资董事长易向军在私募界被称为“军哥”,也是明星私募基金管理人。而由易向军担任基金管理人的私募产品“粤财信托-穗富一号”曾是2014年的半年度私募冠军。据私募排排网数据显示,穗富投资旗下的穗富明星8号在2018年1月7日提前清盘,另外明星11号、明星9号也在今年1月12日被提前清盘。  目前国内私募行业以股票类私募占比最大,而今年A股走势疲软,导致股票类私募面临较大的业绩压力。据格上理财数据显示,2017年证券类私募清盘共1992只,其中在2017年1~5月分别为11只、5只、6只、798只、1172只;而到了2018年,合计有3373只私募产品被清盘,其中1~5月分别为185只、655只、1133只、344只、1056只。分时间来看,3月、5月清盘产品数量最多,从清盘产品总数量来看,今年前五月的清盘数量较去年同期骤然增长了69.32%。(媒体)

《“最富教授”违规减持华菱星马 自然人股东增持》 相关文章推荐六:白马股中报吸睛 基金坚守海康威视

  近日多家市场重点关注的热门公司公布了中报。水井坊中报显示,公募基金在二季度对股价表现强势的水井坊有所减持。而海康威视虽然二季度以来股价有所调整,但公募基金整体持股并未明显变化,尤其是东证资管旗下的东方红系列基金,仍然坚守海康威视。

  上市公司中报披露的节奏正在加快。近日多家市场重点关注的热门公司公布了中报。水井坊中报显示,公募基金在二季度对股价表现强势的水井坊有所减持。而海康威视虽然二季度以来股价有所调整,但公募基金整体持股并未明显变化,尤其是东证资管旗下的东方红系列基金,仍然坚守海康威视。

  公募基金减持水井坊

  7月25日,水井坊公布的中报显示,上半年公司收入13.36亿,同比增长58.97%,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67亿元,同比增长133.6%。在高增长的背景下,今年二季度,海外资金进一步增持水井坊,但公募基金持股却整体有所下降。

  根据半年报,水井坊前十大流通股东中有4只公募基金和1只社保基金。华夏稳盛灵活配置持有805万股,为第3大流通股东,华夏回报则持有622万股,为第5大流通股东,两只基金均较1季度末增持了45万股,汇添富成长焦点持有600万股,持股未变,招商中证白酒持有547万股,持股减少249万股。社保基金一零九组合则持有470万股,新进成为第10大流通股东。

  相较之下,一季度持有655万股的鹏华策略回报退出十大流通股东之位,显示有明显的减持。据统计,今年二季度末,公募基金整体共重仓持有5654万股水井坊,较一季度末的持股数减少了约1300万股。二季度水井坊股价创新高,获利了解意图明显。

  值得一提的是,海外资金通过沪股通渠道进一步增持水井坊。香港中央结算有限公司今年二季度末持有水井坊的数量为6696万股,占流通股的比例达到了13.71%,较一季度末增持了3124万股,持股数几乎翻倍。

  与水井坊同一天公布年报的雷科防务也被基金减持,这也与军工板块近两年持续弱势有关。其前十大流通股东席位上,原本持有1183万股的富国中证军工在二季度减持退出。

  基金坚守海康威视

  在水井坊之前,另一只热门公司海康威视也公布了半年报。与水井坊一致的是,海外资金同样通过深股通增持海康威视,而公募基金对于海康威视的持股基本保持不变,显示在二季度以来海康威视股价有所调整背景下,公募基金整体对其仍然较为看好。

  海康威视半年报显示,公司2018年上半年实现营收208.76亿元,同比增长26.92%,实现归母净利41.47亿元,同比增长26.00%。其前十大流通股东方面,中信证券、汇金公司等机构仍然在列。共中中信证券持有8918万股,较前一季度末减持了4868万股,汇金公司则持有6582万股,持股数保持不变。公募基金方面,结合基金二季报,基金持股数量为2.33亿股,与一季度末的2.35亿股相比,整体持平。今年二季度末,海康威视共被218只基金重仓持有,仍然是基金的第12大重仓股。

  具体来看,东证资管仍然是海康威视的头号粉丝。东方红睿丰、东方红睿华沪港深、东方红中国优势、东方红沪港深是持有该股最多的4只基金,分别持有2057万股、1630万股、1578万股和1028万股,其中东方红中国优势较一季度末增持了362万股。其余三只基金持股未变。除东证资产旗下的东方红系列基金外,其余基金持股数量均在千万股以下。

  而香港中央结算有限公司持有10.3亿股海康威视,较一季度末增加了2818万股,小幅增持,显示海外资金二季度仍然通过深股通渠道在买入海康威视,但二季度净买入比例不大,较一季度末只有2.81%。

《“最富教授”违规减持华菱星马 自然人股东增持》 相关文章推荐七:掌趣科技54亿商誉惊雷 大股东疯狂割韭菜套现超60亿

新浪财经讯 日前,掌趣科技(300315,股吧)发布了减资公告,公司拟回购刘惠城应补偿股份并予注销,公司拟实施回购注销股份 508,671 股,公司总股 本将自 2,757,992,863 股减少至 2,757,484,192 股,注册资本将自 2,757,992,863 元减少至 2,757,484,192 元。

股份补偿,即说明有人未完成重组收购中的业绩承诺,不禁让人联想到“恐怖”的商誉。截至2017年底,掌趣科技商誉达53.92亿元,占总资产的比例为54.55%。而通过并购做高市值之后,公司大股东、高管却开始了疯狂套现,合计套现超60亿元,而上市6年以来分红仅2亿元多。

有标的未完成业绩承诺 2017年底商誉近54亿

掌趣科技作为A股并购大户,自2012年上市以来,先后并购了上游信息科技(上海)有限公司(简称“上游信息”)、北京玩蟹科技有限公司股权(简称“玩蟹科技”)、北京天马时空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简称“天马时空”)等多家公司,资本运作近40次。

由于对先锋网络、玩蟹科技、上游信息和天马时空等都系高溢价收购,评估增值率超20倍,掌趣科技账上积攒了超高的商誉,截至2017年底,达53.92亿元,占总资产的比例为54.55%。

而依靠疯狂对外投资,过去几年掌趣科技利润实现快速增长,但是这种并购式增长却似乎并不具有持续性。2017年,掌趣科技实现营业收入17.68亿元,比上年同期下降4.66%;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64亿元,比上年同期下降48.11%。

对此,掌趣科技表示,业绩变动主要受公司研发成本增加较大且自研的重点游戏产品上线时间有所推迟,因被投资公司业绩开展情况及估值变动产生的商誉减值准备、可供出售金融资产减值准备及因业绩承诺未完成产生的业绩补偿等原因影响。

据2017年年报,广州市好运通讯科技有限公司正在办理注销、北京富姆乐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不再具备持续研发能力,掌趣科技对二者全额计提减值准备;根据年末的商誉减值测试,动网先锋、上游信息、天马时空因估值低于其账面价值,均计提减值准备。

数据来源;2017年年报

融资套现超60亿元 分红2.2亿元 曾经靠着并购,掌趣科技股价一路走高,市值飙升一度超500亿。但截至6月1日收盘,公司市值仅剩139.8亿元。股价的持续走低与大股东的疯狂减持不无关系,令投资者有苦难言,割肉离场。 当初掌趣科技3年禁售期满之时,大股东开启疯狂减持套现之路,打响减持套现首枪的是华谊兄弟(300027,股吧),减持次数超10次,套现总额超26亿元。 公司高管姚文彬、叶颖涛、宋海波、邓攀等也接连多次减持,其中实控人姚文彬套现近20亿元。在上市之前,姚文彬持有股份49.76%,首次公开发行股票以后,姚文彬的股份被稀释到28.20%,而通过持续减持,其持股仅剩12.59%。此外,姚文彬提前已在2016年先后辞去董事长总经理职位。据choice数据统计,2015年以来,掌趣科技大股东、高管合计套现超60亿元。

而统计掌趣科技上市以来的分红情况,其上市以来共有7次分红,累计分红金额为 2.22 亿元。

分红最多的一次是上市第一年2012年底,10转12.00派1.00元(含税,扣税后0.90元),2015年和2016年分工均不到2毛钱,而2017年未分红。(公司观察 曹婕/文)

《“最富教授”违规减持华菱星马 自然人股东增持》 相关文章推荐八:公募基金最新鲁股布局出炉了,哪些公司受青睐?

  公募基金在山东上市公司的最新布局情况,随着各只产品中报陆续披露,正式拉开帷幕。

  18日晚,易方达新丝路灵活配置基金发布2018年中报显示,其二季度大举增持青岛海尔(600690,股吧)(600690),至季末持股数量升至2350万股,市值超过4.5亿元,为第五大重仓股

  经济导报记者通过Wind资讯统计发现,由于市场走势屡屡下滑,“性价比”较高的蓝筹股依旧是公募基金二季度布局重点,鲁股方面除青岛海尔外,浪潮信息(000977,股吧)(000977)、海信电器(600060,股吧)(600060)等也均获得增持。

  另外,部分绩优中小板个股也获得公募基金青睐,如合力泰(002217,股吧)(002217)、新北洋(002376,股吧)(002376)等,二季度被增持数量均已超过3000万股。

  值得关注的是,此次公募基金在调整仓位时出现了明显的同向化趋势,如易方达旗下两只基金同时增持青岛海尔,汇添富两只基金联手增持浪潮信息,华安旗下两只基金则减持了万华化学(600309,股吧)(600309),凸显出各家基金中抱团应对市场风险的心态。

  公募基金寻找鲁股“避风港”

  易方达新丝路是一只成立近3年的公募基金,目前规模超过百亿元。经济导报记者注意到,今年二季度是该基金首次重仓鲁股,选中标的股为青岛海尔。

  从股价走势上看,青岛海尔今年1月刚刚创出历史新高,2、3、4月连续回调,累计跌幅超过15%;但在5月公司迎来强力反弹,单月涨幅超过17%;6月公司又走出了剧烈波动,虽然月跌幅不到3%,但振幅超过16%。

  这意味着,今年2季度建仓时,易方达新丝路遭遇的是市场资金对青岛海尔多空博弈最激烈的时期。而出手就重仓2350万股、持股市值超过4.5亿元的举动,已表明该基金坚定站在“做多”一方立场之上。

  除了青岛海尔外,还有浪潮信息、海信电器等蓝筹鲁股在二季度获得基金增持。

  如汇丰晋信双核策略A(000849)当季增持海信电器1276.59万股,持股数量升至3055.23万股,市值达到4.09亿元;汇添富均衡增长(519018,基金吧)(519018)重仓浪潮信息756.76万股,持仓市值超过1.8亿元。

  “从基金目前动向看,防御能力较强的大消费板块,以及有着广阔应用前景的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等板块,更受青睐。”中诚顾问投资分析师王瑞鑫对经济导报表示,基金这种配置更多是担心市场继续下跌风险,寻找估值较低或存在乐观业绩前景的个股来作为“避风港”。

  值得关注的是,除了蓝筹股外,部分中小板鲁股也获得基金青睐。如合力泰获华安幸福生活(005136)增持1227.02万股,持股市值超1亿元;易方达科翔(110013)增持新北洋后,持股份额达到1040.60万股,市值超过1.7亿元。

  几家公司均有业绩支撑,如合力泰预计今年上半年实现净利润6.9亿元-8亿元,同比上涨35.19%-56.75%;新北洋则预计上半年实现净利润1.48亿元-2.01亿元,同比增幅10%-50%。

  “抱团”明显

  当然,与增持相对的,还有减持。经济导报记者发现,部分公募基金在二季度也对几只鲁股进行了减仓

  如华安策略优选(040008,基金吧)(040008)就减持了万华化学302.6万股。不过,截至二季度末该只基金仍持有公司1018.68万股,持股市值仍在4.63亿元的高位。

  而易方达旗下的安心回报A(110027)则减持了华鲁恒升(600426,股吧)(600426)372.26万股,持股市值降至1亿元;东方红睿玺三年(501049)则减持太阳纸业(002078,股吧)(002078)256.11万股,持股市值降至7000余万元。

  从上述公司股价表现看,太阳纸业年初股价创出历史新高后开始回落,已连续下跌5个月;华鲁恒升则是在今年5月创出新高,随后回落;万华化学本月仍在高位徘徊。

  经济导报注意到,无论是增持还是减持,同一家基金公司旗下产品的步调颇为一致,也有多家基金公司同时增持的情况出现。

  如青岛海尔在获得易方达新丝路基金增持同时,还获得易方达中小盘(110011,基金吧)(110011)增持1488.01万股,同时华夏行业(160314,基金吧)龙头(005499)也增持了公司1674.82万股;另外,汇添富旗下的另一只基金汇添富社会责任(470028)也增持了浪潮信息608.03万股。

  在减持方面,华安基金旗下的华安宝利(040004)也减持了万华化学104.33万股。

  对此,王瑞鑫等受访业内人士认为,在市场人气低迷、风险情绪升温情况下,A股可选标的有限,易形成基金抱团趋势,应对市场压力。(编辑李师全 陈德罡)

(责任编辑:岳权利 HN152)

《“最富教授”违规减持华菱星马 自然人股东增持》 相关文章推荐九:罗伟广持股遭遇强平 私募提前清盘产品今年骤增69%

  罗伟广持股遭遇强平 私募提前清盘产品今年骤增69%

  每经记者 杨建 每经编辑 谢欣

  今年以来,A股市场低迷的行情让私募也面临不小的压力,尤其是近期,不断有个股股价创出阶段新低,强平、清盘成为了私募圈的热搜词,就连明星私募也未能幸免。据格上理财数据显示,今年以来提前清盘产品数量骤增69%,连不少私募冠军也频频出现。

  昔日私募冠军股票被强平

  曾经的私募冠军、广东新价值投资掌门人、金刚玻璃第一大股东罗伟广持有的股票被强平,这一消息刷爆了朋友圈。6月13日,金刚玻璃公告称,已于6月12日接到公司持股5%以上股东罗伟广的通知,中信证券对其融资融券账户中部分金刚玻璃股份进行处置,造成罗伟广被动减持金刚玻璃股份。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因罗伟广违反与中信证券的融资融券合同,未在规定时间偿还负债,中信证券于2018年6月12日起对其融资融券账户进行强制平仓处理,减持该账户中的部分或全部股份。

  6月12日中信证券强平金刚玻璃172万股,成交均价为7.21元。在强平之后,罗伟广也失去了金刚玻璃第一大股东的位置。强平前,罗伟广持有金刚玻璃2428.71万股,占总股本的11.24%,为第一大股东。减持后,罗伟广持有2256.50万股,占总股本10.45%,成为第二大股东。

  今年以来清盘产品数量骤增69%

  实际上在私募圈,今年私募冠军因持股股价下跌被强平或产品提前清盘的不止罗伟广一人。如前明星私募穗富投资旗下的产品在今年就被提前清盘。据《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了解,穗富投资董事长易向军在私募界被称为“军哥”,也是明星私募基金管理人。而由易向军担任基金管理人的私募产品“粤财信托-穗富一号”曾是2014年的半年度私募冠军。据私募排排网数据显示,穗富投资旗下的穗富明星8号在2018年1月7日提前清盘,另外明星11号、明星9号也在今年1月12日被提前清盘。

  目前国内私募行业以股票类私募占比最大,而今年A股走势疲软,导致股票类私募面临较大的业绩压力。据格上理财数据显示,2017年证券类私募清盘共1992只,其中在2017年1~5月分别为11只、5只、6只、798只、1172只;而到了2018年,合计有3373只私募产品被清盘,其中1~5月分别为185只、655只、1133只、344只、1056只。分时间来看,3月、5月清盘产品数量最多,从清盘产品总数量来看,今年前五月的清盘数量较去年同期骤然增长了69.32%。

责任编辑:陶然

关键词 : 违规 股东 教授 增持
加载全文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