欠款超10亿 北汽银翔资金链危机 遭遇连环诉讼和银行抽贷

网贷之家小编根据舆情频道的相关数据,精心整理的关于《欠款超10亿 北汽银翔资金链危机 遭遇连环诉讼和银行抽贷》的相关文章10篇,希望对您的投资理财能有帮助。

  欠款超10亿 北汽银翔资金链危机 遭遇连环诉讼和银行抽贷

  记者 杨海艳

  银行抽贷、压贷在一定程度上成为压倒北汽银翔的最后一根稻草

  江西人李山(化名)刚在家度过了一个一言难尽的中秋节。毕业上班后,这是他少有的和家人一起度过的节日,按理说应该十分开心。但这次之所以能够和家人团聚,却是因为一个不太好的原因:李山所在的车企因为经营不善、拖欠供应商款项而被“断供”,已经处于停产的状态。

  “没正式办理离职,但已经有三个多月没有任何事情可干,公司也发不出工资,本月14日才刚发了7月的工资。”李山告诉记者,无所事事的他选择回家,“给自己放假”。

  李山所在的公司重庆比速汽车有限公司(下称“比速汽车”)是重庆银翔实业集团于2015年4月28日成立的自主品牌汽车整车制造企业。其母公司银翔集团以摩托车起家,在2010年左右与北汽集团合作,成立北汽银翔开始进入汽车行业。

  2014年,北汽银翔发布了北汽幻速品牌,虽然在一二线市场上难觅踪影,但在川渝为代表的西部市场,却非常受欢迎。但从2017年开始,随着SUV的退潮,车市开始进入优胜劣汰的洗牌期,北汽银翔旗下比速和幻速两大品牌车型销量开始大幅下跌。

  今年7月,北汽银翔发出一则“停产”公告:由于行业环境持续恶化,企业经营困难,公司(银翔汽车及汽车相关公司)决定停工待产40天,后续复产时间提前一周通知。

  按照当时的公告,公司应该在8月20日左右复产。但截至目前,包括李山在内的员工都没有收到复产上班的消息。

  欠债超10亿

  9月17日下午,记者到达北汽银翔的生产基地后发现这个自7月中旬便开始停工的生产基地,依然没有任何复工的迹象。从厂区外围的栅栏往里看去,厂区的停车位上稀稀拉拉地停着几辆车,洞开的车间大门,里面黑漆漆一片,并未有半点工作的迹象,而位于厂区内的研发中心大楼,大门也紧闭着,从外面望进去似是许久无人进出。

  “想要东山再起估计不太可能了。” 虽然尚未正式办理离职,但李山对这家公司已经不抱任何幻想。“没钱付给供应商,供应商们都停止供货了,不解决前面的问题根本不可能复产。”

  9月12日晚间,芜湖伯特利汽车安全系统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芜湖伯特利”)发布公告称,该公司和全资子公司向北汽银翔汽车有限公司、重庆比速汽车有限公司、重庆幻速汽车配件有限公司、重庆银翔摩托车制造有限公司及重庆银翔晓星通用动力机械有限公司5家公司(下称“北汽银翔及其相关方”)销售盘式制动器等汽车制动零部件,但未能按照合同收到货款,因而向法院提起诉讼,涉及金额约为人民币1.22亿元,案件目前法院已受理。

  记者了解到,除芜湖伯特利之外,包括天运股份(832684)、大凌实业(835379)、泰利模具(832078)等多家新三板公司,都因为与北汽银翔及其相关方的业务往来,而面临应收款无法收回的风险。据记者统计,仅上述几家企业爆出的资金数额,就已经达到10亿元左右。除此之外,还有多家零部件企业,都受累于北汽银翔及其相关方的经营困境。

  去年3月,北汽银翔曾因欠200多万生产线改造工程款被诉之公堂,今年6月底,北汽银翔再因欠某零部件供应商194.94万元货款被告上法庭。此外,从今年1月份开始,北汽银翔已经陆续进行4次资产抵押,抵押物包括北汽银翔汽车有限公司的冲压小件、生产线整套设备、检测线所有设备、锻压机等重要生产设备。

  北汽银翔方面将其经营困难的直接原因归结于车市整体下行以及银行抽贷等。7月上旬,一份北汽银翔向金融机构发出的《重庆银翔实业集团恳请银行业金融机构继续支持的函》在网上流传。在公函中,该公司承认资金链紧张,公司存在经营困难,并呼吁**和金融机构支持。协调相关银行停止抽贷、压贷行为。降低融资成本,保证企业渡过当前难关。记者了解到,在公函发出后,合川当地**也曾走访银翔,调研并商量解决办法。但截至目前,尚未有官方的解决方案发布。

  内部原因多多

  虽然银翔将目前的困境归结于宏观环境的变化,但在李山看来,银翔的问题在于自身。“产品不行,领导班子不思上进”。李山对记者表示。

  如果按照当下的行业观点,银翔当年做汽车,完全是以“野蛮人”的姿态进入的。资料显示,重庆银翔集团原本是造摩托车起家,2010年前后,银翔摩托的单体产销量已突破80万辆,位居重庆民营摩企榜首。但市场变化加上政策趋严,整个摩托车行业产销一直在走下坡路,银翔希望转型。此时,作为国内五大汽车集团之一的北京汽车集团正在全国布局,渴望跻身中国汽车行业第一梯队。于是双方顺理成章签订战略合作协议,北汽银翔就此诞生。双方共同合作并投资15亿元(一期)在合川打造的一个年产30万辆的微车基地。

  “虽然叫北汽银翔,但北汽只是以品牌入股,并为银翔旗下车型提供准生证。在研发、技术以及生产制造领域,双方都是独立的。北汽每年从银翔分走部分利润。”曾在北汽银翔工作过的员工袁立(化名)告诉记者。

  记者查阅北汽银翔的注册信息发现,在北汽银翔的出资比例中,北京汽车集团有限公司为大股东,占比为26%。

  在短期内借力外来的资源,北汽银翔事实上并未有太多的技术积淀和核心竞争力。在品牌发布的2014年,北汽银翔采取“多生孩子好打架”的多产品以及低价策略卡位市场,迅速在市场上站稳脚跟。

  袁立告诉记者,虽然比速和幻速是两个不同的运作班子,但因为缺乏核心技术,两个品牌旗下车型多是“换汤不换药”的“拉皮”产品,造成这两个品牌的“左右手互搏”。

  北汽银翔旗下产品也因为各种质量问题而收到大量投诉,记者在多个汽车网站以及投诉网站上看到,包括比速和幻速旗下车型都面临着诸如刹车失灵、发动机异响、变速箱过热、发动机漏油等严重的质量问题。

  面临销量下滑和资金断链的北汽银翔正在寻求转型和外部支援。据当地媒体披露的消息,银翔集团计划在南充投资120亿元。但在集团当下业务正面临资金难题的大背景下,动辄上百亿的新增投资,有人质疑,银翔集团是否希望以投资为由,希望获得地方**的资金和资源“输血”?

  而近期,又有消息称,停产多日的北汽银翔将于近期恢复生产,做委托加工业务,同时,昌河汽车(景德镇)、地方金融机构及重庆银翔三方将成立一家新公司组织后续生产运营工作。为此,记者多次拨打北汽银翔的电话,但一直未有人接听。

责任编辑:李锋

《欠款超10亿 北汽银翔资金链危机 遭遇连环诉讼和银行抽贷》 相关文章推荐一:欠款超10亿 北汽银翔资金链危机 遭遇连环诉讼和银行抽贷

  欠款超10亿 北汽银翔资金链危机 遭遇连环诉讼和银行抽贷

  记者 杨海艳

  银行抽贷、压贷在一定程度上成为压倒北汽银翔的最后一根稻草

  江西人李山(化名)刚在家度过了一个一言难尽的中秋节。毕业上班后,这是他少有的和家人一起度过的节日,按理说应该十分开心。但这次之所以能够和家人团聚,却是因为一个不太好的原因:李山所在的车企因为经营不善、拖欠供应商款项而被“断供”,已经处于停产的状态。

  “没正式办理离职,但已经有三个多月没有任何事情可干,公司也发不出工资,本月14日才刚发了7月的工资。”李山告诉记者,无所事事的他选择回家,“给自己放假”。

  李山所在的公司重庆比速汽车有限公司(下称“比速汽车”)是重庆银翔实业集团于2015年4月28日成立的自主品牌汽车整车制造企业。其母公司银翔集团以摩托车起家,在2010年左右与北汽集团合作,成立北汽银翔开始进入汽车行业。

  2014年,北汽银翔发布了北汽幻速品牌,虽然在一二线市场上难觅踪影,但在川渝为代表的西部市场,却非常受欢迎。但从2017年开始,随着SUV的退潮,车市开始进入优胜劣汰的洗牌期,北汽银翔旗下比速和幻速两大品牌车型销量开始大幅下跌。

  今年7月,北汽银翔发出一则“停产”公告:由于行业环境持续恶化,企业经营困难,公司(银翔汽车及汽车相关公司)决定停工待产40天,后续复产时间提前一周通知。

  按照当时的公告,公司应该在8月20日左右复产。但截至目前,包括李山在内的员工都没有收到复产上班的消息。

  欠债超10亿

  9月17日下午,记者到达北汽银翔的生产基地后发现这个自7月中旬便开始停工的生产基地,依然没有任何复工的迹象。从厂区外围的栅栏往里看去,厂区的停车位上稀稀拉拉地停着几辆车,洞开的车间大门,里面黑漆漆一片,并未有半点工作的迹象,而位于厂区内的研发中心大楼,大门也紧闭着,从外面望进去似是许久无人进出。

  “想要东山再起估计不太可能了。” 虽然尚未正式办理离职,但李山对这家公司已经不抱任何幻想。“没钱付给供应商,供应商们都停止供货了,不解决前面的问题根本不可能复产。”

  9月12日晚间,芜湖伯特利汽车安全系统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芜湖伯特利”)发布公告称,该公司和全资子公司向北汽银翔汽车有限公司、重庆比速汽车有限公司、重庆幻速汽车配件有限公司、重庆银翔摩托车制造有限公司及重庆银翔晓星通用动力机械有限公司5家公司(下称“北汽银翔及其相关方”)销售盘式制动器等汽车制动零部件,但未能按照合同收到货款,因而向法院提起诉讼,涉及金额约为人民币1.22亿元,案件目前法院已受理。

  记者了解到,除芜湖伯特利之外,包括天运股份(832684)、大凌实业(835379)、泰利模具(832078)等多家新三板公司,都因为与北汽银翔及其相关方的业务往来,而面临应收款无法收回的风险。据记者统计,仅上述几家企业爆出的资金数额,就已经达到10亿元左右。除此之外,还有多家零部件企业,都受累于北汽银翔及其相关方的经营困境。

  去年3月,北汽银翔曾因欠200多万生产线改造工程款被诉之公堂,今年6月底,北汽银翔再因欠某零部件供应商194.94万元货款被告上法庭。此外,从今年1月份开始,北汽银翔已经陆续进行4次资产抵押,抵押物包括北汽银翔汽车有限公司的冲压小件、生产线整套设备、检测线所有设备、锻压机等重要生产设备。

  北汽银翔方面将其经营困难的直接原因归结于车市整体下行以及银行抽贷等。7月上旬,一份北汽银翔向金融机构发出的《重庆银翔实业集团恳请银行业金融机构继续支持的函》在网上流传。在公函中,该公司承认资金链紧张,公司存在经营困难,并呼吁**和金融机构支持。协调相关银行停止抽贷、压贷行为。降低融资成本,保证企业渡过当前难关。记者了解到,在公函发出后,合川当地**也曾走访银翔,调研并商量解决办法。但截至目前,尚未有官方的解决方案发布。

  内部原因多多

  虽然银翔将目前的困境归结于宏观环境的变化,但在李山看来,银翔的问题在于自身。“产品不行,领导班子不思上进”。李山对记者表示。

  如果按照当下的行业观点,银翔当年做汽车,完全是以“野蛮人”的姿态进入的。资料显示,重庆银翔集团原本是造摩托车起家,2010年前后,银翔摩托的单体产销量已突破80万辆,位居重庆民营摩企榜首。但市场变化加上政策趋严,整个摩托车行业产销一直在走下坡路,银翔希望转型。此时,作为国内五大汽车集团之一的北京汽车集团正在全国布局,渴望跻身中国汽车行业第一梯队。于是双方顺理成章签订战略合作协议,北汽银翔就此诞生。双方共同合作并投资15亿元(一期)在合川打造的一个年产30万辆的微车基地。

  “虽然叫北汽银翔,但北汽只是以品牌入股,并为银翔旗下车型提供准生证。在研发、技术以及生产制造领域,双方都是独立的。北汽每年从银翔分走部分利润。”曾在北汽银翔工作过的员工袁立(化名)告诉记者。

  记者查阅北汽银翔的注册信息发现,在北汽银翔的出资比例中,北京汽车集团有限公司为大股东,占比为26%。

  在短期内借力外来的资源,北汽银翔事实上并未有太多的技术积淀和核心竞争力。在品牌发布的2014年,北汽银翔采取“多生孩子好打架”的多产品以及低价策略卡位市场,迅速在市场上站稳脚跟。

  袁立告诉记者,虽然比速和幻速是两个不同的运作班子,但因为缺乏核心技术,两个品牌旗下车型多是“换汤不换药”的“拉皮”产品,造成这两个品牌的“左右手互搏”。

  北汽银翔旗下产品也因为各种质量问题而收到大量投诉,记者在多个汽车网站以及投诉网站上看到,包括比速和幻速旗下车型都面临着诸如刹车失灵、发动机异响、变速箱过热、发动机漏油等严重的质量问题。

  面临销量下滑和资金断链的北汽银翔正在寻求转型和外部支援。据当地媒体披露的消息,银翔集团计划在南充投资120亿元。但在集团当下业务正面临资金难题的大背景下,动辄上百亿的新增投资,有人质疑,银翔集团是否希望以投资为由,希望获得地方**的资金和资源“输血”?

  而近期,又有消息称,停产多日的北汽银翔将于近期恢复生产,做委托加工业务,同时,昌河汽车(景德镇)、地方金融机构及重庆银翔三方将成立一家新公司组织后续生产运营工作。为此,记者多次拨打北汽银翔的电话,但一直未有人接听。

责任编辑:李锋

《欠款超10亿 北汽银翔资金链危机 遭遇连环诉讼和银行抽贷》 相关文章推荐二:欠款超10亿 北汽银翔资金链断裂遭遇连环诉讼和银行抽贷

  江西人李山(化名)刚在家度过了一个一言难尽的中秋节。毕业上班后,这是他少有的和家人一起度过的节日,按理说应该十分开心。但这次之所以能够和家人团聚,却是因为一个不太好的原因:李山所在的车企因为经营不善、拖欠供应商款项而被“断供”,已经处于停产的状态。

  “没正式办理离职,但已经有三个多月没有任何事情可干,公司也发不出工资,本月14号才刚发了7月的工资。”李山告诉记者,无所事事的他选择回家,“给自己放假”。

  李山所在的公司重庆比速汽车有限公司(下称“比速汽车”)是重庆银翔实业集团于2015年4月28日成立的自主品牌汽车整车制造企业。其母公司银翔集团以摩托车起家,在2010年左右与北汽集团合作,成立北汽银翔开始进入汽车行业,一开始,北汽银翔的生产基地投产的是北汽旗下的微车车型,如北汽威旺205、206。到了2012年,威旺205、206销量就达到了63000辆。

  2014年,北汽银翔发布了北汽幻速品牌,并迅速推出幻速S2/S3两款SUV以及H2等MPV车型。两年前,当李山从上一家自主品牌的市场部离职,去到重庆的时候,比速和幻速这两大品牌汽车,虽然在一二线市场上难觅踪影,但在川渝为代表的西部市场,却非常受欢迎。“外观好看,空间也挺大。”当地一位出租车司机跟第一财经记者聊及他对于上述两大品牌旗下车型的看法。

  北汽幻速品牌发布后三年,累积销量达66万辆,曾被业内誉为车市黑马。但从2017年开始,随着SUV的退潮,车市开始进入优胜劣汰的洗牌期,北汽银翔旗下比速和幻速两大品牌车型销量开始大幅下跌。

  伴随着市场销量的滑坡,北汽银翔背后的资金链问题也一一暴露,今年7月,北汽银翔发出一则“停产”公告:由于行业环境持续恶化,企业经营困难,公司(银翔汽车及汽车相关公司)决定停工待产40天,后续复产时间提前一周通知。

  按照当时的公告,公司应该在8月20日左右复产,但截止到目前,包括李山在内的员工都没有收到复产上班的消息。不仅如此,北汽银翔还被诉拖欠员工工资以及供应商款项达数十亿元。此外,因为生产停摆,部分比速和幻速汽车的经销商也面临“无车可卖”的情况。

  风雨中的银翔城

  从重庆市区出发,走G75高速过东阳收费站再向北到达位于合川区土场镇的天顶汽车工业园区,北汽银翔汽车工业园也正坐落于此。9月17日下午,当记者到达北汽银翔的生产基地时,这个自7月中旬便开始停工的生产基地,依然没有任何复工的迹象。从厂区外围的栅栏往里看去,厂区的停车位上稀稀拉拉的停着几辆车,洞开的车间大门,里面黑漆漆一片,并未有半点工作的迹象,而位于厂区内的研发中心大楼,大门也紧闭着,从外面望进去似是许久无人进出。

  记者在工厂所在地的前玉路上走了十几分钟,没有一个人由此经过,驻守的门卫见有人路过,好奇的伸出头看了看,又很快的将头缩了回去,霏霏细雨让空旷的大街更添几分寂寥。前玉路对面的斜坡下方,原本是北汽银翔的新车物流发运地,进出的卡车满载着新车运往全国的4S店。但在这里,记者看到,空旷的广场里停着不少尚未发运的车,而与它们同样停在停车场的,还有原本应该跑在路上的大卡车。负责看守的人在被记者问到工厂似乎已经停产时表示并不知情,但他也透露到,今年以来,发运的车辆与去年相比,确实已经减少了不少。

  “听说是没钱生产了,今年来吃饭的人都很少了。”一位在北汽银翔生产基地附近开小餐馆的本地人老何(化名)告诉记者,2008年,当银翔集团与天顶工业区签约时,当地还十分荒凉,青壮年劳动力多外出务工,剩下老人和妇女在家务农。2010年后,随着银翔与北汽合作,在此投建工厂,吸引了大量的供应商进入,也给当地的老百姓带来了就业和商机。“一些年轻人选择去工厂上班了,虽然工资不算高,但是离家近。”老何从2012年开始在银翔基地对面开餐馆,到今年已经6年,之前生意不错,一年能赚10来万,在当地算是不错的收入。但是从去年下半年开始,老何发现来吃饭的人越来越少了,间接地,他也从来吃饭的工人口中,听到了些关于工厂“状况不好”的信息。“前一阵很多人来讨薪,说是工人的工资7月份都还没发全,闹得很大,也不了了之。”他告诉记者。

  工厂状况不好,围绕整个工厂的生态链也处于“瓦解”的状况。厂区对面的银翔城,为银翔集团所开发打造。按照此前的规划,在这片土地上,围绕着北汽银翔的整车项目,将引入学校、温泉娱乐等项目,将此地打造成一个具有有7万产业人口,9万相关人口,百万人次旅游消费人群的“生态居住示范区”。但眼下,前玉路对面整条临街的铺面,几乎都处于关闭状态,“生意不好做,大家都退租走了”,老何告诉记者。在现场,记者看到,附近合川区人力资源市场北汽银翔服务大厅,原本是为北汽银翔在内的企业提供人才培训和输送,现在也大门紧闭,从玻璃门望进去,一地的狼藉。而工业园区另外几家此前给银翔做配套的生产企业,原本机器轰鸣的嘈杂声也被一片安静所取代,厂区外围的员工摩托车停放处,一辆车都没有。在这一片沉寂的土地上,只有远处的建筑工地内,大吊车还依旧忙碌。

  压死骆驼的“稻草”

  老何还在“坚守”,作为土场镇土生土长的居民,他见证了北汽银翔的兴盛,言语中对这家公司依然充满期待,即便是现在几乎没有生意可做,也依然守着这片铺面。

  “想要东山再起估计不太可能了。” 虽然尚未正式办理离职,但李山对这家公司已经不抱任何幻想。“没钱付给供应商,供应商们都停止供货了,不解决前面的问题根本不可能复产。”李山所言不虚。

  9月12日晚间,芜湖伯特利汽车安全系统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芜湖百特利”)发布公告称,该公司和全资子公司向北汽银翔汽车有限公司、重庆比速汽车有限公司、重庆幻速汽车配件有限公司、重庆银翔摩托车制造有限公司及重庆银翔晓星通用动力机械有限公司5家公司(下称“北汽银翔及其相关方”)销售盘式制动器等汽车制动零部件,但未能按照合同收到货款,因而向法院提起诉讼,涉及金额约为人民币1.22亿元,案件目前法院已受理。

  除芜湖百特利之外,记者了解到,包括包括天运股份(832684)、大凌实业(835379)、泰利模具(832078)等多家新三板公司,都因为与北汽银翔及其相关方的业务往来,而面临应收款无法收回的风险。据记者统计,仅上述几家企业爆出的资金数额,就已经达到10亿元左右。除此之外,还有多家零部件企业,都受累于北汽银翔及其相关方的经营困境。

  去年3月,北汽银翔曾因欠200多万生产线改造工程款被诉之公堂,今年6月底,北汽银翔再因欠某零部件供应商194.94万元货款被告上法庭。此外,从今年1月份开始,北汽银翔已经陆续进行4次资产抵押,抵押物包括北汽银翔汽车有限公司的冲压小件、生产线整套设备、检测线所有设备、锻压机等重要生产设备。银行抽贷、压贷在一定程度上成为压倒北汽银翔的最后一根稻草。

  北汽银翔方面将其经营困难的直接原因在于车市整体下行以及银行抽贷等原因。7月上旬,一份北汽银翔向金融机构发出的《重庆银翔实业集团恳请银行业金融机构继续支持的函》在网上流传。在公函中,该公司承认资金链紧张,公司存在经营困难,并呼吁**和金融机构支持。协调相关银行停止抽贷、压贷行为。降低融资成本,保证企业渡过当前难关。 记者了解到,在公函发出后,合川当地**也曾走访银翔,调研并商量解决办法。但截止到目前,尚未有官方的解决方案发布。

  虽然银翔将目前的困境归结于宏观环境的变化,但在李山看来,银翔的问题在于自身。“产品不行,领导班子不思上进”。李山对记者表示。

  如果按照当下的行业观点,银翔当年做汽车,完全是以“野蛮人”的姿态进入的。资料显示,重庆银翔集团原本是造摩托车起家,2010年前后,银翔摩托的单体产销量已突破80万辆,位居重庆民营摩企榜首。但市场变化加上政策趋严,整个摩托车行业产销一直在走下坡路,银翔希望转型。此时,作为国内五大汽车集团之一的北京汽车集团正在全国布局,渴望跻身中国汽车行业第一梯队。于是双方顺理成章签订战略合作协议,北汽银翔就此诞生。双方共同合作并投资15亿元(一期)在合川打造的一个年产30万辆的微车基地。

  “虽然叫北汽银翔,但北汽只是以品牌入股,并为银翔旗下车型提供准生证。在研发、技术以及生产制造领域,双方都是独立的。北汽每年从银翔分走部分利润。”曾在北汽银翔工作过的员工袁立(化名)告诉记者。记者查阅北汽银翔的注册信息发现,在北汽银翔的出资比例中,北京汽车集团有限公司为大股东,占比为26%。

  从摩托车行业跨界进入汽车行业,北汽银翔一开始吸纳了大量长安旗下的比如长安铃木的技术人员,以至于当记者在当地调研,当地还有人将北汽银翔称作为“长安银翔”。在短期内借力外来的资源,北汽银翔事实上并未有太多的技术积淀和核心竞争力。在品牌发布的2014年,国内SUV市场方兴未艾,正处于快速的增长期,北汽银翔抓住当时的风头,采取“多生孩子好打架”的多产品以及低价策略卡位市场,迅速在市场上站稳脚跟。2015年,北汽幻速在品牌发布一年后,销量就超过了20万辆。尝到甜头的北汽银翔在2015年又推出了比速汽车,希望复制幻速的成功。

  袁立告诉记者,虽然比速和幻速是两个不同的运作班子,但因为缺乏核心技术,两个品牌旗下车型多是“换汤不换药”的“拉皮”产品,造成这两个品牌的“左右手互搏”。

  去年以来,随着国内车市下行,北汽银翔旗下双品牌比速和幻速的销量出现大幅下滑。2017年幻速销量降至15.21万辆,2018年前6月累计销量为10.88万辆。

  销量下滑的同时,北汽银翔旗下产品也因为各种质量问题而收到大量投诉,记者在多个汽车网站以及投诉网站上看到,包括比速和幻速旗下车型都面临着诸如刹车失灵、发动机异响、变速箱过热、发动机漏油等严重的质量问题。

  面临销量下滑和资金断链的北汽银翔正在寻求转型和外部支援。以新能源为方向,银翔希望能获得更多地方**的支持。今年年初,北汽银翔年产30万辆比速汽车整车项目落子南充嘉陵区新能源汽车产业园。据当地媒体披露的消息,银翔集团计划在南充投资120亿元,主要建设年产30万辆汽车整车、10万台发动机、汽车核心零部件生产基地及新能源汽车技术研发中心。项目预计建设周期24个月,全面达产后,每年可实现销售收入400亿元、创税30亿元。在集团当下业务正面临资金难题的大背景下,动辄上百亿的新增投资,有人质疑,银翔集团是否希望以投资为由,希望获得地方**的资金和资源“输血”?

  而近期,又有消息称,停产多日的北汽银翔将于近期恢复生产,做委托加工业务,同时,昌河汽车(景德镇)、地方金融机构及重庆银翔三方将成立一家新公司组织后续生产运营工作。为此,记者多次拨打北汽银翔的电话,但一直未有人接听。

(责任编辑:DF134)

《欠款超10亿 北汽银翔资金链危机 遭遇连环诉讼和银行抽贷》 相关文章推荐三:独家调查丨欠款超10亿 北汽银翔资金链危机遭遇连环诉讼和银行抽贷

江西人李山(化名)刚在家度过了一个一言难尽的中秋节。毕业上班后,这是他少有的和家人一起度过的节日,按理说应该十分开心。但这次之所以能够和家人团聚,却是因为一个不太好的原因:李山所在的车企因为经营不善、拖欠供应商款项而被“断供”,已经处于停产的状态。

“没正式办理离职,但已经有三个多月没有任何事情可干,公司也发不出工资,本月14号才刚发了7月的工资。”李山告诉记者,无所事事的他选择回家,“给自己放假”。

李山所在的公司重庆比速汽车有限公司(下称“比速汽车”)是重庆银翔实业集团于2015年4月28日成立的自主品牌汽车整车制造企业。其母公司银翔集团以摩托车起家,在2010年左右与北汽集团合作,成立北汽银翔开始进入汽车行业,一开始,北汽银翔的生产基地投产的是北汽旗下的微车车型,如北汽威旺205、206。到了2012年,威旺205、206销量就达到了63000辆。

2014年,北汽银翔发布了北汽幻速品牌,并迅速推出幻速S2/S3两款SUV以及H2等MPV车型。两年前,当李山从上一家自主品牌的市场部离职,去到重庆的时候,比速和幻速这两大品牌汽车,虽然在一二线市场上难觅踪影,但在川渝为代表的西部市场,却非常受欢迎。“外观好看,空间也挺大。”当地一位出租车司机跟第一财经记者聊及他对于上述两大品牌旗下车型的看法。

北汽幻速品牌发布后三年,累积销量达66万辆,曾被业内誉为车市黑马。但从2017年开始,随着SUV的退潮,车市开始进入优胜劣汰的洗牌期,北汽银翔旗下比速和幻速两大品牌车型销量开始大幅下跌。

伴随着市场销量的滑坡,北汽银翔背后的资金链问题也一一暴露,今年7月,北汽银翔发出一则“停产”公告:由于行业环境持续恶化,企业经营困难,公司(银翔汽车及汽车相关公司)决定停工待产40天,后续复产时间提前一周通知。

按照当时的公告,公司应该在8月20日左右复产,但截止到目前,包括李山在内的员工都没有收到复产上班的消息。不仅如此,北汽银翔还被诉拖欠员工工资以及供应商款项达数十亿元。此外,因为生产停摆,部分比速和幻速汽车的经销商也面临“无车可卖”的情况。

风雨中的银翔城

从重庆市区出发,走G75高速过东阳收费站再向北到达位于合川区土场镇的天顶汽车工业园区,北汽银翔汽车工业园也正坐落于此。9月17日下午,当记者到达北汽银翔的生产基地时,这个自7月中旬便开始停工的生产基地,依然没有任何复工的迹象。从厂区外围的栅栏往里看去,厂区的停车位上稀稀拉拉的停着几辆车,洞开的车间大门,里面黑漆漆一片,并未有半点工作的迹象,而位于厂区内的研发中心大楼,大门也紧闭着,从外面望进去似是许久无人进出。

记者在工厂所在地的前玉路上走了十几分钟,没有一个人由此经过,驻守的门卫见有人路过,好奇的伸出头看了看,又很快的将头缩了回去,霏霏细雨让空旷的大街更添几分寂寥。前玉路对面的斜坡下方,原本是北汽银翔的新车物流发运地,进出的卡车满载着新车运往全国的4S店。但在这里,记者看到,空旷的广场里停着不少尚未发运的车,而与它们同样停在停车场的,还有原本应该跑在路上的大卡车。负责看守的人在被记者问到工厂似乎已经停产时表示并不知情,但他也透露到,今年以来,发运的车辆与去年相比,确实已经减少了不少。

“听说是没钱生产了,今年来吃饭的人都很少了。”一位在北汽银翔生产基地附近开小餐馆的本地人老何(化名)告诉记者,2008年,当银翔集团与天顶工业区签约时,当地还十分荒凉,青壮年劳动力多外出务工,剩下老人和妇女在家务农。2010年后,随着银翔与北汽合作,在此投建工厂,吸引了大量的供应商进入,也给当地的老百姓带来了就业和商机。“一些年轻人选择去工厂上班了,虽然工资不算高,但是离家近。”老何从2012年开始在银翔基地对面开餐馆,到今年已经6年,之前生意不错,一年能赚10来万,在当地算是不错的收入。但是从去年下半年开始,老何发现来吃饭的人越来越少了,间接地,他也从来吃饭的工人口中,听到了些关于工厂“状况不好”的信息。“前一阵很多人来讨薪,说是工人的工资7月份都还没发全,闹得很大,也不了了之。”他告诉记者。

工厂状况不好,围绕整个工厂的生态链也处于“瓦解”的状况。厂区对面的银翔城,为银翔集团所开发打造。按照此前的规划,在这片土地上,围绕着北汽银翔的整车项目,将引入学校、温泉娱乐等项目,将此地打造成一个具有有7万产业人口,9万相关人口,百万人次旅游消费人群的“生态居住示范区”。但眼下,前玉路对面整条临街的铺面,几乎都处于关闭状态,“生意不好做,大家都退租走了”,老何告诉记者。在现场,记者看到,附近合川区人力资源市场北汽银翔服务大厅,原本是为北汽银翔在内的企业提供人才培训和输送,现在也大门紧闭,从玻璃门望进去,一地的狼藉。而工业园区另外几家此前给银翔做配套的生产企业,原本机器轰鸣的嘈杂声也被一片安静所取代,厂区外围的员工摩托车停放处,一辆车都没有。在这一片沉寂的土地上,只有远处的建筑工地内,大吊车还依旧忙碌。

压死骆驼的“稻草”

老何还在“坚守”,作为土场镇土生土长的居民,他见证了北汽银翔的兴盛,言语中对这家公司依然充满期待,即便是现在几乎没有生意可做,也依然守着这片铺面。

“想要东山再起估计不太可能了。” 虽然尚未正式办理离职,但李山对这家公司已经不抱任何幻想。“没钱付给供应商,供应商们都停止供货了,不解决前面的问题根本不可能复产。”李山所言不虚。

9月12日晚间,芜湖伯特利汽车安全系统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芜湖百特利”)发布公告称,该公司和全资子公司向北汽银翔汽车有限公司、重庆比速汽车有限公司、重庆幻速汽车配件有限公司、重庆银翔摩托车制造有限公司及重庆银翔晓星通用动力机械有限公司5家公司(下称“北汽银翔及其相关方”)销售盘式制动器等汽车制动零部件,但未能按照合同收到货款,因而向法院提起诉讼,涉及金额约为人民币1.22亿元,案件目前法院已受理。

除芜湖百特利之外,记者了解到,包括包括天运股份(832684)、大凌实业(835379)、泰利模具(832078)等多家新三板公司,都因为与北汽银翔及其相关方的业务往来,而面临应收款无法收回的风险。据记者统计,仅上述几家企业爆出的资金数额,就已经达到10亿元左右。除此之外,还有多家零部件企业,都受累于北汽银翔及其相关方的经营困境。

去年3月,北汽银翔曾因欠200多万生产线改造工程款被诉之公堂,今年6月底,北汽银翔再因欠某零部件供应商194.94万元货款被告上法庭。此外,从今年1月份开始,北汽银翔已经陆续进行4次资产抵押,抵押物包括北汽银翔汽车有限公司的冲压小件、生产线整套设备、检测线所有设备、锻压机等重要生产设备。银行抽贷、压贷在一定程度上成为压倒北汽银翔的最后一根稻草。

北汽银翔方面将其经营困难的直接原因在于车市整体下行以及银行抽贷等原因。7月上旬,一份北汽银翔向金融机构发出的《重庆银翔实业集团恳请银行业金融机构继续支持的函》在网上流传。在公函中,该公司承认资金链紧张,公司存在经营困难,并呼吁**和金融机构支持。协调相关银行停止抽贷、压贷行为。降低融资成本,保证企业渡过当前难关。 记者了解到,在公函发出后,合川当地**也曾走访银翔,调研并商量解决办法。但截止到目前,尚未有官方的解决方案发布。

虽然银翔将目前的困境归结于宏观环境的变化,但在李山看来,银翔的问题在于自身。“产品不行,领导班子不思上进”。李山对记者表示。

如果按照当下的行业观点,银翔当年做汽车,完全是以“野蛮人”的姿态进入的。资料显示,重庆银翔集团原本是造摩托车起家,2010年前后,银翔摩托的单体产销量已突破80万辆,位居重庆民营摩企榜首。但市场变化加上政策趋严,整个摩托车行业产销一直在走下坡路,银翔希望转型。此时,作为国内五大汽车集团之一的北京汽车集团正在全国布局,渴望跻身中国汽车行业第一梯队。于是双方顺理成章签订战略合作协议,北汽银翔就此诞生。双方共同合作并投资15亿元(一期)在合川打造的一个年产30万辆的微车基地。

“虽然叫北汽银翔,但北汽只是以品牌入股,并为银翔旗下车型提供准生证。在研发、技术以及生产制造领域,双方都是独立的。北汽每年从银翔分走部分利润。”曾在北汽银翔工作过的员工袁立(化名)告诉记者。记者查阅北汽银翔的注册信息发现,在北汽银翔的出资比例中,北京汽车集团有限公司为大股东,占比为26%。

从摩托车行业跨界进入汽车行业,北汽银翔一开始吸纳了大量长安旗下的比如长安铃木的技术人员,以至于当记者在当地调研,当地还有人将北汽银翔称作为“长安银翔”。在短期内借力外来的资源,北汽银翔事实上并未有太多的技术积淀和核心竞争力。在品牌发布的2014年,国内SUV市场方兴未艾,正处于快速的增长期,北汽银翔抓住当时的风头,采取“多生孩子好打架”的多产品以及低价策略卡位市场,迅速在市场上站稳脚跟。2015年,北汽幻速在品牌发布一年后,销量就超过了20万辆。尝到甜头的北汽银翔在2015年又推出了比速汽车,希望复制幻速的成功。

袁立告诉记者,虽然比速和幻速是两个不同的运作班子,但因为缺乏核心技术,两个品牌旗下车型多是“换汤不换药”的“拉皮”产品,造成这两个品牌的“左右手互搏”。

去年以来,随着国内车市下行,北汽银翔旗下双品牌比速和幻速的销量出现大幅下滑。2017年幻速销量降至15.21万辆,2018年前6月累计销量为10.88万辆。

销量下滑的同时,北汽银翔旗下产品也因为各种质量问题而收到大量投诉,记者在多个汽车网站以及投诉网站上看到,包括比速和幻速旗下车型都面临着诸如刹车失灵、发动机异响、变速箱过热、发动机漏油等严重的质量问题。

面临销量下滑和资金断链的北汽银翔正在寻求转型和外部支援。以新能源为方向,银翔希望能获得更多地方**的支持。今年年初,北汽银翔年产30万辆比速汽车整车项目落子南充嘉陵区新能源汽车产业园。据当地媒体披露的消息,银翔集团计划在南充投资120亿元,主要建设年产30万辆汽车整车、10万台发动机、汽车核心零部件生产基地及新能源汽车技术研发中心。项目预计建设周期24个月,全面达产后,每年可实现销售收入400亿元、创税30亿元。在集团当下业务正面临资金难题的大背景下,动辄上百亿的新增投资,有人质疑,银翔集团是否希望以投资为由,希望获得地方**的资金和资源“输血“?

而近期,又有消息称,停产多日的北汽银翔将于近期恢复生产,做委托加工业务,同时,昌河汽车(景德镇)、地方金融机构及重庆银翔三方将成立一家新公司组织后续生产运营工作。为此,记者多次拨打北汽银翔的电话,但一直未有人接听。

《欠款超10亿 北汽银翔资金链危机 遭遇连环诉讼和银行抽贷》 相关文章推荐四:浙商银行深圳分行划转猛狮科技资金:债务未还下的资金保全

证券时报记者 段久惠

8月2日,上市公司猛狮科技公告称,浙商银行深圳分行在未告知公司及保荐机构情况下,直接从福建猛狮募集资金账户划转6294.93万元,用于归还猛狮科技在浙商银行深圳分行部分到期贷款本金。

8月2日晚间,浙商银行深圳分行最新公告称,“事前已与对方事先沟通后才采取了资金保全措施;目前双方正本着友好协商的态度,争取尽快解决”;从开展合作至今,“不存在贷款未到期就对企业抽贷、断贷等行为,所有贷款到期续贷都根据企业实际情况和相关风险控制要求重新申请、审核。”

微信图片_20180802231554.png

2017年6月22日、6月23日,猛狮科技分别与浙商银行深圳分行签署《借款合同》,分两笔借款合计2亿元,期限一年。与此同时,该公司实控人陈乐伍、陈乐强及福建猛狮先后与该行签署《最高额保证合同》为该笔债务提供了连带责任担保。今年6月,两笔欠款到期。双方签署《展期协议》对合计1.37亿元的借款办理了展期手续。这时,扣除办了展期手续的1.37亿元续贷,猛狮科技对浙商银行深圳分行还有6300万元欠款。

记者获悉,今天下午,猛狮科技与浙商银行深圳分行进行面谈沟通。浙商银行深圳分行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并不像猛狮科技公告中所说的那样是在没告知的情况下强行划转,而是事前有多次沟通和催款。

猛狮科技的募集账户资金异动公告,让市场联想到近期的近期的江南化工一例。今年5月3日晚间,江南化工公告称,杭州银行合肥分行在未告知江南化工及保荐机构的情况下,直接从募集资金账户扣划了未到期的贷款2.11亿元。 但是,两者一个非常大的区别是,江南化工被银行划扣的是未到期贷款;而在猛狮科技例子中,猛狮科技被银行划扣的属于到期未能偿还贷款本息。

“在银行的借款合同里,一条常规条款是,一旦出现企业欠债不还的违约情形,银行将能从企业的其它账户里划转欠款。”北京一家知名律师的资深民商律师分析,上市公司的募集资金账户是专款专用,受到三方监管,一般不会无缘无故直接被划转;银行自行划款是否合规,更多是要依据企业与银行签订的借款合同条则;如果银行是按签订合同条款操作,则属于行使合同规定违约情形下的合规权利行为。

“不过,如果按合同规定,并不存在企业违约情况,而银行进行了划扣,那么,银行就属于错误操作,需要退回其不当得利。”该律师告诉记者,因此,这个时候银行要能证明自己有这个债权、企业的未还款的凭证,一旦企业在还款日有欠款未还、构成违约,按合同要求的条款承担连带责任。

《欠款超10亿 北汽银翔资金链危机 遭遇连环诉讼和银行抽贷》 相关文章推荐五:全资子公司4.3亿元诉讼缠身 鲁银投资重组计划悬而未决

  鲁银投资谋划数月的资产重组计划如今仍未有最新进展,鲁银投资此前披露的信息显示,公司欲通过在山东产权交易中心竞价的方式购买山东省盐业集团旗下的10家企业。

  近日,公司发布的2018年半年报显示鲁银投资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非净利润亏损2748万元,较上年同期大幅下滑1061%。对于已经连续多年扣非净利润亏损的鲁银投资来说,置入优质资产“续命”已刻不容缓。

  全资子公司涉4.3亿元诉讼

  鲁银投资扣非净利润亏损的节奏仍然未能获得扭转。

  近日,鲁银投资发布了其2018年半年报,数据显示,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非净利润亏损2748万元,较上年同期大幅下滑1061%。

  自2015年至2017年,鲁银投资扣非净利润已经连续三年亏损,三年分别亏损6562万元、1.77亿元和1.66亿元。

  财报显示,鲁银投资出售子公司青岛泰泽海泉置业有限公司股权确认的投资收益金额1.09亿元,清算青岛青大电缆有限公司股权确认的投资收益金额为1976万元,处置固定资产收益金额为582万元。

  如果不是依靠“变卖”这些资产获得的1.34亿元的收益,鲁银投资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也将陷入亏损局面。

  半年报披露的数据显示,鲁银投资旗下主要包括粉末冶金、房地产、贸易三块业务,但是房地产业务仍然是公司的主要利润来源。

  鲁银投资主要控股、参股公司分析一栏显示,山东省鲁邦置业有限公司、莱芜鲁邦置业有限公司、济南鲁邦置业有限公司(下称“济南鲁邦”)均实现盈利,分别盈利9563万元、188万元和36万元。而鲁银投资旗下贸易公司、羊绒纺织以及禹城粉末冶金制品公司则均处于亏损状态。

  值得注意的是,济南鲁邦虽然仅赚了不到200万元,但是这家公司惹的麻烦却不小。

  鲁银投资半年报披露的诉讼显示,济南鲁邦涉及的重要诉讼共有三个,其中济南高新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要求济南鲁邦、鲁银投资向济南高新控股集团支付差价款2.12亿元以及逾期利息;中铁十局集团建筑工程有限公司要求济南鲁邦支付1.3亿元工程欠款以及逾期利息;青岛一建集团有限公司要求济南鲁邦支付8830万元工程欠款以及逾期利息。

  三起诉讼涉及的诉讼金额高达4.3亿元,而鲁银投资披露的财务数据显示,济南鲁邦净资产为-2181万元,已是资不抵债。2016年、2017年,济南鲁邦分别亏损5391万元和2369万元。

  购入盐业资产尚存变数

  诉讼金额高达4.3亿元,一旦败诉无论对于济南鲁邦还是鲁银投资来说都是不小的压力,因为本身资金并不充裕的鲁银投资如今正在推进一笔价值近12亿元的资产重组。

  6月9日,鲁银投资发布的资产购买预案显示,公司将参与购买山东盐业集团在山东产权交易中心挂牌出售的下属企业股权。

  预案披露显示,标的资产包括山东肥城精制盐厂有限公司、山东东岳精制盐厂等10家公司全部或部分股权。交易标的预估值显示,10个标的的账面价值9.32亿元,预估值为12.07亿元,增值率29.53%。

  工商登记注册资料显示,山东肥城精制盐厂有限公司、山东省盐业集团东方海盐有限公司、山东寒亭第一盐场、山东岱岳制盐有限公司、山东省盐业集团滨丰盐化有限公司注册资本分别是1.476亿元、7503.4万元、1268.8万元、1.67亿元、5000万元。

  从披露的企业来看,此次鲁银投资打算购买的资产在山东盐业集团体内算是体量较大的资产。

  值得注意的是,鲁银投资要想拿下这些盐业资产还需要进入山东产权交易中心进行竞价,也就是说一旦有企业参与争夺标的资产,鲁银投资能否买到还存在变数。

  《华夏时报》记者查询山东产权交易中心网站,上述交易标的至今尚未在该处挂牌。

  值得注意的是,受此次交易的影响,山东盐业集团的主体信用评级也被列入了观察名单,此前评级展望为稳定。

  中诚信国际曾在4月份对此次资产出售表示关注,中诚信国际表示,若本次重大资产重组方案签订实施,山东盐业集团将出售涉盐业务相关资产,未来主营业务和资产规模都将发生很大变动。

  “涉盐业务的剥离也将使公司生产经营和战略发展方向发生很大变化。”当时,中诚信国际表示,将及时评估其对公司生产经营及整体信用状况的影响。

  对此,《华夏时报》记者多次拨打公司董秘办电话均无人接听。“公司盐业资产收购事宜处于按程序办理过程中,相关信息请关注公司公告,诉讼事项的判断请依据公司公告为准。”鲁银投资回复了《华夏时报》记者的采访邮件。

(责任编辑:DF120)

《欠款超10亿 北汽银翔资金链危机 遭遇连环诉讼和银行抽贷》 相关文章推荐六:美的冰箱被骗3亿元:副行长、银行公章统统假的

新安晚报安徽网大皖客户端讯 去年6 月,美的集团在其公众号上发布声明称,公司下属的合肥美的电冰箱有限公司(下称“合肥美的”)2016年3月购买的10亿元理财信托产品存在诈骗风险,已经报案。昨天,其中一笔涉案金额3 亿元的合同诈骗案在合肥市中院公开开庭审理。

公诉机关指控,申某忠是贵州安泰再生资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安泰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公司的融资负责人是杨某峰,吕某军是会计;涂某忠原系重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贵阳分行(以下简称“重庆银行贵阳分行”)员工。申某忠为了骗取资金,伙同杨某峰安排吕某军对安泰公司的资产负债表、利润表等数据进行篡改,隐瞒公司资不抵债的真实情况,并利用这些虚假数据制成“重庆银行公司类授信业务调查报告”等资料,通过被告人励某等融资中介传给美的小额贷款股份有限公司员工李某。

2016年3月9日上午,李某和美的集团财务有限公司员工朱某某到涂某忠办公室洽谈。励某假冒安泰公司财务总监,涂某忠谎称其代表重庆银行贵阳分行,能为安泰公司融资7 个亿提供担保,并能在承诺函上盖章。为了取得李某和朱某某的信任,按照涂某忠、杨某峰、励某等人的事先安排,被告人李某1 还假冒银行副行长潘某某,到涂某忠办公室为安泰公司作虚假宣传。

2016年3月21日,李某、朱某某等人再次来到涂某忠办公室,准备面签承诺函。按照涂某忠、杨某峰的事先安排,由被告人罗某冒充银行工作人员,在涂某忠打印好用印申请后,罗某拿着用印申请假装去找行长审批;随后,吕某军假冒银行工作人员,拿着装有伪造的银行公章和行长邓某法人章的箱子进入涂某忠办公室,在承诺函上盖章。当天,美的公司按约定将3 亿元资金汇入指定账户,第二天该资金转入安泰公司在重庆银行贵阳分行的帐户。

随后经申某忠同意,安泰公司支付融资费用4500 万元(其中励某分得1800 万元、李某1 分得300 万元);涂某忠支配资金5000 多万元;还重庆银行贵阳分行贷款3000 万元;归还美的公司3500 万元;其他资金用于归还企业欠款和个人欠款等。此外,杨某峰分得300万元。

检方认为,安泰公司以及申某忠、杨某峰、涂某忠、吕某军等7 人,虚构事实、隐瞒真相,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在签订、履行合同过程中,骗取他人财物3 亿元,其行为已经刑事责任。

由于案情复杂,该案并未当庭宣判。

新安晚报安徽网大皖客户端记者朱庆玲

《欠款超10亿 北汽银翔资金链危机 遭遇连环诉讼和银行抽贷》 相关文章推荐七:合肥美的10亿元理财资金疑遭骗局

2017年6月,有媒体爆出:美的集团旗下的合肥美的电冰箱有限公司(下称“合肥美的”),美的集团下属合肥美的冰箱公司2016年3月遭遇到了一场为其量身定做的理财骗局,被骗资金高达10亿元人民币。

据报道:合肥美的的7亿元理财资金,由成都一家银行出具兜底函,借道上海财通和渤海信托,最终流向3家借款公司。直到放款后2个多月,美的方面最终发现,无论是银行出具的兜底函,还是资金流向的3家公司授信资料,均为伪造。

除此之外,与上述7亿元理财资金遭遇“骗局”几乎同一时间,合肥美的集团另有3亿元理财资金遭遇了相似的情况,涉案银行为“重庆银行贵阳分行”。

市值数千亿的美的集团,为何会被“萝卜章”骗走巨额理财资金。当时,美的集团进行了回应:

现在,这起案件有了新进展:今年9月18日,合肥市中院公开开庭审理了一起涉及3亿元人民币的合同诈骗案。受审的包括涉嫌诈骗的贵州安泰再生资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安泰公司)法人代表、公司融资负责人、会计及银行职员和融资中介等多人,而被骗的是合肥美的电冰箱有限公司。

经依法审查查明:被告人安泰公司的法人代表申某忠为了骗取资金,伙同被告人杨某峰安排被告人吕某军对安泰公司的资产负债表、利润表等数据进行篡改,隐瞒公司资不抵债的真实情况,并利用这些虚假的数据制成“重庆银行公司类授信业务调查报告”等资料通过被告人励某等融资中介传给美的小额贷款股份有限公司员工李某。

2016年3月9日上午,李某和美的集团财务有限公司员工朱某某到被告人涂某忠位于重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贵阳分行(以下简称重庆银行贵阳分行)的办公室洽谈,被告人励某假冒安泰公司财务总监,涂某忠谎称其代表重庆银行贵阳分行能为安泰公司融资7个亿提供担保并能在承诺函上盖章。

期间,为了取得李某和朱某某的信任,按照涂某忠、杨某峰、励某等人的事先安排,被告人李某1假冒重庆银行贵阳分行的副行长潘某某,到涂某忠的办公室,为安泰公司作虚假宣传。

后合肥美的电冰箱有限公司先与华创证券有限责任公司、恒丰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签订“华创恒丰86号定向资产管理计划资产管理合同”,由恒丰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托管3亿资金;再由华创证券有限责任公司与陆家嘴国际信托有限公司签订“陆家嘴信托 贵州安泰单一资金信托信托合同”陆家嘴国际信托有限公司再与安泰公司签订“信托贷款合同”,准备向安泰公司发放3个亿的信托贷款

2016年3月21日李某、朱某某等人再次来到重庆银行贵阳分行涂某忠的办公室,准备面签承诺函。按照被告人涂某忠、杨某峰的事先安排,由被告人罗某冒充银行工作人员,在涂某忠打印好用印申请后,罗某拿着用印申请假装去找行长审批;随后,被告人吕某军假冒银行工作人员拿着装有伪造的重庆银行贵阳分行公章和行长邓某法人章的箱子进入涂某忠的办公室,使用伪造的公章和法人章在承诺函上盖章,当天美的公司按约定将3亿资金汇入指定的帐户,第二天该资金转入安泰公司在重庆银行贵阳分行的帐户。

随后经被告人申某忠同意,安泰公司支付融资费用4500万元(其中被告人励某分得1800万元、被告人李某1分得300万元)被告人涂某忠支配资金5179.74万元,还重庆银行贵阳分行贷款3000万元,归还美的公司3500万元,其他资金用于归还企业欠款和个人欠款等。此外,被告人杨某峰分得300万元。

经安徽百友司法鉴定中心对安泰公司进行审计:截至2016年3月21日,安泰公司账面现金余额为14061.59元,11个银行存款帐户合计余额为743.5元,货币资金合计为14805.09元;二、截至2016年8月31日,安泰公司调整后的资产总额为620242516.39元,调整后的负债总额为849243085.45元,调整后的所有者权益余额为-229000569.06元。

在庭审时,申某忠对起诉书指控内容进行了否认,认为自己没有伙同、安排诈骗,公司贷款过程中也没有隐瞒真相、伪造事实,是正常融资并支付融资中介费。杨某峰也进行了否认,认为自己只是公司小员工,不负责融资,对作假的情况更无从所知。涂某忠则对指控表示了认可,但对于冒充银行领导是与他某峰、励某共同商议后的安排的,而假印章是杨某峰安排,自己不知情。

由于案情复杂,该案仍在审理中。

《欠款超10亿 北汽银翔资金链危机 遭遇连环诉讼和银行抽贷》 相关文章推荐八:美的冰箱被骗3亿案开庭:副行长、银行公章统统假的

  去年6月,美的集团在其公众号上发布声明称,公司下属的合肥美的电冰箱有限公司(下称“合肥美的”)2016年3月购买的10亿元理财信托产品存在诈骗风险,已经报案。昨天,其中一笔涉案金额3亿元的合同诈骗案在合肥市中院公开开庭审理。

  公诉机关指控,申某忠是贵州安泰再生资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安泰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公司的融资负责人是杨某峰,吕某军是会计;涂某忠原系重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贵阳分行(以下简称“重庆银行贵阳分行”)员工。申某忠为了骗取资金,伙同杨某峰安排吕某军对安泰公司的资产负债表、利润表等数据进行篡改,隐瞒公司资不抵债的真实情况,并利用这些虚假数据制成“重庆银行公司类授信业务调查报告”等资料,通过被告人励某等融资中介传给美的小额贷款股份有限公司员工李某。

  2016年3月9日上午,李某和美的集团财务有限公司员工朱某某到涂某忠办公室洽谈。励某假冒安泰公司财务总监,涂某忠谎称其代表重庆银行贵阳分行,能为安泰公司融资7个亿提供担保,并能在承诺函上盖章。为了取得李某和朱某某的信任,按照涂某忠、杨某峰、励某等人的事先安排,被告人李某1 还假冒银行副行长潘某某,到涂某忠办公室为安泰公司作虚假宣传。

  2016年3月21日,李某、朱某某等人再次来到涂某忠办公室,准备面签承诺函。按照涂某忠、杨某峰的事先安排,由被告人罗某冒充银行工作人员,在涂某忠打印好用印申请后,罗某拿着用印申请假装去找行长审批;随后,吕某军假冒银行工作人员,拿着装有伪造的银行公章和行长邓某法人章的箱子进入涂某忠办公室,在承诺函上盖章。当天,美的公司按约定将3亿元资金汇入指定账户,第二天该资金转入安泰公司在重庆银行贵阳分行的帐户。

  随后经申某忠同意,安泰公司支付融资费用4500万元(其中励某分得1800 万元、李某分得300万元);涂某忠支配资金5000 多万元;还重庆银行贵阳分行贷款3000万元;归还美的公司3500万元;其他资金用于归还企业欠款和个人欠款等。此外,杨某峰分得300万元。

  检方认为,安泰公司以及申某忠、杨某峰、涂某忠、吕某军等7人,虚构事实、隐瞒真相,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在签订、履行合同过程中,骗取他人财物3亿元,其行为已经刑事责任。

  由于案情复杂,该案并未当庭宣判。

《欠款超10亿 北汽银翔资金链危机 遭遇连环诉讼和银行抽贷》 相关文章推荐九:美的冰箱被骗3亿元,银行员工参与欺骗

去年,美的集团对外发布公告,确认下属公司合肥美的冰箱公司在规模高达10亿元的理财投资中存在诈骗风险,并预计出现损失。

2018年9月18日上午,合肥市中级人员法院开庭审理了其中的一起3亿元理财被骗的案件。受审的包括涉嫌诈骗的贵州安泰再生资源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安泰公司”)法人代表、公司融资负责人、会计以及银行职员和融资中介等多人。一个利用理财来诈骗巨额财产的套路被层层揭开。

篡改负债表利润表 隐瞒公司实情

申某某是贵州安泰公司的法人代表,公司的融资负责人是杨某某,吕某某是会计。

据公诉机关指控,申某某为了骗取资金,伙同杨某某,安排会计吕某某对安泰公司的资产负债表、利润表等数据进行篡改,隐瞒公司资不抵债的真实情况。

并利用这些虚假的数据制成“重庆银行公司类授信业务调查报告”等资料,再通过励某等融资中介传给美的小额贷款股份有限公司员工李某。

2016年3月9日上午,李某和美的集团财务有限公司员工朱某某,到涂某某(原重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贵阳分行业务九部负责人)位于重庆银行贵阳分行的办公室洽谈。

银行员工参与欺骗

还有人冒充副行长虚假宣传

励某假冒安泰公司财务总监,涂某某谎称其代表重庆银行贵阳分行能为安泰公司融资7个亿提供担保,并能在承诺函上盖章。

期间,按照涂某某等人的事先安排,有人假冒重庆银行贵阳分行的副行长,到涂某某的办公室,为安泰公司作虚假宣传。

后来,合肥美的电冰箱有限公司先与华创证券有限责任公司、恒丰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签订“华创恒丰86号定向资产管理计划资产管理合同”,由恒丰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托管3亿资金;再由华创证券公司与陆家嘴国际信托有限公司签订“陆家嘴信托·贵州安泰单一资金信托信托合同”,陆家嘴国际信托有限公司再与安泰公司签订“信托贷款合同”,准备向安泰公司发放3个亿的信托贷款。

“萝卜章”在承诺函上盖章

美的被骗3亿

2016年3月21日李某、朱某某等人再次来到重庆银行贵阳分行涂某某的办公室,准备面签承诺函。

按照涂某某、杨某某的事先安排,有人冒充充银行工作人员,在涂某某打印好用印申请后,有人拿着用印申请假装去找行长审批。随后,安泰公司的会计吕某某假冒银行工作人员拿着装有伪造的重庆银行贵阳分行公章和行长法人章的箱子进入涂某某的办公室,在承诺函上盖章。

当天美的公司按约定将3亿资金汇入指定的帐户,第二天该资金转入安泰公司在重庆银行贵阳分行的帐户。

随后,经申某某同意,安泰公司支付融资费用4500万元,涂某某支配资金5000多万元,还重庆银行贵阳分行贷款3000万元,归还美的公司3500万元,其他资金用于归还企业欠款和个人欠款等。杨某某分得300万元。

庭审现场

公司法人代表否认诈骗

检方认为,贵州安泰公司以及申某某、杨某某、涂某某、吕某某等7人,虚构事实、隐瞒真相,在签订、履行合同中,骗取他人财物3亿元,应当以合同诈骗罪追究刑事责任。

在庭审现场, 安泰公司法人代表申某某表示,他不认可起诉书上指控的内容。他表示,自己没有伙同和安排他人篡改公司负债表利润表等信息,也没有隐瞒公司实际情况,他不构成诈骗行为。公司的融资都是由杨某某负责的。所以起诉书上的作假情况与他没有关系。另外,申某某认为,将这些资金用于归还企业欠款和个人欠款是合理的,而且他的公司也没有资不抵债。

而杨某某则表示,自己不是财务部门负责人,只是公司的一名小员工,拿固定的工资,这些作假的情况他也是事后才知道,没有安排人作假,自己也不构成诈骗。

因案情复杂,此案未当庭宣判。

加载全文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