汀兰股份股东减持120万股 权益变动后持股比例为60%

网贷之家小编根据舆情频道的相关数据,精心整理的关于《汀兰股份股东减持120万股 权益变动后持股比例为60%》的精选文章10篇,希望对您的投资理财能有帮助。

  9月27日,汀兰股份(838862)股东许奕及其一致行动人嘉兴大瑞股权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于2018年9月17日在股转系统通过竞价交易和盘后协议转让方式减持120万股,股份减少4.70%,当前持股比例为60%。

  据了解,2018年9月17日,许奕通过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以集合竞价方式、盘后协议转让方式减持汀兰股份120万股的股份,一致行动人许奕、嘉兴大瑞股权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合计持股比例由64.70%变为60%。

  据了解,本次股份转让的信息披露义务人是通过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以集合竞价、盘后协议转让的方式减持公司流通股,不存在另行签订股权转让协议、行政划转或变更、法院裁定的情形。

  挖贝新三板资料显示,汀兰股份公司主营业务为增塑剂(塑化剂)、危险化学品相关产品的销售,产品以邻苯二甲酸酯类增塑剂为主的石化类增塑剂,主要包含 DINP、DOP、DOTP、DPHP 等各类产品,其中 DINP 为公司代理的核心产品,其他产品为辅,DINP 的采购主要来自于埃克森美孚,公司以客户需求为立足点,了解客户的相关信息,进一收集各个区域内相关产品的使用情况,根据不同行业和区域制定对应的销售政策与策略, 同时给客户提供实时的市场行情分析与各种增塑剂相关的咨询,并提供及时到位的运输服务,供货及时, 货品保存安全无污染。

  报告期内,公司实现销售收入 1,147.62 万元,较同期减少 74.62%;实现净利润-179.63 万元,较同期下降 256.50%。截止至 2018 年 6 月 30 日,公司总资产为 3,197.37 万元,净资产为 2,775.85 万元,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5,599,000.80 元,较去年同期减少 734.37%。

(责任编辑:DF120)

《汀兰股份股东减持120万股 权益变动后持股比例为60%》 相关文章推荐一:陆金汀支付对泛海控股武汉中央商务区部分增资款

  8月2日,泛海控股股份有限公司发布公告,公布关于全资子公司武汉中央商务区股份有限公司实施增资扩股的进展。

  截至公告披露日,杭州陆金汀已按投资协议的约定支付了部分增资款。鉴于武汉公司的最终估值金额较《预评估说明》中确认的投前估值金额增幅为11.00%,根据投资协议的约定,武汉公司与杭州陆金汀就杭州陆金汀取得的武汉公司股权比例计算公式进行了进一步协商,考虑到目前市场情况,同时为促进本次投资入股项目后续工作的顺利开展,双方一致同意不对杭州陆金汀取得的武汉公司股权比例进行调整,即仍为4.42%。

  2018年8月2日,双方根据上述协商结果签订了《武汉中央商务区股份有限公司投资协议书之补充协议》。鉴于此,本次增资全部完成后,武汉公司股权结构将变更为:泛海控股股份有限公司认缴出资346亿元,持股比例94.49%,北京泛海信华置业有限公司认缴出资4亿元,持股比例1%,杭州陆金汀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认缴出资16.185亿,持股比例4.42%。

  此前,4月20日晚间,泛海控股发布公告称,为进一步提升资本实力和综合竞争力,公司全资子公司武汉中央商务区建设投资股份有限公司拟以增资扩股方式引入杭州陆金汀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及其30亿元投资。引资完成后,杭州陆金汀将成为持有武汉公司4.42%股权的股东。

  据悉,杭州陆金汀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经营范围包括实业投资及投资管理,其中有限合伙人为北京龙马汇资本投资有限公司,普通合伙人(执行事务合伙人)为陆家嘴(浙江)资产管理有限公司。

(责任编辑:DF378)

《汀兰股份股东减持120万股 权益变动后持股比例为60%》 相关文章推荐二:金融创新另一面:起底春晓资本腾挪术


刚刚入职品途半年的王洋要再次寻找新的工作了。7月底的一天,领导突然约谈自己与众多同事,被要求8月前离职。“就是强制裁员,没有任何赔偿。”王洋说。

同样在7月,北漂数年的张宜也遇到了可能是一生中最大的坎。他将一家人的上百万元积蓄投入了P2P平台君融贷和牛板金,而两家P2P先后爆雷让他陷入了万劫不复之地。

7月,对他们是个灰暗的日子。而背后,也有一根隐形的线,将两个素不相识的人的命运连接在了一起。

共同股东春晓资本

王洋是品途文娱组的一员,他向表示,不仅文娱组的员工被领导谈话要求离职,创投、大健康、零售、市场部等多个部门均存在强制裁员的现象。整体裁员比例或超50%。

不过王洋表示,品途并未打算对这些被裁员工进行补偿,而是要求员工自己填写并提交一份离职申请书,只有这样公司才会结算当月工资。

毫无征兆的强制裁员让品途员工们疑惑重重。“有同事说是因为品途投资方春晓资本要撤资,据说在筹钱还债,投资的好几个P2P都爆雷了。”王洋说。

查询工商资料发现,品途的运营主体为北京品途天下科技有限公司,其宣称是集”媒体”、”智库”和”资本”为一体的创新赋能平台,关注科技前沿、零售消费,泛文娱、大健康、教育等领域。其中北京品途数信科技有限公司持股80%,新疆春晓汇商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持股20%。春晓资本确实是品途的重要股东。

就在王洋为裁员一事发愁而赋闲在家时,买了君融贷的张宜却来到了品途的办公地北京市酒仙桥路14号兆维工业园,君融贷的北京办公室使用的正是品途提供的共享办公服务。不过让他失望的是,在公告中承诺不跑路的君融贷早已人去楼空


君融贷办公室人去楼空


被扔在地上的君融贷物品袋

“我把一家人的积蓄都放在了君融贷和牛板金,现在出事了也不敢跟父母说,怕他们受不了。”张宜呆呆的望着空无一人的君融贷办公室,欲哭无泪。

实际上,君融贷与品途的交集并不是共享办公服务那么简单。天眼查显示,君融贷的运营主体为大连君融贷信息技术服务有限公司,CEO吴隽持股57.57%,深圳春晓天泽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持股16%,北京春晓致信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持股8.4%。春晓资本也是君融贷的重要股东。

投资P2P连续爆雷


资料显示,春晓资本成立于2015年,2015年至2018年春晓资本共完成了7只子基金募集工作,累积管理逾20亿资金规模。目前多家**引导基金、知名国企以及上市公司人士等已成为春晓资本的有限合伙人。

实际上,春晓资本投资了多家P2P平台,并且连续爆雷

7月3日,牛板金发布公告称,该平台牛钱袋、牛宝丰、牛钱包等借款项目发生逾期共计9852余万元,同时,平台充值、赎回业务及所有产品的投资与兑付暂停,保留提现功能正常运作。

而7月4日,牛板金CEO王旭航称,牛板金平台所属公司前董事孙启良、沈旭卿伙同陈鄂、胡文周,通过虚构标的,以“牛钱袋”产品挪用了出借人资金用于房地产开发,总计31.5亿元。目前,涉及资金都无法收回。

工商资料显示,牛板金的运营主体为浙江佐助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佐助控股有限公司持股85%,深圳春晓天泽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持股15%。

其中,2017年9月,融数信息科技集团有限公司入股佐助控股,持股95%;而2018年7月4日,也就是牛板金宣布逾期的第二天,融数从股东名单中退出,王旭航100%持股。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2016年2月融数获得春晓资本的天使轮融资,而2018年5月,春晓资本从股东名单中退出,不过春晓资本创始合伙人韩越目前仍在融数担任董事。

7月15日和18日,君融贷、聚财猫先后宣布出现逾期。而聚财猫曾在2017年3月宣布获得春晓天泽1亿元A轮融资,不过发现春晓天泽并未出现在聚财猫的工商股东之中。

除了有直接投资关系的三个P2P平台爆雷之外,张宜向表示,维权的QQ群中还流传着,爆雷的石头理财和抓钱猫可能也与春晓资本、融数有着关联关系。

7月12日和16日,石头理财、抓钱猫先后公告称出现逾期。发现,2016年至2017年,吕彦彦曾担任一年的石头理财法定代表人。而吕彦彦从2016年至今,一直是抓钱猫的法定代表人,并在抓钱猫持股34%。


吕彦彦还曾与人共同出资成立石河子市辰尚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 ,并持股50%,不过在2017年7月退出。

但查询石河子市辰尚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的工商资料发现了端倪,目前韩翔为执行事务合伙人并持股50%,该企业的电话为0993-2611359, 邮箱为mzgqtz@163.com;而春晓资本旗下的石河子春晓股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为韩越,企业电话和邮箱与石河子市辰尚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完全相同,从注册地址来看,两家公司一个在1楼,一个在5楼。两家公司疑似为关联企业。

石河子市辰尚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还投资了一家三信成海(北京)商业有限公司,持股70%,而该公司法定代表人正是融数董事长王戎。

此外,君融贷COO巫翔2016年4月至2017年8月还曾在抓钱猫担任监事。这意味着牛板金、君融贷、聚财猫、石头理财、抓钱猫五个爆雷平台之间存在着复杂的交叉关系,并且都与春晓资本、融数有着直接或者间接的关联。

涉嫌关联融资和自融

曾向春晓资本投资人关系总监王小北求证,君融贷是否是春晓资本投资的企业,王小北称“我们一期二期基金都没有投过这个项目”,而当将君融贷官网宣传的A+轮融资中出现A股上市公司天泽信息(300209,股吧)(300209)和春晓资本的截图发过去时,她称“这个我并不知情”,随后将拉黑。

实际上,春晓资本不仅是君融贷和牛板金的重要股东,两个P2P的资产端企业也大多与春晓资本有关,甚至是春晓资本投资孵化的企业。涉嫌关联融资甚至自融

以君融贷为例,2017年10月,曾有媒体对君融贷的资产端情况进行了报道。当时,君融贷的资产端主要为快消品经销商贸易融资项目和教育培训机构优秀学员课程借款。

而翻看众多快消品经销商贸易融资项目后,媒体发现平台当时近半个月快消品经销商贸易融资项目的借款企业都是同一家,为瑞金麟(大连)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该公司由北京瑞金麟网络技术服务有限公司100%持股,法定代表人为王戎。值得注意的是,北京瑞金麟网络技术服务有限公司在2014年5月至2015年5月为君融贷的重要股东。


大连君融贷工商资料变更历史

此外,王戎还是北京融数数据服务有限责任公司法定代表人,而该公司由春晓资本创始合伙人韩越参与出资成立,早期担任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兼经理,春晓资本也一直宣称融数金服是其孵化的企业。更让人大跌眼镜的是,君融贷CEO吴隽也曾是该公司股东,于2016年7月退出。

北京融数数据服务有限责任公司工商资料变更历史

快消品经销商贸易融资项目还宣称由沣盈公司无条件担保,该担保公司全称应为沣盈商业保理有限公司。通过天眼查查询得知,沣盈商业保理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为杨俊英,而杨俊英旗下还有一家公司为天津融益商业保理有限公司,该公司工商资料中的邮箱为linannan1@rongcapital.cn,而@rongcapital.cn正是王戎旗下的北京融数数据服务有限责任公司的公司邮箱后缀。

这意味着君融贷当时的快消品经销商贸易融资项目,从借款企业到担保公司都为关系密切的关联方,涉嫌关联融资甚至自融自保。

再来看君融贷当时的教育培训机构优秀学员课程借款。该类项目依托课栈网合作教育培训机构,面向学员提供培训费用支持。

查询工商资料得知,课栈网运营主体为北京弟傲思时代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该公司2015年6月获得春晓资本2000万元天使轮融资,2016年5月获得稼沃资本8000万元A轮融资。

目前,新疆春晓汇商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持股课栈网36%,上海稼沃云朵投资中心(有限合伙)持股10%。而上海稼沃云朵投资中心(有限合伙)的股东中,韩翔持股49.50%,上文已经提到,韩翔担任执行事务合伙人并持股50%的石河子市辰尚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的工商电话与邮箱与春晓资本旗下一家公司完全相同。

教育培训机构优秀学员课程借款宣称由上海君记商业保理有限公司承担连带保证。工商资料显示,大连平安财富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持有75%上海君记商业保理有限公司股权。而大连平安财富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曾用名大连君融投资咨询有限公司和大连君融财富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不仅曾用名称相近,君融贷在大连的办公注册地址甚至曾与大连平安财富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完全一样。

上方为君融贷大连曾用注册地,下方为大连平安财富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曾用注册地

这意味着君融贷的教育培训机构优秀学员课程借款也涉嫌关联融资和自我担保

而据君融贷此前发布的2016年年报显示,当年融资项目合作方融资金额占比中,课栈网排名第一,金额超过10亿;会唐网排名第二,金额超5亿。而会唐网曾于2015年3月获得春晓资本1亿元A轮融资和2016年7月稼沃资本领头的1亿元B轮融资。新疆春晓汇商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为会唐网第一大股东,持股34.63%。


君融贷2016年资金流向

今年3月,课栈网被媒体曝出涉嫌就业贷套路,学员们通过培训机构介绍,在课桟网贷款以当做培训费用,培训结束却找不到工作并欠下上万元贷款。引发学员们对培训机构和课栈网的维权

日前前往课栈网的办公所在地发现,课栈网已经人去楼空。办公室门前还被所在物业贴了张欠缴9.5元的自来水费。物业人员向称,“这家公司早已经没人了。”


课栈网人去楼空

除了君融贷,牛板金也涉嫌关联融资甚至自融,并且与君融贷相关方关系密切。

张宜向提供了一张牛板金存管银行北京银行(601169,股吧)总部的牛板金资金汇出明细表。

其中,牛钱包产品中的天津融益商业保理有限公司正是为君融贷项目提供过担保的关联企业,也是牛板金历史股东融数的关联企业。

牛宝丰产品中的北京通汇博众网络科技公司,该公司运营着一款名为门口贷的App,提供房产租赁质押借款。同时门口贷也是君融贷租金贷业务的主要资产端合作企业。

另外诡异的是,在门口贷App里发现,这家只在北京运营并且注册地在北京的公司商务洽谈电话归属地竟是辽宁大连。值得注意的是,大连是君融贷、融数最早的办公注册地,同时君融贷COO巫翔、CRO丑纯明与瑞金麟、融数董事长王戎都为大连理工大学校友。

牛钱袋产品中的大连喜扬扬商贸有限公司,该公司法定代表人为徐晓晶,同时徐晓晶还担任大连君信普惠科技中心(有限合伙)法定代表人。而大连君信普惠科技中心(有限合伙)持有大连君融贷信息技术服务有限公司8.4%股权,君融贷CEO吴隽也持有大连君信普惠科技中心(有限合伙)9.23%股权。

大连君信普惠科技中心(有限合伙)持有40%股权的第一大股东罗鹏为君融贷联合创始人、前CTO、董事,同时罗鹏还是北京好课多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而北京融数金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为好课多第一大股东,持股70%。


牛板金存管银行北京银行提供的牛板金资金流向表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北京君融贷、门口贷、好课多、北京融数的注册地址都在春晓资本投资的品途提供的共享办公地。目前北京君融贷、门口贷和好课多办公地已经人去楼空。发现,融数集团旗下子公司北京融数征信有限公司还于日前进行了简易注销申请,公告期为2018年6月6日-2018年7月21日,不过在7月19日该公司被列入经营异常,原因为通过登记的住所或者经营场所无法联系。

春晓入主九有股份 已浮亏超4亿元


春晓资本的三位合伙人

实际上,春晓资本的版图不仅在创投领域,更是涉足了二级市场。

一方面春晓资本与深交所上市公司天泽信息(证券代码:300209)共同出资成立了春晓天泽,而春晓天泽入股的君融贷和牛板金则都宣传是上市公司天泽信息战略入股。天泽信息8月17日股价报收12.47元,大跌5.39%。近一年,天泽信息股价已从最高点的29.69元一度跌至最低点12.12元。

另一方面,春晓资本的运营主体北京春晓金控科技发展有限公司还于2017年8月入主了一家上交所上市公司九有股份(600462)(证券代码:600462)。

2017年8月24日,春晓金控和朱胜英、李东锋、孔汀筠签订《股权转让协议》,春晓金控通过受让朱胜英、李东锋、孔汀筠分别持有的九有股份控股股东天津盛鑫45.00%、27.50%和27.50%股权,间接收购天津盛鑫持有的101,736,904股九有股份的股份,占九有股份股本比例为19.06%。

转让价格合计7.5亿元,春晓金控将以自有资金5亿元及韩越对春晓金控的2.5亿元无偿借款作为收购的资金来源。公告还披露称,韩越对春晓金控的全部实缴出资及向春晓金控提供的借款全部来源于家族自有资金,其家族产业涉及传媒、旅游开发、证券投资等领域。

九有股份当时回复上交所问询函时,介绍了控制权转让的背景:2017年7月19日复牌以来,九有股份股票连续下跌,从2017年3月23日的8.14元/股,迅速跌至5元多/股,导致大股东天津盛鑫质押的股票逼近警戒线和平仓线。

天津盛鑫筹资赎回部分股票,但仍不得不继续补充质押,未摆脱被强制平仓的风险,并且上市公司控制权有被强迫转移的迫切风险。考虑到维持上市公司现有业务的稳定,以及天津盛鑫自身的资金压力,天津盛鑫股东决定将天津盛鑫的股权出让给新的投资者。

转让完成后,盛鑫元通持有上市公司九有股份19.06%的股份不变,春晓金控持有盛鑫元通 100%股权。春晓金控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经理韩越持有春晓金控86.80%的股权,为春晓金控的实际控制人,因此韩越成为上市公司的最终实际控制人。

不过春晓金控入主九有股份近一年来,九有股份股价已从当时的5.53元跌至8月17日的收盘价3.12元。以春晓金控持有的九有股份101,736,904股份和8月17日的收盘价3.12元计算,这部分股份市值为3.17亿元,这意味着春晓金控入主九有股份一年来已浮亏4.33亿元。

8月15日,九有股份发布关于股东股权补充质押的公告称,8月14日,为降低2017年10月和11月的两笔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业务的融资风险,天津盛鑫将其持有的公司无限售流通股份48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0.90%)和无限售流通股份40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0.75%)质押给联储证券有限责任公司分别用于办理去年的两次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业务的补充质押。

公告还披露,截至当日,天津盛鑫共持有公司无限售条件的流通股股份10,173.6904万股,占公司总股本53,378万股的19.06%,本次股权补充质押后累计质押股份10,173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9.06%,占其持有公司无限售流通股股份的99.99%。这意味着春晓金控持有的九有股份的股份已基本全部处于质押状态。

自8月13日起,张宜所在的君融贷维权群的受害者们开始组织前去春晓资本办公地讨要说法。张宜向透露,8月13日春晓资本的行政总监、财务总监等人接待了他们,承认春晓资本对君融贷和牛板金等的股权关系,并称愿意承担应有的责任。“不过他们也没说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8月14日我们再去,他们已经人去楼空了。”张宜无奈地说,“牛板金、聚财猫和抓财猫都已经立案,君融贷到现在还没立案,春晓资本也找不到人了,我们也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了。”

而王洋的日子也不好过。本来已经提交了离职申请书的他,虽然做好了没有赔偿金的打算,但未预料到品途给予的8月15日结算工资的承诺并没有兑现。“被强制裁员的员工都没有收到工资,我们只剩一条路了,一起申请劳动仲裁。”他愤愤地说。

(责任编辑:季丽亚 HN003)
看全文
想了解更多关于《金融创新另一面:起底春晓资本腾挪术》的报道,那就扫码下载和讯财经APP阅读吧。

《汀兰股份股东减持120万股 权益变动后持股比例为60%》 相关文章推荐三:深击|金融创新另一面:起底春晓资本腾挪术

刚刚入职品途半年的王洋要再次寻找新的工作了。7月底的一天,领导突然约谈自己与众多同事,被要求8月前离职。“就是强制裁员,没有任何赔偿。”王洋说。

同样在7月,北漂数年的张宜也遇到了可能是一生中最大的坎。他将一家人的上百万元积蓄投入了P2P平台君融贷和牛板金,而两家P2P先后爆雷让他陷入了万劫不复之地。

7月,对他们是个灰暗的日子。而背后,也有一根隐形的线,将两个素不相识的人的命运连接在了一起。

王洋是品途文娱组的一员,他向新浪科技表示,不仅文娱组的员工被领导谈话要求离职,创投、大健康、零售、市场部等多个部门均存在强制裁员的现象。整体裁员比例或超50%。

不过王洋表示,品途并未打算对这些被裁员工进行补偿,而是要求员工自己填写并提交一份离职申请书,只有这样公司才会结算当月工资。

毫无征兆的强制裁员让品途员工们疑惑重重。“有同事说是因为品途投资方春晓资本要撤资,据说在筹钱还债,投资的好几个P2P都爆雷了。”王洋说。

新浪科技查询工商资料发现,品途的运营主体为北京品途天下科技有限公司,其宣称是集”媒体”、”智库”和”资本”为一体的创新赋能平台,关注科技前沿、零售消费,泛文娱、大健康、教育等领域。其中北京品途数信科技有限公司持股80%,新疆春晓汇商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持股20%。春晓资本确实是品途的重要股东。

就在王洋为裁员一事发愁而赋闲在家时,买了君融贷的张宜却来到了品途的办公地北京市酒仙桥路14号兆维工业园,君融贷的北京办公室使用的正是品途提供的共享办公服务。不过让他失望的是,在公告中承诺不跑路的君融贷早已人去楼空。

君融贷办公室人去楼空

被扔在地上的君融贷物品袋 “我把一家人的积蓄都放在了君融贷和牛板金,现在出事了也不敢跟父母说,怕他们受不了。”张宜呆呆的望着空无一人的君融贷办公室,欲哭无泪。

实际上,君融贷与品途的交集并不是共享办公服务那么简单。天眼查显示,君融贷的运营主体为大连君融贷信息技术服务有限公司,CEO吴隽持股57.57%,深圳春晓天泽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持股16%,北京春晓致信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持股8.4%。春晓资本也是君融贷的重要股东。

资料显示,春晓资本成立于2015年,2015年至2018年春晓资本共完成了7只子基金募集工作,累积管理逾20亿资金规模。目前多家**引导基金、知名国企以及上市公司人士等已成为春晓资本的有限合伙人。

实际上,春晓资本投资了多家P2P平台,并且连续爆雷。

7月3日,牛板金发布公告称,该平台牛钱袋、牛宝丰、牛钱包等借款项目发生逾期共计9852余万元,同时,平台充值、赎回业务及所有产品的投资与兑付暂停,保留提现功能正常运作。

而7月4日,牛板金CEO王旭航称,牛板金平台所属公司前董事孙启良、沈旭卿伙同陈鄂、胡文周,通过虚构标的,以“牛钱袋”产品挪用了出借人资金用于房地产开发,总计31.5亿元。目前,涉及资金都无法收回。

工商资料显示,牛板金的运营主体为浙江佐助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佐助控股有限公司持股85%,深圳春晓天泽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持股15%。

其中,2017年9月,融数信息科技集团有限公司入股佐助控股,持股95%;而2018年7月4日,也就是牛板金宣布逾期的第二天,融数从股东名单中退出,王旭航100%持股。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2016年2月融数获得春晓资本的天使轮融资,而2018年5月,春晓资本从股东名单中退出,不过春晓资本创始合伙人韩越目前仍在融数担任董事。

7月15日和18日,君融贷、聚财猫先后宣布出现逾期。而聚财猫曾在2017年3月宣布获得春晓天泽1亿元A轮融资,不过新浪科技发现春晓天泽并未出现在聚财猫的工商股东之中。

除了有直接投资关系的三个P2P平台爆雷之外,张宜向新浪科技表示,维权的QQ群中还流传着,爆雷的石头理财和抓钱猫可能也与春晓资本、融数有着关联关系。

7月12日和16日,石头理财、抓钱猫先后公告称出现逾期。新浪科技发现,2016年至2017年,吕彦彦曾担任一年的石头理财法定代表人。而吕彦彦从2016年至今,一直是抓钱猫的法定代表人,并在抓钱猫持股34%。

吕彦彦还曾与人共同出资成立石河子市辰尚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 ,并持股50%,不过在2017年7月退出。

但新浪科技查询石河子市辰尚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的工商资料发现了端倪,目前韩翔为执行事务合伙人并持股50%,该企业的电话为0993-2611359, 邮箱为mzgqtz@163.com;而春晓资本旗下的石河子春晓股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为韩越,企业电话和邮箱与石河子市辰尚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完全相同,从注册地址来看,两家公司一个在1楼,一个在5楼。两家公司疑似为关联企业。

石河子市辰尚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还投资了一家三信成海(北京)商业有限公司,持股70%,而该公司法定代表人正是融数董事长王戎。

此外,君融贷COO巫翔2016年4月至2017年8月还曾在抓钱猫担任监事。这意味着牛板金、君融贷、聚财猫、石头理财、抓钱猫五个爆雷平台之间存在着复杂的交叉关系,并且都与春晓资本、融数有着直接或者间接的关联。

新浪科技曾向春晓资本投资人关系总监王小北求证,君融贷是否是春晓资本投资的企业,王小北称“我们一期二期基金都没有投过这个项目”,而当新浪科技将君融贷官网宣传的A+轮融资中出现A股上市公司天泽信息和春晓资本的截图发过去时,她称“这个我并不知情”,随后将新浪科技拉黑。

实际上,春晓资本不仅是君融贷和牛板金的重要股东,两个P2P的资产端企业也大多与春晓资本有关,甚至是春晓资本投资孵化的企业。涉嫌关联融资甚至自融。

以君融贷为例,2017年10月,曾有媒体对君融贷的资产端情况进行了报道。当时,君融贷的资产端主要为快消品经销商贸易融资项目和教育培训机构优秀学员课程借款。

而翻看众多快消品经销商贸易融资项目后,媒体发现平台当时近半个月快消品经销商贸易融资项目的借款企业都是同一家,为瑞金麟(大连)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该公司由北京瑞金麟网络技术服务有限公司100%持股,法定代表人为王戎。值得注意的是,北京瑞金麟网络技术服务有限公司在2014年5月至2015年5月为君融贷的重要股东。

大连君融贷工商资料变更历史 此外,王戎还是北京融数数据服务有限责任公司法定代表人,而该公司由春晓资本创始合伙人韩越参与出资成立,早期担任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兼经理,春晓资本也一直宣称融数金服是其孵化的企业。更让人大跌眼镜的是,君融贷CEO吴隽也曾是该公司股东,于2016年7月退出。

北京融数数据服务有限责任公司工商资料变更历史 快消品经销商贸易融资项目还宣称由沣盈公司无条件担保,该担保公司全称应为沣盈商业保理有限公司。新浪科技通过天眼查查询得知,沣盈商业保理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为杨俊英,而杨俊英旗下还有一家公司为天津融益商业保理有限公司,该公司工商资料中的邮箱为linannan1@rongcapital.cn,而@rongcapital.cn正是王戎旗下的北京融数数据服务有限责任公司的公司邮箱后缀。

这意味着君融贷当时的快消品经销商贸易融资项目,从借款企业到担保公司都为关系密切的关联方,涉嫌关联融资甚至自融自保。

再来看君融贷当时的教育培训机构优秀学员课程借款。该类项目依托课栈网合作教育培训机构,面向学员提供培训费用支持。

新浪科技查询工商资料得知,课栈网运营主体为北京弟傲思时代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该公司2015年6月获得春晓资本2000万元天使轮融资,2016年5月获得稼沃资本8000万元A轮融资。

目前,新疆春晓汇商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持股课栈网36%,上海稼沃云朵投资中心(有限合伙)持股10%。而上海稼沃云朵投资中心(有限合伙)的股东中,韩翔持股49.50%,上文已经提到,韩翔担任执行事务合伙人并持股50%的石河子市辰尚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的工商电话与邮箱与春晓资本旗下一家公司完全相同。

教育培训机构优秀学员课程借款宣称由上海君记商业保理有限公司承担连带保证。工商资料显示,大连平安财富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持有75%上海君记商业保理有限公司股权。而大连平安财富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曾用名大连君融投资咨询有限公司和大连君融财富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不仅曾用名称相近,君融贷在大连的办公注册地址甚至曾与大连平安财富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完全一样。

上方为君融贷大连曾用注册地,下方为大连平安财富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曾用注册地 这意味着君融贷的教育培训机构优秀学员课程借款也涉嫌关联融资和自我担保。

而据君融贷此前发布的2016年年报显示,当年融资项目合作方融资金额占比中,课栈网排名第一,金额超过10亿;会唐网排名第二,金额超5亿。而会唐网曾于2015年3月获得春晓资本1亿元A轮融资和2016年7月稼沃资本领头的1亿元B轮融资。新疆春晓汇商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为会唐网第一大股东,持股34.63%。

君融贷2016年资金流向 今年3月,课栈网被媒体曝出涉嫌就业贷套路,学员们通过培训机构介绍,在课桟网贷款以当做培训费用,培训结束却找不到工作并欠下上万元贷款。引发学员们对培训机构和课栈网的维权。

新浪科技日前前往课栈网的办公所在地发现,课栈网已经人去楼空。办公室门前还被所在物业贴了张欠缴9.5元的自来水费。物业人员向新浪科技称,“这家公司早已经没人了。”

课栈网人去楼空 除了君融贷,牛板金也涉嫌关联融资甚至自融,并且与君融贷相关方关系密切。

张宜向新浪科技提供了一张牛板金存管银行北京银行总部的牛板金资金汇出明细表。

其中,牛钱包产品中的天津融益商业保理有限公司正是为君融贷项目提供过担保的关联企业,也是牛板金历史股东融数的关联企业。

牛宝丰产品中的北京通汇博众网络科技公司,该公司运营着一款名为门口贷的App,提供房产租赁质押借款。同时门口贷也是君融贷租金贷业务的主要资产端合作企业。

另外诡异的是,新浪科技在门口贷App里发现,这家只在北京运营并且注册地在北京的公司商务洽谈电话归属地竟是辽宁大连。值得注意的是,大连是君融贷、融数最早的办公注册地,同时君融贷COO巫翔、CRO丑纯明与瑞金麟、融数董事长王戎都为大连理工大学校友。

牛钱袋产品中的大连喜扬扬商贸有限公司,该公司法定代表人为徐晓晶,同时徐晓晶还担任大连君信普惠科技中心(有限合伙)法定代表人。而大连君信普惠科技中心(有限合伙)持有大连君融贷信息技术服务有限公司8.4%股权,君融贷CEO吴隽也持有大连君信普惠科技中心(有限合伙)9.23%股权。

大连君信普惠科技中心(有限合伙)持有40%股权的第一大股东罗鹏为君融贷联合创始人、前CTO、董事,同时罗鹏还是北京好课多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而北京融数金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为好课多第一大股东,持股70%。

牛板金存管银行北京银行提供的牛板金资金流向表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北京君融贷、门口贷、好课多、北京融数的注册地址都在春晓资本投资的品途提供的共享办公地。目前北京君融贷、门口贷和好课多办公地已经人去楼空。新浪科技发现,融数集团旗下子公司北京融数征信有限公司还于日前进行了简易注销申请,公告期为2018年6月6日-2018年7月21日,不过在7月19日该公司被列入经营异常,原因为通过登记的住所或者经营场所无法联系。

春晓入主九有股份 已浮亏超4亿元

春晓资本的三位合伙人 实际上,春晓资本的版图不仅在创投领域,更是涉足了二级市场。

一方面春晓资本与深交所上市公司天泽信息(证券代码:300209)共同出资成立了春晓天泽,而春晓天泽入股的君融贷和牛板金则都宣传是上市公司天泽信息战略入股。天泽信息8月17日股价报收12.47元,大跌5.39%。近一年,天泽信息股价已从最高点的29.69元一度跌至最低点12.12元。

另一方面,春晓资本的运营主体北京春晓金控科技发展有限公司还于2017年8月入主了一家上交所上市公司九有股份(证券代码:600462)。

2017年8月24日,春晓金控和朱胜英、李东锋、孔汀筠签订《股权转让协议》,春晓金控通过受让朱胜英、李东锋、孔汀筠分别持有的九有股份控股股东天津盛鑫45.00%、27.50%和27.50%股权,间接收购天津盛鑫持有的101,736,904股九有股份的股份,占九有股份股本比例为19.06%。

转让价格合计7.5亿元,春晓金控将以自有资金5亿元及韩越对春晓金控的2.5亿元无偿借款作为收购的资金来源。公告还披露称,韩越对春晓金控的全部实缴出资及向春晓金控提供的借款全部来源于家族自有资金,其家族产业涉及传媒、旅游开发、证券投资等领域。

九有股份当时回复上交所问询函时,介绍了控制权转让的背景:2017年7月19日复牌以来,九有股份股票连续下跌,从2017年3月23日的8.14元/股,迅速跌至5元多/股,导致大股东天津盛鑫质押的股票逼近警戒线和平仓线。

天津盛鑫筹资赎回部分股票,但仍不得不继续补充质押,未摆脱被强制平仓的风险,并且上市公司控制权有被强迫转移的迫切风险。考虑到维持上市公司现有业务的稳定,以及天津盛鑫自身的资金压力,天津盛鑫股东决定将天津盛鑫的股权出让给新的投资者。

转让完成后,盛鑫元通持有上市公司九有股份19.06%的股份不变,春晓金控持有盛鑫元通 100%股权。春晓金控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经理韩越持有春晓金控86.80%的股权,为春晓金控的实际控制人,因此韩越成为上市公司的最终实际控制人。

不过春晓金控入主九有股份近一年来,九有股份股价已从当时的5.53元跌至8月17日的收盘价3.12元。以春晓金控持有的九有股份101,736,904股份和8月17日的收盘价3.12元计算,这部分股份市值为3.17亿元,这意味着春晓金控入主九有股份一年来已浮亏4.33亿元。

8月15日,九有股份发布关于股东股权补充质押的公告称,8月14日,为降低2017年10月和11月的两笔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业务的融资风险,天津盛鑫将其持有的公司无限售流通股份48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0.90%)和无限售流通股份40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0.75%)质押给联储证券有限责任公司分别用于办理去年的两次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业务的补充质押。

公告还披露,截至当日,天津盛鑫共持有公司无限售条件的流通股股份10,173.6904万股,占公司总股本53,378万股的19.06%,本次股权补充质押后累计质押股份10,173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9.06%,占其持有公司无限售流通股股份的99.99%。这意味着春晓金控持有的九有股份的股份已基本全部处于质押状态。

自8月13日起,张宜所在的君融贷维权群的受害者们开始组织前去春晓资本办公地讨要说法。张宜向新浪科技透露,8月13日春晓资本的行政总监、财务总监等人接待了他们,承认春晓资本对君融贷和牛板金等的股权关系,并称愿意承担应有的责任。“不过他们也没说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8月14日我们再去,他们已经人去楼空了。”张宜无奈地说,“牛板金、聚财猫和抓财猫都已经立案,君融贷到现在还没立案,春晓资本也找不到人了,我们也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了。”

而王洋的日子也不好过。本来已经提交了离职申请书的他,虽然做好了没有赔偿金的打算,但未预料到品途给予的8月15日结算工资的承诺并没有兑现。“被强制裁员的员工都没有收到工资,我们只剩一条路了,一起申请劳动仲裁。”他愤愤地说。

原标题:金融创新另一面:起底春晓资本腾挪术

《汀兰股份股东减持120万股 权益变动后持股比例为60%》 相关文章推荐四:起底春晓资本腾挪术:投资亏4亿,腾挪资金上百亿

刚刚入职品途半年的王洋要再次寻找新的工作了。7月底的一天,领导突然约谈自己与众多同事,被要求8月前离职。“就是强制裁员,没有任何赔偿。”王洋说。

同样在7月,北漂数年的张宜也遇到了可能是一生中最大的坎。他将一家人的上百万元积蓄投入了P2P平台君融贷和牛板金,而两家P2P先后爆雷让他陷入了万劫不复之地。

7月,对他们是个灰暗的日子。而背后,也有一根隐形的线,将两个素不相识的人的命运连接在了一起。

王洋是品途文娱组的一员,他向新浪科技表示,不仅文娱组的员工被领导谈话要求离职,创投、大健康、零售、市场部等多个部门均存在强制裁员的现象。整体裁员比例或超50%。

不过王洋表示,品途并未打算对这些被裁员工进行补偿,而是要求员工自己填写并提交一份离职申请书,只有这样公司才会结算当月工资。

毫无征兆的强制裁员让品途员工们疑惑重重。“有同事说是因为品途投资方春晓资本要撤资,据说在筹钱还债,投资的好几个P2P都爆雷了。”王洋说。

新浪科技查询工商资料发现,品途的运营主体为北京品途天下科技有限公司,其宣称是集”媒体”、”智库”和”资本”为一体的创新赋能平台,关注科技前沿、零售消费,泛文娱、大健康、教育等领域。其中北京品途数信科技有限公司持股80%,新疆春晓汇商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持股20%。春晓资本确实是品途的重要股东。

就在王洋为裁员一事发愁而赋闲在家时,买了君融贷的张宜却来到了品途的办公地北京市酒仙桥路14号兆维工业园,君融贷的北京办公室使用的正是品途提供的共享办公服务。不过让他失望的是,在公告中承诺不跑路的君融贷早已人去楼空。

君融贷办公室人去楼空

被扔在地上的君融贷物品袋

“我把一家人的积蓄都放在了君融贷和牛板金,现在出事了也不敢跟父母说,怕他们受不了。”张宜呆呆的望着空无一人的君融贷办公室,欲哭无泪。

实际上,君融贷与品途的交集并不是共享办公服务那么简单。天眼查显示,君融贷的运营主体为大连君融贷信息技术服务有限公司,CEO吴隽持股57.57%,深圳春晓天泽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持股16%,北京春晓致信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持股8.4%。春晓资本也是君融贷的重要股东。

资料显示,春晓资本成立于2015年,2015年至2018年春晓资本共完成了7只子基金募集工作,累积管理逾20亿资金规模。目前多家**引导基金、知名国企以及上市公司人士等已成为春晓资本的有限合伙人。

实际上,春晓资本投资了多家P2P平台,并且连续爆雷。

7月3日,牛板金发布公告称,该平台牛钱袋、牛宝丰、牛钱包等借款项目发生逾期共计9852余万元,同时,平台充值、赎回业务及所有产品的投资与兑付暂停,保留提现功能正常运作。

而7月4日,牛板金CEO王旭航称,牛板金平台所属公司前董事孙启良、沈旭卿伙同陈鄂、胡文周,通过虚构标的,以“牛钱袋”产品挪用了出借人资金用于房地产开发,总计31.5亿元。目前,涉及资金都无法收回。

工商资料显示,牛板金的运营主体为浙江佐助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佐助控股有限公司持股85%,深圳春晓天泽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持股15%。

其中,2017年9月,融数信息科技集团有限公司入股佐助控股,持股95%;而2018年7月4日,也就是牛板金宣布逾期的第二天,融数从股东名单中退出,王旭航100%持股。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2016年2月融数获得春晓资本的天使轮融资,而2018年5月,春晓资本从股东名单中退出,不过春晓资本创始合伙人韩越目前仍在融数担任董事。

7月15日和18日,君融贷、聚财猫先后宣布出现逾期。而聚财猫曾在2017年3月宣布获得春晓天泽1亿元A轮融资,不过新浪科技发现春晓天泽并未出现在聚财猫的工商股东之中。

除了有直接投资关系的三个P2P平台爆雷之外,张宜向新浪科技表示,维权的QQ群中还流传着,爆雷的石头理财和抓钱猫可能也与春晓资本、融数有着关联关系。

7月12日和16日,石头理财、抓钱猫先后公告称出现逾期。新浪科技发现,2016年至2017年,吕彦彦曾担任一年的石头理财法定代表人。而吕彦彦从2016年至今,一直是抓钱猫的法定代表人,并在抓钱猫持股34%。

吕彦彦还曾与人共同出资成立石河子市辰尚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 ,并持股50%,不过在2017年7月退出。

但新浪科技查询石河子市辰尚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的工商资料发现了端倪,目前韩翔为执行事务合伙人并持股50%,该企业的电话为0993-2611359, 邮箱为mzgqtz@163.com;而春晓资本旗下的石河子春晓股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为韩越,企业电话和邮箱与石河子市辰尚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完全相同,从注册地址来看,两家公司一个在1楼,一个在5楼。两家公司疑似为关联企业。

石河子市辰尚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还投资了一家三信成海(北京)商业有限公司,持股70%,而该公司法定代表人正是融数董事长王戎。

此外,君融贷COO巫翔2016年4月至2017年8月还曾在抓钱猫担任监事。这意味着牛板金、君融贷、聚财猫、石头理财、抓钱猫五个爆雷平台之间存在着复杂的交叉关系,并且都与春晓资本、融数有着直接或者间接的关联。

新浪科技曾向春晓资本投资人关系总监王小北求证,君融贷是否是春晓资本投资的企业,王小北称“我们一期二期基金都没有投过这个项目”,而当新浪科技将君融贷官网宣传的A+轮融资中出现A股上市公司天泽信息和春晓资本的截图发过去时,她称“这个我并不知情”,随后将新浪科技拉黑。

实际上,春晓资本不仅是君融贷和牛板金的重要股东,两个P2P的资产端企业也大多与春晓资本有关,甚至是春晓资本投资孵化的企业。涉嫌关联融资甚至自融。

以君融贷为例,2017年10月,曾有媒体对君融贷的资产端情况进行了报道。当时,君融贷的资产端主要为快消品经销商贸易融资项目和教育培训机构优秀学员课程借款。

而翻看众多快消品经销商贸易融资项目后,媒体发现平台当时近半个月快消品经销商贸易融资项目的借款企业都是同一家,为瑞金麟(大连)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该公司由北京瑞金麟网络技术服务有限公司100%持股,法定代表人为王戎。值得注意的是,北京瑞金麟网络技术服务有限公司在2014年5月至2015年5月为君融贷的重要股东。

大连君融贷工商资料变更历史

此外,王戎还是北京融数数据服务有限责任公司法定代表人,而该公司由春晓资本创始合伙人韩越参与出资成立,早期担任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兼经理,春晓资本也一直宣称融数金服是其孵化的企业。更让人大跌眼镜的是,君融贷CEO吴隽也曾是该公司股东,于2016年7月退出。

北京融数数据服务有限责任公司工商资料变更历史

快消品经销商贸易融资项目还宣称由沣盈公司无条件担保,该担保公司全称应为沣盈商业保理有限公司。新浪科技通过天眼查查询得知,沣盈商业保理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为杨俊英,而杨俊英旗下还有一家公司为天津融益商业保理有限公司,该公司工商资料中的邮箱为linannan1@rongcapital.cn,而@rongcapital.cn正是王戎旗下的北京融数数据服务有限责任公司的公司邮箱后缀。

这意味着君融贷当时的快消品经销商贸易融资项目,从借款企业到担保公司都为关系密切的关联方,涉嫌关联融资甚至自融自保。

再来看君融贷当时的教育培训机构优秀学员课程借款。该类项目依托课栈网合作教育培训机构,面向学员提供培训费用支持。

新浪科技查询工商资料得知,课栈网运营主体为北京弟傲思时代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该公司2015年6月获得春晓资本2000万元天使轮融资,2016年5月获得稼沃资本8000万元A轮融资。

目前,新疆春晓汇商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持股课栈网36%,上海稼沃云朵投资中心(有限合伙)持股10%。而上海稼沃云朵投资中心(有限合伙)的股东中,韩翔持股49.50%,上文已经提到,韩翔担任执行事务合伙人并持股50%的石河子市辰尚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的工商电话与邮箱与春晓资本旗下一家公司完全相同。

教育培训机构优秀学员课程借款宣称由上海君记商业保理有限公司承担连带保证。工商资料显示,大连平安财富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持有75%上海君记商业保理有限公司股权。而大连平安财富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曾用名大连君融投资咨询有限公司和大连君融财富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不仅曾用名称相近,君融贷在大连的办公注册地址甚至曾与大连平安财富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完全一样。

上方为君融贷大连曾用注册地,下方为大连平安财富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曾用注册地

这意味着君融贷的教育培训机构优秀学员课程借款也涉嫌关联融资和自我担保。

而据君融贷此前发布的2016年年报显示,当年融资项目合作方融资金额占比中,课栈网排名第一,金额超过10亿;会唐网排名第二,金额超5亿。而会唐网曾于2015年3月获得春晓资本1亿元A轮融资和2016年7月稼沃资本领头的1亿元B轮融资。新疆春晓汇商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为会唐网第一大股东,持股34.63%。

君融贷2016年资金流向

今年3月,课栈网被媒体曝出涉嫌就业贷套路,学员们通过培训机构介绍,在课桟网贷款以当做培训费用,培训结束却找不到工作并欠下上万元贷款。引发学员们对培训机构和课栈网的维权。

新浪科技日前前往课栈网的办公所在地发现,课栈网已经人去楼空。办公室门前还被所在物业贴了张欠缴9.5元的自来水费。物业人员向新浪科技称,“这家公司早已经没人了。”

除了君融贷,牛板金也涉嫌关联融资甚至自融,并且与君融贷相关方关系密切。

张宜向新浪科技提供了一张牛板金存管银行北京银行总部的牛板金资金汇出明细表。

其中,牛钱包产品中的天津融益商业保理有限公司正是为君融贷项目提供过担保的关联企业,也是牛板金历史股东融数的关联企业。

牛宝丰产品中的北京通汇博众网络科技公司,该公司运营着一款名为门口贷的App,提供房产租赁质押借款。同时门口贷也是君融贷租金贷业务的主要资产端合作企业。

另外诡异的是,新浪科技在门口贷App里发现,这家只在北京运营并且注册地在北京的公司商务洽谈电话归属地竟是辽宁大连。值得注意的是,大连是君融贷、融数最早的办公注册地,同时君融贷COO巫翔、CRO丑纯明与瑞金麟、融数董事长王戎都为大连理工大学校友。

牛钱袋产品中的大连喜扬扬商贸有限公司,该公司法定代表人为徐晓晶,同时徐晓晶还担任大连君信普惠科技中心(有限合伙)法定代表人。而大连君信普惠科技中心(有限合伙)持有大连君融贷信息技术服务有限公司8.4%股权,君融贷CEO吴隽也持有大连君信普惠科技中心(有限合伙)9.23%股权。

大连君信普惠科技中心(有限合伙)持有40%股权的第一大股东罗鹏为君融贷联合创始人、前CTO、董事,同时罗鹏还是北京好课多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而北京融数金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为好课多第一大股东,持股70%。

牛板金存管银行北京银行提供的牛板金资金流向表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北京君融贷、门口贷、好课多、北京融数的注册地址都在春晓资本投资的品途提供的共享办公地。目前北京君融贷、门口贷和好课多办公地已经人去楼空。

新浪科技发现,融数集团旗下子公司北京融数征信有限公司还于日前进行了简易注销申请,公告期为2018年6月6日-2018年7月21日,不过在7月19日该公司被列入经营异常,原因为通过登记的住所或者经营场所无法联系。

春晓入主九有股份,已浮亏超4亿元

春晓资本的三位合伙人

实际上,春晓资本的版图不仅在创投领域,更是涉足了二级市场。

一方面春晓资本与深交所上市公司天泽信息(证券代码:300209)共同出资成立了春晓天泽,而春晓天泽入股的君融贷和牛板金则都宣传是上市公司天泽信息战略入股。天泽信息8月17日股价报收12.47元,大跌5.39%。近一年,天泽信息股价已从最高点的29.69元一度跌至最低点12.12元。

另一方面,春晓资本的运营主体北京春晓金控科技发展有限公司还于2017年8月入主了一家上交所上市公司九有股份(证券代码:600462)。

2017年8月24日,春晓金控和朱胜英、李东锋、孔汀筠签订《股权转让协议》,春晓金控通过受让朱胜英、李东锋、孔汀筠分别持有的九有股份控股股东天津盛鑫45.00%、27.50%和27.50%股权,间接收购天津盛鑫持有的101,736,904股九有股份的股份,占九有股份股本比例为19.06%。

转让价格合计7.5亿元,春晓金控将以自有资金5亿元及韩越对春晓金控的2.5亿元无偿借款作为收购的资金来源。公告还披露称,韩越对春晓金控的全部实缴出资及向春晓金控提供的借款全部来源于家族自有资金,其家族产业涉及传媒、旅游开发、证券投资等领域。

九有股份当时回复上交所问询函时,介绍了控制权转让的背景:2017年7月19日复牌以来,九有股份股票连续下跌,从2017年3月23日的8.14元/股,迅速跌至5元多/股,导致大股东天津盛鑫质押的股票逼近警戒线和平仓线。

天津盛鑫筹资赎回部分股票,但仍不得不继续补充质押,未摆脱被强制平仓的风险,并且上市公司控制权有被强迫转移的迫切风险。考虑到维持上市公司现有业务的稳定,以及天津盛鑫自身的资金压力,天津盛鑫股东决定将天津盛鑫的股权出让给新的投资者。

转让完成后,盛鑫元通持有上市公司九有股份19.06%的股份不变,春晓金控持有盛鑫元通 100%股权。春晓金控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经理韩越持有春晓金控86.80%的股权,为春晓金控的实际控制人,因此韩越成为上市公司的最终实际控制人。

不过春晓金控入主九有股份近一年来,九有股份股价已从当时的5.53元跌至8月17日的收盘价3.12元。以春晓金控持有的九有股份101,736,904股份和8月17日的收盘价3.12元计算,这部分股份市值为3.17亿元,这意味着春晓金控入主九有股份一年来已浮亏4.33亿元。

8月15日,九有股份发布关于股东股权补充质押的公告称,8月14日,为降低2017年10月和11月的两笔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业务的融资风险,天津盛鑫将其持有的公司无限售流通股份48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0.90%)和无限售流通股份40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0.75%)质押给联储证券有限责任公司分别用于办理去年的两次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业务的补充质押。

公告还披露,截至当日,天津盛鑫共持有公司无限售条件的流通股股份10,173.6904万股,占公司总股本53,378万股的19.06%,本次股权补充质押后累计质押股份10,173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9.06%,占其持有公司无限售流通股股份的99.99%。这意味着春晓金控持有的九有股份的股份已基本全部处于质押状态。

自8月13日起,张宜所在的君融贷维权群的受害者们开始组织前去春晓资本办公地讨要说法。张宜向新浪科技透露,8月13日春晓资本的行政总监、财务总监等人接待了他们,承认春晓资本对君融贷和牛板金等的股权关系,并称愿意承担应有的责任。“不过他们也没说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8月14日我们再去,他们已经人去楼空了。”张宜无奈地说,“牛板金、聚财猫和抓财猫都已经立案,君融贷到现在还没立案,春晓资本也找不到人了,我们也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了。”

而王洋的日子也不好过。本来已经提交了离职申请书的他,虽然做好了没有赔偿金的打算,但未预料到品途给予的8月15日结算工资的承诺并没有兑现。“被强制裁员的员工都没有收到工资,我们只剩一条路了,一起申请劳动仲裁。”他愤愤地说。

【本文来源于新浪科技,文 |新浪科技 张俊】

《汀兰股份股东减持120万股 权益变动后持股比例为60%》 相关文章推荐五:华海“毒素门”持续发酵 生死要看监管脸色

  抄底华海仍需谨慎。

  近日,国内仿制药龙头华海药业原料药检出极微量基因毒性杂质的风波仍在进一步发酵。

  7月7日,浙江华海药业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华海药业”)发布公告称,公司在对缬沙坦原料药生产工艺进行优化评估的过程中,在未知杂质项下,发现并检定其中一未知杂质为亚硝基二甲胺(NDMA)。经调查该杂质系缬沙坦生产工艺产生的固有杂质,含量极微,且就业内采用的相同生产工艺而言,具有共性,该杂质含有基因毒性。

  该公告还提及,目前公司已确认其他沙坦类产品中不存在该亚硝基二甲胺(NDMA)杂质。

  资本市场对此反应强烈,在两个交易日内,华海药业市值蒸发近60亿元。

  7月9日投资者说明会上,华海药业表示,目前尚无法准确评估此事件对当期业绩的影响,缬沙坦暂停发货会对半年度原料药的销售产生一定的影响。

  此外,华海药业还在当日的投资者说明会上表示,该事件对公司有一定影响,但公司的综合竞争能力是未来市场竞争中的有力保证,公司是全球市场的沙坦类和普利类的主要供应商,在产品质量、生产规模、客户合作等方面具有明显的优势。

  目前,欧洲药品管理局(EMA)正在审查含有华海药业的缬沙坦原料药的制剂,而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尚未就该事件发声。

  值得一提的是,2017年,华海药业实现营收50.02亿元,此次引发关注的缬沙坦原料药,只是公司众多沙坦类原料药产品中的一个,其2017年销售金额为3.28亿元,仅占公司当年营收总额的6.56%。若只从营业收入贡献占比来看,缬沙坦对于华海药业影响有限。

  更为重要的是,随着医疗行业环境的改变,华海药业将生物制药作为重点发展的业务方向,虽然过程并不顺利。譬如,华海药业曾与美国生物制药公司设立合资公司进行四款药品的共同研发,然而最终仅收获两款药品中国市场的100%权益。

  有意思的是,在投资者说明会后,虽然华海药业7月10日股价有小幅回升,但截至7月11日收盘,华海药业仍微跌0.37%,未能延续昨日上涨趋势。

  马失前蹄

  公开资料显示,华海药业主营业务是医药制剂、原料药及关键中间体。其中,原料药产品以抗高血压药物、抗抑郁药物及抗组胺药物原料药为主。缬沙坦原料药则主要用于治疗轻、中度原发性高血压,且该产品的主要市场在国外。

  据华海药业2017年财务报告显示,其实现营业收入50.02亿元、净利润6.39亿元,但负债、销售费用等同样在增长。

  仅以流动负债为例,华海药业负债规模持续增长,并以流动负债为主,非流动负债的比重逐年上升。2014年末、2015年末、2016年末、2017年末和2018年一季度,华海药业流动负债占负债总额的比重分别为96.23%、93.72%、70.45%、87.29%和89.67%。

  不过,华海药业作为业绩持续增长的国内制剂出口的龙头公司,2018年以来,就有17家券商研究机构共发布36份研报,对其给出了强烈推荐、买入、增持的评级,称其业绩超出预期,国内外制剂业务有望持续高增长。

  在“缬沙坦事件”发生前,包括中泰证券在内的券商研报表示,公司制剂出口转报获批速度加快,出口转报的逻辑正在逐步兑现;华海转报品种大多拥有较大的原研替代空间,未来通过转报获批,有望为公司带来显著的业绩增量;公司已经具备全球竞争力的一流仿制药研发体系,在国内企业中更是遥遥领先;凭借国内外市场的协同优势,弥补国内销售短板,未来华海有望成为国内、国际的仿制药龙头企业。

  此次陷入标准之争的缬沙坦原料药产品,正是未来华海药业新的利润增长点,自然不免引起外界忧虑。但据公司方面表示,华海缬沙坦原料药产品一直都严格按照供应所在国的GMP标准和注册法规要求合规生产,原料药的单个未知杂质含量及总未知杂质含量一直符合国际注册标准 (ICH)。

  截止公告日,各国的注册法规对此生产工艺中产生的NAMA杂质的可接受控制限度也尚未**。出于对公众健康的负责,公司在检测到相关杂质项目后,主动对外界告知了结果。

  值得注意的是,在事件爆发前,华海药业第二**股东对持有的华海药业股票进行了减持。

  7月6日,华海药业公告称,持股比例占公司总股本19.36%的股东周明华在2018年1月5日至2018年7月4日,通过集中竞价方式实际累计减持公司股份为121.87万股(不计算减持期间的转增股),占总股本的0.11%,总值4350万元。

  “押宝”生物制药

  近年来,随着原研生物药专利纷纷到期,生物制药成为国际市场上追捧的“新宠”,国内药企也纷纷向生物制药领域转型。

  早在多年前,华海药业就将生物制药作为公司发展重点,并于2011年和2013年在上海成立华博和华奥泰两家生物医药研发企业,建立了生物发酵技术平台、生物抗体技术平台和基因库和筛选技术平台。

  2017年以来,华海药业在生物制药领域布局动作加快。

  2017年5月,华海药业与杭州生物科技公司多禧生物签订投资协议,以3600万元持有多禧10%股份;同年6月,华海药业一款用于治疗湿性年龄相关性黄斑变性(wet-A**)的重组人血管内皮生长因子受体-抗体融合蛋白眼用注射液获得CFDA临床批件;三个月后,华海药业以3000万美元认购韩国生物科技企业Eutilex18.75%的股权,并以不超过850万美元的首付款和里程碑付款获得Eutilex一项处于临床前期的免疫检查点抗体项目EU101的中国权益。

  除此之外,5月25日晚间,华海药业发布公告终止可转换债的发行。同时,公司发布非公开发行股票预案,拟募集资金总数和原可转换债券相同,但募投项目稍有变动。华海药业此次拟向不超过10名对象非公开发行股票,募集资金不超过18亿元,发行股份总数上限为2.5亿股。所募资金中14.94亿元用于生物园区制药及研发中心项目;1.82亿元将用于智能制造系统集成项目;3.1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

  华海药业董事长陈保华

  然而,华海药业进军生物制药领域的海外进程也不尽如人意。早在2013年,华海药业就与美国生物制药公司Oncobiologics达成合作,通过相关协议,华海药业将在中国市场享有四个单抗生物药100%的市场许可,并与Oncobiologics在美国设立合资公司,共同开发上述单抗生物药,华海药业享有四个药品在欧美发达国家市场51%的权益。

  值得一提的是,该项合作半途缩水。2014年,华海药业宣布暂停与Oncobiologics协议中涉及的利托昔、赫塞汀两个单抗产品的研发合作计划,同时终止在美设立合资公司的计划和阿瓦斯汀(贝伐单抗)产品在欧美国家的合作计划。2016年,华海药业又宣布公开转让修美乐(阿达木单抗)在欧美市场51%的权益。至此,华海制药仅享有阿瓦斯汀、修美乐两个单抗产品在中国市场的100%权益。

  在未来,生物制药是否能成为华海药业新的“依靠”仍需时间考验。(时间财经)

(责任编辑:DF314)

《汀兰股份股东减持120万股 权益变动后持股比例为60%》 相关文章推荐六:起底春晓资本腾挪术:投资亏4亿,腾挪资金上百亿

原标题:起底春晓资本腾挪术:投资亏4亿,腾挪资金上百亿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刚刚入职品途半年的王洋要再次寻找新的工作了。7月底的一天,领导突然约谈自己与众多同事,被要求8月前离职。“就是强制裁员,没有任何赔偿。”王洋说。

同样在7月,北漂数年的张宜也遇到了可能是一生中最大的坎。他将一家人的上百万元积蓄投入了P2P平台君融贷和牛板金,而两家P2P先后爆雷让他陷入了万劫不复之地。

7月,对他们是个灰暗的日子。而背后,也有一根隐形的线,将两个素不相识的人的命运连接在了一起。

共同股东春晓资本

王洋是品途文娱组的一员,他向新浪科技表示,不仅文娱组的员工被领导谈话要求离职,创投、大健康、零售、市场部等多个部门均存在强制裁员的现象。整体裁员比例或超50%。

不过王洋表示,品途并未打算对这些被裁员工进行补偿,而是要求员工自己填写并提交一份离职申请书,只有这样公司才会结算当月工资。

毫无征兆的强制裁员让品途员工们疑惑重重。“有同事说是因为品途投资方春晓资本要撤资,据说在筹钱还债,投资的好几个P2P都爆雷了。”王洋说。

新浪科技查询工商资料发现,品途的运营主体为北京品途天下科技有限公司,其宣称是集”媒体”、”智库”和”资本”为一体的创新赋能平台,关注科技前沿、零售消费,泛文娱、大健康、教育等领域。其中北京品途数信科技有限公司持股80%,新疆春晓汇商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持股20%。春晓资本确实是品途的重要股东。

就在王洋为裁员一事发愁而赋闲在家时,买了君融贷的张宜却来到了品途的办公地北京市酒仙桥路14号兆维工业园,君融贷的北京办公室使用的正是品途提供的共享办公服务。不过让他失望的是,在公告中承诺不跑路的君融贷早已人去楼空。

君融贷办公室人去楼空

君融贷办公室人去楼空

被扔在地上的君融贷物品袋

被扔在地上的君融贷物品袋

“我把一家人的积蓄都放在了君融贷和牛板金,现在出事了也不敢跟父母说,怕他们受不了。”张宜呆呆的望着空无一人的君融贷办公室,欲哭无泪。

实际上,君融贷与品途的交集并不是共享办公服务那么简单。天眼查显示,君融贷的运营主体为大连君融贷信息技术服务有限公司,CEO吴隽持股57.57%,深圳春晓天泽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持股16%,北京春晓致信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持股8.4%。春晓资本也是君融贷的重要股东。

投资P2P连续爆雷

资料显示,春晓资本成立于2015年,2015年至2018年春晓资本共完成了7只子基金募集工作,累积管理逾20亿资金规模。目前多家**引导基金、知名国企以及上市公司人士等已成为春晓资本的有限合伙人。

实际上,春晓资本投资了多家P2P平台,并且连续爆雷。

7月3日,牛板金发布公告称,该平台牛钱袋、牛宝丰、牛钱包等借款项目发生逾期共计9852余万元,同时,平台充值、赎回业务及所有产品的投资与兑付暂停,保留提现功能正常运作。

而7月4日,牛板金CEO王旭航称,牛板金平台所属公司前董事孙启良、沈旭卿伙同陈鄂、胡文周,通过虚构标的,以“牛钱袋”产品挪用了出借人资金用于房地产开发,总计31.5亿元。目前,涉及资金都无法收回。

工商资料显示,牛板金的运营主体为浙江佐助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佐助控股有限公司持股85%,深圳春晓天泽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持股15%。

其中,2017年9月,融数信息科技集团有限公司入股佐助控股,持股95%;而2018年7月4日,也就是牛板金宣布逾期的第二天,融数从股东名单中退出,王旭航100%持股。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2016年2月融数获得春晓资本的天使轮融资,而2018年5月,春晓资本从股东名单中退出,不过春晓资本创始合伙人韩越目前仍在融数担任董事。

7月15日和18日,君融贷、聚财猫先后宣布出现逾期。而聚财猫曾在2017年3月宣布获得春晓天泽1亿元A轮融资,不过新浪科技发现春晓天泽并未出现在聚财猫的工商股东之中。

除了有直接投资关系的三个P2P平台爆雷之外,张宜向新浪科技表示,维权的QQ群中还流传着,爆雷的石头理财和抓钱猫可能也与春晓资本、融数有着关联关系。

7月12日和16日,石头理财、抓钱猫先后公告称出现逾期。新浪科技发现,2016年至2017年,吕彦彦曾担任一年的石头理财法定代表人。而吕彦彦从2016年至今,一直是抓钱猫的法定代表人,并在抓钱猫持股34%。

吕彦彦还曾与人共同出资成立石河子市辰尚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 ,并持股50%,不过在2017年7月退出。

但新浪科技查询石河子市辰尚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的工商资料发现了端倪,目前韩翔为执行事务合伙人并持股50%,该企业的电话为0993-2611359, 邮箱为mzgqtz@163.com;而春晓资本旗下的石河子春晓股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为韩越,企业电话和邮箱与石河子市辰尚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完全相同,从注册地址来看,两家公司一个在1楼,一个在5楼。两家公司疑似为关联企业。

石河子市辰尚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还投资了一家三信成海(北京)商业有限公司,持股70%,而该公司法定代表人正是融数董事长王戎。

此外,君融贷COO巫翔2016年4月至2017年8月还曾在抓钱猫担任监事。这意味着牛板金、君融贷、聚财猫、石头理财、抓钱猫五个爆雷平台之间存在着复杂的交叉关系,并且都与春晓资本、融数有着直接或者间接的关联。

涉嫌关联融资和自融

新浪科技曾向春晓资本投资人关系总监王小北求证,君融贷是否是春晓资本投资的企业,王小北称“我们一期二期基金都没有投过这个项目”,而当新浪科技将君融贷官网宣传的A+轮融资中出现A股上市公司天泽信息和春晓资本的截图发过去时,她称“这个我并不知情”,随后将新浪科技拉黑。

实际上,春晓资本不仅是君融贷和牛板金的重要股东,两个P2P的资产端企业也大多与春晓资本有关,甚至是春晓资本投资孵化的企业。涉嫌关联融资甚至自融。

以君融贷为例,2017年10月,曾有媒体对君融贷的资产端情况进行了报道。当时,君融贷的资产端主要为快消品经销商贸易融资项目和教育培训机构优秀学员课程借款。

而翻看众多快消品经销商贸易融资项目后,媒体发现平台当时近半个月快消品经销商贸易融资项目的借款企业都是同一家,为瑞金麟(大连)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该公司由北京瑞金麟网络技术服务有限公司100%持股,法定代表人为王戎。值得注意的是,北京瑞金麟网络技术服务有限公司在2014年5月至2015年5月为君融贷的重要股东。

大连君融贷工商资料变更历史

大连君融贷工商资料变更历史

此外,王戎还是北京融数数据服务有限责任公司法定代表人,而该公司由春晓资本创始合伙人韩越参与出资成立,早期担任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兼经理,春晓资本也一直宣称融数金服是其孵化的企业。更让人大跌眼镜的是,君融贷CEO吴隽也曾是该公司股东,于2016年7月退出。

北京融数数据服务有限责任公司工商资料变更历史

北京融数数据服务有限责任公司工商资料变更历史

快消品经销商贸易融资项目还宣称由沣盈公司无条件担保,该担保公司全称应为沣盈商业保理有限公司。新浪科技通过天眼查查询得知,沣盈商业保理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为杨俊英,而杨俊英旗下还有一家公司为天津融益商业保理有限公司,该公司工商资料中的邮箱为linannan1@rongcapital.cn,而@rongcapital.cn正是王戎旗下的北京融数数据服务有限责任公司的公司邮箱后缀。

这意味着君融贷当时的快消品经销商贸易融资项目,从借款企业到担保公司都为关系密切的关联方,涉嫌关联融资甚至自融自保。

再来看君融贷当时的教育培训机构优秀学员课程借款。该类项目依托课栈网合作教育培训机构,面向学员提供培训费用支持。

新浪科技查询工商资料得知,课栈网运营主体为北京弟傲思时代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该公司2015年6月获得春晓资本2000万元天使轮融资,2016年5月获得稼沃资本8000万元A轮融资。

目前,新疆春晓汇商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持股课栈网36%,上海稼沃云朵投资中心(有限合伙)持股10%。而上海稼沃云朵投资中心(有限合伙)的股东中,韩翔持股49.50%,上文已经提到,韩翔担任执行事务合伙人并持股50%的石河子市辰尚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的工商电话与邮箱与春晓资本旗下一家公司完全相同。

教育培训机构优秀学员课程借款宣称由上海君记商业保理有限公司承担连带保证。工商资料显示,大连平安财富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持有75%上海君记商业保理有限公司股权。而大连平安财富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曾用名大连君融投资咨询有限公司和大连君融财富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不仅曾用名称相近,君融贷在大连的办公注册地址甚至曾与大连平安财富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完全一样。

上方为君融贷大连曾用注册地,下方为大连平安财富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曾用注册地

上方为君融贷大连曾用注册地,下方为大连平安财富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曾用注册地

这意味着君融贷的教育培训机构优秀学员课程借款也涉嫌关联融资和自我担保。

而据君融贷此前发布的2016年年报显示,当年融资项目合作方融资金额占比中,课栈网排名第一,金额超过10亿;会唐网排名第二,金额超5亿。而会唐网曾于2015年3月获得春晓资本1亿元A轮融资和2016年7月稼沃资本领头的1亿元B轮融资。新疆春晓汇商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为会唐网第一大股东,持股34.63%。

君融贷2016年资金流向

君融贷2016年资金流向

今年3月,课栈网被媒体曝出涉嫌就业贷套路,学员们通过培训机构介绍,在课桟网贷款以当做培训费用,培训结束却找不到工作并欠下上万元贷款。引发学员们对培训机构和课栈网的维权。

新浪科技日前前往课栈网的办公所在地发现,课栈网已经人去楼空。办公室门前还被所在物业贴了张欠缴9.5元的自来水费。物业人员向新浪科技称,“这家公司早已经没人了。”

课栈网人去楼空

课栈网人去楼空

除了君融贷,牛板金也涉嫌关联融资甚至自融,并且与君融贷相关方关系密切。

张宜向新浪科技提供了一张牛板金存管银行北京银行总部的牛板金资金汇出明细表。

其中,牛钱包产品中的天津融益商业保理有限公司正是为君融贷项目提供过担保的关联企业,也是牛板金历史股东融数的关联企业。

牛宝丰产品中的北京通汇博众网络科技公司,该公司运营着一款名为门口贷的App,提供房产租赁质押借款。同时门口贷也是君融贷租金贷业务的主要资产端合作企业。

另外诡异的是,新浪科技在门口贷App里发现,这家只在北京运营并且注册地在北京的公司商务洽谈电话归属地竟是辽宁大连。值得注意的是,大连是君融贷、融数最早的办公注册地,同时君融贷COO巫翔、CRO丑纯明与瑞金麟、融数董事长王戎都为大连理工大学校友。

牛钱袋产品中的大连喜扬扬商贸有限公司,该公司法定代表人为徐晓晶,同时徐晓晶还担任大连君信普惠科技中心(有限合伙)法定代表人。而大连君信普惠科技中心(有限合伙)持有大连君融贷信息技术服务有限公司8.4%股权,君融贷CEO吴隽也持有大连君信普惠科技中心(有限合伙)9.23%股权。

大连君信普惠科技中心(有限合伙)持有40%股权的第一大股东罗鹏为君融贷联合创始人、前CTO、董事,同时罗鹏还是北京好课多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而北京融数金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为好课多第一大股东,持股70%。

牛板金存管银行北京银行提供的牛板金资金流向表

牛板金存管银行北京银行提供的牛板金资金流向表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北京君融贷、门口贷、好课多、北京融数的注册地址都在春晓资本投资的品途提供的共享办公地。目前北京君融贷、门口贷和好课多办公地已经人去楼空。

新浪科技发现,融数集团旗下子公司北京融数征信有限公司还于日前进行了简易注销申请,公告期为2018年6月6日-2018年7月21日,不过在7月19日该公司被列入经营异常,原因为通过登记的住所或者经营场所无法联系。

春晓入主九有股份,已浮亏超4亿元

春晓资本的三位合伙人

春晓资本的三位合伙人

实际上,春晓资本的版图不仅在创投领域,更是涉足了二级市场。

一方面春晓资本与深交所上市公司天泽信息(证券代码:300209)共同出资成立了春晓天泽,而春晓天泽入股的君融贷和牛板金则都宣传是上市公司天泽信息战略入股。天泽信息8月17日股价报收12.47元,大跌5.39%。近一年,天泽信息股价已从最高点的29.69元一度跌至最低点12.12元。

另一方面,春晓资本的运营主体北京春晓金控科技发展有限公司还于2017年8月入主了一家上交所上市公司九有股份(证券代码:600462)。

2017年8月24日,春晓金控和朱胜英、李东锋、孔汀筠签订《股权转让协议》,春晓金控通过受让朱胜英、李东锋、孔汀筠分别持有的九有股份控股股东天津盛鑫45.00%、27.50%和27.50%股权,间接收购天津盛鑫持有的101,736,904股九有股份的股份,占九有股份股本比例为19.06%。

转让价格合计7.5亿元,春晓金控将以自有资金5亿元及韩越对春晓金控的2.5亿元无偿借款作为收购的资金来源。公告还披露称,韩越对春晓金控的全部实缴出资及向春晓金控提供的借款全部来源于家族自有资金,其家族产业涉及传媒、旅游开发、证券投资等领域。

九有股份当时回复上交所问询函时,介绍了控制权转让的背景:2017年7月19日复牌以来,九有股份股票连续下跌,从2017年3月23日的8.14元/股,迅速跌至5元多/股,导致大股东天津盛鑫质押的股票逼近警戒线和平仓线。

天津盛鑫筹资赎回部分股票,但仍不得不继续补充质押,未摆脱被强制平仓的风险,并且上市公司控制权有被强迫转移的迫切风险。考虑到维持上市公司现有业务的稳定,以及天津盛鑫自身的资金压力,天津盛鑫股东决定将天津盛鑫的股权出让给新的投资者。

转让完成后,盛鑫元通持有上市公司九有股份19.06%的股份不变,春晓金控持有盛鑫元通 100%股权。春晓金控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经理韩越持有春晓金控86.80%的股权,为春晓金控的实际控制人,因此韩越成为上市公司的最终实际控制人。

不过春晓金控入主九有股份近一年来,九有股份股价已从当时的5.53元跌至8月17日的收盘价3.12元。以春晓金控持有的九有股份101,736,904股份和8月17日的收盘价3.12元计算,这部分股份市值为3.17亿元,这意味着春晓金控入主九有股份一年来已浮亏4.33亿元。

8月15日,九有股份发布关于股东股权补充质押的公告称,8月14日,为降低2017年10月和11月的两笔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业务的融资风险,天津盛鑫将其持有的公司无限售流通股份48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0.90%)和无限售流通股份40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0.75%)质押给联储证券有限责任公司分别用于办理去年的两次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业务的补充质押。

公告还披露,截至当日,天津盛鑫共持有公司无限售条件的流通股股份10,173.6904万股,占公司总股本53,378万股的19.06%,本次股权补充质押后累计质押股份10,173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9.06%,占其持有公司无限售流通股股份的99.99%。这意味着春晓金控持有的九有股份的股份已基本全部处于质押状态。

自8月13日起,张宜所在的君融贷维权群的受害者们开始组织前去春晓资本办公地讨要说法。张宜向新浪科技透露,8月13日春晓资本的行政总监、财务总监等人接待了他们,承认春晓资本对君融贷和牛板金等的股权关系,并称愿意承担应有的责任。“不过他们也没说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8月14日我们再去,他们已经人去楼空了。”张宜无奈地说,“牛板金、聚财猫和抓财猫都已经立案,君融贷到现在还没立案,春晓资本也找不到人了,我们也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了。”

而王洋的日子也不好过。本来已经提交了离职申请书的他,虽然做好了没有赔偿金的打算,但未预料到品途给予的8月15日结算工资的承诺并没有兑现。“被强制裁员的员工都没有收到工资,我们只剩一条路了,一起申请劳动仲裁。”他愤愤地说。

【本文来源于新浪科技,文 |新浪科技 张俊】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汀兰股份股东减持120万股 权益变动后持股比例为60%》 相关文章推荐七:泛海控股危局:卢志强质押99.3%股权已触及平仓线

热点栏目 自选股 数据中心 行情中心 资金流向 模拟交易 客户端

长江商报 本报记者 沈右荣

左手质押右手增持,资本大佬卢志强正在进行一场加杠杆式的股价维稳。

8月3日,卢志强实际控制的公司泛海控股(000046.SZ)公告称,泛海集团当日通过二级市场增持公司190.32万股,这是自今年6月20日以来泛海集团第10次增持。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与大举增持形成鲜明对比,泛海集团也在频频质押股权。截至目前,其所持处于质押状态股份为35.26亿股,股权质押比为99.3785%。

泛海集团频频增持或与泛海控股股价大幅下跌相关。泛海集团首次质押股权始于2015年11月27日,彼时股价在12元左右,而在今年7月5日,股价跌至4.5元,创下2014年下半年以来新低,跌幅达六成。这意味着当初质押的股票触及平仓线。

泛海控股原本以地产起家,主打一二线热点城市黄金地段商业地产。2014年开始,公司通过内部整合与外部收购方式涉足证券、信托等多个金融领域,并逐一拿下金融牌照。

大肆转型与扩张,泛海控股的负债大幅飙升。近三年,其负债增加了570亿元,截至今年一季度末,其资产负债率85.66%,净负债率为345.6%。

上周,针对负债高企等问题,长江商报记者向泛海控股发去采访函并致电,但截至发稿时止,仍未获得回复。

25次增持难阻股价下跌,市值一年蒸发200亿

控股股东、实控人及董监高掀起的股价维稳正在泛海控股身上上演。

最新公告显示,8月3日,泛海集团出资1239万元增持泛海控股190.32万股。这是泛海集团自今年6月20日“2018年度第二期增持计划”实施以来的第十次增持。

泛海集团持续大幅增持泛海控股始于2017年11月20日,当时通过二级市场增持了410.50万股。自此,增持行动进入了持久战。至去年底,泛海集团就实施了11次增持。

今年5月,泛海集团延续去年底的密集增持。从5月21日开始至6月22日,短短一个月实施了14次增持操作,合计增持股份占总股本的0.7072%。据长江商报记者初步统计,这一个月的增持所用资金约为2.33亿元。

然而,持续7个月的增持并未阻止股价下跌。去年11月20日,股价收报7.52元,而在今年6月22日,股价跌至6.18元。而且,从今年6月20日开始,股价加速下探。至7月5日,股价最低下探至4.5元,创下了近四年新低。一年来,市值蒸发了206亿元。

从此时开始,包括实控人、董事长卢志强在内的泛海控股董监高及核心骨干等21人加入股价维稳阵营,这一行动持续了半个月。或许是董监高的增持给了市场信心,从这时开始,股价出现反转。至8月3日,股价收报6.49元,较7月5日的低点上涨了44.22%。

不过,总体而言,近三年来,泛海控股股价跌幅较大,2015年6月最高成大21.88元,此后一路下跌,以8月3日股价来看,跌幅也超过七成。

泛海集团持续增持仍然不能阻止股价跌势或与其左手增持右手质押密切相关。

长江商报记者查询发现,泛海集团将所持泛海控股股权进行质押始于2015年11月27日,至今累计实施了41次质押操作。去年以来,质押行为更为密集。从去年11月20日至今年7月26日,进行了23次质押操作,仅在7月26日一天,就质押了3.68亿股,占总股本的10.42%。而在近期,公司解除质押的股份约为3.3亿股。截至目前,累计质押35.26亿股,质押比高达99.3785%。

对此,市场人士认为,在股价跌幅较大之际,泛海集团或许是使用质押所融资金进行增持,左手增持右手质押,这种杠杆式救市并不被市场看好。

负债4年激增1291亿,巨额财务费用吞噬净利

二级市场上股价的持续下跌或与泛海控股大幅度转型过程中负债急剧飙升有关。

2005年,泛海建设接盘光彩建设,晋升为第一大股东。直到2014年,随着泛海建设大幅度转型,由一家地产公司转型为涵盖“金融+房地产+战略投资”的综合性控股公司,公司更名为泛海控股。长江商报记者注意到,泛海控股转型的路径主要是内部金融资产整合及外部金融资产收购,二者同步推进。截至目前,其涉足银行、证券、信托、保险、基金、资管等多个金融领域,获得全部金融业务牌照。

大举转型扩张对资金的需求逐年增长。据不完全统计,仅在2014年至2016年,泛海控股在金融领域的投资就达到400亿元,包括证券行业120亿元、信托100亿元、保险90亿元。

此外,公司参股亚太环宇连同大股东泛海集团斥资27亿美元收购美国最大的长期护理保险公司Genworth金融集团,这一收购事项公司耗资约46亿元。去年年底。泛海控股收购香港全牌照券商华富国际控股有限公司51%股权,耗资约10亿元向金融领域转型之时,公司并未停止地产业务扩张。2014年,公司进军海外地产,相继收购了美国洛杉矶、旧金山、加利福尼亚、夏威夷等多个地产项目。截至2016年底,其海外地产收购成本已超过80亿元。

战略投资方面,泛海控股相继入股了万达影视、民生银行、北汽新能源、汇源果汁、中信股份、中信银行、广发证券等。

为此,公司大举融资。仅在2015年、2016年,泛海控股两次发债一次定增,合计募资227.50亿元。基于此,公司负债大幅攀升。

截至2017年底,公司负债总额达到1602.79亿元,较2013年底的310.87亿元增加了1291.92亿元,资产负债率为85.36%,净负债率为337.34%。今年一季度的负债继续攀升,其负债总额为1701.62亿元,短短三个月增加了98.83亿元,净负债率升至345.60%,增长了8.26个百分点。

负债的飙升带来的除了偿债压力外,巨额财务费用也吞噬了净利润。2017年,公司财务费用22.88亿元,较2016年增长1.16亿元。2015年,其财务费用只有11.89亿元。

存货周转需14.6年,大幅放缓考验偿债压力

负债攀升、存货周转大幅放缓,这些或将考验泛海建设的持续盈利能力及偿债能力。

8月3日,泛海控股发布全资子公司武汉中央商务区股份有限公司实施增资扩股公告,武汉公司注册资本由350亿元增至366.19亿元。参与认购股份的是杭州陆金汀,其以约1.85元/股价格,出资30亿元对武汉公司进行增资,完成后其持股比为4.42%。

此前的7月13日,泛海控股公告,浙江公司、武汉公司拟发行商业不动产抵押贷款资产支持证券,融资9.1亿元用于武汉中心项目开发建设。

频频融资投向武汉公司,源于武汉CBD项目开发进展缓慢。

资料显示,武汉公司成立于2002年,至今已有16年。根据年报披露,截至2017年底,武汉中央商务区项目待开发土地面积74.78万平米,总建筑面积358.86万平米。在建、部分竣工建筑面积819.42万平米,累计已竣工建筑面积350.4万平米,当年新开工建筑面积为0,预计项目总投资419.56亿元。

武汉中央商务区只是泛海控股存货周转速度慢的一个缩影。从公司披露的存货周转情况看,2016年,其周转天数为1957天,即5.44年。2017年,其周转天数则为5255天,即14.6年,大幅放缓。2017年的存货余额为845.14亿元,较2016年增加了176.69亿元,占总资产的45.01%。

负债率较高、存货高企且周转大幅放缓,将考验泛海控股的偿债压力。

今年一季报显示,公司货币资金180.96亿元,流动负债1010.79亿元中,年内需要偿还银行借款为484.90亿元,二者之间差距达300亿元。2015年至2017年,公司经营现金流持续净流出,合计流出349.6亿元。今年一季度,公司现金净流入33.96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上半年,泛海控股曾筹划剥离地产业务的资产重组,结果因市场环境发生变化而终止。

《汀兰股份股东减持120万股 权益变动后持股比例为60%》 相关文章推荐八:泛海控股之困:卢志强质押99.3%股权已触及平仓线

长江商报消息□本报记者沈右荣

左手质押右手增持,资本大佬卢志强正在进行一场加杠杆式的股价维稳。

8月3日,卢志强实际控制的公司泛海控股(000046.SZ)公告称,泛海集团当日通过二级市场增持公司190.32万股,这是自今年6月20日以来泛海集团第10次增持。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与大举增持形成鲜明对比,泛海集团也在频频质押股权。截至目前,其所持处于质押状态股份为35.26亿股,股权质押比为99.3785%。

泛海集团频频增持或与泛海控股股价大幅下跌相关。泛海集团首次质押股权始于2015年11月27日,彼时股价在12元左右,而在今年7月5日,股价跌至4.5元,创下2014年下半年以来新低,跌幅达六成。这意味着当初质押的股票触及平仓线。

泛海控股原本以地产起家,主打一二线热点城市黄金地段商业地产。2014年开始,公司通过内部整合与外部收购方式涉足证券、信托等多个金融领域,并逐一拿下金融牌照。

大肆转型与扩张,泛海控股的负债大幅飙升。近三年,其负债增加了570亿元,截至今年一季度末,其资产负债率85.66%,净负债率为345.6%。

上周,针对负债高企等问题,长江商报记者向泛海控股发去采访函并致电,但截至发稿时止,仍未获得回复。

25次增持难阻股价下跌,市值一年蒸发200亿

控股股东、实控人及董监高掀起的股价维稳正在泛海控股身上上演。

最新公告显示,8月3日,泛海集团出资1239万元增持泛海控股190.32万股。这是泛海集团自今年6月20日“2018年度第二期增持计划”实施以来的第十次增持。

泛海集团持续大幅增持泛海控股始于2017年11月20日,当时通过二级市场增持了410.50万股。自此,增持行动进入了持久战。至去年底,泛海集团就实施了11次增持。

今年5月,泛海集团延续去年底的密集增持。从5月21日开始至6月22日,短短一个月实施了14次增持操作,合计增持股份占总股本的0.7072%。据长江商报记者初步统计,这一个月的增持所用资金约为2.33亿元。

然而,持续7个月的增持并未阻止股价下跌。去年11月20日,股价收报7.52元,而在今年6月22日,股价跌至6.18元。而且,从今年6月20日开始,股价加速下探。至7月5日,股价最低下探至4.5元,创下了近四年新低。一年来,市值蒸发了206亿元。

从此时开始,包括实控人、董事长卢志强在内的泛海控股董监高及核心骨干等21人加入股价维稳阵营,这一行动持续了半个月。或许是董监高的增持给了市场信心,从这时开始,股价出现反转。至8月3日,股价收报6.49元,较7月5日的低点上涨了44.22%。

不过,总体而言,近三年来,泛海控股股价跌幅较大,2015年6月最高成大21.88元,此后一路下跌,以8月3日股价来看,跌幅也超过七成。

泛海集团持续增持仍然不能阻止股价跌势或与其左手增持右手质押密切相关。

长江商报记者查询发现,泛海集团将所持泛海控股股权进行质押始于2015年11月27日,至今累计实施了41次质押操作。去年以来,质押行为更为密集。从去年11月20日至今年7月26日,进行了23次质押操作,仅在7月26日一天,就质押了3.68亿股,占总股本的10.42%。而在近期,公司解除质押的股份约为3.3亿股。截至目前,累计质押35.26亿股,质押比高达99.3785%。

对此,市场人士认为,在股价跌幅较大之际,泛海集团或许是使用质押所融资金进行增持,左手增持右手质押,这种杠杆式救市并不被市场看好。

负债4年激增1291亿,巨额财务费用吞噬净利

二级市场上股价的持续下跌或与泛海控股大幅度转型过程中负债急剧飙升有关。

2005年,泛海建设接盘光彩建设,晋升为第一大股东。直到2014年,随着泛海建设大幅度转型,由一家地产公司转型为涵盖“金融+房地产+战略投资”的综合性控股公司,公司更名为泛海控股。长江商报记者注意到,泛海控股转型的路径主要是内部金融资产整合及外部金融资产收购,二者同步推进。截至目前,其涉足银行、证券、信托、保险、基金、资管等多个金融领域,获得全部金融业务牌照。

大举转型扩张对资金的需求逐年增长。据不完全统计,仅在2014年至2016年,泛海控股在金融领域的投资就达到400亿元,包括证券行业120亿元、信托100亿元、保险90亿元。

此外,公司参股亚太环宇连同大股东泛海集团斥资27亿美元收购美国最大的长期护理保险公司Genworth金融集团,这一收购事项公司耗资约46亿元。去年年底。泛海控股收购香港全牌照券商华富国际控股有限公司51%股权,耗资约10亿元向金融领域转型之时,公司并未停止地产业务扩张。2014年,公司进军海外地产,相继收购了美国洛杉矶、旧金山、加利福尼亚、夏威夷等多个地产项目。截至2016年底,其海外地产收购成本已超过80亿元。

战略投资方面,泛海控股相继入股了万达影视、民生银行、北汽新能源、汇源果汁、中信股份、中信银行、广发证券等。

为此,公司大举融资。仅在2015年、2016年,泛海控股两次发债一次定增,合计募资227.50亿元。基于此,公司负债大幅攀升。

截至2017年底,公司负债总额达到1602.79亿元,较2013年底的310.87亿元增加了1291.92亿元,资产负债率为85.36%,净负债率为337.34%。今年一季度的负债继续攀升,其负债总额为1701.62亿元,短短三个月增加了98.83亿元,净负债率升至345.60%,增长了8.26个百分点。

负债的飙升带来的除了偿债压力外,巨额财务费用也吞噬了净利润。2017年,公司财务费用22.88亿元,较2016年增长1.16亿元。2015年,其财务费用只有11.89亿元。

存货周转需14.6年,大幅放缓考验偿债压力

负债攀升、存货周转大幅放缓,这些或将考验泛海建设的持续盈利能力及偿债能力。

8月3日,泛海控股发布全资子公司武汉中央商务区股份有限公司实施增资扩股公告,武汉公司注册资本由350亿元增至366.19亿元。参与认购股份的是杭州陆金汀,其以约1.85元/股价格,出资30亿元对武汉公司进行增资,完成后其持股比为4.42%。

此前的7月13日,泛海控股公告,浙江公司、武汉公司拟发行商业不动产抵押贷款资产支持证券,融资9.1亿元用于武汉中心项目开发建设。

频频融资投向武汉公司,源于武汉CBD项目开发进展缓慢。

资料显示,武汉公司成立于2002年,至今已有16年。根据年报披露,截至2017年底,武汉中央商务区项目待开发土地面积74.78万平米,总建筑面积358.86万平米。在建、部分竣工建筑面积819.42万平米,累计已竣工建筑面积350.4万平米,当年新开工建筑面积为0,预计项目总投资419.56亿元。

武汉中央商务区只是泛海控股存货周转速度慢的一个缩影。从公司披露的存货周转情况看,2016年,其周转天数为1957天,即5.44年。2017年,其周转天数则为5255天,即14.6年,大幅放缓。2017年的存货余额为845.14亿元,较2016年增加了176.69亿元,占总资产的45.01%。

负债率较高、存货高企且周转大幅放缓,将考验泛海控股的偿债压力。

今年一季报显示,公司货币资金180.96亿元,流动负债1010.79亿元中,年内需要偿还银行借款为484.90亿元,二者之间差距达300亿元。2015年至2017年,公司经营现金流持续净流出,合计流出349.6亿元。今年一季度,公司现金净流入33.96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上半年,泛海控股曾筹划剥离地产业务的资产重组,结果因市场环境发生变化而终止。

《汀兰股份股东减持120万股 权益变动后持股比例为60%》 相关文章推荐九:泛海危局:负债1701亿股价跌6成 卢志强左质押右增持

  泛海控股危局:负债1701亿股价跌6成 卢志强质押99.3%股权已触及平仓线

  来源:长江商报

  □本报记者 沈右荣

  左手质押右手增持,资本大佬卢志强正在进行一场加杠杆式的股价维稳。

  8月3日,卢志强实际控制的公司泛海控股(000046.SZ)公告称,泛海集团当日通过二级市场增持公司190.32万股,这是自今年6月20日以来泛海集团第10次增持。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与大举增持形成鲜明对比,泛海集团也在频频质押股权。截至目前,其所持处于质押状态股份为35.26亿股,股权质押比为99.3785%。

  泛海集团频频增持或与泛海控股股价大幅下跌相关。泛海集团首次质押股权始于2015年11月27日,彼时股价在12元左右,而在今年7月5日,股价跌至4.5元,创下2014年下半年以来新低,跌幅达六成。这意味着当初质押的股票触及平仓线。

  泛海控股原本以地产起家,主打一二线热点城市黄金地段商业地产。2014年开始,公司通过内部整合与外部收购方式涉足证券、信托等多个金融领域,并逐一拿下金融牌照。

  大肆转型与扩张,泛海控股的负债大幅飙升。近三年,其负债增加了570亿元,截至今年一季度末,其资产负债率85.66%,净负债率为345.6%。

  上周,针对负债高企等问题,长江商报记者向泛海控股发去采访函并致电,但截至发稿时止,仍未获得回复。

  25次增持难阻股价下跌,市值一年蒸发200亿

  控股股东、实控人及董监高掀起的股价维稳正在泛海控股身上上演。

  最新公告显示,8月3日,泛海集团出资1239万元增持泛海控股190.32万股。这是泛海集团自今年6月20日“2018年度第二期增持计划”实施以来的第十次增持。

  泛海集团持续大幅增持泛海控股始于2017年11月20日,当时通过二级市场增持了410.50万股。自此,增持行动进入了持久战。至去年底,泛海集团就实施了11次增持。

  今年5月,泛海集团延续去年底的密集增持。从5月21日开始至6月22日,短短一个月实施了14次增持操作,合计增持股份占总股本的0.7072%。据长江商报记者初步统计,这一个月的增持所用资金约为2.33亿元。

  然而,持续7个月的增持并未阻止股价下跌。去年11月20日,股价收报7.52元,而在今年6月22日,股价跌至6.18元。而且,从今年6月20日开始,股价加速下探。至7月5日,股价最低下探至4.5元,创下了近四年新低。一年来,市值蒸发了206亿元。

  从此时开始,包括实控人、董事长卢志强在内的泛海控股董监高及核心骨干等21人加入股价维稳阵营,这一行动持续了半个月。或许是董监高的增持给了市场信心,从这时开始,股价出现反转。至8月3日,股价收报6.49元,较7月5日的低点上涨了44.22%。

  不过,总体而言,近三年来,泛海控股股价跌幅较大,2015年6月最高成大21.88元,此后一路下跌,以8月3日股价来看,跌幅也超过七成。

  泛海集团持续增持仍然不能阻止股价跌势或与其左手增持右手质押密切相关。

  长江商报记者查询发现,泛海集团将所持泛海控股股权进行质押始于2015年11月27日,至今累计实施了41次质押操作。去年以来,质押行为更为密集。从去年11月20日至今年7月26日,进行了23次质押操作,仅在7月26日一天,就质押了3.68亿股,占总股本的10.42%。而在近期,公司解除质押的股份约为3.3亿股。截至目前,累计质押35.26亿股,质押比高达99.3785%。

  对此,市场人士认为,在股价跌幅较大之际,泛海集团或许是使用质押所融资金进行增持,左手增持右手质押,这种杠杆式救市并不被市场看好。

  负债4年激增1291亿,巨额财务费用吞噬净利

  二级市场上股价的持续下跌或与泛海控股大幅度转型过程中负债急剧飙升有关。

  2005年,泛海建设接盘光彩建设,晋升为第一大股东。直到2014年,随着泛海建设大幅度转型,由一家地产公司转型为涵盖“金融+房地产+战略投资”的综合性控股公司,公司更名为泛海控股。长江商报记者注意到,泛海控股转型的路径主要是内部金融资产整合及外部金融资产收购,二者同步推进。截至目前,其涉足银行、证券、信托、保险、基金、资管等多个金融领域,获得全部金融业务牌照。

  大举转型扩张对资金的需求逐年增长。据不完全统计,仅在2014年至2016年,泛海控股在金融领域的投资就达到400亿元,包括证券行业120亿元、信托100亿元、保险90亿元。

  此外,公司参股亚太环宇连同大股东泛海集团斥资27亿美元收购美国最大的长期护理保险公司Genworth金融集团,这一收购事项公司耗资约46亿元。去年年底。泛海控股收购香港全牌照券商华富国际控股有限公司51%股权,耗资约10亿元向金融领域转型之时,公司并未停止地产业务扩张。2014年,公司进军海外地产,相继收购了美国洛杉矶、旧金山、加利福尼亚、夏威夷等多个地产项目。截至2016年底,其海外地产收购成本已超过80亿元。

  战略投资方面,泛海控股相继入股了万达影视、民生银行、北汽新能源、汇源果汁、中信股份、中信银行广发证券等。

  为此,公司大举融资。仅在2015年、2016年,泛海控股两次发债一次定增,合计募资227.50亿元。基于此,公司负债大幅攀升。

  截至2017年底,公司负债总额达到1602.79亿元,较2013年底的310.87亿元增加了1291.92亿元,资产负债率为85.36%,净负债率为337.34%。今年一季度的负债继续攀升,其负债总额为1701.62亿元,短短三个月增加了98.83亿元,净负债率升至345.60%,增长了8.26个百分点。

  负债的飙升带来的除了偿债压力外,巨额财务费用也吞噬了净利润。2017年,公司财务费用22.88亿元,较2016年增长1.16亿元。2015年,其财务费用只有11.89亿元。

  存货周转需14.6年,大幅放缓考验偿债压力

  负债攀升、存货周转大幅放缓,这些或将考验泛海建设的持续盈利能力及偿债能力。

  8月3日,泛海控股发布全资子公司武汉中央商务区股份有限公司实施增资扩股公告,武汉公司注册资本由350亿元增至366.19亿元。参与认购股份的是杭州陆金汀,其以约1.85元/股价格,出资30亿元对武汉公司进行增资,完成后其持股比为4.42%。

  此前的7月13日,泛海控股公告,浙江公司、武汉公司拟发行商业不动产抵押贷款资产支持证券,融资9.1亿元用于武汉中心项目开发建设。

  频频融资投向武汉公司,源于武汉CBD项目开发进展缓慢。

  资料显示,武汉公司成立于2002年,至今已有16年。根据年报披露,截至2017年底,武汉中央商务区项目待开发土地面积74.78万平米,总建筑面积358.86万平米。在建、部分竣工建筑面积819.42万平米,累计已竣工建筑面积350.4万平米,当年新开工建筑面积为0,预计项目总投资419.56亿元。

  武汉中央商务区只是泛海控股存货周转速度慢的一个缩影。从公司披露的存货周转情况看,2016年,其周转天数为1957天,即5.44年。2017年,其周转天数则为5255天,即14.6年,大幅放缓。2017年的存货余额为845.14亿元,较2016年增加了176.69亿元,占总资产的45.01%。

  负债率较高、存货高企且周转大幅放缓,将考验泛海控股的偿债压力。

  今年一季报显示,公司货币资金180.96亿元,流动负债1010.79亿元中,年内需要偿还银行借款为484.90亿元,二者之间差距达300亿元。2015年至2017年,公司经营现金流持续净流出,合计流出349.6亿元。今年一季度,公司现金净流入33.96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上半年,泛海控股曾筹划剥离地产业务的资产重组,结果因市场环境发生变化而终止。

责任编辑:陈永乐

加载全文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