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能源汽车专属保险准备好了基准费率成关键焦点

网贷之家小编根据舆情频道的相关数据,精心整理的关于《新能源汽车专属保险准备好了基准费率成关键焦点》的相关文章10篇,希望对您的投资理财能有帮助。

业界期盼已久的新能源汽车专属保险条款已经和保险公司见过第一面了。日前,中国保险行业协会向各财险公司下发了新能源汽车综合商业保险示范条款征求意见的通知。业内人士认为,新能源汽车专属商业保险有三大亮点值得关注,一是专门针对新能源车电池的风险进行了条款设计;二是新能源车险的保障范围更加全面;三是明确了新能源车的保险金额,解决了以前长时间存在的争议。

据业内知情人士透露,在新能源车险条款正式发布时,中保协将同时发布基准费率,而后者才是关系到新能源车险定价的关键因素,也是目前业界关注的另一个焦点问题。

三大亮点引关注

对于新能源汽车专属保险征求意见稿,业内人士普遍表示,其更加有针对性、更符合新能源车的特点。其中,三大亮点被业界人士提及较多。

亮点之一是专门针对新能源车电池的风险进行了条款设计。《证券日报》记者看到,新能源汽车综合商业保险示范条款征求意见稿分为两个版本,一个是车电一体版,另一个是车电分离版。前者可承保被保险新能源汽车(含动力电池系统)的直接损失,后者可承保被保险新能源汽车车身(不含动力电池系统)的直接损失。

“对于消费者而言,新能源车险专属条款更有针对性了,增加了跟电池、电有关的保险责任,更符合保险标的的特征。”某财险公司车险负责人表示。

同时,针对新能源车特有的风险,上述示范条款还设计了附加意外漏电责任险等附加险种,保障的风险更有针对性。

不过,对于电池风险,也有业内人士指出,目前的示范条款对汽车电池的保障和车辆主机厂对电池的保障有一些重合之处。一般主机厂对电池提供5年/10万公里的质保承诺,但在车辆发生事故后电池功能受损由谁担责尚不明确。该人士表示,目前通行的做法是如果电池被撞毁了,车损险可以赔付,但如果电池没有撞毁只有功能受损,应该由谁担责存在争议,这一问题在新能源车险条款中也尚未看到明确答案,如何界定电池功能受损的原因需要借助其他技术手段。

亮点之二在于新能源车险的保障范围更加全面。首先是“发动机进水后导致的发动机损坏”属于普通车辆保险的免责范围,而在新能源车险中,主险的保险责任包含了涉水和水淹的情况;同时,因地震及其次生灾害导致的被保险车辆的损失和费用,也在传统车险的免责范围,而新能源车险明确了包含在保险责任之内。

《证券日报》记者对比中国保险行业协会机动车综合商业保险示范条款以及新能源汽车综合商业保险示范条款征求意见稿发现,前者的保险责任共有7条,后者共有12条,包括前者没有的盗抢,外部电网、电力系统故障,通信网络信号缺失,病毒、非法入侵或其他网络攻击等情形造成的车辆损失。

“这些保障责任不仅范围更宽,而且很有针对性,对消费者有很重要的意。”上述财险公司负责人表示。

亮点之三在于明确了新能源车的保险金额。上述新能源车险条款征求意见稿第十二条规定:“保险金额按投保时被保险新能源汽车的实际价值确定。”实际价值由投保人与保险人根据投保时的新车购置价减去补贴和折旧金额后的价格协商确定或其他市场公允价值协商确定。而在此前,各保险公司确定保额的做法并不一致,有的险企按补贴前的价格承保,但按照补贴后的价格赔付,导致消费者常有“高保低赔”的埋怨。

基准费率与车险定价最相关

在车险条款本身之外,《证券日报》记者在采访中发现,业界人士非常关注新能源汽车的基准费率,因为这是关系着车险定价的关键因素。

对于上述新能源车险征求意见稿中的保险金额的明确,有分析观点认为,按照补贴后的新能源汽车确定保额将让保费明显下降,甚至高达千元。但在采访中,也有业界人士表达了不同的观点。一位长期从事车险产品研究的负责人表示,按照车辆购置计算保费是以前的车险计算方法,车险改革后,现在的车险价格主要与车型有关而与车价本身的相关性很弱。“明确了保额是方便险企理赔操作,车价本身对保费影响不大,关键在于如何根据车型确定基准保费。”该负责人指出。

这一观点也得到了另外一家险企负责人的认可。他认为,车辆购置价和价格的关系很小,只有在发生车辆全部损失时才会涉及到保额的问题,不过,在现实中,车辆全损的概率约为万分之九,新能源车还可能会更低。所以,在新能源车保险条款之外,有意做大新能源车保险市场的险企都十分关心不同车型的基准费率将如何确定。

据业内知情人士透露,在新能源车险条款正式发布时,中保协会同时发布基准费率。届时,一套真正专属于新能源汽车的商业保险将正式与大家见面。

中国保信日前发布的报告显示,2013年到2017年年均承保新能源汽车增速达78.6%,年均保费增速为72.0%。2017年新能源汽车承保达171.7万辆,同比增速为47.0%,保费规模为101.6亿元,同比增速为50.4%。

未来的发展仍然具有很大的潜力,市场发展可期。中国汽车工业协会近期发布的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我国新能源汽车产销分别完成41.3万辆和41.2万辆,同比分别增长94.9%和111.5%,远高于行业平均增长速度。中国保信预计,到2030年,新能源汽车保费规模将达4700亿元。《证券日报》记者了解到,对新能源车险市场,各财险公司都保持着高度关注和积极参与。

(来源:证券日报)

《新能源汽车专属保险准备好了基准费率成关键焦点》 相关文章推荐一:新能源汽车专属保险准备好了 基准费率成关键焦点

  (原标题:新能源汽车专属保险准备好了 基准费率成关键焦点)

  业界期盼已久的新能源汽车专属保险条款已经和保险公司见过第一面了。日前,中国保险行业协会向各财险公司下发了新能源汽车综合商业保险示范条款征求意见的通知。业内人士认为,新能源汽车专属商业保险有三大亮点值得关注,一是专门针对新能源车电池的风险进行了条款设计;二是新能源车险的保障范围更加全面;三是明确了新能源车的保险金额,解决了以前长时间存在的争议。

  据业内知情人士透露,在新能源车险条款正式发布时,中保协将同时发布基准费率,而后者才是关系到新能源车险定价的关键因素,也是目前业界关注的另一个焦点问题。

  三大亮点引关注

  对于新能源汽车专属保险征求意见稿,业内人士普遍表示,其更加有针对性、更符合新能源车的特点。其中,三大亮点被业界人士提及较多。

  亮点之一是专门针对新能源车电池的风险进行了条款设计。记者看到,新能源汽车综合商业保险示范条款征求意见稿分为两个版本,一个是车电一体版,另一个是车电分离版。前者可承保被保险新能源汽车(含动力电池系统)的直接损失,后者可承保被保险新能源汽车车身(不含动力电池系统)的直接损失。

  “对于消费者而言,新能源车险专属条款更有针对性了,增加了跟电池、电有关的保险责任,更符合保险标的的特征。”某财险公司车险负责人表示。

  同时,针对新能源车特有的风险,上述示范条款还设计了附加意外漏电责任险等附加险种,保障的风险更有针对性。

  不过,对于电池风险,也有业内人士指出,目前的示范条款对汽车电池的保障和车辆主机厂对电池的保障有一些重合之处。一般主机厂对电池提供5年/10万公里的质保承诺,但在车辆发生事故后电池功能受损由谁担责尚不明确。该人士表示,目前通行的做法是如果电池被撞毁了,车损险可以赔付,但如果电池没有撞毁只有功能受损,应该由谁担责存在争议,这一问题在新能源车险条款中也尚未看到明确答案,如何界定电池功能受损的原因需要借助其他技术手段。

  亮点之二在于新能源车险的保障范围更加全面。首先是“发动机进水后导致的发动机损坏”属于普通车辆保险的免责范围,而在新能源车险中,主险的保险责任包含了涉水和水淹的情况;同时,因地震及其次生灾害导致的被保险车辆的损失和费用,也在传统车险的免责范围,而新能源车险明确了包含在保险责任之内。

  记者对比中国保险行业协会机动车综合商业保险示范条款以及新能源汽车综合商业保险示范条款征求意见稿发现,前者的保险责任共有7条,后者共有12条,包括前者没有的盗抢,外部电网、电力系统故障,通信网络信号缺失,病毒、非法入侵或其他网络攻击等情形造成的车辆损失。

  “这些保障责任不仅范围更宽,而且很有针对性,对消费者有很重要的意。”上述财险公司负责人表示。

  亮点之三在于明确了新能源车的保险金额。上述新能源车险条款征求意见稿第十二条规定:“保险金额按投保时被保险新能源汽车的实际价值确定。”实际价值由投保人与保险人根据投保时的新车购置价减去补贴和折旧金额后的价格协商确定或其他市场公允价值协商确定。而在此前,各保险公司确定保额的做法并不一致,有的险企按补贴前的价格承保,但按照补贴后的价格赔付,导致消费者常有“高保低赔”的埋怨。

  基准费率与车险定价最相关

  在车险条款本身之外,记者在采访中发现,业界人士非常关注新能源汽车的基准费率,因为这是关系着车险定价的关键因素。

  对于上述新能源车险征求意见稿中的保险金额的明确,有分析观点认为,按照补贴后的新能源汽车确定保额将让保费明显下降,甚至高达千元。但在采访中,也有业界人士表达了不同的观点。一位长期从事车险产品研究的负责人表示,按照车辆购置计算保费是以前的车险计算方法,车险改革后,现在的车险价格主要与车型有关而与车价本身的相关性很弱。“明确了保额是方便险企理赔操作,车价本身对保费影响不大,关键在于如何根据车型确定基准保费。”该负责人指出。

  这一观点也得到了另外一家险企负责人的认可。他认为,车辆购置价和价格的关系很小,只有在发生车辆全部损失时才会涉及到保额的问题,不过,在现实中,车辆全损的概率约为万分之九,新能源车还可能会更低。所以,在新能源车保险条款之外,有意做大新能源车保险市场的险企都十分关心不同车型的基准费率将如何确定。

  据业内知情人士透露,在新能源车险条款正式发布时,中保协会同时发布基准费率。届时,一套真正专属于新能源汽车的商业保险将正式与大家见面。

  中国保信日前发布的报告显示,2013年到2017年年均承保新能源汽车增速达78.6%,年均保费增速为72.0%。2017年新能源汽车承保达171.7万辆,同比增速为47.0%,保费规模为101.6亿元,同比增速为50.4%。

  未来的发展仍然具有很大的潜力,市场发展可期。中国汽车工业协会近期发布的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我国新能源汽车产销分别完成41.3万辆和41.2万辆,同比分别增长94.9%和111.5%,远高于行业平均增长速度。中国保信预计,到2030年,新能源汽车保费规模将达4700亿元。记者了解到,对新能源车险市场,各财险公司都保持着高度关注和积极参与。

《新能源汽车专属保险准备好了基准费率成关键焦点》 相关文章推荐二:新能源汽车专属保险准备好了基准费率成关键焦点

业界期盼已久的新能源汽车专属保险条款已经和保险公司见过第一面了。日前,中国保险行业协会向各财险公司下发了新能源汽车综合商业保险示范条款征求意见的通知。业内人士认为,新能源汽车专属商业保险有三大亮点值得关注,一是专门针对新能源车电池的风险进行了条款设计;二是新能源车险的保障范围更加全面;三是明确了新能源车的保险金额,解决了以前长时间存在的争议。

据业内知情人士透露,在新能源车险条款正式发布时,中保协将同时发布基准费率,而后者才是关系到新能源车险定价的关键因素,也是目前业界关注的另一个焦点问题。

三大亮点引关注

对于新能源汽车专属保险征求意见稿,业内人士普遍表示,其更加有针对性、更符合新能源车的特点。其中,三大亮点被业界人士提及较多。

亮点之一是专门针对新能源车电池的风险进行了条款设计。《证券日报》记者看到,新能源汽车综合商业保险示范条款征求意见稿分为两个版本,一个是车电一体版,另一个是车电分离版。前者可承保被保险新能源汽车(含动力电池系统)的直接损失,后者可承保被保险新能源汽车车身(不含动力电池系统)的直接损失。

“对于消费者而言,新能源车险专属条款更有针对性了,增加了跟电池、电有关的保险责任,更符合保险标的的特征。”某财险公司车险负责人表示。

同时,针对新能源车特有的风险,上述示范条款还设计了附加意外漏电责任险等附加险种,保障的风险更有针对性。

不过,对于电池风险,也有业内人士指出,目前的示范条款对汽车电池的保障和车辆主机厂对电池的保障有一些重合之处。一般主机厂对电池提供5年/10万公里的质保承诺,但在车辆发生事故后电池功能受损由谁担责尚不明确。该人士表示,目前通行的做法是如果电池被撞毁了,车损险可以赔付,但如果电池没有撞毁只有功能受损,应该由谁担责存在争议,这一问题在新能源车险条款中也尚未看到明确答案,如何界定电池功能受损的原因需要借助其他技术手段。

亮点之二在于新能源车险的保障范围更加全面。首先是“发动机进水后导致的发动机损坏”属于普通车辆保险的免责范围,而在新能源车险中,主险的保险责任包含了涉水和水淹的情况;同时,因地震及其次生灾害导致的被保险车辆的损失和费用,也在传统车险的免责范围,而新能源车险明确了包含在保险责任之内。

《证券日报》记者对比中国保险行业协会机动车综合商业保险示范条款以及新能源汽车综合商业保险示范条款征求意见稿发现,前者的保险责任共有7条,后者共有12条,包括前者没有的盗抢,外部电网、电力系统故障,通信网络信号缺失,病毒、非法入侵或其他网络攻击等情形造成的车辆损失。

“这些保障责任不仅范围更宽,而且很有针对性,对消费者有很重要的意。”上述财险公司负责人表示。

亮点之三在于明确了新能源车的保险金额。上述新能源车险条款征求意见稿第十二条规定:“保险金额按投保时被保险新能源汽车的实际价值确定。”实际价值由投保人与保险人根据投保时的新车购置价减去补贴和折旧金额后的价格协商确定或其他市场公允价值协商确定。而在此前,各保险公司确定保额的做法并不一致,有的险企按补贴前的价格承保,但按照补贴后的价格赔付,导致消费者常有“高保低赔”的埋怨。

基准费率与车险定价最相关

在车险条款本身之外,《证券日报》记者在采访中发现,业界人士非常关注新能源汽车的基准费率,因为这是关系着车险定价的关键因素。

对于上述新能源车险征求意见稿中的保险金额的明确,有分析观点认为,按照补贴后的新能源汽车确定保额将让保费明显下降,甚至高达千元。但在采访中,也有业界人士表达了不同的观点。一位长期从事车险产品研究的负责人表示,按照车辆购置计算保费是以前的车险计算方法,车险改革后,现在的车险价格主要与车型有关而与车价本身的相关性很弱。“明确了保额是方便险企理赔操作,车价本身对保费影响不大,关键在于如何根据车型确定基准保费。”该负责人指出。

这一观点也得到了另外一家险企负责人的认可。他认为,车辆购置价和价格的关系很小,只有在发生车辆全部损失时才会涉及到保额的问题,不过,在现实中,车辆全损的概率约为万分之九,新能源车还可能会更低。所以,在新能源车保险条款之外,有意做大新能源车保险市场的险企都十分关心不同车型的基准费率将如何确定。

据业内知情人士透露,在新能源车险条款正式发布时,中保协会同时发布基准费率。届时,一套真正专属于新能源汽车的商业保险将正式与大家见面。

中国保信日前发布的报告显示,2013年到2017年年均承保新能源汽车增速达78.6%,年均保费增速为72.0%。2017年新能源汽车承保达171.7万辆,同比增速为47.0%,保费规模为101.6亿元,同比增速为50.4%。

未来的发展仍然具有很大的潜力,市场发展可期。中国汽车工业协会近期发布的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我国新能源汽车产销分别完成41.3万辆和41.2万辆,同比分别增长94.9%和111.5%,远高于行业平均增长速度。中国保信预计,到2030年,新能源汽车保费规模将达4700亿元。《证券日报》记者了解到,对新能源车险市场,各财险公司都保持着高度关注和积极参与。

(来源:证券日报)

《新能源汽车专属保险准备好了基准费率成关键焦点》 相关文章推荐三:商车费改走向纵深 新能源汽车将有专属保险条款

本文来源于电动汽车资源网,原文标题《商车费改走向纵深 新能源汽车将有专属保险条款》电动汽车资源网讯: 商车费改行至中局,临关键节点。 近日,中国保险行业协会(以下简称“中保协”)召开了商业车险示范条款研究工作组2018年度第一次例会,来自保险业16家财产保险公司的代表参加了会议,会议主要讨论了三件事:修订2014版商业车险条款、制定汽车延保保险条款、新能源汽车保险专属条款,并成立了三个项目小组。 根据计划,修订商业车险条款、制定汽车延保保险条款和新能源汽车保险专属条款将在8月底前完成定稿。具体在商业车险条款方面,6月23日前其将结合已讨论待修改问题点,条款修订小组确定需要修订的条款,6月30日前形成条款初稿,报送项目小组组长并安排讨论。7月底至8月初将待修订条款报送给银保监会,8月6日至8月20日全行业示范条款征求意见,8月21日至8月31日对商业车险示范条款修订稿进行梳理汇总与定稿。 目前在商车费改,广西壮族自治区、陕西省、青海省三地监管已全面开放试点,主要是费率自主拟定,试点时间一年、试点结束可能推广到全国。 新能源汽车将有自主条款 首都经济贸易大学教授庹国柱认为,保险“玩”的是条款,消费者的利益都在条款里,消费者常常自己利益受损可能自己还不知道。而条款往往比较复杂,专业性很强,消费者不是行家,很多东西搞不明白。保险行业协会和监管机关通过制定和审批条款,帮助消费者“把关”,不让消费者在不知不觉中“上当受骗”。 “对于保险公司来说,保险条款需要经得住诉讼的锤炼。在诉讼中,保险条款系保险公司提供的格式条款,根据《合同法》第41条的规定,对格式条款的理解发生争议的,首先应按通常的理解予以解释。对格式条款有两种以上解释的,应当作出不利于提供格式条款一方的解释。”一位法律界人士说。 除了制定通用的车险示范条款,此次中保协还计划针对新能源汽车单独制定专属保险条款。 据悉,此次新能源汽车专属保险条款中保协也有一个初步的时间计划:5月底开展新能源汽车承保和理赔调研,6月底至7月初形成条款初稿,7月9日至7月13日召开专家意见修改条款,7月23日至7月27日将条款报送给银保监会。7月底至8月初,新能源汽车专属保险条款将对外征求行业意见,8月13日至8月17日根据行业意见修改条款,8月底新能源汽车条款定稿发文。 中国保险信息技术管理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中保信”)发布的新能源汽车保险市场分析报告显示,2017年新能源汽车承保车辆数达171.7万辆,同比增速为47.0%,保费规模为101.6亿元,同比增速为50.4%。 “新能源汽车要单独拟条款,这是好事。新能源汽车与普通汽车结构不同,比如纯电的新能源汽车没有发动机,发动机涉水险这些不需要。”天安财险四川分公司总经理助理蒋宁达认为。 新能源汽车保险市场分析报告显示,新能源汽车的出险率和赔付率与非新能源车有一定的不同。家用车中新能源汽车出险率远高于非新能源汽车,高出11.7个百分点;机关车和公路客运汽车中新能源汽车出险率明显低于非新能源汽车,分别低8.0和7.1个百分点。而从赔付率来看,新能源汽车高于非新能源汽车0.4个百分点。其中家用车领域,新能源车比非新能源车赔付率高出5.4个百分点。 “如果要再细分,上牌的工程机械部分,倒是可以细分出来。以前遇到得多,处理事故比较头疼。”蒋宁达建议。 除了新能源汽车条款,中保协还将制定汽车延保保险条款。此次中保协制定汽车延保保险条款的计划是:6月16日~6月30日完成条款初稿,7月14日前完成汽车延保保险条款初稿定稿,7月15日到7月20日征求行业意见并报送银保监会,再根据行业反馈意见进行调整后,8月1日确定示范条款并发文。 “把延保这种模糊地带规范为车险,对保险公司来说可以做大保费,延保服务做得好可达千亿规模。把延保这种涉车的条款规范化也是对消费者是一个权益保护。市面上做延保的有保险公司也有厂家、中介等非保险公司,社会上的公司没有偿付能力监管这类要求,收了客户的钱监管不到位后期服务有难兑现的风险。”蒋宁达认为。 费改问题待解 2017年保险行业车险业务实现原保险保费收入7521.07亿元,占财产险公司保费的比约为70%,去年保险行业为机动车辆保险提供风险保障169.12万亿元。 目前,现行车险使用的条款都是中保协商业车险示范条款,其示范条款源于2014年形成的《中保协机动车辆商业保险示范条款(2014版)》, 2015年3月正式对外发布,该条款随着商业车险改革开始实施,至今已经有三年。 2014版车险示范条款在解决舆论关注的高保低赔和无责不赔等方面做了重点修改。如在高保低赔问题上,2014版示范条款确定保险金额按投保时被保险机动车的实际价值计算,在发生全部损失时,按照保险金额为基准计算赔付。车险改革后,高保低赔问题得到解决。 同时,保险公司近年来比拼费用、打价格战等行为也愈演愈烈。 “车险这块是一个非常大的红海”,中怡保险经纪总经理吴青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商车费改的目的不是让保险公司拼价钱,是希望保险公司拼服务,能够把更多的利让给消费者。希望消费者即使用车的这个人,如果他驾车的记录是良好的,他就能够有比较好的保费优惠,能够在一定程度上体现出费率和理赔之间的挂钩关系。” 原保监会财险部主任刘峰曾表示,商车改革有两个主要问题需要关注,一是费用率过高的问题。对于过高的费用率,监管绝不能坐视不管,如果长期不解决,会导致社会公众对保险业质疑、不信任,会伤害车险行业。二是条款单一问题。当前产品少,与精算能力欠缺有关系。 中保研汽车技术研究院有限公司副总裁解保林认为,商车改革主要是集中在费率上,这次改革可能会把车型系数范围扩大。“更加公平化,使车型设计安全性好的少收保费,使车型安全性设计差的多收保费。” “不看好任何基于价格的竞争,无益于行业,也无益于消费者。”里程保创始人兼总裁帅勇说。 “现行的保险条款中,比如轮胎不在承保责任范围,电动汽车电池损坏如何认定,是算车损还是单独算等,这些都有待完善。” 帅勇认为。 当前车险市场赠礼行为很普遍,有多家保险公司因此受到处罚但屡禁不止。刘峰曾表示,关于赠送行为,赠送的范围,只能是以赠送救援服务为主的内容,价格在百元以内。实物类、有价卡券类,一律不允许,如果公司今后有需求,可以考虑这部分直接进保险条款,由总公司报批后再执行。 此次中保协向行业征求车险条款意见,尚不知是否有保险公司提赠送服务进条款这类需求。而一位财险公司中层认为,“增值服务变成条款,这是监管希望的。但我觉得监管根本不用管增值服务。”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教授李青武认为,赠礼可能构成隐形的不正当价格竞争,扰乱市场秩序。应该将这种隐形赠礼转化成公开的价格竞争,即降低费率或提高保险金。 来源:中国经营网

《新能源汽车专属保险准备好了基准费率成关键焦点》 相关文章推荐四:专属条款让买新能源汽车更“保险”

关于设立新能源汽车专属保险产品的呼吁终于有了回应。

日前,在中国保险行业协会召开的商业车险示范条款研究工作组2018年度第一次例会上,来自保险业16家财产保险公司的代表讨论了2014版商业车险条款的修订、汽车延保保险条款的制定以及新能源汽车保险的专属条款。据悉,今年7月底至8月初,新能源汽车专属保险条款将对外征求意见,8月底条款有望定稿发布。

W020180711580869062992

近些年,在我国政策的大力支持下,新能源汽车快速发展。中国汽车工业协会的数据显示,2017年中国新能源汽车产销均接近80万辆,分别达到79.4万辆和77.7万辆,同比分别增长53.8%和53.3%。其中,在新能源乘用车中,纯电动乘用车产销分别完成47.8万辆和46.8万辆,同比分别增长81.7%和82.1%。

新能源汽车产销量的快速增长带动了保险需求和保险公司保费的增长。据中国保险信息技术管理有限责任公司(简称“中保信”)数据,2013~2017年国内保险公司年均承保新能源汽车量增速达78.6%,年均保费增速72%。

随着客户量及出险赔付样本的积累,保险公司逐渐发现消费者对新能源汽车保费计算方式有怨言。目前,新能源汽车的单均保费比非新能源汽车高21%。笔者了解到,原因在于不同保险公司对于新能源汽车保费的计算标准尚未统一,有的以补贴之后的价格计算,有的则以补贴之前的价格计算,因此在投保时,常常出现“车便宜,车险贵”的怪象。

从保险公司角度看,燃油汽车保险条款和费率方案也很难套用在新能源汽车上,难以实现有效的风险控制。数据显示,家用车中新能源汽车出险率远高于非新能源汽车,高出11.7个百分点。而从赔付率来看,新能源汽车高于非新能源汽车0.4个百分点。其中家用车领域,新能源汽车比非新能源汽车赔付率高出5.4个百分点。

此外,与传统机动车相比,新能源汽车在动力系统、零部件、维修技术等诸多方面存在显著差异,造成其在承保方面具备明显的自身特点,致使传统汽车保险无法覆盖其特有风险。

尤其是作为纯电动新能源汽车核心部件的电池,可能发生自燃、短路等故障,在发生交通事故后,还可能引发其他危险。这些损失一旦发生,在保险理赔的过程中又没有可参考的详细条款,容易造成责任不清,理赔困难。

以上情况的出现,让为新能源汽车设定专属保险条款成为保险行业的当务之急。笔者认为,虽然当前数据积累还不充分,但新能源汽车快速推广的趋势已成事实,在对保险市场扎实调研的基础上**相应的新能源汽车保险专属条款,不仅可以更好地维护消费者权益,而且可以更好地划分权责,查缺补漏,同时也有利于保险公司控制自身赔付风险,促进行业整体良性发展。希望新能源汽车保险专属条款尽快**,让消费者买得更放心、理赔更舒心。

编辑:李卿

《新能源汽车专属保险准备好了基准费率成关键焦点》 相关文章推荐五:新能源汽车保险专属条款将于8月底定稿发文

近日,中国保险行业协会(以下简称“中保协”)召开了商业车险示范条款研究工作组2018年度第一次例会,来自保险业16家财产保险公司的代表参加了会议,会议主要讨论了三件事:修订2014版商业车险条款、制定汽车延保保险条款、新能源汽车保险专属条款,并成立了三个项目小组。

根据计划,修订商业车险条款、制定汽车延保保险条款和新能源汽车保险专属条款将在8月底前完成定稿。具体在商业车险条款方面,6月23日前其将结合已讨论待修改问题点,条款修订小组确定需要修订的条款,6月30日前形成条款初稿,报送项目小组组长并安排讨论。7月底至8月初将待修订条款报送给银保监会,8月6日至8月20日全行业示范条款征求意见,8月21日至8月31日对商业车险示范条款修订稿进行梳理汇总与定稿。

目前在商车费改,广西壮族自治区、陕西省、青海省三地监管已全面开放试点,主要是费率自主拟定,试点时间一年、试点结束可能推广到全国。

新能源汽车保险专属条款

新能源汽车将有自主条款

首都经济贸易大学教授庹国柱认为,保险“玩”的是条款,消费者的利益都在条款里,消费者常常自己利益受损可能自己还不知道。而条款往往比较复杂,专业性很强,消费者不是行家,很多东西搞不明白。保险行业协会和监管机关通过制定和审批条款,帮助消费者“把关”,不让消费者在不知不觉中“上当受骗”。

“对于保险公司来说,保险条款需要经得住诉讼的锤炼。在诉讼中,保险条款系保险公司提供的格式条款,根据《合同法》第41条的规定,对格式条款的理解发生争议的,首先应按通常的理解予以解释。对格式条款有两种以上解释的,应当作出不利于提供格式条款一方的解释。”一位法律界人士说。

除了制定通用的车险示范条款,此次中保协还计划针对新能源汽车单独制定专属保险条款。

据悉,此次新能源汽车专属保险条款中保协也有一个初步的时间计划:5月底开展新能源汽车承保和理赔调研,6月底至7月初形成条款初稿,7月9日至7月13日召开专家意见修改条款,7月23日至7月27日将条款报送给银保监会。7月底至8月初,新能源汽车专属保险条款将对外征求行业意见,8月13日至8月17日根据行业意见修改条款,8月底新能源汽车条款定稿发文。

中国保险信息技术管理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中保信”)发布的新能源汽车保险市场分析报告显示,2017年新能源汽车承保车辆数达171.7万辆,同比增速为47.0%,保费规模为101.6亿元,同比增速为50.4%。

“新能源汽车要单独拟条款,这是好事。新能源汽车与普通汽车结构不同,比如纯电的新能源汽车没有发动机,发动机涉水险这些不需要。”天安财险四川分公司总经理助理蒋宁达认为。

新能源汽车保险市场分析报告显示,新能源汽车的出险率和赔付率与非新能源车有一定的不同。家用车中新能源汽车出险率远高于非新能源汽车,高出11.7个百分点;机关车和公路客运汽车中新能源汽车出险率明显低于非新能源汽车,分别低8.0和7.1个百分点。而从赔付率来看,新能源汽车高于非新能源汽车0.4个百分点。其中家用车领域,新能源车比非新能源车赔付率高出5.4个百分点。

“如果要再细分,上牌的工程机械部分,倒是可以细分出来。以前遇到得多,处理事故比较头疼。”蒋宁达建议。

除了新能源汽车条款,中保协还将制定汽车延保保险条款。此次中保协制定汽车延保保险条款的计划是:6月16日~6月30日完成条款初稿,7月14日前完成汽车延保保险条款初稿定稿,7月15日到7月20日征求行业意见并报送银保监会,再根据行业反馈意见进行调整后,8月1日确定示范条款并发文。

“把延保这种模糊地带规范为车险,对保险公司来说可以做大保费,延保服务做得好可达千亿规模。把延保这种涉车的条款规范化也是对消费者是一个权益保护。市面上做延保的有保险公司也有厂家、中介等非保险公司,社会上的公司没有偿付能力监管这类要求,收了客户的钱监管不到位后期服务有难兑现的风险。”蒋宁达认为。

新能源汽车保险专属条款

费改问题待解

2017年保险行业车险业务实现原保险保费收入7521.07亿元,占财产险公司保费的比约为70%,去年保险行业为机动车辆保险提供风险保障169.12万亿元。

目前,现行车险使用的条款都是中保协商业车险示范条款,其示范条款源于2014年形成的《中保协机动车辆商业保险示范条款(2014版)》, 2015年3月正式对外发布,该条款随着商业车险改革开始实施,至今已经有三年。

2014版车险示范条款在解决舆论关注的高保低赔和无责不赔等方面做了重点修改。如在高保低赔问题上,2014版示范条款确定保险金额按投保时被保险机动车的实际价值计算,在发生全部损失时,按照保险金额为基准计算赔付。车险改革后,高保低赔问题得到解决。

同时,保险公司近年来比拼费用、打价格战等行为也愈演愈烈。

“车险这块是一个非常大的红海”,中怡保险经纪总经理吴青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商车费改的目的不是让保险公司拼价钱,是希望保险公司拼服务,能够把更多的利让给消费者。希望消费者即使用车的这个人,如果他驾车的记录是良好的,他就能够有比较好的保费优惠,能够在一定程度上体现出费率和理赔之间的挂钩关系。”

原保监会财险部主任刘峰曾表示,商车改革有两个主要问题需要关注,一是费用率过高的问题。对于过高的费用率,监管绝不能坐视不管,如果长期不解决,会导致社会公众对保险业质疑、不信任,会伤害车险行业。二是条款单一问题。当前产品少,与精算能力欠缺有关系。

中保研汽车技术研究院有限公司副总裁解保林认为,商车改革主要是集中在费率上,这次改革可能会把车型系数范围扩大。“更加公平化,使车型设计安全性好的少收保费,使车型安全性设计差的多收保费。”

“不看好任何基于价格的竞争,无益于行业,也无益于消费者。”里程保创始人兼总裁帅勇说。

“现行的保险条款中,比如轮胎不在承保责任范围,电动汽车电池损坏如何认定,是算车损还是单独算等,这些都有待完善。” 帅勇认为。

《新能源汽车专属保险准备好了基准费率成关键焦点》 相关文章推荐六:新能源汽车年均保费增长72% 量身定制保险产品即将公开征求意见

  我国新能源汽车产销量正在快速增长,而专为新能源汽车设计的保险条款也指日可待。记者了解到,目前新能源汽车专属保险条款正在拟定中,即将公开征求意见。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内容是对新能源汽车电池面临的风险及其赔偿标准进行约定。

  中国保险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简称“中国保信”)日前发布报告称,新能源车即将成为车险市场的“新蓝海”。预计到2030年,新能源汽车保费规模将达4700亿元。

  新能源汽车销量

  上半年大增111.5%

  中国汽车工业协会近期发布的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我国新能源汽车产销分别完成41.3万辆和41.2万辆,同比分别增长94.9%和111.5%,远高于行业平均增长速度。其中,纯电动汽车产销分别完成31.4万辆和31.3万辆,比上年同期分别增长79.0%和96.0%;插电式混合动力汽车产销分别完成10万辆和9.9万辆,同比分别增长170.2%和181.6%。

  与新能源汽车产销持续增长相伴的,是新能源汽车保险市场的增长。中国保信近日发布的报告提及,2013年到2017年年均承保新能源汽车增速达78.6%,年均保费增速为72.0%。2017年新能源汽车承保达171.7万辆,同比增速为47.0%,保费规模为101.6亿元,同比增速为50.4%。

  未来的发展仍然具有很大的潜力,市场发展可期。中国保信预计,到2030年,新能源汽车保费规模将达4700亿元。

  对于未来新能源汽车的发展方向,中国保信认为,纯电动汽车是新能源汽车的发展方向。随着电池技术的发展和纯电动汽车补贴政策的持续,纯电动汽车可能成为未来新能源汽车最重要的发展方向。

  电池风险最受关注

  专属保险产品即将面世

  尽管新能源车产销量及相关保险市场快速增长,但遗憾的是,目前我国并没有新能源汽车专属保险产品,而是套用传统汽车保险产品。同时,各险企在承保端和理赔端的做法也不一致,容易产生一些问题。

  长安责任保险公司车险承保部总经理助理贾振雷表示,新能源车和非新能源车在构造、性能等方面都有很大差异,如果新能源汽车保险直接套用传统车险,既难以准确覆盖真实风险,也容易造成发生事故时责任不清,理赔困难。因此,很有必要设计新能源汽车专属保险产品。例如,传统汽车的损失一般与事故大小成正比,但新能源车可能出现“小事故大赔付”的情况;同时,在核心配件市场方面,新能源车的透明度不如传统汽车,配件的可替代性也较弱,这些因素都是险企面临的风险,也期待新能源汽车专属保险能解决这些问题。

  贾振雷表示,新能源车市场增速较快,但目前基数尚小,很多公司都十分重视该市场,目前的普遍做法是采用传统汽车保险产品进行承保,一边开展业务一边积累相关数据,在具体的实操案例中,各保险公司在承保端和理赔端的做法不尽一致。例如,在承保端,有的险企与消费者约定只承保电池风险之外的其他风险,有的险企则约定与消费者共同承担损失,还有的险企与电池供应商达成合作,将受损电池回收并为消费者换新。在理赔端车险损失是按照补贴之前还是补贴之后的价格进行理赔,各公司的做法也有区别。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业界期盼已久的新能源汽车专属保险产品估计很快即将面世。中保协《商业车险示范条款研究工作组2018年度第一次例会会议纪要》显示,其将在2018年8月底前完成新能源汽车保险专属条款的研究制定工作。“示范条款已经在做,下一步将公开征求意见,距离正式发布又近了一些。”一家财险公司知情人士称。

  据他介绍,示范条款将在车损险保险责任中,对电池的自燃、短路、碰撞损失等风险及其赔偿标准进行约定;在第三者责任险及车上人员责任险等险种中,对由电池、电机、充电设备等特殊部件发生自燃、爆炸等事故造成的对第三者及车上人员伤害的损失赔偿责任进行约定;同时,增加纯电动汽车充电装置损失及第三者责任等附加险种。

  此外,新能源汽车专属保险条款将对电池风险设计专门的条款,同时,新能源车的电池老化问题也是风险之一,这部分风险如何进行承保,也是颇受市场关注的焦点之一。

  “车便宜但保费贵”

  这个问题有答案吗?

  对于新能源汽车专属保险,消费者普遍关注的两个焦点是,能否解决“车便宜但保费贵”的问题以及新能源汽车保险能否享受补贴。

  2017年刚购入新能源汽车的吕先生对记者表示,享受补贴后的购车价大约为13万元,而其首年保费达七千多元,远比售价13万元的传统汽车保险要贵。“一方面,我感觉新能源车的保费和车价并不匹配;另一方面,我很担心,万一出险,保险公司理赔是按补贴前还是补贴后的车价理赔。”吕先生表示。

  对此,对中国保信“将新能源汽车补贴延伸至新能源汽车保险”的建议,吕先生也表示,期盼已久。不过,业界人士认为,要实现新能源汽车保险补贴并不容易,尤其是在商业车险领域。

  从以往的赔付案例来看,新能源汽车和非新能源汽车在出险率、赔付金额等方面有何异同?中国保信的报告指出,整体来看,新能源汽车的出险频率比非新能源汽车高,且不同的车辆种类差异很大,案均赔款略高于非新能源车,但二者的单均保费差距超过了20%。

  具体来看,家用汽车中新能源汽车出险率比非新能源汽车高出11.7个百分点,而机关车和公路客运汽车中新能源汽车出险率明显低于非新能源汽车,分别低8.0个百分点和7.1个百分点。究其原因,中国保信认为,前一种现象可能与开展网约车业务的新能源汽车多以家用车的性质投保,行驶时长的大幅增长会直接拉高出险频率。

  从赔付率来看,新能源汽车高于非新能源汽车0.4个百分点,整体而言相差不大。从车均保费来看,新能源汽车的单均保费比非新能源汽车高21%,不同使用性质的新能源车保费也有明显的差异。这些问题会不会随着新能源汽车专属保险的出险而得以解决?业界人士表示,拭目以待。

(责任编辑:DF309)

《新能源汽车专属保险准备好了基准费率成关键焦点》 相关文章推荐七:本月底,新能源汽车保险专属条款将定稿

新能源汽车渐渐成了当下绿色出行的主要工具,而其本身设计的特殊性,如动力电池的安全、技术等更为专业性的特点,与传统燃油车有着很大区别。因此,它的保险也将与传统车保险有所不同……如今,新能源车专属保险马上就要落地了!8月5日,上游新闻记者从中国保险行业协会(以下简称“中保协”)获悉,近日中保协召开了商业车险示范条款研究工作组2018年度第一次例会,来自保险业16家财产保险公司的代表参加了会议,会议主要讨论了三件事:修订2014版商业车险条款、制定汽车延保保险条款、新能源汽车保险专属条款,并成立了三个项目小组。

上游新闻记者发现,根据计划修订商业车险条款、制定汽车延保保险条款和新能源汽车保险专属条款将在8月底前完成定稿。具体在商业车险条款方面,6月23日前其将结合已讨论待修改问题点,条款修订小组确定需要修订的条款,6月30日前形成条款初稿,报送项目小组组长并安排讨论。7月底至8月初将待修订条款报送给银保监会,8月6日至8月20日全行业示范条款征求意见,8月21日至8月31日对商业车险示范条款修订稿进行梳理汇总与定稿。

由于新能源汽车相较于同级别传统燃油车价格更高,按照传统车的保险标准来划分,保险贵、理赔不透明等问题成为困扰新能源车主的难题。有分析报告指出,2013年至2017年,我国年均承保车辆增速达78.6%,年均保费增速为72%。其中,2017年新能源汽车承保车辆数达171.7万辆,同比增速为47%;保费规模为101.6亿元;同比增速为50.4%。

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我国新能源汽车销量已经达到41.2万辆,同比增长111.5%。而随着新能源汽车的快速发展,新能源汽车保险领域暴露出的问题越来越多,而最主要的矛盾在于新能源汽车沿用燃油车条款不适用,在投保时车价如何确定成为各方争议的焦点。如果按照补贴后的价格投保,车主会认为不划算,但如果按照补贴前的价格投保,保险公司又担心自己利益受损,甚至亏本。因此,对专属保险的要求越来越迫切,而新能源汽车的专属保险的**尤为必要。

上游新闻记者还了解到,目前在商车费改,广西壮族自治区、陕西省、青海省三地监管已全面开放试点,主要是费率自主拟定,试点时间一年、试点结束可能推广到全国。

上游新闻记者 吴黎帆

《新能源汽车专属保险准备好了基准费率成关键焦点》 相关文章推荐八:新能源汽车承保飙升**专属保险呼声高

(原标题:新能源汽车承保飙升**专属保险呼声高) “整体上新能源汽车赔付率与非新能源汽车差异较小,但是新能源汽车单均保费却高出非新能源汽车21%,说明套用非新能源汽车保险条款和费率很难客观、合理管理新能源汽车的风险,新能源汽车保险市场亟待专属保险条款和费率方案。”近日中国保信发布新能源汽车保险市场分析报告称。报告显示,新能源汽车在我国销量出现井喷,相应保险需求也快速增长。2017年新能源汽车承保车辆数达171.7万,同比增速为47.0%,保费规模101.6亿元,同比增长50.4%。2013至2017年的年均承保车辆增速达78.6%,年均保费增速72.0%。报告据相关数据估算,2030年新能源汽车保费规模将达4700亿元。报告提出,保险业应针对新能源汽车的风险特征**专属保险示范条款,对电池的自燃、短路、碰撞损失等风险及其赔偿标准进行约定,对由电池、电机、充电设备等特殊部件发生自燃、爆炸等事故造成的对第三者及车上人员伤害的损失赔偿责任进行约定,增加纯电动汽车充电装置损失及第三者责任等附加险种。一家财险公司车险负责人对证券时报记者表示,正联合国外机构积累新能源汽车相关数据,进行前期的技术储备。

《新能源汽车专属保险准备好了基准费率成关键焦点》 相关文章推荐九:新能源汽车保险专属条款8月底出炉:保费或高于燃油车!

原标题:新能源汽车保险专属条款8月底出炉:保费或高于燃油车!

近日,中国保险行业协会(以下简称“中保协”)召开了商业车险示范条款研究工作组2018年度第一次例会,来自保险业16家财产保险公司的代表参加了会议,会议主要讨论了三件事:修订2014版商业车险条款、制定汽车延保保险条款、新能源汽车保险专属条款,并成立了三个项目小组。

根据计划,修订商业车险条款、制定汽车延保保险条款和新能源汽车保险专属条款将在8月底前完成定稿。具体在商业车险条款方面,6月23日前其将结合已讨论待修改问题点,条款修订小组确定需要修订的条款,6月30日前形成条款初稿,报送项目小组组长并安排讨论。7月底至8月初将待修订条款报送给银保监会,8月6日至8月20日全行业示范条款征求意见,8月21日至8月31日对商业车险示范条款修订稿进行梳理汇总与定稿。

目前在商车费改,广西壮族自治区、陕西省、青海省三地监管已全面开放试点,主要是费率自主拟定,试点时间一年、试点结束可能推广到全国。

新能源汽车将有自主条款

首都经济贸易大学教授庹国柱认为,保险“玩”的是条款,消费者的利益都在条款里,消费者常常自己利益受损可能自己还不知道。而条款往往比较复杂,专业性很强,消费者不是行家,很多东西搞不明白。保险行业协会和监管机关通过制定和审批条款,帮助消费者“把关”,不让消费者在不知不觉中“上当受骗”。

“对于保险公司来说,保险条款需要经得住诉讼的锤炼。在诉讼中,保险条款系保险公司提供的格式条款,根据《合同法》第41条的规定,对格式条款的理解发生争议的,首先应按通常的理解予以解释。对格式条款有两种以上解释的,应当作出不利于提供格式条款一方的解释。”一位法律界人士说。

除了制定通用的车险示范条款,此次中保协还计划针对新能源汽车单独制定专属保险条款。

据悉,此次新能源汽车专属保险条款中保协也有一个初步的时间计划:5月底开展新能源汽车承保和理赔调研,6月底至7月初形成条款初稿,7月9日至7月13日召开专家意见修改条款,7月23日至7月27日将条款报送给银保监会。7月底至8月初,新能源汽车专属保险条款将对外征求行业意见,8月13日至8月17日根据行业意见修改条款,8月底新能源汽车条款定稿发文。

中国保险信息技术管理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中保信”)发布的新能源汽车保险市场分析报告显示,2017年新能源汽车承保车辆数达171.7万辆,同比增速为47.0%,保费规模为101.6亿元,同比增速为50.4%。

“新能源汽车要单独拟条款,这是好事。新能源汽车与普通汽车结构不同,比如纯电的新能源汽车没有发动机,发动机涉水险这些不需要。”天安财险四川分公司总经理助理蒋宁达认为。

新能源汽车保险市场分析报告显示,新能源汽车的出险率和赔付率与非新能源车有一定的不同。家用车中新能源汽车出险率远高于非新能源汽车,高出11.7个百分点;机关车和公路客运汽车中新能源汽车出险率明显低于非新能源汽车,分别低8.0和7.1个百分点。而从赔付率来看,新能源汽车高于非新能源汽车0.4个百分点。其中家用车领域,新能源车比非新能源车赔付率高出5.4个百分点。

“如果要再细分,上牌的工程机械部分,倒是可以细分出来。以前遇到得多,处理事故比较头疼。”蒋宁达建议。

除了新能源汽车条款,中保协还将制定汽车延保保险条款。此次中保协制定汽车延保保险条款的计划是:6月16日~6月30日完成条款初稿,7月14日前完成汽车延保保险条款初稿定稿,7月15日到7月20日征求行业意见并报送银保监会,再根据行业反馈意见进行调整后,8月1日确定示范条款并发文。

“把延保这种模糊地带规范为车险,对保险公司来说可以做大保费,延保服务做得好可达千亿规模。把延保这种涉车的条款规范化也是对消费者是一个权益保护。市面上做延保的有保险公司也有厂家、中介等非保险公司,社会上的公司没有偿付能力监管这类要求,收了客户的钱监管不到位后期服务有难兑现的风险。”蒋宁达认为。

费改问题待解

2017年保险行业车险业务实现原保险保费收入7521.07亿元,占财产险公司保费的比约为70%,去年保险行业为机动车辆保险提供风险保障169.12万亿元。

目前,现行车险使用的条款都是中保协商业车险示范条款,其示范条款源于2014年形成的《中保协机动车辆商业保险示范条款(2014版)》, 2015年3月正式对外发布,该条款随着商业车险改革开始实施,至今已经有三年。

2014版车险示范条款在解决舆论关注的高保低赔和无责不赔等方面做了重点修改。如在高保低赔问题上,2014版示范条款确定保险金额按投保时被保险机动车的实际价值计算,在发生全部损失时,按照保险金额为基准计算赔付。车险改革后,高保低赔问题得到解决。

同时,保险公司近年来比拼费用、打价格战等行为也愈演愈烈。

“车险这块是一个非常大的红海”,中怡保险经纪总经理吴青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商车费改的目的不是让保险公司拼价钱,是希望保险公司拼服务,能够把更多的利让给消费者。希望消费者即使用车的这个人,如果他驾车的记录是良好的,他就能够有比较好的保费优惠,能够在一定程度上体现出费率和理赔之间的挂钩关系。”

原保监会财险部主任刘峰曾表示,商车改革有两个主要问题需要关注,一是费用率过高的问题。对于过高的费用率,监管绝不能坐视不管,如果长期不解决,会导致社会公众对保险业质疑、不信任,会伤害车险行业。二是条款单一问题。当前产品少,与精算能力欠缺有关系。

中保研汽车技术研究院有限公司副总裁解保林认为,商车改革主要是集中在费率上,这次改革可能会把车型系数范围扩大。“更加公平化,使车型设计安全性好的少收保费,使车型安全性设计差的多收保费。”

“不看好任何基于价格的竞争,无益于行业,也无益于消费者。”里程保创始人兼总裁帅勇说。

“现行的保险条款中,比如轮胎不在承保责任范围,电动汽车电池损坏如何认定,是算车损还是单独算等,这些都有待完善。” 帅勇认为。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加载全文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