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伤保险与民事侵权能否重复赔偿

网贷之家小编根据舆情频道的相关数据,精心整理的关于《工伤保险与民事侵权能否重复赔偿》的相关文章10篇,希望对您的投资理财能有帮助。

  案情回放

  张某为淮安市某物流公司员工,2016年2月13日16时30分许,其驾驶轿车由淮安驶往杭州方向,该车行驶至盱眙县境内时,与王某某驾驶苏H×××××号小型轿车发生碰撞致张某死亡。苏H×××××号小型轿车在保险公司投保了交强险和商业三责险。该起事故经认定,王某某违法停车负事故的全部责任,张某无责任。事故发生后,张某亲属向劳动行政部门申请工伤认定,该事故认定为工亡。因淮安市某物流公司没有为张某缴纳社会保险费,2017年3月,张某亲属向法院起诉要求物流公司赔偿丧葬补助金19842元、供养亲属抚恤金8万元和一次性工亡补助金576880元。法院经审理判决支持了该诉讼请求。2017年12月,张某亲属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保险公司支付死亡赔偿金872440元,丧葬费29867元,被扶养人生活费234690元,精神抚慰金5万元。

  案件争议

  本案件的焦点问题是:工伤保险赔偿与民事赔偿可否并存?保险公司代理人认为:原告在工伤保险案件中已经获得了丧葬补助金、供养亲属抚恤金和一次性工亡补助金的赔偿,因此应该在交通事故案件赔偿中扣除相应的数额。

  案件处理及评析

  该案经法院审理,一审法院认为:因第三人造成工伤的职工或其近亲属,向工伤保险机构申请工伤保险待遇补偿后,可以从第三人处获得民事赔偿。工伤保险待遇和民事侵权赔偿二者不能相互替代,但对于受害人实际支出的丧葬费应予扣除。原告要求保险公司支付死亡赔偿金872440元、被扶养人生活费234690元、精神抚慰金5万元符合法律规定,应予支持。原告主张丧葬费29867元,扣除工伤保险支付的19842元,支持10025元。该判决部分支持了保险公司的主张。

  一审宣判后,双方上诉,二审维持了该判决。

  本案件的焦点问题是:工伤保险赔偿与民事侵权赔偿可否重复赔偿?

  工伤保险赔偿与民事侵权赔偿是基于不同法律关系产生的赔偿责任。受害人作为单位员工,在构成工伤的情况下,可以获得工伤保险待遇赔偿,同时基于侵权事实的存在,受害人为被侵权人,与侵权人之间存在侵权法律关系,有权向侵权人主张人身损害赔偿,即使用人单位已经给予受伤职工工伤保险赔偿,也不能免除被侵权人的赔偿责任。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二条规定:“依法应当参加工伤保险统筹的用人单位的劳动者,因工伤事故遭受人身损害,劳动者或者其近亲属向人民法院起诉请求用人单位承担民事赔偿责任的,告知其按《工伤保险条例》的规定处理。因用人单位以外的第三人侵权造成劳动者人身损害,赔偿权利人请求第三人承担民事赔偿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因第三人造成工伤的职工或其近亲属在获得民事赔偿后是否还可以获得工伤保险补偿问题的答复》规定,因第三人造成工伤的职工或其近亲属,从第三人处获得民事赔偿后,可以向工伤保险机构申请工伤保险待遇补偿。从上述规定可以看出,工伤保险待遇和民事侵权赔偿二者可以同时主张。

  但工伤保险待遇和民事侵权赔偿具体赔偿的项目既有区别也有相同之处,并非所有的赔偿项目都可以获得双重赔偿。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工伤保险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八条第三款规定:职工因第三人的原因受到伤害,社会保险经办机构以职工或者其近亲属已经对第三人提起民事诉讼为由,拒绝支付工伤保险待遇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但第三人已经支付的医疗费除外。该规定对医疗费不重复支付作了规定。可见,是否可以获得重复赔偿,应根据具体案件中具体赔偿项目予以认定,并非所有的赔偿项目都可以获得重复赔偿。

  就本案而言,原告因第三人侵权造成人身损害并构成工伤,工伤保险已经得到赔偿,包含丧葬补助金、供养亲属抚恤金和一次性工亡补助金,但该赔偿项目不能全部替代原告应享有的侵权责任赔偿。侵权赔偿项目包括死亡赔偿金、被扶养人生活费、精神抚慰金及丧葬费,除丧葬费是相同的实际支出项目,需要补足差额外,其余各项均可获得双重赔偿。

(责任编辑:唐明梅 )

《工伤保险与民事侵权能否重复赔偿》 相关文章推荐一:工伤保险与民事侵权能否重复赔偿

  案情回放

  张某为淮安市某物流公司员工,2016年2月13日16时30分许,其驾驶轿车由淮安驶往杭州方向,该车行驶至盱眙县境内时,与王某某驾驶苏H×××××号小型轿车发生碰撞致张某死亡。苏H×××××号小型轿车在保险公司投保了交强险和商业三责险。该起事故经认定,王某某违法停车负事故的全部责任,张某无责任。事故发生后,张某亲属向劳动行政部门申请工伤认定,该事故认定为工亡。因淮安市某物流公司没有为张某缴纳社会保险费,2017年3月,张某亲属向法院起诉要求物流公司赔偿丧葬补助金19842元、供养亲属抚恤金8万元和一次性工亡补助金576880元。法院经审理判决支持了该诉讼请求。2017年12月,张某亲属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保险公司支付死亡赔偿金872440元,丧葬费29867元,被扶养人生活费234690元,精神抚慰金5万元。

  案件争议

  本案件的焦点问题是:工伤保险赔偿与民事赔偿可否并存?保险公司代理人认为:原告在工伤保险案件中已经获得了丧葬补助金、供养亲属抚恤金和一次性工亡补助金的赔偿,因此应该在交通事故案件赔偿中扣除相应的数额。

  案件处理及评析

  该案经法院审理,一审法院认为:因第三人造成工伤的职工或其近亲属,向工伤保险机构申请工伤保险待遇补偿后,可以从第三人处获得民事赔偿。工伤保险待遇和民事侵权赔偿二者不能相互替代,但对于受害人实际支出的丧葬费应予扣除。原告要求保险公司支付死亡赔偿金872440元、被扶养人生活费234690元、精神抚慰金5万元符合法律规定,应予支持。原告主张丧葬费29867元,扣除工伤保险支付的19842元,支持10025元。该判决部分支持了保险公司的主张。

  一审宣判后,双方上诉,二审维持了该判决。

  本案件的焦点问题是:工伤保险赔偿与民事侵权赔偿可否重复赔偿?

  工伤保险赔偿与民事侵权赔偿是基于不同法律关系产生的赔偿责任。受害人作为单位员工,在构成工伤的情况下,可以获得工伤保险待遇赔偿,同时基于侵权事实的存在,受害人为被侵权人,与侵权人之间存在侵权法律关系,有权向侵权人主张人身损害赔偿,即使用人单位已经给予受伤职工工伤保险赔偿,也不能免除被侵权人的赔偿责任。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二条规定:“依法应当参加工伤保险统筹的用人单位的劳动者,因工伤事故遭受人身损害,劳动者或者其近亲属向人民法院起诉请求用人单位承担民事赔偿责任的,告知其按《工伤保险条例》的规定处理。因用人单位以外的第三人侵权造成劳动者人身损害,赔偿权利人请求第三人承担民事赔偿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因第三人造成工伤的职工或其近亲属在获得民事赔偿后是否还可以获得工伤保险补偿问题的答复》规定,因第三人造成工伤的职工或其近亲属,从第三人处获得民事赔偿后,可以向工伤保险机构申请工伤保险待遇补偿。从上述规定可以看出,工伤保险待遇和民事侵权赔偿二者可以同时主张。

  但工伤保险待遇和民事侵权赔偿具体赔偿的项目既有区别也有相同之处,并非所有的赔偿项目都可以获得双重赔偿。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工伤保险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八条第三款规定:职工因第三人的原因受到伤害,社会保险经办机构以职工或者其近亲属已经对第三人提起民事诉讼为由,拒绝支付工伤保险待遇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但第三人已经支付的医疗费除外。该规定对医疗费不重复支付作了规定。可见,是否可以获得重复赔偿,应根据具体案件中具体赔偿项目予以认定,并非所有的赔偿项目都可以获得重复赔偿。

  就本案而言,原告因第三人侵权造成人身损害并构成工伤,工伤保险已经得到赔偿,包含丧葬补助金、供养亲属抚恤金和一次性工亡补助金,但该赔偿项目不能全部替代原告应享有的侵权责任赔偿。侵权赔偿项目包括死亡赔偿金、被扶养人生活费、精神抚慰金及丧葬费,除丧葬费是相同的实际支出项目,需要补足差额外,其余各项均可获得双重赔偿。

(责任编辑:唐明梅 )

《工伤保险与民事侵权能否重复赔偿》 相关文章推荐二:2016年工伤(亡)职工工伤保险定期待遇调整到位

哈密日报讯 记者叶翠 通讯员罗伟宏报道

7月29日,记者从伊州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了解到,2016年工伤(亡)职工工伤保险定期待遇调整到位。

据介绍,按照自治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关于调整2016年工伤(亡)职工工伤保险待遇的通知》要求,目前,伊州区人社局医保科已对2016年工伤(亡)职工工伤保险待遇标准进行了调整,调整范围为2015年12月31日前已按月享受伤残津贴、生活护理费和因工死亡职工供养亲属抚恤金的人员,调整时间从2016年1月1日起执行。

为确保各项工伤保险待遇及时调整到位,伊州区人社局对领取定期工伤待遇的人员进行了核实,并对2016年1月1日至2018年4月31日已经丧失领取条件的人员进行了详细核查,对所有符合条件的人员根据文件要求,按照相应待遇标准进行了逐一调整。伊州区共有49人享受待遇调整,调整金额达14万余元。

据介绍,此次调整标准为按月领取伤残津贴的工伤人员,按伤残级别的不同,每人每月增加180元到235元不等,调整金额平均值达200元;工伤人员生活护理费,按照护理依赖程度不同,每人每月增加78元到126元不等,调整金额平均值达101元;工亡人员的供养亲属抚恤金,根据亲属与工亡人的供养关系不同,每人每月增加70元到103元不等,调整金额平均值达87元,其中孤寡老人或孤儿每人每月在原调整基础上加发42元。

《工伤保险与民事侵权能否重复赔偿》 相关文章推荐三:陕西省继续阶段性降低失业和工伤两项社会保险费率


  为降低企业成本,增强企业活力,省人社厅、省财政厅、省国税局联合下发《关于继续阶段性降低社会保险费率有关问题的通知》,7月1日起,我省继续阶段性降低失业和工伤两项社会保险费率。

  失业保险按照2016年规定的费率执行至2019年6月30日,总费率1%,用人单位缴费比例0.7%,个人缴费比例0.3%。西安、咸阳、渭南、延安、汉中、杨凌等市继续落实2016年规定的工伤保险费率,期限至2019年6月30日。延长期间,工伤保险基金累计结余达到合理支付月数的,应停止下调,及时恢复费率。生育保险不在此次延长阶段性降低费率范围之内。

  据了解,2016年7月1日,我省率先在全国阶段性降低失业、工伤、生育保险费率,2018年6月30日即将执行到期。该项惠民政策实施以来,共降低企业成本32亿元。此次全省继续阶段性降低失业、工伤保险费率,预计可降低企业成本约21.3亿元。降费后,我省失业、工伤保险费率均居全国最低水平。(记者郭欣)

编辑: 石悦琳

《工伤保险与民事侵权能否重复赔偿》 相关文章推荐四:惠州工伤保险实行浮动费率

原标题:惠州工伤保险实行浮动费率

从2018年7月1日起,惠州开始实行工伤保险浮动费率,这也意味着惠州将有超过5万家企业的工伤保险费率将下降2档,为原来基准费率的一半。

根据此前**的《惠州市工伤保险浮动费率管理办法》(下称《办法》),从本月起实行的工伤保险浮动费率举措,旨在发挥工伤保险浮动费率的经济杠杆作用,包括对工伤事故和职业病多发、工伤风险提高的用人单位上调费率,对不发生或少发生工伤事故、职业病的用人单位下调费率。

惠州市安监、人社等部门方面透露,以2016年为例,惠州市共53709家用人单位参加工伤保险,其中1767家用人单位支付过工伤待遇,如果执行浮动费率政策,惠州市约96.71%的用人单位能享受下浮两档的政策优惠。

换句话说,开始执行新的《办法》后,惠州将有超过九成的企业下浮两档,即他们工伤保险缴费只为原来的一半。

记者了解到,惠州工伤保险行业基准费率共分为八类四个档次,分别为0.20%、0.50%、0.80%、1.20%。从2018年7月1日起,惠州用人单位的工伤保险缴费费率,在执行基准费率的基础上,根据其上1个自然年度工伤保险支缴率、安全生产标准化达标情况、安全生产领域联合惩戒情况以及工伤保险违法情况实行浮动。

浮动费率主要根据工伤保险支缴率考核确定。工伤保险支缴率是指在上1个自然年度内,市社保机构已核定的工伤保险待遇费用(免于考核情形除外),占该用人单位按所属行业基准费率计算所应缴纳工伤保险费的比例。

工伤保险支缴率低的用人单位,除一类行业外,可享受费率下浮的优待,最多可下浮至本行业基准费率的50%;工伤保险支缴率高的用人单位,费率将会上浮,最高可上浮至本行业基准费率的150%。

与此同时,费率还与工伤保险违法情况挂钩,用人单位若是在上一个自然年度内经立案查实其有欠缴工伤保险费、骗取工伤保险待遇或是少报、瞒报缴费工资总额及职工人数等情况的,其工伤保险费率不实施下浮。

值得关注的是,实施工伤保险浮动费率,惠州参保职工的工伤保险待遇标准不受影响。同时,惠州工伤保险浮动费率每1年调整一次,首次浮动费率调整时间为2018年7月1日,浮动周期从2018年7月1日起执行至2019年6月30日止,今后以此类推。

(责任编辑:郭伟莹)

《工伤保险与民事侵权能否重复赔偿》 相关文章推荐五:有工伤保险,单位不需再赔偿?

     本报记者 周千清 通讯员 冯子智      

  农民工吴某进入某公司从事装卸工工作,其在公司车间工作时,不慎从垛位上摔下摔伤,造成右足跟骨粉碎性骨折,被相关部门认定为工伤。吴某多次找公司商谈工伤赔偿事宜未果。最终在成武县法律援助中心安排的律师帮助下,公司最终同意一次性支付受援人停工留薪期工资、护理费、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解除劳动关系经济补偿金等共计5万元。
  干活时受伤
公司不予工伤赔偿
  2014年8月份,农民工吴某进入某公司从事装卸工工作,月工资3300元,双方建立劳动关系。2014年9月21日下午2点左右,吴某在公司车间工作时,不慎从垛位上摔下摔伤,造成右足跟骨粉碎性骨折,被送至成武县人民医院住院救治,先后经两次手术治疗。
  2014年11月14日,成武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认定吴某之伤为工伤。2015年12月19日,菏泽市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评定吴某劳动功能障碍程度为8级。事故发生后,吴某多次找公司商谈工伤赔偿事宜,公司一直不给任何说法。
  2017年11月29日,在他人指引下,吴某到成武县法律援助中心申请法律援助,因系农民工工伤赔偿案件,法律援助中心启动农民工法律援助“绿色通道”,免除家庭经济状况审查,当场受理其申请,并安排中心副主任、法律援助律师姜国祥承办此案。
  援助律师接手案件后,立即会见受援人了解情况,认真分析案情,认为根据相关法律规定,用人单位给受援人投了工伤保险,发生工伤事故,除由工伤保险基金依法支付工伤保险待遇外,用人单位仍要依法支付相关工伤待遇。
  援助律师认真调查取证,取证完毕后,征得受援人同意,及时代理受援人向成武县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提起了劳动争议仲裁申请,请求裁决某公司支付受援人工伤医疗停工留薪期工资、护理费、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解除劳动关系经济补偿金等工伤待遇。
用人单位
依法支付相关赔偿
  成武县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对案件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在庭审中,某公司工作人员辩称,申请人所述工资数额不实,赔偿要求过高,无依据。援助律师围绕案件审理焦点进行了充分举证,发表了详实代理意见,对请求的停工留薪期工资、护理费、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解除劳动关系经济补偿金等提供相关法律依据。
  在援助律师的帮助下,公司最终同意一次性支付受援人停工留薪期工资、护理费、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解除劳动关系经济补偿金等共计5万元,双方达成调解协议,由成武县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出具调解书予以确认。
  据姜国祥律师介绍,参加工伤保险,为本单位职工缴纳工伤保险费是用人单位的法定义务,如果未投保工伤保险,发生工伤事故后,用人单位依法应支付职工的全部工伤待遇。
  吴某用人单位虽然为职工投了工伤保险,但发生工伤事故后,并非不承担任何责任。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的相关规定,仍要依法支付相关工伤待遇,如停工留薪期工资、住院期间的护理费、解除劳动合同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等。“只有把安全放在第一位,用人单位不断强化劳动安全防护措施,职工不断增强劳动安全防护意识,才能有效减少工伤事故的发生。”他说。

本稿件所含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齐鲁晚报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工伤保险与民事侵权能否重复赔偿》 相关文章推荐六:安徽继续阶段性降低社会保险费率 减轻企业负担

原标题: 我省继续阶段性降低社会保险费率

记者7月20日从省人社厅获悉,为进一步减轻企业负担,省人社厅、省财政厅日前联合发布《关于继续阶段性降低社会保险费率的通知》。

通知规定,自2018年5月1日起至2019年4月30日止,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单位缴费比例仍按19%执行,这是我省“自2016年5月1日起至2018年4月30日止”阶段性降低社保费率的延续;失业保险总费率仍按1%执行,其中单位费率和个人费率分别为0.5%,延长了“自2017年1月1日起至2018年4月30日止”的失业保险费率降费期限。

今年7月1日起,我省工伤保险费率实现了全省统一,共分为八个档次;根据用人单位上一参保缴费年度支缴率情况,工伤保险费率可在基准费率基础上进行浮动。此次通知提出,自2018年5月1日起至2019年4月30日止,我省工伤保险费率以现行基准费率为基础下调50%。下调费率期间,调整基准费率或实施浮动费率时,工伤保险费率以调整、浮动后的费率为基础下调50%,但应上浮费率的用人单位,按上浮后的实际费率执行。

通知要求,各地要高度重视阶段性降低社会保险费率政策,确保及时贯彻落实。同时,加大扩面征缴力度,做到应保尽保,应收尽收,确保参保人员社保待遇按时足额发放。

《工伤保险与民事侵权能否重复赔偿》 相关文章推荐七:陕西继续阶段性降低社会保险费率 节约企业成本约21.3亿

原标题:陕西继续阶段性降低社会保险费率 节约企业成本约21.3亿

西部网讯(记者 鄢山宇)为降低企业成本,增强企业活力,省人社厅、省财政厅、省国税局联合下发《关于继续阶段性降低社会保险费率有关问题的通知》,7月1日起,我省继续阶段性降低失业和工伤两项社会保险费率,预计可降低企业成本约21.3亿元。降费后,我省失业、工伤保险费率均居全国最低水平。

失业保险费率延长至2019年6月30日止,总费率按1%执行,其中用人单位缴费比例0.7%,个人缴费部分比例0.3%。西安、咸阳、渭南、延安、汉中、杨凌等市继续落实2016年规定的工伤保险费率,期限至2019年6月30日。延长期间,工伤保险基金累计结余达到合理支付月数的,应停止下调,及时恢复费率。生育保险不在此次延长阶段性降低费率范围之内。

陕西省从2016年7月1日起,已率先在全国阶段性降低失业、工伤、生育保险费率,2018年6月30日即将执行到期。该项惠民政策实施以来,共降低企业成本32亿元。此次全省继续阶段性降低失业、工伤保险费率,预计可降低企业成本约21.3亿元。降费后,我省失业、工伤保险费率均居全国最低水平。

《工伤保险与民事侵权能否重复赔偿》 相关文章推荐八:惠州工伤保险实行浮动费率 超过5万家企业的工伤保险费率将下降2档

从2018年7月1日起,惠州开始实行工伤保险浮动费率,这也意味着惠州将有超过5万家企业的工伤保险费率将下降2档,为原来基准费率的一半。

根据此前**的《惠州市工伤保险浮动费率管理办法》(下称《办法》),从本月起实行的工伤保险浮动费率举措,旨在发挥工伤保险浮动费率的经济杠杆作用,包括对工伤事故和职业病多发、工伤风险提高的用人单位上调费率,对不发生或少发生工伤事故、职业病的用人单位下调费率。

惠州市安监、人社等部门方面透露,以2016年为例,惠州市共53709家用人单位参加工伤保险,其中1767家用人单位支付过工伤待遇,如果执行浮动费率政策,惠州市约96.71%的用人单位能享受下浮两档的政策优惠。

换句话说,开始执行新的《办法》后,惠州将有超过九成的企业下浮两档,即他们工伤保险缴费只为原来的一半。

记者了解到,惠州工伤保险行业基准费率共分为八类四个档次,分别为0.20%、0.50%、0.80%、1.20%。从2018年7月1日起,惠州用人单位的工伤保险缴费费率,在执行基准费率的基础上,根据其上1个自然年度工伤保险支缴率、安全生产标准化达标情况、安全生产领域联合惩戒情况以及工伤保险违法情况实行浮动。

浮动费率主要根据工伤保险支缴率考核确定。工伤保险支缴率是指在上1个自然年度内,市社保机构已核定的工伤保险待遇费用(免于考核情形除外),占该用人单位按所属行业基准费率计算所应缴纳工伤保险费的比例。

工伤保险支缴率低的用人单位,除一类行业外,可享受费率下浮的优待,最多可下浮至本行业基准费率的50%;工伤保险支缴率高的用人单位,费率将会上浮,最高可上浮至本行业基准费率的150%。

与此同时,费率还与工伤保险违法情况挂钩,用人单位若是在上一个自然年度内经立案查实其有欠缴工伤保险费、骗取工伤保险待遇或是少报、瞒报缴费工资总额及职工人数等情况的,其工伤保险费率不实施下浮。

值得关注的是,实施工伤保险浮动费率,惠州参保职工的工伤保险待遇标准不受影响。同时,惠州工伤保险浮动费率每1年调整一次,首次浮动费率调整时间为2018年7月1日,浮动周期从2018年7月1日起执行至2019年6月30日止,今后以此类推。(张昕)

《工伤保险与民事侵权能否重复赔偿》 相关文章推荐九:劳动者自愿放弃参加社会保险,用人单位能否免责?

《劳动法》第72条规定:“社会保险基金按照保险类型确定资金来源,逐步实行社会统筹。用人单位和劳动者必须依法参加社会保险,缴纳社会保险费。”《社会保险法》第60条第1款规定:“用人单位应当自行申报、按时足额缴纳社会保险费,非因不可抗力等法定事由不得缓缴、减免。职工应当缴纳的社会保险费由用人单位代扣代缴,用人单位应当按月将缴纳社会保险费的明细情况告知本人。”可见,用人单位和劳动者参加社会保险并依法缴纳社会保险费是法定义务,双方均不能承诺放弃。北京市隆安律师事务所许延庆律师以案说法:孔某到A公司应聘,考虑自己工资不高,如果从工资里扣除几百元交社保不划算,况且以后自己很可能还要回老家工作,届时还需移转社保关系,很是麻烦,就向A公司提出自愿放弃参加社会保险,让A公司将社保费直接作为工资的一部分支付给自己。A公司面临招工难的现状,觉得自己给孔某的薪酬待遇又确实有限,就答应了孔某的要求。但在签订劳动合同之前,A公司让孔某在一份自愿放弃公司为其缴纳社会保险费的情况说明书上签了字。半年后,双方因工资调整问题发生争执,孔某以A公司没有为其缴纳社保为由提出辞职,并向A公司主张经济补偿金。A公司认为,孔某自愿放弃公司为其缴纳社会保险费,并签署了相应的承诺书,无权以此为由请求解除劳动合同,更无权要求离职经济补偿金。于是,孔某将前述请求申请劳动仲裁。劳动争议仲裁委经审理后支持了孔某的请求。许延庆律师解析由于用人单位对劳动者缴纳的社保费有代扣代缴的法定义务,即便劳动者承诺不要求用人单位缴纳社保费,也不能免除用人单位依法应当承担的责任。其责任主要有:1. 劳动者主张的损害赔偿责任。《工伤保险条例》第62条第2款规定:“依照本条例规定应当参加工伤保险而未参加工伤保险的用人单位职工发生工伤的,由该用人单位按照本条例规定的工伤保险待遇项目和标准支付费用。”2. 行政主管部门给予的行政责任追究。《社会保险法》第86条规定:“用人单位未按时足额缴纳社会保险费的,由社会保险费征收机构责令限期缴纳或者补足,并自欠缴之日起,按日加收万分之五的滞纳金;逾期仍不缴纳的,由有关行政部门处欠缴数额一倍以上三倍以下的罚款。”许延庆律师支招既然用人单位和劳动者参加社会保险并依法缴纳社会保险费是法定义务,那么企业应当严格履行该等义务,不能纵容劳动者放弃缴纳社保费的行为。为此,企业可通过专业的管理机构,结合企业自身实际情况,建立完善健全的社会保险管理制度,精细化管理企业及其员工的社会保险事宜,避免因此遭受不必要的损失。
关键词 : 保险 侵权 赔偿
加载全文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