徽商银行“补血” 拟发行百亿元资本债券

网贷之家小编根据舆情频道的相关数据,精心整理的关于《徽商银行“补血” 拟发行百亿元资本债券》的精选文章10篇,希望对您的投资理财能有帮助。

  A股IPO按下“暂停键”,上半年资本充足率出现下滑的徽商银行开始了新的“补血”计划。该行于日前推出一项关于发行不超过100亿元资本债券的议案提交股东大会审议,所募集资金将用来进行资本补充。

  徽商银行日前发布的公告称,该行拟于2018年11月28日召开的2018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上,审议批准股东大会董事及监事选举规则、选举第四届董事会成员、设立资产管理附属公司等一系列普通决议案。除上述议案外,徽商银行发行总额不超过100亿元的资本补充债券将作为特别决议案提交此次股东大会审议。

  徽商银行表示,为进一步充实资本基础及提升可持续发展能力,拟面向境内外机构投资者发行不超过100亿元人民币的资本补充债券。债券类型为无固定期限资本债券或二级资本债券,所募资金将用于补充该行其他一级资本或二级资本。

  据了解,该行此次拟发行债券基础期限不少于5年期,其中,无固定期限资本债券在该行行使赎回权前无固定到期日。在发行利率方面,将参照市场利率确定。当发行文件约定的触发事件发生时,采用减记方式吸收损失。这也是该行继2016年11月份成功发行8.88亿美元的境外优先股后,又一最新的资本补充方案。

  今年上半年,徽商银行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42.73亿元,同比增速达两位数,为13.04%,但该行资本充足率自去年以来一直处于下降之中。

  徽商银行2017年年报及今年半年报所披露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年末,该行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2.19%、9.46%和8.48%,分别较2016年年末下降0.8个百分点、0.48个百分点和0.31个百分点。进入今年上半年,该行资本充足率继续下行。截至6月末,其资本充足率为11.97%,较去年年末下降0.22个百分点; 一级资本充足率9.41%,下降0.05个分点;只有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微增0.03个百分点至8.51%。

  徽商银行于2013年11月份登陆香港联交所,随后于2015年5月29日召开2014年股东周年大会上审议并通过(其中包括)首次公开发行A股股票议案。该行拟发行不超过12.28亿股的A股股份,从而正式启动“A+H”上市计划。但在2018年2月12日,该行刊发了《关于撤回A股发行申请的公告》,从而退出了首发企业排队序列。徽商银行给出的解释为:鉴于仍需就相关法律法规及证监会要求所涉及的部分事项与该行个别董事和股东进一步协商,经与A股发行申请相关中介机构的审慎研究,决定撤回A股发行申请。证监会最终于今年3月5日决定终止对该行A股发行申请的审查。与此同时,徽商银行也对外表示,撤回A股发行申请将不会对该行的财务状况或营运造成任何重大不利影响,其也将积极争取重启A股发行申请。

(文章来源:证券日报)

(责任编辑:DF380)

《徽商银行“补血” 拟发行百亿元资本债券》 相关文章推荐一:徽商银行“补血” 拟发行百亿元资本债券

  A股IPO按下“暂停键”,上半年资本充足率出现下滑的徽商银行开始了新的“补血”计划。该行于日前推出一项关于发行不超过100亿元资本债券的议案提交股东大会审议,所募集资金将用来进行资本补充。

  徽商银行日前发布的公告称,该行拟于2018年11月28日召开的2018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上,审议批准股东大会董事及监事选举规则、选举第四届董事会成员、设立资产管理附属公司等一系列普通决议案。除上述议案外,徽商银行发行总额不超过100亿元的资本补充债券将作为特别决议案提交此次股东大会审议。

  徽商银行表示,为进一步充实资本基础及提升可持续发展能力,拟面向境内外机构投资者发行不超过100亿元人民币的资本补充债券。债券类型为无固定期限资本债券或二级资本债券,所募资金将用于补充该行其他一级资本或二级资本。

  据了解,该行此次拟发行债券基础期限不少于5年期,其中,无固定期限资本债券在该行行使赎回权前无固定到期日。在发行利率方面,将参照市场利率确定。当发行文件约定的触发事件发生时,采用减记方式吸收损失。这也是该行继2016年11月份成功发行8.88亿美元的境外优先股后,又一最新的资本补充方案。

  今年上半年,徽商银行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42.73亿元,同比增速达两位数,为13.04%,但该行资本充足率自去年以来一直处于下降之中。

  徽商银行2017年年报及今年半年报所披露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年末,该行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2.19%、9.46%和8.48%,分别较2016年年末下降0.8个百分点、0.48个百分点和0.31个百分点。进入今年上半年,该行资本充足率继续下行。截至6月末,其资本充足率为11.97%,较去年年末下降0.22个百分点; 一级资本充足率9.41%,下降0.05个分点;只有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微增0.03个百分点至8.51%。

  徽商银行于2013年11月份登陆香港联交所,随后于2015年5月29日召开2014年股东周年大会上审议并通过(其中包括)首次公开发行A股股票议案。该行拟发行不超过12.28亿股的A股股份,从而正式启动“A+H”上市计划。但在2018年2月12日,该行刊发了《关于撤回A股发行申请的公告》,从而退出了首发企业排队序列。徽商银行给出的解释为:鉴于仍需就相关法律法规及证监会要求所涉及的部分事项与该行个别董事和股东进一步协商,经与A股发行申请相关中介机构的审慎研究,决定撤回A股发行申请。证监会最终于今年3月5日决定终止对该行A股发行申请的审查。与此同时,徽商银行也对外表示,撤回A股发行申请将不会对该行的财务状况或营运造成任何重大不利影响,其也将积极争取重启A股发行申请。

(文章来源:证券日报)

(责任编辑:DF380)

《徽商银行“补血” 拟发行百亿元资本债券》 相关文章推荐二:徽商银行拟发行无固定期限资本债或二级资本债_银行_金融频道首页_...

10月12日,徽商银行(03698,HK)发布公告,拟于2018年11月28日召开2018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会上将提呈审议批准股东大会董事及监事选举规则、选举第四届董事会成员、设立资产管理附属公司等一系列议案。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在本次股东大会上,该行还有一份关于发行总额不超过100亿元的资本补充债券作为特别决议案待股东大会审议批准。这也是该行继此前数年间以总额超百亿的次级债券、二级资本债、境外优先股等方式“补血”后,再次推出的一项资本补充计划。

Choice统计数据显示,自2018年9月以来,已有14家银行业金融机构发行了总额达2400亿元的二级资本债券,较去年9月~10月的这一数据高出一倍以上。在中南财经政法大学金融协创中心研究员李虹含看来,资本消耗逐渐增大以及非标资产回调压力是银行进行资本补充的主要动机。

债券类型待定

10月12日,徽商银行发布关于召开2018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的通告称,拟在会上处理审议股东大会董事及监事选举规则等合计6项事务。其中,修订章程和发行资本补充债券将作为特别决议案向股东大会提呈审议。

徽商银行在公告中表示,拟发行资本补充债券是为了进一步充实资本基础及提升可持续发展能力。从公布的发行方案看,该行此次拟发行的债券类型为无固定期限资本债券或二级资本债券,面向境内外机构投资者发行,发行总额不超过100亿元等值人民币,资金用途为补充该行其他一级资本或二级资本。

公告显示,债券基础期限不少于5年期,其中无固定期限资本债券在该行行使赎回权前无固定到期日。在发行利率方面,将参照市场利率确定。当发行文件约定的触发事件发生时,采用减记方式吸收损失。

值得一提的是,徽商银行还将在本次股东大会上商议关于设立资产管理附属公司的事宜。公告显示,该行拟以自有资金,全资设立注册资本金不超过人民币20亿元的资产管理附属公司。徽商银行表示,根据业务发展需要并在监管机构批准的前提下,后续可考虑引进战略投资者。

资本充足率承压

徽商银行是全国首家由城市商业银行、城市信用社联合重组成立的区域性股份制商业银行,总部设在安徽省合肥市,2013年11月12日在香港联交所主板挂牌上市,2017年末,注册资本约为110.50亿元。

在港股上市后,徽商银行每年均以两位数的增速扩张资产规模。2017年底其资产总额为9081亿元,同比增长20.31%。2018年6月末又较2017年末增长5.19%,达到9552.08亿元。该行明确表示,本次发债募集资金用途为补充其他一级资本或二级资本,“补血”意图十分明显,实际上,此前徽商银行就曾以发债的方式补充过资本。2011年4月,该行发行了总额40亿元、15年期的次级债券,以充实附属资本;2015年9月,又发行了80亿元、10年期的二级资本债券,补充二级资本。2016年11月,还成功发行了8.88亿美元的境外优先股,所募集资金全部用于补充其他一级资本。

但即便如此,徽商银行的资本充足率仍有待提升。定期报告显示,截至2017年底,该行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2.19%、9.46%、8.48%,分别较2016年底下滑了0.8个百分点、0.48个百分点、0.31个百分点。

而在2018年6月末,徽商银行的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別进一步下滑至11.97%、9.41%,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仅较年初提升了0.03个百分点至8.51%,均未能达到同期全国商业银行的平均水平。根据监管要求,截至2018年底,非系统重要性银行的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不得低于10.5%、8.5%和7.5%。

9月以来二级资本债增势明显

最终,徽商银行是会选择发行无固定期限资本债补充其他一级资本,还是选择发行二级资本债补充二级资本,目前尚不得而知。但值得关注的是,在监管压力及自身业务发展需求双重影响下,不少银行正在通过多种方式补充资本。

就在10月11日,中国银行完成了总额为400亿元人民币的二级资本债券发行。而今年以来,哈尔滨银行、盛京银行等港股上市银行也均纷纷发布公告,亮出发行无固定期限资本债券的计划。

从Choice统计数据看,今年以来银行业金融机构的二级资本债券发行量已近3500亿元,超过去年同期水平。仅2018年9月以来,已有中国银行、建设银行、中信银行、中原银行等14家银行业金融机构发行了二级资本债券,发行总额达2400亿元,较去年同期高出一倍以上。

对此,李虹含对记者表示,随着经济新常态的不断深入,不良贷款的逐渐增多会对资本消耗逐渐增大,使得商业银行资本承压。另外,在资管新规**之后,商业银行的非标资产面临着回调的压力,这也使得商业银行在资本补充上面临着巨大的压力,这两大因素成为了银行进行资本补充最主要的动机。

【作者:张祎】 (编辑:付遥)

《徽商银行“补血” 拟发行百亿元资本债券》 相关文章推荐三:徽商银行:拟发行无固定期限资本债或二级资本债

徽商银行提呈股东大会百亿“补血”议案:拟发行无固定期限资本债或二级资本债

每经记者 张祎 每经编辑 姚祥云

10月12日,徽商银行(03698,HK)发布公告,拟于2018年11月28日召开2018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会上将提呈审议批准股东大会董事及监事选举规则、选举第四届董事会成员、设立资产管理附属公司等一系列议案。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在本次股东大会上,该行还有一份关于发行总额不超过100亿元的资本补充债券作为特别决议案待股东大会审议批准。这也是该行继此前数年间以总额超百亿的次级债券、二级资本债、境外优先股等方式“补血”后,再次推出的一项资本补充计划。

Choice统计数据显示,自2018年9月以来,已有14家银行业金融机构发行了总额达2400亿元的二级资本债券,较去年9月~10月的这一数据高出一倍以上。在中南财经政法大学金融协创中心研究员李虹含看来,资本消耗逐渐增大以及非标资产回调压力是银行进行资本补充的主要动机。

10月12日,徽商银行发布关于召开2018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的通告称,拟在会上处理审议股东大会董事及监事选举规则等合计6项事务。其中,修订章程和发行资本补充债券将作为特别决议案向股东大会提呈审议。

徽商银行在公告中表示,拟发行资本补充债券是为了进一步充实资本基础及提升可持续发展能力。从公布的发行方案看,该行此次拟发行的债券类型为无固定期限资本债券或二级资本债券,面向境内外机构投资者发行,发行总额不超过100亿元等值人民币,资金用途为补充该行其他一级资本或二级资本。

公告显示,债券基础期限不少于5年期,其中无固定期限资本债券在该行行使赎回权前无固定到期日。在发行利率方面,将参照市场利率确定。当发行文件约定的触发事件发生时,采用减记方式吸收损失。

值得一提的是,徽商银行还将在本次股东大会上商议关于设立资产管理附属公司的事宜。公告显示,该行拟以自有资金,全资设立注册资本金不超过人民币20亿元的资产管理附属公司。徽商银行表示,根据业务发展需要并在监管机构批准的前提下,后续可考虑引进战略投资者。

徽商银行是全国首家由城市商业银行、城市信用社联合重组成立的区域性股份制商业银行,总部设在安徽省合肥市,2013年11月12日在香港联交所主板挂牌上市,2017年末,注册资本约为110.50亿元。

在港股上市后,徽商银行每年均以两位数的增速扩张资产规模。2017年底其资产总额为9081亿元,同比增长20.31%。2018年6月末又较2017年末增长5.19%,达到9552.08亿元。该行明确表示,本次发债募集资金用途为补充其他一级资本或二级资本,“补血”意图十分明显,实际上,此前徽商银行就曾以发债的方式补充过资本。2011年4月,该行发行了总额40亿元、15年期的次级债券,以充实附属资本;2015年9月,又发行了80亿元、10年期的二级资本债券,补充二级资本。2016年11月,还成功发行了8.88亿美元的境外优先股,所募集资金全部用于补充其他一级资本。

但即便如此,徽商银行的资本充足率仍有待提升。定期报告显示,截至2017年底,该行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2.19%、9.46%、8.48%,分别较2016年底下滑了0.8个百分点、0.48个百分点、0.31个百分点。

而在2018年6月末,徽商银行的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別进一步下滑至11.97%、9.41%,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仅较年初提升了0.03个百分点至8.51%,均未能达到同期全国商业银行的平均水平。根据监管要求,截至2018年底,非系统重要性银行的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不得低于10.5%、8.5%和7.5%。

9月以来二级资本债增势明显

最终,徽商银行是会选择发行无固定期限资本债补充其他一级资本,还是选择发行二级资本债补充二级资本,目前尚不得而知。但值得关注的是,在监管压力及自身业务发展需求双重影响下,不少银行正在通过多种方式补充资本。

就在10月11日,中国银行完成了总额为400亿元人民币的二级资本债券发行。而今年以来,哈尔滨银行(06138,HK)、盛京银行(02066,HK)等港股上市银行也均纷纷发布公告,亮出发行无固定期限资本债券的计划。

从Choice统计数据看,今年以来银行业金融机构的二级资本债券发行量已近3500亿元,超过去年同期水平。仅2018年9月以来,已有中国银行、建设银行、中信银行、中原银行等14家银行业金融机构发行了二级资本债券,发行总额达2400亿元,较去年同期高出一倍以上。

对此,李虹含对记者表示,随着经济新常态的不断深入,不良贷款的逐渐增多会对资本消耗逐渐增大,使得商业银行资本承压。另外,在资管新规**之后,商业银行的非标资产面临着回调的压力,这也使得商业银行在资本补充上面临着巨大的压力,这两大因素成为了银行进行资本补充最主要的动机。

《徽商银行“补血” 拟发行百亿元资本债券》 相关文章推荐四:徽商银行提呈股东大会百亿“补血”议案:拟发行无固定期限资本债或二级资本债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10月12日,徽商银行(03698.HK)发布公告,拟于2018年11月28日召开2018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会上将提呈审议批准股东大会董事及监事选举规则、选举第四届董事会成员、设立资产管理附属公司等一系列议案。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在本次股东大会上,该行还有一份关于发行总额不超过100亿元的资本补充债券作为特别决议案待股东大会审议批准。这也是该行继此前数年间以总额超百亿的次级债券、二级资本债、境外优先股等方式“补血”后,再次推出的一项资本补充计划。

Choice统计数据显示,自2018年9月以来,已有14家银行业金融机构发行了总额达2400亿元的二级资本债券,较去年9月~10月的这一数据高出一倍以上。在中南财经政法大学金融协创中心研究员李虹含看来,资本消耗逐渐增大以及非标资产回调压力是银行进行资本补充的主要动机。

债券类型待定

10月12日,徽商银行发布关于召开2018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的通告称,拟在会上处理审议股东大会董事及监事选举规则等合计6项事务。其中,修订章程和发行资本补充债券将作为特别决议案向股东大会提呈审议。

徽商银行在公告中表示,拟发行资本补充债券是为了进一步充实资本基础及提升可持续发展能力。从公布的发行方案看,该行此次拟发行的债券类型为无固定期限资本债券或二级资本债券,面向境内外机构投资者发行,发行总额不超过100亿元等值人民币,资金用途为补充该行其他一级资本或二级资本。

公告显示,债券基础期限不少于5年期,其中无固定期限资本债券在该行行使赎回权前无固定到期日。在发行利率方面,将参照市场利率确定。当发行文件约定的触发事件发生时,采用减记方式吸收损失。

值得一提的是,徽商银行还将在本次股东大会上商议关于设立资产管理附属公司的事宜。公告显示,该行拟以自有资金,全资设立注册资本金不超过人民币20亿元的资产管理附属公司。徽商银行表示,根据业务发展需要并在监管机构批准的前提下,后续可考虑引进战略投资者。

资本充足率承压

徽商银行是全国首家由城市商业银行、城市信用社联合重组成立的区域性股份制商业银行,总部设在安徽省合肥市,2013年11月12日在香港联交所主板挂牌上市,2017年末,注册资本约为110.50亿元。

在港股上市后,徽商银行每年均以两位数的增速扩张资产规模。2017年底其资产总额为9081亿元,同比增长20.31%。2018年6月末又较2017年末增长5.19%,达到9552.08亿元。该行明确表示,本次发债募集资金用途为补充其他一级资本或二级资本,“补血”意图十分明显,

实际上,此前徽商银行就曾以发债的方式补充过资本。2011年4月,该行发行了总额40亿元、15年期的次级债券,以充实附属资本;2015年9月,又发行了80亿元、10年期的二级资本债券,补充二级资本。2016年11月,还成功发行了8.88亿美元的境外优先股,所募集资金全部用于补充其他一级资本。

但即便如此,徽商银行的资本充足率仍有待提升。定期报告显示,截至2017年底,该行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2.19%、9.46%、8.48%,分别较2016年底下滑了0.8个百分点、0.48个百分点、0.31个百分点。

而在2018年6月末,徽商银行的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別进一步下滑至11.97%、9.41%,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仅较年初提升了0.03个百分点至8.51%,均未能达到同期全国商业银行的平均水平。根据监管要求,截至2018年底,非系统重要性银行的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不得低于10.5%、8.5%和7.5%。

9月以来二级资本债增势明显

最终,徽商银行是会选择发行无固定期限资本债补充其他一级资本,还是选择发行二级资本债补充二级资本,目前尚不得而知。但值得关注的是,在监管压力及自身业务发展需求双重影响下,不少银行正在通过多种方式补充资本。

就在10月11日,中国银行完成了总额为400亿元人民币的二级资本债券发行。而今年以来,哈尔滨银行(06138,HK)、盛京银行(02066,HK)等港股上市银行也均纷纷发布公告,亮出发行无固定期限资本债券的计划。

从Choice统计数据看,今年以来银行业金融机构的二级资本债券发行量已近3500亿元,超过去年同期水平。仅2018年9月以来,已有中国银行、建设银行、中信银行、中原银行等14家银行业金融机构发行了二级资本债券,发行总额达2400亿元,较去年同期高出一倍以上。

对此,李虹含对记者表示,随着经济新常态的不断深入,不良贷款的逐渐增多会对资本消耗逐渐增大,使得商业银行资本承压。另外,在资管新规**之后,商业银行的非标资产面临着回调的压力,这也使得商业银行在资本补充上面临着巨大的压力,这两大因素成为了银行进行资本补充最主要的动机。

《徽商银行“补血” 拟发行百亿元资本债券》 相关文章推荐五:徽商银行提呈股东大会百亿“补血”议案:拟发行无固定期限资本债或...

Upload_1539359106290.thumb_head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10月12日,徽商银行(03698.HK)发布公告,拟于2018年11月28日召开2018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会上将提呈审议批准股东大会董事及监事选举规则、选举第四届董事会成员、设立资产管理附属公司等一系列议案。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在本次股东大会上,该行还有一份关于发行总额不超过100亿元的资本补充债券作为特别决议案待股东大会审议批准。这也是该行继此前数年间以总额超百亿的次级债券、二级资本债、境外优先股等方式“补血”后,再次推出的一项资本补充计划。

Choice统计数据显示,自2018年9月以来,已有14家银行业金融机构发行了总额达2400亿元的二级资本债券,较去年9月~10月的这一数据高出一倍以上。在中南财经政法大学金融协创中心研究员李虹含看来,资本消耗逐渐增大以及非标资产回调压力是银行进行资本补充的主要动机。

债券类型待定

10月12日,徽商银行发布关于召开2018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的通告称,拟在会上处理审议股东大会董事及监事选举规则等合计6项事务。其中,修订章程和发行资本补充债券将作为特别决议案向股东大会提呈审议。

徽商银行在公告中表示,拟发行资本补充债券是为了进一步充实资本基础及提升可持续发展能力。从公布的发行方案看,该行此次拟发行的债券类型为无固定期限资本债券或二级资本债券,面向境内外机构投资者发行,发行总额不超过100亿元等值人民币,资金用途为补充该行其他一级资本或二级资本。

公告显示,债券基础期限不少于5年期,其中无固定期限资本债券在该行行使赎回权前无固定到期日。在发行利率方面,将参照市场利率确定。当发行文件约定的触发事件发生时,采用减记方式吸收损失。

值得一提的是,徽商银行还将在本次股东大会上商议关于设立资产管理附属公司的事宜。公告显示,该行拟以自有资金,全资设立注册资本金不超过人民币20亿元的资产管理附属公司。徽商银行表示,根据业务发展需要并在监管机构批准的前提下,后续可考虑引进战略投资者。

资本充足率承压

徽商银行是全国首家由城市商业银行、城市信用社联合重组成立的区域性股份制商业银行,总部设在安徽省合肥市,2013年11月12日在香港联交所主板挂牌上市,2017年末,注册资本约为110.50亿元。

在港股上市后,徽商银行每年均以两位数的增速扩张资产规模。2017年底其资产总额为9081亿元,同比增长20.31%。2018年6月末又较2017年末增长5.19%,达到9552.08亿元。该行明确表示,本次发债募集资金用途为补充其他一级资本或二级资本,“补血”意图十分明显,

实际上,此前徽商银行就曾以发债的方式补充过资本。2011年4月,该行发行了总额40亿元、15年期的次级债券,以充实附属资本;2015年9月,又发行了80亿元、10年期的二级资本债券,补充二级资本。2016年11月,还成功发行了8.88亿美元的境外优先股,所募集资金全部用于补充其他一级资本。

但即便如此,徽商银行的资本充足率仍有待提升。定期报告显示,截至2017年底,该行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2.19%、9.46%、8.48%,分别较2016年底下滑了0.8个百分点、0.48个百分点、0.31个百分点。

而在2018年6月末,徽商银行的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別进一步下滑至11.97%、9.41%,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仅较年初提升了0.03个百分点至8.51%,均未能达到同期全国商业银行的平均水平。根据监管要求,截至2018年底,非系统重要性银行的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不得低于10.5%、8.5%和7.5%。

9月以来二级资本债增势明显

最终,徽商银行是会选择发行无固定期限资本债补充其他一级资本,还是选择发行二级资本债补充二级资本,目前尚不得而知。但值得关注的是,在监管压力及自身业务发展需求双重影响下,不少银行正在通过多种方式补充资本。

就在10月11日,中国银行完成了总额为400亿元人民币的二级资本债券发行。而今年以来,哈尔滨银行(06138,HK)、盛京银行(02066,HK)等港股上市银行也均纷纷发布公告,亮出发行无固定期限资本债券的计划。

从Choice统计数据看,今年以来银行业金融机构的二级资本债券发行量已近3500亿元,超过去年同期水平。仅2018年9月以来,已有中国银行、建设银行、中信银行、中原银行等14家银行业金融机构发行了二级资本债券,发行总额达2400亿元,较去年同期高出一倍以上。

对此,李虹含对记者表示,随着经济新常态的不断深入,不良贷款的逐渐增多会对资本消耗逐渐增大,使得商业银行资本承压。另外,在资管新规**之后,商业银行的非标资产面临着回调的压力,这也使得商业银行在资本补充上面临着巨大的压力,这两大因素成为了银行进行资本补充最主要的动机。

《徽商银行“补血” 拟发行百亿元资本债券》 相关文章推荐六:徽商银行提呈股东大会百亿“补血”议案

  10月12日,徽商银行(03698,HK)发布公告,拟于2018年11月28日召开2018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会上将提呈审议批准股东大会董事及监事选举规则、选举第四届董事会成员、设立资产管理附属公司等一系列议案。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在本次股东大会上,该行还有一份关于发行总额不超过100亿元的资本补充债券作为特别决议案待股东大会审议批准。这也是该行继此前数年间以总额超百亿的次级债券、二级资本债、境外优先股等方式“补血”后,再次推出的一项资本补充计划。

  Choice统计数据显示,自2018年9月以来,已有14家银行业金融机构发行了总额达2400亿元的二级资本债券,较去年9月~10月的这一数据高出一倍以上。在中南财经政法大学金融协创中心研究员李虹含看来,资本消耗逐渐增大以及非标资产回调压力是银行进行资本补充的主要动机。

  债券类型待定

  10月12日,徽商银行发布关于召开2018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的通告称,拟在会上处理审议股东大会董事及监事选举规则等合计6项事务。其中,修订章程和发行资本补充债券将作为特别决议案向股东大会提呈审议。

  徽商银行在公告中表示,拟发行资本补充债券是为了进一步充实资本基础及提升可持续发展能力。从公布的发行方案看,该行此次拟发行的债券类型为无固定期限资本债券或二级资本债券,面向境内外机构投资者发行,发行总额不超过100亿元等值人民币,资金用途为补充该行其他一级资本或二级资本。

  公告显示,债券基础期限不少于5年期,其中无固定期限资本债券在该行行使赎回权前无固定到期日。在发行利率方面,将参照市场利率确定。当发行文件约定的触发事件发生时,采用减记方式吸收损失。

  值得一提的是,徽商银行还将在本次股东大会上商议关于设立资产管理附属公司的事宜。公告显示,该行拟以自有资金,全资设立注册资本金不超过人民币20亿元的资产管理附属公司。徽商银行表示,根据业务发展需要并在监管机构批准的前提下,后续可考虑引进战略投资者。

  资本充足率承压

  徽商银行是全国首家由城市商业银行、城市信用社联合重组成立的区域性股份制商业银行,总部设在安徽省合肥市,2013年11月12日在香港联交所主板挂牌上市,2017年末,注册资本约为110.50亿元。

  在港股上市后,徽商银行每年均以两位数的增速扩张资产规模。2017年底其资产总额为9081亿元,同比增长20.31%。2018年6月末又较2017年末增长5.19%,达到9552.08亿元。该行明确表示,本次发债募集资金用途为补充其他一级资本或二级资本,“补血”意图十分明显,实际上,此前徽商银行就曾以发债的方式补充过资本。2011年4月,该行发行了总额40亿元、15年期的次级债券,以充实附属资本;2015年9月,又发行了80亿元、10年期的二级资本债券,补充二级资本。2016年11月,还成功发行了8.88亿美元的境外优先股,所募集资金全部用于补充其他一级资本。

  但即便如此,徽商银行的资本充足率仍有待提升。定期报告显示,截至2017年底,该行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2.19%、9.46%、8.48%,分别较2016年底下滑了0.8个百分点、0.48个百分点、0.31个百分点。

  而在2018年6月末,徽商银行的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別进一步下滑至11.97%、9.41%,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仅较年初提升了0.03个百分点至8.51%,均未能达到同期全国商业银行的平均水平。根据监管要求,截至2018年底,非系统重要性银行的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不得低于10.5%、8.5%和7.5%。

  9月以来二级资本债增势明显

  最终,徽商银行是会选择发行无固定期限资本债补充其他一级资本,还是选择发行二级资本债补充二级资本,目前尚不得而知。但值得关注的是,在监管压力及自身业务发展需求双重影响下,不少银行正在通过多种方式补充资本。

  就在10月11日,中国银行完成了总额为400亿元人民币的二级资本债券发行。而今年以来,哈尔滨银行(06138,HK)、盛京银行(02066,HK)等港股上市银行也均纷纷发布公告,亮出发行无固定期限资本债券的计划。

  从Choice统计数据看,今年以来银行业金融机构的二级资本债券发行量已近3500亿元,超过去年同期水平。仅2018年9月以来,已有中国银行、建设银行、中信银行、中原银行等14家银行业金融机构发行了二级资本债券,发行总额达2400亿元,较去年同期高出一倍以上。

  对此,李虹含对记者表示,随着经济新常态的不断深入,不良贷款的逐渐增多会对资本消耗逐渐增大,使得商业银行资本承压。另外,在资管新规**之后,商业银行的非标资产面临着回调的压力,这也使得商业银行在资本补充上面临着巨大的压力,这两大因素成为了银行进行资本补充最主要的动机。

《徽商银行“补血” 拟发行百亿元资本债券》 相关文章推荐七:郑州银行成首家“A+H”股城商行 首秀深交所涨幅44%

   北京商报讯(记者 刘双霞)首家“A+H”股城商行的光环花落郑州银行。 9月19日上午,郑州银行在深交所中小板上市。据披露,郑州银行此次A股发行新股6亿股,发行价4.59元/股,募集资金总额27.54亿元。郑州银行成为河南省首家上市的城市商业银行、全国首家“A+H”股双上市城商行。

  上市首日,郑州银行股价表现良好。9月19日,郑州银行股价开市顶格升20%,报5.51元/股。郑州银行当天收报6.61元/股,涨幅44.01%。

  北京商报记者了解到,郑州银行在2011年即启动上市计划,最终在2015年成功登陆港交所,并在2016年披露回归A股计划。 2016年7月18日,郑州银行在港交所发布公告称,7月16日已经通过董事会决议将在A股上市,计划发行不超过6亿A股。去年11月29日,郑州银行在证监会网站更新发布了首次公开发行股票招股说明书申报稿。招股书显示,郑州银行拟在深交所上市,拟发行股数不超过6亿股,保荐机构为招商证券,联席主承销商为招商证券和中原证券。

  对于郑州银行再回A股,分析人士认为,其意在补充核心一级资本,提高资本充足水平。事实上,随着商业银行规模出现快速扩张,随之而来的中长期资金承压、资本金补血也成为银行业躲不掉的话题。徽商银行、哈尔滨银行、盛京银行、青岛银行浙商银行重庆银行、锦州银行等都已宣布回归A股计划。

  在众多回“A”的“港漂”行中,郑州银行的进展领先一步。郑州银行今年5月下旬通过发审委审核后,又于7月底拿到发行批文。7月27日晚间,证监会核发郑州银行IPO批文,该银行此次A股IPO募集资金扣除发行费用后,将全部用于补充核心一级资本,金额达到27.09亿元。

  公开资料显示,郑州银行前身郑州城市合作银行,成立于1996年11月,2000年2月更名为“郑州市商业银行”,2009年12月更名为“郑州银行”。从业绩来看,郑州银行近几年发展迅速。2014-2017年公司营收分别为55.33亿元、78.36亿元、98.73亿元、102.13亿元,对应的各期净利润分别为24.63亿元、33.56亿元、40.45亿元和43.34亿元。

  根据郑州银行最新披露的2018年上半年财报显示,郑州银行2018年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51.37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5.70%; 净利润23.83亿元,同比增长2.49%。资本充足率12.88%,拨备覆盖率166.86%,不良贷款率1.88%。

《徽商银行“补血” 拟发行百亿元资本债券》 相关文章推荐八:郑州银行成首家“A+H”股城商行

原标题:郑州银行成首家“A+H”股城商行

北京商报讯 (记者 刘双霞)首家“A+H”股城商行落定。 9月19日上午,郑州银行在深交所中小板上市。据披露,郑州银行此次A股发行新股6亿股,发行价4.59元/股,募集资金总额27.54亿元。郑州银行成为河南省首家上市的城市商业银行、全国首家“A+H”股双上市城商行。

上市首日,郑州银行股价表现良好。9月19日,郑州银行股价开市顶格升20%,报5.51元/股。郑州银行当天收报6.61元/股,涨幅44.01%。

北京商报记者了解到,郑州银行在2011年即启动上市计划,最终在2015年成功登陆港交所,并在2016年披露回归A股计划。 2016年7月18日,郑州银行在港交所发布公告称,7月16日已经通过董事会决议将在A股上市,计划发行不超过6亿A股。去年11月29日,郑州银行在证监会网站更新发布了首次公开发行股票招股说明书申报稿。招股书显示,郑州银行拟在深交所上市,拟发行股数不超过6亿股,保荐机构为招商证券,联席主承销商为招商证券和中原证券。

对于郑州银行再回A股,分析人士认为,其意在补充核心一级资本,提高资本充足水平。事实上,随着商业银行规模出现快速扩张,随之而来的中长期资金承压、资本金补血也成为银行业躲不掉的话题。徽商银行、哈尔滨银行、盛京银行、青岛银行、浙商银行、重庆银行、锦州银行等都已宣布回归A股计划。

在众多回“A”的“港漂”行中,郑州银行的进展领先一步。郑州银行今年5月下旬通过发审委审核后,又于7月底拿到发行批文。7月27日晚间,证监会核发郑州银行IPO批文,该银行此次A股IPO募集资金扣除发行费用后,将全部用于补充核心一级资本,金额达到27.09亿元。

公开资料显示,郑州银行前身郑州城市合作银行,成立于1996年11月,2000年2月更名为“郑州市商业银行”,2009年12月更名为“郑州银行”。从业绩来看,郑州银行近几年发展迅速。2014-2017年公司营收分别为55.33亿元、78.36亿元、98.73亿元、102.13亿元,对应的各期净利润分别为24.63亿元、33.56亿元、40.45亿元和43.34亿元。

根据郑州银行最新披露的2018年上半年财报显示,郑州银行2018年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51.37亿元,同比增长5.7%;净利润23.83亿元,同比增长2.49%。资本充足率12.88%,拨备覆盖率166.86%,不良贷款率1.88%。

作者:刘双霞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徽商银行“补血” 拟发行百亿元资本债券》 相关文章推荐九:H股中小银行业绩分化 加快筹备“回A”补资本

近期,江西银行、郑州银行、青岛银行等10余家在港交所上市的中小银行,先后披露了2018年半年报。上述银行业绩进一步分化:部分银行盈利能力十分强劲,净利增速最高超过50%;也有个别银行缩表明显、营收与净利下滑。

梳理报告可知,多数银行营收净利实现双增。具体来看,今年刚上市的江西银行和九江银行业绩大增。江西银行半年报显示,集团营业收入53.37亿元(人民币,下同),同比增长22.35%;归属于股东的净利润15.75亿元,同比增长40.05%。九江银行上半年实现营收34.95亿元,同比增长32.1%;归属于股东净利润10.36亿元,同比增长52.5%。

广州农商银行的业绩也十分强劲,营收同比增长30.98%至81.75亿元,净利润为33亿元,同比增长26.68%。

不过,两家来自东北的银行——哈尔滨银行和盛京银行,业绩明显下滑。2014年在港交所上市的哈尔滨银行,业绩首次出现下滑,上半年营收、净利润分别为65.38亿元、26.06亿元,同比分别下降12.5%、2.03%。盛京银行上半年营收、净利润分别为60.29亿元、28.38亿元,较去年同期分别下降6.8%、19%。

与A股银行净息差、净利差企稳所不同的是,至少5家H股银行这类指标呈收窄之势。上半年,哈尔滨银行净利差为1.66%,净利息收益率为1.88%,分别较上年同期下降0.57个百分点和0.54个百分点。青岛银行净利差、净利息收益率分别为1.47%、1.35%,较上年同期分别下降0.15个百分点、0.44个百分点。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董希淼向记者表示,中小银行吸收低成本存款能力相对较弱,受去杠杆、严监管的影响相对大一些,加之上半年流动性较为紧张,负债成本上升,净息差收窄情况会多一些,从而导致利息净收入减少。

作为影响银行盈利能力的重要指标——资本充足率水平,除了甘肃银行、江西银行等新上市银行之外,其他多家银行都呈下降态势。比如,中原银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0.74%、10.75%、11.59%,分别较上年末减少1.41个百分点、1.41个百分点、1.56个百分点。

在资本金承压之际,在港交所上市的内地银行除了通过优先股、二级资本债等工具补充资本之外,另一种方式是市场关注的“回A”。记者梳理发现,港交所上市银行回归A股进行再融资已成趋势,徽商银行、哈尔滨银行、青岛银行、浙商银行、郑州银行、重庆农商银行正在“回A”路上,广州农商银行近期刚加入“回A”队伍,并已接受上市辅导。目前,郑州银行和青岛银行首发已过会,A股发行在即。

加载全文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