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家险企获批发行505亿资本补充债,珠江人寿百年人寿最急迫,一度逼近监管红线

网贷之家小编根据舆情频道的相关数据,精心整理的关于《4家险企获批发行505亿资本补充债,珠江人寿百年人寿最急迫,一度逼近监管红线》的相关文章10篇,希望对您的投资理财能有帮助。

急迫补充资本金的险企,发债申请获得银保监会批准啦!

3月14日,银保监会官网挂出对4家险企发行资本补充债的批复,包括中国人寿、珠江人寿、百年人寿和平安产险,批准额度分别为350亿、35亿、20亿和100亿。

根据规定,险企只有拿到银保监会和人民银行的双批文,才可以启动发资本债程序。据券商中国记者了解,上述4家险企中,至少中国人寿、百年人寿和珠江人寿3家的发债事项,已获得人民银行批准。

值得关注的是,珠江人寿和百年人寿去年的偿付能力充足率已经逼近“红线”,发债获批,意味着这两家公司资本金危机也将得到缓解。

4家险企中至少3家已拿到双批文

银保监会对4家险企的批复文件显示,中国人寿、珠江人寿、百年人寿和平安产险分别获准发行不超过人民币350亿元、35亿元、20亿元和100亿元的资本补充债券,均为10年期可赎回债券。

资本补充债券为保险公司补充资本金的一种方式,发行于银行间债券市场,所募资金的用途,为补充险企资本,以提高偿付能力。

银保监会要求4家险企,在获得主管部门的发行许可后6个月内完成发行事宜。这4份批文的落款时间,除中国人寿的为今年1月外,其他3家险企的均为去年12月。

根据规定,险企发行资本补充债券,需要获得银保监会和人民银行两个部门的批准,之后才能启动发行工作。

目前,上述险企中的至少3家已获得了人民银行的批复。其中中国人寿3月初公告发行额度350亿资本补充债券获得人民银行许可;百年人寿和珠江人寿的发债申请也已获得人民银行批准。

珠江人寿有关人士对券商中国记者表示,为补充公司资本,提高偿付能力充足率,促进稳健经营,公司于2018年下半年启动了资本补充债券发行申请工作,于2018年12月底取得银保监会同意发行不超过35亿元资本补充债券的批复,2019年3月取得人民银行同意批复,本次债券拟分两期发行。

珠江人寿、百年人寿盼“解渴”

值得关注的是,在获批发债的上述险企中,珠江人寿和百年人寿的资本金都已逼近监管红线。

银保监会对于保险公司资本金的最低要求,分别是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50%、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100%。

去年四季末,珠江人寿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为104%,环比提升2.11个百分点;百年人寿综合偿付能力为100.65%,环比下滑近3个百分点。

珠江人寿上述人士表示,如资本补充债券一季度完成发行,公司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预计可达到120%以上。其表示,此次为公司成立以来首次在公开市场发行债券,在开拓公司中长期融资渠道、降低融资成本等方面具有里程碑意义。同时,本次发债将补充公司资本、优化资本结构、提高偿付能力,为公司进一步开设分支机构、拓宽投资范围和持续稳健发展将奠定坚实的基础。

珠江人寿上述人士透露,除发行资本补充债券以外,公司同时还将通过引进战略投资者和优化业务结构等举措,不断提高偿付能力充足率。

据券商中国记者了解,百年人寿2018年8月召开股东大会决定,发行不超过43亿元资本补充债券。百年人寿近日称,银保监会和人民银行均已批复其发行资本补充债券。不过,从银保监会批复结果看,其获批额度为20亿,低于公司计划发行的43亿。

偿付能力对应的资本,是保险公司作为金融企业开展业务的本钱,其是否充足,意味着投保人的利益是否有保障。也因此,偿付能力不足的险企,会有业务限制。

比如,目前偿付能力为负的中法人寿和长安责任保险,都被责令增加资本金,被限制开展一定业务,被停止增设分支机构。而偿付能力吃紧的公司,为了保持正常经营,也要精细考量各项业务对资本的影响,避免偿付能力不达标。

大险企资本充足,视“资本”为发展的优势

去年四季度末,平安产险综合和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分别为223.76%、201.53%,而中国人寿去年三季度末的核心和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均为262.17%。

这两家险企的资本金充足率都远高于监管最低要求,可谓十分充足,为何还要发债补充资本?

对此,中国人寿曾经有过阐述。中国人寿高管在上月举行的公司开放日上表示,资本一直以来是中国人寿未来发展的非常重要的优势、资源、实力,国寿确实非常关心这个问题。

“这么大的公司如果出现资本不充足,会是让我们非常担忧的事情。”其表示,所以,中国人寿要未雨绸缪,同时也通过发行资本补充债来增强跟资本市场的互动,进一步丰富资本渠道。

资本补充债券累计获批额度超2200亿

资本补充债券2015年正式成为保险公司的资本补充工具,当时中国人民银行与原中国保监会联合发文,允许保险公司在全国银行间债券市场发行资本补充债券。

此后,资本补充债券逐渐成为保险公司补充资本倾向采用的方式。记者从业内了解到,这背后的原因多样,比如发债方式融资相较股权方式更为简便。

而仅从发债角度来说,资本补充债券逐渐代替次级债,成为主流的资本补充方式,原因在于:一方面,一些险企的次级债额度已经用光,转而寻求其他补充资本方式;另一方面,相较次级债,资本补充债券具有一定优势,比如在银行间债券市场发行,受众广;同时,债券可以进行交易,具有流动性优势,因此发行利率较低。

据券商中国记者梳理,2015年以来,截至目前,保险公司获银保监会批准的资本补充债券发行额度已经有2266亿元。

其中,中国人寿此次获批的350亿元额度,为资本补充债券成为险企融资工具以来的最大单。此前获批规模达到百亿的包括:中国人保集团180亿元,人保财险、平安人寿、安邦人寿均为150亿元,人保寿险120亿元,太保产险100亿元,以及平安产险此次最新获批的100亿元。

《4家险企获批发行505亿资本补充债,珠江人寿百年人寿最急迫,一度逼近监管红线》 相关文章推荐一:4家险企获批发行505亿资本补充债,珠江人寿百年人寿最急迫,一度逼近监管红线

急迫补充资本金的险企,发债申请获得银保监会批准啦!

3月14日,银保监会官网挂出对4家险企发行资本补充债的批复,包括中国人寿、珠江人寿、百年人寿和平安产险,批准额度分别为350亿、35亿、20亿和100亿。

根据规定,险企只有拿到银保监会和人民银行的双批文,才可以启动发资本债程序。据券商中国记者了解,上述4家险企中,至少中国人寿、百年人寿和珠江人寿3家的发债事项,已获得人民银行批准。

值得关注的是,珠江人寿和百年人寿去年的偿付能力充足率已经逼近“红线”,发债获批,意味着这两家公司资本金危机也将得到缓解。

4家险企中至少3家已拿到双批文

银保监会对4家险企的批复文件显示,中国人寿、珠江人寿、百年人寿和平安产险分别获准发行不超过人民币350亿元、35亿元、20亿元和100亿元的资本补充债券,均为10年期可赎回债券。

资本补充债券为保险公司补充资本金的一种方式,发行于银行间债券市场,所募资金的用途,为补充险企资本,以提高偿付能力。

银保监会要求4家险企,在获得主管部门的发行许可后6个月内完成发行事宜。这4份批文的落款时间,除中国人寿的为今年1月外,其他3家险企的均为去年12月。

根据规定,险企发行资本补充债券,需要获得银保监会和人民银行两个部门的批准,之后才能启动发行工作。

目前,上述险企中的至少3家已获得了人民银行的批复。其中中国人寿3月初公告发行额度350亿资本补充债券获得人民银行许可;百年人寿和珠江人寿的发债申请也已获得人民银行批准。

珠江人寿有关人士对券商中国记者表示,为补充公司资本,提高偿付能力充足率,促进稳健经营,公司于2018年下半年启动了资本补充债券发行申请工作,于2018年12月底取得银保监会同意发行不超过35亿元资本补充债券的批复,2019年3月取得人民银行同意批复,本次债券拟分两期发行。

珠江人寿、百年人寿盼“解渴”

值得关注的是,在获批发债的上述险企中,珠江人寿和百年人寿的资本金都已逼近监管红线。

银保监会对于保险公司资本金的最低要求,分别是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50%、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100%。

去年四季末,珠江人寿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为104%,环比提升2.11个百分点;百年人寿综合偿付能力为100.65%,环比下滑近3个百分点。

珠江人寿上述人士表示,如资本补充债券一季度完成发行,公司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预计可达到120%以上。其表示,此次为公司成立以来首次在公开市场发行债券,在开拓公司中长期融资渠道、降低融资成本等方面具有里程碑意义。同时,本次发债将补充公司资本、优化资本结构、提高偿付能力,为公司进一步开设分支机构、拓宽投资范围和持续稳健发展将奠定坚实的基础。

珠江人寿上述人士透露,除发行资本补充债券以外,公司同时还将通过引进战略投资者和优化业务结构等举措,不断提高偿付能力充足率。

据券商中国记者了解,百年人寿2018年8月召开股东大会决定,发行不超过43亿元资本补充债券。百年人寿近日称,银保监会和人民银行均已批复其发行资本补充债券。不过,从银保监会批复结果看,其获批额度为20亿,低于公司计划发行的43亿。

偿付能力对应的资本,是保险公司作为金融企业开展业务的本钱,其是否充足,意味着投保人的利益是否有保障。也因此,偿付能力不足的险企,会有业务限制。

比如,目前偿付能力为负的中法人寿和长安责任保险,都被责令增加资本金,被限制开展一定业务,被停止增设分支机构。而偿付能力吃紧的公司,为了保持正常经营,也要精细考量各项业务对资本的影响,避免偿付能力不达标。

大险企资本充足,视“资本”为发展的优势

去年四季度末,平安产险综合和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分别为223.76%、201.53%,而中国人寿去年三季度末的核心和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均为262.17%。

这两家险企的资本金充足率都远高于监管最低要求,可谓十分充足,为何还要发债补充资本?

对此,中国人寿曾经有过阐述。中国人寿高管在上月举行的公司开放日上表示,资本一直以来是中国人寿未来发展的非常重要的优势、资源、实力,国寿确实非常关心这个问题。

“这么大的公司如果出现资本不充足,会是让我们非常担忧的事情。”其表示,所以,中国人寿要未雨绸缪,同时也通过发行资本补充债来增强跟资本市场的互动,进一步丰富资本渠道。

资本补充债券累计获批额度超2200亿

资本补充债券2015年正式成为保险公司的资本补充工具,当时中国人民银行与原中国保监会联合发文,允许保险公司在全国银行间债券市场发行资本补充债券。

此后,资本补充债券逐渐成为保险公司补充资本倾向采用的方式。记者从业内了解到,这背后的原因多样,比如发债方式融资相较股权方式更为简便。

而仅从发债角度来说,资本补充债券逐渐代替次级债,成为主流的资本补充方式,原因在于:一方面,一些险企的次级债额度已经用光,转而寻求其他补充资本方式;另一方面,相较次级债,资本补充债券具有一定优势,比如在银行间债券市场发行,受众广;同时,债券可以进行交易,具有流动性优势,因此发行利率较低。

据券商中国记者梳理,2015年以来,截至目前,保险公司获银保监会批准的资本补充债券发行额度已经有2266亿元。

其中,中国人寿此次获批的350亿元额度,为资本补充债券成为险企融资工具以来的最大单。此前获批规模达到百亿的包括:中国人保集团180亿元,人保财险、平安人寿、安邦人寿均为150亿元,人保寿险120亿元,太保产险100亿元,以及平安产险此次最新获批的100亿元。

《4家险企获批发行505亿资本补充债,珠江人寿百年人寿最急迫,一度逼近监管红线》 相关文章推荐二:国寿平安珠江百年获批发债505亿 4年行业累计发债已近2400亿

发行资本补充债券已经成为近年来险企补充资本、提升偿付能力充足率的重要手段之一。3月14日,中国银保监会官网接连发布中国人寿、平安产险、珠江人寿和百年人寿四家险企发行资本补充债券的批复,允许四家险企累计发行十年期可赎回资本补充债券505亿元。这一数据,已超2018年全年水平。

其中,中国人寿获批发行规模最高,为350亿元,其次是平安产险发行100亿元,珠江人寿发行35亿元和百年人寿的20亿元。

四险企获批发债505亿元

自2015年1月,央行和保监会联合下发《保险公司发行资本补充债券有关事宜》的公告,明确了保险公司或集团发行资本补充债券的具体要求后,保险公司发债就屡见不鲜。

2015年放开资本补充债后,有13家保险公司获批,累计发债规模801亿元;2016年规模大幅减少,仅有4家保险公司获批发债295亿元;到2017年,这一数字又增加至349.5亿元;2018年,又逐步回升至495亿元。

然而2019年开年仅仅不足三个月时间,2018年的记录就已经被打破。3月14日,中国银保监会官网接连发布四项批复,允许中国人寿、平安产险、珠江人寿和百年人寿四家险企发行资本补充债券,合计金额高达505亿元。

其中,中国人寿获批发行规模最高,为350亿元,其次是平安产险发行100亿元,珠江人寿发行35亿元和百年人寿的20亿元。

不过,虽然都是资本补充债券,表面上都是为了增加资本,提升偿付能力充足率而发,但实际上,四家发债险企的境况并不相同。

珠江人寿以及百年人寿的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确实已经接近监管红线:截至2018年末,珠江人寿综合和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分别为104%和88.62%;百年人寿综合和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分别为100.65%和88.13%,二者均亟待补充资本。

中国人寿以及平安产险的偿付能力充足率却依然处于较高水平,其中,截至2018年三季度末,中国人寿综合和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均为262.17%;而截至2018年四季度末,平安产险综合和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分别为223.76%和201.53%,相较上一季度末甚至有一定程度上升。

2015年至今行业发债已近2400亿元

自2015年1月,央行和保监会联合下发《保险公司发行资本补充债券有关事宜》的公告后,发债就已经成为险企补充偿付能力的最重要手段之一。

根据『慧保天下』统计,仅2017年至今,保险业累计发债规模就已经超过1349.5亿元。其中,2017年,险企通过发债方式募集资金349.5亿元,而同期通过股东增资输血增加的注册资本金仅285.23亿元。

仅2017年至今两年多的时间内,险企获批发债规模就已经超过1300亿元,再加上2015年的801亿元、2016年的295亿元,不足3年时间,保险行业发债规模更是已经接近2400亿元。

从发债以及增资的主体来看,在2017年发债的8家险企中,有平安产险、天安财险以及泰康保险集团3家属于民营资本控股险企,其余5家均为国资控股,且主要是人保、国寿(海外)、中再、太平洋产险这样的大型国资控股险企。2018年发债的8家险企中,只有一家中英人寿非国资控股险企。

从募集资金的规模来看,发债提升险企流动性的能力显然也远远高于增资这种方式。2017年至今,险企累计21次发债,共募集资金1349.5亿元。其中,只有4次发债规模低于10亿元,而发债金额超过100亿元的,也达到了4次,分别是2017年天安财险发债120亿元,太平洋产险发债100亿元,2018年人保集团发债180亿元,人保寿险发债120亿元和2019年中国人寿350亿元和平安产险的100亿元。

2015年前后,险企曾掀起增资发债潮,其主要目的在于满足业务快速增长之下,对于险企偿付能力的更高要求,彼时,负债端高速增长,资产端在资本市场高歌猛进,保险业“好不风光”。

时过境迁,2017年至今,行业风向彻底转换,然而增资发债潮依旧,只是目的已经改变,从过去应对业务快速增长导致的偿付能力不足,转向防御因业务快速下滑导致的偿付能力不足。

《4家险企获批发行505亿资本补充债,珠江人寿百年人寿最急迫,一度逼近监管红线》 相关文章推荐三:险企2018补血画像_保险动态_保险_中金在线

  岁末年关,各保险公司都在为交上一份亮丽的业绩单而发起冲刺,而这业绩的背后,需要与之配套的资本金作强有力的支撑。据北京商报记者统计,截至目前,2018年已有超过30家险企积极进行增资扩股,合计注册资本的增资额度超过400亿元,发债规模更是达到715亿元,虽然今年保险行业增资扩股的规模与2016年、2017年相比较大,但从长期来看仍在正常发展范围之内。同时,保险行业增资扩股的规模加大也反映出行业发展的速度加快,但不得不提的是,增资发债的过程中,有的险企一波三折,有的险企顺风顺水。

  股东大手笔增资

  北京商报记者统计,截至目前,除去安邦保险外,注册资本增资额超过10亿元的有11家保险公司,其中包括财产险公司5家、寿险公司3家、养老险公司3家。记者梳理发现,大型保险公司以及银邮系险企增资额度往往是大手笔,值得注意的是,在税延养老险正式落地的大背景下,2018年选择增资的养老保险公司并非仅新华养老一家,长江养老以及泰康养老也都进行了大笔增资。

  具体来看,11家保险公司的增资额度分别为人保财险74.14亿元、中邮人寿50亿元、大地财险46.9亿元、新华养老40亿元、国寿财险38亿元、交银康联人寿30亿元、诚泰保险28.8亿元、长江养老15.5亿元、泰康养老14亿元、国华人寿10.46亿元、泰康在线10亿元。此外,中国人保在2018年底通过回归A股融资58亿元。

  从增资额度来看,注册资本金变化最大的人保财险,由148.29亿元增至222.43亿元,增资额度为74.14亿元;其次是中邮人寿,增资额度为50亿元。同时,在今年7月中邮人寿再次披露,拟增资65亿元。增资后,该公司注册资本将达到215亿元,其注册资本排名将进入行业前列。

  据了解,中邮人寿2018年前三季度综合偿付能力、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均达标,但由于此前销售大量中短期理财型保险,当前中邮人寿也面临满期给付的高峰现状,加之目前业务向保障型产品转型,偿付能力需强化。此外,中邮人寿年度退保金支出多次超过百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时过境迁,安邦保险在今年也迎来大变革。2018年3月28日,银保监会批复同意保险保障基金向安邦保险集团增资608.04亿元。增资后,安邦保险集团注册资本为619亿元。6月22日,银保监会公示,安邦接管工作组修改安邦保险集团股东结构,保险保障基金接盘占比98.23%,原有39家股东中37家出局,仅留下上海集团和中国石油化工2家股东。

  中小险企增资挤牙膏

  对于很多中小险企来说,优化偿付能力或是它们增资的主要原因之一。据统计,今年至少16家中小险企在增资扩股,其中人身险公司6家、农险及财险公司8家、再保险公司2家。据北京商报记者统计,其中多数险企出现净利润亏损、偿付能力位居行业偏低水平等现状,甚至有些险企偿付能力出现大幅下滑或者突破监管红线。如太保安联2017年底的偿付能力充足率为210%,较2016年的607%下降397个百分点,实际资本比2016年初下降2.16亿元,而在今年3月进行增资后,太保安联偿付能力开始回升。

  从财险方面看,2017年财险公司平均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为270%。而今年增资的8家农险及财险公司中,安联财险、众安在线、国元农险、粤电自保、华海财险、安达保险、信利保险、利宝保险虽然均达到了综合偿付能力100%的监管要求,但除众安在线、粤电自保、国元农险外,其他公司在行业平均线以下。2017年四季度利宝保险的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为140%,到今年二季度连续下滑至104%,且逼近监管红线,在8月增资后,三季度综合偿付能力升至186%,净利润实现微盈利52万元,不过利宝保险自2009-2017年已累计净亏损超过12亿元。

  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法与金融室副主任尹振涛表示,监管方面的变化是保险行业扩大增资规模的原因之一。他认为,银行、保险等传统金融行业在2018年的增资力度明显扩大,原因之一是2017、2018年行业迎来了较强的监管周期,新的监管制度下,考核和监管指标发生变化,保险公司则需补充资本金才能达到合规要求。另外保险业与银行、信托之间的合作以及开发新产品,都需要更多的资本作为支撑,以期获得更高的杠杆。

  险企迎来发债潮

  除了传统的增加资本金之外,严监管之下,资本补充债券也成为保险公司青睐的融资手段之一,不过并非所有险企都能发行债券,而是需要满足连续经营超过三年、净资产不低于10亿元、偿付能力充足率不低于100%等要求。有业内人士表示,随着保险行业新一轮改革转型的推进,特别是人身险公司转型保障类业务偿付能力压力较大,保险机构的又一波发债潮来临。

  据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今年以来共有9家险企发债,发行债券金额共计715亿元,已超过去年的两倍。据悉,2016、2017年险企发债金额分别为295亿元、349.5亿元。

  北京商报记者梳理发现,上述9家发债险企共发行了10只债券,其中包括保险集团1只、寿险公司5只、财险公司4只。发行额度分别为中国人民保险集团180亿元、人保寿险120亿元、太保财险两期各50亿元、中国人寿再保险50亿元、中再财险40亿元、农银人寿35亿元、幸福人寿30亿元、中英人寿25亿元、英大泰和财险15亿元。

  从发行规模看,中国人民保险集团发行规模较大,加上集团旗下的人保寿险,发债共计达300亿元,相关公告显示,该债权募集资金将用于补充公司资本、提高公司偿付能力以及为公司未来业务发展提供资本保障。另外,太保财险在今年3月和7月各发行一期资本补充债券,金额均为50亿元。

  上海财经大学金融保险研究所所长粟芳表示,在偿二代修改之后,长期的债务也可以纳入险企附属资本,相比增加资本金,发行债券显得相对容易,因此在监管措施发生变化后,不少保险公司就倾向于发债,所以今年险企的发债金额会高于注册资本金的增长额度。

  部分险企增资路坎坷

  实际上,并非所有保险公司增资扩股都如愿以偿,个别险企在增资路上可谓一波三折,例如吉祥人寿、中法人寿、诚泰保险等。

  今年1月15日,银保监会向利安人寿下发了《撤销行政许可决定书》,决定撤销2015年12月23日作出的雨润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增资入股利安人寿的许可。在监管发出整改公告不久后,利安人寿股东大会还审议通过了关于减少注册资本1.41亿元的议案,该决定也得到了银保监会同意,因此,利安人寿注册资本由47.2亿元变更为45.79亿元。

  而吉祥人寿、中法人寿两家因综合偿付能力陷入危机,目前也亟待增资。其中吉祥人寿年内已发布三次增资扩股计划,但目前均未获得银保监会批准。此外,据不完全统计,未获监管批准的还有诚泰保险、复星联合健康、安达保险等。其中诚泰保险作为唯一一家总部设于云南的全国性保险公司,因业绩不佳,曾令3家初始股东先后清仓撤股,如今引入紫光集团为第一股东,预计紫光集团出资入股金额为28.8亿元。与此相比,中法人寿却签署的是借款协议关联交易,由于偿付能力严重不足,自2017年以来,中法人寿已向股东借款18次,其中2018年9次向大股东鸿商集团借款,两年累计借款近2亿元。

  “虽然今年保险行业增资扩股的规模与2016、2017年相比较大,但从长期来看仍在正常发展范围之内。”对于2018年保险行业增资发债的变化,粟芳认为,险企增资扩股是保证企业发展的正常方式之一,公司每年都在不断扩展保费规模,偿付能力可能面临考验,所以险企只有不断注入资本金才能保证企业后续的发展。

《4家险企获批发行505亿资本补充债,珠江人寿百年人寿最急迫,一度逼近监管红线》 相关文章推荐四:险企2018补血画像

原标题:险企2018补血画像

岁末年关,各保险公司都在为交上一份亮丽的业绩单而发起冲刺,而这业绩的背后,需要与之配套的资本金作强有力的支撑。据北京商报记者统计,截至目前,2018年已有超过30家险企积极进行增资扩股,合计注册资本的增资额度超过400亿元,发债规模更是达到715亿元,虽然今年保险行业增资扩股的规模与2016年、2017年相比较大,但从长期来看仍在正常发展范围之内。同时,保险行业增资扩股的规模加大也反映出行业发展的速度加快,但不得不提的是,增资发债的过程中,有的险企一波三折,有的险企顺风顺水。

北京商报记者统计,截至目前,除去安邦保险外,注册资本增资额超过10亿元的有11家保险公司,其中包括财产险公司5家、寿险公司3家、养老险公司3家。记者梳理发现,大型保险公司以及银邮系险企增资额度往往是大手笔,值得注意的是,在税延养老险正式落地的大背景下,2018年选择增资的养老保险公司并非仅新华养老一家,长江养老以及泰康养老也都进行了大笔增资。

具体来看,11家保险公司的增资额度分别为人保财险74.14亿元、中邮人寿50亿元、大地财险46.9亿元、新华养老40亿元、国寿财险38亿元、交银康联人寿30亿元、诚泰保险28.8亿元、长江养老15.5亿元、泰康养老14亿元、国华人寿10.46亿元、泰康在线10亿元。此外,中国人保在2018年底通过回归A股融资58亿元。

从增资额度来看,注册资本金变化最大的人保财险,由148.29亿元增至222.43亿元,增资额度为74.14亿元;其次是中邮人寿,增资额度为50亿元。同时,在今年7月中邮人寿再次披露,拟增资65亿元。增资后,该公司注册资本将达到215亿元,其注册资本排名将进入行业前列。

据了解,中邮人寿2018年前三季度综合偿付能力、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均达标,但由于此前销售大量中短期理财型保险,当前中邮人寿也面临满期给付的高峰现状,加之目前业务向保障型产品转型,偿付能力需强化。此外,中邮人寿年度退保金支出多次超过百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时过境迁,安邦保险在今年也迎来大变革。2018年3月28日,银保监会批复同意保险保障基金向安邦保险集团增资608.04亿元。增资后,安邦保险集团注册资本为619亿元。6月22日,银保监会公示,安邦接管工作组修改安邦保险集团股东结构,保险保障基金接盘占比98.23%,原有39家股东中37家出局,仅留下上海集团和中国石油化工2家股东。

对于很多中小险企来说,优化偿付能力或是它们增资的主要原因之一。据统计,今年至少16家中小险企在增资扩股,其中人身险公司6家、农险及财险公司8家、再保险公司2家。据北京商报记者统计,其中多数险企出现净利润亏损、偿付能力位居行业偏低水平等现状,甚至有些险企偿付能力出现大幅下滑或者突破监管红线。如太保安联2017年底的偿付能力充足率为210%,较2016年的607%下降397个百分点,实际资本比2016年初下降2.16亿元,而在今年3月进行增资后,太保安联偿付能力开始回升。

从财险方面看,2017年财险公司平均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为270%。而今年增资的8家农险及财险公司中,安联财险、众安在线、国元农险、粤电自保、华海财险、安达保险、信利保险、利宝保险虽然均达到了综合偿付能力100%的监管要求,但除众安在线、粤电自保、国元农险外,其他公司在行业平均线以下。2017年四季度利宝保险的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为140%,到今年二季度连续下滑至104%,且逼近监管红线,在8月增资后,三季度综合偿付能力升至186%,净利润实现微盈利52万元,不过利宝保险自2009-2017年已累计净亏损超过12亿元。

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法与金融室副主任尹振涛表示,监管方面的变化是保险行业扩大增资规模的原因之一。他认为,银行、保险等传统金融行业在2018年的增资力度明显扩大,原因之一是2017、2018年行业迎来了较强的监管周期,新的监管制度下,考核和监管指标发生变化,保险公司则需补充资本金才能达到合规要求。另外保险业与银行、信托之间的合作以及开发新产品,都需要更多的资本作为支撑,以期获得更高的杠杆。

除了传统的增加资本金之外,严监管之下,资本补充债券也成为保险公司青睐的融资手段之一,不过并非所有险企都能发行债券,而是需要满足连续经营超过三年、净资产不低于10亿元、偿付能力充足率不低于100%等要求。有业内人士表示,随着保险行业新一轮改革转型的推进,特别是人身险公司转型保障类业务偿付能力压力较大,保险机构的又一波发债潮来临。

据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今年以来共有9家险企发债,发行债券金额共计715亿元,已超过去年的两倍。据悉,2016、2017年险企发债金额分别为295亿元、349.5亿元。

北京商报记者梳理发现,上述9家发债险企共发行了10只债券,其中包括保险集团1只、寿险公司5只、财险公司4只。发行额度分别为中国人民保险集团180亿元、人保寿险120亿元、太保财险两期各50亿元、中国人寿再保险50亿元、中再财险40亿元、农银人寿35亿元、幸福人寿30亿元、中英人寿25亿元、英大泰和财险15亿元。

从发行规模看,中国人民保险集团发行规模较大,加上集团旗下的人保寿险,发债共计达300亿元,相关公告显示,该债权募集资金将用于补充公司资本、提高公司偿付能力以及为公司未来业务发展提供资本保障。另外,太保财险在今年3月和7月各发行一期资本补充债券,金额均为50亿元。

上海财经大学金融保险研究所所长粟芳表示,在偿二代修改之后,长期的债务也可以纳入险企附属资本,相比增加资本金,发行债券显得相对容易,因此在监管措施发生变化后,不少保险公司就倾向于发债,所以今年险企的发债金额会高于注册资本金的增长额度。

实际上,并非所有保险公司增资扩股都如愿以偿,个别险企在增资路上可谓一波三折,例如吉祥人寿、中法人寿、诚泰保险等。

今年1月15日,银保监会向利安人寿下发了《撤销行政许可决定书》,决定撤销2015年12月23日作出的雨润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增资入股利安人寿的许可。在监管发出整改公告不久后,利安人寿股东大会还审议通过了关于减少注册资本1.41亿元的议案,该决定也得到了银保监会同意,因此,利安人寿注册资本由47.2亿元变更为45.79亿元。

而吉祥人寿、中法人寿两家因综合偿付能力陷入危机,目前也亟待增资。其中吉祥人寿年内已发布三次增资扩股计划,但目前均未获得银保监会批准。此外,据不完全统计,未获监管批准的还有诚泰保险、复星联合健康、安达保险等。其中诚泰保险作为唯一一家总部设于云南的全国性保险公司,因业绩不佳,曾令3家初始股东先后清仓撤股,如今引入紫光集团为第一股东,预计紫光集团出资入股金额为28.8亿元。与此相比,中法人寿却签署的是借款协议关联交易,由于偿付能力严重不足,自2017年以来,中法人寿已向股东借款18次,其中2018年9次向大股东鸿商集团借款,两年累计借款近2亿元。

“虽然今年保险行业增资扩股的规模与2016、2017年相比较大,但从长期来看仍在正常发展范围之内。”对于2018年保险行业增资发债的变化,粟芳认为,险企增资扩股是保证企业发展的正常方式之一,公司每年都在不断扩展保费规模,偿付能力可能面临考验,所以险企只有不断注入资本金才能保证企业后续的发展。北京商报记者 崔启斌

实习记者 李皓洁/文 宋媛媛/漫画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4家险企获批发行505亿资本补充债,珠江人寿百年人寿最急迫,一度逼近监管红线》 相关文章推荐五:前三季度七险企发债445亿元 16家公司存续期债券评级“稳定”

今年以来,险企频频通过发债补充资本,资本补充债也成为险企提高偿付能力充足率,补充现金流的主要手段之一。

从行业发债整体情况来看,据《证券日报》记者梳理,今年前三季度,有7家险企获批发行债券,累计金额达445亿元。而同期,险企获批的股东增资额仅218亿元,股东增资额不到发债额一半。

从险企发债额高低依次排序来看,分别为人保集团(180亿元)、人保寿险(120亿元)、中再财险(40亿元)、农银人寿(35亿元)、幸福人寿(30亿元)、中英人寿(25亿元)、英大泰和财险(15亿元)。

值得关注的是,对于险企已发债券今年三季度的跟踪评级结果,《证券日报》记者查阅中债资信等评级机构对16家险企存续期债券今年三季度的跟踪评级报告发现,出具的评级结果均呈“稳定”。

发债是股东增资的两倍

今年以来,我国保险公司境内新发债务规模大幅回升。对比来看,今年前三季度险企发债额更是险企股东增资额的两倍有余。

从发债情况来看,由于保险业务特性及监管对保险公司债务融资上限的严格控制,加上2017年以来利率上行趋势,去年险企的债务融资需求仍呈上升态势。

今年以来,受前两年行业改革转型积累的压力和资本需求的逐步加大,险企境内发债情况大幅回升。今年前三季度险企合计发债445亿元,已经超过去年全年的349.5亿元。

实际上,2015年1月份,央行和保监会联合下发《保险公司发行资本补充债券有关事宜》,明确了保险公司或集团发行资本补充债券的具体要求。自此以后,保险公司发债的情况屡见不鲜。

2015年放开资本补充债后,有13家保险公司获批,累计发债规模801亿元;2016年规模大幅减少,仅有4家保险公司获批发债295亿元;到2017年,这一数字又增加至349.5亿元。

从今年不同险企发债规模来看,保险集团发行规模最大,人身险公司发行规模次之,财险公司再次之。从债券类型来看,上述险企发行的均为10年期可赎回资本补充债券。

整体来看,上述7家险企发债主体中,大型保险集团等国企发债规模较大,外资险企发型规模较小,这也符合监管对险企发债条件的限制。

银保监会此前下发的《保险公司资本补充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规定,保险公司申请公开发行资本补充债券,应当具备以下条件:具有良好的公司治理机制;连续经营超过三年;上年未经审计和最近一季度财务报告中净资产不低于人民币10亿元;偿付能力充足率不低于100%;最近三年没有重大违法、违规行为;银保监会要求的其他条件。

存续期债券评级多数“稳定”

《证券日报》记者查阅16家险企的存续期债券三季度评级报告显示,中债资信等评级机构出具的评级结果均呈“稳定”,既没有上调评级,也没有下调评级。

这16家存续期债券主体包括平安人寿、平安产险、人保财险、人保寿险、人保健康、太保产险、天安财险、天安人寿、幸福人寿、长安责任、中再保险、中华联合、阳光产险、阳光人寿、农银人寿、建信人寿

例如,中债资信对太保产险出具的2018年资本补充债三季度定期跟踪评级信息显示,太保产险整体经营情况稳健,信用质量未发生重大变化,维持公司的主体信用等级为AAA,评级展望为稳定,维持本期债券信用等级为AAA。

从目前国内险企存续期债券的整体情况来看,联合信用评级有限公司近期发布的《2018年下半年中国保险行业信用风险展望》表示,截至2018年6月末,我国保险公司存续债券共64只,包含39只次级定期债券(含次级定期债务,下同)和25只资本补充债券,合计存续规模2249.43亿元;除1只次级定期债券期限为15年期外,其余63只债券的期限均为10年期。

债券到期期限分布来看,2024年-2026年,以及2028年将是债券到期的高峰期,到期规模分别为356.03亿元、654亿元、440亿元和420亿元,占存续债券总规模的比重分别为15.83%、29.07%、19.56%和18.67%,到期分布结构相对分散。

从存续债券的主体级别来看,截至2018年6月末,我国财险公司存续债券涉及的主体有37家,根据Wind资讯数据,已知主体信用级别的有22家,其中AAA的有14家,AA+的有4家,AA的有3家,AA-的有1家,发债主体信用品质整体较好,且较上年无级别变化;发债主体中除安邦人寿因被接管而维持“负面”的评级展望外,其余主体展望均为稳定。

从2018年上半年的评级变动来看,财险发债主体信用均无评级调整情况,仅1例债项评级调整系中债资信将平安财险发行的资本补充债券“15平安财险”债项级别由“AAA-”上调至“AAA”;人身险公司和保险集团的发债主体信用和债项信用均无评级调整情况。总体看,2018年上半年,我国保险行业境内发债企业整体信用状况较好,且保持稳定。

《4家险企获批发行505亿资本补充债,珠江人寿百年人寿最急迫,一度逼近监管红线》 相关文章推荐六:前三季度七险企发债445亿元 16家公司存续债评级稳定

  ■本报记者 苏向杲

  今年以来,险企频频通过发债补充资本,资本补充债也成为险企提高偿付能力充足率,补充现金流的主要手段之一。

  从行业发债整体情况来看,据《证券日报》记者梳理,今年前三季度,有7家险企获批发行债券,累计金额达445亿元。而同期,险企获批的股东增资额仅218亿元,股东增资额不到发债额一半。

  从险企发债额高低依次排序来看,分别为人保集团(180亿元)、人保寿险(120亿元)、中再财险(40亿元)、农银人寿(35亿元)、幸福人寿(30亿元)、中英人寿(25亿元)、英大泰和财险(15亿元)。

  值得关注的是,对于险企已发债券今年三季度的跟踪评级结果,《证券日报》记者查阅中债资信等评级机构对16家险企存续期债券今年三季度的跟踪评级报告发现,出具的评级结果均呈“稳定”。

  发债是股东增资的两倍

  今年以来,我国保险公司境内新发债务规模大幅回升。对比来看,今年前三季度险企发债额更是险企股东增资额的两倍有余。

  从发债情况来看,由于保险业务特性及监管对保险公司债务融资上限的严格控制,加上2017年以来利率上行趋势,去年险企的债务融资需求仍呈上升态势。

  今年以来,受前两年行业改革转型积累的压力和资本需求的逐步加大,险企境内发债情况大幅回升。今年前三季度险企合计发债445亿元,已经超过去年全年的349.5亿元。

  实际上,2015年1月份,央行和保监会联合下发《保险公司发行资本补充债券有关事宜》,明确了保险公司或集团发行资本补充债券的具体要求。自此以后,保险公司发债的情况屡见不鲜。

  2015年放开资本补充债后,有13家保险公司获批,累计发债规模801亿元;2016年规模大幅减少,仅有4家保险公司获批发债295亿元;到2017年,这一数字又增加至349.5亿元。

  从今年不同险企发债规模来看,保险集团发行规模最大,人身险公司发行规模次之,财险公司再次之。从债券类型来看,上述险企发行的均为10年期可赎回资本补充债券。

  整体来看,上述7家险企发债主体中,大型保险集团等国企发债规模较大,外资险企发型规模较小,这也符合监管对险企发债条件的限制。

  银保监会此前下发的《保险公司资本补充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规定,保险公司申请公开发行资本补充债券,应当具备以下条件:具有良好的公司治理机制;连续经营超过三年;上年未经审计和最近一季度财务报告中净资产不低于人民币10亿元;偿付能力充足率不低于100%;最近三年没有重大违法、违规行为;银保监会要求的其他条件。

  存续期债券评级多数“稳定”

  《证券日报》记者查阅16家险企的存续期债券三季度评级报告显示,中债资信等评级机构出具的评级结果均呈“稳定”,既没有上调评级,也没有下调评级。

  这16家存续期债券主体包括平安人寿、平安产险、人保财险、人保寿险、人保健康、太保产险、天安财险、天安人寿、幸福人寿、长安责任、中再保险、中华联合、阳光产险、阳光人寿、农银人寿、建信人寿。

  例如,中债资信对太保产险出具的2018年资本补充债三季度定期跟踪评级信息显示,太保产险整体经营情况稳健,信用质量未发生重大变化,维持公司的主体信用等级为AAA,评级展望为稳定,维持本期债券信用等级为AAA。

  从目前国内险企存续期债券的整体情况来看,联合信用评级有限公司近期发布的《2018年下半年中国保险行业信用风险展望》表示,截至2018年6月末,我国保险公司存续债券共64只,包含39只次级定期债券(含次级定期债务,下同)和25只资本补充债券,合计存续规模2249.43亿元;除1只次级定期债券期限为15年期外,其余63只债券的期限均为10年期。

  从债券到期期限分布来看,2024年-2026年,以及2028年将是债券到期的高峰期,到期规模分别为356.03亿元、654亿元、440亿元和420亿元,占存续债券总规模的比重分别为15.83%、29.07%、19.56%和18.67%,到期分布结构相对分散。

  从存续债券的主体级别来看,截至2018年6月末,我国财险公司存续债券涉及的主体有37家,根据Wind资讯数据,已知主体信用级别的有22家,其中AAA的有14家,AA+的有4家,AA的有3家,AA-的有1家,发债主体信用品质整体较好,且较上年无级别变化;发债主体中除安邦人寿因被接管而维持“负面”的评级展望外,其余主体展望均为稳定。

  从2018年上半年的评级变动来看,财险发债主体信用均无评级调整情况,仅1例债项评级调整系中债资信将平安财险发行的资本补充债券“15平安财险”债项级别由“AAA-”上调至“AAA”;人身险公司和保险集团的发债主体信用和债项信用均无评级调整情况。总体看,2018年上半年,我国保险行业境内发债企业整体信用状况较好,且保持稳定。

《4家险企获批发行505亿资本补充债,珠江人寿百年人寿最急迫,一度逼近监管红线》 相关文章推荐七:前三季度七险企发债445亿元

  今年以来,险企频频通过发债补充资本,资本补充债也成为险企提高偿付能力充足率,补充现金流的主要手段之一。

  从行业发债整体情况来看,据《证券日报》记者梳理,今年前三季度,有7家险企获批发行债券,累计金额达445亿元。而同期,险企获批的股东增资额仅218亿元,股东增资额不到发债额一半。

  从险企发债额高低依次排序来看,分别为人保集团(180亿元)、人保寿险(120亿元)、中再财险(40亿元)、农银人寿(35亿元)、幸福人寿(30亿元)、中英人寿(25亿元)、英大泰和财险(15亿元)。

  值得关注的是,对于险企已发债券今年三季度的跟踪评级结果,《证券日报》记者查阅中债资信等评级机构对16家险企存续期债券今年三季度的跟踪评级报告发现,出具的评级结果均呈“稳定”。

  发债是股东增资的两倍

  今年以来,我国保险公司境内新发债务规模大幅回升。对比来看,今年前三季度险企发债额更是险企股东增资额的两倍有余。

  从发债情况来看,由于保险业务特性及监管对保险公司债务融资上限的严格控制,加上2017年以来利率上行趋势,去年险企的债务融资需求仍呈上升态势。

  今年以来,受前两年行业改革转型积累的压力和资本需求的逐步加大,险企境内发债情况大幅回升。今年前三季度险企合计发债445亿元,已经超过去年全年的349.5亿元。

  实际上,2015年1月份,央行和保监会联合下发《保险公司发行资本补充债券有关事宜》,明确了保险公司或集团发行资本补充债券的具体要求。自此以后,保险公司发债的情况屡见不鲜。

  2015年放开资本补充债后,有13家保险公司获批,累计发债规模801亿元;2016年规模大幅减少,仅有4家保险公司获批发债295亿元;到2017年,这一数字又增加至349.5亿元。

  从今年不同险企发债规模来看,保险集团发行规模最大,人身险公司发行规模次之,财险公司再次之。从债券类型来看,上述险企发行的均为10年期可赎回资本补充债券。

  整体来看,上述7家险企发债主体中,大型保险集团等国企发债规模较大,外资险企发型规模较小,这也符合监管对险企发债条件的限制。

  银保监会此前下发的《保险公司资本补充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规定,保险公司申请公开发行资本补充债券,应当具备以下条件:具有良好的公司治理机制;连续经营超过三年;上年未经审计和最近一季度财务报告中净资产不低于人民币10亿元;偿付能力充足率不低于100%;最近三年没有重大违法、违规行为;银保监会要求的其他条件。

  存续期债券评级多数“稳定”

  《证券日报》记者查阅16家险企的存续期债券三季度评级报告显示,中债资信等评级机构出具的评级结果均呈“稳定”,既没有上调评级,也没有下调评级。

  这16家存续期债券主体包括平安人寿、平安产险、人保财险、人保寿险、人保健康、太保产险、天安财险、天安人寿、幸福人寿、长安责任、中再保险、中华联合、阳光产险、阳光人寿、农银人寿、建信人寿。

  例如,中债资信对太保产险出具的2018年资本补充债三季度定期跟踪评级信息显示,太保产险整体经营情况稳健,信用质量未发生重大变化,维持公司的主体信用等级为AAA,评级展望为稳定,维持本期债券信用等级为AAA。

  从目前国内险企存续期债券的整体情况来看,联合信用评级有限公司近期发布的《2018年下半年中国保险行业信用风险展望》表示,截至2018年6月末,我国保险公司存续债券共64只,包含39只次级定期债券(含次级定期债务,下同)和25只资本补充债券,合计存续规模2249.43亿元;除1只次级定期债券期限为15年期外,其余63只债券的期限均为10年期。

  从债券到期期限分布来看,2024年-2026年,以及2028年将是债券到期的高峰期,到期规模分别为356.03亿元、654亿元、440亿元和420亿元,占存续债券总规模的比重分别为15.83%、29.07%、19.56%和18.67%,到期分布结构相对分散。

  从存续债券的主体级别来看,截至2018年6月末,我国财险公司存续债券涉及的主体有37家,根据Wind资讯数据,已知主体信用级别的有22家,其中AAA的有14家,AA+的有4家,AA的有3家,AA-的有1家,发债主体信用品质整体较好,且较上年无级别变化;发债主体中除安邦人寿因被接管而维持“负面”的评级展望外,其余主体展望均为稳定。

  从2018年上半年的评级变动来看,财险发债主体信用均无评级调整情况,仅1例债项评级调整系中债资信将平安财险发行的资本补充债券“15平安财险”债项级别由“AAA-”上调至“AAA”;人身险公司和保险集团的发债主体信用和债项信用均无评级调整情况。总体看,2018年上半年,我国保险行业境内发债企业整体信用状况较好,且保持稳定。

《4家险企获批发行505亿资本补充债,珠江人寿百年人寿最急迫,一度逼近监管红线》 相关文章推荐八:前3季度7险企发债445亿 16家公司存续期债券评级稳定

  今年以来,险企频频通过发债补充资本,资本补充债也成为险企提高偿付能力充足率,补充现金流的主要手段之一。

  从行业发债整体情况来看,据《证券日报》记者梳理,今年前三季度,有7家险企获批发行债券,累计金额达445亿元。而同期,险企获批的股东增资额仅218亿元,股东增资额不到发债额一半。

  从险企发债额高低依次排序来看,分别为人保集团、人保寿险、中再财险、农银人寿、幸福人寿、中英人寿、英大泰和财险。

  值得关注的是,对于险企已发债券今年三季度的跟踪评级结果,《证券日报》记者查阅中债资信等评级机构对16家险企存续期债券今年三季度的跟踪评级报告发现,出具的评级结果均呈“稳定”。

  发债是股东增资的两倍

  今年以来,我国保险公司境内新发债务规模大幅回升。对比来看,今年前三季度险企发债额更是险企股东增资额的两倍有余。

  从发债情况来看,由于保险业务特性及监管对保险公司债务融资上限的严格控制,加上2017年以来利率上行趋势,去年险企的债务融资需求仍呈上升态势。

  今年以来,受前两年行业改革转型积累的压力和资本需求的逐步加大,险企境内发债情况大幅回升。今年前三季度险企合计发债445亿元,已经超过去年全年的349.5亿元。

  实际上,2015年1月份,央行和保监会联合下发《保险公司发行资本补充债券有关事宜》,明确了保险公司或集团发行资本补充债券的具体要求。自此以后,保险公司发债的情况屡见不鲜。

  2015年放开资本补充债后,有13家保险公司获批,累计发债规模801亿元;2016年规模大幅减少,仅有4家保险公司获批发债295亿元;到2017年,这一数字又增加至349.5亿元。

  从今年不同险企发债规模来看,保险集团发行规模最大,人身险公司发行规模次之,财险公司再次之。从债券类型来看,上述险企发行的均为10年期可赎回资本补充债券。

  整体来看,上述7家险企发债主体中,大型保险集团等国企发债规模较大,外资险企发型规模较小,这也符合监管对险企发债条件的限制。

  银保监会此前下发的《保险公司资本补充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规定,保险公司申请公开发行资本补充债券,应当具备以下条件:具有良好的公司治理机制;连续经营超过三年;上年未经审计和最近一季度财务报告中净资产不低于人民币10亿元;偿付能力充足率不低于100%;最近三年没有重大违法、违规行为;银保监会要求的其他条件。

  存续期债券评级多数“稳定”

  《证券日报》记者查阅16家险企的存续期债券三季度评级报告显示,中债资信等评级机构出具的评级结果均呈“稳定”,既没有上调评级,也没有下调评级。

  这16家存续期债券主体包括平安人寿、平安产险、人保财险、人保寿险、人保健康、太保产险、天安财险、天安人寿、幸福人寿、长安责任、中再保险、中华联合、阳光产险、阳光人寿、农银人寿、建信人寿。

  例如,中债资信对太保产险出具的2018年资本补充债三季度定期跟踪评级信息显示,太保产险整体经营情况稳健,信用质量未发生重大变化,维持公司的主体信用等级为AAA,评级展望为稳定,维持本期债券信用等级为AAA。

  从目前国内险企存续期债券的整体情况来看,联合信用评级有限公司近期发布的《2018年下半年中国保险行业信用风险展望》表示,截至2018年6月末,我国保险公司存续债券共64只,包含39只次级定期债券(含次级定期债务,下同)和25只资本补充债券,合计存续规模2249.43亿元;除1只次级定期债券期限为15年期外,其余63只债券的期限均为10年期。

  从债券到期期限分布来看,2024年-2026年,以及2028年将是债券到期的高峰期,到期规模分别为356.03亿元、654亿元、440亿元和420亿元,占存续债券总规模的比重分别为15.83%、29.07%、19.56%和18.67%,到期分布结构相对分散。

  从存续债券的主体级别来看,截至2018年6月末,我国财险公司存续债券涉及的主体有37家,根据Wind资讯数据,已知主体信用级别的有22家,其中AAA的有14家,AA+的有4家,AA的有3家,AA-的有1家,发债主体信用品质整体较好,且较上年无级别变化;发债主体中除安邦人寿因被接管而维持“负面”的评级展望外,其余主体展望均为稳定。

  从2018年上半年的评级变动来看,财险发债主体信用均无评级调整情况,仅1例债项评级调整系中债资信将平安财险发行的资本补充债券“15平安财险”债项级别由“AAA-”上调至“AAA”;人身险公司和保险集团的发债主体信用和债项信用均无评级调整情况。总体看,2018年上半年,我国保险行业境内发债企业整体信用状况较好,且保持稳定。

《4家险企获批发行505亿资本补充债,珠江人寿百年人寿最急迫,一度逼近监管红线》 相关文章推荐九:前三季度共有7家险企获批发行10年期资本补充债券 险企发债缓解...

前三季度共有7家险企获批发行10年期资本补充债券,总计不超过445亿元——

险企发债缓解偿付压力

本报记者 李晨阳

今年前三季度,共有7家险企获批发行10年期资本补充债券,总计不超过445亿元。其中,中国人保及其子公司人保寿险获批发行资本补充债券的规模较大,合计不超过300亿元。对此,有市场分析指出,险企通过发债补充资本,旨在提高偿付能力充足率,促进调整业务结构,优化产品服务,助力公司转型升级。

“在全行业持续防风险、严监管、调结构的形势下,保险行业自身正在发生积极变化,偿付能力充足率保持在合理区间,并较高位运行,战略风险和声誉风险均呈现向好趋势。但是,当前外部环境正发生较大变化,各种外部冲击对保险业构成严峻挑战,防范和化解重大风险依然是保险监管的首要任务。”银保监会相关负责人表示。

“传统大型保险公司依靠深耕行业多年的经验和较强的综合实力,及时优化公司业务结构,提升服务水平,稳占一定的市场份额。不过,部分中小险企随着业务拓展资本消耗加大,同时公司资源、人才、规模相对较弱,在面对日益激烈的行业竞争中,承保亏损不断加剧,企业利润出现明显下滑,偿付能力频频亮起黄灯,亟需补充资本缓解偿付能力压力。”某保险公司业务经理说。

据悉,保险公司补充实际资本、改善偿付能力有多种渠道,包括股东投入、盈利积累、发行债务性资本工具和保单责任证券化产品等。其中,发行资本补充债券的条件相对严格,一般是大型险企的主要选择。按照2015年央行和原保监会联合下发的《保险公司发行资本补充债券有关事宜》规定,申请公开发行资本补充债券的保险公司必须满足5项明确的要求:包括良好的公司治理机制;连续经营超过3年;上年末和最近一季度净资产不低于10亿元;偿付能力充足率不低于100%;最近3年没有重大违法违规行为。

险企资本补充债券出炉后,2015年有13家保险公司获批,累计发债规模801亿元;2016年规模大幅减少,仅有4家保险公司获批发债295亿元;到2017年,这一数字又增加至349.5亿元。今年以来,我国保险公司境内新发债务规模再度大幅回升。

从今年不同险企发债规模来看,保险集团发行规模最大,人身险公司发行规模次之,财险公司再次之。从债券类型来看,上述险企发行的均为10年期可赎回资本补充债券。

除了大型保险公司,一些中小险企也寄望于此渠道获得补充资本。例如,今年已有农银人寿获批发行不超过35亿元资本补充债券,英大泰和财险获批发行不超过15亿元资本补充债券,中英人寿获批发行不超过25亿元,幸福人寿获批发行不超过30亿元等。

“资本补充债可在央行的监督管理下,在银行间债券市场发行和交易,这种方式保险公司无需付出流动性溢价,融资成本较低,加之可以在二级市场交易,交易灵活,投资者更加活跃,自然不少险企会优先选择此方式筹资。”业内人士表示。

值得注意的是,从今年三季度的债券跟踪评级结果来看,中债资信等评级机构对16家险企存续期债券出具的评级结果均为“稳定”。

从目前国内险企存续期债券的整体情况来看,联合信用评级有限公司近期发布的《2018年下半年中国保险行业信用风险展望》表示,截至2018年6月末,我国保险公司存续债券共64只,包含39只次级定期债券(含次级定期债务,下同)和25只资本补充债券,合计存续规模2249.43亿元;除1只次级定期债券期限为15年期外,其余63只债券的期限均为10年期。

从债券到期期限分布来看,2024年至2026年,以及2028年将是债券到期的高峰期,到期规模分别为356.03亿元、654亿元、440亿元和420亿元,占存续债券总规模的比重分别为15.83%、29.07%、19.56%和18.67%,到期分布结构相对分散。

加载全文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