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嘉时代成立小贷公司 结果贷款大多放给了老板的企业

网贷之家小编根据舆情频道的相关数据,精心整理的关于《汇嘉时代成立小贷公司 结果贷款大多放给了老板的企业》的相关文章10篇,希望对您的投资理财能有帮助。

  近日,汇嘉时代披露了问询函回复公告。涉及事项主要系公司通过自查发现,全资子公司汇嘉小贷转贷给实控人及相关方且数额不小,被上交所问询。上交所要求汇嘉时代说明汇嘉小贷是否主要为实际控制人及其关联方提供资金等,而相关内容的回复,更是暴露上市公司内部控制制度的严重缺失。

  实控人通过转贷使用公司资金,汇嘉时代被上交所问询

  3月15日,新疆汇嘉时代百货股份有限公司

  (证券简称:汇嘉时代,证券代码:603101.SH)公告披露,公司在内部控制自查过程中,发现全资子公司新疆汇嘉时代小额贷款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汇嘉小贷”)存在客户贷款转贷给公司实际控制人潘锦海及其关联方使用的情形。

  潘锦海通过直接和间接方式持有汇嘉时代68.73%的股份,是公司的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据公告披露内容显示,2018年至

  2019年3月,汇嘉小贷累计向潘锦海及其关联方转贷出18笔款项,资金合计2.05亿元。

  2018年汇嘉小贷向相关方转贷情况:

  2019年1月-3月年汇嘉小贷向相关方转贷情况:

  经汇嘉时代自查,上述资金最终主要流向公司实控人控制的新疆汇嘉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汇嘉集团”)下属的昌吉市汇投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昌吉汇投”)建设的昌吉购物中心项目。

  据悉,2013年6月,公司在昌吉市参与竞买挂牌出让土地。2013年11月,因最终竞买成交价过高,且未获股东大会充分授权,经与昌吉市**及国土资源局沟通,公司股东大会决议将上述地块使用权相关权利让渡给汇嘉集团所属的昌吉汇投。

  2016年8月,为解决公司昌吉区域运营物业全部为外租且硬件设施落后的问题,经2016年第四次临时股东大会决议,汇嘉时代与昌吉汇投签订了《昌吉购物中心房屋租赁合同》。2018年5月,昌吉购物中心主体建设完成并移交公司进行二次装修。同年12月,昌吉购物中心开业运营。

  汇嘉时代表示,上述资金借出时,是由汇嘉小贷的客户签署的借款合同,履行了汇嘉小贷内部必要的合同审批及付款审批流程。汇嘉小贷客户再将上述款项转贷给实际控制人及其关联方,

  借款利率按汇嘉小贷同期贷款利率计算。

  截止2019年3月13日,公司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已偿还全部资金本金及相应利息。尽管如此,但实际控制人及其关联方通过转贷形式间接使用上市公司资金,已经违反了中国证监会及上海证券交易所的有关规定。

  3月14日,汇嘉时代收到上交所的问询函,并要求汇嘉时代于2019年3月19日之前披露对问询函的回复。问询函公告显示,汇嘉小贷成立于2018年3月,注册资本3亿元,成立的目的主要是为供应商提供资金支持。上交所要求汇嘉时代补充披露汇嘉小贷自成立以来的放款金额、当前放款余额、客户数量及其中供应商客户的数量;说明向实际控制人及其关联方的转贷金额占汇嘉小贷所有贷款金额的比例;要求汇嘉时代结合相关信息,说明汇嘉小贷是否主要为实际控制人及其关联方提供资金。并请保荐机构发表意见。

  潘锦海同时担任上市公司和汇嘉小贷的董事长,汇嘉小贷的转贷资金主要流向该实控人。上交所要求汇嘉时代核实并披露,本次资金转贷相关事项的责任人,并说明董事会对有关责任人采取的问责措施及处理结果;说明公司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是否勤勉尽责。

  此外,上交所还要求汇嘉时代说明签署借款合同时是否履行了必要的尽职调查程序,并自查是否存在其他内部控制问题等。

  收到上述问询函之后,汇嘉时代表示由于部分问题的回复需中介机构出具核查意见,公司因此无法在规定的时间内予以回复。申请延期至2019年3月22日前回复《问询函》。

  新补充13笔贷款情况,公司内部控制制度是大问题

  尽管汇嘉时代申请的披露时间是3月22日前,但直至3月23日汇嘉时代的相关回复内容才披露出来。

  而根据公司回复情况来看,汇嘉小贷的问题可谓是一大堆。首先在签署借款合同前,仅对签约的贷款客户进行形式调查,并未按照《贷前调查制度》规定履行必要的尽职调查程序,未能在充分收集相关证据的基础上评价合同对象的适格性。

  不仅如此,汇嘉小贷的合同管理及资金管理制度的建立和执行也存在缺陷。该子公司部分岗位人员配备不足,未能按照《合同管理制度》的规定设置财务总监岗位;未规定贷款资金的支付审批流程;公司在资金借出时,利用贷款业务的审批流程代替合同签订的审批流程和付款的审批流程。

  而汇嘉小贷存在的诸多问题,均反映了汇嘉时代的内部控制制度缺失。经过公司自查并核实,汇嘉时代及该小贷公司还存在四项其他内部控制问题。

  银河证券作为汇嘉时代首次公开发行股票的持续督导保荐机构对于上述资金转贷相关问询事项出具了核查意见。

  核查意见显示,截至 2019 年 3 月 21 日,汇嘉小贷自成立以来,共发放66笔贷款,资金合计3.79亿元,涉及客户53户,其中,转贷或关联方客户20户、供应商客户和其他客户分别为19户和14 户。

  其中,涉及汇嘉时代实际控制人及关联方的贷款金额就有2.27亿元,占汇嘉小贷总放款金额的60.01%。发放66笔贷款,涉及汇嘉时代实际控制人及关联方的贷款数量为31笔,占比46.97%。

  保荐机构经核查认为,截至2019年3月21日,汇嘉小贷自设立以来向汇嘉时代实际控制人及关联方提供资金的额度占全部放贷额度的比例近三分之二;截至2019年3月21日,汇嘉小贷发放贷款余额中已不存在向汇嘉时代实际控制人及关联方提供资金的情况。

  值得一提的是,汇嘉时代回复函同日补充公告,还新补充说明了汇嘉小贷贷款业务中还存在的13笔资金转贷情况,涉及3名关联贷款客户。

  出了这么大的事,汇嘉时代在其回复函中给出了公司内部的处罚措施。公司董事长暨实际控制人、汇嘉小贷董事长潘锦海,公司董事兼副总经理、汇嘉小贷总经理王立峰对本次资金转贷事项负有直接责任。经公司董事会及监事会研究决定,要求潘锦海向公司董事会承诺不再发生类似事件,并扣罚12个月工资;对王立峰给予通报评批,扣罚12个月绩效奖金。此外,对其他未尽到勤勉义务和未能有效监督公司依法合规运营的一批高管给予通报批评。

  需要说明的是,这还仅是公司内部的处罚,如此违规操作,汇嘉时代相关方估计还难免监管部门的处罚。

(文章来源:投资有道)

(责任编辑:DF372)

《汇嘉时代成立小贷公司 结果贷款大多放给了老板的企业》 相关文章推荐一:汇嘉时代成立小贷公司 结果贷款大多放给了老板的企业

  近日,汇嘉时代披露了问询函回复公告。涉及事项主要系公司通过自查发现,全资子公司汇嘉小贷转贷给实控人及相关方且数额不小,被上交所问询。上交所要求汇嘉时代说明汇嘉小贷是否主要为实际控制人及其关联方提供资金等,而相关内容的回复,更是暴露上市公司内部控制制度的严重缺失。

  实控人通过转贷使用公司资金,汇嘉时代被上交所问询

  3月15日,新疆汇嘉时代百货股份有限公司

  (证券简称:汇嘉时代,证券代码:603101.SH)公告披露,公司在内部控制自查过程中,发现全资子公司新疆汇嘉时代小额贷款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汇嘉小贷”)存在客户贷款转贷给公司实际控制人潘锦海及其关联方使用的情形。

  潘锦海通过直接和间接方式持有汇嘉时代68.73%的股份,是公司的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据公告披露内容显示,2018年至

  2019年3月,汇嘉小贷累计向潘锦海及其关联方转贷出18笔款项,资金合计2.05亿元。

  2018年汇嘉小贷向相关方转贷情况:

  2019年1月-3月年汇嘉小贷向相关方转贷情况:

  经汇嘉时代自查,上述资金最终主要流向公司实控人控制的新疆汇嘉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汇嘉集团”)下属的昌吉市汇投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昌吉汇投”)建设的昌吉购物中心项目。

  据悉,2013年6月,公司在昌吉市参与竞买挂牌出让土地。2013年11月,因最终竞买成交价过高,且未获股东大会充分授权,经与昌吉市**及国土资源局沟通,公司股东大会决议将上述地块使用权相关权利让渡给汇嘉集团所属的昌吉汇投。

  2016年8月,为解决公司昌吉区域运营物业全部为外租且硬件设施落后的问题,经2016年第四次临时股东大会决议,汇嘉时代与昌吉汇投签订了《昌吉购物中心房屋租赁合同》。2018年5月,昌吉购物中心主体建设完成并移交公司进行二次装修。同年12月,昌吉购物中心开业运营。

  汇嘉时代表示,上述资金借出时,是由汇嘉小贷的客户签署的借款合同,履行了汇嘉小贷内部必要的合同审批及付款审批流程。汇嘉小贷客户再将上述款项转贷给实际控制人及其关联方,

  借款利率按汇嘉小贷同期贷款利率计算。

  截止2019年3月13日,公司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已偿还全部资金本金及相应利息。尽管如此,但实际控制人及其关联方通过转贷形式间接使用上市公司资金,已经违反了中国证监会及上海证券交易所的有关规定。

  3月14日,汇嘉时代收到上交所的问询函,并要求汇嘉时代于2019年3月19日之前披露对问询函的回复。问询函公告显示,汇嘉小贷成立于2018年3月,注册资本3亿元,成立的目的主要是为供应商提供资金支持。上交所要求汇嘉时代补充披露汇嘉小贷自成立以来的放款金额、当前放款余额、客户数量及其中供应商客户的数量;说明向实际控制人及其关联方的转贷金额占汇嘉小贷所有贷款金额的比例;要求汇嘉时代结合相关信息,说明汇嘉小贷是否主要为实际控制人及其关联方提供资金。并请保荐机构发表意见。

  潘锦海同时担任上市公司和汇嘉小贷的董事长,汇嘉小贷的转贷资金主要流向该实控人。上交所要求汇嘉时代核实并披露,本次资金转贷相关事项的责任人,并说明董事会对有关责任人采取的问责措施及处理结果;说明公司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是否勤勉尽责。

  此外,上交所还要求汇嘉时代说明签署借款合同时是否履行了必要的尽职调查程序,并自查是否存在其他内部控制问题等。

  收到上述问询函之后,汇嘉时代表示由于部分问题的回复需中介机构出具核查意见,公司因此无法在规定的时间内予以回复。申请延期至2019年3月22日前回复《问询函》。

  新补充13笔贷款情况,公司内部控制制度是大问题

  尽管汇嘉时代申请的披露时间是3月22日前,但直至3月23日汇嘉时代的相关回复内容才披露出来。

  而根据公司回复情况来看,汇嘉小贷的问题可谓是一大堆。首先在签署借款合同前,仅对签约的贷款客户进行形式调查,并未按照《贷前调查制度》规定履行必要的尽职调查程序,未能在充分收集相关证据的基础上评价合同对象的适格性。

  不仅如此,汇嘉小贷的合同管理及资金管理制度的建立和执行也存在缺陷。该子公司部分岗位人员配备不足,未能按照《合同管理制度》的规定设置财务总监岗位;未规定贷款资金的支付审批流程;公司在资金借出时,利用贷款业务的审批流程代替合同签订的审批流程和付款的审批流程。

  而汇嘉小贷存在的诸多问题,均反映了汇嘉时代的内部控制制度缺失。经过公司自查并核实,汇嘉时代及该小贷公司还存在四项其他内部控制问题。

  银河证券作为汇嘉时代首次公开发行股票的持续督导保荐机构对于上述资金转贷相关问询事项出具了核查意见。

  核查意见显示,截至 2019 年 3 月 21 日,汇嘉小贷自成立以来,共发放66笔贷款,资金合计3.79亿元,涉及客户53户,其中,转贷或关联方客户20户、供应商客户和其他客户分别为19户和14 户。

  其中,涉及汇嘉时代实际控制人及关联方的贷款金额就有2.27亿元,占汇嘉小贷总放款金额的60.01%。发放66笔贷款,涉及汇嘉时代实际控制人及关联方的贷款数量为31笔,占比46.97%。

  保荐机构经核查认为,截至2019年3月21日,汇嘉小贷自设立以来向汇嘉时代实际控制人及关联方提供资金的额度占全部放贷额度的比例近三分之二;截至2019年3月21日,汇嘉小贷发放贷款余额中已不存在向汇嘉时代实际控制人及关联方提供资金的情况。

  值得一提的是,汇嘉时代回复函同日补充公告,还新补充说明了汇嘉小贷贷款业务中还存在的13笔资金转贷情况,涉及3名关联贷款客户。

  出了这么大的事,汇嘉时代在其回复函中给出了公司内部的处罚措施。公司董事长暨实际控制人、汇嘉小贷董事长潘锦海,公司董事兼副总经理、汇嘉小贷总经理王立峰对本次资金转贷事项负有直接责任。经公司董事会及监事会研究决定,要求潘锦海向公司董事会承诺不再发生类似事件,并扣罚12个月工资;对王立峰给予通报评批,扣罚12个月绩效奖金。此外,对其他未尽到勤勉义务和未能有效监督公司依法合规运营的一批高管给予通报批评。

  需要说明的是,这还仅是公司内部的处罚,如此违规操作,汇嘉时代相关方估计还难免监管部门的处罚。

(文章来源:投资有道)

(责任编辑:DF372)

《汇嘉时代成立小贷公司 结果贷款大多放给了老板的企业》 相关文章推荐二:夹缝求生不易+融资难度大 新三板小贷企业忙摘牌

  挂牌新三板将近3年后,泰鑫小贷日前终止挂牌。背后的原因是,近年来受宏观经济整体形势的影响,区域内资金需求持续下降,公司主营信贷业务增长缓慢。根据当前行业发展趋势,结合公司自身业务战略发展规划,公司决定终止挂牌新三板。至此,今年以来已有5家小贷企业从新三板市场摘牌。

  泰鑫小贷的窘境,在新三板小贷行业中较为典型:在资本市场上,融资被严格限制;在产业层面,受经济影响需求萎缩和互联网金融快速扩张的双重挤压,小贷企业在夹缝中艰难求生存。

  小贷企业经营困难

  商汇小贷最新发布的数据显示,今年前三季度营业收入2289.67万元,同比下降82.11%;净亏损1.92亿元,同比下降429.91%。因为巨额亏损,商汇小贷成为新三板42家小贷公司中的“亏损王”。

  商汇小贷亏损的原因是借款逾期。截至三季度末,公司借款逾期未还涉及金额2.19亿元;且公司被查封、扣押、冻结或者被抵押、质押的资产达到5.06亿元,占总资产的比例为36.22%。

  经营困难是小贷行业的普遍现象。数据显示,42家新三板小贷企业中,披露了三季报的有38家,其中3家亏损。营业收入、净利润同比下滑的有23家,占比达60%,其中净利润下滑超过20%的有13家。

  从营业收入规模看,小贷企业规模整体还是偏小。今年前三季度,营业收入不到3000万元的占比高达60%,营业收入超过5000万元的仅有5家,营业收入过亿元的只有2家——新安金融和宏达小贷,分别为1.61亿元和1.27亿元。

  刚刚摘牌的泰鑫小贷的经营数据也不理想。公司前三季度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分别为951万元和591万元,同比分别下降21%和61%。

  遭遇双重挤压

  最近两年,无论是产业环境还是融资环境,对小贷行业都不利。

  2008年,原银监会**《关于小额贷款公司试点的指导意见》后,全国各地曾掀起小贷公司成立的热潮。数据显示,截至2015年12月末,全国共有小额贷款公司8910家,贷款余额9412亿元。2015年前后,小贷企业纷纷登陆新三板,寻求新的融资渠道,解决资金来源。但是,新三板市场上的各类金融企业频繁融资,融资金额、资金投向等问题引起了社会关注和质疑。因此,从2015年12月起,证监会暂停了金融类企业在新三板的挂牌和融资。全国股转公司为此也严格限制了类金融企业融资。

  鉴于新三板对类金融企业监管进一步趋严,已挂牌的类金融企业继续融资难度加大,一些企业纷纷选择摘牌。仅今年,在泰鑫小贷摘牌之前,已有金长城、永丰小贷、鑫盛小贷、汇邦小贷等4家企业摘牌。

  大多数小贷公司业绩不容乐观,与经济环境不无关系。从财报可以看出,贷款户的信用风险增加,不良贷款上升。以商汇小贷为例,相比去年末,公司截至三季度末的资产减值损失增加了1.58亿元。

  此外,网贷公司、P2P等互联网金融在各地快速铺开,小贷公司的生存空间受到挤压,获客率**降低,导致了行业盈利空间收窄。

  虽然经营和融资困难,大股东却没有甩掉这块资产的意思。上证报资讯统计显示,从2017年末到2018年9月底,42家挂牌小贷企业中,没有一家企业的大股东减持股份。相反,70%的企业获得大股东的增持。截至三季度末,七成小贷企业的大股东持股达90%。

责任编辑:王涵

《汇嘉时代成立小贷公司 结果贷款大多放给了老板的企业》 相关文章推荐三:江苏以规范赋能网络科技小贷生态健康成长

随着中国互联网生态体系日渐成熟,电商平台、线上交易经过多年发展,线上借贷相关的数据、技术和需求十分丰富,网络科技小贷开始兴起。网络科技小贷起源于传统小贷,与传统小贷公司相比,网络科技小贷公司不再以物理场所为基础开展业务,而是依托互联网,突破了时间与空间的限制,通过互联网平台获取借款客户,并在线上完成贷款申请、风险审核、贷款审批、贷款发放和贷款回收等一系列放贷流程。截至2018年6月,全国各省已批设了至少250张网络科技小贷牌照。但是由于网络科技小贷发展没有现成的监管模式可供借鉴,国内一些互联网金融平台借助网络科技小贷从事现金贷、校园贷等违规业务,网络科技小贷行业生态受到极大的破坏。

2017年12月,国家专项整治办提出对网络科技小贷暂定准入的新要求,而江苏省金融监管部门从开始设立互联网小贷公司时,就坚持了严格且较高水准的准入要求,如发起股东必须具备较强的实力,江苏的网络科技小贷公司发起要由江苏区域的头部电商、上市公司等大中型企业发起设立,股东旗下要有金融科技企业提供技术保障,同时注册资本金须在2亿元以上,比如南京市天下捷融互联网科技小贷公司就由三胞集团发起成立,注册资本3亿元。目前江苏省已经开业的网络科技小贷公司共12家,还有13家网络科技小贷仍处于批筹状态。严格的准入门槛使得江苏网络科技小贷公司在出生时就有一个良好的家庭背景,强大实力的母公司有助于网络科技小贷公司的健康成长。

同时在网络科技小贷管理上,江苏坚持监管与行业自律相互结合,江苏互联网小贷生态日趋完善,自律机制基本形成。其中在互联网金融专项整治中,江苏省金融办逐渐探索形成一套具有江苏地域特色的网络科技小贷公司自律管理机制,在江苏省金融办的指导与支持下,江苏省互联网金融协会专门成立网络科技小贷专业委员会,专门对江苏省网络科技小贷公司进行自律管理。通过行业自律组织,及时解读各时期最新的监管政策,交流合规经验。江苏省互联网金融协会秘书长陆岷峰博士表示,协会成立网络科技小贷专委会,一方面可以起到督促网络科技小贷公司合法合规的作用,同时网络科技小贷公司还可以借助协会进行会员单位资源整合的作用,与相关企业寻求合作,共同发展。

正是基于合规与规范发展的理念,江苏网络科技小贷行业生态得以健康成长,从七月五日省金融办召开的网络科技小贷监管会议上得知,近两年来,江苏的网络科技小贷累计支持实体经济及个人消费贷款达百亿元,贷款余额三十多亿元,并且逐渐形成以下几种特色:

1. 坚守行业定位,服务实体经济。网络科技小贷公司是传统线下小贷公司的升级版,不同于传统线下小贷公司只能服务本地区的局限,网络科技小贷公司的行业定位主要是通过运用互联网手段为全省各地有资金需求的个体提供融资服务,服务实体,支持普惠金融建设。目前已经开业的江苏省网络科技小贷公司都是依托股东的优势场景,支持中小微企业,支持三农群体,为有融资需求的个人提供金融服务。比如南京开汇互联网科技小贷公司主要依托母公司途牛网,为途牛上下游供应商、分销商、旅**业供应链以及农户和有预订途牛旅游产品的客户提供信贷服务,公司自2017年业务开展以来累计放贷达4.01亿元,借款余额为1.16亿元。

2. 发挥自身优势,加快发展壮大。江苏网络科技小贷公司成立门槛较高,优势十分明显。首先资金成本低,可以以较低的资金价格为企业和个人提供资金需求;其次,技术优势较强,由于互联网小贷公司的母公司必须要有一家金融科技公司提供技术支撑,这就使得江苏网络科技小贷公司具有较好技术资源优势,通过互联网渠道24小时为实体经济服务,成本较低,打破时间、空间限制;最后,应用场景丰富,网络科技小贷公司的母公司一般都是头部电商平台、大型上市公司,这就使得网络科技小贷公司有丰富的应用场景,可以依托母公司,为其上下游企业以及有关联的企业提供融资服务。

3. 风控意识较强,杠杆率保持适当。江苏网络科技小贷公司成立之初就按照省金融办要求将风险防范放在第一位,主要根据自己的应用场景,为实体经济服务,其资金使用的杠杆率一般都在2倍以内,同时在发展过程中需要不断引进大型互联网企业作为股东,增强资本金,增加应用场景,提高获客来源,在控制风险的情况下,为更多有融资需求的个体提供服务。

4. 坚守合规底线,主动拥抱监管。在互联网金融专项整治中,江苏的网络科技小贷公司未发现较严重的违规现象,有两家网络科技小贷刚涉现金贷业务就在第一时间被叫停。这是因为江苏网络科技小贷公司自成立之初就坚守合规的底线,监管部门定期不定期对其进行进行检查,强化监管,让网络科技小贷始终远离现金贷、校园贷、高利贷等不合规业务。

5. 风控渐趋完善,资产质量较高。得益于母公司的优势资源,江苏网络科技小贷公司一般都有自己的应用场景,依托科技手段,建立一套完整的风控体系,为中小微企业以及个体提供融资服务,在为实体经济服务过程中,由于具有较好的资产质量,江苏省网络科技小贷公司贷款没有发生逾期现象,很多网络科技小贷公司甚至是零不良。比如南京三六五互联网科技小贷公司依托母公司三六五网络股份有限公司、南京栖霞建设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市基石创业投资有限公司的资源,主要向母公司合作的电商平台的成员和客户发放贷款,公司成立两年以来,累计放款量达到32亿元,贷款余额为5亿元,截至2018年6月30日,公司未发生一笔逾期情况。

6. 产品形成体系,发展方向明确。目前已经开业的网络科技小贷公司都形成具有自己特色的产品体系。其中有专门支持科技小微企业的产品,有支持消费金融的产品,有支持小微企业的产品,层次丰富。比如苏州紫光数码互联网科技小贷公司专门服务科技型中小微企业,泰州和创互联网科技小贷公司依托母公司和创金服并且和京东金融、海航集团、去哪儿玩合作为其会员提供消费分期产品,体系十分完善。而在发展方向上,江苏的网络科技小贷公司在发展过程中,通过对行业的研究,在实践过程中不断探索,都已经具有明确的发展方向,主要表现在:其一,坚持合法合规,响应国家要求金融回归本源,服务实体经济的号召;其二,整治期间不刻意追求做大做强,主要精力集中在对外合作,扩大应用场景上,从而达到做大做强做优的目的;其三,重视客户体验,找准客户定位;其四,加强风控,提高产品核心竞争力。

网络科技小贷是小贷公司的升级版,截至2017年末,全国共有小额贷款公司8551家,其中江苏省有630家小额贷款公司。但是传统的小贷公司运营模式要求人员多、技术含量低,很难满足小额、分散、普惠的要求,而网络科技小贷可以突破这些痛点,借助科技手段,为中小微企业服务,当前在更好的发挥网络科技小贷服务实体经济方面,江苏已经走出一条很有意义的探索道路。

《汇嘉时代成立小贷公司 结果贷款大多放给了老板的企业》 相关文章推荐四:上半年新三板小贷公司又有3家摘牌 4年累计退出率为21.74%

【上半年新三板小贷公司又有3家摘牌 4年累计退出率为21.74%】小贷行业的辉煌如今只能成为追忆。2015年下半年以来,小贷行业的机构数量、从业人员、营业收入、净利润等主要指标不断下滑,行业的经营环境日益严峻,而最新出炉的挂牌新三板36家小贷公司的半年报数据也佐证了这一现实。(证券日报)

36家小贷公司实现净利润近2亿元,同比下降48.54%

小贷行业的辉煌如今只能成为追忆。

2015年下半年以来,小贷行业的机构数量、从业人员、营业收入、净利润等主要指标不断下滑,行业的经营环境日益严峻,而最新出炉的挂牌新三板36家小贷公司的半年报数据也佐证了这一现实。

第一网贷大数据系统显示,今年上半年新三板36家小贷公司共实现营业收入59076.73万元,同比下降12.40%;实现净利润****6.98万元,同比下降48.54%;不良贷款率12.34%,同比上升5.09个百分点;平均每家公司员工仅20人。

自2014年7月30日全国首家小贷公司鑫庄农贷挂牌新三板以来,累计有46家小贷公司“光顾”新三板,如今仅剩36家。期间,有9家公司退出、1家跑路,其中今年上半年汇邦小贷、永丰华盛小贷、金长城小贷公告将终止挂牌。

也就是说,自2014年7月份以来的4年间,新三板小贷公司累计退出率为21.74%。

业内专家表示,近几年来全国小贷行业经营环境日益严峻。但是,千千万万的小微企业需要小贷公司,小贷行业需要一个可靠、稳健、强大和不断成长的融资平台。小贷公司走出迷茫,摆脱困境,还有赖于政策和法规的支持。

36家新三板小贷公司

净利润同比下降近五成

数据显示,新三板基本正常经营的36家小贷公司,2018年上半年共实现营业收入59076.73万元,同比下降12.40%;实现净利润****6.98万元,同比下降48.54%。其中,33家小贷公司盈利或微利,占91.67%;3家亏损,占8.33%。

从其他主要指标看,同样不乐观。2018年上半年,36家小贷公司总负债26.06亿元,同比下降1.04%;资产负债率19.19%,同比下降0.32个百分点;不良贷款余额15.44亿元,同比增长80.98%;不良贷款率12.34%,同比上升5.09个百分点;平均每股收益0.02元,同比下降48.59%;净资产收益率1.81%,同比下降近一半。

实际上,挂牌新三板的小贷公司大都是行业的佼佼者,若从整个小贷行业看,各项指标也不容乐观。央行今年7月份公布了中国最新小贷公司主要数据,截至2018年6月末,中国共有小贷公司8394家、从业人员99502人、实收资本8449.23亿元、贷款余额9762.73亿元,四大主要指标与去年同期相比分别减少249家、减少8626人、增加177.83亿元、增加154.53亿元。梳理此前央行公布数据显示,小贷公司的数量在2015年12月末达到8910家后,数量一路下滑;贷款余额在2015年6月末达到9594.16亿元,期间几经波动,始终没有突破万亿元余额;从业人员数量一直下滑,如今只剩下9.95万人;在监管去杠杆、融资新规影响下,实收资本却一直小幅提升。

截至2018年6月底,挂牌新三板的小贷公司累计46家,累计退出10家(终止挂牌的9家,1家跑路待摘牌),累计退出率为21.74%。公告显示,2018年6月19日,汇邦小贷公布了在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终止挂牌的公告。随后,7月9日、8月7日永丰华盛小贷、金长城小贷也公布了同样的公告。往前追溯,2016年底,三花小贷宣布终止挂牌。2017年又有5家小贷公司加入了这一行列,分别是佳和小贷、中兴农贷、通源小贷、顺泰农贷、元丰小贷,其公告“摘牌”原因则大同小异,多为国家政策原因、公司经营和发展战略调整等。昌信农贷因为实际控制人失联,公司被**机关立案侦查的原因,被股转公司实施风险警示,股票简称由“昌信农贷”变为“ST昌信”。

成公司盈亏“晴雨表”

从上半年新三板小贷公司净利润看,12家增长,占33.33%;24家下降,占66.67%。净利润同比增长最快的前三名为东方贷款、广盛小贷、信源小贷,分别增长153.47%、41.46%、26.20%;商汇小贷净利润亏损最多,同比下降276.18%。

《证券日报》记者翻看小贷公司半年报发现,无论是扭亏、减亏,还是由盈变亏、亏损,大部分小贷公司的业绩与其不良贷款的变化息息相关。例如,天秦小贷今年上半年实现净利润270.99万元,同比增加497.81万元。公司表示,扭亏为盈的主要原因是,放贷更为严谨,处理不良贷款增加利润524.87万元。日升昌今年上半年亏损24.48万元,同比大幅度减亏1194.4万元。主要原因在于计提贷款损失准备,同比减少1180.6万元。

鑫庄农贷今年上半年实现净利润427.64万元,同比减少1245.86万元,下降74.45%。主要原因在于不良贷款呈上升趋势,部分客户存在有到期应还本付息未清偿本息,贷款利息的实收率下降;不良贷款同比增加276.12%,计提贷款损失准备金同比增加940.24万元。

棒杰小贷今年上半年实现净利润288.7万元,同比减少308.28万元,降幅51.64%。主要原因是部分存量贷款质量较低,实行减息减少了利息收入。

从赚5121万元到“亏损大王”

新三板36家小贷公司亏损最多的为商汇小贷,今年上半年亏损9022.26万元,而去年同期则盈利5120.96万元。商汇小贷由大幅盈利到巨亏的主要原因之一就是计提资产减值损失。

汇商小贷半年报显示,上半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459.4万元,较上年同期减少5895.18万元,下降幅度80.16%;实现净利润-9022.26万元,同比下降276.18%;实现利息收入3334.36万元,较上年同期减少6374.97 万元;利息支出1874.96万元,较上年同期减少475.59万元。

公司表示,营业收入减少的主要原因是公司发放的贷款在本期内未按借款合同约定期限还本还息,导致贷款的应收未收利息大幅上升。

此外,公司营业成本较上年同期增加10739万元,计提资产减值损失方面,比去年同期多提10975万元。因为公司员工减少及长期待摊费用减少,因此业务及管理费较上年同期减少180.9万元。

东方贷款今年上半年实现净利润500.54万元,较去年同期的197.47万元,增加303.06万元,同比增长153.47%。主要原因是:增加银行融资2500万元,业务规模较去年同期有较大的扩展。

深圳市钱诚互联网金融研究院负责人胡尔义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新三板小贷公司平均每家员工20人,虽然比全国小贷行业每家平均员工不到12人多一些,但依然令人深思。现在,很多小贷公司没有足够积极性,没有长远打算,只着重于眼前利益,有的小贷公司聘请几个员工,发放几十笔大额的贷款,便无所事事。小贷行业各种主客观原因叠加,形成了目前小贷行业的尴尬处境。

《汇嘉时代成立小贷公司 结果贷款大多放给了老板的企业》 相关文章推荐五:新三板小贷公司上半年净利接近腰斩 近两年9家公司摘牌

小贷行业的经营状况整体仍未好转。

2018年半年报数据显示,36家新三板挂牌且正常经营的小贷公司上半年合计实现营业收入约5.9亿元,同比下滑12.6%;实现净利润约2亿元,同比下滑48.5%,接近“腰斩”。

除业绩外,笼罩在新三板小贷公司头上的浓雾仍未散去——自2016年1月起的两年多时间里,再无小贷公司实现新三板挂牌,也没有已挂牌小贷公司实现定增融资;汇邦小贷、永丰小贷、金长城等3家公司更是在今年陆续终止挂牌。

由于受宏观经济环境、业务经营监管限制等因素影响,小贷公司上半年整体经营业绩在恶化。以新三板挂牌的小贷公司为例,截至目前,新三板共有36家正常经营的小额贷款公司,资产质量的变化成为影响业绩的关键因素。其中,有17家上半年营业收入、净利润同比双降;有5家公司营收虽然实现正增长,但净利润同比下滑;仅有14家小贷公司实现净利润同比正增长。

商汇小贷就因此成为上半年的“亏损王”。数据显示,该公司去年上半年实现净利润5121万元,今年上半年则亏损逾9000万元。

由大幅盈利到巨亏,一方面是由于贷款的应收未收利息大幅上升,导致营业收入同比下滑超过80%,另一方面则是资产减值损失计提的大幅增长。事实上,两方面原因都可以归结为公司资产质量的明显恶化,截至6月末,该公司不良贷款率高达37.3%,较去年6月末上升约27.8个百分点。

商汇小贷称,如果区域内中小微企业资金需求不高、放贷利率回升不明显、贷款质量下降,势必导致小额贷款行业盈利水平继续下降,公司短期业绩仍将有一定的波动。

该公司也表示,将加大本区域优质客户的开拓力度,尽快改进业务模式布局;做好依法清收不良贷款及抵债资产的处置工作,要尽快采取有效方式处置不良资产,降低非生息信贷资产的占用数量。

小贷公司此前在新三板金融类企业中扮演重要角色。自2014年7月鑫庄农贷挂牌以来,最高峰时共有46家小贷公司登陆新三板,待挂牌、待审查企业中也多有小贷公司身影。

截至目前,还有36家新三板小贷公司仍处于正常运营状态。在这之前,佳和小贷于2016年11月成为首家终止挂牌的新三板小贷公司,此后2017年也陆续有5家小贷公司选择摘牌。今年5月以来,汇邦小贷、永丰小贷、金长城3家小贷公司也陆续宣布终止挂牌。

摘牌的理由一般是“公司经营和发展战略调整”,也有小贷公司直言,申请摘牌是“为节省挂牌期间持续督导、法律顾问、财务审计等方面的费用”。

有券商新三板研究分析师表示,类金融企业有着更严格的信披和监管要求,每年还要缴纳不低的挂牌费用,企业如果认为挂牌新三板的成本过高,就可能会选择终止挂牌。

而在融资不得、成交不活跃的情况下,新三板挂牌带来的业务支持、信用背书等品牌效应依旧支持着大部分小贷公司继续留守,部分公司选择进行业务调整,但依旧“行路难”。

昌信农贷则在去年5月成为首家被证监会立案调查的新三板小贷公司,目前50%以上股权被司法冻结,简称也变更为“ST昌信”。据公司公告,自今年5月暂停转让至今,ST昌信仍处于停止经营状态,公司已与员工全部解除劳动关系,公司的公章及相关印鉴、财务资料、部分电脑等被经侦封存,且公司目前无人员正常上班,已无能力正常履行信息披露义务。

《汇嘉时代成立小贷公司 结果贷款大多放给了老板的企业》 相关文章推荐六:连收深交所两份问询函 御家汇收购北京茂思存疑点

停牌5个月后,“御家汇”股票昨日复牌。复牌当日,御家汇公告称,11月7日,公司收到深交所关于对御家汇股份有限公司的重组问询函,但因问询函涉及问题较多,目前御家汇尚未完成回复工作。果不其然,10月的问询函对御家汇以7倍溢价收购标的公司等问题存在质疑,其要求御家汇做出合理性说明。

停牌5个月后,御家汇股票昨日复牌。但截至11月14日收盘,御家汇跌停,报收26.92元。复牌当日,御家汇公告称,11月7日,公司收到深交所《关于对御家汇股份有限公司的重组问询函》,但因问询函涉及问题较多,目前御家汇尚未完成回复工作。

这是御家汇在两个月内收到的第二封问询函。10月8日,御家汇就收到过深交所对其重组的问询函。两起问询函都是针对御家汇今年9月18日披露的重组草案。

今年6月,御家汇曾发布公告称,正在筹划购买阿芙精油母公司北京茂思。9月18日,御家汇更新交易具体信息,拟支付现金10.2亿元购买北京茂思60%的股权。

按照60%股权对应标的资产评估值约10亿元的标准计算,北京茂思100%股权评估价值为16.4亿元,而截至今年6月底,北京茂思合并报表所有者权益账面价值为1.9亿元,对此,可计算得出,北京茂思增值14.5亿元,增值率为744.51%。再看市盈率问题,按照北京茂思2017年0.68亿元的净利润计算,该笔收购市盈率高达25倍,远超市场预期

果不其然,10月的问询函对御家汇以7倍溢价收购标的公司等问题存在质疑,其要求御家汇做出合理性说明。御家汇回复中以欧莱雅私有化美即控股等为参考例子,表示本次交易作价具备合理性。

在11月的二次问询函中,深交所对公司此次交易市盈率较高、评估增值率较高等问题进行了二次问询。截至目前,御家汇暂未进行相关回复。

《汇嘉时代成立小贷公司 结果贷款大多放给了老板的企业》 相关文章推荐七:延期回复二次问询函 御家汇11月14日复牌

  北京商报讯(记者 崔启斌 高萍)御家汇 拟10.2亿元收购北京茂思商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茂思”)60%股权一事自披露以来就备受市场关注。在回复交易所一次问询函后,公司又收到了交易所的二次问询函。11月13日晚间,御家汇披露公告称,延期回复二次问询函,公司股票自11月14日起复牌。

  公告显示,因二次问询函涉及问题较多,标的公司相关数据搜集和整理工作量很大,同时交易双方拟对于此次重大资产重组交易方案进行调整和优化等,因此御家汇尚未完成问询函回复工作,公司将延期回复问询函。

  据悉,因筹划购买资产的重大事项,经申请,御家汇自6月19日起停牌。随着时间的推进,御家汇筹划的资产事项具体细节“出炉”。根据9月18日御家汇披露的重组草案显示,御家汇拟通过支付现金的方式购买标的公司股东合计持有的北京茂思60%的股权,交易金额为10.2亿元。

  御家汇主要从事各类型化妆品的研发、生产、销售,产品种类包括护肤品、彩妆等,其中以护肤品(面膜类)为主;北京茂思主要从事精油和化妆品的销售,产品包括护肤及洗护、精油、彩妆等产品,其中产品种类以护肤及洗护为主,北京茂思旗下拥有“阿芙”、“KACH”等品牌。对于此次交易对公司的影响,御家汇称,通过本次交易,公司将拥有“阿芙”品牌,有利于丰富上市公司品牌矩阵和产品体系,满足消费者日益多样化的需求,并提升市场占有率。同时,北京茂思的线下渠道优势能够为公司带来线下渠道及其管理经验支持等。

  不过,在上述重组草案披露不久后,御家汇即收到交易所的问询函。10月8日,御家汇发布公告称重组遭深交所问询。在问询函中,深交所对公司此次交易评估增值率较高、标的业绩情况等予以了重点关注。

  根据重组草案,北京茂思在评估基准日6月30日合并报表净资产为1.94亿元,评估后标的公司100%股权价值为16.41亿元,评估增值14.47亿元,增值率744.51%,评估增值率较高。对此,深交所在问询函中要求御家汇结合可比案例的估值水平和评估增值率、标的公司成立时间、在同类产品中的市场占有率、渠道分布和建设进展等,说明本次交易评估增值率较高、市盈率较高的合理性。

  另外,数据显示,标的公司2016年、2017年、2018年上半年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3934.59万元、5433.69万元、1957.51万元。标的公司2017年业绩增长较快,其中护肤、彩妆业绩爆发式增长,2018上半年每类产品的收入增长均放缓。在问询函中,深交所要求御家汇结合下游需求、渠道拓展、市场竞争情况、同行业可比公司的趋势等,说明上述产品营业收入变动的原因及合理性。

  据了解,交易方对标的业绩作出了承诺,承诺标的2018年度利润数不低于8500万元。为此,深交所要求御家汇说明交易对手方仅对2018年业绩做出承诺的合理性。

  根据历史公告, 10月27日,御家汇披露公告对上述问询函所关注问题进行了回复。但11月7日,御家汇再次披露公告称,收到交易所关于公司此次重组的二次问询函。在二次问询函中,深交所对公司此次交易市盈率较高、评估增值率较高等问题进行了二次问询。

《汇嘉时代成立小贷公司 结果贷款大多放给了老板的企业》 相关文章推荐八:延期回复二次问询函 御家汇今日复牌

北京商报讯(记者 崔启斌 高萍)御家汇(300740)拟10.2亿元收购北京茂思商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茂思”)60%股权一事自披露以来就备受市场关注。在回复交易所一次问询函后,公司又收到了交易所的二次问询函。11月13日晚间,御家汇披露公告称,延期回复二次问询函,公司股票自11月14日起复牌。

公告显示,因二次问询函涉及问题较多,标的公司相关数据搜集和整理工作量很大,同时交易双方拟对于此次重大资产重组交易方案进行调整和优化等,因此御家汇尚未完成问询函回复工作,公司将延期回复问询函。

据悉,因筹划购买资产的重大事项,经申请,御家汇自6月19日起停牌。随着时间的推进,御家汇筹划的资产事项具体细节“出炉”。根据9月18日御家汇披露的重组草案显示,御家汇拟通过支付现金的方式购买标的公司股东合计持有的北京茂思60%的股权,交易金额为10.2亿元。

御家汇主要从事各类型化妆品的研发、生产、销售,产品种类包括护肤品、彩妆等,其中以护肤品(面膜类)为主;北京茂思主要从事精油和化妆品的销售,产品包括护肤及洗护、精油、彩妆等产品。北京茂思旗下拥有“阿芙”、“KACH”等品牌。对于此次交易对公司的影响,御家汇称,通过本次交易,公司将拥有“阿芙”品牌,有利于丰富上市公司品牌矩阵和产品体系,满足消费者日益多样化的需求,并提升市场占有率。同时,北京茂思的线下渠道优势能够为公司带来线下渠道及其管理经验支持等。

不过,在上述重组草案披露不久后,御家汇即收到交易所的问询函。10月8日,御家汇发布公告称重组遭深交所问询。在问询函中,深交所对公司此次交易评估增值率较高、标的业绩情况等予以了重点关注。

根据重组草案,北京茂思在评估基准日6月30日合并报表净资产为1.94亿元,评估后标的公司100%股权价值为16.41亿元,评估增值14.47亿元,增值率744.51%,评估增值率较高。对此,深交所在问询函中要求御家汇结合可比案例的估值水平和评估增值率、标的公司成立时间、在同类产品中的市场占有率、渠道分布和建设进展等,说明本次交易评估增值率较高、市盈率较高的合理性。

另外,数据显示,标的公司2016年、2017年、2018年上半年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3934.59万元、5433.69万元、1957.51万元。标的公司2017年业绩增长较快,其中护肤、彩妆业绩爆发式增长,2018年上半年每类产品的收入增长均放缓。在问询函中,深交所要求御家汇结合下游需求、渠道拓展、市场竞争情况、同行业可比公司的趋势等,说明上述产品营业收入变动的原因及合理性。

据了解,交易方对标的业绩作出了承诺,承诺标的2018年度利润数不低于8500万元。为此,深交所要求御家汇说明交易对手方仅对2018年业绩作出承诺的合理性。

根据历史公告, 10月27日,御家汇披露公告对上述问询函所关注问题进行了回复。但11月7日,御家汇再次披露公告称,收到交易所关于公司此次重组的二次问询函。在二次问询函中,深交所对公司此次交易市盈率较高、评估增值率较高等问题进行了二次问询。

《汇嘉时代成立小贷公司 结果贷款大多放给了老板的企业》 相关文章推荐九:商汇小贷副总经理冯剑辞职 不持有公司股份

  10月25日消息,近日商汇小贷发公告称董事会于2018年10月23日收到分管(业务)的副总经理冯剑递交的辞职报告,2018年10月23日起辞职生效。

  据了解,冯剑不持有商汇小贷股份,因个人原因自愿辞去公司副总经理职务。辞职后不再担任公司其它职务。

  商汇小贷表示冯剑就任期间所担任的工作已经交接给公司副总经理任伟。因此,其辞去副总经理职务,不会对公司的正常生产、经营造成任何不利影响。冯剑在担任公司副总经理期间,公司经营管理方面发挥了积极作用。在此,公司及公司董事会对冯剑任职期间为公司发展所做的辛勤工作和贡献表示衷心感谢。

  据挖贝新三板研究院资料显示,商汇小贷属于货币金融服务业,主要拥有重庆市涪陵区工商业联合会会员单位及相关行业的微企、“三农”等小额贷款需求的客户群。2018年上半年营业收入为1459.40元,较上年同期减少80.16%;归属于挂牌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9022.26万元,较上年同期5120.96万元,由盈转亏。

加载全文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