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9岁女孩病重住院38次,父亲称外出打工后将妻子拉黑

网贷之家小编根据舆情频道的相关数据,精心整理的关于《云南9岁女孩病重住院38次,父亲称外出打工后将妻子拉黑》的相关文章10篇,希望对您的投资理财能有帮助。

小灿每周都要到医院输血 本文图片均来自都市时报

“妈妈,爸爸和爷爷奶奶为什么都不来看我?”在昆明市儿童医院的病房里,9岁的小灿这样问妈妈。

2018年1月,小灿的眼睛周围出现了许多血点,经检查是再生障碍性贫血所致。

每个孩子都是父母的心头肉,然而,这名小女孩在经历病痛的时候,却只有妈妈陪在身边照顾她。无法负担高额的医药费,为了救孩子,这位年轻母亲想到通过直播平台来筹取医药费。

小灿母亲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去献血

输一次血小板要花1000余元

“孩子病重,丈夫联系不上,公婆不闻不问,她们母女俩真地很可怜。”3月26日,市民李先生向本报反映了小灿母女的事,希望爱心人士能给予她们帮助。李先生说,他和小灿母女素未谋面,他是在某直播平台上了解到此事的。

“李先生听说我们的事后,不仅热心地帮忙出谋划策,还给我转了爱心款。”3月26日,小灿的妈妈刘女士说。她们是昭通巧家人,2018年1月20日,女儿小灿的眼睛周围出现了出血点,她带着女儿到昆明市儿童医院进行了检查。医生给小灿做完血常规检查后,发现小灿的血小板数值为5(正常人数值为100—300)。小灿随即被送进了重症监护室,此时,小灿的血小板数降到了2。第二天,小灿输完血小板后,数值仍然只有50。鉴于此,医生抽了小灿的骨髓活检到上海化验。一星期后,小灿被确诊为再生障碍性贫血。

小灿的妈妈抱着她在儿童医院输血

“当时感觉天都快塌了,但还是要尽全力给女儿治病。”刘女士说,住院记录上写着,这次已经是孩子第38次住院了。每个星期,小灿都得到医院输血小板,输一次的费用就是1000多元。小灿没有商业保险,只有“新农合”,报销比例只是30%,家里债台高筑,而丈夫也在2018年7月的一天出门后再没回家。

“他当时就说他去打工给孩子看病,之后就再没回来了。”刘女士说,她的电话、微信都被丈夫拉黑了。自从孩子生病后,公婆不闻不问。

住院服务信息显示,小灿已经第38次住院

“我从来没见过孩子的父亲,一直都是孩子的妈妈一个人照顾孩子。”医院里的病友说,孩子才9岁,有时候刘女士到住院部找医生,孩子就自己在门诊排队。

“最困难的事情是背她。”刘女士说,小灿虽然才9岁,但个头比一般孩子高,体重也有33公斤。

孩子每周都要输血 母亲捐血小板回报社会

孩子生病,不间断的治疗使这个原本就不富裕的家庭变得更加艰难。2018年2月,27岁的刘女士听朋友说在网络上开直播可以筹到钱。于是,她便开始筹划直播。“我一般都是晚上开,主要就是给大家介绍一下小灿的病情。”刘女士说,由于小灿常常输血小板到凌晨3点多,所以自己也没能经常开直播,从开始到现在总共也只筹到了几千元钱。

“有许多好心人都通过直播给我们加油打气,还有的人专门到医院来看望小灿。”刘女士说,24日,有一位卖童装的女士专门给小灿送来3套衣服。“女儿生病后,她的学校、社会上的爱心人士都通过各种各样的方式关心我们,鼓励我们。小灿每个星期都要输别人的血小板,我也希望能做点事回报这个社会。”刘女士每隔两个月就会去献一次血小板。

“再生障碍性贫血是因为骨髓衰竭造不出血。所有细胞都是骨髓造血产出来的,骨髓造不出血,导致患者各项细胞非常低,白细胞很低,孩子容易感染。血小板也低,牙龈、口腔都容易出血,严重还会出现内脏出血、脑部出血。”小灿的主治医生杨医生说,小灿已经进行了ATJ治疗,但是由于长时间输血,小灿体内有了抗体,治疗效果不佳。

“她每个星期需要来医院输一次血,最多管用3—5天。上星期刚输完,下星期来血小板又是个位数了,血红蛋白低至五六十,白细胞一般在1.0左右。”杨医生说,这一次小灿的骨髓情况更糟糕,她已经在医院连续住了两个星期,接下来,需进行骨髓移植治疗,家长至少得准备五六十万元的费用。

★律师说法

网络筹款或捐款 都要选择正规平台

通过网络筹钱的方式常常见诸微博、微信等平台,这样的方式合情,但是否合法呢?网络筹款与捐款中,又需要注意什么呢?对此,记者采访了云南凌云律师事务所律师孙文杰。

“建议有筹款需要的筹款者要通过正规的平台筹款。”孙文杰说,正规平台相对来说对筹款者的信息要求更多,对款项的管理也更规范。这不仅能使筹到的款发挥最大用处,也能让捐款者看到捐款的用途。所以,无论是筹款者还是捐款者都应该选择正规平台。

“如果核实后捐款者所发布的信息属实,市民发现后也可以及时和一些单位取得联系,比如妇女、儿童相关的救助中心。”孙文杰说,这些单位也会对情况进行核实,可能也会对筹款者有一定帮助。

(原标题:《云南9岁女孩病重住院38次 妈妈开直播筹钱 爸爸失联 微信拉黑妈妈》)

《云南9岁女孩病重住院38次,父亲称外出打工后将妻子拉黑》 相关文章推荐一:云南9岁女孩病重住院38次,父亲称外出打工后将妻子拉黑

小灿每周都要到医院输血 本文图片均来自都市时报

“妈妈,爸爸和爷爷奶奶为什么都不来看我?”在昆明市儿童医院的病房里,9岁的小灿这样问妈妈。

2018年1月,小灿的眼睛周围出现了许多血点,经检查是再生障碍性贫血所致。

每个孩子都是父母的心头肉,然而,这名小女孩在经历病痛的时候,却只有妈妈陪在身边照顾她。无法负担高额的医药费,为了救孩子,这位年轻母亲想到通过直播平台来筹取医药费。

小灿母亲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去献血

输一次血小板要花1000余元

“孩子病重,丈夫联系不上,公婆不闻不问,她们母女俩真地很可怜。”3月26日,市民李先生向本报反映了小灿母女的事,希望爱心人士能给予她们帮助。李先生说,他和小灿母女素未谋面,他是在某直播平台上了解到此事的。

“李先生听说我们的事后,不仅热心地帮忙出谋划策,还给我转了爱心款。”3月26日,小灿的妈妈刘女士说。她们是昭通巧家人,2018年1月20日,女儿小灿的眼睛周围出现了出血点,她带着女儿到昆明市儿童医院进行了检查。医生给小灿做完血常规检查后,发现小灿的血小板数值为5(正常人数值为100—300)。小灿随即被送进了重症监护室,此时,小灿的血小板数降到了2。第二天,小灿输完血小板后,数值仍然只有50。鉴于此,医生抽了小灿的骨髓活检到上海化验。一星期后,小灿被确诊为再生障碍性贫血。

小灿的妈妈抱着她在儿童医院输血

“当时感觉天都快塌了,但还是要尽全力给女儿治病。”刘女士说,住院记录上写着,这次已经是孩子第38次住院了。每个星期,小灿都得到医院输血小板,输一次的费用就是1000多元。小灿没有商业保险,只有“新农合”,报销比例只是30%,家里债台高筑,而丈夫也在2018年7月的一天出门后再没回家。

“他当时就说他去打工给孩子看病,之后就再没回来了。”刘女士说,她的电话、微信都被丈夫拉黑了。自从孩子生病后,公婆不闻不问。

住院服务信息显示,小灿已经第38次住院

“我从来没见过孩子的父亲,一直都是孩子的妈妈一个人照顾孩子。”医院里的病友说,孩子才9岁,有时候刘女士到住院部找医生,孩子就自己在门诊排队。

“最困难的事情是背她。”刘女士说,小灿虽然才9岁,但个头比一般孩子高,体重也有33公斤。

孩子每周都要输血 母亲捐血小板回报社会

孩子生病,不间断的治疗使这个原本就不富裕的家庭变得更加艰难。2018年2月,27岁的刘女士听朋友说在网络上开直播可以筹到钱。于是,她便开始筹划直播。“我一般都是晚上开,主要就是给大家介绍一下小灿的病情。”刘女士说,由于小灿常常输血小板到凌晨3点多,所以自己也没能经常开直播,从开始到现在总共也只筹到了几千元钱。

“有许多好心人都通过直播给我们加油打气,还有的人专门到医院来看望小灿。”刘女士说,24日,有一位卖童装的女士专门给小灿送来3套衣服。“女儿生病后,她的学校、社会上的爱心人士都通过各种各样的方式关心我们,鼓励我们。小灿每个星期都要输别人的血小板,我也希望能做点事回报这个社会。”刘女士每隔两个月就会去献一次血小板。

“再生障碍性贫血是因为骨髓衰竭造不出血。所有细胞都是骨髓造血产出来的,骨髓造不出血,导致患者各项细胞非常低,白细胞很低,孩子容易感染。血小板也低,牙龈、口腔都容易出血,严重还会出现内脏出血、脑部出血。”小灿的主治医生杨医生说,小灿已经进行了ATJ治疗,但是由于长时间输血,小灿体内有了抗体,治疗效果不佳。

“她每个星期需要来医院输一次血,最多管用3—5天。上星期刚输完,下星期来血小板又是个位数了,血红蛋白低至五六十,白细胞一般在1.0左右。”杨医生说,这一次小灿的骨髓情况更糟糕,她已经在医院连续住了两个星期,接下来,需进行骨髓移植治疗,家长至少得准备五六十万元的费用。

★律师说法

网络筹款或捐款 都要选择正规平台

通过网络筹钱的方式常常见诸微博、微信等平台,这样的方式合情,但是否合法呢?网络筹款与捐款中,又需要注意什么呢?对此,记者采访了云南凌云律师事务所律师孙文杰。

“建议有筹款需要的筹款者要通过正规的平台筹款。”孙文杰说,正规平台相对来说对筹款者的信息要求更多,对款项的管理也更规范。这不仅能使筹到的款发挥最大用处,也能让捐款者看到捐款的用途。所以,无论是筹款者还是捐款者都应该选择正规平台。

“如果核实后捐款者所发布的信息属实,市民发现后也可以及时和一些单位取得联系,比如妇女、儿童相关的救助中心。”孙文杰说,这些单位也会对情况进行核实,可能也会对筹款者有一定帮助。

(原标题:《云南9岁女孩病重住院38次 妈妈开直播筹钱 爸爸失联 微信拉黑妈妈》)

《云南9岁女孩病重住院38次,父亲称外出打工后将妻子拉黑》 相关文章推荐二:让孩子休学“徒步行” 父亲回应质疑

  和父亲徒步去云南,儿子东东在车旁休息(图片由当事人提供)

  拉着一辆二轮车,来自山西太原清徐县的安永强开始带着12岁的孩子徒步,他们的目的地是云南。3月19日,安永强对北京青年报记者称,带着孩子徒步是因为家庭变故,孩子心情受到影响,希望通过徒步来带孩子散心,同时锻炼身体。而父子徒步云南的消息也在网上引起争议,对此安永强回应称,会在9月前回家让孩子继续上学。

  安永强对北青报记者称,他今年31岁,儿子东东(化名)12岁,之前在清徐柳杜乡老家上小学五年级。而在8个月前的去年7月10日开始,安永强称家庭遭遇变故,东东的母亲突然离家出走,并与家人失去了联系。

  差不多在孩子两三岁的时候,安永强的妻子外出工作,后来的多年时间里,妻子几乎每天都会通过电话和安永强及儿子联系。但从去年离家后,安永强再也联系不上妻子。

  自从妻子离家后,安永强看到儿子心情很不好,“孩子不太爱说话,在学校提到有关妈**话题就会哭,吃饭想起什么也会哭”。安永强说,也正因此,他希望带孩子出去散散心。

  目前,父子俩已到了山西襄汾。安永强拉的二轮车里放着被褥和一些生活用具,有时父子俩会在车里过夜。白天,安永强也会做一些直播,跟大家分享路上见闻。在获得鼓励的同时,争议也随之而来,有不少网友质疑,东东正在上学的年纪,这样是否妥当?在徒步过程中直播,是否只是利用孩子进行炒作?

  对话

  3月19日,北青报记者联系到父子徒步云南的父亲安永强,安永强讲述徒步的想法和经历,并对网上的质疑作出了回应。

  带孩子每天徒步17公里

  北青报:为什么会选择徒步?

  安永强:孩子心里不舒服,我就说带娃去云南看看山河,希望他能敞开心扉。徒步一个是锻炼孩子的毅力,一个是散心。另外,我的身体也不好,有糖尿病和“三高症”,想着我也锻炼锻炼,而且条件就允许徒步。

  北青报:每天会走多远?

  安永强:我们从2月21日开始徒步,一天走个十七八公里,大致路线都计划好了,会用半年的时间到云南,9月前要回来,让孩子上学去。

  北青报:视频里说路上就睡车里,吃饭有时候也自己做简单的,孩子能否受得了?

  安永强:晚上有些时候就在车上睡,天气不好时也在旅店睡,让孩子可以洗漱。前两天晚上有点冷,孩子感冒过一次,给他吃了药,现在好了。

  学历再高没有好心态不行

  北青报:很多人质疑,不让孩子上课而出来徒步,对孩子成长不好,你怎么看?

  安永强:我是这样想的,如果孩子没有好心态,非要上也不行。我是觉得无论做什么,都要有个好心理,这半年带娃出来走走之后还是会让他上学的。

  北青报:孩子这半年在外面,正常的学业怎么办?

  安永强:孩子每天在路上可以随时写日记,还给他买了课外书什么的,我跟学校请了假,学校那边也同意。我妹妹是大学生,可以辅导。我确实教不了他,但我为了儿子开心一点、快乐一点,学历再高没有好心态也不行。

  北青报:还有人质疑,是不是利用孩子在炒作?

  安永强:每个家庭有每个家庭的难处,有些人不理解。孩子之前自卑、不和别人玩,我怕他越大,心理阴影越大,是希望不要有仇恨,不是利用孩子来吸引注意。

  徒步后会继续让孩子上课

  北青报:徒步这么久,会不会觉得累?

  安永强:累肯定是累,累也是为了娃娃。徒步后孩子心情好一点,我也有好转,路上没事干唱唱歌,希望通过徒步把心情缓一缓。说实话出来也是带孩子受罪,但为了早一点能走出来,每天很累都不顾上想别的。

  北青报:路上有想过放弃吗?

  安永强:我是想给儿子做个榜样,所以千难万险也会想办法。路上有好心人帮我拉车,给我送东西等,我都接受。经过这些变故,我也是想通过受罪,减少一点思念。

  北青报:徒步完成后有什么打算?

  安永强:徒步完之后还是让孩子上学,我还是开车去,该干啥干啥。(记者 郭琳琳)

(本文来自于新华网

《云南9岁女孩病重住院38次,父亲称外出打工后将妻子拉黑》 相关文章推荐三:锤杀双亲的 13 岁少年:作文虚构母亲工作和父亲感情

《协查通报》上罗强的照片。本文图片均来自北青深一度微信公号

2018 年的最后一天,13 岁的罗强杀死了自己的父母,凶器是父亲用来养家糊口的那把木工锤子。

在湖南省衡南县三塘镇,这并不是一个完满的家庭,母亲谭丽丽和大女儿智力上都有缺陷,父亲罗学勇把罗强奉为掌上明珠,他尽可能给儿子创造更好的经济和教育条件。但这种宠爱换来的是罗强的顽劣,他爱玩游戏,出手阔绰,还花钱请高年级学生帮忙打架。

罗强似乎不愿意让人看到自己家庭真实的一面,他在作文里曾虚构了母亲的工作,以及和父亲的感情。现实中,罗强常和父亲发生争执,甚至动手。他曾向同学抱怨,母亲不该把他生在人世。

在杀死父母后,罗强逃往了他作文中虚构出的美好的故乡云南,并在那里被警方抓获。

凶案发生地点。

锤杀父母

衡南县西面的学塘村,从罗强家的二层小楼出来,抬眼能看见青山、菜地和池塘。屋子里停着两具棺木,里面躺着的,是罗强 45 岁的母亲谭丽丽和 51 岁的父亲罗学勇。

12 月 31 日 18 时 40 分许,13 岁的罗强用锤子先后将母亲和父亲锤伤后,逃离家中。罗学勇和谭丽丽最终伤势过重死亡。

在这个四口之家,母亲谭丽丽患有先天性智力缺陷,20 多岁的女儿罗雨杨也有同样的疾病。事发后,罗雨杨穿着黄色的棉衣,站在屋外,目光呆滞,很难用清晰的逻辑讲述弟弟杀人逃跑的经过。

按照罗强大伯的说法,罗强杀人后,罗雨杨跑去了大伯家,言语不清的比划着出事了。大伯赶到弟弟家中,看到弟弟和弟媳头上都流着血,谭丽丽瘫坐在里屋已经失去意识,罗学勇则头朝窗,斜躺在外屋的水泥地上。

大伯称,他从罗雨杨那里了解到,罗学勇遭到儿子锤击倒地后尚有意识,曾催促女儿赶紧向人求助。大伯确认情况后,让家属报了警。

罗强杀人的凶器,是一个握把长约 20 厘米的羊角锤,这是父亲罗学勇生前做木匠活的工具。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学塘村的村干部称,警方在距离案发地三百多米的地方发现了罗家的一辆电动车,在电动车的座底箱里找到了作案工具羊角锤。罗家亲属称,此前,罗强从镇上中学放假时,罗学勇会骑着这辆车接儿子回来,返校时再将他送到国道附近。

关于事发当天罗强的行凶动机,据媒体报道,罗强大伯得知出事后,询问侄女是不是要钱打游戏没给?侄女回应他钱!游戏!。

31 日晚,三塘镇振兴南路上的网吧遭遇了警方的搜查,一家临街的网吧老板拿出一份《协查通报》,时间为案发当晚 7 点 26 分,罗强身穿浅绿外套出现在三塘镇一间名为黄金岭的网吧。

事发后,这家网吧已被停业整顿。网吧老板称,罗强偶尔会来这里,当天晚上监控显示他曾在网吧柜台买过东西,没有待太久就离开了。

《协查通报》上还附了一张罗强的近照,这个身高 163cm 的初中男生,穿着灰色帽衫,神情木然。

学塘村里罗家的二层小楼。

被宠爱的儿子

村里人提到罗学勇时,大都说他老实、勤劳、爱儿子。

小学文化的罗学勇一直在做木工活,平时在三塘镇周边打临工。他的工友介绍,木工收入这几年提高了不少,每天能赚 300 元。但这却是个辛苦活儿,有村民称,罗学勇常常早出晚归,夏天早上五点不到就起来,晚上有时九、十点钟才回来。

即便挣得是辛苦钱,在朋友缺钱时,罗学勇还是很慷慨。该工友回忆,自己家当初在镇上买房装修时需要用钱,因为知道罗家的经济状况不宽裕并没有开口,结果罗学勇骑着摩托车从乡下赶到镇上,主动借了几万块钱给他。

罗学勇的工资,主要用来负担一家四口人的生活。妻子谭丽丽没有工作,平时在家照顾孩子和做家务。罗家盖了一幢二层楼,但屋内没有任何装修,一台老旧的电视机和旧冰箱是仅有的电器。

最麻烦的还是母女二人的精神状况,据罗强的大伯称,谭丽丽虽然有智力残疾,但有基本的自理能力,买菜做饭没有问题,还能照看家里的几亩地。罗雨杨遗传了母亲的智力缺陷,家属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罗雨杨只上过幼儿园,几年前曾出嫁,但没过多久便被退婚。

也正因此,智力健全的罗强在出生后,得到了父亲更多的宠爱,被寄予了更高的期望。

罗强的小学同学小卷称,罗强和大家一样从四年级开始住宿,但到了六年级就没住宿了,他爸爸每天来接他回家。罗强在大山中学初一时的班主任费老师说,罗学勇曾给罗强买过一台大屏学习机,被他带来学校。不过,这台学习机更多被罗强用来偷着打游戏。

大山中学一个年级有两个班,总共 90 多人。升到中学后,小卷记得,初一上学期,罗强的成绩还不错,期中考试差一点就进了年级前三十。到了下学期,罗强成绩开始下滑。另一名当时的同学说,那时罗强的成绩已经到了年级 80 多名。小卷还发现,罗强交了不少新朋友,并且开始抽烟。

在中学,罗强开始游戏,他会在周末跑到附近的商家,蹭无线网打游戏,玩的是绝地求生,但还是知道适可而止的,小卷说。

罗学勇给儿子的零花钱不少,但很多人都听说,罗强还从父亲那里偷钱。小卷说,小学时罗强曾经喊上别人去自己家里偷钱,为此父亲罗学勇把钱藏在蜂窝煤里。因为儿子偷钱的事,罗学勇来过学校多次。

手里的钱多了,罗强出手阔绰。很多同学都见过他买玩具、买手机,并经常摆阔,请人吃饭,把钱一块一块的放在同学的桌子上。据费老师称,罗强甚至曾花 30 块钱找高年级学生打了隔壁班的同学,理由是这个同学抢了自己朋友喜欢的女生。

罗强曾在作文里总结过自己的性格:我比较急躁、冲动,因此有同学不小心撞了我,我就是用拳头来解决问题。

去年 9 月,升到初二后,罗勇从大山中学转到镇上的华星学校,这是一所刚建成不久的民办学校,学费每学期有七八千元,几乎是大山中学的 10 倍。

罗强在这里的班主任腾老师说,转学后,能看到罗强成绩上的进步:从入学考试的排名倒数,到最近几次考试排名跻身中下游,罗学勇知道后,也很开心。

按照腾老师和多位同学的说法,在成绩回升的同时,罗强依然会去上网、玩游戏,只是没到上瘾的程度。并且同样对新同学出手大方,总会请客吃东西。

案发后罗强出现过的网吧。

虚构的幸福

2018 年 10 月 17 日,腾老师布置了一篇作文题目——请联系实际说说你的母亲对你的影响有哪些?

我的母亲是外地的,说话有乡音,但在小区邻居面前很亲切,在邻居眼里很贤惠,在家中是个好妈妈,好妻子,我妈妈让我心变得坚强了,也让我在邻居眼中也成为一个好孩子。

这是罗强在作文中给出的答案,与真实情况大相径庭。

谭丽丽来自郴州市安仁县,与衡南县相邻。罗学勇的工友及其亲属称,两人当初是经介绍结婚。小卷曾去过罗强家,看到他洗完脚之后,指使母亲谭丽丽给他拿拖鞋。罗强的大伯说,罗强曾因为饭菜做的不好吃等原因打过谭丽丽。

华星学校的同学小力说,罗强在聊到母亲时,会流露出伤心和自卑的情绪,他憎恨这个家庭,埋怨母亲不该把他生在人世。罗强曾告诉班里同学,自己父母已经离婚了,他为母亲虚构了一份职业,说是在外地做工程师。

在 2018 年 12 月 25 日另一份作业中,罗强对父亲罗学勇的描述同样充满理想色彩:我的父亲是一位朴实的工人,他和普通的工人一样手上长满厚厚的茧,脸上布满许多的皱纹,话说比较和蔼,每次回来他并不是问我学习而是生活过的好不好,其次再是成绩,我父亲他对别人和对我没啥区别,别人对他很尊重,当每次去和爸爸买菜时认识的人都会亲切的来一句问候,我为此感到很骄傲。

而实际上,罗强跟父亲之间因偷钱等原因,时常产生矛盾甚至动手。小卷回忆,有一次他爸打他,他把他爸衣服撕破了。而小力记得,事发前一个月罗强说过,自己因为回家晚了跟爸爸起了冲突,动手打了人。

在罗强一篇初一的作文中,还出现过对远方家人的向往。罗强写到,他和父亲在春节前坐高铁去了云南老家,父亲给了他一个大红包,送他去了五庙村,见到了依然健壮、轻巧的外婆。

然而在现实中,这趟温馨的探亲之旅并不存在,据亲属称,罗强的外婆已经去世,而父亲罗学勇和母亲谭丽丽的老家,跟云南更是没有关系。

罗强课本上写着愤怒二字。

少年的愤怒

罗强的聊天网名叫请问钱,最近的一条状态发布于 2018 年 11 月 24 日,他拍了三张华星学校的照片,并感叹学校太无聊了。

在他的网络空间里,与游戏相关的状态仅有三条,更多的则是对兄弟和爱情的感慨。他在去年 11 月 17 日发布了一条状态:我们最基本要保护好以下四点:1. 脚下的土地。2. 远方的家人。3. 怀中的女人。4. 身边的兄弟。

罗强空间的个性标签里,出现了一个女生的名字。他也曾在课本上写过这个女生和另外一个男生的名字,旁边又写上了重色轻友。同学小卷说,罗强和这个男生同时喜欢上这名女生,罗强后来花钱雇人打了这个男生。

罗强曾在八年级上册的语文课本上,用黑笔一上一下写了怒、愤两个字。

2018 年 12 月 28 日下午,华星学校的元旦假期开始。那天罗强告诉父亲,自己打算放学后玩一会再回家,但罗学勇等了一整晚儿子都没回来。

29 日晚上 10 点多,罗学勇和腾老师在镇上同学家里找到了罗强,罗学勇带儿子回到家时已是凌晨。不过,父亲很快发现,此前罗强找他要的 1000 元学费预付款并未交给学校,而且被他花掉了 800 元。

杀人后,罗强用父亲的身份证购买了火车票,经过十多个小时车程,抵达云南大理。离开前,他曾给同学发消息说:我犯事儿了,要出趟远门。

1 月 2 日下午,华星学校的学生已经返校上课,而罗强在大理被警方抓捕归案。

根据我国《刑法》相关规定,对于未满 14 周岁的犯罪者,不予刑事处罚,可责令其家长或者监护人加以管教;在必要的时候,也可以由**收容教养。

在一个多月前,湖南另一名 12 岁男生也因不满母亲管教太严,持刀将母亲杀死。事后,吴某被送往长沙一家机构接受管束教育。据媒体报道,衡南当地**对于罗强后续的安排,也准备参照这一做法。

1 月 4 日,罗强的父母即将下葬。面对记者,大伯说,他恨死罗强了,但还是希望他能回来送父母最后一程。毕竟,他还是罗家的血脉啊!

(文中均为化名)

《云南9岁女孩病重住院38次,父亲称外出打工后将妻子拉黑》 相关文章推荐四:云南白药510亿并购有条件通过 还有多起吸收合并在路上

日前,云南白药(000538,SZ)和旗下云南白药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白药控股”)整体上市事项有条件过会。

↑云南白药 资料图 据视觉中国

这起自2018年9月19日停牌便启动的合并案交易规模超510亿元,是去年A股最受瞩目的并购项目之一,时隔半年过后,终于落下帷幕。

公告显示,待交易完成后,白药控股作为被合并方将予以注销,白药控股将实现整体上市。云南白药将成为产业收购、资源整合的医药产业唯一平台,为公司未来的外延扩张和国际化转型提供制度基础。

再次迈入“千亿俱乐部”

2月28日,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以下简称“中国证监会”)上市公司并购重组审核委员会召开2019年第6次工作会议,对云南白药本次发行股份吸收合并云南白药控股有限公司暨关联交易事项进行了审核。

晚间,在其官方网站发布公告称,根据会议审议结果,本次发行股份吸收合并云南白药控股有限公司暨关联交易事项获得有条件通过。在公告中,证监会要求云南白药进一步补充说明本次交易的必要性与合法性,并且进一步说明资产剥离涉及的相关转让款、往来款项的回收保障措施。

在2018年的11月3日,云南白药就公布了合并草案,3易其稿后,在2月24日披露了最后的修订稿。公告显示,本次交易由白药控股定向减资和吸收合并两个部分组成。

↑云南白药 资料图 据视觉中国

本次交易前,白药控股为云南白药的控股股东,持有上市公司的比例为41.52%,新华都及其一致行动人的持股上市公司股份比例为4.35%。而白药控股的股东为云南省国资委、新华都及江苏鱼跃三方构成,云南省国资委和新华都分别持有白药控股45%的股权。

为了使云南省国资委和新华都对上市公司所持的股权一致,白药控股先定向回购新华都实业持有的白药控股部分股权并在白药控股层面进行减资。

而根据公告中对白药控股的评估,扣除定向减资影响后的评估值为510.28亿元。

也就是说,依照这个评估情况,云南白药本次吸收合并的交易对价为510.28亿元,根据本次发行股价计算,云南白药需要向交易对方发行6.68亿股A股股份,用来支付这次吸收合并的对价。

由于白药控股本就持有的云南白药4.32亿股股票将被注销,因此本次交易后实际新增股份数量为2.36亿股。

按照交易后的总股本12.77亿股、以3月1日收盘价86.55元/股来计算,云南白药的总市值将增加200亿元达到1105.24亿元,再次踏入上市公司市值“千亿俱乐部”的行列。

对于吸收合并的原因,云南白药称主要是从根本上解决同业竞争的风险。

红星新闻记者注意到,白药控股作为持股型企业,主要通过上市公司开展药品制造、研发、流通以及中药资源和健康护理等相关业务,白药控股业务与云南白药的之间业务并不重合。

但云南白药认为,未来若两个平台继续独立发展,在以“药”为核心的唯一战略发展定位指引下,白药控股若将混改引入的增量资金直接用于医药产业投资,将与上市公司发展战略高度重合,面临潜在的同业竞争的风险,且难以有效整合优势资源形成发展合力。

其实,红星新闻注意到,在资本市场,关联公司之间相互“吸收合并”,云南白药和白药控股并不是第一家。

美的集团(000333,SZ)以143.83亿元吸收合并小天鹅(000418,SZ)的事宜,也在资本市场备受关注。2月20日,美的集团和小天鹅双双宣布,重组方案在证监会上市公司并购重组审核委员会工作会议上,获得无条件通过。交易完成后,小天鹅将退市。

对于吸收合并的原因,广发证券也认为,合并有助于优化美的集团内部资源,有利于避免同业竞争、消除关联交易。

除此之外,还有多家公司的“吸收合并”案都还“在路上”——

1月25日,双汇发展(000895,SZ)也发布公告称,拟通过发行股份的方式并购其控股股东漯河市双汇实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双汇集团)的全部资产;

1月31日,东风科技(600081,SH)宣布,将通过吸收合并控股股东(零部件集团)的方式完善多元化布局,实现集团业务资产整体上市。

东风科技称,吸收合并控股股东,将有助于完善多元化的产品体系,同时也实现了零部件集团整体上市,进一步发挥资源整合协同效应;双汇发展也在回复深交所问询时称由其合并双汇集团可降低关联交易规模。

“上市公司整体市值偏低时,对于大股东资产注入上市公司相对比较划算。此外在涉及领域重合时,的确也能消除同业竞争的隐患。”有市场人士向红星新闻记者分析称。

《云南9岁女孩病重住院38次,父亲称外出打工后将妻子拉黑》 相关文章推荐五:褚时健商业版图:10家公司见证沉浮

  任过职的3家红塔系公司已经被注销或吊销,7家农业类公司见证褚时健二次创业的辉煌

  那个不服输的褚时健走了。3月5日,新京报记者从褚时健亲属处证实,云南红塔集团有限公司和玉溪红塔烟草(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原董事长、褚橙创始人褚时健去世。

  褚时健,曾经是有名的“中国烟草大王”。1994年,褚时健被评为全国“十大改革风云人物”。褚时健使“红塔山”成为中国名牌,使玉溪卷烟厂成为亚洲第一、世界前列的现代化大型烟草企业。

  然而,褚时健在71岁高龄遭遇牢狱之灾,在保外就医及出狱阶段,已经年迈的褚时健开始种植褚橙。伴随褚橙的火爆,褚时健再度走上自己人生的高峰。

  尽管褚时健的人走了,但他的事业仍在继续。

  褚时健家族产业分布图

  2002年

  WHIZTOYS私营有限公司

  2003年6月17日

  新平金泰果品有限公司

  2013年1月23日

  云南实建果业有限公司

  2013年4月16日

  云南褚橙果品有限公司

  2014年3月24日

  新平励志果业有限公司

  2014年11月17日

  龙陵恒冠泰达农业发展有限公司

  2016年5月17日

  华宁芸瑞果品种植有限公司

  2017年11月29日

  云南褚氏果业股份有限公司

  2018年9月11日

  云南褚氏农业有限公司

  二次创业,84岁通过电商卖“褚橙”

  天眼查显示,与褚时健相关的公司共有10家,其中褚时健曾任职的3家公司已经被注销或吊销,分别是云南红塔(集团)总公司、云南红塔集团、云南红塔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注册资本分别是1.11亿元、20.19亿元、20.19亿元。这三家公司在1993年至1995年间成立,记录了褚时健人生第一阶段的辉煌。

  余下7家公司均围绕农业,先后成立于2013年至2018年,见证褚橙的火爆与发展。

  2002年,已经74岁的褚时健因严重的糖尿病保外就医,与妻子在玉溪市新平县哀牢山承包荒山种橙,开始第二次创业。

  新加坡会计与企业管理局(英文简称“ACRA”) 官方信息显示,就是在那个时候,褚时健的儿子褚一斌投资5万新币成立了WHIZTOYS私营有限公司,登记的主营业务是从事一般进出口贸易,涉及玩具、儿童服饰和儿童用品的零售。

  2003年6月,WHIZTOYS投入845万元注资马静芬任法人代表的新平金泰果品有限公司,新平金泰因此成为中外合资企业,是后来褚橙的主要运营方。这次商业行为被解读为褚一斌将对“考虑父母养老问题”付诸行动。

  2012年11月,84周岁的褚时健种植的“褚橙”通过电商开始售卖,最终“褚橙进京”声名大噪。

  随着褚橙的火爆,2013年开始,褚时健重新参与不少公司的创立。2013年1月23日,褚时健任职的云南实建果业有限公司成立,注册资本1000万。2013年4月16日,褚时健担任股东的云南褚橙果品有限公司成立。

  2014年3月24日,新平励志果业有限公司成立,褚时健担任股东和监事。同年11月17日,龙陵恒冠泰达农业发展有限公司成立,褚时健担任董事长。两年后,华宁芸瑞果品种植有限公司成立,褚时健担任股东。

  2017年11月29日,云南褚氏果业股份有限公司成立;2018年9月11日,云南褚氏农业有限公司成立。这两家公司的董事长都是褚时健。

  独子褚一斌:不想做农业,但还是回来了

  褚时健走了,褚时健的独生子褚一斌的动向备受关注。

  天眼查显示,褚一斌名下目前有8家公司,多数与父亲名下的公司重合,还有一些则是早年自己成立的公司。

  其中,褚氏的芒市恒冠泰达农业发展有限公司、云南褚氏农业有限公司、云南褚氏果业股份有限公司、新平褚氏农业有限公司、陇川恒冠泰达农业发展有限公司等5家都是从事农业的公司,褚一斌都是法人代表。在上述大部分公司中,褚一斌还担任总经理,同时兼任执行董事。

  成立于1993年、如今已被吊销的百利德(深圳)实业有限公司则是褚一斌年轻时留下的印记。据了解,褚一斌早年在国外生活,2005年带着自己的孩子回云南探望父母。当时,褚时健生平第一次问儿子:“你要不要回来?”但褚一斌并没有回应。

  “当时因为投资美股,作息昼夜颠倒,状态不好。”褚一斌在2016年向前来专访他的《人物》杂志解释称,“我个人的特点、经历,我见过的东西、跑过的地方比父亲多,活动半径比父亲大。我要选择的话,并不最想做农业。”

  直到2012年底,褚时健再次给褚一斌打来电话,“我年纪大了,也跑不动了,你看怎么办?”这位当时即将85岁的老人,在给独生儿子的电话中,话语流露出难得的认老服输之意。

  褚一斌很明白。

  在安置完自己的生意后,褚一斌于2013年7月回到云南,回到这个曾因“老父亲的树冠阴影太大”而感到排斥并努力离开的地方。

  新京报记者 林子 朱玥怡

《云南9岁女孩病重住院38次,父亲称外出打工后将妻子拉黑》 相关文章推荐六:云南白药拟吸收合并白药控股估值超500亿元持股一年多鱼跃科技被套?

11月1日晚间,停牌多日的云南白药发布公告称,公司拟吸收合并白药控股,交易完成后,云南省国资委和新华都及其一致行动人并列成为上市公司第一大股东。

值得一提的是,云南白药此次吸收合并的白药控股对价初步预计为508.13亿元,低于鱼跃科技入股白药控股时的估值。

云南白药称,公司通过向控股股东白药控股的三家股东云南省国资委、新华都及江苏鱼跃发行股份的方式对白药控股实施吸收合并。云南白药为吸收合并方,白药控股为被吸收合并方。本次吸收合并完成后,云南白药为存续方,将承接白药控股的全部资产、负债、合同及其他一切权利与义务,白药控股将注销法人资格,白药控股持有的上市公司股份将被注销,云南省国资委、新华都及江苏鱼跃将成为上市公司的股东。

经初步预估,白药控股母公司100%股权的净资产账面价值为203.58亿元,预估值为542.69亿元,预估增值339.11亿元,预估增值率166.57%。白药控股将按照评估值实施白药控股定向减资,本次吸收合并的交易对价将以扣除白药控股定向减资影响后的评估值为基础确定。基于上述预估值,白药控股定向减资金额为34.55亿元,标的资产扣除白药控股定向减资影响后的预估值为508.13亿元。

根据上述预评估情况,本次吸收合并对价初步预计为508.13亿元,根据本次发行股份的价格测算,云南白药通过向交易对方合计新发行股份共计6.65亿股A股股份支付本次吸收合并的全部对价,本次交易不涉及现金支付。

2016年7月20日,云南白药公告称,控股股东白药控股启动混改。

2016年12月30日,云南白药称,白药控股通过增资方式引入新华都实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本次交易完成后,白药控股的股权结构变更为云南省国资委和新华都各持有其50%股权。新华都此次出价不菲,为254亿元。按此价格计算,白药控股的整体估值为508亿元。

2017年6月份,白药控股再次通过增资方式引入江苏鱼跃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本次交易完成后,白药控股的股权结构变更为云南省国资委、新华都及江苏鱼跃分别持有其45%、45%、10%的股权。此次鱼跃医疗的出价为56.38亿元。按此价格计算,白药控股的整体估值为563.8亿元。

此次云南白药发布的拟吸收合并白药控股方案显示,标的资产预估值508.13亿元,这是否意味着鱼跃科技被套?

在发布吸收合并云南白药控股有限公司暨关联交易预案的同时,云南白药发布了关于回购公司股份以实施员工持股计划的预案。

云南白药介绍,公司拟采用集中竞价、大宗交易及法律法规允许的方式从二级市场回购社会公众股。用于回购股份的资金总额不超过人民币15.27亿元,资金来源为公司自有资金,回购股份成本不超过人民币76.34元/股,预计公司本次回购股份数量不超过2000万股,占公司当前已发行总股本的比例不超过1.92%。

数据显示,云南白药停牌前最后一个交易日的收盘价为70.23元/股。

《云南9岁女孩病重住院38次,父亲称外出打工后将妻子拉黑》 相关文章推荐七:ST升达拟收购云南伟力达100%股权

原标题: ST升达拟收购云南伟力达100%股权

今日(11月11日)晚间,ST升达(002259,SZ)公告,拟以现金方式收购云南伟力达地球物理勘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云南伟力达)100%股权。后者是一家以矿物勘查技术服务为主的公司。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此前,云南伟力达曾一度被西部资源看中,欲将其纳入麾下。

拟现金收购云南伟力达100%股权

今日晚间,ST升达发布《关于签署框架协议的公告》称,为增强公司的综合竞争力及持续经营能力,公司拟以现金方式收购云南伟力达100%股权,收购完成后,云南伟力达将成为公司的全资子公司。

资料显示,云南伟力达成立于2005年,注册资本为4000万元,是一家以勘查技术服务为主的民营企业,业务覆盖矿产勘查、矿产物化探、工程物探等技术服务。云南伟力达还持有四川猎鹰科技有限公司52%的股权,以及昆明阳辰科技有限责任公司51%的股权。

云南伟力达的股权结构比较简单,仅两名自然人股东。其中,袁凯是云南伟力达的法定代表人和执行董事,持有云南伟力达60%的股份;施云昆持有云南伟力达剩余40%的股份,为公司总经理。

未经审计的财务数据显示,2017年和今年1~9月,云南伟力达分别实现营收1153.6万元和1573.43万元,净利润分别为-15.8万元、187.7万元。截至今年9月末,云南伟力达总资产4313.3万元,净资产4218.37万元。

ST升达公告称,收购云南伟利达股权后,能在单一的清洁能源业务板块的基础上丰富公司的业务结构,经过培育能够成为公司新的利润增长点,增强公司的盈利能力。

云南伟利达曾被西部资源看中并欲纳入麾下。 2016 年8月,西部资源曾与云南伟力达全体股东签署《框架协议》,拟现金收购云南伟力达100%股权。但两年多过后,该事项仍无实质性推进。

今年8月,西部资源发布2018年中报披露,截至目前,公司尚未就收购云南伟力达事项作出最终决策,也尚未签订正式的股权转让协议。

如今,云南伟利达转投升达林业,西部资源上述事项无疑已化为泡影。

今年已多次对外并购失败

自2016年底,升达林业将林业资产整体剥离给控股股东——升达集团后,公司仅剩下LNG业务。截至今年6月末,LNG业务贡献了公司99.94%的营收。“LNG业务虽盈利能力不高,但却能够稳定盈利。”公司相关人士曾向记者称。

不过,目前公司LNG业务也面临盈利能力下滑的局面。今年以来,受上游原料气大幅提价等影响,公司毛利率大幅下滑。今年1~9月,公司毛利率为12.11%,较去年同期的16.21%下滑逾4个百分点。而2017年,公司LNG业务毛利率曾高达23.01%。

今年1~9月,公司实现营收约为7.4亿元,同比下降6.92%;净利润约为-4057万元,同比下降429.44%;扣非后净利润约为-4098万元,同比下降968.44%。

LNG业务不振,公司也一直在寻求新的利润增长点。“按照中小板的规则,公司是可以有两个主业,我们想在发展LNG业务的同时,寻求其他产业的发展机会。”升达林业相关人士曾对记者称。

但近年来,公司对外并购并不顺利。今年3月,ST升达公告称,公司拟现金收购河南寓泰安防51%以上的股权,进军安防领域。不过,该并购事项最终在今年6月以失败告终。“主要还是各方的诉求不太一样。”彼时,公司相关人士对记者解释。

随后,公司又宣布拟以不超过7.8亿元现金增资跨境电商公司——杭州全之脉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以获取后者不超过19.5%的股权。但最终在今年9月,该增资事宜未获公司股东大会审议通过而宣告流产。

《云南9岁女孩病重住院38次,父亲称外出打工后将妻子拉黑》 相关文章推荐八:四川11岁娃玩游戏刷掉父亲信用卡1万,被惩罚做家务还债

信用卡突然多出1.2万多的账单

报警后发现是11岁的儿子充值手机游戏了…

在把儿子一顿“胖揍”之后,

他决定给儿子一点处罚:做一年家务来“还债”……

卡被盗刷?

多出10000多元的账单

54岁的姚先华家住泸州市江阳区望江苑小区,之前因为周转不灵,欠着1万元的信用卡,这笔钱他精打细算,一定要在年前还掉。2月1日,他去银行还款时,却发现欠的已经是两万多元了。

姚先华既疑惑又震惊,他第一反应是卡被盗刷了,于是赶紧报警,对卡作了挂失处理。随后他又打出账单明细,一行一行的消费记录显示,这些钱都是在2018年12月中旬到2019年1月底之间支出的。

一开始是一次几元、十几元的记录,后面有时候一次就是几百元,总共支出12900多元。收款方有科技公司、某某游戏等,姚先华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有银行工作人员提醒,是不是有打游戏充值?

部分信用卡账单

但姚先华根本不打游戏,他倒是看到儿子经常玩自己的手机,但卡一直是自己在保管,儿子怎么会刷掉里面的钱?为了印证是不是儿子刷卡充值游戏了,他当即打电话给妻子,把儿子带到银行门口来问,儿子支支吾吾承认了玩过游戏,并绑定了银行卡有过充值服务。

姚先华气得不行,当街就揍了一顿儿子,直到众人拉住才罢手。

做家务“还债”

教育儿子钱是劳动换来的

54岁的姚先华以前是一个木匠,2017年开始在云南、老挝务工。他不懂网络,去年的时候,他回家往返西双版纳到毕节,都是让儿子帮他在网上订的机票。

姚先华也不知道打游戏还要花钱,他说只想到手机游戏耗流量,因此每次看到儿子玩他的手机,他都会制止。

最近两年,姚先华身体不太好,也没有像以前那样拼命干活了。他把泸州的两套安置房卖了一套,然后在老挝买了一套小户型房子,他计划以后拿到房后去老挝开一家快餐厅。2017年下半年,他把儿子也带到了老挝上学,因为去年下半年儿子在老挝被摩托车撞伤,他才把儿子接回到云南,一直到过年前才回到泸州老家。

姚先华的妻子一直留在泸州,做路口的交通劝导员和照顾一个老人两份工作,小坤帮记者算了一下账,妈妈两份工作加起来一个月有2000多元的工资。

说起家里挣钱的不易,姚先华便对儿子打游戏花掉的1万多元痛惜不已。他说在云南的时候,有一天他没事,出门溜达捡了一大袋矿泉水瓶,最后才卖了9元钱,没想到儿子在家打个游戏,一天就花几百元。

生气的姚先华揍了儿子后,决定好好教育一下儿子,“要让他知道钱不是那么容易挣的,都是用辛苦劳动换来的。”姚先华说,当时在气头上,便教训儿子,以后别去上学了,就跟他去打工挣钱,去餐厅洗盘子、切菜,要学会干活,就先从家里开始干起。

他给儿子布置的工作,就是每天煮饭、洗衣服、拖地……所有的家务活都要做。他说以前在家里没要儿子干过家务活,现在要让他“吃点苦头”。

小坤正在做家务

孩子自觉做家务

知道父亲挣钱不易

2月15日上午,母亲上班去了,家里就小坤和父亲在家。记者前去采访,小坤主动去烧水泡茶,临近中午,小坤又进了厨房开始煮饭,过程中姚先华并没有提醒他。

小坤拿出两个菜头,用小刀去皮,洗了后再切片,他计划做一盘菜头炒肉,另外热一份没有吃完的牛肉。动作不是很利索,但做得很认真,他说有些不会做的,就问妈妈。妈妈在家的时候,也会帮他做。

在家里,姚先华保持着一脸严肃,对于儿子的表现,他虽然觉得孩子已经做得不错,但没有一句表扬。他说儿子做的菜味道还不是很好,有时候会告诉他得加紧学。

对于教育孩子,姚先华自有一番理论,他的大女儿已经是一名公务员,以前读书很听话,也很用功。他说小儿子要“皮一些”,所以教育上他也费心得多。

姚先华说自己小时候吃了不少苦,12岁就开始做生意,每天从合江背三节木头到泸州来卖,走山路,赶汽车,一天可以赚2元钱。自己这些年也干过工程,搞过装修,有些积蓄,但这点家底,都是辛辛苦苦攒起来的。

妻子对他如此严厉地教育孩子表示反对,但他说,孩子“不琢不成器”,以后长大了没能力不踏实,害的还是他自己。他说现在很多年轻人,20多岁了还“啃老”,就是小时候被惯出来的。

姚先华觉得,孩子就是要严厉管教,要让他“长记性,知道怕”。他说儿子之前对钱都没多少概念,以为网上打游戏,花的都是虚拟的钱,不是实实在在的,他现在就是要让儿子晓得钱是如何挣来的。

知道自己闯了祸以后,小坤这几天在家很听话,也很少出门去玩。坐在一脸严肃的父亲旁边,他的眼神里还有些怯意,他说话很细声,他把玩的游戏讲给记者,也把自己如何操作充值,收到的验证码翻给记者看。

姚先华此前找到泸州当地媒体寻求帮助的时候,小坤事后还专门给该报社记者发短信,希望“姐姐能够帮帮我”,把自己不小心花出去的钱要回来。他说平时在父亲身边,知道父亲挣钱很不容易,特别是最近自己做家务,更感受到了劳动的辛苦。

对话儿子

做错了甘愿被罚

小坤一边做饭,一边跟记者讲做家务的感受,他说做错了事情,被罚是应该的。

记者:以前会做过饭吗,小坤?

小坤:以前不会做饭,现在学做,不会的时候妈妈会教我,或者跟我一起做。

记者:喜欢打游戏吗?

小坤:以前比较喜欢打游戏,有时候就偷偷打一下,但以后不会打游戏了。

记者:知道打游戏要花钱吗?是如何开始充值打游戏的?

小坤:要绑卡,要验证码,我就输入进去了,当时不知道要花钱,以为是游戏里的虚拟货币。

记者:爸爸让你每天干家务活,心里愿意吗?

小坤:愿意做,我做了错事,爸爸很生气,就该被罚。

记者:知道爸爸为什么要你做家务吗?

小坤:知道,爸爸是让我明白挣钱不容易,我以前在爸爸身边,也晓得爸爸挣钱很辛苦。

专家

任务细化并要让孩子坚持下去

成都大学师范学院教育心理系主任李红介绍,案例中父亲的这种做法是可取的。这种方式,对于一个有能力干一些家务活的孩子来说,可以让孩子学到生活技能,也能让孩子对金钱有正确的认识。

李红说,但家长在实行过程中,也要注意细节,比如在让孩子做家务的过程中,明确、细化孩子要干的家务活,也要让注意休息,劳逸结合,比如每周有一两天,该让孩子休息或者玩耍的时候,也要给孩子“减负”。

同时也要鼓励、赞许孩子在劳动中的表现,不要一味地严厉,监督孩子有始有终地完成,确保教育目的性明确,并取得相应的效果。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杨灵摄影报道

(本文原标题:《四川11岁娃玩游戏刷掉父亲信用卡1万多元,被惩罚做一年家务“还债”》)

《云南9岁女孩病重住院38次,父亲称外出打工后将妻子拉黑》 相关文章推荐九:云南白药拟508亿吸收合并白药控股 平安系董事投反对票

平安系反对的理由,是其认为云南白药没有将重组后对股东的价值回报阐述清楚。

11月2日,云南白药(000538.SZ)发布公告称,上市公司拟吸收合并白药控股。本次吸收合并对价初步预计为508.13亿元。交易完成后,白药控股作为被合并方将予以注销,白药控股将实现整体上市。根据公告,白药控股自2016年启动混合所有制改革以来,形成了云南省国资委、新华都(002264.SZ)及江苏鱼跃45%∶45%∶10%的股权结构。

云南白药最早于9月18日发布白药控股整体上市的公告,原本计划在10月19日前披露有关方案,但因“交易结构和相关事项非常复杂”多次延期。

根据预案,此次交易由白药控股定向减资和吸收合并两个部分组成,二者互为条件,若其中任何一项交易因任何原因终止或不能实施,则另一项交易将终止实施。

本次交易由白药控股定向减资和吸收合并两个部分组成,白药控股定向回购新华都持有的白药控股部分股权并在白药控股层面进行减资,减资金额为34.55亿元;同时,云南白药拟以76.34元/股的价格,通过向控股股东白药控股的三家股东云南省国资委、新华都及江苏鱼跃合计新发行共计6.66亿股A股股份来支付本次吸收合并的全部对价。

云南白药对此表示,本次交易作为云南白药整体改革部署的延续,旨在整合优势资源、缩减管理层级、避免潜在同业竞争,提升上市公司核心竞争力,是对当前国企改革政策要求的积极践行。

白药控股系持股型公司,不从事具体的生产经营业务,主要通过上市公司开展相关业务,目前除云南白药及其控股子公司外还控股14家子公司,涉及茶叶生产、健康养生、金融投资等领域。

值得注意的是,云南白药董事会在关于此次交易的表决中,除了关联董事王明辉、杨昌红、王建华、邱晓华回避表决外,另外7名董事中,宋成立对包括此次交易预案在内的有关11项议案均投出反对票,理由是其认为公司没有将重组后对股东的价值回报阐述清楚。宋成立现任平安信托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中国平安集团为平安信托的控股股东,目前,平安集团下的平安人寿持有云南白药9.40%的股份。

云南白药称,于 10 月 31 日接到股东中国平安的《股份减持计划告知函》,称其计划在自减持计划公告之日起 15 个交易日后的 3 个月内,以集中竞价交易方式等证券监督管理部门认可的方式减持云南白药股份 10,413,995 股(占云南白药总股本比例不超过 1%)。

(编辑:张伟贤)

关键词 : 云南
加载全文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