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查丨银来资产陷兑付危机承诺的资金到位了几成?

网贷之家小编根据舆情频道的相关数据,精心整理的关于《调查丨银来资产陷兑付危机承诺的资金到位了几成?》的精选文章10篇,希望对您的投资理财能有帮助。

每经记者 吴凡 实习记者 谢婧 每经编辑 魏官红

图片来源:摄图网

自去年10月得知自己购买的理财产品无法正常兑付后,老陈开始有些担心了,而他的担心随着时间流逝逐渐变成了懊恼和焦虑。

在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回忆事件经过时,老陈的神色之中带着悔意,他后悔去年某天路过一家“银来资产”的门店时被其吸引,最终未能抵挡住超高年化率的“诱惑”,购买了一份理财产品。

像老陈这样的投资者不在少数,记者在一个由300多位上海银来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银来资产)投资者建立的QQ群里看到,来自五湖四海的投资者投资额从5万到380万不等。群公告显示,(2018年)10月下旬开始,到期产品明确告知不能兑付,必要时大家需抱团取暖、信息共享。

公开资料显示,银来资产成立于2013年9月,注册资本为2亿元,公司隶属于上海银来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银来集团)。在发生兑付危机后,银来集团也通过旗下微信公众号“银来视角”发文称,会尽最大努力保证每月25日完成兑付,后续还款资金的主要来源为银来体系内天长、神山等几个地产项目。此外,公司进一步指出,神山项目若进展顺利可覆盖目前所需还款的所有资金。

对于目前正焦急等待的投资者而言,银来集团的承诺是否可靠?上述项目的进展又是否顺利?3月12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赶赴天长、神山项目所在的安徽省滁州市,展开实地调查。

部分房屋将于今年6月交付

银来集团方面所指的“天长项目”全称为“银康国际(天长)健康城项目”(以下简称天长健康城项目),根据“银来视角”发布的文章,天长健康城项目整体规划为830亩(合约552780平方米),目前在建一期项目共占地面积83.27亩,容积率2.0,总建筑面积约141011.53平方米,其中地上部分约112329.42平方米,地下部分约28682.11平方米。

天长健康城项目外景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吴凡 摄

从住宅数量上看,上述项目住宅计684户,康复养老中心计283套。记者了解到,有别于一般的地产项目,天长健康城项目被定义为“全年龄康养社区”,该项目要被打造为天长乃至整个宁皖区域最大的康养地产。

但不论是打造成什么类型的地产项目,老陈等大多数投资者并不在意。在这段特殊时期里,他们更在意的是项目进展情况、房子销售情况、项目能带来多少收益,以及最重要的,公司何时能够通过该项目筹得资金进行还款。

3月12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以投资者的身份前往位于安徽省滁州市天长市的项目施工地,实地了解情况。

千秋大道上的天长健康城项目宣传标识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吴凡 摄

天长健康城项目具体位置在天长市千秋大道彩虹桥东南侧,记者在千秋大道上行走时发现,道路一侧的路灯灯柱上挂着宣传天长健康城项目的红色标识,上面写着“会员购房立减8万元”、“高铁房、学区房、准现房”等金色字样。

当日下午五点左右,记者来到了紧挨着项目施工地的天长健康城项目的售楼处,大厅内播放着音乐,但是除了几位身着制服的工作人员外,里面并无其他看房市民。当记者向其中一位工作人员表示想咨询该楼盘的信息时,其表情显得有些微妙,似乎并不相信记者是来看房的。

在记者的询问下,该工作人员有些无精打采地表示,房子的户型在120平方米至140平方米左右,房屋均价在7600元/平方米左右,“目前房子基本都卖完了,还剩下几十套,今年6月份部分房子就可以交付了”。

天长项目:账面资金曾受控

虽然售楼处较为冷清,但天长健康城项目的施工地内不时有施工人员走动,几辆施工车辆也正在作业。另外,《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还注意到,项目内的房屋已经完成封顶,房屋外墙装修已结束。

天长健康城项目施工地内部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吴凡 摄

项目大门外公示的工程牌介绍称,该项目的工程造价为2亿元,建设单位是中城银康(天长)健康城有限责任公司,项目的开竣工日从2017年5月8日至2019年11月8日。

为了进一步了解该项目的情况,几经周折,记者在项目现场找到了施工方的一位负责人李明(化名)。有意思的是,在简单的几句交流之后,其就认定记者是银来资产的投资人而非购房者。

“我看见你之前在施工地里转来转去,就猜到你是投资者,在你来之前,刚刚走掉几个投资人。”李明表示。

“我们是施工方,负责室外的,就是做一些附属工作,你现在看到的道路、管道、绿化等工作,就是我们来做的。”李明向记者进一步解释其工作内容。

对于银来集团目前遭遇的困境,李明表现出较强的兴趣,并且邀请记者进屋“详谈”。在交谈中,李明向记者透露,银来集团方面目前还拖欠着他们1亿元左右的款项。

不过李明对此并不感到紧张,其笑着告诉记者,这边的房子都卖得差不多了,项目一期6月底交房,二期11月20日交房,“现在楼都建好了,就差附属工作,后续项目也不需要投钱了,现在只要房子卖掉,再收回按揭贷款就可以了”。

此后记者也以投资者的身份找到了该项目售楼处的经理,后者多次向记者强调,目前项目正常运营中。不过对于李明所述的拖欠款项的情况,其表示并不属实,“工程款90%都已经支付了,在项目正常运作的情况下,我们是按照节点付钱的,现在房子还没有交房、竣工,怎么可能把钱全部给他们呢”。

既然大部分房屋已完成销售,那么相关资金是否已经用来缓解兑付压力了呢?

对于上述情况,3月26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来到银来集团的办公地:上海一百杉杉大厦15楼L。不过公司的主要负责人以及经理均不在,狭小的办公场地内坐满了年龄较大的投资者,个别投资者情绪较为激动。一位业务员向记者表示,公司的领导都出去忙资金兑付之事,这里只负责与投资者签署展期协议。

值得注意的是,“银来视角”在今年2月4日发布的一篇名为“2018年12月30日客户见面会问答”(以下简称见面会问答)的文章里提到,由于之前公司内部管理问题,客户跑到天长售楼处,导致当地**紧张,施工单位本身付款有展期,现阶段**不同意展期,将账面上资金控制住,孙晓波(集团高层)正与**协商,工程款已经支付了70%左右。

另外,上述销售经理还向记者表示,天长项目二期开发事宜正在与当地**商谈。而见面会问答则显示,开发资金来源于销售额的一部分。

神山小镇:未按照原计划投入运营

距离天长健康城项目约157公里的滁州市全椒县,银来集团斥重金在这里打造了另一个健康地产项目——银康神山小镇(以下简称神山小镇)。

神山小镇项目内的酒店外观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吴凡 摄

相比于天长健康城项目,神山小镇资金投入更多、占地面积更大。更重要的是,其还是全椒县重点推广的项目之一。

全椒县2018年**工作报告中提到,借鉴外地打造国际慢城模式,启动编制全椒慢城旅游规划。神山国际(即神山小镇)等旅游项目要加快推进;全椒县2019年**工作报告则提及,神山康养小镇即将正式开放营业。

记者了解到,神山小镇总投资约10亿元,项目建设用地共528.6亩,另外还包括流转用地、水库、流转高标准基本农田、租赁林场。

按照银来集团的预估,神山小镇400亩地就能产出20亿元,神山小镇项目若进展顺利,可覆盖目前所需还款的所有资金。

上述项目无疑让陷入焦虑之中的投资者“重拾信心”,那么这样一个被**、公司、投资者各方看好的项目,目前是否已经投入运营?

神山小镇毗邻全椒县当地的风景区——神山国家森林公园,但项目所处的地势较为偏僻,从全椒高铁站驱车前往项目地也要30分钟左右。当记者到达神山小镇项目地时,在蓝天白云映衬之下,整个项目显得非常安静。

或是许久未见到生人,项目门口的保安见到记者来访,显得有些惊讶。其表示,神山小镇目前没有运营,也没有相关领导在这里工作。

神山小镇内部的一个介绍牌显示,项目首期开工建设包括度假酒店、社区学院、康养中心、温泉会所、养老公寓等,2017年投资1亿多元,计划2018年7月正式投入运营;另外,2018年计划投资5亿元,开工建设80000平方米养老公寓、5000平方米观光购物配套风情街等项目。

公寓楼旁长满了杂草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吴凡 摄

别墅之间的土地上,种上了蔬菜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吴凡 摄

但《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所见场景与介绍牌所述内容“大相径庭”。记者看到,偌大的项目地内确实覆盖了酒店、别墅等建筑,但是酒店大门紧闭,温泉会所及别墅均为毛坯房,其中“温泉会所”外墙上的部分油漆已经脱落。另外,项目地里的部分土地上长满了杂草,别墅与别墅之间的土地甚至被种上了青菜。更奇怪的是这里的公寓楼项目——楼房外围搭满了脚手架,却无人在此施工。

公寓楼外围搭满了脚手架,但无人施工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吴凡 摄

寻找第三方“驰援”

几经周转,记者来到了一幢白色楼房前,该楼房入口的牌匾上写着“银来集团安徽神山旅游发展有限公司”,一位自称在这里轮流值班的项目合作单位的人士向记者表示,项目方正在寻找合作单位,目前是短暂修整,“跟施工单位等产生了一些问题,要协调好,处理好后才能动工”。

神山小镇项目的开发商,安徽神山旅游发展有限公司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吴凡 摄

此后该人士领着《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来到窗边,其指向别墅区,颇有信心地表示,这里的别墅和公寓还没有开始销售,等今年开始销售后,销售额能达几十亿元。

神山小镇项目内的别墅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吴凡 摄

记者随后又联系了上述公寓楼项目施工单位的袁经理。对于公寓项目“戛然而止”的原因,其向记者坦言:一是没有资金继续推进;二是招不到人,没有人来管理这个项目;三是开发商自身可能有一些情况。

袁经理透露称,去年这个项目基本就停了,去年基本没怎么干,另外,施工单位也被拖欠着资金。

不难看出,神山小镇的建设仍需资金推动,而在自身资金流动性紧张的背景下,银来集团正在试图通过寻找合作伙伴的方式来继续推动神山小镇项目。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了解到,去年12月,银康集团(银来集团官网显示,银康集团为其下属子公司)已与绿城置业发展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绿城发展)签署了神山小镇项目委托开发管理合同,合作开发神山小镇项目,合作方式以合作开发和代建为主,规划于第一阶段投入大量产业资源代建神山小镇,第二阶段将参股开发神山项目,现处于第一阶段。

但需要注意的是,绿城发展官网显示,在委托代建模式下,委托方作为项目开发建设单位,负责筹措项目开发建设所需的全部资金,而代建方则具体负责项目管理、统筹、整合等工作。为进一步了解双方的合作进展情况,3月27日,记者联系了绿城发展,公司内部人士表示,无法帮记者联系到具体的项目负责人。

可无论如何,上述资金的筹集又将是摆在银来集团面前的一大难题。

《调查丨银来资产陷兑付危机承诺的资金到位了几成?》 相关文章推荐一:一P2P平台发布兑付方案:股东进行兜底,兑付能力待考量

原标题:海象理财兑付困难 关联方复华兜底悬疑

近日,深陷兑付危机已有月余的北京海象世纪信息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象理财”)通过APP发布《海象理财网贷存量业务兑付方案》公告,最新兑付方案显示,海象理财APP不再发行网贷新标,集中完成现有网贷存量业务的本金及利息兑付工作,兑付方案将分为过渡期和分期兑付两个阶段。

《中国经营报》记者注意到,在兑付方案中,复华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复华控股”)全资子公司北京复华旅游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复华文旅”)被称为海象理财平台的间接股东,并对其进行兜底。公告称,作为兜底方的复华文旅,从正式发布兜底函开始,全面启动各项筹资。通过资产变现、股权融资、战略合作、经营回款等方式,全方位落实对海象理财还款的兜底承诺。

但记者发现,网上仍有大量海象理财未按照兑付承诺履行的投诉。

北京金诚同达律师事务所律师张烽对此表示,股东以出资为限对公司承担有限责任,但并非连带责任。股东出资以后,不对公司业务承担责任。

值得注意的是,复华文旅为海象理财兜底的同时,其背后复华集团资金也非常紧张,兜底能力有待考量。

“化身”金服

海象理财成立于2014年,其运营公司为北京海象世纪信息服务有限公司,北京恒银中嘉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恒银中嘉”)持股85%,太平洋国际拍卖有限公司持股15%。根据海象理财APP7月运营报告显示,截至7月底,累计成交492亿元。

今年8月,海象理财出现兑付困难后,海象理财大股东恒银中嘉与间接股东复华文旅均提出了兜底承诺,但目前来看兑付方案履行似乎不如预期。截至发稿,仍然不断有用户在网上投诉海象理财方案未履行。

10月29日,海象理财发布了海象金服发展战略说明,表示自2016年7月以来公司就提出海象金服战略,随着监管政策发布,网贷平台不能混业经营其他理财的规定已经明确。新网贷平台的相关信息、股权变更工作及合规本案进展将于11月正式发布,同时海象金服独立产品加快开发、备案、基金、众筹、保险等模块在海象金服陆续上线,打造一站式理财超市。

11月以来,除了公布兜底方承诺函与兑付方案外,海象理财未有其他动作。在11月10日给出的最新兑付方案中,“过渡期内每人兑付不低于1000元,在投金额低于1000元的,兑付全部在投本金。”

投资者告诉记者目前还未收到。

“带出”复华

在海象理财兑付危机后,复华控股子公司复华文旅自愿出现在了这场危机的对应解决方案中。

8月底,海象理财公布的《致海象用户的承诺书》显示,恒银中嘉作为平台大股东,复华文旅作为平台间接股东。同时复华文旅与恒银中嘉对海象理财用户作出自愿以各自自有资产,共同对平台全部借款人的债务向平台全部出借人承担代偿责任,即承担连带清偿责任的承诺。

复华文旅为何要帮P2P平台海象理财进行兜底?

张烽表示,上述承诺书应该不是基于股东身份出具的承诺,是作为独立第三方,愿意承担兜底责任。不过复华文旅也有可能是作为恒银中嘉的有限合伙人,这个实体在法律上属于私募基金,这个基金有可能是海象理财的直接股东。

记者调查发现,海象理财与复华文旅及其背后的复华控股有一定关联性。

根据天眼查显示,海象理财股东恒银中嘉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与北京瀚亚世纪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瀚亚资本”)监事同为李建萍。而天眼查同时显示,瀚亚资本是复华控股成员企业中专业从事地产金融投资的公司。

复华文旅工商变更记录显示,2014年7月,北京瀚亚控股有限公司更名为北京复华置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2017年3月公司名称再由北京复华置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变为复华文旅,即北京复华旅游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2014年7月法人代表由王新变更为李宝芹,2016年9月法人代表再由李宝芹变更为杨波。管理人员由李宝芹(执行董事、经理)、王新(监事)变更为杨波(执行董事、经理)、刘素君(监事)。股东由王新、复华控股有限公司变更为复华控股有限公司。

海象理财工商变更记录显示,2016年6月海象理财由当时的“北京瀚亚中嘉投资咨询有限公司”变为目前的“北京海象世纪信息服务有限公司”。

目前工商资料显示,复华控股有限公司共两个自然人股东,其中王新持股90%、王龙棠持股10%。

记者分别向海象理财、复华控股发去采访函进一步求证,截至发稿,对方未予回应。

海象理财为什么会出现兑付难题?后续如何兑付?记者将进一步核实调查。

来源中国经营报

相关阅读

中国互金协会网贷会员披露备案进展

P2P用户注意了!你的行为要上征信

最全|详解百家平台信披数据(名单)

最新阳光互金白名单仅17家平台上榜

过百亿平台中已有8家获得C轮融资

首批接入互金协会信用信息共享平台

热点文章

互金常务理事丨18家透明平台

接入央行征信丨接入银行存管

牌照资源平台丨互金协会成员

一体化平台丨互金平台白名单

网贷朋友圈丨网贷巨头规模

标杆案例丨三证齐全平台

百亿平台丨低调CEO

《调查丨银来资产陷兑付危机承诺的资金到位了几成?》 相关文章推荐二:银保监会一口气公布10张罚单,罚没逾1.5亿!浙商等6银行中招

时隔半年之后,银保监会再次发出重磅罚单。

12月7日,银保监会官网挂出10份罚单,包括浙商银行、民生银行、渤海银行、中信银行、光大银行和交通银行总计六家银行被罚,处罚总额达1.563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跟以往被处罚的主要是银行的分支机构不同,此次被处罚的都是各家银行的总行。本次被罚最多是浙商银行,罚没5550万。此外,民生银行被罚3360万、渤海银行被罚2530万、中信银行被罚2280万、光大银行被罚没1120万、交通银行被罚740万,另外民生银行两位员工各收到1张罚单,分别被罚30万元、20万元。

6家银行遭罚1.5亿元

浙商银行被罚金额最高,为5550万元。其违规事由主要集中于理财领域,包括投资同业理财产品未尽职审查;为客户缴交土地出让金提供理财资金融资;投资非保本理财产品违规接受回购承诺;理财产品销售文本使用误导性语言;个人理财资金违规投资;理财产品相互交易,业务风险隔离不到位;为非保本理财产品提供保本承诺。

民生银行领到的2张罚单合计被罚3360万元。其中一张罚单的处罚金额高达3160万元,违规事由包括内控管理严重违反审慎经营规则;同业投资违规接受担保;同业投资、理财资金违规投资房地产,用于缴交或置换土地出让金及土地储备融资;本行理财产品之间风险隔离不到位;个人理财资金违规投资;票据代理未明示,增信未簿记和计提资本占用;为非保本理财产品提供保本承诺。另一张罚单则是由于贷款业务严重违反审慎经营规则,被处以200万元罚款。

同时,民生银行交通金融事业部的两名相关责任人则因对该行严重违反审慎经营规则的贷款业务负有管理责任和直接责任,而均被处以警告及罚款。其中,丛明被处以罚款30万元,张劲松被处以罚款20万元。

渤海银行因内控管理严重违反审慎经营规则、理财及自营投资资金违规用于缴交土地款、理财业务风险隔离不到位、为非保本理财产品提供保本承诺以及同业投资他行非保本理财产品审查不到位等原因被罚款2530万元。

中信银行同样在理财业务领域频频踩雷,此次被罚金额为2280万元。其违规事由包括理财资金违规缴纳土地款、自有资金融资违规缴纳土地款、为非保本理财产品提供保本承诺、本行信贷资金为理财产品提供融资、收益权转让业务违规提供信用担保、项目投资审核严重缺位。

光大银行因内控管理严重违反审慎经营规则、以误导方式违规销售理财产品、以修改理财合同文本或误导方式违规销售理财产品、违规以类信贷业务收费或提供质价不符的服务、同业投资违规接受担保、通过同业投资或贷款虚增存款规模等原因被罚1020万元。

交通银行领到的2张罚单合计罚没740万元。其中一张罚单的罚款金额为690万元,违规事由包括不良信贷资产未洁净转让、理财资金投资本行不良信贷资产收益权、未尽职调查并使用自有资金垫付承接风险资产、档案管理不到位、内控管理存在严重漏洞、理财资金借助保险资管渠道虚增本行存款规模、违规向土地储备机构提供融资、信贷资金违规承接本行表外理财资产、理财资金违规投资项目资本金、部分理财产品信息披露不合规、现场检查配合不力。另一张罚单则是由于并购贷款占并购交易价款比例不合规、并购贷款尽职调查和风险评估不到位,被罚50万元。

承诺刚兑、违规“输血”楼市成重灾区

总体看,本次银行受罚的原因集中在理财资金违规投资、贷款业务违反审慎经营规定、同业业务及票据业务违规等,这些领域也一直是银行受罚的"重灾区"。

今年的9月,《商业银行理财业务监督管理办法》正式落地。而就在几天前,银保监会刚刚正式发布《商业银行理财子公司管理办法》。这一次的罚单是否与这些办法的**和严管有关系?

据媒体报道,业内人士分析表示,按照经验银保监会从获得线索、立案、调查到处罚需要一定的时间,所以这次开出的罚单应该是针对较早前的违规行为,所以不能说这些处罚是和资管新规**后的这些相关管理办法有直接关系。

事实上,自2017年"三三四十"专项治理活动启动以来,监管机构针对同业业务、影子银行、互联网金融以及房地产等重点领域加强治理。

值得注意的是,在诸多理财业务的违规操作中, "为非保本理财产品提供保本承诺"让多家银行"中招",包括民生银行、渤海银行、中信银行。这也体现出监管层打破刚性兑付的决心。

资管新规要求经认定存在刚性兑付行为的,区分以下两类机构进行惩处:

(一)存款类金融机构发生刚性兑付的,认定为利用具有存款本质特征的资产管理产品进行监管套利,由***银行保险监督管理机构和中国人民银行按照存款业务予以规范,足额补缴存款准备金和存款保险保费,并予以行政处罚。(二)非存款类持牌金融机构发生刚性兑付的,认定为违规经营,由金融监督管理部门和中国人民银行依法纠正并予以处罚。

另外,理财资金违规向房地产行业"输血"也遭到重罚。根据银保监会的罚单显示,浙商银行、渤海银行、民生银行、中信银行的理财资金都存在违规缴纳土地款的情况。其中,民生银行的同业投资、理财资金违规投资房地产,用于缴交或置换土地出让金及土地储备融资;浙商银行则为客户缴交土地出让金提供理财资金融资;渤海银行除理财资金外,自营投资资金也违规用于缴交土地款。

记者 | 宋戈 李玉雯(实习)

|每日经济新闻 nbdnews 原创文章|

未经许可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镜像等使用

如需转载请向本公众号后台申请并获得授权

《调查丨银来资产陷兑付危机承诺的资金到位了几成?》 相关文章推荐三:3400万理财资金兑付再延期 扬杰科技已两次“踩雷”

实习记者 黄鑫磊 每经记者 徐杰 实习编辑 徐斐

一个多月过去,扬杰科技(300373,SH)的“水逆”仍未退散。

12月23日,扬杰科技公告称,此前于2017年11月9日认购九熙-诚誉2号智能电网私募投资基金投资金额为人民币3400万元的理财产品将再次延期兑付,预计12月25日前收回。

12月24日下午,《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致电扬杰科技,试图采访本次理财资金回收情况,但扬杰科技证券部工作人员表示一切内容以公告为准,另外近期将发布进展公告。

两次延期

公告显示,扬杰科技已于12月7日、12月21日分别收到浙江九熙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九熙资产)出具的《九熙-诚誉2号智能电网私募投资基金延期兑付说明》。扬杰科技表示,除了收到九熙资产按自然季度分配的收益合计320.57万元,上市公司至今未能收回本金。

据扬杰科技公告,2017年11月,扬杰科技与九熙资产、恒丰银行签署了私募基金合同,扬杰科技同意认购3400万元的九熙-诚誉2号智能电网私募投资基金,通过委托贷款的方式向广厦建设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广厦建设)提供流动性支持。

合同显示,广厦建设向九熙资产借款人民币3500万元,用于补充企业流动资金,借款期限从2017年11月17日至2018年11月17日,贷款利息按年息10%计算。然而,到了该基金产品的赎回截止日12月7日,扬杰科技却未能收回本金。

而广厦建设方面向扬杰科技表示,由于资金短缺逾期未归还借款,已向母公司广厦集团申请还款资金支持,现广厦集团多项融资开展中,目前正在走资金划拨流程。

对此,12月24日下午,记者致电广厦建设,相关负责人表示,不知道对接人的话没办法接受采访,随即挂断电话。

两次“踩雷”

实际上,今年11月12日,扬杰科技已经在浙江东融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融基金)的东融汇稳惠1号基金第24期上踩了一个“大雷”,彼时公司便表示5000万元理财资金或无法按时兑付本金及基准收益。

据当时公告,扬杰科技称基金代销机构上海朝阳永续基金销售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朝阳永续)及其扬州分公司通过各种方式向东融集团要求确权兑付,但东融集团代表人叶振回复,由朝阳永续销售的东融基金的多数投资人不在债权人名单内。经过扬杰科技委托律师事务所的调查和其他债权人的信息汇总,了解到东融基金和朝阳永续存在资金管理混乱、账目不清等问题,原东融基金总经理张惟尚未给出合理解释。具体情况公司已诉讼至法院,并向公安机关报案。

根据扬杰科技2018年三季报,今年1~9月,扬杰科技资产减值损失达697.03万元,同比增长67.43%;截至9月30日,公司货币资金为2亿元。

而在12月24日的公告中,记者看到,广厦建设承诺延迟至2018年12月25日前完成支付。同时,浙江广厦实际控制人楼忠福及广厦建设董事、常务副总经理韦晗均向扬杰科技做出承诺,将在约定时间内还款。

对此,浙江广厦证券部相关负责人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上述涉及公司股东的行为均为个人行为,与浙江广厦无关。

《调查丨银来资产陷兑付危机承诺的资金到位了几成?》 相关文章推荐四:扬杰科技“踩雷”东融基金5000万元理财资金或无法按时收回

实习记者 黄鑫磊 每经记者 徐杰 每经编辑 张海妮

11月12日晚间,扬杰科技(300373,SZ)公告,此前于2017年11月3日认购浙江东融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融基金)的东融汇稳惠1号基金第24期,投资金额为5000万元的理财产品由于东融基金出现流动性危机,或无法按时兑付本金及基准收益。

今日(11月13日)下午,《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致电扬杰科技,希望采访上述资金的回收及公司现金流情况。扬杰科技表示不接受正式采访,仅称目前公司现金流没有问题。

控股股东将补偿基金减值金额

公告显示,东融汇稳惠1号基金第24期投资于杭州拓际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的LP份额,且该份额全额用于受让中国东方资产管理公司债权的有限合伙企业的LP份额。另外,基金的底层资产为不良债权。

同时,扬杰科技在公告中称,基金代销机构上海朝阳永续基金销售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朝阳永续)及其扬州分公司通过各种方式向东融集团要求确权兑付,但东融集团代表人叶振回复,由朝阳永续销售的东融基金的多数投资人不在债权人名单内。经过公司委托律师事务所的调查,和其他债权人的信息汇总,了解到东融基金和朝阳永续存在资金管理混乱、账目不清等问题,原东融基金总经理张惟到目前尚未给出合理解释。具体情况公司已诉讼至法院,并向公安机关报案。

虽然该基金的基准年化收益率是8%,但《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从公告中了解到,扬杰科技将依据企业会计准则及理财产品实际情况,计提资产减值准备。同时,控股股东江苏扬杰投资有限公司承诺,将按照每年计提的减值金额,向公司补偿同等金额的资金。

根据三季报,今年1~9月,扬杰科技资产减值损失达697.03万元,同比增长67.43%;截至9月30日,公司货币资金为2亿元。

扬杰科技在公告中表示,公司将加强对委托理财项目的审核力度,严控投资风险;财务部将加强对已购买的理财产品进展情况跟踪及投资安全状况评估,如发现存在可能影响公司资金安全的风险因素,将及时采取相应措施。

基金流动性出现问题

早在今年六七月份,东融基金的管理公司东融集团旗下东融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融资产)就为兑付投资款分别投入3亿多元和4亿多元现金,出现了流动性问题。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当时了解到,东融资产拥有资产价值总计91.88亿元,包括资产包债权79.14亿元、网签抵押类债权7.46亿元、自有物业价值5.28亿元,而需要偿还的资金共计74.54亿元,其中国有AMC的延付款10.57亿元、欢乐合家投资额23.93亿元、凯胜基金投资额20.73亿元、昶旭金融投资额6.6亿元、其他平台投资额4.73亿元、国有渠道和其他基金投资额5.29亿元、物权类抵押借款2.69亿元。

今年8月8日,从摩恩电气辞职回到东融资产的原创始人叶振公布了东融资产投资人的还款方案。其中,第一笔回款中首先对投资额低于5000元的投资人兑付全部本金;其他投资人展期3年,根据清收回款进程按投资额比例分配,每满500万元分配一次。

另外,如果3年到期日,即2021年8月1日,回收资金尚未支付完成投资款本金,由杭州东融集团、杭州东邦非融资性担保有限公司、台州市汇鑫担保有限公司承担担保责任;在完成所有投资人债权确认后,将联合欢乐合家专业的技术团队开发债权转让系统等。

公告显示,扬杰科技已设立专案小组,与东融基金、朝阳永续、东融集团等方面联系并磋商,现场走访核查基金运营现状;同时,委托律师事务所调查分析基金结构及底层资产状况,并启动诉讼程序。此外,对涉及违法的单位启动报案程序。

扬杰科技董秘办人士在电话中表示,由于东融汇稳惠1号基金第24期与东融基金的债权并无关系,且此前六七月份该理财资金尚未到期,故而当时没有采取相关措施。

《调查丨银来资产陷兑付危机承诺的资金到位了几成?》 相关文章推荐五:调查丨银来资产陷兑付危机承诺的资金到位了几成?

每经记者 吴凡 实习记者 谢婧 每经编辑 魏官红

图片来源:摄图网

自去年10月得知自己购买的理财产品无法正常兑付后,老陈开始有些担心了,而他的担心随着时间流逝逐渐变成了懊恼和焦虑。

在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回忆事件经过时,老陈的神色之中带着悔意,他后悔去年某天路过一家“银来资产”的门店时被其吸引,最终未能抵挡住超高年化率的“诱惑”,购买了一份理财产品。

像老陈这样的投资者不在少数,记者在一个由300多位上海银来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银来资产)投资者建立的QQ群里看到,来自五湖四海的投资者投资额从5万到380万不等。群公告显示,(2018年)10月下旬开始,到期产品明确告知不能兑付,必要时大家需抱团取暖、信息共享。

公开资料显示,银来资产成立于2013年9月,注册资本为2亿元,公司隶属于上海银来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银来集团)。在发生兑付危机后,银来集团也通过旗下微信公众号“银来视角”发文称,会尽最大努力保证每月25日完成兑付,后续还款资金的主要来源为银来体系内天长、神山等几个地产项目。此外,公司进一步指出,神山项目若进展顺利可覆盖目前所需还款的所有资金。

对于目前正焦急等待的投资者而言,银来集团的承诺是否可靠?上述项目的进展又是否顺利?3月12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赶赴天长、神山项目所在的安徽省滁州市,展开实地调查。

部分房屋将于今年6月交付

银来集团方面所指的“天长项目”全称为“银康国际(天长)健康城项目”(以下简称天长健康城项目),根据“银来视角”发布的文章,天长健康城项目整体规划为830亩(合约552780平方米),目前在建一期项目共占地面积83.27亩,容积率2.0,总建筑面积约141011.53平方米,其中地上部分约112329.42平方米,地下部分约28682.11平方米。

天长健康城项目外景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吴凡 摄

从住宅数量上看,上述项目住宅计684户,康复养老中心计283套。记者了解到,有别于一般的地产项目,天长健康城项目被定义为“全年龄康养社区”,该项目要被打造为天长乃至整个宁皖区域最大的康养地产。

但不论是打造成什么类型的地产项目,老陈等大多数投资者并不在意。在这段特殊时期里,他们更在意的是项目进展情况、房子销售情况、项目能带来多少收益,以及最重要的,公司何时能够通过该项目筹得资金进行还款。

3月12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以投资者的身份前往位于安徽省滁州市天长市的项目施工地,实地了解情况。

千秋大道上的天长健康城项目宣传标识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吴凡 摄

天长健康城项目具体位置在天长市千秋大道彩虹桥东南侧,记者在千秋大道上行走时发现,道路一侧的路灯灯柱上挂着宣传天长健康城项目的红色标识,上面写着“会员购房立减8万元”、“高铁房、学区房、准现房”等金色字样。

当日下午五点左右,记者来到了紧挨着项目施工地的天长健康城项目的售楼处,大厅内播放着音乐,但是除了几位身着制服的工作人员外,里面并无其他看房市民。当记者向其中一位工作人员表示想咨询该楼盘的信息时,其表情显得有些微妙,似乎并不相信记者是来看房的。

在记者的询问下,该工作人员有些无精打采地表示,房子的户型在120平方米至140平方米左右,房屋均价在7600元/平方米左右,“目前房子基本都卖完了,还剩下几十套,今年6月份部分房子就可以交付了”。

天长项目:账面资金曾受控

虽然售楼处较为冷清,但天长健康城项目的施工地内不时有施工人员走动,几辆施工车辆也正在作业。另外,《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还注意到,项目内的房屋已经完成封顶,房屋外墙装修已结束。

天长健康城项目施工地内部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吴凡 摄

项目大门外公示的工程牌介绍称,该项目的工程造价为2亿元,建设单位是中城银康(天长)健康城有限责任公司,项目的开竣工日从2017年5月8日至2019年11月8日。

为了进一步了解该项目的情况,几经周折,记者在项目现场找到了施工方的一位负责人李明(化名)。有意思的是,在简单的几句交流之后,其就认定记者是银来资产的投资人而非购房者。

“我看见你之前在施工地里转来转去,就猜到你是投资者,在你来之前,刚刚走掉几个投资人。”李明表示。

“我们是施工方,负责室外的,就是做一些附属工作,你现在看到的道路、管道、绿化等工作,就是我们来做的。”李明向记者进一步解释其工作内容。

对于银来集团目前遭遇的困境,李明表现出较强的兴趣,并且邀请记者进屋“详谈”。在交谈中,李明向记者透露,银来集团方面目前还拖欠着他们1亿元左右的款项。

不过李明对此并不感到紧张,其笑着告诉记者,这边的房子都卖得差不多了,项目一期6月底交房,二期11月20日交房,“现在楼都建好了,就差附属工作,后续项目也不需要投钱了,现在只要房子卖掉,再收回按揭贷款就可以了”。

此后记者也以投资者的身份找到了该项目售楼处的经理,后者多次向记者强调,目前项目正常运营中。不过对于李明所述的拖欠款项的情况,其表示并不属实,“工程款90%都已经支付了,在项目正常运作的情况下,我们是按照节点付钱的,现在房子还没有交房、竣工,怎么可能把钱全部给他们呢”。

既然大部分房屋已完成销售,那么相关资金是否已经用来缓解兑付压力了呢?

对于上述情况,3月26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来到银来集团的办公地:上海一百杉杉大厦15楼L。不过公司的主要负责人以及经理均不在,狭小的办公场地内坐满了年龄较大的投资者,个别投资者情绪较为激动。一位业务员向记者表示,公司的领导都出去忙资金兑付之事,这里只负责与投资者签署展期协议。

值得注意的是,“银来视角”在今年2月4日发布的一篇名为“2018年12月30日客户见面会问答”(以下简称见面会问答)的文章里提到,由于之前公司内部管理问题,客户跑到天长售楼处,导致当地**紧张,施工单位本身付款有展期,现阶段**不同意展期,将账面上资金控制住,孙晓波(集团高层)正与**协商,工程款已经支付了70%左右。

另外,上述销售经理还向记者表示,天长项目二期开发事宜正在与当地**商谈。而见面会问答则显示,开发资金来源于销售额的一部分。

神山小镇:未按照原计划投入运营

距离天长健康城项目约157公里的滁州市全椒县,银来集团斥重金在这里打造了另一个健康地产项目——银康神山小镇(以下简称神山小镇)。

神山小镇项目内的酒店外观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吴凡 摄

相比于天长健康城项目,神山小镇资金投入更多、占地面积更大。更重要的是,其还是全椒县重点推广的项目之一。

全椒县2018年**工作报告中提到,借鉴外地打造国际慢城模式,启动编制全椒慢城旅游规划。神山国际(即神山小镇)等旅游项目要加快推进;全椒县2019年**工作报告则提及,神山康养小镇即将正式开放营业。

记者了解到,神山小镇总投资约10亿元,项目建设用地共528.6亩,另外还包括流转用地、水库、流转高标准基本农田、租赁林场。

按照银来集团的预估,神山小镇400亩地就能产出20亿元,神山小镇项目若进展顺利,可覆盖目前所需还款的所有资金。

上述项目无疑让陷入焦虑之中的投资者“重拾信心”,那么这样一个被**、公司、投资者各方看好的项目,目前是否已经投入运营?

神山小镇毗邻全椒县当地的风景区——神山国家森林公园,但项目所处的地势较为偏僻,从全椒高铁站驱车前往项目地也要30分钟左右。当记者到达神山小镇项目地时,在蓝天白云映衬之下,整个项目显得非常安静。

或是许久未见到生人,项目门口的保安见到记者来访,显得有些惊讶。其表示,神山小镇目前没有运营,也没有相关领导在这里工作。

神山小镇内部的一个介绍牌显示,项目首期开工建设包括度假酒店、社区学院、康养中心、温泉会所、养老公寓等,2017年投资1亿多元,计划2018年7月正式投入运营;另外,2018年计划投资5亿元,开工建设80000平方米养老公寓、5000平方米观光购物配套风情街等项目。

公寓楼旁长满了杂草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吴凡 摄

别墅之间的土地上,种上了蔬菜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吴凡 摄

但《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所见场景与介绍牌所述内容“大相径庭”。记者看到,偌大的项目地内确实覆盖了酒店、别墅等建筑,但是酒店大门紧闭,温泉会所及别墅均为毛坯房,其中“温泉会所”外墙上的部分油漆已经脱落。另外,项目地里的部分土地上长满了杂草,别墅与别墅之间的土地甚至被种上了青菜。更奇怪的是这里的公寓楼项目——楼房外围搭满了脚手架,却无人在此施工。

公寓楼外围搭满了脚手架,但无人施工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吴凡 摄

寻找第三方“驰援”

几经周转,记者来到了一幢白色楼房前,该楼房入口的牌匾上写着“银来集团安徽神山旅游发展有限公司”,一位自称在这里轮流值班的项目合作单位的人士向记者表示,项目方正在寻找合作单位,目前是短暂修整,“跟施工单位等产生了一些问题,要协调好,处理好后才能动工”。

神山小镇项目的开发商,安徽神山旅游发展有限公司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吴凡 摄

此后该人士领着《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来到窗边,其指向别墅区,颇有信心地表示,这里的别墅和公寓还没有开始销售,等今年开始销售后,销售额能达几十亿元。

神山小镇项目内的别墅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吴凡 摄

记者随后又联系了上述公寓楼项目施工单位的袁经理。对于公寓项目“戛然而止”的原因,其向记者坦言:一是没有资金继续推进;二是招不到人,没有人来管理这个项目;三是开发商自身可能有一些情况。

袁经理透露称,去年这个项目基本就停了,去年基本没怎么干,另外,施工单位也被拖欠着资金。

不难看出,神山小镇的建设仍需资金推动,而在自身资金流动性紧张的背景下,银来集团正在试图通过寻找合作伙伴的方式来继续推动神山小镇项目。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了解到,去年12月,银康集团(银来集团官网显示,银康集团为其下属子公司)已与绿城置业发展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绿城发展)签署了神山小镇项目委托开发管理合同,合作开发神山小镇项目,合作方式以合作开发和代建为主,规划于第一阶段投入大量产业资源代建神山小镇,第二阶段将参股开发神山项目,现处于第一阶段。

但需要注意的是,绿城发展官网显示,在委托代建模式下,委托方作为项目开发建设单位,负责筹措项目开发建设所需的全部资金,而代建方则具体负责项目管理、统筹、整合等工作。为进一步了解双方的合作进展情况,3月27日,记者联系了绿城发展,公司内部人士表示,无法帮记者联系到具体的项目负责人。

可无论如何,上述资金的筹集又将是摆在银来集团面前的一大难题。

《调查丨银来资产陷兑付危机承诺的资金到位了几成?》 相关文章推荐六:上海P2P民爱贷被立案调查:平台承诺不跑路 已兑付779万元

12月14日,上海P2P网贷平台民爱贷在投资人官方QQ群发布公告称,12月12日,平台接获松江区经侦支队通知,警方收到部分民爱贷投资人寄送报案材料,决定对其经营情况进行立案调查。
民爱贷平台方面表示,管理层自7月份发生项目流动性危机以来,就重申将正视问题,积极面对困难,并承诺无论发生什么情况都会对投资人负责的理念,承诺会保持平台正常运营,做到不失联、不跑路、不关门,妥善协助解决各位投资人投资标的兑付问题。
据了解,今年7月17日,民爱贷曾发布 逾期兑付公告称,所有到期标的本金暂不兑付,自动 展期。根据公告,民爱贷对平台标的 展期12个月,并自第三个月开始兑付部分本金。同时,平台停止发布新的投资标的,直至完成全部 逾期兑付工作。
7月25日,民爱贷发布项山集团及子公司就民爱贷兑付方案实施的担保函。其中,项山集团(上海项山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与其2家子公司将以名下房产及其所有资产承担无限连带担保责任,直至民爱贷兑付完成。
资料显示,民爱贷由上海民爱互联网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运营,于2015年4月成立于上海,法人代表为周文家。工商信息显示,上海项山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为民爱贷控股股东,持股70%,周文家持股30%。
民爱贷在公告中表示,今年7月平台发生项目流动性危机以来,平台积极协助各投资人解决投资标的兑付问题,通过寻觅外部资金以及通过引入外部资金合作等方式多方筹集资金,力求兑付能按期顺利执行。
根据民爱贷披露,截至2018年12月13日,该平台累计兑付投资人本金、利息、 逾期罚息合计778.79万元,累计兑付笔数17901笔。目前平台资金重点合作的若干项目及其房产销售工作仍在有序推进中,但流动性困难短期仍旧存在,待兑付资金充足时,依然会继续兑付。
此外,民爱贷平台也在进行债权消费房产、债权消费物品等替代解决方案的制定。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12月14日,平台累计交易总额11.41亿元,待收金额1.86亿元。
民爱贷也表示,将积极配合相关问询调查,及时提供调查所需材料,确保调查工作顺利进行。同时,平台也理解和尊重用户选择采取司法途径来保障自身权益的权利。

《调查丨银来资产陷兑付危机承诺的资金到位了几成?》 相关文章推荐七:中精国投陷兑付危机 疑似实控方上海总部“楼空”

  中精国投陷兑付危机 疑似实控方外滩控股上海总部“楼空”

  每经记者 谢宏辰 吴凡 实习记者 李诗韵 每经编辑 陈俊杰

  ▲每经记者 吴凡 摄

  据《证券时报》旗下“券商中国”7月9日报道,私募基金公司中精国投股权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精国投)近期陷入了兑付危机,涉事资金规模巨大。

  表面上来看,中精国投由两位自然人股东出资设立,实际上,根据“券商中国”调查,两位自然人股东实为股权代持,中精国投真正的控制人为外滩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外滩控股)。

  为了解中精国投兑付危机背后的真实情况,7月9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来到中精国投位于上海市杨浦区的办公地址,进行实地调查。目前该公司处于半停运状态,公司值班员工告诉记者,公司主要负责人还在处理此事,预计本周内将给出处理结果。

  实探:外滩控股大门紧闭

  公开资料显示,中精国投成立于2015年8月,注册地为广东深圳,注册资本为人民币5000万元,当前法定代表人为董杰。该公司主要经营受托管股权投资基金受托资产管理投资管理创业投资等业务。

  据“券商中国”报道,7月2日,因逾期未能获得本金和利息,约20多个客户来到中精国投办公地,要求公司负责人给说法,当天甚至有客户报警,最终中精国承诺定在一周内给出明确解决方案。

  7月8日中午,记者前往中精国投位于上海市杨浦区的办公地址,进行实地调查。记者注意到,目前该公司处于半停运状态,在正常上班时间,公司内仅剩少量行政人员还在值班,其余工位已看不到员工身影。公司会议室里,一块黑板上还留着一周前开会时投资人提出的问题。

  该公司值班员工告诉记者,目前公司主要负责人还在处理此事,预计本周内将给出处理结果,对于公司此次遭遇的兑付危机,他们也是通过媒体的报道才知晓。

  “券商中国”的消息显示,此次出事的中精国投实际上是外滩控股旗下的一家子公司,公司核心员工大多来自外滩控股财富部。不过,对这种说法,《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未能从中精国投及外滩控股获得正式确认。

  资料显示,外滩控股注册资本为1亿元,法定代表人为忻翀杰,公司成立于2014年6月,注册地址为贵州省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惠水县涟江街道县府路49号,其业务涵盖房地产及基础设施开发建设、实业投资、资源能源、文娱传媒、涉外投资、文化旅游等,公司自称其年产值逾50亿元。在外滩控股的股权结构中,忻翀杰持有49%股权,而中建投成都则持有剩余的51%的股权。

  7月9日,记者又来到位于上海市汉口路130号的外滩控股办公地址,而此时,这家公司早已大门紧闭。

  记者注意到,虽然该公司已经停运,但从窗外望去,还能看到公司内有零星的人员走动,当记者找到该公司安保人员请求进入公司内部时,安保人员拒绝了记者的这一请求。

  据周边公司员工介绍外滩控股两个星期前还在正常运营,最近一周才关门停运。

  外滩控股“上级公司一切正常”

  工商信息显示,外滩控股2014年6月成立,2015年忻翀杰持股80%成为外滩控股第一大股东连云港中房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连云港管理)及连云港中房城市建设投资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连云港建投)分别持有10%的股份。

  到2017年4月26日,中海外国有资本运营(成都)有限公司(后更名为中建投国家公园建设(成都)有限责任公司)出资5100万元,收购外滩控股51%的股份,至今仍为其第一大股东。2017年5月22日,忻翀杰又收购了连云港管理和连云港建投分别持有的外滩控股10%股权。外滩控股当前的股东结构为,中建投国家公园建设(成都)有限责任公司占51%,忻翀杰占49%。

  7月9日下午,《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来到中建投国家公园建设(成都)有限责任公司在成都的注册地址。但该地址是青羊区光华街道办事处清康社区,社区一位工作人员称,在该地址办公的为清康社区下的孵化项目,其并不清楚中建投国家公园建设(成都)有限责任公司是否曾在此处办公。

  随后,记者以投资者身份来到青羊区光华街道办事处,街道办相关工作人员表示,中建投国家公园建设(成都)有限责任公司确实注册在“青羊区光华街道办事处清康社区”的办公地,但公司目前在哪里办公他们并不清楚。该工作人员还介绍,中建投国家公园建设(成都)有限责任公司是街道办重大项目企业,注册资金5.2亿元。对于公司的背景,该工作人员表示,不清楚是否有国资背景。

  当天下午,记者还以投资者身份联系到中建投国家公园建设(成都)有限责任公司法定代表人王军,但王军对记者所提一切问题均称“不清楚”,此后再拨打王军手机时,已是关机状态。

  工商登记资料显示,中建投国家公园建设(成都)有限责任公司股东为贵州国家公园防务科技有限公司和中海外国资城市建设有限公司。记者拨打了两家公司的登记电话(实则为同一个号码),电话里相关人士称,目前关于外滩控股的情况还在核查,但公司及“上级公司一切正常”。

  需要注意的是,前述券商中国所报道的中精国投由外滩控股控制的关联性,截至发稿时,《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未能从外滩控股公司层面获得确认。

  (实习生武敬栋对本文亦有贡献)

责任编辑:陶然

《调查丨银来资产陷兑付危机承诺的资金到位了几成?》 相关文章推荐八:扬杰科技“踩雷”东融基金5000万元理财资金或无法按时收回

实习记者 黄鑫磊 每经记者 徐杰 每经编辑 张海妮

11月12日晚间,扬杰科技(300373,SZ)公告,此前于2017年11月3日认购浙江东融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融基金)的东融汇稳惠1号基金第24期,投资金额为5000万元的理财产品由于东融基金出现流动性危机,或无法按时兑付本金及基准收益。

今日(11月13日)下午,《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致电扬杰科技,希望采访上述资金的回收及公司现金流情况。扬杰科技表示不接受正式采访,仅称目前公司现金流没有问题。

控股股东将补偿基金减值金额

公告显示,东融汇稳惠1号基金第24期投资于杭州拓际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的LP份额,且该份额全额用于受让中国东方资产管理公司债权的有限合伙企业的LP份额。另外,基金的底层资产为不良债权。

同时,扬杰科技在公告中称,基金代销机构上海朝阳永续基金销售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朝阳永续)及其扬州分公司通过各种方式向东融集团要求确权兑付,但东融集团代表人叶振回复,由朝阳永续销售的东融基金的多数投资人不在债权人名单内。经过公司委托律师事务所的调查,和其他债权人的信息汇总,了解到东融基金和朝阳永续存在资金管理混乱、账目不清等问题,原东融基金总经理张惟到目前尚未给出合理解释。具体情况公司已诉讼至法院,并向公安机关报案。

虽然该基金的基准年化收益率是8%,但《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从公告中了解到,扬杰科技将依据企业会计准则及理财产品实际情况,计提资产减值准备。同时,控股股东江苏扬杰投资有限公司承诺,将按照每年计提的减值金额,向公司补偿同等金额的资金。

根据三季报,今年1~9月,扬杰科技资产减值损失达697.03万元,同比增长67.43%;截至9月30日,公司货币资金为2亿元。

扬杰科技在公告中表示,公司将加强对委托理财项目的审核力度,严控投资风险;财务部将加强对已购买的理财产品进展情况跟踪及投资安全状况评估,如发现存在可能影响公司资金安全的风险因素,将及时采取相应措施。

基金流动性出现问题

早在今年六七月份,东融基金的管理公司东融集团旗下东融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融资产)就为兑付投资款分别投入3亿多元和4亿多元现金,出现了流动性问题。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当时了解到,东融资产拥有资产价值总计91.88亿元,包括资产包债权79.14亿元、网签抵押类债权7.46亿元、自有物业价值5.28亿元,而需要偿还的资金共计74.54亿元,其中国有AMC的延付款10.57亿元、欢乐合家投资额23.93亿元、凯胜基金投资额20.73亿元、昶旭金融投资额6.6亿元、其他平台投资额4.73亿元、国有渠道和其他基金投资额5.29亿元、物权类抵押借款2.69亿元。

今年8月8日,从摩恩电气辞职回到东融资产的原创始人叶振公布了东融资产投资人的还款方案。其中,第一笔回款中首先对投资额低于5000元的投资人兑付全部本金;其他投资人展期3年,根据清收回款进程按投资额比例分配,每满500万元分配一次。

另外,如果3年到期日,即2021年8月1日,回收资金尚未支付完成投资款本金,由杭州东融集团、杭州东邦非融资性担保有限公司、台州市汇鑫担保有限公司承担担保责任;在完成所有投资人债权确认后,将联合欢乐合家专业的技术团队开发债权转让系统等。

公告显示,扬杰科技已设立专案小组,与东融基金、朝阳永续、东融集团等方面联系并磋商,现场走访核查基金运营现状;同时,委托律师事务所调查分析基金结构及底层资产状况,并启动诉讼程序。此外,对涉及违法的单位启动报案程序。

扬杰科技董秘办人士在电话中表示,由于东融汇稳惠1号基金第24期与东融基金的债权并无关系,且此前六七月份该理财资金尚未到期,故而当时没有采取相关措施。

《调查丨银来资产陷兑付危机承诺的资金到位了几成?》 相关文章推荐九:银保监会一日对六家银行罚款逾亿元 理财业务成“雷区”

人民网北京12月7日电(张文婷)一直以来,银保监会聚焦重点风险领域,对于市场乱象及违法违规行为坚持零容忍。今日,监管对六家银行开出十张罚单,针对民生银行、渤海银行、光大银行、浙商银行、交通银行及中信银行的违法违规行为共罚款超过一亿元。

银保监会处罚公告显示,民生银行在六家机构中罚单最多,共计4张罚单,涉及机构及个人处罚合计3410万元。浙商银行罚款金额最高为5550万元。除此之外,渤海银行被罚2530万元、中信银行被罚2280万元、光大银行被罚1120万元、交通银行被罚740万元。

记者梳理发现,上述六家银行的违法违规行为主要集中在理财业务方面。其中,民生银行因贷款业务、内控管理严重违反审慎经营规则,同业投资违规接受担保,同业投资、理财资金违规投资房地产,用于缴交或置换土地出让金及土地储备融资,本行理财产品之间风险隔离不到位,个人理财资金违规投资,票据代理未明示,增信未簿记和计提资本占用,为非保本理财产品提供保本承诺,被银保监会罚款3160万元。另外,贷款业务严重违反审慎经营规则,罚款200万元。

涉及个人违规方面,中国民生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交通金融事业部丛明、张劲松因对公司严重违反审慎经营规则的贷款业务负有直接责任,分别被处罚款30万元、20万元。

浙商银行因投资同业理财产品未尽职审查,为客户缴交土地出让金提供理财资金融资,投资非保本理财产品违规接受回购承诺,理财产品销售文本使用误导性语言,个人理财资金违规投资,理财产品相互交易,业务风险隔离不到位,为非保本理财产品提供保本承诺,被银保监会罚款5550万元。

渤海银行因内控管理严重违反审慎经营规则,理财及自营投资资金违规用于缴交土地款,理财业务风险隔离不到位,为非保本理财产品提供保本承诺,同业投资他行非保本理财产品审查不到位,被银保监会罚款2530万元。

中信银行因理财资金违规缴纳土地款,自有资金融资违规缴纳土地款,为非保本理财产品提供保本承诺,本行信贷资金为理财产品提供融资,收益权转让业务违规提供信用担保,被银保监会罚款2280万元。

光大银行因内控管理严重违反审慎经营规则,以误导方式违规销售理财产品,以修改理财合同文本或误导方式违规销售理财产品,违规以类信贷业务收费或提供质价不符的服务,同业投资违规接受担保,通过同业投资或贷款虚增存款规模,被银保监会没收违法所得100万元,罚款1020万元,合计1120万元。

交通银行因不良信贷资产未洁净转让、理财资金投资本行不良信贷资产收益权,未尽职调查并使用自有资金垫付承接风险资产,违规向土地储备机构提供融资,部分理财产品信息披露不合规并购贷款占并购交易价款比例不合规;并购贷款尽职调查和风险评估不到位等,被银保监会罚款740万元。

(责编:岳弘彬、曹昆)

加载全文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