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均年薪200多万!这公司火了:竟有3个中信证券,3.6个招行那么高

网贷之家小编根据舆情频道的相关数据,精心整理的关于《人均年薪200多万!这公司火了:竟有3个中信证券,3.6个招行那么高》的相关文章10篇,希望对您的投资理财能有帮助。

来源:数据宝、中国上市公司研究院联合出品

2018年度上市公司总共发放了近3.41万亿元的总薪酬,同比增长12.72%。其中,48家公司2018年度员工总薪酬超百亿,中国石油居首,共发放1459亿元,员工总薪酬连续三年蝉联第一,并都超千亿。

新潮能源最土豪

人均薪酬超200万

从员工人均薪酬范围来看,处于10万至20万之间公司最多,占比53%;人均薪酬在10万元以下公司也较多,占比28%;20万至30万之间的公司占比13%,30万以上人均年薪公司仅有6%。

数据宝与中国上市公司研究院联合发布的2018年A股“上市公司薪酬百强榜”显示,26家公司人均薪酬在50万以上。与2017对比,上市公司薪酬百强榜有12席易主,包括光线传媒、上海环境、招商公路等。

新潮能源以210万元的人均薪酬首次登榜首,2017年、2016年分别是68.55万元、21.76万元,三年累计增超10倍。慷慨发放高薪,主要有两方面原因:一是截至2018年其近三年净利润复合增速达到1.7倍,二是公司短期激励标准提高。194名员工2018年人均创收2464.19万元,人均薪酬占人均创收的比例不足10%,在全部上市公司中属于合理水平。

居次席的是渤海租赁,连续三年员工人均薪酬超百万,2018年度达到163.53万元;另外科锐国际近2年也都超百万,2016年也有98.5万元。龙元建设虽然人均薪酬高达76.13万元,但与2017年的105.91万元相比,下降近三成。

北汽蓝谷2018年度人均薪酬67.4万元,较2017年的17.36万元大幅增加,主要系北汽蓝谷借壳SST前锋上市后,计提人工成本尚未支付。

人均薪酬计算公式为应付职工薪酬(本期增加值)/0.5*(本期末员工数+本期初员工数)。

高薪企业人均创利能力杠杠滴

天上不会掉馅饼,拿高薪并非运气。梳理发现,人均薪酬超50万的公司,人均创利平均82.65万元;人均薪酬位于30万至50万的公司,人均创利平均值23.63万元;人均薪酬位于20万至30万的公司人均创利平均20.06万元,人均薪酬10万元以下的公司人均创利平均值仅有4.22万元。也就是说,高薪酬的公司员工创利能力也是杠杠滴。

以人均薪酬超30万,人均创收超百万的21家公司来看,12家公司的人均创收占人均创利比重超三成。新潮能源人均创利近310万元,人均薪酬占人均创利比重近七成,渤海租赁也近六成,吉比特、招商银行及爱建集团都超五成。

声明:数据宝所有资讯内容不构成投资建议,股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中国基金报:报道基金关注的一切

Chinafundnews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中国基金报

版权声明:

《中国基金报》对本平台所刊载的原创内容享有著作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万水千山总是情,点个 “好看” 行不行!!!

《人均年薪200多万!这公司火了:竟有3个中信证券,3.6个招行那么高》 相关文章推荐一:净利降近两成而高管收入却增50倍 中信证券发生了什么?

《号外财经》文/米莱

日前,中信证券发布了2018年财报,作为国内上市券商老大的中信证券2018年营收和净利润纷纷下滑。

受国内经济增长趋缓以及证券市场持续低迷影响,中信证券2108年营业收入372.21亿元,同比下降14.02%;证券行业整体营业收入同比下降14.47%,公司营业跌幅与行业整体基本持平。公司归母净利润为93.90亿元,同比下降17.87%。虽说去年证券行业整体不景气,和整个证券行业净利润跌幅41.04%相比,中信证券去年的经营状况好于行业平均水平。

但作为国内龙头券商,中信证券的高管收入似乎并没有受到行业不景气的影响,一些高管收入甚至增加了50倍。

《号外财经》翻阅中信证券2018年年报数据发现,去年公司支付高管薪酬一共12690.94万元,其中年薪超1000万元的高管3名,年薪在500—1000万元之间的高管8名。年薪超1000万元的3名高管分别是:葛小波,年薪1566.87万元;马尧,年薪1191.44万元;薛继锐,年薪1076.61万元。这三位高管均为执行委员会委员。此外中信证券总经理杨明辉年薪979.48万元,董事长张佑军494.84万元。《号外财经》在公司薪酬数据中发现,执行委员会委员的薪酬普片高于其他高管,2018年6名委员中最低收入416.64万元,人均收入达到年薪860万元。

(截图来自公司2018年 年报)

蹊跷的是,《号外财经》在查阅公司2017年及2016年年报的时候发现,执行委员会委员这个职位是从2017年开始设置。2017年该职位一共8位,葛小波、马尧、薛继锐均在列,但是2017年,三人的年薪分别为412.53万元,27.54万元,41.5万元。除葛小波还担任公司财务负责人以外,马尧和薛继锐的收入不足50万元。马尧从2017年到2018年收入增长了50倍。

公司2017年支付薪酬共计4124.1万元,其中董事长张佑君553.18万元,总经理杨明辉690.6万元,执行委员会委员成员8名,共计薪酬640.08万元,若不计入葛小波的收入,执行委员会7名委员的人均收入为32.5万元。

(截图来自中信证券2017年年报)

据公司年报信息披露,葛小波先生于1997年加入中信证券,是中国首批保荐代理人,曾任公司投资银行部经理和高级经理,公司A股上市办公室副主任,风险控制部副总经理和执行总经理,交易与衍生产品业务部、计划财务部、风险管理部、海外业务及固定收益业务行政负责人,本公司执行委员会委员、财务负责人。葛小波现兼任中信证券国际、CLSA B.V.、华夏基金、中信证券投资、中信产业基金等公司董事。

马尧是公司执行委员会委员、投资银行管理委员会主任。于1998年加入公司,曾任公司风险控制部副总经理、债券销售交易部副总经理、交易部副总经理、资本市场部行政负责人、金融行业组负责人、投资银行管理委员会委员。

薛继锐是公司执行委员会委员、股权衍生品业务线、证券金融业务线行政负责人、金融市场管理委员会委员。于2000年加入中信证券,曾任公司金融产品开发小组经理、研究部研究员、交易与衍生产品业务线产品开发组负责人。薛先生现兼任中信期货与青岛金鼎信小额贷款公司董事。

《人均年薪200多万!这公司火了:竟有3个中信证券,3.6个招行那么高》 相关文章推荐二:降薪后中信员工人均年薪67.24万夺魁 15家同比下滑

券商行业降薪裁员的消息,日前给出“实锤”——截至3月31日,已披露年报的19家券商中有15家人均薪酬同比下滑,仅4家券商出现上涨。

但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从已披露的数据来看,券业薪酬水平依然较高,仍然优于银行业。“巨无霸”中信证券对待员工更是慷慨——人均年薪67.24万元,平均月薪5.6万元,位居第一。

仅4家券商员工人均薪酬上升

2018年,券商的日子过得并不轻松。

证券业协会数据显示,131家证券公司2018年实现营业收入2662.87亿元,各主营业务收入分别为代理买卖证券业务净收入(含席位租赁)623.42亿元、证券承销与保荐业务净收入258.46亿元、财务顾问业务净收入111.50亿元、投资咨询业务净收入31.52亿元、资产管理业务净收入275.00亿元、证券投资收益(含公允价值变动)800.27亿元、利息净收入214.85亿元,当期实现净利润666.20亿元,106家公司实现盈利。与2017年相比,上述统计项均出现不同程度下降。

已披露年报的19家上市券商,营收以及净利润大都出现下降。

反映到职工薪酬方面,券商整体成下降态势,“降薪裁员”所言非虚。数据显示,19家已披露年报的上市券商中,仅有4家券商员工人均薪酬同比上升,分别是第一创业、国泰君安、中信证券、中信建投。

中信证券人均薪酬最高

这19家券商中,中信证券员工人均薪酬位居第一,达67.24万元,平均月薪5.6万元!

除了中信证券,人均薪酬超过40万的券商还有海通证券、华泰证券、东方证券、国泰君安、国金证券、西南证券、中信建投。目前来看,华安证券的人均薪资当属最低,仅21.81万元,平均月薪为1.82万,暂时位列末位。

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即便1.82万元的月薪,已经秒杀小编的月收入了。再看这19家券商的薪资均值——40.91万元,足抵小编辛苦码字N年的收入。

值得注意的是,截至3月31日,已有多家上市银行公布了2018年年报。据东方财富Choice数据,17家银行的人均薪酬为36.84万元。

由此看来,券业薪酬仍优于银行业。

在“降薪”的大背景下,券商高管也难独善其身。19家券商中,15家券商的高管年度薪酬总额都下滑,仅4家同比增长,分别是中信证券、东方证券、方正证券、国泰君安。从数值来看,高管薪酬总额基本都在千万元级别,中信证券更是破亿,约1.28亿元。

总经理年薪同比则明显分化。有可比数据的17家券商中,8家增长,9家下滑。光大证券同比增幅最大,总经理薪酬为215.7万元,2017年仅为41.86万元,增长超过4倍。

数值方面,中信证券稳居第一,总经理薪酬达979.48万元。但总经理薪酬仍有两家未达百万,分别是中原证券和西南证券,最少的西南证券总经理薪酬仅有34.66万元。

《人均年薪200多万!这公司火了:竟有3个中信证券,3.6个招行那么高》 相关文章推荐三:券商比拼:中信证券高管年薪过亿光大兴业营收降90%

[摘要] 上海一家大型券商投行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在储备项目上,头部券商的集中趋势越来越明显,未来这种格局可能还会进一步加剧。”

一年一度的上市券商年报季正在进入最后的收官阶段。

截至4月15日中午,已有22家A股上市券商披露了2018年业绩,另有7家券商披露了2018年业绩快报。在去年A股业绩表现不尽如人意、金融严监管的大背景下,29家券商净利润全线缩水,同时投行业务集体同比下滑。券商行业愈发呈现业绩分化、强者恒强的行业格局和态势,行业集中度进一步提高。

随着年报披露,券商高管薪酬也浮出水面,时代周报记者根据数据统计,22家券商有16家券商的管理层薪酬同比下滑。而中信证券(港股06030)2018年管理层年薪总额高达1.27亿元,逆市同比增长207.73%。同时,在支付职工薪酬和人均薪酬排行中,中信证券均排名第一。

投行业务高度集中于头部券商,该项业务前三强为中信证券、海通证券(港股06837)和中信建投。上海一家大型券商投行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在储备项目上,头部券商的集中趋势越来越明显,未来这种格局可能还会进一步加剧。”

净利润和投行收入全线下滑

从绝对数据来看,2018年营业收入前五名的券商分别是中信证券、海通证券、国泰君安(港股02611)、华泰证券和申万宏源,分别实现营收372.21亿元、237.65亿元、227.19亿元、161.08亿元和152.77亿元。归属母公司净利润前五名是中信证券、国泰君安、海通证券、华泰证券和招商证券(港股06099),分别实现归母净利润93.90亿元、67.08亿元、52.11亿元、50.33亿元和44.25亿元。

中信证券稳坐头把交椅。自2006年成为券商净利润老大至今,中信证券已经蝉联12年券商业绩冠军。年报显示,中信证券全年营收约372.21亿元,同比下滑14.02%;归母净利润93.90亿元,同比减少17.87%。报告期内,中信证券的主要业务规模在业内保持领先,资产和盈利继续保持行业第一。

由于2018年市场整体低迷,绝大部分券商的营收和净利润都呈现不同程度的下滑。根据数据统计,29家券商中,2018年进入营收百亿俱乐部的上市券商共有10家,2017年有11家;2018年归母净利润进入十亿俱乐部的券商共有12家,2017年则有19家。仅山西证券、东北证券和申万宏源实现营收同比增长,而29家券商净利润增长全部缩水。

时代周报记者根据数据统计,29家上市券商有13家营收下滑幅度超过行业平均,下滑最大的三家分别是西部证券、广发证券(港股01776)和国元证券;共有15家上市券商净利润下滑幅度超过行业平均水平,光大证券(港股06178)和兴业证券下滑幅度甚至超过90%,分别下滑96.57%和94.08%。

同时,行业集中度进一步提高。根据数据统计,29家券商2018年总营收为2493.35亿元,排名前3的券商共计营收837.05亿元,占比33.57%。29家券商归母净利润总和为569.80亿元,前三强总和为213.09亿元,占比37.40%。而在2017年,这29家券商归母净利润总和为928.43亿元,前三强合计305.91亿元,占比32.95%。

各项业务中,投行业务全部同比下滑。根据已经披露的2018年报的22家券商数据,证券承销业务净收入共计收入241.16亿元,同比上年310.73亿元下滑22.39%。其中,投行业务下滑最严重的是广发证券,同比下滑55.85%。同时,投行业务高度集中于头部券商,该项业务前三强为中信证券、海通证券和中信建投,实现投行业务净收入为36.39亿元、32.17亿元和31.35亿元,合计99.91亿元,占22家券商总投行收入比重高达41.43%,而以2017年的数据计算为35.67%。

前述上海券商投行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这几年由于一级市场监管趋严,投行业务愈发呈现强者恒强的格局,很多公司都倾向选择大型投行作为中介机构。”

由于科创板开闸,头部券商往往布局承销能力更强,优势明显。长城证券分析师刘文强表示:“在科创板的规则体系下,以往重审核、轻发行向严审核、重发行转型,可以预见投行将成为调动整个券商资源的牛鼻子,而不再只是应付证监会的通道。如果不能以投行业务为核心重构券商组织架构,不能顺利协调各业务部门或板块之间的利益,此类券商在投行业务方面也会逐渐边缘化。IPO 储备项目越多的券商,意味着拿到科创板项目的可能性越大。”

中信证券人均年薪69.78万

随着年报发布,上市券商高管薪酬也浮出水面。时代周报记者根据数据统计,已发布年报的22家券商中,有16家管理层薪酬同比下滑。在6家同比增长的券商中,中信建投和中信证券同比增长超过200%,分别为258.36%和207.73%。

2018年管理层年薪总额最高的券商是中信证券,一共合计1.27亿元。排名第二、三名的分别是中信建投和国金证券,分别为6180.28万元和5710.48万元。

此外,在支付职工薪酬中,中信证券合计支付现金101.56亿元,排名第一,同比增长37.26%,成为增幅最大的券商。人均薪酬排行中,中信证券以人均69.78万元排名第一。排名第二、三的是华泰证券和东方证券(港股03958),分别为人均56.96万元和54.89万元。同时,22家券商仅有4家券商实现人均薪酬同比增长,分别是第一创业、国泰君安、申万宏源和中信建投。18家券商人均薪酬均同比下滑,下滑幅度最大的是兴业证券,同比下滑33.49%。

进入2019年,随着A股市场行情转暖,股市成交量急速放大,券商业绩开始回暖。3月月度数据显示,36家上市券商共实现营业收入322.52亿元,环比增长45.55%,同比增长50.19%;共实现净利润160.50亿元,环比增长56.97%,同比增长54.33%。

中泰证券非银金融团队认为:“券商政策面会持续向好,科创板受理已达50家,行业龙头有望全面受益,持续看好。”

《人均年薪200多万!这公司火了:竟有3个中信证券,3.6个招行那么高》 相关文章推荐四:四家券商人均薪酬超40万国君逆势加薪超40%这家券商减员近千人

截止目前,已经有20家A股上市券商公布了去年年报数据。在业绩一片滑坡之下,去年券商也普遍缩员减薪。从数据直观来看,去年券业裁员减薪颇为明显,有券商人均薪酬同比缩减超30%,也有券商减员千人“过冬”。

不过,也有券商逆势加薪。如国泰君安去年人均薪酬为55.25万元,同比上涨42.3%,颇为难得。

招商证券挤下广发进入前五

头部券商之间的排位战仍然激烈。从数据来看,前五名中,除了中信证券和国泰君安座次不变之外,其余三家券商座次均出现变化,甚至有的券商被挤出前五。

中信证券和国泰君安仍牢牢占据前二的位置。2018年,中信证券实现净利润93.9亿元,同比下降17.87%,国泰君安实现净利润67.08亿元,同比下滑32.11%;

海通证券实现反超,去年实现净利润52.11亿元,“拉”下华泰证券,顺利坐上季军宝座,华泰证券位列第四,去年净赚50.33亿元,同比下滑45.75%;值得注意的是,招商证券一路开挂,以1.25亿元的微弱优势顺利挤下广发证券,罕见跻身前五。去年,招商证券实现净利润44.25亿元,同比下降23.52%。广发证券去年净赚43亿元,同比下滑49.97%,几近“腰斩”。

20家券商去年净利润均同比下滑

证券公司未经审计的财务报表显示,国内131家证券公司去年实现营业收入人民币2662.87亿元,同比下降14.5%,实现净利润人民币666.20亿元,同比下滑41%。券业营收净利润“双降”成为标配。

和上一年相比,20家已经公布年报的券商,去年净利润普遍出现下滑,没有净赚超过百亿的券商。7家同比降幅超过50%,其中光大证券降幅最大。去年,光大证券实现净利润1.03亿元,同比降幅为96.57%。

2家券商去年净利润低于1亿元,分别为中原证券和国海证券,去年分别实现净利润0.06亿元和0.73亿元。

7家去年员工薪酬支出减少

再来看看去年券商薪酬支出情况。

记者以目前净利润排在前十名的券商为统计样本,数据来源为:本期工资总额=期末应付职工薪酬-期初应付职工薪酬+支付给职工以及为职工支付的现金。

去年以来,券业遭遇寒冬,多条线减员减预算。10家券商中,除去中信建投证券没有可比数据,其他9家券商中,有7家券商去年员工薪酬总支出是减少的。广发证券和东方证券缩减幅度最大,去年,广发证券薪酬总支出为31.8亿元,同比减少29.9%,东方证券去年薪酬总支出为14.36亿元,同比减少24.5%。华泰证券、招商证券和中国银河缩减幅度也超过10%。

值得注意的是,有2家券商薪酬支出逆势增长。分别为国泰君安和申万宏源证券。其中国泰君安去年员工薪酬支出为63.18亿元,位于券商之首,较去年增加40.22%。

人均薪酬:“铁三角”最高

伴随着薪酬总支出的整体下滑,券商去年人均薪酬也未能幸免。整体来看,去年10家券商人均薪酬均超过30万元,“铁三角”中信证券、海通证券和国泰君安去年人均薪酬超过55万元,分别为60.21万元,57.9万元和55.25万元。中信建投证券去年人均薪酬也超过40万元,为40.28万元。人均薪酬最低的为广发证券和招商证券,分别为30.94万元和34.06万元。

从变动幅度来看,除去中信建投证券没有可比数据,其他9家券商中,有7家券商去年人均薪酬较上一年有所降低。其中华泰证券、广发证券和东方证券同比降幅最大,分别为30.42%、29.63%和29.25%。

不过,需要说明的是,平均薪酬只是作为一个参考,并不能全面代表券商的激励机制。如果发现“被平均”也不要怀疑自己进了“假券商”,只能说由于薪酬以业绩为基础,但按职能管理序列、业务序列(研究、经纪、投行、自营、资管等)管理,内部差异化较大。“平均数”难以准确的反映每一位券业人员的薪酬现状,但窥一斑而见全貌,平均数的波动也能在一定程度上说明一些问题。

9家券商中,有7家去年减员明显,其中招商证券、申万宏源证券去年缩减人员超过500人,招商证券去年母公司在职员工共8984人,较上一年较少938人。

但是,也有逆势招人的。去年华泰证券母公司在职员工为6714人,同比增加1067人,足以看出,在去年裁员频频的券业,有券商开始悄然布局。此外,东方证券去年员工数增加228人。

《人均年薪200多万!这公司火了:竟有3个中信证券,3.6个招行那么高》 相关文章推荐五:业绩双降、踩雷不断、诉讼缠身 中信证券如何轻装上阵?

有些东西,就像枯萎的叶子,掉落才会发出新芽,放下包袱,轻装上阵,才能更好的前行!

2018年对券商来说,踩雷、追债、业绩下滑便是那些枯萎的叶子。2019年的春天来了:A股走强,经济稳中有序,注册制、科创板到来,市场资金重新分配,券商们也露出一片生机盎然。

不过,也别忘了春寒料峭。对于一些券商,好日子确实来了,另一些券商,或许仍需在寒冬中挣扎、锤炼,才能搏出生机。

“中信证券确实不是什么东西,完全从自己利益出发,不顾国家发展壮大激活资本市场初衷。任性做空,谋取暴利。2015年的股灾前期,中信证券大幅减持100多亿,等到国家部署救市,又利用国家救市和自己行业龙头地位,谋取不正当利益,没有一点责任和担当。” 股吧用户沉默是金948834说道。

因为3月7日出具做空研报,导致众多小散再次成了韭菜,目前在股吧中,充斥着对中信证券的声讨情绪,甚至一些损失惨重的用户已失去理智。

事情还要回到几周前,因为A股缺少做空机制,机构研报以看多为主。中信证券竟一反常态,在2019开年A股持续走强的大形势下,首次给予中国人保“卖出”评级,预计合理估值区间为每股4.71-5.38元,未来一年潜在下跌空间超过53.9%。

此档口,华泰证券也发了一份研报,“唱空”中信建投,认为中信建投证券A股估值远高于同梯队券商和国际投行,有下行风险,下调至“卖出”评级。

两家行业头部券商的重磅做空,无异于给火热的A股浇了一盆冷水。于是,在3月8日,上证指数大跌136.56点,跌幅高达4.40%,创下4个多月以来的最大单日跌幅。

这是否要归罪于中信证券、华泰证券?

著名财经评论家皮海洲认为,两家券商的“唱空”研报,唱空的都是个股,而不是整个大盘。实际上,两家券商的“唱空”研报也没有这样的能量。

也就是说,上述股吧用户的言论是缺乏理智的,甚至有些偏激。不过从这次偶发事件的极端情绪中,也透出了几分必然。

一定意义上说,不少投资者对中信证券的这种消极情绪,由来已久。差劲业绩、违规诉讼、频频踩雷等负面因素堆积之下,大家的期望值在逐渐消磨,说几句难听话也在情理之中了。

3月21日,中信证券2018年年报正式发布,业绩差强人意。

年报数据显示,中信证券2018年实现营业收入372.21亿元,同比下降14.02%;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93.90亿元,同比下降17.87%。

营收、净利润双降之外,还有一个数据让人高兴不起来——中信证券负债总额4963.01亿元,较上年末增长5.05%。

作为1995年成立、中国证监会核准的第一批综合类证券公司之一,中信证券的总资产、净资产、营业收入长期排名第一,是业内不折不扣的头部企业。如此业绩,出乎了不少人的意料。

从具体业务看,主要是因为经纪业务、承销业务和资管业务拖了后腿。

年报数据显示,2018年中信证券经纪业务实现营业收入98.94亿元,同比下降8.52%;资产管理业务实现营业收入64.68亿元,同比下降14.62%;证券承销业务实现营业收入27.88亿元,同比下降30.33%;其他业务实现营业收入89.10亿元,同比下降32.35%。

万绿丛中稀少的一点红,来自证券投资业务,该业务在2018年实现营业收入91.61亿元,同比增长18.52%。

即便是券商在2018年普通出现业绩下滑,中信证券的业绩表现,还是迅速传导到股市上。

在年报发布次日,中信证券股票报收24.80元,跌幅0.40%,成交额50.39亿元,换手率2.08%。

值得安慰的是,去年中信证券主承销各类信用债券合计1391支,主承销金额7659.13亿元,市场份额5.11%,债券承销金额、承销支数均排名同业第一。

如果说矬子里面拔将军的话,以此衡量,中信证券算得上是位将军。

对于为何各个板块业绩出现下降,铑财以“贵公司业绩下滑的主要原因是什么?年报显示,资产管理业务实现营业收入64.68亿元,同比下降14.62%。目前来看,资管新规和监管部门的强监管,对证券行业,贵公司的影响主要体现在几个方面?科创板到来之后,将给贵公司带来哪些机遇和挑战?”等问题询问中信证券,截止发稿并未收到回复。

业内人士分析称,中信证券出现业绩双降的原因,首先是受A股行情低迷、股票质押风险暴露、发行审核趋严、资管新规发布等多方面因素的综合影响;其次,证券行业同质化严重、周期性强、竞争激烈,行业企业并未有足够多的创新利润增长点,缺乏足够的内生动力;三是中信证券在2018年踩雷时有发生,也极大地影响了公司营业收入。

在证券圈,最忌讳的词语就是踩雷,不但影响业绩,还会丢掉专业、权威的脸面,降低市场信赖度。

简单梳理之下,中信证券的频频踩雷,确实也有些尴尬。

说到其在2018年踩过的雷,众应互联算是杀伤力比较大的一个。

2018年春节前几日,众应互联因拟作价7.4亿元收购天图广告的100%股权,正式开始停牌。

这笔收购溢价超过10倍,引来深交所问询函。要求众应互联结合天图广告的业务情况、以前年度经营业绩情况、行业现状及发展说明估值的合理性,是否损害中小股东的利益等问题。

天图广告立刻慌了手脚,称“公司控制权的稳定存在一定风险”,而天图广告股东决定终止本次交易。

“时光一逝永不回,往事只能回味”,当众应互联股票在7月31日开市起复牌时,时间已经过去了5个月。

而众应互联复牌后,连续二个交易日跌停,8月1日股价报17.16元,跌幅10.02%。

众应互联不仅要承担收购失败的苦果,也宣告了股东中的机构正式踩雷,其中便有中信证券。

据了解,中信证券正是众应互联第六大流通股东,持有423.52万股,占流通股比例2.094%。本想抱个金瓜,却撞上了大雷,损失程度可想而知。

不过,说起损失,另一个主角刚泰控股惹得麻烦也不小。

因发行股份购买资产,刚泰控股自2018年6月11日起停牌。

在停牌期间,有自媒体报道刚泰集团通过商会向**请求协助解决短期流动性危机。

刚泰集团承认了这一事实。

其后的8月13日,刚泰控股终止了本次发行股份购买资产事项。随后,刚泰控股的部分银行账户部分资金被部分银行冻结。

刚泰控股8月20日复牌首日,也像众应互联一样遭遇了股价跌停,当日报收8.18元,跌幅10.01%。

在刚泰控股的流通股东中,中信证券是第六大流通股东,持有刚泰控股2148.13万股,占流通股比例1.992%。

如果把范围扩大,在发行承销业务上,中信证券孩踩雷了方邦电子。

广州方邦电子股份有限公司,主营业务为电子薄膜材料产品的研发、生产及销售,专注于提供电子薄膜材料产品及应用解决方案。

方邦电子IPO计划募资金额共4.33亿元,但是首发申请未获通过,保荐机构正是中信证券。

同样的踩雷事件,还发生了数起。

比如在2018年1月16日,中信证券保荐的北京建工环境修复股份有限公司上会未通过审核。

1月26日,中信证券保荐的上海丽人丽妆化妆品股份有限公司上会未通过审核。

截止到2018年9月,中信证券作为保荐机构的公司有18家,只通过了8家,4家公司暂缓表决,3家取消审核,通过率为42.11%,排名到了30名。

相比之下,华泰证券、浙商证券、金元证券、九州证券、平安证券、申港证券、世纪证券等几家券商,保荐数量从1家到7家不等,通过率均达到了100%。

频频踩雷,也干扰了中信证券的正常经营活动,一些衍生的恶性事件更是为其添加了不少烦恼。

具体来说,就是融资融券纠纷、债券违约和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纠纷不断。

据统计,2018年初截止年报披露日,中信证券卷入金额超1000万元的诉讼、仲裁有30条,其中,下属公司涉及3条,总涉案金额近73亿元。

中信证券披露的融资融券中,以与自然人投资者的融资融券纠纷最多,最少的涉案金额也达到1029.77万元,最多的涉案金额接近2000万元,基本都未能偿还融资本息。这也就能理解上文提到的散户消极情绪了。

值得强调的是,与企业机构的纠纷虽然少一些,金额及影响却更大。

比如中信证券与哈尔滨工业大学高新技术开发总公司间的融资融券交易纠纷,涉案金额达到4.19亿元。

中信证券无奈申请了强制执行,并对该项交易计提相应减值准备。

比如在股票质押上,科瑞天诚将其持有的上海莱士流通股质押给中信证券,后来发生交易违约,中信证券要求其偿还的本金高达9.5亿元。

再如丰实云兰将其持有的1.02亿股康得新限售股质押给中信证券,融资13亿元,由康得集团提供担保。

后来丰实云兰违约,康得集团也未能及时履行保证责任代偿债务。中信证券只能自救,在2019年2月完成两次自主平仓,收回部分资金,加上红利回款,将涉案金额降到了12.86亿元。

目前,中信证券已对其中多起项目计提了相应减值准备。后续如何处理还有待观察

有券商人士表示,2018年A股大幅回调,部分上市公司股东无力还钱。但一般情况下,券商会跟股东沟通延期还钱,给予对方筹款空间,实在没有办法才会走法律途径。

除了外部诉讼追债,这一年多,中信证券自身也多次发生违规事件,暴露出公司经营过程中的合规漏洞。

在2018月11月19日披露的一份违规记录中,杨冰、张晓亮、罗昊: 经核查,中信证券股份有限公司中信证券积极策略1号集合资产管理计划、中信证券股债双赢集合资产管理计划、中信理财2号集合资产管理计划、中信证券贵宾丰元5号集合资产管理计划、中信证券积极策略15号集合资产管理计划、中信证券积极策略16号集合资产管理计划、中信证券贵宾定制71号集合资产管理计划存在参与新股网下申购申报的金额超过集合计划现金总额的情况,违反《证券公司集合资产管理业务实施细则》第三十四条的规定。

深圳证监局对资产管理业务行政负责人杨冰,资产管理业务财富管理业务投资负责人张晓亮,集合计划新股品种经理罗昊三人,采取监管谈话的行政监管措施。

2018年5月22日,中信证券称,中国证监会认定公司作为宁夏宝丰能源集团股份有限公司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的保荐机构,未勤勉尽责、缺少必要的职业审慎,存在对申报项目把关不严的问题;黄超、曾春在担任宁夏宝丰能源集团股份有限公司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保荐代表人的过程中,未勤勉尽责、缺少必要的职业审慎,存在对申报项目把关不严的问题。

公司在收到上述监管函件后高度重视,督促各项目组勤勉尽责、扎实推进项目,审慎判断决策,提高执业质量和风险意识,避免此类事件的再次发生。

除了诫勉谈话,据公开信息显示,中信证券还数次被警示。比如因出具的专业文件不符合真实、准确、完整的要求;操作投资者证券账户买入股票等。

简单分析之下,中信证券的日子过得确实不轻松,反映到财报上,数字自然也就难看不少。

财报显示,截至2018年12月31日,中信证券资产总额6531.33亿元,较上年末增长4.41%;负债总额4963.01亿元,较上年末增长5.05%;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576.54亿元,上年末为-1041.93亿元。

好在中信证券并未拿员工开刀,尚未传出员工降薪节流的消息。相比之下,高管的日子似乎还更好过些,起码薪酬上是比上述财报更能拿出手。

中信证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报酬合计1.27亿元。其中,三人年薪超过了千万。分别为:财务负责人、执行委员会委员、首席风险官葛小波年薪1566.87万元;执行委员会委员马尧年薪1191.44万元;执行委员会委员薛继锐年薪1076.61万元。

此外,董事会秘书、公司秘书郑京年薪359.99万元,执行董事、董事长、执行委员会委员张佑君年薪494.84万元,执行董事、总经理、执行委员会委员杨明辉年薪979.48万元。

相比之下,同样是业绩双降的浙商证券,员工的运气就没那么好,已被降薪。

浙商证券发布的2018年年报显示,公司实现营业收入36.95亿元,同比减少19.87%;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7.37亿元,同比减少30.71%。

这已是浙商证券连续第三年净利润下滑、多项主营业务收入缩水了,浙商证券的员工自然被殃及。

年报数据显示,浙商证券2018年应付职工薪酬为7.16亿元,同比下滑30.64%。

根据测算,2018年浙商证券人均年薪同比下降12.35%。

但是,浙商证券高管薪酬下降幅度要比平均水平小的多,2018年浙商证券5名高管年薪超过200万元,7名高管年薪超过100万元。其中54岁的董事长吴承根和37岁的总裁王青山年薪均为324万元;公司副总裁、首席风险官高玮年薪为242.7万元。

高管没有起到良好的带头作用,自然少不了引来员工的吐槽。但是归根结底,降薪节流只是饮鸩止渴,开源才是公司发展的王道。

目前来看,浙商证券要想在2019年业绩有所起色,财富管理是个突破口。

据了解,2018年是浙商证券上市以来第一个完整会计年度,也是浙商证券提出“二次创业”的第一年。而二次创业的方向,便是基于浙江发达的资本市场这一传统优势,积极寻求经纪业务向财富管理转型。

一般来说,客户寻求的是资产保值增值,而非为了交易而交易,因此,财富管理是券商经纪业务转型的重要方向。

需要注意的是,不只是浙商证券,在资管新规、不确定的市场环境等因素影响下,券商都将财富管理作为业务的一个突破口,包括中信证券、银河证券、兴业证券、东方证券、中原证券等在内的券商,都明确表示要向财富管理转型。

比如,中信证券在2018年12月发布公告称,经纪业务发展与管理委员会更名为财富管理委员会,对组织架构和激励机制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

这意味着,在不久的将来,券商财富管理也将进入竞争红海,如何抢先占位,打造品牌的先发优势,无疑是浙商证券这种位于行业第二梯队的券商,需要重要考虑的问题。

申万宏源指出,2019年证券行业拐点已显现。资本市场改革,提升券商估值的逻辑不断得到验证。同时,市场环境持续向好和成交量放大也提高了2019年券商业绩改善的可能性。

再加上注册制,证券市场工具不断复杂化,投资者直接交易股票的需求减弱,券商专业性价值凸显,资管业务或迎来大发展;此外,券商的投行定价能力也将凸显,业务回归定价销售本源,并呈现多元化趋势。从通道型投行向综合型投行转变,也将提振券商业的业绩和竞争力。

《人均年薪200多万!这公司火了:竟有3个中信证券,3.6个招行那么高》 相关文章推荐六:5家银行去年信用卡量破亿 高增长下不良贷款余额达788亿

尽管去年下半年部分银行信用卡主动风险管理、压降规模、发卡减速,但截至去年6月末,农业银行、中国银行信用卡发卡量相继突破亿张,成为继工行、建行、招行之后,信用卡“亿张俱乐部” 新成员。高速发展的信用卡业务已成为银行中间业务的重要构成,银联统计53家银行信用卡去年全年收入过亿元;年报数据显示,和信用卡收入直接挂钩的信用卡交易规模去年增速惊人,“盘子”做到最大的招商银行信用卡交易总额高达3.79万亿元,其次是交通银行信用卡交易规模高达3.07万亿元。从数据来看,信用卡的收入来源结构正在发生变化,银联统计,信用卡分期收入占总收入比重近4成、成第一大收入来源;有代表性的招行信用卡去年667亿元总收入中,信用卡利息收入 459.79 亿元、占比已近7成。银行信用卡资产管理仍值得重视。10家银行披露了去年的信用卡不良率,其中3家控制住了信用卡的不良率,6家不良率同比有抬升;6家银行信用卡不良率超过1.5%。在业内人士看来,银行逾期90天以上不良贷款认定趋严,严监管下网贷、现金贷等整顿出清,消费金融行业“共债”现象显现等,带来不良率有所抬头。去年12月底以来,多家银行信用卡严查申请人资质、甚至降额封卡。信用卡资深观察人士董铮向券商中国记者分析,“信用卡的风险管理压力固然存在,一些发卡大行主动进行了风险管理和控制,很有必要;与此同时,从当前信用卡市场卡量、人均持有规模、卡均额度来看,发卡行不应该仅仅是‘跑量’;还应该重视深耕细作,针对不同客群细分、提高运营效率。”多家银行去年下半年发卡减速,5家信用卡量破亿 和大家普遍感受的信用卡越来越多的印象稍有出入的是,2018年信用卡发卡增速有所放缓,尤其是去年下半年和四季度,甚至出现环比下降。央行数据显示,2018年我国银行信用卡发卡总量6.86亿张,同比增速是11.66%;而在2017年该数据同比增长26%(近年最高增幅)。券商中国记者统计6大国有银行和全国股份行(兴业银行和华夏银行暂未发布数据)的年报、半年报发现,去年6月末,农业银行、中国银行发卡量相继突破亿张,成为继工行、建行、招行之后,信用卡“亿张俱乐部” 的新成员。过去一年,在新增发卡量上,农行新发信用卡1801.06万张、增量规模居首。浦发、中信、光大等股份行保持高速增幅,新增发卡量均在1500万张以上。在数位银行信用卡业内人士看来,信用卡仍处在增量扩张阶段,是投入大量资源的潜力业务。信用卡业内“龙头”招商银行,未在年报披露增速数据;但从去年上半年的数据来看,招行、平安这两家零售业务见长的银行,在信用卡发卡增速上有所放缓。不过,尽快增速放缓,招商银行2018年全年信用卡交易额3.79万亿元,运营效率和创收能力惊人。

一个明显的变化是,近三年来被一度用“狂飙”来形容的信用卡发卡扩张,在去年下半年明显放缓。数据上看,去年下半年,工行新增发卡量收缩最明显,相比6月末减少了500万张;中信银行去年虽然同比保持高速增长,但看下半年环比增速也有所放慢。仍保持较快扩张的有浦发、光大和民生银行,尤其是浦发银行下半年发卡量环比增速逾70%。在不良率上,民生银行、中信银行和浦发银行也相对最高,分别达到2.15%、1.85%和1.81%。

与之相应,各家银行信用卡贷款余额去年也均保持了高速增长,在全行零售业务中增幅亮眼。后起发力直追的的农业银行、中国银行、光大银行的信用卡贷款余额同比增幅分别达到了49%、34.93%和36.77%,增速相对靠前。同时,部分行主动进行风险管理,压降了贷款增速;融360数据统计显示,去年下半年8家银行增速都有所放缓。分期业务“创收”占比不断提高,招行信用卡利息收入占7成 高速发展的信用卡业务已成为银行中间业务的重要构成。数据显示,直接和银行信用卡收入水平挂钩的的卡交易规模去年增速惊人。招商银行信用卡“盘子”做到最大,高达3.79万亿元,其次是交通银行信用卡交易规模高达3.07万亿元,而且两家还分别达到了27.74%和35.19%的高增速。增速亮眼的还有平安银行、浦发银行、中信银行和光大银行,同比增幅分别高达76.1%、51.42%、39.49%和36.7%;运营效率惊人的平安银行,虽然发卡量不过5000万张,但是全年交易额2.72万亿元,在规模上仅次于招行、交行、建行和工行;浦发、中信和光大银行,尽管发卡量均在4000万张左右,但是去年交易额也都分别达到了1.81、2.08和2.29万亿元。

信用卡的收入来源主要是三处:息费收入(含分期或逾期)、刷卡回佣和年费收入。信用卡的交易额规模,体现着持卡用户的消费刷卡量(规模)和活跃度(频次),与之挂钩的刷卡回佣,长期以来也是信用卡收入的主要来源。不过,从数据看,信用卡的收入来源结构正在发生变化。今年年初,银联发布统计,去年全年的银联数据客户银行信用卡业务收入整体同比增长36%,53家银行收入过亿元;在收入结构方面,分期收入占比提升高达36.7%,为信用卡业务第一大收入来源。从去年年报看,招行、浦发、中信、民生、光大银行、建行公布了2018年信用卡业务收入情况。招行信用卡业务总收入最高,高达667亿;浦发银行信用卡业务总收入552.78 亿元,同比增长 13.39%;中信银行实现信用卡业务收入 460.23 亿元,比上年增长 17.81%;民生银行全年实现非利息净收入280.73亿元,同比增长33.82%;光大银行收入390.39亿元,同比增长39.43%;建设银行相关手续费收入突破350 亿元,增长超过15%。信用卡收入来源构成方面,仅招行、中信2家银行有完整的数据披露。招行信用卡去年667亿元总收入中,信用卡利息收入 459.79 亿元,同比增长 16.29%,在总收入中占比68.93%,已逼近7成;而信用卡非利息收入 207.22 亿元,受益于交易量增长,同比增长38.95%,在总收入中的占比却是31.07%,仅约3成。另一家中信银行信用卡业务收入 460.23 亿元,比上年增长 17.81%,其中分期业务收入 193.10 亿元,非利息净收入 308.15 亿元,分期业务创收贡献不断提升。信用卡的快速增长,对各家银行的中收贡献也不小。中信银行信用卡非息收入占全行非息净收入的53.46%;邮储银行银行卡及POS手续费收入129.52亿元,较上年增长了27.77% ,主要来自信用卡消费和分期规模快速增长;建行去年银行卡手续费收入 461.92 亿元,增幅 9.35%,主要是信用卡发卡量、分期业务和消费交易额保持较快增长。去年信用卡贷款逾期788亿,6家银行信用卡不良率上升 伴随着信用卡市场规模高速增长,其资产质量水平、业务风险是否在合理水平,也备受关注。从年报数据来看,10家银行披露了去年的信用卡不良率,相比上年,10家银行中3家银行控制住了信用卡的不良率,有6家信用卡不良率均同比有抬升。不良率最低的是建行信用卡0.98%,水平最高的是民生银行信用卡2.15%。其中,招行跟去年持平,为1.11%;交通银行和农业银行比去年同期下降了0.3个百分点,分别为1.52%和1.66%。民生银行信用卡不良率最高,达2.15%,同比上升了0.08个百分点;其次是中信银行、浦发银行信用卡不良率分别为1.85%和1.81%,这两家去年高速扩张的银行信用卡不良率升幅也最快,中信银行、浦发银行信用卡不良率较上年末分别升高了0.61个百分点和0.49个百分点;此外,邮储、平安、浙商和建设银行也都有不同程度的上升。尽管相对比来看,银行信用卡不良率比全行的不良率和零售板块的整体不良水平要低,但是10家中有6家银行信用卡不良率超过1.5%、数家银行信用卡不良率逼近2%,再考虑到逾期不良暴露及统计上相对滞后,银行信用卡资产管理仍值得重视。

央行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末,银行信用卡逾期半年未偿信贷总额788.61亿元,环比增长18.93%,占信用卡应偿信贷余额的1.15%,占比较2017年末下降0.04个百分点;同比增速较上年明显放缓。不过,细分到去年各个季度来看,逾期半年信贷未偿总额环比三季度末下降了10.5%,不难发现,去年全增速放缓的一大原因是,信用卡逾期半年未偿信贷总额去年四季度压降明显。

融360大数据研究院分析师李万赋的理解是,“多数信用卡大行不良率上升,主要原因可能在于消费金融行业的‘共债’现象严重,再加上发卡量和贷款余额增速放缓,导致信用卡不良率更加凸显出来。另一方面,监管趋严,银行90天以上逾期不可再长期停留在关注类贷款、必须划归为不良,也在一定程度上导致某些银行(信用卡)不良率的上涨,在这种情况下,多家银行的信用卡业务开始倾向于保守策略,申卡和批额都比以前谨慎。”中信银行提出,去年受现金贷等行业乱象影响,国内信用卡贷款不良率有所提升,但“对比国际经验看,当前中国居民杠杆率、信用卡应偿余额占比、人均持卡量等前瞻指标仍处于较安全水平,信用卡业务仍有广阔发展空间。”

《人均年薪200多万!这公司火了:竟有3个中信证券,3.6个招行那么高》 相关文章推荐七:16家券商大比拼!中信中金加薪近20%半年35万多!这家“最悲催”降薪39%

这个夏天,券商员工有点冷。

目前已有16家券商披露了今年上半年的经营“成绩单”,受市场环境等各方面因素影响,今年券商经营业绩普遍有不同程度的下降。

在16家券商中,仅有中金公司、中信证券和申万宏源证券三家净利润较去年相比有所上升,其余13家同比降幅均超过5%,更是有5家券商业绩遭到“腰斩”。

在此背景下,券商员工的薪酬是否也受到影响?2018上半年券商员工薪酬哪家强?基金君统计了一下。

16家券商有11家总薪酬减少

薪酬腰斩、集体跳槽、降薪求职。。。。自2018年以来,原本顶着金领光环的券商工作,也正因一场声势浩大的“金融去产能”,发生着激烈的化学反应。

截至26日晚上,目前公布的16家券商2018中报显示,有11家券商发放薪酬同比减少,其中国海证券减薪超过30%,中信建投最“狠”减薪更是接近40%,申万宏源同比减少近三成。

另外有五家券商发放的薪酬同比增加,中金公司加薪最多,高达26.64%,中信证券同比增加10%,国泰君安加薪4.54%。

中金公司加薪幅度最大,可能是上半年最开心的券商。中金公司在半年报里表示,今年上半年,公司固定收益业务收入实现大幅上涨,投资银行业务及股票业务收入实现明显增长,其中A股IPO承销位居市场第一名,并继续在中资美股IPO项目中表现亮眼。同时,收购事项对集团收入和盈利也有一定的正面影响。

根据半年报,今年上半年,中信证券实现营收为199.93亿元,同比增长6.94%;净利润为55.65亿元,同比增长12.96%。营收和净利润双升的背后,是自营业务的大幅上涨。“加薪”看来也是意料之中。

这家券商人均薪酬降薪最狠

再来说说人均薪酬。已公布中报的16家券商中,近11家券商在财报中公布了截止到6月30日的员工人数。

基金君统计的数据来源于公司“现金流量表”中的“支付给职工以及为职工支付的现金”项目,员工数来源于母公司人数。

上半年11家券商中,中金公司的薪酬最高,人均近37万,第二名是中信证券人均35万,这也是仅有两家同比去年上半年“加薪”的公司。

第三名则是国泰君安,人均近30万元。

而降得最多、同时员工收入垫底的是中信建投,同比下降40%,上半年人均薪酬仅有14万,比中金公司的一半还少。公告显示,公司半年度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比减少8.75%。

超一半券商营收同比出现下滑

我国证券业盈利模式素来以经纪、自营、承销、信用交易和资产管理等业务为主,行业的收入和利润对于证券市场变化趋势依赖程度较高,业绩水平具有较强的周期性、波动性。今年以来,受市场环境等各方面影响,券业业绩受到较大程度的影响。财汇大数据终端统计显示,2018 年上半年,我国证券业实现营业收入1265.72 亿元、净利润328.61亿元,同比分别下降11.92%和40.53%,行业的周期性特征有所显现。

而从16家券商公布的业绩来看,券业业绩分化也逐渐明显,强者恒强局面日渐显露。

从营收来看,5家券商上半年营收超过50亿元,其中,仅有中信证券和国泰君安两家一线券商营收超过100亿元,中信证券更是接近200亿元。值得注意的是,仅有三家券商营收不足10亿元,分别为国海证券、华安证券和第一创业证券。

从营收增幅来看,7家券商同比增幅为正,其中中金公司和山西证券增幅最大,分别为51.5%和41.99%,远超其他券商。9家券商营收同比出现下滑,其中国海证券、国元证券、西部证券降幅最大,分别为32.9%、29.39%和19.78%。

《人均年薪200多万!这公司火了:竟有3个中信证券,3.6个招行那么高》 相关文章推荐八:5家银行去年信用卡量破亿,分期业务成创收主渠道,高增长下不良贷款余额达788亿

尽管去年下半年部分银行信用卡主动风险管理、压降规模、发卡减速,但截至去年6月末,农业银行、中国银行信用卡发卡量相继突破亿张,成为继工行、建行、招行之后,信用卡“亿张俱乐部” 新成员。

高速发展的信用卡业务已成为银行中间业务的重要构成,银联统计53家银行信用卡去年全年收入过亿元;年报数据显示,和信用卡收入直接挂钩的信用卡交易规模去年增速惊人,“盘子”做到最大的招商银行信用卡交易总额高达3.79万亿元,其次是交通银行信用卡交易规模高达3.07万亿元。

从数据来看,信用卡的收入来源结构正在发生变化,银联统计,信用卡分期收入占总收入比重近4成、成第一大收入来源;有代表性的招行信用卡去年667亿元总收入中,信用卡利息收入 459.79 亿元、占比已近7成。

银行信用卡资产管理仍值得重视。

10家银行披露了去年的信用卡不良率,其中3家控制住了信用卡的不良率,6家不良率同比有抬升;6家银行信用卡不良率超过1.5%。在业内人士看来,银行逾期90天以上不良贷款认定趋严,严监管下网贷、现金贷等整顿出清,消费金融行业“共债”现象显现等,带来不良率有所抬头。

去年12月底以来,多家银行信用卡严查申请人资质、甚至降额封卡。信用卡资深观察人士董铮向券商中国记者分析,“信用卡的风险管理压力固然存在,一些发卡大行主动进行了风险管理和控制,很有必要;与此同时,从当前信用卡市场卡量、人均持有规模、卡均额度来看,发卡行不应该仅仅是‘跑量’;还应该重视深耕细作,针对不同客群细分、提高运营效率。”

多家银行去年下半年发卡减速,5家信用卡量破亿

和大家普遍感受的信用卡越来越多的印象稍有出入的是,2018年信用卡发卡增速有所放缓,尤其是去年下半年和四季度,甚至出现环比下降。央行数据显示,2018年我国银行信用卡发卡总量6.86亿张,同比增速是11.66%;而在2017年该数据同比增长26%(近年最高增幅)。

券商中国记者统计6大国有银行和全国股份行(兴业银行和华夏银行暂未发布数据)的年报、半年报发现,去年6月末,农业银行、中国银行发卡量相继突破亿张,成为继工行、建行、招行之后,信用卡“亿张俱乐部” 的新成员。

过去一年,在新增发卡量上,农行新发信用卡1801.06万张、增量规模居首。浦发、中信、光大等股份行保持高速增幅,新增发卡量均在1500万张以上。在数位银行信用卡业内人士看来,信用卡仍处在增量扩张阶段,是投入大量资源的潜力业务。

信用卡业内“龙头”招商银行,未在年报披露增速数据;但从去年上半年的数据来看,招行、平安这两家零售业务见长的银行,在信用卡发卡增速上有所放缓。不过,尽快增速放缓,招商银行2018年全年信用卡交易额3.79万亿元,运营效率和创收能力惊人。

一个明显的变化是,近三年来被一度用“狂飙”来形容的信用卡发卡扩张,在去年下半年明显放缓。数据上看,去年下半年,工行新增发卡量收缩最明显,相比6月末减少了500万张;中信银行去年虽然同比保持高速增长,但看下半年环比增速也有所放慢。

仍保持较快扩张的有浦发、光大和民生银行,尤其是浦发银行下半年发卡量环比增速逾70%。在不良率上,民生银行、中信银行和浦发银行也相对最高,分别达到2.15%、1.85%和1.81%。

与之相应,各家银行信用卡贷款余额去年也均保持了高速增长,在全行零售业务中增幅亮眼。后起发力直追的的农业银行、中国银行、光大银行的信用卡贷款余额同比增幅分别达到了49%、34.93%和36.77%,增速相对靠前。同时,部分行主动进行风险管理,压降了贷款增速;融360数据统计显示,去年下半年8家银行增速都有所放缓。

分期业务“创收”占比不断提高,招行信用卡利息收入占7成

高速发展的信用卡业务已成为银行中间业务的重要构成。数据显示,直接和银行信用卡收入水平挂钩的的卡交易规模去年增速惊人。招商银行信用卡“盘子”做到最大,高达3.79万亿元,其次是交通银行信用卡交易规模高达3.07万亿元,而且两家还分别达到了27.74%和35.19%的高增速。

增速亮眼的还有平安银行、浦发银行、中信银行和光大银行,同比增幅分别高达76.1%、51.42%、39.49%和36.7%;运营效率惊人的平安银行,虽然发卡量不过5000万张,但是全年交易额2.72万亿元,在规模上仅次于招行、交行、建行和工行;浦发、中信和光大银行,尽管发卡量均在4000万张左右,但是去年交易额也都分别达到了1.81、2.08和2.29万亿元。

信用卡的收入来源主要是三处:息费收入(含分期或逾期)、刷卡回佣和年费收入。信用卡的交易额规模,体现着持卡用户的消费刷卡量(规模)和活跃度(频次),与之挂钩的刷卡回佣,长期以来也是信用卡收入的主要来源。不过,从数据看,信用卡的收入来源结构正在发生变化。

今年年初,银联发布统计,去年全年的银联数据客户银行信用卡业务收入整体同比增长36%,53家银行收入过亿元;在收入结构方面,分期收入占比提升高达36.7%,为信用卡业务第一大收入来源。

从去年年报看,招行、浦发、中信、民生、光大银行、建行公布了2018年信用卡业务收入情况。招行信用卡业务总收入最高,高达667亿;浦发银行信用卡业务总收入552.78 亿元,同比增长 13.39%;中信银行实现信用卡业务收入 460.23 亿元,比上年增长 17.81%;民生银行全年实现非利息净收入280.73亿元,同比增长33.82%;光大银行收入390.39亿元,同比增长39.43%;建设银行相关手续费收入突破350 亿元,增长超过15%。

信用卡收入来源构成方面,仅招行、中信2家银行有完整的数据披露。招行信用卡去年667亿元总收入中,信用卡利息收入 459.79 亿元,同比增长 16.29%,在总收入中占比68.93%,已逼近7成;而信用卡非利息收入 207.22 亿元,受益于交易量增长,同比增长38.95%,在总收入中的占比却是31.07%,仅约3成。

另一家中信银行信用卡业务收入 460.23 亿元,比上年增长 17.81%,其中分期业务收入 193.10 亿元,非利息净收入 308.15 亿元,分期业务创收贡献不断提升。

信用卡的快速增长,对各家银行的中收贡献也不小。中信银行信用卡非息收入占全行非息净收入的53.46%;邮储银行银行卡及POS手续费收入129.52亿元,较上年增长了27.77% ,主要来自信用卡消费和分期规模快速增长;建行去年银行卡手续费收入 461.92 亿元,增幅 9.35%,主要是信用卡发卡量、分期业务和消费交易额保持较快增长。

去年信用卡贷款逾期788亿,6家银行信用卡不良率上升

伴随着信用卡市场规模高速增长,其资产质量水平、业务风险是否在合理水平,也备受关注。从年报数据来看,10家银行披露了去年的信用卡不良率,相比上年,10家银行中3家银行控制住了信用卡的不良率,有6家信用卡不良率均同比有抬升。

不良率最低的是建行信用卡0.98%,水平最高的是民生银行信用卡2.15%。其中,招行跟去年持平,为1.11%;交通银行和农业银行比去年同期下降了0.3个百分点,分别为1.52%和1.66%。

民生银行信用卡不良率最高,达2.15%,同比上升了0.08个百分点;其次是中信银行、浦发银行信用卡不良率分别为1.85%和1.81%,这两家去年高速扩张的银行信用卡不良率升幅也最快,中信银行、浦发银行信用卡不良率较上年末分别升高了0.61个百分点和0.49个百分点;此外,邮储、平安、浙商和建设银行也都有不同程度的上升。

尽管相对比来看,银行信用卡不良率比全行的不良率和零售板块的整体不良水平要低,但是10家中有6家银行信用卡不良率超过1.5%、数家银行信用卡不良率逼近2%,再考虑到逾期不良暴露及统计上相对滞后,银行信用卡资产管理仍值得重视。

央行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末,银行信用卡逾期半年未偿信贷总额788.61亿元,环比增长18.93%,占信用卡应偿信贷余额的1.15%,占比较2017年末下降0.04个百分点;同比增速较上年明显放缓。不过,细分到去年各个季度来看,逾期半年信贷未偿总额环比三季度末下降了10.5%,不难发现,去年全增速放缓的一大原因是,信用卡逾期半年未偿信贷总额去年四季度压降明显。

融360大数据研究院分析师李万赋的理解是,“多数信用卡大行不良率上升,主要原因可能在于消费金融行业的‘共债’现象严重,再加上发卡量和贷款余额增速放缓,导致信用卡不良率更加凸显出来。另一方面,监管趋严,银行90天以上逾期不可再长期停留在关注类贷款、必须划归为不良,也在一定程度上导致某些银行(信用卡)不良率的上涨,在这种情况下,多家银行的信用卡业务开始倾向于保守策略,申卡和批额都比以前谨慎。”

中信银行提出,去年受现金贷等行业乱象影响,国内信用卡贷款不良率有所提升,但“对比国际经验看,当前中国居民杠杆率、信用卡应偿余额占比、人均持卡量等前瞻指标仍处于较安全水平,信用卡业务仍有广阔发展空间。”

来源:券商中国

(编辑:黄良东)

《人均年薪200多万!这公司火了:竟有3个中信证券,3.6个招行那么高》 相关文章推荐九:5家银行去年信用卡量破亿分期业务成创收主渠道!高增长下不良贷款余额达788亿

尽管去年下半年部分银行信用卡主动风险管理、压降规模、发卡减速,但截至去年6月末,农业银行、中国银行信用卡发卡量相继突破亿张,成为继工行、建行、招行之后,信用卡“亿张俱乐部” 新成员。

高速发展的信用卡业务已成为银行中间业务的重要构成,银联统计53家银行信用卡去年全年收入过亿元;年报数据显示,和信用卡收入直接挂钩的信用卡交易规模去年增速惊人,“盘子”做到最大的招商银行信用卡交易总额高达3.79万亿元,其次是交通银行信用卡交易规模高达3.07万亿元。

从数据来看,信用卡的收入来源结构正在发生变化,银联统计,信用卡分期收入占总收入比重近4成、成第一大收入来源;有代表性的招行信用卡去年667亿元总收入中,信用卡利息收入 459.79 亿元、占比已近7成。

银行信用卡资产管理仍值得重视。

10家银行披露了去年的信用卡不良率,其中3家控制住了信用卡的不良率,6家不良率同比有抬升;6家银行信用卡不良率超过1.5%。在业内人士看来,银行逾期90天以上不良贷款认定趋严,严监管下网贷、现金贷等整顿出清,消费金融行业“共债”现象显现等,带来不良率有所抬头。

去年12月底以来,多家银行信用卡严查申请人资质、甚至降额封卡。信用卡资深观察人士董铮向券商中国记者分析,“信用卡的风险管理压力固然存在,一些发卡大行主动进行了风险管理和控制,很有必要;与此同时,从当前信用卡市场卡量、人均持有规模、卡均额度来看,发卡行不应该仅仅是‘跑量’;还应该重视深耕细作,针对不同客群细分、提高运营效率。”

多家银行去年下半年发卡减速,5家信用卡量破亿

和大家普遍感受的信用卡越来越多的印象稍有出入的是,2018年信用卡发卡增速有所放缓,尤其是去年下半年和四季度,甚至出现环比下降。央行数据显示,2018年我国银行信用卡发卡总量6.86亿张,同比增速是11.66%;而在2017年该数据同比增长26%(近年最高增幅)。

券商中国记者统计6大国有银行和全国股份行(兴业银行和华夏银行暂未发布数据)的年报、半年报发现,去年6月末,农业银行、中国银行发卡量相继突破亿张,成为继工行、建行、招行之后,信用卡“亿张俱乐部” 的新成员。

过去一年,在新增发卡量上,农行新发信用卡1801.06万张、增量规模居首。浦发、中信、光大等股份行保持高速增幅,新增发卡量均在1500万张以上。在数位银行信用卡业内人士看来,信用卡仍处在增量扩张阶段,是投入大量资源的潜力业务。

信用卡业内“龙头”招商银行,未在年报披露增速数据;但从去年上半年的数据来看,招行、平安这两家零售业务见长的银行,在信用卡发卡增速上有所放缓。不过,尽快增速放缓,招商银行2018年全年信用卡交易额3.79万亿元,运营效率和创收能力惊人。

一个明显的变化是,近三年来被一度用“狂飙”来形容的信用卡发卡扩张,在去年下半年明显放缓。数据上看,去年下半年,工行新增发卡量收缩最明显,相比6月末减少了500万张;中信银行去年虽然同比保持高速增长,但看下半年环比增速也有所放慢。

仍保持较快扩张的有浦发、光大和民生银行,尤其是浦发银行下半年发卡量环比增速逾70%。在不良率上,民生银行、中信银行和浦发银行也相对最高,分别达到2.15%、1.85%和1.81%。

与之相应,各家银行信用卡贷款余额去年也均保持了高速增长,在全行零售业务中增幅亮眼。后起发力直追的的农业银行、中国银行、光大银行的信用卡贷款余额同比增幅分别达到了49%、34.93%和36.77%,增速相对靠前。同时,部分行主动进行风险管理,压降了贷款增速;融360数据统计显示,去年下半年8家银行增速都有所放缓。

分期业务“创收”占比不断提高,招行信用卡利息收入占7成

高速发展的信用卡业务已成为银行中间业务的重要构成。数据显示,直接和银行信用卡收入水平挂钩的的卡交易规模去年增速惊人。招商银行信用卡“盘子”做到最大,高达3.79万亿元,其次是交通银行信用卡交易规模高达3.07万亿元,而且两家还分别达到了27.74%和35.19%的高增速。

增速亮眼的还有平安银行、浦发银行、中信银行和光大银行,同比增幅分别高达76.1%、51.42%、39.49%和36.7%;运营效率惊人的平安银行,虽然发卡量不过5000万张,但是全年交易额2.72万亿元,在规模上仅次于招行、交行、建行和工行;浦发、中信和光大银行,尽管发卡量均在4000万张左右,但是去年交易额也都分别达到了1.81、2.08和2.29万亿元。

信用卡的收入来源主要是三处:息费收入(含分期或逾期)、刷卡回佣和年费收入。信用卡的交易额规模,体现着持卡用户的消费刷卡量(规模)和活跃度(频次),与之挂钩的刷卡回佣,长期以来也是信用卡收入的主要来源。不过,从数据看,信用卡的收入来源结构正在发生变化。

今年年初,银联发布统计,去年全年的银联数据客户银行信用卡业务收入整体同比增长36%,53家银行收入过亿元;在收入结构方面,分期收入占比提升高达36.7%,为信用卡业务第一大收入来源。

从去年年报看,招行、浦发、中信、民生、光大银行、建行公布了2018年信用卡业务收入情况。招行信用卡业务总收入最高,高达667亿;浦发银行信用卡业务总收入552.78 亿元,同比增长 13.39%;中信银行实现信用卡业务收入 460.23 亿元,比上年增长 17.81%;民生银行全年实现非利息净收入280.73亿元,同比增长33.82%;光大银行收入390.39亿元,同比增长39.43%;建设银行相关手续费收入突破350 亿元,增长超过15%。

信用卡收入来源构成方面,仅招行、中信2家银行有完整的数据披露。招行信用卡去年667亿元总收入中,信用卡利息收入 459.79 亿元,同比增长 16.29%,在总收入中占比68.93%,已逼近7成;而信用卡非利息收入 207.22 亿元,受益于交易量增长,同比增长38.95%,在总收入中的占比却是31.07%,仅约3成。

另一家中信银行信用卡业务收入 460.23 亿元,比上年增长 17.81%,其中分期业务收入 193.10 亿元,非利息净收入 308.15 亿元,分期业务创收贡献不断提升。

信用卡的快速增长,对各家银行的中收贡献也不小。中信银行信用卡非息收入占全行非息净收入的53.46%;邮储银行银行卡及POS手续费收入129.52亿元,较上年增长了27.77% ,主要来自信用卡消费和分期规模快速增长;建行去年银行卡手续费收入 461.92 亿元,增幅 9.35%,主要是信用卡发卡量、分期业务和消费交易额保持较快增长。

去年信用卡贷款逾期788亿,6家银行信用卡不良率上升

伴随着信用卡市场规模高速增长,其资产质量水平、业务风险是否在合理水平,也备受关注。从年报数据来看,10家银行披露了去年的信用卡不良率,相比上年,10家银行中3家银行控制住了信用卡的不良率,有6家信用卡不良率均同比有抬升。

不良率最低的是建行信用卡0.98%,水平最高的是民生银行信用卡2.15%。其中,招行跟去年持平,为1.11%;交通银行和农业银行比去年同期下降了0.3个百分点,分别为1.52%和1.66%。

民生银行信用卡不良率最高,达2.15%,同比上升了0.08个百分点;其次是中信银行、浦发银行信用卡不良率分别为1.85%和1.81%,这两家去年高速扩张的银行信用卡不良率升幅也最快,中信银行、浦发银行信用卡不良率较上年末分别升高了0.61个百分点和0.49个百分点;此外,邮储、平安、浙商和建设银行也都有不同程度的上升。

尽管相对比来看,银行信用卡不良率比全行的不良率和零售板块的整体不良水平要低,但是10家中有6家银行信用卡不良率超过1.5%、数家银行信用卡不良率逼近2%,再考虑到逾期不良暴露及统计上相对滞后,银行信用卡资产管理仍值得重视。

央行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末,银行信用卡逾期半年未偿信贷总额788.61亿元,环比增长18.93%,占信用卡应偿信贷余额的1.15%,占比较2017年末下降0.04个百分点;同比增速较上年明显放缓。不过,细分到去年各个季度来看,逾期半年信贷未偿总额环比三季度末下降了10.5%,不难发现,去年全增速放缓的一大原因是,信用卡逾期半年未偿信贷总额去年四季度压降明显。

融360大数据研究院分析师李万赋的理解是,“多数信用卡大行不良率上升,主要原因可能在于消费金融行业的‘共债’现象严重,再加上发卡量和贷款余额增速放缓,导致信用卡不良率更加凸显出来。另一方面,监管趋严,银行90天以上逾期不可再长期停留在关注类贷款、必须划归为不良,也在一定程度上导致某些银行(信用卡)不良率的上涨,在这种情况下,多家银行的信用卡业务开始倾向于保守策略,申卡和批额都比以前谨慎。”

中信银行提出,去年受现金贷等行业乱象影响,国内信用卡贷款不良率有所提升,但“对比国际经验看,当前中国居民杠杆率、信用卡应偿余额占比、人均持卡量等前瞻指标仍处于较安全水平,信用卡业务仍有广阔发展空间。”

加载全文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