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ber 进行第三轮裁员,网约车纷纷开始过冬

网贷之家小编根据舆情频道的相关数据,精心整理的关于《Uber 进行第三轮裁员,网约车纷纷开始过冬》的精选文章10篇,希望对您的投资理财能有帮助。

摘要: 被巨亏模式折磨得焦头烂额的网约车,的确到了关乎未来生死存亡的关键节点。

图片来源@unsplash

文|锌刻度,作者|杨宇良,编辑|许伟

近日, Uber进行了第三轮裁员行动。

据悉,本次裁员主要针对ATG自动驾驶和Uber Eats团队。虽然,连续三次裁员为Uber挽回了一点股价,但全球扩张、盲目烧钱、仓促上市的后遗症并没有得到遏制。

与此同时,在大洋彼端的同行日子也并不好过,截至2018年,亏损约390亿元的滴滴,也依靠裁员、融资才获得喘息的机会。

被巨亏模式折磨得焦头烂额的网约车,的确到了关乎未来生死存亡的关键节点。

Uber和Lyft的美式阵痛

据统计,截至2019年6月30日,Uber拥有26799名员工。三轮裁减后,Uber员工人数减少了1185人,约占近期总人数(22263)的5%。

也就意味着第三季度,除公开数字外,已有近4536名Uber员工离开了公司。因此,悲观的情绪一直在公司蔓延,影响到包括绩效营销部门、招聘、先进技术部门和安全部门,以及部分全球打车服务和平台部门。

Uber裁员消息一出,市场反应比较积极,Uber股价应声上涨3.29%,市值约为529亿美元。自5月IPO之后,Uber的股价累计跌幅超过30%,市值也从760亿美元大幅缩水。这次触底反弹,或许Uber是对此前全球扩张、盲目烧钱、仓促上市、高管离职的一次刹车。

第二季度财报显示,Uber单季亏损达到了创纪录的52亿美元,几乎是去年全年亏损的2倍。这也倒逼Uber下了痛定思痛、壮士断腕的决心,并首先对最精锐部门开始动刀。

在美国Uber还有一个“难兄难弟”Lyft。据悉,Lyft自2012年诞生至今无一年盈利,在新一季度财报中亏损6.442亿美元。Lyft的市值在116亿美元左右的水平徘徊,比上一次150亿估值缩水近1/3。

屋漏偏逢连雨夜,Uber和Lyft还要应对洛杉矶国际机场LAX的拉黑事件。后者宣布,机场将全面禁止网约车进入航站楼接送乘客。

虽然,Uber和Lyft都面对股价跳水的不利局面,但是,MKM Partners的分析师罗希特·库尔卡尼却依旧对两家公司评级为中性。他认为,Uber运营网络遍及全球,在63个国家的750个城市推出网约车服务,以及500多个城市推出送餐服务。

受益于强大的、长期的推动力,优步的市场领导地位和规模优势,可能会让它在全球移动服务市场信息不对称的背景下实现长期经济价值。

Lyft是领先的消费者多场景交通预约平台,在全美经营着一个大规模的网约车市场,并建立了一个重要的替代交通选项,甚至包括自行车和摩托车。Lyft面临着众多机遇,包括在全美的市场占有率、新双头垄断市场导致的理性竞争行为以及Lyft的产品创新历程。

中国网约车的现实困境

国外的网约车步履蹒跚,国内的滴滴出行同样激荡。国庆期间,就有消息称滴滴出行的一些现有股东打算在二级市场出售持股,售价远低于滴滴最近 570 亿美元估值的价格。

据上海联合产权交易所今年7月公布的一则公告显示,滴滴出行 13.75 万股股份被转让,但并未批露出售的价格和转让股份所占的比重,而是称市场对滴滴出行给予估值550亿美元,主要逻辑源于滴滴未来在智能交通等方案的布局。

股权转让出售价则按照 475.44 亿美元的估值来交易。据PE人士分析,按照475.44亿美元估值交易很可能是出让方为与买方达成合作而让利之举。由此可见,基金公司想退出的意愿强烈。

其实,对比Uber,滴滴早在今年年初就宣布裁员15%,超过2000的员工。精兵简政的策略并不新鲜,但是滴滴在中国遇到的麻烦可不比Uber轻松。

新玩家入场,让这场出行大战愈演愈烈。其中,有美团、高德的聚合平台,有T3出行、旗妙出行等一汽、上汽整车厂平台,还有传统出租车、公交网约车等。如果滴滴无法在运营、用户体验、安全等方面拿出杀手锏,很可能步履维艰。

去年靠着洪流联盟,滴滴笼络了数十家汽车厂商,帮他们推广超过1000万辆新能源汽车。但是,当汽车行业进入寒冬,去库存去产能就成了整车厂投身网约车的动力。后者仗着车辆可以定制,还能提供标准化服务,并且对司机和车辆有更好的管控等优势,开始涉足网约车市场。

鉴于无人驾驶与智慧城市的前景,考虑到国家战略安全等政策监管因素,整车厂组成的国家队的确有跟外资背景的滴滴分庭抗礼的资本。但是在技术、经验和流量方面还有很多障碍有待突破。

除了国家队,滴滴还在面临聚合模式的挑战,虽然聚合模式还存在着安全责任、用户体验等问题,但它的确为解决流量痛点提供了思路。

因此,滴滴也从今年5月起在成都上线聚合平台,接入“秒走打车”等。在广州接入“如祺出行”,在武汉接入“东风出行”。不过,更多的网约车平台出于对滴滴流量倾斜的担心而放弃合作。

在滴滴下架顺风车业务后,给了竞争对手机会,比如嘀嗒出行。通过顺风车和巡游出租车业务,嘀嗒顺风车积累起了可观的车主和用户群。截至9月1日,嘀嗒出行的用户规模突破1.3亿,车主数量超1500万。

不得不说,顺风车事件倒逼滴滴进行安全整改与产品优化,与此同时,网约车市场变化超过预期。由于在上海被开出100张罚单,罚款逾千万,滴滴至今没有拿到上海的网约车牌照。此外,在苏州、宜昌等地,滴滴依旧没有牌照。显然,地方政府还是希望扶持自己的网约车平台。这导致了滴滴的业务开展阻力重重。

巨亏之下,全球网约车模式难以为继

截至2018年,滴滴合计亏损约390亿元,单单2018年就亏损109亿元。今年年初,滴滴依靠裁员勉强过冬,直到今年7月才拿到了丰田的6亿美元融资得以喘息。

在融资方面,滴滴宣布分拆无人驾驶业务,希望仿效Uber单独融资。此外,滴滴的国际化,也在拉美、澳洲和日本铺开,目前三地总体日订单约达300万单。目的就是希望能够开拓新的市场,尽可能弥补财报漏洞。

但是,网约车的烧钱模式依旧存在隐忧。比如整体盈利前景不明晰,重资产运营难以持续,地方保护主义加剧,运力短板突出,合规牌照套利居多等。

对此,贝恩咨询的报告显示,2018年中国网约车市场的投资规模锐减约90%,导致中国出行行业整体投资缩水48%。基于此,其调减了对中国出行市场交易总额的预期。

显然,无论是美国的Uber、Lyft,还是中国的滴滴,都在面临行业发展的瓶颈期。一方面有政策监管的压力,一方面有缩减亏损的压力,他们不约而同地选择了裁员重组结构。

《Uber 进行第三轮裁员,网约车纷纷开始过冬》 相关文章推荐一:全球共享出行巨头巨亏

  作为今年即将上市的共享出行公司Uber在2018财年的表现并不尽如人意。

  2018年也是Uber CEO Dara Khosrowshahi,上任后公布的第一份完整全年财报,尽管财报显示亏损正在进一步收窄并且收入继续增长,但增速与过去几年相比显著放缓。

  根据Uber提前公布的年报,这家公司2018年全年收入113亿美元,同比增长43%;订单金额高达500亿美元,同比增长45%;亏损较2017年的22亿美元同比下降15%至18亿美元。

  而这并不是Uber一家在亏。全球共享出行的企业几乎都陷入了亏损泥潭,在中国,滴滴在2018年的亏损超过了100亿人民币,而东南亚最大的移动出行公司Grab虽然并未对外披露数据,但同样处于亏损状态。

  Uber与Lift亏损中谋求上市

  从季度表现来看,Uber在过去一年的增速放缓,并且亏损依然严重。

  Uber2018年第四季度收入30亿美元,尽管同比增长25%,却低于第三季度38%的增速。2018年第四季度,Uber亏损高达7.68亿美元。值得注意的是,第四季度Uber订单金额达142亿美元,创下了史上季度新高,但每单的收入比例出现下滑,Uber表示这是因为公司在产品线方面的投入增加以及竞争加剧所导致。

  Uber已经为今年上市做好准备。在上市招股说明书中,Uber把自己定位成一个交通运输和物流的全平台公司。公司的“登月计划”Uber Freight以及Uber电动自行车,自动驾驶和飞行汽车的研发,为Uber未来在任何形式上的出行都做好了相应的布局。但是这些早期的投入与远期的回报也增加了Uber的开支。

  Khosrowshahi自2017年接管Uber以来,最大的任务除了扭转公司巨大的亏损以及受损的企业形象之外,就是帮助公司上市。为了尽早扭亏,Khosrowshahi做出一系列的“撤退”举措,他上任后的第一项重大决定就是从俄罗斯市场退出;几个月后,Uber又卖掉了亏损的东南亚业务,将其出售给了东南亚的出行巨头Grab,换回在Grab的股份。值得注意的是,Uber和Grab背后的资本都是软银以及软银投资的滴滴。

  为了应对来自多方的挑战,Khosrowshahi还下注更为广泛的出行方式,一口气收购了共享自行车公司Jump。Uber还将外送业务Uber Eats成倍扩张。Uber CFO称,从订单规模来看,Uber Eats是中国市场以外的全球最大的策略送餐服务提供商。

  如今,Uber已经把送餐服务作为其核心业务,和打车业务一样。虽然Uber尚未公布第四季度送餐服务的数据,不过根据第三季度的财报情况来看,Uber Eats贡献了17%的收入。Uber计划将外送业务扩张到美国超过70%的城市。

  Uber在美国最主要的竞争对手Lyft也将于今年上市,后者也同样处于亏损状态。不过两家竞争者的上市路径可能区别很大,大股东软银投资的Uber很可能将采用同股同权的上市方式,而Lyft则会同谷歌和Facebook一样,采用双重股权制度来保护创始团队的投票权和话语权。

  滴滴烧钱不止

  如同Uber一样,在中国,作为共享出行鼻祖的滴滴也在巨亏的煎熬中。

  近期网上疯传的一组数据是,滴滴2018年持续巨额亏损,全年亏损高达109亿元人民币。同时,2018年全年滴滴在司机补贴方面投入共计113亿元。

  对于上述数据,滴滴方面并没有像往常那样积极出面辟谣,不过也没承认。

  只是,刚被传出巨亏没两天,滴滴就主动宣布要裁员过冬。

  2月15日的滴滴月度全员会上,滴滴CEO程维宣布公司将做好过冬准备,2019年会聚焦当前最重要的出行主业,继续加大安全和合规投入、提升效率,因此将对非主业进行“关停并转”,对业务重组带来的岗位重叠和绩效不达标的员工进行减员,整体裁员比例占到全员的15%,涉及2000人左右。

  作为一路从补贴大战中熬出头最终“剩者为王”的出行巨头,滴滴一直被市场解读为一家以烧钱著称的公司。即使网约车市场竞争格局已经趋于稳定的情况下,滴滴似乎离盈利还是很远。

  去年下半年因为顺风车安全事件被置于舆论的风口浪尖之后,程维在一封公开信中承认,6年来滴滴还没有实现过盈利。2018年上半年公司整体净亏损超过40亿人民币。滴滴出行业务对应GMV的平均抽成约为16%,绝大部分返还给了司机和乘客,公司整体对应GMV的毛利率只有1.6%。2018年上半年,包括司机高峰期补贴、接单和服务奖励、乘客优惠等在内的总补贴返还金额超过117亿人民币。

  值得一提的是,2018年上半年超过40亿元的整体净亏损中,有因为美团插足打车滴滴不得不在相应城市提高补贴的成本,还有为了迎战美团滴滴布局外卖业务的投入。

  但如果结合2018年全年亏损109亿元的数据,在美团停止打车投入,滴滴外卖也不再疯狂补贴之后的2018年下半年,滴滴亏损额超过60亿元,明显高于上半年。

  2018年下半年加剧的亏损很大程度上与顺风车业务关停以及网约车业务整改有关。滴滴此前在声明中公布了顺风车的一组数据,在顺风车上线的三年多时间里,滴滴服务了十多亿次出行。这意味着,这三年多来,滴滴的顺风车平均一天约90万单,体量惊人。

  虽然滴滴强调顺风车定位是公益,但是顺风车业务的特质决定这项业务对于滴滴而言是可以赚钱的业务。这也意味着关停顺风车对于滴滴而言是一项不小的损失。

  此外,为了引导网约车司机积极地合规化,滴滴在一定程度上加大了对合规司机的补贴力度。

  另一方面,为了保证足够的合规化运力,滴滴这两年加大自营车的投入,除了购买汽车,还要招募专职司机运营。

  除了主业上的持续投入,滴滴不断扩张的国际化版图也需要投入真金白银去砸开市场。

  2018年,滴滴还收购了此前 1 亿美元投资的巴西打车服务商99。紧接着,滴滴又与软银宣布成立合资企业进入日本出租车市场。

  在2018年之前,滴滴更偏爱通过股权投资进入其他海外市场的曲线出海方式,而不是像Uber一样的直接深入当地拓展市场。但一旦亲力亲为地去海外开疆辟土,如何适应当地政策并与当地对手直面竞争,这些曾经考验过Uber的问题就需要滴滴来一一面对了。

  此外,太多新业务的投入也被视为滴滴亏损的重要原因。据悉,在过去六七年的时间里,滴滴内部有二三十个业务单元在运作。

  不过对于这些新业务,程维已经有了决断。除了裁员,程维在前述月度大会上强调滴滴2019年会聚焦当前最重要的出行主业,继续加大安全和合规投入、提升效率,因此将对非主业进行“关停并转”。

  而在东南亚,这个市场孕育着巨大的出行市场潜力。从印尼到缅甸,这一超过6亿人口的市场,移动出行市场规模预计到2025年将达到250亿美元。创立于新加坡的Grab是东南亚第一家年收入超过10亿美元的移动出行科技公司。去年的统计数据显示,Grab占据了东南亚95%的第三方出租车打车市场以及超过70%的私人打车市场。虽然这家公司目前为对外公布具体的营运数据,但据了解这家公司同样在亏损的状态。

《Uber 进行第三轮裁员,网约车纷纷开始过冬》 相关文章推荐二:不只有滴滴 Uber等全球共享出行巨头都在亏

图片来源:摄图网

作为今年即将上市的共享出行公司Uber在2018财年的表现并不尽如人意。

2018年也是Uber CEO Dara Khosrowshahi,上任后公布的第一份完整全年财报,尽管财报显示亏损正在进一步收窄并且收入继续增长,但增速与过去几年相比显著放缓。

根据Uber提前公布的年报,这家公司2018年全年收入113亿美元,同比增长43%;订单金额高达500亿美元,同比增长45%;亏损较2017年的22亿美元同比下降15%至18亿美元。

而这并不是Uber一家在亏。全球共享出行的企业几乎都陷入了亏损泥潭,在中国,滴滴在2018年的亏损超过了100亿人民币,而东南亚最大的移动出行公司Grab虽然并未对外披露数据,但同样处于亏损状态。

Uber与Lift亏损中谋求上市

从季度表现来看,Uber在过去一年的增速放缓,并且亏损依然严重。

Uber2018年第四季度收入30亿美元,尽管同比增长25%,却低于第三季度38%的增速。2018年第四季度,Uber亏损高达7.68亿美元。值得注意的是,第四季度Uber订单金额达142亿美元,创下了史上季度新高,但每单的收入比例出现下滑,Uber表示这是因为公司在产品线方面的投入增加以及竞争加剧所导致。

Uber已经为今年上市做好准备。在上市招股说明书中,Uber把自己定位成一个交通运输和物流的全平台公司。公司的“登月计划”Uber Freight以及Uber电动自行车,自动驾驶和飞行汽车的研发,为Uber未来在任何形式上的出行都做好了相应的布局。但是这些早期的投入与远期的回报也增加了Uber的开支。

Khosrowshahi自2017年接管Uber以来,最大的任务除了扭转公司巨大的亏损以及受损的企业形象之外,就是帮助公司上市。为了尽早扭亏,Khosrowshahi做出一系列的“撤退”举措,他上任后的第一项重大决定就是从俄罗斯市场退出;几个月后,Uber又卖掉了亏损的东南亚业务,将其出售给了东南亚的出行巨头Grab,换回在Grab的股份。值得注意的是,Uber和Grab背后的资本都是软银以及软银投资的滴滴。

为了应对来自多方的挑战,Khosrowshahi还下注更为广泛的出行方式,一口气收购了共享自行车公司Jump。Uber还将外送业务Uber Eats成倍扩张。Uber CFO称,从订单规模来看,Uber Eats是中国市场以外的全球最大的策略送餐服务提供商。

如今,Uber已经把送餐服务作为其核心业务,和打车业务一样。虽然Uber尚未公布第四季度送餐服务的数据,不过根据第三季度的财报情况来看,Uber Eats贡献了17%的收入。Uber计划将外送业务扩张到美国超过70%的城市。

Uber在美国最主要的竞争对手Lyft也将于今年上市,后者也同样处于亏损状态。不过两家竞争者的上市路径可能区别很大,大股东软银投资的Uber很可能将采用同股同权的上市方式,而Lyft则会同谷歌和Facebook一样,采用双重股权制度来保护创始团队的投票权和话语权。

滴滴烧钱不止

如同Uber一样,在中国,作为共享出行鼻祖的滴滴也在巨亏的煎熬中。

近期网上疯传的一组数据是,滴滴2018年持续巨额亏损,全年亏损高达109亿元人民币。同时,2018年全年滴滴在司机补贴方面投入共计113亿元。

对于上述数据,滴滴方面并没有像往常那样积极出面辟谣,不过也没承认。

只是,刚被传出巨亏没两天,滴滴就主动宣布要裁员过冬。

2月15日的滴滴月度全员会上,滴滴CEO程维宣布公司将做好过冬准备,2019年会聚焦当前最重要的出行主业,继续加大安全和合规投入、提升效率,因此将对非主业进行“关停并转”,对业务重组带来的岗位重叠和绩效不达标的员工进行减员,整体裁员比例占到全员的15%,涉及2000人左右。

作为一路从补贴大战中熬出头最终“剩者为王”的出行巨头,滴滴一直被市场解读为一家以烧钱著称的公司。即使网约车市场竞争格局已经趋于稳定的情况下,滴滴似乎离盈利还是很远。

去年下半年因为顺风车安全事件被置于舆论的风口浪尖之后,程维在一封公开信中承认,6年来滴滴还没有实现过盈利。2018年上半年公司整体净亏损超过40亿人民币。滴滴出行业务对应GMV的平均抽成约为16%,绝大部分返还给了司机和乘客,公司整体对应GMV的毛利率只有1.6%。2018年上半年,包括司机高峰期补贴、接单和服务奖励、乘客优惠等在内的总补贴返还金额超过117亿人民币。

值得一提的是,2018年上半年超过40亿元的整体净亏损中,有因为美团插足打车滴滴不得不在相应城市提高补贴的成本,还有为了迎战美团滴滴布局外卖业务的投入。

但如果结合2018年全年亏损109亿元的数据,在美团停止打车投入,滴滴外卖也不再疯狂补贴之后的2018年下半年,滴滴亏损额超过60亿元,明显高于上半年。

2018年下半年加剧的亏损很大程度上与顺风车业务关停以及网约车业务整改有关。滴滴此前在声明中公布了顺风车的一组数据,在顺风车上线的三年多时间里,滴滴服务了十多亿次出行。这意味着,这三年多来,滴滴的顺风车平均一天约90万单,体量惊人。

虽然滴滴强调顺风车定位是公益,但是顺风车业务的特质决定这项业务对于滴滴而言是可以赚钱的业务。这也意味着关停顺风车对于滴滴而言是一项不小的损失。

此外,为了引导网约车司机积极地合规化,滴滴在一定程度上加大了对合规司机的补贴力度。

另一方面,为了保证足够的合规化运力,滴滴这两年加大自营车的投入,除了购买汽车,还要招募专职司机运营。

除了主业上的持续投入,滴滴不断扩张的国际化版图也需要投入真金白银去砸开市场。

2018年,滴滴还收购了此前1亿美元投资的巴西打车服务商99。紧接着,滴滴又与软银宣布成立合资企业进入日本出租车市场。

在2018年之前,滴滴更偏爱通过股权投资进入其他海外市场的曲线出海方式,而不是像Uber一样的直接深入当地拓展市场。但一旦亲力亲为地去海外开疆辟土,如何适应当地政策并与当地对手直面竞争,这些曾经考验过Uber的问题就需要滴滴来一一面对了。

此外,太多新业务的投入也被视为滴滴亏损的重要原因。据悉,在过去六七年的时间里,滴滴内部有二三十个业务单元在运作。

不过对于这些新业务,程维已经有了决断。除了裁员,程维在前述月度大会上强调滴滴2019年会聚焦当前最重要的出行主业,继续加大安全和合规投入、提升效率,因此将对非主业进行“关停并转”。

而在东南亚,这个市场孕育着巨大的出行市场潜力。从印尼到缅甸,这一超过6亿人口的市场,移动出行市场规模预计到2025年将达到250亿美元。创立于新加坡的Grab是东南亚第一家年收入超过10亿美元的移动出行科技公司。去年的统计数据显示,Grab占据了东南亚95%的第三方出租车打车市场以及超过70%的私人打车市场。虽然这家公司目前为对外公布具体的营运数据,但据了解这家公司同样在亏损的状态。

(责任编辑:吕鸣书_NBJ9955)

《Uber 进行第三轮裁员,网约车纷纷开始过冬》 相关文章推荐三:滴滴2018年全年亏损高达109亿元人民币 Uber与Lift亏损中谋求上市

作为今年即将上市的共享出行公司Uber在2018财年的表现并不尽如人意。

2018年也是Uber CEO Dara Khosrowshahi,上任后公布的第一份完整全年财报,尽管财报显示亏损正在进一步收窄并且收入继续增长,但增速与过去几年相比显著放缓。

根据Uber提前公布的年报,这家公司2018年全年收入113亿美元,同比增长43%;订单金额高达500亿美元,同比增长45%;亏损较2017年的22亿美元同比下降15%至18亿美元。

而这并不是Uber一家在亏。全球共享出行的企业几乎都陷入了亏损泥潭,在中国,滴滴在2018年的亏损超过了100亿人民币,而东南亚最大的移动出行公司Grab虽然并未对外披露数据,但同样处于亏损状态。

Uber与Lift亏损中谋求上市

从季度表现来看,Uber在过去一年的增速放缓,并且亏损依然严重。

Uber2018年第四季度收入30亿美元,尽管同比增长25%,却低于第三季度38%的增速。2018年第四季度,Uber亏损高达7.68亿美元。值得注意的是,第四季度Uber订单金额达142亿美元,创下了史上季度新高,但每单的收入比例出现下滑,Uber表示这是因为公司在产品线方面的投入增加以及竞争加剧所导致。

Uber已经为今年上市做好准备。在上市招股说明书中,Uber把自己定位成一个交通运输和物流的全平台公司。公司的“登月计划”Uber Freight以及Uber电动自行车,自动驾驶和飞行汽车的研发,为Uber未来在任何形式上的出行都做好了相应的布局。但是这些早期的投入与远期的回报也增加了Uber的开支。

Khosrowshahi自2017年接管Uber以来,最大的任务除了扭转公司巨大的亏损以及受损的企业形象之外,就是帮助公司上市。为了尽早扭亏,Khosrowshahi做出一系列的“撤退”举措,他上任后的第一项重大决定就是从俄罗斯市场退出;几个月后,Uber又卖掉了亏损的东南亚业务,将其出售给了东南亚的出行巨头Grab,换回在Grab的股份。值得注意的是,Uber和Grab背后的资本都是软银以及软银投资的滴滴。

为了应对来自多方的挑战,Khosrowshahi还下注更为广泛的出行方式,一口气收购了共享自行车公司Jump。Uber还将外送业务Uber Eats成倍扩张。Uber CFO称,从订单规模来看,Uber Eats是中国市场以外的全球最大的策略送餐服务提供商。

如今,Uber已经把送餐服务作为其核心业务,和打车业务一样。虽然Uber尚未公布第四季度送餐服务的数据,不过根据第三季度的财报情况来看,Uber Eats贡献了17%的收入。Uber计划将外送业务扩张到美国超过70%的城市。

Uber在美国最主要的竞争对手Lyft也将于今年上市,后者也同样处于亏损状态。不过两家竞争者的上市路径可能区别很大,大股东软银投资的Uber很可能将采用同股同权的上市方式,而Lyft则会同谷歌和Facebook一样,采用双重股权制度来保护创始团队的投票权和话语权。

滴滴烧钱不止

如同Uber一样,在中国,作为共享出行鼻祖的滴滴也在巨亏的煎熬中。

近期网上疯传的一组数据是,滴滴2018年持续巨额亏损,全年亏损高达109亿元人民币。同时,2018年全年滴滴在司机补贴方面投入共计113亿元。

对于上述数据,滴滴方面并没有像往常那样积极出面辟谣,不过也没承认。

只是,刚被传出巨亏没两天,滴滴就主动宣布要裁员过冬。

2月15日的滴滴月度全员会上,滴滴CEO程维宣布公司将做好过冬准备,2019年会聚焦当前最重要的出行主业,继续加大安全和合规投入、提升效率,因此将对非主业进行“关停并转”,对业务重组带来的岗位重叠和绩效不达标的员工进行减员,整体裁员比例占到全员的15%,涉及2000人左右。

作为一路从补贴大战中熬出头最终“剩者为王”的出行巨头,滴滴一直被市场解读为一家以烧钱著称的公司。即使网约车市场竞争格局已经趋于稳定的情况下,滴滴似乎离盈利还是很远。

去年下半年因为顺风车安全事件被置于舆论的风口浪尖之后,程维在一封公开信中承认,6年来滴滴还没有实现过盈利。2018年上半年公司整体净亏损超过40亿人民币。滴滴出行业务对应GMV的平均抽成约为16%,绝大部分返还给了司机和乘客,公司整体对应GMV的毛利率只有1.6%。2018年上半年,包括司机高峰期补贴、接单和服务奖励、乘客优惠等在内的总补贴返还金额超过117亿人民币。

值得一提的是,2018年上半年超过40亿元的整体净亏损中,有因为美团插足打车滴滴不得不在相应城市提高补贴的成本,还有为了迎战美团滴滴布局外卖业务的投入。

但如果结合2018年全年亏损109亿元的数据,在美团停止打车投入,滴滴外卖也不再疯狂补贴之后的2018年下半年,滴滴亏损额超过60亿元,明显高于上半年。

2018年下半年加剧的亏损很大程度上与顺风车业务关停以及网约车业务整改有关。滴滴此前在声明中公布了顺风车的一组数据,在顺风车上线的三年多时间里,滴滴服务了十多亿次出行。这意味着,这三年多来,滴滴的顺风车平均一天约90万单,体量惊人。

虽然滴滴强调顺风车定位是公益,但是顺风车业务的特质决定这项业务对于滴滴而言是可以赚钱的业务。这也意味着关停顺风车对于滴滴而言是一项不小的损失。

此外,为了引导网约车司机积极地合规化,滴滴在一定程度上加大了对合规司机的补贴力度。

另一方面,为了保证足够的合规化运力,滴滴这两年加大自营车的投入,除了购买汽车,还要招募专职司机运营。

除了主业上的持续投入,滴滴不断扩张的国际化版图也需要投入真金白银去砸开市场。

2018年,滴滴还收购了此前1亿美元投资的巴西打车服务商99。紧接着,滴滴又与软银宣布成立合资企业进入日本出租车市场。

在2018年之前,滴滴更偏爱通过股权投资进入其他海外市场的曲线出海方式,而不是像Uber一样的直接深入当地拓展市场。但一旦亲力亲为地去海外开疆辟土,如何适应当地政策并与当地对手直面竞争,这些曾经考验过Uber的问题就需要滴滴来一一面对了。

此外,太多新业务的投入也被视为滴滴亏损的重要原因。据悉,在过去六七年的时间里,滴滴内部有二三十个业务单元在运作。

不过对于这些新业务,程维已经有了决断。除了裁员,程维在前述月度大会上强调滴滴2019年会聚焦当前最重要的出行主业,继续加大安全和合规投入、提升效率,因此将对非主业进行“关停并转”。

而在东南亚,这个市场孕育着巨大的出行市场潜力。从印尼到缅甸,这一超过6亿人口的市场,移动出行市场规模预计到2025年将达到250亿美元。创立于新加坡的Grab是东南亚第一家年收入超过10亿美元的移动出行科技公司。去年的统计数据显示,Grab占据了东南亚95%的第三方出租车打车市场以及超过70%的私人打车市场。虽然这家公司目前为对外公布具体的营运数据,但据了解这家公司同样在亏损的状态。

《Uber 进行第三轮裁员,网约车纷纷开始过冬》 相关文章推荐四:Uber自动驾驶裁员约100人

Uber向匹兹堡当地媒体披露,无人驾驶汽车团队进行了约100人的裁员。Uber没有透露被裁员工的职位,但表示大部分人都属于匹兹堡团队,还有一些员工来自Uber总部旧金山。美国媒体Quartz的消息人士表示,被裁员工是车辆操作员。

部分受影响员工仍然可以获得工作。Uber表示,这些员工可以申请55个新的任务专家职位。

Uber发言人强调,这并不代表Uber无人驾驶汽车计划的终结,但该公司可能需要静待时机。Uber表示:“我们的团队仍致力于开发安全的自动驾驶技术,我们期待在未来几个月内重返公共道路。”

《Uber 进行第三轮裁员,网约车纷纷开始过冬》 相关文章推荐五:上市两月,Uber开启成立以来最大规模裁员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据路透社,在上市两个多月后,Uber首席执行官科斯罗沙希在发给员工的一封电子邮件中说,将其营销部门裁员1/3,达到400人。此次裁员也是Uber公司自从2009年成立以来最大规模的裁员行动。数据显示,截至12月31日,优步拥有22263名员工,销售和营销团队的员工人数为1951人。

“我们的任何团队都规模太大,这会造成重叠的工作,导致决策所有者不明确,并可能导致平庸的结果,”科斯罗沙希在内部邮件中如是点评Uber的营销部门。

财报显示,尽管外卖业务已经逐渐发展,撑起了营收的1/3,网约车业务营收微薄,而其他业务,如自动驾驶等都还处于投入阶段。在收入成本上,Uber销售营销支出约为10亿美元,是成本的大头,占25%,远高于上年同期的6.77亿美元。

裁员只是营销部门重整的结果。今年6月,Uber全球首席营销官Rebecca Messina将从公司离职,并宣布将市场营销部门和公共关系部门合并,新部门将由原公关和公共政策业务负责人Jill Hazelbaker主导。

此外,此轮裁员还伴随着Uber的人才流失——近3个月来,Uber已经损失了5位高管,包括首席执行官Barney Harford、两位董事《赫芬顿邮报》创始人Arianna Huffington和Uber最大外部投资者Benchmark的合伙人Matt Cohler等。

巨额的营销费用一定程度上拖垮了盈利,人员的流失又加剧了股价表现。第一季度,Uber的亏损达到了10亿美元。股价信息显示,Uber自今年5月在纳斯达克上市后,股价多数在发行价附近徘徊,更多表现为低于发行价。Lyft尽管抢占了上市先机,最终的股价表现也差强人意,多时低于发行价。这表明,市场投资者对于尚未跑通盈利的出行服务商的信心已经堪忧。对于Uber来说,已经到了不得不采取措施的时候了。

《Uber 进行第三轮裁员,网约车纷纷开始过冬》 相关文章推荐六:无人车受困 Uber遇“水逆”

  8月正值Uber新任CEO达拉·科斯罗萨西上任满一年,但这一年实在不顺。一方面,亏损扩大让投资人不断施压,另一方面,无人车引发的牌照之争、官司缠身等麻烦也让其走入困局。现在,想要“两手抓”的Uber终于感到力不从心,负责人埃里克·梅霍费尔上周在一份声明中表示,Uber将停止自动驾驶卡车项目,将主要精力投入到自动驾驶汽车的研发上。如此“壮士断腕”的行为或许能为Uber找到更坚实的着力点。

  随着Uber自断一臂,自动驾驶卡车这一仅持续了两年的项目便宣告结束。2016年8月,Uber斥资6.8亿美元收购初创公司Otto,开启自动驾驶卡车计划,并不断加紧研发测试,但坎坷不断,接连遭到监管部门和美国消费者保护组织对安全性的投诉。2017年2月,Uber更是卷入与Waymo有关的商业窃密诉讼,一年后才达成和解,Uber为此赔付了0.34%的股权(约合2.45亿美元)。

  事实上,Uber在自动驾驶领域的野心不仅是卡车,只不过汽车的发展同样命途多舛。今年3月,Uber自动驾驶汽车在亚利桑那州坦佩市发生撞死行人事件后,引发广泛关注,安全性能饱受质疑,Uber随后暂停了在所有市场的自动驾驶汽车运营。5月,亚利桑那州交通局无限期吊销了Uber自动驾驶汽车测试的资格,Uber不得不停止路测并裁员300人。

  直到8月3日,不甘心的Uber重整旗鼓,一心押注自动驾驶汽车市场,“现在,我们需要有一个清晰的目标,聚焦在一个团队”,埃里克·梅霍费尔在个人博客中宣布,Uber的自动驾驶汽车将会在匹兹堡重新进入测试。但Uber也做了妥协,自动驾驶汽车在路上将会被设置为人工模式,路上行驶仅为机器训练和地图收集信息数据。

  目前,随着苹果、谷歌等各大巨头的入局,自动驾驶领域正在成为一场全民狂欢,而Uber也早就瞄准了这一蓝海,走了一条汽车服务平台的经典老路——从叫车服务到自动驾驶技术研发。与此同时,苹果、谷歌等科技巨头,奔驰、特斯拉等车企,都纷纷投身于这场无人车大战中。苹果于2015年左右开始推出“Project Titan”无人车项目,目前已拥有一支5000人的团队;特斯拉的量产规模也在稳步扩大。

  市场的激烈竞争和连年亏损让Uber对自动驾驶领域寄予厚望,试图在该领域多方开拓,但却有些过于急切,一路失利。2017年财报显示,Uber全年营收为75亿美元,亏损高达45亿美元,如此大规模的亏损几乎没有先例。也许,砍掉卡车,更专注于汽车,让Uber可以集中精力进行安全的技术研发,也有助于自身从巨额亏损和堆积的困境中走出来。但Uber能否率先实现技术成熟和量产,依然有待时间考验。

  现在的Uber颇有“壮士断腕”的决心,似乎已做好去匹兹堡做自动驾驶汽车一霸的准备。据TechCrunch报道,目前,Uber改装的沃尔沃XC90自动驾驶车辆还仅由人工手动驱动,此后Uber将采用一套新的安全标准,包括对自动驾驶安全员的实时监控。

(责任编辑:DF372)

《Uber 进行第三轮裁员,网约车纷纷开始过冬》 相关文章推荐七:诞生十年,Uber巨额亏损之下“流血”上市

文|锌刻度,作者|刘虹伶,编辑|许伟

共享出行巨头Uber于5月10日在纽交所开市交易。凭借90亿美元的融资金额,Uber成为美国历史上规模最大的IPO之一。

前不久,澳洲6000多名出租车司机和租车经营者对Uber提起集体诉讼,上市前夕纽约等地司机计划因抗议长期以来Uber在薪资、行业监管和福利上受到的不公待遇而举行罢工。同时,乘客司机遇害、性别歧视与骚扰等问题皆让Uber屡次被推上舆论的风口浪尖。

但在盈利方面,目前的网约车行业仍未走出烧钱但无法回本的困境。面临如此尴尬局面的Uber,上市之后出路在何处?

1、Uber是否会步Lyft惨跌的后尘?

今年3月,出行巨头Uber迎来了它的十周岁生日。

仅在生日过去一个月,4月12日Uber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了招股书和IPO申请,计划筹集资金高达90亿美元,估值最高达915亿美元。虽然对比最高1200亿美元估值有所下降,但这仍不妨碍其成为美国历史上规模最大的IPO之一。

时隔一个月后,Uber于5月9日为其IPO定价,并于次日在纽约证券交易所(New York Stock Exchange)开始交易。

就在Uber宣布上市的前一个月,一直被称为Uber在美国市场最大竞争对手的Lyft作为全球“网约车第一股”登陆纳斯达克,开盘价报87美元,比IPO发行价72美元上涨21%。上市后第一个交易日Lyft下跌近12%,收于69美元。仅上市两天就跌破72美元发行价,到目前为止已经相对发行价下跌了20%以上。

仅上市半个月的时间里,Lyft股价已跌至58美元,比发行价下降19%,市值缩水至167亿美元,蒸发了约25%。上市这条路上Lyft打了头阵,却明显没有一个好兆头。

Lyft刚上市就暴跌至熊市,这对于即将上市的Uber来说并不是个好消息,Lyft的市场表现也不得不让Uber重新思考市场对于网约车的估值。

而根据Lyft和Uber披露的财务数据来看,Lyft自2012年成立至今,一直持续6年亏损,且亏损额不断扩大。2016年至2018年净亏损额分别为6.828亿美元、6.883亿美元和9.113亿美元。三年亏损22.81亿美元。研究机构S&P Global Market Intelligence表示,Lyft是IPO前12个月亏损最多的美国初创企业。

相对于Lyft来说,Uber的亏钱更为惊人。Uber的亏损额分别为3.7亿美元、40.33亿美元和18.5亿美元。在过去的三年里,Uber累计亏损近100亿美元。报告期内净经营收入均为负值,2016年至2018年经营活动的净现金流为-29.13亿美元、-14.18亿美元、-15.41亿美元。

在网约车巨头中,Uber的亏损是Lyft的3倍,以及中国滴滴的2倍以上。另外,数据显示,优步的增长也在放缓。2018年第四季度的营收为30亿美元,环比仅增长2%。虽然同比增长率达到25%,但远低于第三季度38%的同比增长率。

对比之下,与融资50亿美元、年亏9亿美元的Lyft相比,Uber似乎更像是一只吞噬金钱的猛兽,迟迟看不见盈利的曙光。

在Uber成长的这十年里,它打下了一片巨大的网约车市场,成为了明星独角兽。十年间,Uber共获得了超过200亿美元的资金,这包括投资和借款,这让它成为了美国史上融资最多的创业公司。融资最多的同时,Uber也烧掉了100多亿美元补贴。融资明显跟不上烧钱的速度。

长时间用烧钱换取市场的模式让Uber很难在短时间内从亏损转为盈利。值得注意的是,Uber在2018年最大的收益来自“资产剥离”。

2018 年初,Uber通过向软银折价出让 17.5% 股份的方式获得了最后一笔大额融资,度过了当时的难关。2018年第一季度,Uber将俄罗斯和新加坡的业务运营权分别卖给竞争对手 Yandex 和 Grab,以此获得了 30 亿美元的收入,因此才把全年的亏损控制在了 18 亿美元的水平。

这样看来,在私募领域已经没有资金可以够Uber在这场烧钱的战役中继续存活下去了,它必须向股市寻求更多弹药。

而当下,上市似乎成了Uber唯一的选择。

上市后首日大涨后暴跌的“网约车第一股”Lyft或许是Uber的前车之鉴,在巨大亏损下“流血”上市的背后或许也意味着网约车这个行业商业变现和盈利能力受到了股市的拷问与质疑。

而面对共享经济出行“流血”也要上市的情况,Uber首席执行官Dara Khosrowshahi或许在去年7月就已经给出了答案,他说:“汽车之于Uber,相当于书籍之于亚马逊。”这样看来,在他的愿景中,或许希望Uber能像亚马逊当初一样,在前期大量烧钱来实现它的目标。

当年亚马逊上市时,头顶巨亏的阴霾,而如今能坐拥近万亿美元市值。然而偌大的资本市场,也只有一个亚马逊。

如今,竞争对手Lyft登陆纳斯达克,Uber即将在纽约证券交易所挂牌,Uber是否会重蹈Lyft的覆辙,还需要市场的检验。

2、Uber上市前夕遭罢工

这边Uber正欢天喜地准备在美国上市,而在大洋彼岸,澳洲一起史上最大规模集体诉讼案又将Uber推上了舆论的中心。

来自澳大利亚的律师事务所Maurice Blackburn代表该国6000多名出租车司机和租车经营者,对Uber公司提起集体诉讼,指控其非法经营并给他们造成经济损失。

正所谓,屋漏偏逢连夜雨。

就在澳洲司机将Uber告上法庭的同时,美国纽约市Uber出租车司机也宣称将在下周举行罢工,抗议他们在薪资、福利待遇上受到的不公平对待。Uber出租车司机在当地时间5月8日停止提供网约车(拼车)服务。除纽约之外,旧金山、芝加哥、洛杉矶、圣地亚哥、费城和华盛顿特区的司机们也正在计划加入罢工队伍。

纽约是美国唯一一家对网约车平台司机执行最低工资法的城市。纽约出租车公会组织表示,司机要求工作保障、稳定收入以及对网约车公司从车费中收取的佣金设置一定上限。纽约的一位司机表示,“Uber高管因我们的工作变得富有,他们应该尊重我们。”司机希望每小时最低工资为28美元,在扣除天然气、通行费等费用后达到最低工资标准17美元。

Uber曾在其IPO文件中警告,如果司机被归为雇员而非独立承包商,其业务将受到“不利影响”。纽约环球交通局(NYTWA)成员Sonam Lama也是Uber的一名司机,他在一份声明中说:“Uber一方面声称我们是独立的承包商,另一方面他们却制定了价格并控制了我们的工作日。”

近年来,Uber的无人驾驶技术日趋成熟,或许这项技术将成为网约车未来盈利模式的最佳途径,但在完全落地之前,司机仍是网约车行业中必不可少的重要角色。

纽约的共享车司机们即将对Uber发起的这场抗议活动,或许也正是Uber需要面临的挑战之一。

为何Uber司机要在此时罢工?表面看或许是因为Uber即将登陆资本市场而引发的“战争”,但实际上这只是原因之一,另一个原因则是因为Uber平台取消了司机们的补贴。

网约车各大平台最开始揽客的时候,都是扛着资本这一面大旗对司机和乘客大肆补贴。但是这些补贴在平台登陆资本市场后,逐渐消失。据了解,今年3月,Uber将洛杉矶的司机补贴从每英里80美分减到了60美分。

补贴的逐渐减少让司机们出现不满情绪,他们希望可以对现有的资费结构进行调整,同时平台能够保证司机的最低工资是每小时28美元。这一要求将与纽约市推行的工资规则相呼应,该规则保障司机的最低总工资为每小时27.86美元,因此税后工资至少为17.22美元。

以此来看,网约车司机对平台现状不满的爆发,或多或少给网约车的模式带来了一些挑战。如何能在实现盈利的同时找到一种降低司机成本的方法,继而留住司机们在平台上继续服务,或许是网约车行业更应该去思量的问题。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Uber 进行第三轮裁员,网约车纷纷开始过冬》 相关文章推荐八:美国共享出行巨头德比战:Uber与Lyft冲刺上市

寸土必争,针锋相对。过去五年时间,Uber和Lyft这对共享出行老对手几乎在美国每一个主要城市都展开了激烈竞争。而现在,这对同城对手又朝着一个新战场进行抢滩冲刺——首次公开募股(IPO)。

无论是全球共享出行巨头Uber,还是美国本地竞争对手Lyft,能在共享出行市场的惨烈竞争中一路拼杀到现在,都走过了一条不归路。2009年创办的Uber已经融资160亿美元,2012年创办的Lyft也筹集了51亿美元,两家公司都走过了上十轮融资,上市早就是按部就班的事。而且,Uber和软银今年签署的融资协议中,更有2019年底必须上市的对赌协议

直到上周的剧烈震荡之前,美国股市一直处在一副蒸蒸日上、欣欣向荣的喜人涨势。对新股上市来说,没有比这更适合的时机了。今年美国股市已经有197家公司上市融资538亿美元,同比增长了48%。科技类股表现尤其抢眼,今年IPO的科技新股股价平均增长了33%,远高于大盘的同期走势。

在这样的背景下,原计划明年下半年上市的Uber已经悄悄调整了上市时机,开始紧锣密鼓地敲定承销商,准备在明年上半年就融资上市。据美国媒体报道,高盛与摩根士丹利两大顶级投行已经先后接洽Uber,给后者开出了至多1200亿美元的上市估值

这样的估值不由得Uber不动心,他们上一轮融资是今年8月;丰田汽车向Uber投资5亿美元合作研发无人驾驶,当时的估值还是720亿美元。1200亿美元的估值,也相当于底特律汽车三巨头(通用汽车+福特汽车和克莱斯勒)的市值总和。

虽然和诸多互联网公司一样,Uber上市也看不到盈利的曙光,但营收和业务的稳定增长就意味着未来可观预期。据摩根士丹利的上市文件,Uber今年的营收或将达到100亿-110亿美元,较2017年的77.8亿美元显著提升。

Lyft不甘示弱筹备上市

另一方面,Uber的对手Lyft也在小步快跑准备上市。据美国媒体报道,Lyft已经选择了摩根大通、瑞士信贷和Jeffeies等几家券商为承销商,预计估值超过151亿美元。相对于Uber的估值大幅增长而言,Lyft的估值非常保守,仅相当于今年年初的估值水平。

Lyft与Uber的最大差距就是国际市场。与Uber业务遍布全球相比,Lyft的业务仅限于美国和加拿大。去年Lyft的乘车总数为3.75亿次,而Uber则是40亿次,是Lyft的十倍以上。这或许也可以解释Lyft估值只有Uber八分之一的原因。此外,Lyft的业务集中在共享出行,而Uber的业务还包括了无人车以及外卖业务UberEats(这一业务扩展到全球500个城市,估值达到200亿美元,今年订单总额或将达到60亿美元。)

不过,在美国本土市场,Lyft在300个城市都与Uber展开了激烈的竞争。今年第三季度,Lyft营收从上年同期的3亿美元增长到5.63亿美元,但亏损却从1.95亿美元扩大到2.54亿美元。按照Lyft自己公布的数据,他们今年在美国共享出行市场的份额已经达到35%,较去年年初的20%显著增长,单是去年第二季度,Lyft的市场份额就增长了8个百分点。在美国最大的16个城市,Lyft的市场份额更是突破了40%。

但第三方的数据则有着明显差距。市调公司Second Measure预计Lyft今年第一季度的份额仅为27%,而另一家市调公司Certify则认为Lyft的同期市场份额仅为19%。Uber内部的数据则估测,Lyft的市场份额接近30%。

不过,仅仅两年前,Lyft还差点因为融资不利被迫出售。但在他们坚持的同时,Uber却因为自身问题陷入公关危机与管理动荡,从而给Lyft带来了新的转机

2017年对Lyft来说是一个转机。Uber管理层的性骚扰丑闻和司机犯罪事件使得一些消费者开始转向Lyft。2017年Uber的美国总乘客数仅仅增长了18%,达到4800万人,低于市场此前预期的5100万人,而Lyft却暴增了41%,达到2990万人。另一方面,Uber与谷歌的关系因为无人车技术窃密诉讼而跌到谷歌。这直接促使谷歌在去年下半年向Lyft投资10亿美元,并推动Waymo与Lyft进行无人车合作,以遏制Uber的发展。

2017年4月的G轮融资,Lyft估值75亿美元,去年下半年谷歌投资的时候,估值为115亿美元;今年上半年的I轮融资,Lyft估值为151亿美元。除了谷歌,Lyft的主要投资者还包括Fidelity基金和日本乐天。市调公司eMarketer预计,Uber与Lyft在美国市场的业务差距可能会继续缩小。预计2021年,Uber与Lyft的乘客总数将分别达到6260万人和4780万人。

显而易见,在两家共享出行巨头持续激烈竞争时,上市融资将给他们带来必要的军备支撑。这也是Uber和Lyft在当前的良好大市形势,在IPO市场打响德比战的关键考量。

《Uber 进行第三轮裁员,网约车纷纷开始过冬》 相关文章推荐九:裁员100名 Uber缩减自动驾驶团队规模

  盖世汽车讯 据外媒报道,目前Uber正在缩减其自动驾驶团队规模。此前,Uber自动驾驶测试车辆在亚利桑那州发生致命事故,造成行人死亡,随后该公司宣布暂停其自动驾驶业务。

  Uber已向匹兹堡当地媒体证实,已从其自动驾驶汽车团队中裁员约100名。该公司没有具体说明被裁员工的职位,但表示其中大部分人属于匹兹堡团队,还有一些员工来自Uber总部旧金山。据美国媒体Quartz报道,被裁员工是车辆操作员。部分受影响的员工仍然可以继续工作。Uber表示,这些员工有55个新任务专家职位可供选择。

  Uber发言人强调,裁员并不代表终止Uber自动驾驶车辆计划,但该计划可能尚需要些时日才能完善。“我们的团队仍致力于开发安全的自动驾驶技术,并期待在未来几个月内重返公共道路。”

  此次裁员是合理的。为了更加重视安全性,Uber仍在重组自动驾驶项目,也意味着车辆操作员在数月里将没有太多事情可做。不过,此举进一步增加了Uber先前决策导致的高昂人力成本。

关注同花顺财经(ths518),获取更多机会

责任编辑:qzw

关键词 : 裁员 网约车 过冬
加载全文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