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自贷款买车却要前妻共同偿还 检方化解一起“执行难“案

网贷之家小编根据舆情频道的相关数据,精心整理的关于《私自贷款买车却要前妻共同偿还 检方化解一起“执行难“案》的精选文章3篇,希望对您的投资理财能有帮助。

正义网扬州10月22日电(通讯员顾逸凡 宋著玲)离婚后的卢某某一直过着平静的生活,却因前夫王某某私自贷款逾期未还,被银行一同诉至法院,判决后,又因前夫耍赖分文不还,名下的房产受到“牵连”即将被抵债,2019年6月,无奈之下的卢某某向江苏省宝应县***申请执行监督。

2017年9月,银行因王某某未能按约偿还贷款,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同时要求卢某某对与前夫王某某婚姻存续期间的债务承担共同还款责任,在王某某、卢某某庭审缺席的情况下,法院支持了银行的全部诉讼请求。

法院执行期间,王某某一直无力偿还借款。面对法院的催促,王某某最后竟表示,就算被关押起来,还是一分钱还不了。随后法院对王某某采取列入失信人名单、司法拘留等一系列措施,但依旧未能让王某某悔过还钱。见此情形,银行遂向法院申请执行卢某某与王某某协议离婚时划入其名下唯一房产。

承办检察官调查发现,王某某在与卢某某离婚前,曾为了买车私自向银行申请了车贷,期间银行需要卢某某签署共同还款协议书,而王某某找了其他女性朋友冒充卢某某去银行签字,银行在没有确认签字人****的情况下,审核通过并向王某某发放贷款。不久后,王某某与卢某某之间婚姻关系破裂,两人协议离婚,约定两人婚姻存续期间的唯一房产归卢某某所有。

虽然银行存在审核不严的情形,《共同还款协议书》上并非卢某某本人签名,卢某某无需对银行贷款承担连带责任,但卢某某房产因为是在与王某某婚姻存续期间取得的,两人在离婚协议中对夫妻共同财产的分配,并不影响银行向法院申请对王某某应占夫妻共同财产份额的执行。

因此,承办检察官认为,简单向法院发出再审检察建议,无助于实际问题的解决。如何让银行放弃对卢某某房产的执行,而又不损害到银行的合法权益,成为了解决问题的关键。为此,承办检察官多次与卢某某、王某某沟通,并与银行进行协调。王某某表示,自己希望还清银行贷款,但由于未考虑自己的实际偿还能力,加之贷款逾期后利率增加,最终已经没有清偿贷款本息的能力。银行方面则表示,限于制度规定,在贷款清偿前,放弃对卢某某房产执行的申请是不可能的。

2019年8月,该院承办检察官遂牵头组织银行、王某某和卢某某等多方开展“面对面”协商。银行最终同意在快速还款的前提下,对贷款利息作出一定让步,王某某与卢某某二人也认可了银行的意见,表示将对贷款进行共同偿还。

近日,在三方签订了和解协议书后,经承办检察官的监督,王某某与卢某某两人当场向银行交付了首期款项,银行也向法院申请撤回了执行申请。通过检察官的努力,成功化解了这起“执行难”案件,银行基本利益得到快速实现,王某某摆脱了老赖的身份,同时卢某某也摆脱了房产被执行的命运,实现了法律效果与社会效果的有机统一。

《私自贷款买车却要前妻共同偿还 检方化解一起“执行难“案》 相关文章推荐一:员工4年前私用公章骗贷10亿富滇银行至今仍在“买单”

每经记者 张喜威 每经编辑 姚祥云

富滇银行昆明海源北路支行原行长雷钫的“合同诈骗案”刚刚尘埃落定,一起“追偿权纠纷案” 民事判决书的出炉再次将富滇银行推向公众视线。

近日,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的一份“追偿权纠纷案” 民事判决书,牵出了一部涉及三家信托公司、两家银行和多家企业的三次信托贷款担保大戏,并最终与两年前就已终审的“骗取贷款案”联系在了一起。

值得注意的是,这起“追偿权纠纷案”事涉富滇银行的同时,“骗取贷款案”的“主角”罗杨则也曾就职于富滇银行办公室,负责信息维护管理工作。

富滇银行垫付7.21亿贷款本息

近日,中国裁判文书网披露的二审民事判决书显示,新时代信托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时代信托)与云南集成广福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集成地产)签订的《信托贷款合同》约定:新时代信托向集成地产提供借款7亿元整,贷款利率为6.5%/年。贷款担保措施为由富滇银行出具《借款保函》。

2016年12月28日,富滇银行西山支行与集成地产签订《出具保函协议书》。

截至2017年6月29日,集成地产未能按照贷款合同约定按时足额支付借款利息2123.33万元,已构成违约。根据贷款合同约定,新时代信托现宣布贷款立即到期。2017年6月30日,新时代信托向富滇银行出具《索赔通知函》,称若其未能在2017年7月2日14时前收到贷款本金及相应利息,则富滇银行须立即履行借款保函项下的保证责任。

2017年7月3日,富滇银行西山支行通过“集成地产保函垫款户”代集成地产垫付了贷款本金、利息合计人民币7.2123亿元,履行了保证责任。

“(2017)云民初109号” 民事裁定书显示,富滇银行于2017年7月17日向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云南高院”)申请财产保全,请求对集成地产名下价值721233333.33元的财产依法采取查封、扣押、冻结等保全措施。随后,集成地产对法院查封其财产的执行行为不服,认为法院明显超标的查封,并提出书面异议。对此,云南高院2017年10月27日在“(2017)云执异161号” 执行裁定书中予以驳回。

集成地产等公司反诉被驳回

2017年10月26日,集成地产、云南集成置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集成置业”)、云南嘉和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嘉和投资”)向云南高院递交了反诉状,请求确认一系列相关合同无效。但云南高院于2017年11月29日驳回了上述反诉。

值得注意的是,在反诉的理由中,集成地产表示,富滇银行为了免除其10亿元的担保责任,利用集成地产想获得贷款的心理,承诺可以向集成地产提供21亿元的贷款,但条件是必须收购中滇海盈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滇海盈”)。

“为此,富滇银行的代理律师起草了两类文件,一类是集成地产与中滇海盈的《资产收购协议》(标的金额6.8亿元),另一类是集成地产与吉林信托的四份《信托贷款合同》(标的金额13亿元)及相应的《监管协议》,还包括集成地产与云南广福城工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福工贸”)签订的《建材采购合同》(标的金额为6.4亿多元),中滇海盈向广福工贸的《借款协议》(1.7亿元)。以上合同均已签订,但均为虚假合同。”集成地产称。

按照集成地产的说法,合同签订后,其向吉林信托借款13亿元,由富滇银行作为担保人,并将6.762亿元转到了中滇海盈账上;将6.24亿元转到广福工贸账上;由广福工贸转1.7亿元到中滇海盈账上。加上自有资金,中滇海盈已偿还10亿元借款。

在这种情况下,集成地产为偿还吉林信托的借款,又向新时代信托借款7亿元,富滇银行为担保人,因此有了前述“追偿权纠纷案”中的借款。

源于4年前“10亿元骗贷案”

至于集成地产所提到的富滇银行“10亿元担保责任”,则源于4年前的一笔信托贷款。

根据(2016)云01刑终596号判决书,罗杨于2001年3月进入昆明市商业银行(现富滇银行)办公室工作,负责信息维护管理工作。

2014年8、9月份,罗杨私自使用富滇银行公章,出具《承诺函》,通过商业承兑汇票贴现等方式,帮助中滇海盈融资1.98亿元,并受贿792万元。2014年12月,中滇海盈总经理申萍久找到“薄”姓中间人,要求其帮助融资,后找到罗杨,以中滇海盈入股云南新某再生产业有限公司的并购项目启动需要融资贷款为由,让罗杨帮忙由富滇银行为中滇海盈向中江国某信托股份有限公司的10亿元信托贷款提供担保。

在申萍久承诺给其一定报酬的情况下,罗杨决定利用其在富滇银行办公室工作的便利条件,以富滇银行名义为该笔贷款进行担保。

在该笔贷款运作过程中,申萍久安排钟林与中滇海盈工作人员李甲冒充富滇银行工作人员和罗杨在富滇银行办公室共同与出资行长春农村商业银行、中江国某信托股份有限公司的工作人员进行签约,并在包括主要约定富滇银行担保义务的《三方协议》上加盖富滇银行和法定代表人印章,罗杨按照需要伪造了富滇银行行务会议纪要、临时行务会议纪要等文件,交给中江国某信托股份有限公司用于办理贷款。

最终,中滇海盈成功拿到上述10亿元贷款,并累计向罗杨行贿5000万元。

2015年4月20日,富滇银行向昆明市**局报案,称其公司总行办公室职员罗杨私自将富滇银行的公章用作私用,并为他人提供担保。后云南省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16)云01刑终596号《刑事判决书》,认定罗杨私自用富滇银行的公章为中滇海盈向中江国际信托股份有限公司借款10亿元出具《借款保函》,从而骗取10亿元的贷款。

封面图片来源:摄图网

《私自贷款买车却要前妻共同偿还 检方化解一起“执行难“案》 相关文章推荐二:员工4年前私用公章骗贷10亿 富滇银行至今仍在买单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四年前,富滇银行员工私自使用该行公章,为企业10亿元的信托贷款承担担保责任,而就是这起“骗取贷款案”,引发了后续富滇银行的连环信托贷款担保……

  每经记者 张喜威 每经编辑 姚祥云

  富滇银行昆明海源北路支行原行长雷钫的“合同诈骗案”刚刚尘埃落定,一起“追偿权纠纷案” 民事判决书的出炉再次将富滇银行推向公众视线。

  近日,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的一份“追偿权纠纷案” 民事判决书,牵出了一部涉及三家信托公司、两家银行和多家企业的三次信托贷款担保大戏,并最终与两年前就已终审的“骗取贷款案”联系在了一起。

  值得注意的是,这起“追偿权纠纷案”事涉富滇银行的同时,“骗取贷款案”的“主角”罗杨则也曾就职于富滇银行办公室,负责信息维护管理工作。

  富滇银行垫付7.21亿贷款本息

  近日,中国裁判文书网披露的二审民事判决书显示,新时代信托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时代信托)与云南集成广福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集成地产)签订的《信托贷款合同》约定:新时代信托向集成地产提供借款7亿元整,贷款利率为6.5%/年。贷款担保措施为由富滇银行出具《借款保函》。

  2016年12月28日,富滇银行西山支行与集成地产签订《出具保函协议书》。

  截至2017年6月29日,集成地产未能按照贷款合同约定按时足额支付借款利息2123.33万元,已构成违约。根据贷款合同约定,新时代信托现宣布贷款立即到期。2017年6月30日,新时代信托向富滇银行出具《索赔通知函》,称若其未能在2017年7月2日14时前收到贷款本金及相应利息,则富滇银行须立即履行借款保函项下的保证责任。

  2017年7月3日,富滇银行西山支行通过“集成地产保函垫款户”代集成地产垫付了贷款本金、利息合计人民币7.2123亿元,履行了保证责任。

  “(2017)云民初109号” 民事裁定书显示,富滇银行于2017年7月17日向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云南高院”)申请财产保全,请求对集成地产名下价值721233333.33元的财产依法采取查封、扣押、冻结等保全措施。随后,集成地产对法院查封其财产的执行行为不服,认为法院明显超标的查封,并提出书面异议。对此,云南高院2017年10月27日在“(2017)云执异161号” 执行裁定书中予以驳回。

  集成地产等公司反诉被驳回

  2017年10月26日,集成地产、云南集成置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集成置业”)、云南嘉和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嘉和投资”)向云南高院递交了反诉状,请求确认一系列相关合同无效。但云南高院于2017年11月29日驳回了上述反诉。

  值得注意的是,在反诉的理由中,集成地产表示,富滇银行为了免除其10亿元的担保责任,利用集成地产想获得贷款的心理,承诺可以向集成地产提供21亿元的贷款,但条件是必须收购中滇海盈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滇海盈”)。

  “为此,富滇银行的代理律师起草了两类文件,一类是集成地产与中滇海盈的《资产收购协议》(标的金额6.8亿元),另一类是集成地产与吉林信托的四份《信托贷款合同》(标的金额13亿元)及相应的《监管协议》,还包括集成地产与云南广福城工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福工贸”)签订的《建材采购合同》(标的金额为6.4亿多元),中滇海盈向广福工贸的《借款协议》(1.7亿元)。以上合同均已签订,但均为虚假合同。”集成地产称。

  按照集成地产的说法,合同签订后,其向吉林信托借款13亿元,由富滇银行作为担保人,并将6.762亿元转到了中滇海盈账上;将6.24亿元转到广福工贸账上;由广福工贸转1.7亿元到中滇海盈账上。加上自有资金,中滇海盈已偿还10亿元借款。

  在这种情况下,集成地产为偿还吉林信托的借款,又向新时代信托借款7亿元,富滇银行为担保人,因此有了前述“追偿权纠纷案”中的借款。

  源于4年前“10亿元骗贷案”

  至于集成地产所提到的富滇银行“10亿元担保责任”,则源于4年前的一笔信托贷款。

  根据(2016)云01刑终596号判决书,罗杨于2001年3月进入昆明市商业银行(现富滇银行)办公室工作,负责信息维护管理工作。

  2014年8、9月份,罗杨私自使用富滇银行公章,出具《承诺函》,通过商业承兑汇票贴现等方式,帮助中滇海盈融资1.98亿元,并受贿792万元。2014年12月,中滇海盈总经理申萍久找到“薄”姓中间人,要求其帮助融资,后找到罗杨,以中滇海盈入股云南新某再生产业有限公司的并购项目启动需要融资贷款为由,让罗杨帮忙由富滇银行为中滇海盈向中江国某信托股份有限公司的10亿元信托贷款提供担保。

  在申萍久承诺给其一定报酬的情况下,罗杨决定利用其在富滇银行办公室工作的便利条件,以富滇银行名义为该笔贷款进行担保。

  在该笔贷款运作过程中,申萍久安排钟林与中滇海盈工作人员李甲冒充富滇银行工作人员和罗杨在富滇银行办公室共同与出资行长春农村商业银行、中江国某信托股份有限公司的工作人员进行签约,并在包括主要约定富滇银行担保义务的《三方协议》上加盖富滇银行和法定代表人印章,罗杨按照需要伪造了富滇银行行务会议纪要、临时行务会议纪要等文件,交给中江国某信托股份有限公司用于办理贷款。

  最终,中滇海盈成功拿到上述10亿元贷款,并累计向罗杨行贿5000万元。

  2015年4月20日,富滇银行向昆明市**局报案,称其公司总行办公室职员罗杨私自将富滇银行的公章用作私用,并为他人提供担保。后云南省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16)云01刑终596号《刑事判决书》,认定罗杨私自用富滇银行的公章为中滇海盈向中江国际信托股份有限公司借款10亿元出具《借款保函》,从而骗取10亿元的贷款。

责任编辑:陈鑫

加载全文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