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加宁:我国经济政策现四大亮点 加快金融市场开放是大势所趋

网贷之家小编根据舆情频道的相关数据,精心整理的关于《魏加宁:我国经济政策现四大亮点 加快金融市场开放是大势所趋》的相关文章3篇,希望对您的投资理财能有帮助。

2019年11月7日,由大连商品交易所和马来西亚衍生产品交易所联合主办的“第十四届国际油脂油料大会”在广州香格里拉大酒店隆重举行。

本届论坛旨在为搭建一个信息共享、畅叙友谊、共谋发展的高端产业服务平台,促进国际油脂油料产业的交流与合作,推动中国油脂油料产业的健康稳步发展。和讯期货全程专题图文直播。

国家发展研究中心宏观经济研究部研究员、***参事室金融研究中心研究员、清华大学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魏加宁指出,当前我国经济面临三期因素叠加影响,即长期因素(经济潜在增长率下降)、中期因素(“改革周期“)和短期因素(“三驾马车”放缓)同时存在,其背后,既存在经济周期原因,更多的是结构性和体制性问题。在针对这些问题的改革中,我国经济政策出现了一些亮点。

一是宏观经济政策在发生改变。目前存在四种不同的政策主张:一是“新常态”,认为不需要刺激,也不需要改革,只需要适应就行了;二是“传统派”,主张重视经济下行风险,但应对还是传统办法,财政货币注水,但刺激效果递减;三是“改革派”,反对放水刺激,主张通过改革走出困境,但是实施起来难度很大;四是“实践派”,主张一边适度刺激,一边力推改革开放。而去年以来,官方对经济形势的判断从“稳中有变”到“变中有忧”;货币政策实施从全面紧缩到定向宽松;财政政策从加强征税到减税降费。

二是产业政策在加快转型。一方面,产业政策自身在加快转型;另一方面,产业政策也在向竞争性政策转型;竞争性政策的核心原则是竞争中立,即监管中性、税收中性、融资中性等。确立竞争政策基础性地位意义重大。从国际环境来看,90年代以来,已有140个国家确立了竞争政策基础性地位;从国内来看,强化竞争政策也是当前化解产能过剩、防范金融风险、维持宏观经济稳定的有效途径。

三是金融市场在加快开放。我国发展的历史经验表明,没有对外开放,就没有今天中国金融业辉煌的一面。在网络化、数字化、智能化、全球化的“新时代”,金融开放是大势所趋。2018年版《外商投资准入特别管理措施》大幅度放宽市场准入,清单长度由63条减至48条,共在22个领域推出开放措施。去年4月发布的实施15条对外开放措施,市场反应积极,目前正在有序推进实施。未来随着2019年中国金融业12条开放新政落地,将进一步放开银行保险外资准入。

四是民企政策也在发生重大改变。从“消灭私有制”到“民营企业家是自己人”。

回顾经济周期与结构变化的关系,魏加宁研究员认为,我国改革开放以来主要经历了四个大的阶段,第一阶段是80年代,主要解决吃和穿的问题;第二阶段是90年代,主要解决用的问题(家用电器);第三阶段是21世纪初,主要解决住和行的问题;当前我们面临的主要问题是解决人们的教育、医疗和养老需求。

“回顾改革开放40年以来的发展经验,我国经济发展一直遵循着思想解放——改革开放——经济增长这一规律。今天,如果我们能够实现新的一轮思想解放,就能够带来新的一轮改革开放;如果能够实现新的一轮改革开放就能够带来新的一轮经济增长;中国经济就能够实现中高速,迈上中高端,早日实现现代化。”魏加宁表示。

《魏加宁:我国经济政策现四大亮点 加快金融市场开放是大势所趋》 相关文章推荐一:魏加宁:当前最大的金融系统性风险就是货币政策失误风险

原标题:魏加宁:当前最大的金融系统性风险就是货币政策失误风险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经济观察网 见习记者 吴小飞2018年11月25日,***发展研究中心宏观经济研究部研究员魏加宁表示,今天最大的金融系统性风险就是货币政策可能的失误带来的风险。他是在深圳创新发展研究院主办的第十六届中国改革论坛上做上述表示的。

魏加宁认为,在当下,金融改革最重要的问题,首先就是货币政策决策机制的规范化、透明化。 他表示,过去他一直强调央行的独立性,现在如果不提独立性,但起码要“谁决策,谁负责”,若国内没有问责机制,则日后全球的投资者都会来问责。

其次,就是处理好对外开放与对内开放的关系。魏加宁称,处理好内外两个开放,就是要更多地允许民间资本进来办民营银行,把民间资本从体系外纳入到体系内,才能有助于更好的监管。

同时,商业银行必须加快去国有化的步伐,要切断与**之间的关联交易。他表示,过去,民间资本进来办民营银行,有关部门绝的理由是,民间企业会贷款给自己的项目,形成关联交易。“其实**自己控制着各级商业银行,控制着高管,指令把款贷给**的项目,这是最大的关联交易,这个关联交易不切断的话,我们的不良资产还会不断地上升。”魏加宁说。

再次,要处理好金融开放和存款保险的关系。他表示,早在2015年,我国就建立了存款保险制度,但是到目前,仍然只是一个基金的形式放在人民银行。他认为,存款保险应该“注入资本金,尽快的作为一个机构独立出来”。

最后,要处理好对外开放与加强监管的关系。魏加宁认为,应确立监管中立的原则“无论是亲儿子、干儿子、还是别人的儿子,都应该一视同仁,推进竞争政策,打破歧视性的金融政策。”

魏加宁表示,改革开放40年历程表明,每当遇到经济危机和困难时,我国的求变谋动的路径为:解放思想,通过解放思想来改革开放,再通过改革开放来驱动经济增长。“借着今年改革开放40周年之际,如果我们实现新一轮的思想解放,就能推动新的一轮改革开放,如果实现新一轮的改革开放,就能带来新的经济增长,实现(经济发展)由中高速迈向中高端。”魏加宁说。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魏加宁:我国经济政策现四大亮点 加快金融市场开放是大势所趋》 相关文章推荐二:魏加宁:当前最大金融系统性风险是货币政策失误风险

  经济观察网 见习记者 吴小飞 2018年11月25日,***发展研究中心宏观经济研究部研究员魏加宁表示,今天最大的金融系统性风险就是货币政策可能的失误带来的风险。他是在深圳创新发展研究院主办的第十六届中国改革论坛上做上述表示的。

  魏加宁认为,在当下,金融改革最重要的问题,首先就是货币政策决策机制的规范化、透明化。 他表示,过去他一直强调央行的独立性,现在如果不提独立性,但起码要“谁决策,谁负责”,若国内没有问责机制,则日后全球的投资者都会来问责。

  其次,就是处理好对外开放与对内开放的关系。魏加宁称,处理好内外两个开放,就是要更多地允许民间资本进来办民营银行,把民间资本从体系外纳入到体系内,才能有助于更好的监管。

  同时,商业银行必须加快去国有化的步伐,要切断与**之间的关联交易。他表示,过去,民间资本进来办民营银行,有关部门拒绝的理由是,民间企业会贷款给自己的项目,形成关联交易。“其实**自己控制着各级商业银行,控制着高管,指令把贷款贷给**的项目,这是最大的关联交易,这个关联交易不切断的话,我们的不良资产还会不断地上升。”魏加宁说。

  再次,要处理好金融开放和存款保险的关系。他表示,早在2015年,我国就建立了存款保险制度,但是到目前,仍然只是一个基金的形式放在人民银行。他认为,存款保险应该“注入资本金,尽快的作为一个机构独立出来”。

  最后,要处理好对外开放与加强监管的关系。魏加宁认为,应确立监管中立的原则“无论是亲儿子、干儿子、还是别人的儿子,都应该一视同仁,推进竞争政策,打破歧视性的金融政策。”

  魏加宁表示,改革开放40年历程表明,每当遇到经济危机和困难时,我国的求变谋动的路径为:解放思想,通过解放思想来改革开放,再通过改革开放来驱动经济增长。“借着今年改革开放40周年之际,如果我们实现新一轮的思想解放,就能推动新的一轮改革开放,如果实现新一轮的改革开放,就能带来新的经济增长,实现(经济发展)由中高速迈向中高端。”魏加宁说。

责任编辑:赵子牛

加载全文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