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最大单资金类慈善信托落地 信托业加快向主动管理业务转型

网贷之家小编根据舆情频道的相关数据,精心整理的关于《国内最大单资金类慈善信托落地 信托业加快向主动管理业务转型》的精选文章3篇,希望对您的投资理财能有帮助。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孟俊莲 见习记者 刘佳 北京报道

近日,国内最大规模的货币资金类慈善信托“光信善·昆山慈善信托1号”在甘肃省兰州市民政局成功完成备案,信托规模预计为5亿元,期限为永续。

由光大信托组织,按照委托人要求及慈善信托合同约定,慈善信托的本金及投资收益全部用于昆山市公益慈善活动。11月19日,“光信善·昆山慈善信托1号”正式成立第一期,规模1.3亿。

光大信托相关负责人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做慈善信托首先要保证资金的安全性,其次考虑保证收益最大化。“作为信托公司对慈善资金会有结构化的处理方式,会投向优质化的资产,例如2A、2A+以上的债券及国债。第一期规模1.3亿,后续会根据委托人的要求,资金安排每期不会差太多。同时光大信托也会通过风控和投资部门把控风险。”

他说,接下来会按照委托人要求及慈善信托合同约定,光信善·昆山慈善信托1号的本金及投资收益全部用于昆山市公益慈善活动,具体投向的公益项目包括救急项目、爱老项目、助学项目、儿童阳光基金项目、“慈善礼包”项目、“一日捐”项目等。

慈善信托破局

据中国基金会投资指数课题组测算,2010-2016年基金会全行业资产收益率仅为1.20%,如果不考虑每年的增量,我国慈善资产实际上处于缩水状态。我国公益慈善高达2/3的基金会只存款不投资,这是对慈善资源的极大浪费。

中国慈善联合会副会长徐永光认为,慈善资产管理问题是我国慈善行业长期严重滞后却一直被有意无意忽略的重要问题,是慈善行业房间里的一头大象。

自2016年9月《慈善法》实施以来,慈善信托逐步成为“金融+慈善”一种新的实践方式。据慈善中国官网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9月29日,全国共有220单慈善信托备案,财产总规模达到23.21亿元,其中9月备案的慈善信托有8单,较8月出现明显增加。

据中诚信托发布的《2019年度慈善信托研究报告》显示,《慈善法》实施3年以来,慈善信托数量持续增长,慈善信托诞生第一年,全国共备案42单慈善信托;第二年为59单,同比增长40%;第三年为108单,同比增长83%,增速显著。

2019年1月1日颁布实施的《慈善组织保值增值投资活动管理暂行办法》的**,为慈善组织的保值增值行为划定了范围、提出了要求、明确了底线和红线,对于进一步规范慈善组织的投资活动,防范慈善资产运用风险,促进慈善组织持续、健康发展具有重要的推动作用。

随着国内高净值客户的快速增长,发力财富管理,服务实体经济,提升发展质量,这也是资管新规的意见要求。在行业回归本源发展的过程中,信托公司发展慈善信托、家族信托、投行业务等,拓展新的业务模式,不断适应经济发展需要。

光大信托相关人士表示,慈善组织以“慈善信托”的方式开展保值增值,能够确保慈善资产投资中的目的不会发生偏移,充分发挥受托人即信托公司资金管理方面的专业优势,通过资产配置和资金管理,在确保风险可控的前提下,为慈善资产提供尽可能高收益的投资项目,为慈善组织带来源源不断的投资收益,实现可持续发展。

“截止目前,光大信托已完成22单慈善信托备案工作,总金额达到5.8亿元。该产品的特点是充分发挥了金融机构的资产管理优势,创新开展了公益资金的保值增值,达到给公益慈善行业赋能的目标。同时公司目前正筹备成立光信公益基金会,积极探索‘公益基金会+慈善信托’的双平台运营模式,为慈善信托创新和行业转型做出新的探索。“上述人士表示。

信托主动投放意愿增强

2019年以来,宏观经济下行压力增大,中央政策基调由“强监管、去杠杆”转向“稳增长、稳杠杆”,今年一季度以来的“宽货币”、“宽信用”政策得以持续,信托融资需求进一步回暖,尤其是基础设施领域,加上经济预期改善、前期通道乱象整治缓释风险,从被动收缩趋势逐渐收敛,信托主动投放意愿增强。

据中国信托业协会数据显示,货币类资产2019年2季度末占比5.53%,较上季度末的5.39%上升0.14个百分点;贷款类资产2019年2季度末占比5.57%,较上季度末的5.74%下降0.17个百分点。

叠加资管新规的要求,信托公司正逐步开展“去杠杆、去通道、控风险”等工作,行业进入强监管周期。对资管产品的类型制定统一的监管标准,最大程度消除监管套利,使得信托公司产品创新能力和风险控制能力成为关键。

从发行数量来看,10 月份投资在基础产业类信托产品数量有所下降,而金融类信托产品数量有所上升。其中投资在基础产业类信托产品数量由451 只下降至431 只,金融类信托产品数量由551 只上升至574 只。

值得注意的是,10 月份信托净融资额有所恶化,负净融资额有所扩大。 房地产类信托融资由9 月份的-84 亿元扩大至-130 亿元,工商企业类净融资额为-77 亿元,基建类净融资额变化值得关注,连续14 个月净融资额为正后首月转负,净融资额为-17 亿元。信托政策收紧叠加三、四季度信托到期压力大,基建地产工商企业净融资额均有所恶化。

这都迫使信托业向主动管理业务加快转型步伐。

责任编辑:冯樱子 主编:冉学东

《国内最大单资金类慈善信托落地 信托业加快向主动管理业务转型》 相关文章推荐一:中融信托2018年净利润下降23.71% 发力消费金融抢占市场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吴敏 北京报道

信托业2018年报披露大幕正缓缓拉开。

1月13日,上市公司经纬纺机发布了一则关于子公司中融信托的财务信息公告。

公告显示,中融信托2018年实现营业收入58.74亿元,较2017年的65.33亿元下降6.59亿元,降幅10.09%。2018年中融信托实现净利润21.40亿元,较2017年同期的28.05亿元相比下滑23.71%。

从收入结构上看,截至2018年末,中融信托手续费及佣金收入为23.65亿元,占公司合并营业总收入的40.26%,同比减少7.1亿元,降幅23.09%。

公开资料显示,中融信托前身为哈尔滨国际信托投资公司,成立于1987年。主营业务覆盖房地产、证券、工商企业及基础设施领域,“多元化”交易模式包括股权投资、信托贷款、股权收益权、财产权管理等。

截至2017年底,中融信托注册资本120亿元,管理信托资产6699.07亿元。股东及持股比例分别为:经纬纺机37.47%、中植集团32.986%;哈尔滨投资集团21.538%;沈阳安泰达商贸有限公司8.006%,经纬纺机为中融信托实际控制人。

一位信托公司内部人士向本报记者表示:“近年来,消费对实体经济的推动作用日益明显。尽管国内GDP增速在放缓,但消费市场规模仍以年均10%的速度增长。消费金融这块大蛋糕,信托公司自然也不会错过。”

此言不虚,根据中国信托业协会不完全统计,截至2017年末,已有18家信托公司明确开展了消费金融信托业务,并具备了一定的信托资产规模。

中融信托已将消费金融业务定位为公司八大主营业务之一,专设了消费金融部,并自建消费金融风控审批系统。此前,相关媒体报道称,截至2018年10月31日,中融信托消费金融放款超过500多万笔,放款金额超200亿元,累计为近300万客户提供了服务。

中融信托表示,消费是驱动国民经济发展的“三驾马车”之一,随着中国经济结构调整的深入进行,消费对于经济增长的贡献将越来越强。公司与多家知名电商平台建立了合作关系,通过消费金融业务模式,为小微企业、网购客户提供融资、消费、理财的综合金融服务,满足居民追求美好生活的基本需求。公司将加大对高新技术领域的研究力度,强化与**、非盈利机构、企业以及社会中介机构的协调合作,充分利用多样化的金融工具和创新性的制度安排,促进科技开发、成果转化和高新技术产业发展,打造服务于科技企业及科技成果发展、创新的多方资源体系。

责任编辑:孟俊莲 主编:冉学东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国内最大单资金类慈善信托落地 信托业加快向主动管理业务转型》 相关文章推荐二:信托资管新规过渡期指导意见下发 通道业务要活过来了?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刘陈希婷 北京报道

资管新规下发后,通道业务一度被认为已判死刑。而信托作为银行最早使用的通道,非标资管业务的老前辈,早已受到影响。

根据中国信托业协会公布的最新数据,也切实证明了行业资产规模“缩量”。截至2018年一季度末,全国68家信托公司受托资产规模为25.61万亿元,较2017年四季度末下降2.41%,为近两年来首次负增长;同比增速较2017年四季度末的29.8%进一步放缓至16.6%。

被视为通道业务“代名词”的事务管理类信托,一季度其规模为15.14万亿元,较2017年四季度末减少5044亿元,尽管占比仍接近60%,但较2017年四季度回落0.5个百分点,扭转自2014年以来占比不断上升的局面。在监管的引导下,信托行业发展逐渐停下快速扩张的步伐。

就在全行业陷入焦灼之时,有关资管新规在信托行业的具体细则终于有了新的进展。8月21日,银保监会下发了《信托部关于加强管产管理业务过渡期内信托监管工作的通知》(信托函【2018】37号,下称37号文),37号文中称,为落实《关于规范金融机构管理资产业务的指导意见》(银发(2018)106号,以下简称《指导意见》),进一步加强信托业务监管,稳妥有序推进过渡期内整改工作,切实防范信托业风险,维护金融和社会稳定,因而下发这一通知。

《指导意见》主要重申了规范资管业务,加强对过渡期整改的监管,防范风险。值得关注的是,《指导意见》在征求意见时提及的“善意”事务管理类业务(即通常所说的通道业务)开展,恶意的事务管理类业务不能开展。最终下发的《指导意见》未提“善意”这个词。

另外,在过渡期,37号文还给不符合要求的信托公司开出了整改时间表。

实际上,近一段时间以来,监管机构对部分信托公司的窗口指导也已涉及信托通道业务。例如,8月1日,有消息称,监管对部分信托公司进行窗口指导,要求相关机构在符合资管新规和执行细则的条件下,加快项目投放。8月14日,据媒体报道,监管部门近期又对部分信托公司进行窗口指导,要求相关机构在符合资管新规和实施细则的条件下,可适当加快部分通道业务的项目投放。

360金融投资总监唐川表示,作为我国起步较早,政策法规较健全,国际化程度较高,信用体系较好的资管,信托也是深受企业肯定的一款金融工具——从事务管理类信托的总量占比就可看出信托在企业端业务的兴盛。所以,下一阶段,用好信托,发展好信托也是市场共同的努力方向。

“现在好了,通道业务似乎又要活过来了。”盈科上海房彬律师指出,联想到前段时间监管窗口指导信托开展部分通道业务的传闻,看来信托这个放款通道还是要用一下的,一是好用,二可能是确实没办法,和目前国内经济形势有关。当然了,前提肯定要加的,“符合监管要求、资金投向实体经济”。

责任编辑:孟俊莲 主编:冉学东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加载全文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