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托股权管理征求意见,中泰、国民信托等存股权管理乱象

网贷之家小编根据舆情频道的相关数据,精心整理的关于《信托股权管理征求意见,中泰、国民信托等存股权管理乱象》的精选文章3篇,希望对您的投资理财能有帮助。

新京报讯(记者 程维妙)11月22日,《信托公司股权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暂行办法》”)公布。《《暂行办法》对金融产品持股、股东穿透、关联交易等做出明确和规范。多位信托公司人士和业内人士对新京报记者表示,整体来看,此前信托公司都参照《商业银行股权管理暂行办法》执行了,股权清晰完整,只有个别实控人不明、信托计划持股,或一个股东持有几家信托公司这类情况受影响较大,新规同时也适用于混改行为。

公开报道显示,国民信托、中泰信托是近年股权管理乱象较为突出的两家公司,且都影响到了公司增资、部分产品兑付等。

其中,中泰信托曾因实控人不明等问题,在2017年底被原上海银监局责令暂停新增集合资金信托计划。

根据中泰信托2018年年报,中国华闻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上海新黄浦置业股份有限公司、广联(南宁)投资股份有限公司分别持有中泰信托31.57%、29.97%和20%的股份,三者为一致行动人。三者的关联向上追溯,是北京国际信托-德瑞股权投资基金集合资金信托计划。近年市场普遍分析认为,北京信托这一金融产品才是中泰信托的实际控制人,这种情况非常特殊。

据本月初《国际金融报》报道,中泰信托人士表示,实际控制人阳光化的推进工作一直在进行中,但目前尚未最终完成。

国民信托的控制权则是在“华宝系”、佳兆业、生命人寿等集团间倒手,因在2014年半年之内两易其主,违反了信托公司出资人三年内不得转让所持股权的规定,2015年遭到北京银监局调查。同期,国民信托踩雷河北融投及渤钢项目。

当前,国民信托的多个项目兑付危机仍未解除。据中国网11月14日报道,国民信托“新三板投资1号(华岭投资)结构化集合基金信托计划”在延期一年后再度寻求延期。

“《暂行办法》对那些不符合要求的影响比较大,比如实控人不明,信托计划持股,或者一个股东持有几家信托公司这类情况应该有影响。”一家中型信托公司人士对新京报记者表示。另有大型信托公司人士称,多数信托公司是国资控股,股权清晰完整,所以新规对公司几乎没有影响。

新京报记者 程维妙

编辑 陈诗怡 校对 李项玲

《信托股权管理征求意见,中泰、国民信托等存股权管理乱象》 相关文章推荐一:信托股权管理暂行办法**,剑指“实控人不明”等乱象

“近年来,信托业股权管理乱象导致部分信托公司风险事件频发,也在一定程度上阻碍了信托业转型发展。为弥补制度短板,银保监会研究起草了《暂行办法》,以促进信托股权管理乱象的有效治理。”11月22日,《信托公司股权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公布,银保监会有关部门负责人如是说道。

《暂行办法》对金融产品持股、股东穿透、关联交易等做出明确和规范。多位信托公司人士和业内人士对新京报记者表示,整体来看,此前信托公司都参照《商业银行股权管理暂行办法》执行了,股权清晰完整,只有个别实控人不明、信托计划持股,或一个股东持有几家信托公司这类情况受影响较大,新规同时也适用于混改行为。公开资料显示,国民信托、中泰信托是近年股权管理乱象较为突出的两家公司,且都引发了部分产品违约等系列问题。

此外,《暂行办法》也降低了外资准入门槛,取消了境外金融机构入股信托公司应具备的“总资产不少于10亿美元”的数量型限制门槛要求,体现“内外一致”的国民待遇原则。

加强控股股东资质要求

实控人控制的金融产品持股不得超过5%

《暂行办法》提出,投资人及其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存在关联企业众多、被列为相关部门失信联合惩戒对象、在公开市场上有不良投资行为记录等十一种情形的不得作为信托公司主要股东。

资深信托业研究员袁吉伟分析称,《暂行办法》对于股东资质的要求基本延续了《信托公司行政许可事项实施办法》的要求,不过特别提高了对于控股股东的要求,这是之前监管政策没有区分的。

“在股东穿透监管原则方面,对股东穿透监管是新时期金融机构股权监管的重要趋势,《暂行办法》也明确规定了信托公司股权结构要逐层追溯至最终受益人,并进行信息披露。”袁吉伟称。

对金融产品持股,《暂行办法》明确,金融产品可以持有上市信托公司股份,但单一投资人、发行人或管理人及其实际控制人、关联方、一致行动人控制的金融产品持有同一信托公司股份合计不得超过该信托公司股份总额的5%。

银保监会有关部门负责人表示,考虑到金融产品本身不具有民事主体应具有的权利能力,无法有效履行股东权利义务和责任,且行业内由金融产品实际控制的信托公司在公司治理方面暴露了问题与不足,《暂行办法》要求投资人的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为金融产品的,该投资人不得为信托公司的主要股东。

国民、中泰信托曾陷股权纷争

增资、产品兑付等均受影响

公开报道显示,国民信托、中泰信托是近年股权管理乱象较为突出的两家公司,且都影响到了公司增资、部分产品兑付等。

其中,中泰信托曾因实控人不明等问题,在2017年底被原上海银监局责令暂停新增集合资金信托计划。

根据中泰信托2018年年报,中国华闻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上海新黄浦置业股份有限公司、广联(南宁)投资股份有限公司分别持有中泰信托31.57%、29.97%和20%的股份,三者为一致行动人。三者的关联向上追溯,是北京国际信托-德瑞股权投资基金集合资金信托计划。近年市场普遍分析认为,北京信托这一金融产品才是中泰信托的实际控制人,这种情况非常特殊。

据本月初《国际金融报》报道,中泰信托人士表示,实际控制人阳光化的推进工作一直在进行中,但目前尚未最终完成。

国民信托的控制权则是在“华宝系”、佳兆业、生命人寿等集团间倒手,因在2014年半年之内两易其主,违反了信托公司出资人三年内不得转让所持股权的规定,2015年遭到北京银监局调查。同期,国民信托踩雷河北融投及渤钢项目。

当前,国民信托的多个项目兑付危机仍未解除。据中国网11月14日报道,国民信托“新三板投资1号(华岭投资)结构化集合基金信托计划”在延期一年后再度寻求延期。

“《暂行办法》对那些不符合要求的影响比较大,比如实控人不明,信托计划持股,或者一个股东持有几家信托公司这类情况应该有影响。”一家中型信托公司人士对新京报记者表示。另有大型信托公司人士称,多数信托公司是国资控股,股权清晰完整,所以新规对公司几乎没有影响。

明确整改过渡期安排

降低外资准入门槛

谈及《暂行办法》的影响,上述中型信托公司人士称,可能对现在转让股权的信托公司有些影响。资深信托人士廖鹤凯表示,《暂行办法》对行业是一个长远规划,对混改很实用,意义相对更大,如果出现类似问题可以有参考。公开资料显示,北方信托、天津信托近年都在推进混改。

对于关联交易的规范,《暂行办法》要求信托公司建立管理方名单,要设立关联交易控制委员会,负责关联交易,还要对关联进行内外部审计,突出了对关联交易的管控。

不少受访人士提到,降低外资准入门槛也是新规的一个亮点。《暂行办法》取消了境外金融机构入股信托公司应具备的“总资产不少于10亿美元”的数量型限制门槛要求。袁吉伟表示,在对外开放条件下,有利于吸引外资股东。廖鹤凯称,引进外资股东也是一种金融开放的模式,即便信托公司大股东固定,也可以引进小股东,作为一种补充资本金的手段。

“总体看,《暂行办法》有利于提升信托公司内部治理水平,更好地保障投资人等各方相关人利益,提升信托公司经营稳健性。同时需要看到,未来信托公司股权管理合规要求更高,个别信托公司离监管要求还有一定距离,需要继续提升。”袁吉伟称。

值得一提的是,《暂行办法》发布后,对于信托公司存在的股权管理不符合要求的情形,银保监会将及时**相关配套办法,明确信托公司整改的过渡期安排等要求,推动信托公司股权管理逐步符合《暂行办法》。

新京报记者 程维妙

编辑 陈诗怡 校对 李项玲

《信托股权管理征求意见,中泰、国民信托等存股权管理乱象》 相关文章推荐二:信托股权管理暂行办法出炉 主要股东不得通过金融产品持有该信托公司股份

每经记者 陈玉静每经编辑 刘野

11月22日,银保监会发布信托公司股权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暂行办法》)。每经记者注意到,在股东资质的一些要求上,此次的《暂行办法》与商业银行股权管理暂行办法类似。同样金融产品可以持有上市信托公司股份,但单一投资人、发行人或管理人及其实际控制人、关联方、一致行动人控制的金融产品持有同一上市信托公司股份合计不得超过该信托公司股份总额的5%。信托公司主要股东不得以发行、管理或通过其他手段控制的金融产品持有该信托公司股份。

不同的是,自然人可以持有上市信托公司股份,但不得为该信托公司主要股东。此外,在股权取得上,《暂行办法》规定同一投资人及其关联方、一致行动人参股信托公司的数量不得超过2家,或控股信托公司的数量不得超过1家。

图片来源:摄图网

同一投资人作为股东参股信托不得超过2家

近年来,信托业股权管理乱象导致部分信托公司风险事件频发,也在一定程度上阻碍了信托业转型发展。现行信托业监管规制体系中虽对信托公司股权管理有所规范,但随着行业发展变化,个别规定可操作性不强、存在监管漏洞等问题日渐显现,给有效监管带来不小战。

对此,银保监会表示,考虑到信托业曾历经多次清理整顿,其股权管理特征、风特征、监督管理体系与商业银行差异较大等因素,一些股权管理突出问题仍无法通过现行制度安排予以解决。因此,为弥补制度短板,借鉴国内监管实践并结合信托业发展实际,银保监会研究起草《暂行办法》,以促进信托股权管理乱象的有效治理,提升信托业股权监管质效。

对于金融产品能否作为信托公司股东?此次的《暂行办法》规定:

金融产品可以持有上市信托公司股份,但单一投资人、发行人或管理人及其实际控制人、关联方、一致行动人控制的金融产品持有同一上市信托公司股份合计不得超过该信托公司股份总额的5%。

信托公司主要股东不得以发行、管理或通过其他手段控制的金融产品持有该信托公司股份。此外,自然人可以持有上市信托公司股份,但不得为该信托公司主要股东。***银行业监督管理机构另有规定的除外。

投资人的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为金融产品的,该投资人不得为信托公司主要股东。

信托公司的主要股东是指,持有或控制信托公司5%以上股份或表决权,或持有资本总额或股份总额不足5%但对信托公司经营管理有重大影响的股东。

此外,此次《暂行办法》要求同一投资人及其关联方、一致行动人参股信托公司的数量不得超过2家,或控股信托公司的数量不得超过1家。在参股的表述中,没有此前商业银行关于“作为主要股东”参股的表述,

对此,资深信托研究员袁吉伟表示,两参一控在之前的要求中就有,不算新要求,在自然人方面,毕竟股票是随意卖的,只是限定股票持有数量,总体而言,《暂行办法》加强了关联交易的规范,强化了股权管理的监管责任和相关处罚要求。

银保监会在答记者问时指出,《暂行办法》沿用了《商业银行股权管理暂行办法》相关规定,明确金融产品可以持有上市信托公司股份,但单一投资人、发行人或管理人及其实际控制人、关联方、一致行动人控制的金融产品持有同一信托公司股份合计不得超过该信托公司股份总额的百分之五。信托公司主要股东不得以发行、管理或通过其他手段控制的金融产品持有同一信托公司股份。同时,考虑到金融产品本身不具有民事主体应具有的权利能力,无法有效履行股东权利义务和责任,且行业内由金融产品实际控制的信托公司在公司治理方面暴露了问题与不足,《暂行办法》要求投资人的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为金融产品的,该投资人不得为信托公司的主要股东。

入股信托公司需为自有资金

在回答《暂行办法》对信托公司股东资质条件的要求有哪些变化时,银保监会指出,《暂行办法》根据2018年4月人民银行、银保监会、证监会联合发布的《关于加强非金融企业投资金融机构监管的指导意见》要求,对拟成为信托公司控股股东的非金融企业股东资质条件进行了严格规范,同时,进一步落实持续改革开放国策,取消了境外金融机构入股信托公司应具备的“总资产不少于10亿美元”的数量型限制门槛要求,体现“内外一致”的国民待遇原则。

《暂行办法》发布后,对于信托公司存在的股权管理不符合《暂行办法》要求的情形,银保监会将及时**相关配套办法,明确信托公司整改的过渡期安排等要求,推动信托公司股权管理逐步符合《暂行办法》。

截至目前,全国共有68家信托公司。在股东问题方面,此前,中泰信托因股东未能阳光化被暂停集合信托业务至今,该公司控股股东最终指向为一集合资金信托计划。

在出资方面,《暂行办法》规定,投资人应当使用来源合法的自有资金入股信托公司,不得以委托资金、债务资金等非自有资金入股,出资金额不得超过其个别务报表口径的净资产规模。***银行业监督管理机构及其派出机构可以按照穿透原则对自有资金来源进行向上追溯认定。此外,投资人不得委托他人或接受他人委托持有信托公司股权。

加强关联交易管控一直是信托公司股权监管重点。此次《暂行办法》在股东资质、股权持有等方面都对关联交易进行规定。

银保监会有关负责人表示,《暂行办法》强化监管部门对信托公司关联交易的总体要求,明确信托公司关联交易分类及信托公司按照穿透原则和实质重于形式原则加强关联交易认定和关联交易资金来源与运用的双向核查的要求;明确信托公司建立关联方名单管理制,完善关联交易内控机制安排等。

业内人士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总体来看,此次《暂行办法》主要还是加强股东管理,要求信托公司股东要负一定责任,比如此前说的股东要提供流动性支持,此外,还提到上市信托公司的情况,相当于补漏。

关键词 : 信托 征求意见 乱象
加载全文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