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虹炼制新项目拟导入政府部门产业投资基金 受病疫情危害将有一定的延迟

网贷之家小编根据舆情频道的相关数据,精心整理的关于《盛虹炼制新项目拟导入政府部门产业投资基金 受病疫情危害将有一定的延迟》的相关文章3篇,希望对您的投资理财能有帮助。

新京报讯(记者 朱玥怡)东方盛虹2月12日披露,在2月11日举行的投资者关系活动中,公司表示疫情对生产的持续性影响比较小,此外公司的连云港1600万吨大炼化项目已有80亿的资本金落实东方盛虹副总经理、董事会秘书王俊在11日的电话会议中就企业复工情况介绍称,化纤企业一般是不停工不停产,但因为春节因素,产能有所调整,疫情对生产的持续性影响比较小。就检修情况,王俊表示,春节期间有一些设备的检测,因为今年的特殊情况,检测会更加全面、细致,有些生产线原本没有安排在春节期间检修,公司为了充分利用时间,也做了检修和调试,包括了一些小的技改。从生产角度看,整体的影响不算太大。据王俊介绍,疫情影响主要是化纤的下游企业织布、服装行业的企业基本上还未复工;东方盛虹预计2月15日开始规模化陆续复工,2月底可以全部复工,但还在观察中。“下游的需求、采购环节和运输环节的影响确实会大一点。”王俊表示,东方盛虹情况相对较好的是公司占营收10%以上的涤纶长丝出口的销售和价格仍然保持稳定,PTA、MEG的货运和原料库存都没有特别大的变化,因原料和辅料由于依托于水运,不存在很大问题,辅料相对充分,整体生产节奏和历史上较为接近。王俊表示,化纤板块的下游每年都是过了元宵节才开始生产,和年底比较,库存多了假期期间的存量,下游也是从10号开始陆续复工,其预估随着规模化陆续复工下游需求也随之逐步释放,公司的“去库存”也会逐渐开始。春节前,东方盛虹公告了2019年度的业绩预告,全年净利润14.5亿-17.5亿元,同比增约50%-80%。此外,调研中就盛虹备受关注的连云港1600万吨大炼化项目,王俊介绍称,目前该项目的进度是2018年年底正式开工,目前已经使用资金五十多个亿,签订合同金额约为270亿元,30个工艺包设计已经完成,基础设施正在推进,长期、超长期设备的预定工作已经基本完成。工程进度方面,地下部分基本完成,配套的港口码头基础建设都按照计划在进行,土建工程和安装工程在2019年11月陆续开始启动。预计2021年底投产。超大型炼化项目为盛虹石化板块的重要投资,项目的投资状况始终备受关注。去年10月,新京报曾报道该炼化项目经历了两次投资额下调,总投资额从最开始的830.7亿元降到了676.64亿元。在2月11日的电话会议中,王俊与东方盛虹董事、财务负责人邱海荣就上述炼化项目的后续融资计划和股权债务比例介绍称,大炼化的总投资约676亿元,资本金190亿,债务资金486亿,目前到位的资本金为55亿,加上2019年底连云港产业基金25亿元,目前已有80亿的资本金落实。

新京报记者 朱玥怡 编辑 赵泽 校对 李世辉据介绍,炼化项目的后续融资中,另外两个政府引导的产业基金——江苏省产业基金30亿元和苏州政府股权投资基金30亿元——都在办理当中,本来是春节后就有望落实,受疫情影响会有所推迟;非公开发行的50亿部分待证监会发审会审批,实控人盛虹苏州会认购10亿至15亿元的金额。此外,债务资金是银团贷款,由中国工商银行牵头,正在办理阶段,预计春节后在落实。另外还包括公司去年非公开发行的绿色公司债30亿元,目前已经到位10亿元,以及银行流贷40多亿,上述构成了所有的融资计划。

《盛虹炼制新项目拟导入政府部门产业投资基金 受病疫情危害将有一定的延迟》 相关文章推荐一:回盛生物更新招股书:兽药业务受困上下游夹击,如何解围?

回盛生物日前更新了招股说明书。 [淘股吧] 回盛生物拟在深交所创业板申请上市。根据资料,其主要从事兽用药品、饲料及添加剂的研发、生产和销售。公司拥有兽用化药制剂及原料药产品线,以猪用药品为核心,主要产品包括酒石酸泰万菌素、氟苯尼考、替米考星、阿莫西林、盐酸多西环素类产品。 分析发现,受上游原料价格以及下**业需求波动等影响,回盛生物报告期内的经营业绩并不稳定。2017年公司营收利润高速增长之后,2018年上演急刹车,收入微增,利润降两成。公司的毛利率于2016年至2018年间也在连续下滑。 此次更新的2019年上半年数据显示,回盛生物2019年1月~6月实现营业收入1.81亿元,归母净利润2,629.77万元。公司在招股书中表示,上半年猪用兽药板块总体销售情况有所下滑,净利润较2018年同期也有所下降。另外,公司上半年毛利率为41.12%,继续呈下降趋势,较2018年减少2.33个百分点。 对于此次申请上市,公司拟发行股份不超过2,770万股,计划募集资金金额5.9亿元,用于新沟基地、泰万菌素发酵生产基地、中药提取及制剂生产线建设项目等。 面对上游原料行业价格上升以及下游生猪养殖行业需求低迷的双重压力,回盛生物该如何应对? 上下**业双重压力,公司毛利率持续下降 财务数据显示,回盛生物的经营业绩并不算稳定。 2016年至2018年,公司分别实现营业收入2.58亿元、4亿元和4.22亿元,实现归母净利润4,942.31万元、8,842.43万元和7,140.16万元。 可以看出,回盛生物于2017年业绩增长迅速,营业收入和归母净利润分别同比增长55.06%和78.91%。但2018年公司业绩出现急刹车,营业收入增速降至5.54%,归母净利润同比减少19.25%。 对于2018年盈利情况的变化,回盛生物在招股书中表示: 2018年下半年,受非洲猪瘟的冲击,部分养殖户受到疫情的冲击退出市场,导致养猪规模有所减少,从而使得公司的销售收入略有下降。 受上游原料药行业淘汰落后产能、加强环保及安全生产力度等举措的实施,报告期内原料药价格总体呈上涨趋势,尤其是2018年度部分原料药采购价格增幅较大,导致公司原料成本总体均有所上涨。 公司加大了对经销商的产品促销力度,导致经销的毛利有所减少。经销收入和毛利率的影响共同导致了2018年度净利润的下降。 多重因素所导致的结果是回盛生物的毛利率在最近三年里连续下降。 2016年至2018年,公司毛利率分别为53.39%、51.35%和43.45%。最近更新的数据显示,公司2019年上半年毛利率为41.12%,继续呈下降态势。 与同行业可比公司的兽用化学制品相比,回盛生物产品的毛利率处于相对较高水平。2016年至2018年,瑞普生物、普莱柯和中牧股份的平均毛利率分别为47.16%、46.30%和42.70%,略低于回盛生物。 值得留意的是,或同受外界影响,同业上市公司的兽用化学制品毛利率于最近几年里均有不同程度的下降,但回盛生物的降幅更大。2018年,瑞普生物的毛利率下降了3.9个百分点;普莱柯的毛利率下降6.33个百分点;中牧股份的毛利率下降0.57个百分点;回盛生物的毛利率下降7.9个百分点。 兽药领域以猪用为主,拓展其他动物用药 更新的招股书显示,公司2019年1月~6月实现营业收入1.81亿元,归母净利润2,629.77万元。 虽然招股书中未给出准确的同比变化比值,但回盛生物表示,受下游非洲猪瘟导致产品需求有所降低和上游环保政策趋严导致原材料成本上涨的影响,公司2019年上半年猪用兽药板块总体销售情况有所下滑,净利润较2018年同期也有所下降。 回盛生物的产品专注于猪用兽药领域无可非议,但公司的经营业绩受上游原材料成本以及下游非洲猪瘟影响而显著波动的事实说明,公司也面临着兽药产品适用养殖对象相对单一的风险。不过回盛生物指出,未来有计划拓展其他动物药品业务。 新披露的以养殖对象划分的营收构成分析显示,报告期内,公司产品结构以猪用兽药为主,2016年至2018年猪用兽药收入占比均在90%以上。另一方面,公司家禽类和水产类的产品收入在最近三年里增幅较大。2016年至2018年,家禽类产品收入由64.67万元增长至639.23万元。水产类产品收入由237.93万元增长至602.22万元。 2019年1月~6月,猪类产品收入1.34亿元,其收入占比降至78.91%。家禽类和水产类产品则呈继续增长之势,收入金额分别为1,446.52万元和514.34万元,两者合计占比已超过10%。 存货、应收增长较快,利润现金含量下降 另外,回盛生物的盈利质量也是需要关注的一点。 2016年至2018年,公司的存货、应收账款以及应收票据逐步攀升。存货金额由4,796.24万元增长至8,227.99万元。应收账款和应收票据的合计金额由2,784.20万元增长至8,896.76万元,远远超过同期内营业收入的增长速度。 2019年上半年,公司存货9,601.96万元,应收账款和营收票据合计7,284.66万元,分别占公司流动资产的23.87%和31.47%。 存货和应收账款金额的不断增加,对公司的经营性现金流会造成一定影响。 2016年至2018年,回盛生物的经营性现金净流量分别为6,000.4万元、8,055.86万元和2,109.56万元。净利含金量(经营现金净流量/净利润)分别为1.21、0.91和0.3,公司的盈利质量在持续下降。 2019年1月~6月,公司经营性现金净流量为1,854.71万元,净利含金量为0.71,相较2018年有所提升。(WGX) 本文作者:面包财经 免责声明:本文仅供信息分享,不构成对任何人的任何投资建议。

《盛虹炼制新项目拟导入政府部门产业投资基金 受病疫情危害将有一定的延迟》 相关文章推荐二:盛希泰力挺俞敏洪:“哥俩好”的洪泰基金

每经记者 李蕾 实习记者 任飞 每经编辑 叶峰

《泰哥眼中的洪哥》今日上线,洪泰基金创始人、前华泰证券董事长盛希泰以第一人称视角首次向公众呈上了两人二十多年交情之下的“泰哥之见”。除了对俞敏洪人品的肯定之外,盛希泰也对二人打造的洪泰基金投资事业进行了总结,表示对合格创业项目和个人一视同仁。

一时之间,洪泰基金关注度再次暴增。《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也详细梳理了泰哥和洪哥近年来的投资轨迹。

创客心中“严宽不悖”的天使

俞老师的言论风波之后,与他相识二十年的盛希泰今日发声,在向公众陈述完他心中的洪哥(俞敏洪)为人之后,也立足于工作本身,谈了二人共同操办的洪泰基金近年来的一些投资进展。在他看来,掌舵者的格局决定着企业发展的气质,从洪泰基金近年来投资诸多和女性相关的项目来看,“洪哥特别重视和支持女性创业。”

他在文中提到,洪泰投资了很多和女性相关的项目,比如婷婷唱古文,这是一个估值过亿的项目,源于一位很伟大的妈妈想要用心给宝宝谱曲唱古文歌;再比如之间文化,这是一家通过综艺节目做整合营销的公司。“他们出品的《女神的新衣》通过邀请时尚女星和设计师,每期围绕主题设计服装,现在光靠卖衣服销售额就上亿。还有其他的项目比如小黑裙、小仙炖等等,更别说我们的Portfolio里有多少是女性CEO了。”盛希泰说。

在盛希泰看来,洪哥特别重视和支持女性创业。“他曾对我说过,女性创业者身上的那股韧劲儿,一点也不比男人差,更别提她们强大的沟通能力,她们对项目、行业、客户,乃至员工的缜密态度,都是让女性创业者在与男性创业者的竞争中成为佼佼者的优秀品质。”盛希泰说。

作为国内知名VC,洪泰基金投资方向聚焦于消费升级、人工智能、金融科技、文化娱乐等领域,是中国打通早期创业和资本市场的专业投资机构之一。国内某产业传媒平台获得洪泰资本千万级天使轮融资就是一例。

据了解,该项目欲打通健身房、运动服饰品牌、健康餐三条产业链,将内容、传媒、娱乐形成圈层闭环联动,落地“传媒+消费”理念,打造“即看即买”模式。商业模式的创新是其获得洪泰基金垂青的关键,创始人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投资人首先看好的就是团队,其次是商业模式。“我们的定位是非常清晰的,就是以产业为核心做传媒内容,不局限于只做产业或节目。我们所有产业都可以做,但关键是先发现行业痛点,然后用传媒的力量整合行业内外部资源,为产业升级。商业性非常高。”

可见,迎着资本的力量,该项目顺势抓住了产业升级的风口,相关IP的成功打造也令传统行业的固有商业模式有了深挖背后产业链价值的可能性。从这个意义上来看,洪泰基金作为天使投资机构,为广大创业者提供了生存下去的希望。

回顾当年获得融资的感受,前述项目创始人也接受了记者的独家采访。她坦言道,从投资的角度说,洪泰投资他们是建立在商业投资逻辑上的,洪泰有严格的投资流程,所有项目都要上IC会才能决定,双方的合作都是严格按照商业逻辑落地。

可见,从产业资本扶持创业者发展经营来看,洪泰基金给予了创业者“严宽不悖”的印象。特别关于女性创业而言,结合前述盛希泰在文中援引俞敏洪的言论指,女性创业者身上的那股韧劲儿,一点也不比男人差,更别提她们强大的沟通能力,她们对项目、行业、客户,乃至员工的缜密态度,都是让女性创业者在与男性创业者的竞争中成为佼佼者的优秀品质。

“天使”风格漂移?

工商信息显示,北京洪泰同创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中文简称“洪泰基金”)成立于2014年10月24日,法人代表即为此次发声的前华泰证券董事长盛希泰。从该公司股权结构来看,洪泰资本控股有限公司认缴9000万元人民币占股90%;俞敏洪及盛希泰各认缴500万元人民币分别占股5%。

值得关注的是,控股方洪泰资本控股有限公司的持股比例中,盛希泰、俞敏洪等纷纷入股,而盛希泰则出资6666.67万元人民币占股近67%,俞敏洪占11.11%。由此来看,盛希泰通过控股洪泰资本控股有限公司再进一步控股北京洪泰同创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疑似为该公司的实际控制人。

尽管这家多领域控股的民营VC仅成立四年有余,2016年之前并未见其有过管理基金的大动作。不过在此之后,情况发生了转变。Wind数据显示,2016年4月21日,洪泰基金募集完成星罗景佑基金;到2018年,洪泰基金先后于3月5日和5月23日分别成立了洪泰发现股权投资基金和洪泰酷娱基金,后者的募集目标规模高达10亿元人民币,在当下整个创投领域“募资难”的大环境下显得格外抢眼。除洪泰酷娱基金当前仍处于募集状态以外,其余两只基金现已进入投资期,但尚未有募集完成规模披露。

在具体投向上,记者发现,洪泰基金在策略上注重早期项目投资,在Wind收录的近90起投资项目中,帮助企业完成天使轮融资的共计29起,占比32%,投资总额达0.70亿元,占目前可供查阅投资总额10.84亿元人民币的6.46%。

由此可见,洪泰基金前期两只在投基金的规模总计至少在10亿元人民币以上。不过值得注意的是,虽然洪泰基金的工商信息的备案中有记载自己是一家天使投资机构,但记者却发现其投资风格也在后期项目中有所漂移。

具体来看,从投资数量上来看也属于占比最高的投资类型,但从投资金额来看,目前仍不是投资的重头。而涉及B+融资及战略融资项目中,今年10月15披露的小乔体育-小乔跑步就获得洪泰基金0.47亿元的B+融资;此外,2017年6月27日,银河酷娱也披露B轮融资情况,信息显示,洪泰基金投资额达到0.67亿元;2016年12月27日,据尚美生活披露信息显示,获得洪泰基金7000万元投资,帮其实现B轮融资。

投资风格漂移的现象再业内并不鲜见,但出于产业资本对特定时期创业团队的精准扶持义务和专业帮扶属性,VC机构仍需“好钢用在刀刃上”。深圳前海某天使投资机构合伙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就表示,作为早期来讲,机构应该比谁的眼光准,而不是谁的子弹多。

“对于A轮之前的早期天使轮项目,但凡被机构看上的项目,大多是在商业模式上有所创新,这些创业公司或项目的资金需求相对急切,如果在短暂的‘窗口期’之内没有引来活水,很有可能会让这些企业错失关键赛道的竞跑机遇。”该天使投资人同时指出,天使投资本就更具服务属性,要有“钱没就没了,有了更好”的勇气和担当。“如果天使投资忙于在B、C轮等后期‘狙击’,不但会造成创投资金的配置失衡,也会加重本身机构的退出压力,毕竟天使轮的投资相对便宜,从这一点来看,只要规划得当,未必在今后‘颗粒无收’。”

附:部分投资项目一览:


加载全文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