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控层释放出来股权融资加快数据信号 IPO、并购重组经营规模有希望迎头赶上上年

网贷之家小编根据舆情频道的相关数据,精心整理的关于《管控层释放出来股权融资加快数据信号 IPO、并购重组经营规模有希望迎头赶上上年》的精选文章3篇,希望对您的投资理财能有帮助。

再融资政策后续不排除还有动作,例如进一步压缩再融资审核周期,以确保更多企业能够早点开启发行工作等。

近期“IPO批文加速”“再融资审核提速”等信息引起热议,也被市场认为是监管层释放直接融资要在年内提速的信号。

事实上,近期顶层设计文件及重磅会议屡屡提及资本市场,如4月7日,***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指出,拓宽企业融资渠道,发挥好资本市场的枢纽作用。4月9日,中共中央、***发布《关于构建更加完善的要素市场化配置体制机制的意见》,也再次提到要坚持市场化、法治化改革,完善资本市场基础性制度,提升资本市场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

其中,提速直接融资便是文件和会议精神的一项重要核心落脚点。从具体的落实渠道来看,IPO和再融资无疑是资本市场与直接融资相关最为重要的两个部分。

“2020年将是股权融资或者说是直接融资的大年,IPO融资规模以及再融资规模都有望超过过去几年。” 一位北京地区资深保代告诉记者。

注册、批文发放加速

提到资本市场支持实体经济,很多人首先会想到新股发行这一渠道,而这也是监管层工具箱中的重要内容。

根据记者统计,今年以来,证监会共核准44家企业IPO,同意23家企业科创板注册;57家企业完成发行,融资823.77亿元。相当于平均每周核准3家企业IPO,同意2家企业科创板注册。

事实上,今年至今的新股发行规模已超过2019年一季度, 2019年第一季度在境内上市的企业共有32家,共融资326.46亿元。

但就对企业的支持来看,这样的规模或远不够。目前国内疫情防控面临新形势,又处于复工复产的关键阶段,相关领域迫切需要资金支持,而新股发行是重要路径。

在这种情况下,证监会也开始行动,4月10日,证监会突破了此前发放批文的平均数,核准了5家企业的IPO。

与此同时,记者了解到,证监会也将加速同意科创板企业注册的速度。

4月10日,证监会又同意了2家科创板企业的注册,当周证监会共同意了4家科创板企业的注册,其中包括一家去年11月便已向证监会申请注册的企业。而就在4月15日晚间,证监会再同意两家科创板企业的注册,提速意图明显。

随着批文发放的提速,市场开始预期,IPO审核会否提速。

不过,根据记者了解,目前证监会IPO以及上交所科创板审核速度已处于较快节奏。只是由于此前控制了批文以及注册的速度,形成了审而未发的“堰塞湖”。根据Wind数据统计,目前过会后尚未获得批文的企业有42家,而科创板通过上交所审核但未拿到证监会注册同意的企业有21家。

对于融资提速,证监会的两项表态值得注意,首先是要在做好疫情防控工作前提下严把上市公司质量关,坚持审核不放松,切实防控各类风险的同时也要保持审核效率,确保更多符合条件的企业上市,发挥资本市场服务实体经济的作用。

另外则是要科学合理坚持新股常态化发行,根据市场情况保持平稳发行节奏,适当加大支持企业融资力度,但不搞大跃进式的集中核发批文,持续明确市场预期、维护市场稳定。

“监管层一直都在意舆论上有关新股发行和二级市场稳定之间的关系。基于这种预期,年内IPO融资规模或将能上一个台阶,但不会出现规模暴涨的情况。”前述资深保代认为。

不过,2020年的新股发行市场,还有两大变数对融资规模会有直接影响。首先是新三板市场的精选层公开发行,即“小IPO”。目前市场预期年内将有50家左右的公司完成发行,但目前发行规模等细节尚不能明确,因此还无法判断其对年内新股发行规模的影响。

另外,创业板注册制改革也将对新股发行规模产生影响,但目前改革尚未启动也无法直接做出判断。

再融资有望再提速

除了新股发行外,再融资是另一项直接融资的重要渠道。而相较于IPO,证监会在今年2月已开启了对再融资(定向增发)的改革提速。

再融资新规实施后,上市公司融资积极性升温。根据记者不完全统计,今年以来截至目前上市公司新发定增预案(剔除定增重组后)共有146个,计划募资合计达2188.50亿,比去年同期大增345.51%,其中有两家上市公司的募资超过百亿元。

具体来看,剔除定增重组以外,以“首次披露预案日”为时间计算点,募集资金用于项目融资或补充流动资金的定增预案共有146个,相比去年同期的19个项目大幅增加。其中,在再融资新规(2月14日)以后发布预案的,共有133家,占比91%,这也体现出政策刺激效果明显,定增市场活跃度上升。

虽然上市公司发布再融资预案如火如荼,但相比之下,今年以来的再融资实际融资规模却相当疲软。

根据Wind统计的数据显示,截至目前定增融资规模仅有不到2000亿元,完成定增的公司家数仅有53家,而可转债优先股等其他再融资品种第一季度的融资也不及预期。

“今年再融资的规模完全要看再融资新政后的爆发。其实,监管层一再重申要提速再融资审核,加大企业再融资的力度,也和此前数据疲软不无关系。这种情况下,再融资政策后续不排除还有动作,例如进一步压缩再融资审核周期,以确保更多企业能够早点开启发行工作等。”北京地区一家中小型券商投行业务负责人指出。

与此同时,证监会还提出要开通再融资审核绿色通道,对疫情严重地区企业、防疫抗疫领域重点企业的再融资申请,在坚持标准不降、条件不减的前提下,优先安排审核。

对于年内再融资的规模,市场人士都比较乐观。“从目前的趋势来看,可转债保持稳定发行的同时,定增融资规模或可超过去年, 2020年再融资规模粗略测算能再次冲击万亿元大关。”泽浩投资合伙人曹刚认为。

《管控层释放出来股权融资加快数据信号 IPO、并购重组经营规模有希望迎头赶上上年》 相关文章推荐一:股权融资潜伏在黎明之前:2019年定增规模几近腰斩,政策宽松转向2020年将强势反弹

政策先行,市场反馈总会有些滞后,2019年股权融资数据跌入谷底从另一个层面来看是触底反弹前的最后黑暗。

数年后再回看2019年资本市场发生的诸多里程碑事件,一定会发现对于资本市场改革来说这一年是重要的转折年。

对资本市场股权融资来说也是一样,经历了2017年以来严监管政策的持续高压,原有市场生态进入相当长的一段低迷周期。

但2018年底尤其是2019年,监管风向和市场政策环境出现巨大变化和转向,其背后就是要进一步提升资本市场的融资功能,而股权融资自然是排头兵。

数据也清晰体现了政策变化下市场参与主体的选择以及不同融资渠道规模的变化,2019年在科创板的加持下IPO融资规模上涨。但作为资本市场股权融资的支柱,再融资规模创下14年以来的新低,另外新三板市场在改革政策落地前夜也触底,2019年全年定增融资规模降至264亿。

政策先行,市场反馈总会有些滞后,2019年股权融资数据跌入谷底从另一个层面来看是触底反弹前的最后黑暗,2020年市场对于股权融资的复苏以及直接融资比例的进一步提升持有非常乐观的态度。

2019完成触底

尽管规模从来都不是最大的,但 IPO 的融资规模一直都被认为是股权融资的核心渠道,因此也受到市场高度关注。

2019年的IPO融资和整体股权融资市场的低迷相比有一定改善,从数据来看,2019年IPO的融资规模为2532亿,完成 IPO融资的公司家数则达到了203家,这两项数据相较2018年分别上升了83%以及93%。

但2019年 IPO融资规模上升很大程度上得益于科创板的设立和开市,截至2019年末共有70家企业在科创板成功上市,融资总额为824亿元,占A股IPO市场融资总额的32%。在开市后短短不到6个月时间,科创板融资额已远超中小板与创业板全年融资金额的总和。

“但除去科创板的数据,原有IPO通道和2018年的数据相比并没有太多提升,众所周知2018年因为监管趋严和监管控制节奏,IPO的企业数量和融资规模相较2017年都出现了大幅的下滑,因此2019年IPO通道的数据并不如整体数据看起来那样好。”北京地区一家大型券商投行部人士告诉记者。

事实上,从资本市场股权融资规模来看,再融资才是规模更大的融资通道,这其中非公开发行也就是俗称的定增是支柱融资产品。

2017年证监会掀起一轮监管收紧,首当其冲的便是非公开发行,这样的影响在2019年仍在发酵,非公开发行的融资规模触及2014年以来的最低点,为6798亿元,而2016年最高峰非公开发行的融资总规模高达1.6万亿元。

但2018年底以来,相关监管正在逐渐松绑,但一些核心条款未能放宽使得非公开发行的回暖十分有限。

招商证券首席策略分析师张夏也指出,2019年进行增发的公司约226 家,增发融资规模相比去年下滑了20.6%。究其原因,增发定价机制没有放松以及减持新规约束是定增市场难以明显回暖的两个主要原因。

她表示:“一方面,2016年政策收紧后,上市公司非公开发行股份募集配套资金应该按照不低于发行期首日前20个交易日股票均价的90%,导致定增折价率总体明显下滑,机构参与定增的套利空间被压缩。另一方面,减持新规要求下,定增投资者的减持周期被拉长,套利不确定性增大,投资者参与热情降低。”

但再融资领域,2019年也出现了一个强势产品,这便是可转债,2019年可转债融资规模达到了2600亿元,这一产品的出现也拖住了再融资持续下滑。

不过,可转债在一定程度上并不能替代定增的支柱地位,另外市场也普遍预判2020年再融资政策发生变化后,可转债规模难再有增长的空间。

2014年以来,新三板市场也是股权融资重要的战场,因为挂牌时并没有公开发行的安排,因此定增融资是新三板最为主要的股权融资通道。

2019年新三板定增融资进入了极寒时代,2017、2018两年新三板市场尽管一样低迷,但定增规模也能够维持在600亿左右的规模。2019年新三板定增融资仅有264亿元,这样的降幅已经不仅是腰斩所能形容的。另外,完成融资的企业数量也出现了明显的降幅。

“新三板定增数据反馈有一定延迟,但整体也体现了市场对于2019年三季度之前的看法,这个市场没有搞头了,资金不会再去往这个市场。”北京地区一家中型券商新三板业务条线的人士告诉记者。

综上所述,可以看到多个资本市场股权融资通道都达到了一段时间以来甚至是历史低点,但2019年却又是政策环境转向、多个有针对性文件落地的年份,也就是说2019年股权融资真正完成触底,2020年股权融资规模将全面复苏。

2020年进入复苏通道

2019年政策走向宽松周期是全方面的,包括并购重组进一步松绑,注册制全面推开确立以及再融资政策松绑,还有久违的新三板市场改革落地等,在政策的助力下,2020年股权融资或将会有明显的增幅。

首先是 IPO 融资规模,目前证监会强势表态将要保持现有的发审节奏,也就是说2020年 IPO 发审企业数量很大概率将维持在80-100家左右。

但科创板以及创业板改革将带来不可小觑的增量 IPO 融资规模,尤其是创业板改革,注册制全面推开,IPO 这一通道承担的融资规模势必将在现有的基础上进一放大。

“注册制下的一项特征就是IPO 供给不再受到行政的管制,目前科创板已经做出了示范,2020年创业板改革肯定会如期落地,创业板注册制改革也将贡献不少的增量IPO企业,因此整体来看2020年的 IPO 融资规模相比2019年只多不少。”前述北京地区券商投行业务负责人认为。

至于再融资,最糟糕的日子已经过去。2019年11月8日,证监会就修改《上市公司证券发行管理办法》、《创业板上市公司证券发行管理暂行办法》等再融资规则公开征求意见。

此次再融资政策的变化分为三条主线,首先是优化创业板再融资相关政策,其次是发布科创板再融资规则,最后也是最重要的是对2017年收紧再融资的多项规定进行松绑,例如锁定期和折价力度等。

这一次政策的变化终于落到了核心条款之上,这也让市场对于定增这一融资通道复苏的预期十分强烈,而根据记者了解,机构和企业已经开始做准备等待政策正式落地发布。

“2019年10月并购重组政策修订,对创业板借壳以及配套融资的相关政策有所放松,再加上11月拟修订的再融资规则,对再融资定价和减持规则都有放松,有利于带动定增市场回暖。所以预计在监管环境放松后,2020年定增规模会有所增加。”张夏表示。

对于2020年股权融资市场来说,新三板市场则将会是一个惊喜。2019年10月25日以来,新三板改革启动,多项市场期待已久的能够对市场实际产生影响的政策兑现落地,这种背景下挂牌企业的定增融资也将触底反弹。

另外,新三板市场也将新添一个重要的股权融资渠道,即精选层公开发行,这项制度类似于小IPO,市场预计2020年或有近50家企业能够完成公开发行并登陆精选层,这也将要贡献规模不小的融资额。

《管控层释放出来股权融资加快数据信号 IPO、并购重组经营规模有希望迎头赶上上年》 相关文章推荐二:本周确定没有IPO批文 但并不意味IPO暂停

截至券商中国记者上午发稿,证监会还未发布本周IPO批文,事实上,从凌晨起,因未见IPO批文,就已引发市场猜测,大家都在等待接下来的30多个小时,本周批文会否落地。

券商中国记者了解到,本周确实没有发布IPO批文的安排。但这并不意味着IPO暂停,按照发审会安排,下周还将审核3家企业的首发申请,IPO审核环节还在继续。

在当前的市场环境下,IPO批文下发暂缓,体现了监管层呵护市场、稳定市场的用意。不排除批文会出现短暂空窗期,IPO是否实质性暂停还需看证监会对发审会审核的安排。

本周IPO批文“爽约”

本轮新股发行常态化之后,除去节假日因素,按照惯例,证监会一般在每周五下午或晚间发布IPO批文,不料本周五批文却“爽约”,打破了此前惯例。目前还不能确定是何原因,不少业内人士表示,暂缓批文下发的信号意义大于实质,监管层意在稳定市场,提振投资者信心。

就在上一周,10月26日的IPO批文还在正常下发,当天证监会按照法定程序核准了武汉贝斯特通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及苏州迈为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两家企业的首发申请,合计融资总额不超过14亿元。除去国庆节假日,整个10月证监会核发了5家公司IPO批文,合计融资额不超过28亿元。9月份证监会共核发6个IPO批文,涉及2家沪市公司,4家深市公司。

暂缓IPO批文下发是否意味着IPO暂停呢?现在看来并不能过早下结论,IPO批文暂缓不意味着IPO暂停。

一是暂缓IPO批文有先例。如今年春节假期前后各一周,证监会就未核发当周的IPO批文。而在去年春节前后,也曾出现短暂的空档期。2017年春节前最后一个交易日1月26日是周四,所以当周周五也没有核发IPO批文。而当年春节后第一个工作日2月3日为周五,证监会也没有核发IPO批文。

二是IPO审核还在继续。按照发审会安排,将于下周二审核康龙化成(北京)新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鞍山七彩化学股份有限公司和广东日丰电缆股份有限公司等三家企业的首发申请,IPO审核还在按部就班进行。

三是仍有31家过会企业可拿批文。按照证监会最新披露的数据,截至2018年11月1日,IPO排队序列中有31家过会企业,待审企业240家,既有审核资源,也有发批文的条件。

按照审核程序,IPO企业从过会到发批文还要履行一些会后事项,约1-2周时间,目前仍有过会数周但还未拿不到批文的企业。

暂缓批文传递了哪些信号

目前证监会尚未发布官方消息,回应IPO批文暂停一事。10月12日,证监会曾发布消息称,暂停召开接下来一周的IPO发审会,理由是“按照既定的工作计划,集中组织发审委委员就积极支持上市公司再融资相关事宜开展调研。”

业内人士表示,本周暂缓批文,释放了监管层稳定市场呵护市场的意图。实际上,在此前证监会就有意调整了IPO的发行数量和规模,这与提高上市公司质量、鼓励回购和并购重组,与鼓励价值投资、引导增量资金入市,多措并举缓解股权质押风险等政策一道,构成了近期资本市场系统性工作的各个组成部分。

本轮IPO重启可以追溯到2015年11月,为了兼顾资本市场服务实体经济、提升直接融资比重的目标和市场平稳健康运行的现状,证监会通过调节IPO数量和融资额度实现IPO发行常态化。一般来看,在市场平稳运行股指上行时,IPO数量和融资额适时增加,周融资规模约在50亿元左右;当市场出现明显下跌时,IPO数量和融资额随之减少。

最近两三个月,受中外经济因素等方面影响,股市震荡下行,监管层按照市场的动态变化,减少了IPO批文下发数量,融资额也大幅降低,单周曾出现过发布一家批文、仅个位数融资额的先例。这一方面体现了监管政策及新股改革创新步伐根据市场变化不断调整,以应对我国资本市场不够成熟、一些体制机制性问题仍待解决、一些投资理念仍待革新的旧疾;另一方面,能够安抚投资者情绪,避免二级市场出现更大的非理性波动。

市场猜测声起,暂停IPO会否再来?

IPO批文的暂缓,市场出现了不少猜测声音,有的说IPO即将暂停,也有的说这只是短期动作,下周批文或恢复正常。目前来看,不排除批文会出现短暂空窗期,IPO是否实质性暂停还需看证监会对发审会审核的安排,以及市场运行情况。

历史上A股有9次暂停IPO的经历,都是基于市场普遍的心理预期而做出的政策操作。每次市场产生较大波动,投资者都希望监管层停止IPO以帮助稳定市场,从而将IPO视为维稳的工具。市场在改革在变化,制度在不断成熟,对于新股发行节奏调整应理性看待。

截至2018年11月1日,中国证监会受理首发及发行存托凭证企业271家,未过会企业中正常待审企业222家,中止审查企业18家。

中信证券有研究表明,IPO暂停期间市场有过大涨也有过下跌,IPO重启之后短期内呈现震荡走势,但重启一年内大概率是上涨的。

加载全文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