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飞集团主打产品P2P币海港被立案调查:借款方指服务平台违期拖时兑现

网贷之家小编根据舆情频道的相关数据,精心整理的关于《达飞集团主打产品P2P币海港被立案调查:借款方指服务平台违期拖时兑现》的相关文章3篇,希望对您的投资理财能有帮助。

金融虎讯 8月3日消息,达飞云贷母公司达飞集团旗下P2P平台币港湾因兑付逾期已被立案。金融虎获悉,近日,杭州市江干区**分局在回复出借人咨询信件时指出,P2P平台币港湾已被立案侦查,相关工作正在开展。需要指出的是,今年3月,据投资人提供的立案告知书显示,达飞云贷科技(北京)有限公司已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被立案。

据出借人反映,2020年2月,币港湾协调出借人和北京达飞催款平台签约,3至5月回款如约按期到账。6月回款出现拖时,目前2月签约达飞A方案的合约人还有6月回款违期没返回,7月回款更是违期拖时兑付。

据了解,币港湾平台由杭州币港湾科技有限公司负责运营。2019年12月8日,币港湾平台公告启动良性退出,组建以CEO王晶为主,第三方律师事务所及会计师事务所共同参与的良性清退工作组,负责整个兑付期间良性退出工作。

运营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12月11日,币港湾累计成交额达63.4亿元,当前待还借贷金额3.4亿余元,待还借贷笔数28,297笔。逾期方面,截至2019年12月6日,借款人逾期金额16亿余元,借款人逾期笔数406,484笔,借款人逾期90天以上金额4387万余元,借款人逾期90天以上笔数9,543笔。累计代偿金额16.14亿元,累计代偿笔数418,467笔。

天眼查信息显示,杭州币港湾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6年5月4日,注册资本5000万元,法人为王晶。股东方面,深圳达飞科技控股有限公司旗下杭州安飞港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持股60%,泓淳(杭州)科技有限公司持股20%,杭商资产管理(杭州)有限公司和杭州伴港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各持股10%。股权穿透后,达飞科控法人高云红间接持股比例达60.32%,亦为实际控制人。

公开资料显示,深圳达飞科技控股有限公司(达飞科控)总部位于深圳,达飞科控连同旗下控股公司如达飞云贷、致远航空等附属子公司共同组成达飞集团。高云红为达飞品牌的创始人、达飞公司董事长。

据金融虎此前报道,在投资人提供的一份立案告知书里,达飞云贷科技(北京)有限公司已于2020年3月23日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被北京市**局朝阳分局刑事立案。除了达飞云贷,达飞集团的互金领域的布局还包括大数据公司“金达数据”、网贷平台“币港湾”、分期平台“即有分期”和现金贷平台“期待科技”。

自去年11月6日起,达飞云贷就官宣称启动转型,并关闭线上充值通道,出借人资金将全额兑付。但达飞旗下P2P平台币港湾在集团宣布转型后仍存在发标行为。

今年2月24日,达飞集团旗下上市公司达飞控股发布公告称,由于高云红有意专注于其他事务,故已由执行董事及董事会**重新调任为非执行董事。

值得一提的是,在达飞云贷被立案的消息传出后,达飞控股发布曾接连发布公告,其股价曾连跌四日,累挫69%。今年3月23日,该公司的中文双重外文名称由达飞控股有限公司更改为旭通控股有限公司。3月27日,达飞控股公告称,达飞云贷并非集团附属,除日期为1月2日的持续关连交易公告所披露的重续持续关连交易外,集团与达飞云贷之间概无其他交易。

据达飞控股4月1日发布的年报显示,2019年公司实现营收12.93亿港元,同比增长99.4%;公司拥有人应占年内利润为2056.8万港元,同比减少35.8%。达飞控股称,公司总营收增长乃主要由于金融相关信息及技术服务收益增加。

今年5月6日,达飞控股发布公告,公司的中文名称由达飞控股有限公司正式更改为旭通控股有限公司,自2020年5月11日上午九时正起生效。公司于联交所的股份代号维持不变。

7月17日,旭通控股发布公告,根据对该集团截至2020年5月31日止5个月的未经审核综合管理账目的初步审阅,截至2020年5月31日止5个月,集团的收益由2019年同期约5.34亿港元大幅减少至约1.75亿港元(相当于下跌约67%),毛利则由约2.95亿港元减少至约700万港元(相当于减少约98%)。

此外,集团于截至2020年5月31日止5个月取得净亏损约6600万港元,而2019年同期则取得纯利约1.52亿港元。此乃主要由于公司的金融相关信息及技术服务分部的收益由约3.69亿港元减少至约1500万港元(相当于减少约96%),毛利由约2.84亿港元减少至约300万港元(相当于减少约99%)。预期由于集团截至2020年5月31日止5个月产生净亏损,导致其营运资金将减少约6600万港元。

旭通控股指出,董事会已获集团融资银行告知,由于集团金融相关信息及技术服务的高风险状况以及该公告所披露的盈利警告,融资银行已对集团采取强化信贷措施,并收紧对集团的信贷控制,包括但不限于加快偿还贷款及降低信贷融资额度。由于采取强化信贷措施,于公告日期集团已偿还1000万港元(即加快偿还贷款的一部分),约2000万港元将于2020年7月底前到期偿还。因此,预期强化信贷措施将对承包及咨询服务的营运产生重大影响,并可能因而对若干附属公司的承包及咨询服务的持续经营能力产生疑问。

当前,旭通控股股价报0.162港元,总市值为2.16亿港元。

《达飞集团主打产品P2P币海港被立案调查:借款方指服务平台违期拖时兑现》 相关文章推荐一:达飞集团旗下P2P币港湾被立案侦查:出借人指平台违期拖时兑付

金融虎讯 8月3日消息,达飞云贷母公司达飞集团旗下P2P平台币港湾因兑付逾期已被立案。金融虎获悉,近日,杭州市江干区**分局在回复出借人咨询信件时指出,P2P平台币港湾已被立案侦查,相关工作正在开展。需要指出的是,今年3月,据投资人提供的立案告知书显示,达飞云贷科技(北京)有限公司已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被立案。

据出借人反映,2020年2月,币港湾协调出借人和北京达飞催款平台签约,3至5月回款如约按期到账。6月回款出现拖时,目前2月签约达飞A方案的合约人还有6月回款违期没返回,7月回款更是违期拖时兑付。

据了解,币港湾平台由杭州币港湾科技有限公司负责运营。2019年12月8日,币港湾平台公告启动良性退出,组建以CEO王晶为主,第三方律师事务所及会计师事务所共同参与的良性清退工作组,负责整个兑付期间良性退出工作。

运营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12月11日,币港湾累计成交额达63.4亿元,当前待还借贷金额3.4亿余元,待还借贷笔数28,297笔。逾期方面,截至2019年12月6日,借款人逾期金额16亿余元,借款人逾期笔数406,484笔,借款人逾期90天以上金额4387万余元,借款人逾期90天以上笔数9,543笔。累计代偿金额16.14亿元,累计代偿笔数418,467笔。

天眼查信息显示,杭州币港湾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6年5月4日,注册资本5000万元,法人为王晶。股东方面,深圳达飞科技控股有限公司旗下杭州安飞港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持股60%,泓淳(杭州)科技有限公司持股20%,杭商资产管理(杭州)有限公司和杭州伴港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各持股10%。股权穿透后,达飞科控法人高云红间接持股比例达60.32%,亦为实际控制人。

公开资料显示,深圳达飞科技控股有限公司(达飞科控)总部位于深圳,达飞科控连同旗下控股公司如达飞云贷、致远航空等附属子公司共同组成达飞集团。高云红为达飞品牌的创始人、达飞公司董事长。

据金融虎此前报道,在投资人提供的一份立案告知书里,达飞云贷科技(北京)有限公司已于2020年3月23日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被北京市**局朝阳分局刑事立案。除了达飞云贷,达飞集团的互金领域的布局还包括大数据公司“金达数据”、网贷平台“币港湾”、分期平台“即有分期”和现金贷平台“期待科技”。

自去年11月6日起,达飞云贷就官宣称启动转型,并关闭线上充值通道,出借人资金将全额兑付。但达飞旗下P2P平台币港湾在集团宣布转型后仍存在发标行为。

今年2月24日,达飞集团旗下上市公司达飞控股发布公告称,由于高云红有意专注于其他事务,故已由执行董事及董事会**重新调任为非执行董事。

值得一提的是,在达飞云贷被立案的消息传出后,达飞控股发布曾接连发布公告,其股价曾连跌四日,累挫69%。今年3月23日,该公司的中文双重外文名称由达飞控股有限公司更改为旭通控股有限公司。3月27日,达飞控股公告称,达飞云贷并非集团附属,除日期为1月2日的持续关连交易公告所披露的重续持续关连交易外,集团与达飞云贷之间概无其他交易。

据达飞控股4月1日发布的年报显示,2019年公司实现营收12.93亿港元,同比增长99.4%;公司拥有人应占年内利润为2056.8万港元,同比减少35.8%。达飞控股称,公司总营收增长乃主要由于金融相关信息及技术服务收益增加。

今年5月6日,达飞控股发布公告,公司的中文名称由达飞控股有限公司正式更改为旭通控股有限公司,自2020年5月11日上午九时正起生效。公司于联交所的股份代号维持不变。

7月17日,旭通控股发布公告,根据对该集团截至2020年5月31日止5个月的未经审核综合管理账目的初步审阅,截至2020年5月31日止5个月,集团的收益由2019年同期约5.34亿港元大幅减少至约1.75亿港元(相当于下跌约67%),毛利则由约2.95亿港元减少至约700万港元(相当于减少约98%)。

此外,集团于截至2020年5月31日止5个月取得净亏损约6600万港元,而2019年同期则取得纯利约1.52亿港元。此乃主要由于公司的金融相关信息及技术服务分部的收益由约3.69亿港元减少至约1500万港元(相当于减少约96%),毛利由约2.84亿港元减少至约300万港元(相当于减少约99%)。预期由于集团截至2020年5月31日止5个月产生净亏损,导致其营运资金将减少约6600万港元。

旭通控股指出,董事会已获集团融资银行告知,由于集团金融相关信息及技术服务的高风险状况以及该公告所披露的盈利警告,融资银行已对集团采取强化信贷措施,并收紧对集团的信贷控制,包括但不限于加快偿还贷款及降低信贷融资额度。由于采取强化信贷措施,于公告日期集团已偿还1000万港元(即加快偿还贷款的一部分),约2000万港元将于2020年7月底前到期偿还。因此,预期强化信贷措施将对承包及咨询服务的营运产生重大影响,并可能因而对若干附属公司的承包及咨询服务的持续经营能力产生疑问。

当前,旭通控股股价报0.162港元,总市值为2.16亿港元。

《达飞集团主打产品P2P币海港被立案调查:借款方指服务平台违期拖时兑现》 相关文章推荐二:传达飞云贷涉嫌非吸被立案 关联上市公司达飞控股刚改名

3月24日消息,投资人提供的立案告知书显示,达飞云贷科技(北京)有限公司被北京市**局朝阳分局刑事立案,涉及罪名为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

值得注意的是,3月23日,达飞云贷的母公司达飞集团旗下上市公司刚刚发布达飞控股公告称,董事会建议将公司的英文名称由「Dafy Holdings Limited」更改为「Steering Holdings Limited」,并将公司的中文双重外文名称由「达飞控股有限公司」更改为「旭通控股有限公司」。

达飞控股董事会认为,建议更改公司名称将象征着公司的新开始,同时令其企业形象焕然一新。因此,董事会相信建议更改公司名称符合公司及股东的整体利益。

1

网贷业务退出不顺

公开资料显示,达飞云贷科技(北京)有限公司隶属于达飞集团,2012年成立于北京,实际控制人为高云红。2017年11月,达飞集团创始人高云红以4.69亿港元收购丰展控股,2018年3月,丰展控股宣布改名为达飞科技控股。报显示,截止2018年末,达飞控股金融部分利润达到5809万港元,利润贡献占比超过50%。

2019年11月6日,达飞宣布启动转型并关停旗下网贷业务,其P2P业务板块宣布将全额兑付。据了解,达飞旗下有达小宝、智惠乐投、币港湾和达达乐投等网贷平台。据相关媒体报道,达飞系平台累计待还存量超过80亿。

2019年11月30日,达飞发布兑付方案,方案中承诺全额兑付出借人,同时将于2019年12月31日向出借人完成第一笔款项的兑付。达飞官方***消息显示,第一期兑付款公司也已经2019年12月31日前安排打款,由于月底和元旦放假的原因,预计后续两天款项可以陆续到账。

不过,据“币港湾”公告信息显示,平台整体收效不甚理想,能够实际明确落地的资金跟预期的目标差距很大,回款率始终徘徊在20%左右。加上合作机构代偿不及预期,部分资产的变现时间存在不确定性等因素,公司发布公告,宣布暂时中止发布兑付方案。

为了更好地将主要精力用在达飞集团网贷业务退出和出借人资金兑付、债权清收等工作上,达飞控股发布公告显示,2月20日起,高云红辞任达飞控股董事会**,重新任命为非执行董事;董事会**兼本公司提名委员会**转为王晶;张化桥获委任为企业发展顾问

新金融深度认为,此次达飞云贷被立案,或与兑付迟缓投资人平台间矛盾激化有关。此前,达飞云贷科技(北京)有限公司就曾发文称,近期一些不明身份人员借机制造谣言、**闹事、组织实施所谓的“**”,严重影响了我司正常工作,也为兑付方案的执行制造了诸多障碍,这种行为和做法实际侵害了广大出借人整体的利益。

2

助贷业务投诉频频

据了解,网贷业务宣布清退后,达飞集团旗下仅有的金融品牌达飞云贷,主营助贷业务。

新金融深度此前报道,达飞云贷平台曾因收取高额利息暴力催收遭到千名用户的投诉,对此,北京市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于2019年5月8日向消费者正式回函称:对用户反映的达飞云贷平台存在高利贷等经营违规行为,正在开展网贷机构合规检查工作,会督促朝阳区政府做好相关风险处置工作。

不过,新金融深度看到,截至目前,关于达飞云贷砍头息、收取额外费用的投诉仍然不少。

消费者崔先生向21CN聚投诉反映称:“此前借款时达飞云贷扣除了一笔质金,称自贷款全部结清十五天后就能提现,现在距离我还完款过去二十几天了,提现发现一直显示提现失败。”

另一名消费者3月1日也向黑猫投诉平台反映称,全部还款过去已将近2个月,此前被达飞云贷扣除的共5800元质保金仍无法提现。这位消费者同时表示,“我是提前半月把款就还上了,但到了还款日后每天收到催收电话,每天最少3起,严重影响生活。”

对此,达飞云贷客服的回复是:由于系统原因,该用户显示已经逾期。飞云贷客服称,消费者反映的情况已做好记录,3到5个工作日后将给与处理结果。不过,据上述消费者反映,至今仍受到催收电话的骚扰。

新金融深度了解到,质保金是达飞云贷2017年开始**的一个新增收费项目。简单来说类似于押金,会计入借贷本金算利息,质保金的利率为20%,质保金会在受害者缴纳完平台的各种费用之后退还,否则不予退还。据了解,质保金收取比例为10%-20%,并随时间推移而上升。消费者质疑,承诺退还的质保金还一直拖延,但产生的利息和费用需要用户单,达飞云贷这是以质保金名义收取砍头息。

实际上,除了质保金以外,消费者在达飞云贷上借款时,还需要缴纳服务包、基础服务费、会员费等多种名目繁多的额外费用。还有借款人表示,客户经理还会要求借款人购买价值数百元的黄金会员,宣称买了就能提升借款额度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借款人发现自己“越还越多”、“还款金额已经是借贷本金的几倍了”,但查询信贷交易明细发现,还款记录显示给自己放款的均是传统金融机构,包括石嘴山银行、晋商消费金融海尔消费金融湖北消费金融等,即消费者通过达飞云贷app借款,上述合作金融机构提供的借款,一旦还不上款了,征信就会受损。征信的压力迫使借款人明知是也只能认栽。

值得注意的是,企查查数据显示,达飞集团旗下深圳达飞科技控股有限公司持有石嘴山银行4.93%的股份,为该银行的第三大股东

加载全文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