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网贷平台数将减少30%,这27家平台存清退风险

6月24日,上海互联网金融协会(下简称“协会”)在其官方微信发布《声明》,称协会近期接到多起投诉举报,有个别会员单位对外宣传其退出/转型方案已经过协会审批并同意。对此,协会重申,作为行业自律组织,协会发布的《上海市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退出指导意见(试行)》仅作参照执行,协会不具有对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退出/转型方案进行审批的权力。因此,协会从未审批、同意过任何一家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的业务退出/转型方案。

去年8月,上海市互联网金融行业协会就在在官网发布《上海市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退出指导意见(试行)》,拟引导本地平台有序退出的网贷行列。指引细化了退出程序,具有很强的可操作性,同时强调组建出借人委员会,并引入第三方专业机构,以确保公平性及专业性。

温馨提示:P2P有风险,出借需谨慎,投资P2P想下车的,可以选择不死鸟债权进行转让。

不过上海地区的实际和退出转型的进度却不太尽如人意,作为国际化的金融中心,上海的景荣行业地位始终不能改变,国内最早的平台拍拍贷和国内最大的平台陆金服都诞生于此,当前网贷监管的加强,开放性和自由度更有优势的上海地区开始接受监管组织的引导,虽然暂未大规模清退,去年11月,拥有国资背景的板凳理财则成为首家被上海金融办建议清退,理由是存量资金过小,为上海平台的清退之路拉开了序幕。

今年3月,第三方记者获悉上海某区打击非法金融活动领导小组办公室下发的文件,对于需要引导良性退出的平台,在2019年3月31日前引导其自行制定退出计划,无风险退出。有参加上海金融办会议的平台人士也表示:“未来上海网贷平台的机构数量将减少30%。”文件明确七类平台被纳入清退范围,

一是对尚在经营网贷业务且待偿余额较小的平台;

二是业务模式与网贷机构信息中介定位不相符,且短时间内难以完成整改,但尚未发现涉嫌相关犯罪行为的平台;

三是高风险平台,包括负面舆情和信访较多,撮合借款逾期严重(项目逾期金额占比超过10%),资金实力弱、流动性风险突出、持续经营存困难,以及拒绝、怠于配合清理整治的平台;

四是未按要求于2018年9月30日之前完成合规自查提交自查材料、未纳入专项整治范围的平台;

五是2016年8月24日之后新成立或新从事P2P网贷业务的平台;

六是注册在本市但实际经营地在其他省市的平台;

七是其他存在突出风险,或无继续经营P2P网贷业务意愿的平台。

据李财师人工统计,除板凳理财外,上海地区还有小袋金服和星投资两家平台响应号召停滞运营,小袋金服因逾期和债权转让收购方资金周转问题而选择退出,与浦东金融办沟通后选择退出,星投资也因规模较小而选择退出,并提前向投资人兑付相关款项。

受监管备案延期和要求高等双重影响,巨量的中小平台都面临退出的问题,各地保留下来的平台数量将非常少,其中,规模小和项目逾期为退出平台面临的主要现状问题,出借人也需远离此类问题的平台。

温馨提示:P2P有风险,出借需谨慎,投资P2P想下车的,可以选择不死鸟债权进行转让。

已了解此情报,我来反馈
0人
0人
属实
有误

网贷之家采集的文章全部来源于网络,仅做了样式优化,未对原文做任何修改,网贷之家不对文章真实性做任何承诺,仅供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