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职催收员给老赖讲反催收技巧 称为赚些外快

老赖和催收员已是两个势不两立的群体,双方时时刻刻上演着勾心斗角的无间道,债务缠身的老赖们自发在网上聚集在一起,建立了各种反催收团体,还有离职的催收员反转去给老赖们讲解反催收技巧,赚些外快......

老赖催收员已是两个势不两立的群体。这一边,老赖们称催收员为“催收狗”,另一边,催收员私下称老赖们为“老鼠”。双方时时刻刻上演着勾心斗角的无间道,而在这刀光剑影的背后,是遍体鳞伤的催收业和不堪重负的网贷业。更为严重的是,遍地“死账”预示着,风险一触即发。

“你好。”透过车窗留有不大的缝隙,可以隐约看到一个无聊的方向盘和它上面那双无所事事的脚。

“你确定不是催收狗?”眼前这个男子缓缓打开车窗,以并不礼貌的开场完成了我们的初次见面。在验明新金融记者的身份后,他放下警惕打开车门,准备接受接下来的采访。

他说他叫王军,但估计这不是他的真名。据他估算,在过去的几年里,他先后从四家银行和几十个网贷平台获得了近百万的贷款。在他给记者发来的备忘录里,可以看到这些贷款现在大部分都逾期了。

其中,平安银行信用卡近4万元的债务逾期了6个月、宜人贷3.8万元的债务逾期了5个月、51人品5.6万元的债务逾期了2个月……加上其他平台的贷款,林林总总的债务高达几十万。而这些钱,在催收公司以各种方式追了一遍又一遍之后,他也不打算还了。

“我不吸不赌,就是喜欢享受。”王军说得没错。这个40多岁的男子穿着一件Brioni价值3.7万元的夹克,夹着LV价值3.5万元的手袋。虽然已经被贴上“老赖”的标签,但他并不为自己的逃债行为感到羞愧:“我借钱就是为了买些好东西,我凭本事借的钱,凭什么催收狗让我还就还!”

为了躲避还钱,王军加入了N个反催收联盟和反催收QQ群,在经过群友的调教后,他掌握了很多反催收的技巧,并尝试主动搞垮催收公司和贷款平台。

现在,老赖和催收员已是两个势不两立的群体。这一边,老赖们称催收员为“催收狗”,讽刺他们以非正常方式骚扰借款人周边的人;另一边,催收员私下称老赖们为“老鼠”,意指他们见不得光。

双方时时刻刻上演着勾心斗角的无间道,而在这刀光剑影的背后,是遍体鳞伤的催收业和不堪重负的网贷业。更为严重的是,遍地“死账”预示着,风险一触即发。

失信大军

“老赖”是人们对欠了别人钱迟迟不还的人的俗称。在百度百科里,“老赖”被定义为失信被执行人,是指被执行人具有履行能力而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官方数据显示,这部分人群有数百万之多。

但催收业内人士直言,老赖群体总数恐怕早过千万。可怕的是,数量还有增长的趋势。

国家公共信用信息中心发布9月份失信黑名单月度分析报告指出,9月新增涉金融严重失信人400家,其中法人及其他组织91家,自然人309人。“老赖的增多与此前P2P潮不无关系。不少人觉得,平台都跑了,那自己的借款也就不用还了。”王军说。

债务缠身的老赖们自发在网上聚集在一起,建立了各种反催收团体。打开QQ群,搜索“反催收”,会出来数百个相关的群,其中接近人数上限的多达几十个。粗略估算,这些QQ群至少聚集了几十万的老赖大军。

这些“反催收群”各有各的规定:有的要求新人进群必须在三分钟内发出自己的实时逾期截图,否则会被当成催收卧底踢出去;有的则要求支付费用进群;有的则要立毒誓:“如果我是催收狗或平台卧底,死全家。”

除了QQ群,“戒赌吧”“卡农社区”“老哥帮”等贴吧和社交网络也成为老赖们新的聚集地。

在王军的“带领”下,新金融记者加入了几个“反催收联盟”。在这些群里,群友们被分为初级、中级和高级不同的级别,而最高级别的,被称为“百年老赖”。

这些人聚集于此分享反催收经验,互推那些风控不严,容易借款的新“口子”。也有人混迹于此出售软件、拉人赌博或者干一些其他违法的事情。

赵彦是群里的中级老赖,他在十几个贷款平台共借了8万多元。“大部分的老赖不是不想还钱,是实在还不起了。”赵彦说,贷款刚逾期的时候,大部分贷款平台是不会马上打电话催收的。

这是他们的套路,也是真正可怕的地方。在这个圈子里,利息不是最可怕的,压倒借款人的最后一根稻草是逾期后的罚金。平台总是等到借款人逾期的罚金足够多了,才开始催收。贷款平台秘而不宣的赚钱内幕就是吃罚金,而不是吃利息。

一旦逾期,利滚利,等待借款人的将是无法承受的巨额还款。赵彦对新金融记者表示。

可悲的是,老赖的年龄正在趋于年轻化。在一家统计网贷信用黑名单的网站上,记者看到,不少金额较小的失信人是80后、90后的年轻人。不难看出,消费金融的崛起催生的老赖群体正在下沉。

水火不容

王军算是这个圈子里的“百年老赖”了,虽然他的债务逾期最长也没有超过一年的,但由于借过的平台太多,每天都有十几个平台电话催收,甚至上门。对王军来说,他已身经百战。

“刚开始被催收,心里也是害怕的,尤其是收到诉讼的短信的时候。慢慢的,我意识到,跟催收的斗争是一场心理战,于是我把在各反催收联盟里学到的技巧全用上,开始反攻。”王军说。

随后,王军给记者展示了两个月前收到的一条催款短信——“您好。根据《借款协议》的相关法律法规,你的欠款严重超出了还款期限,你的案件即将移交上海XX律师事务所进行司法诉讼,律师函和相关贷款资料即将一式三份下发户籍地、单位、居住地!我司外访部也会联系到您户籍地居委会,近期将上访调查取证!如在今日18点前处理好逾期,可做撤案处理,请慎重考虑清楚。”

“几千块钱的借款还诉讼?还不够律师费的。一般这些信息都是吓唬你的,我都当作没看见。”王军对此不以为然。

据王军介绍,催收通常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电话催收,一般由贷款平台自己的催收部完成。“他们给借款人本人打电话,也会给借款人周围的亲戚朋友打电话。

在借款的时候,贷款平台会要求读取用户的通讯录,就是为了逾期后给借款人的通讯录打电话催收,目的就是让所有人都知道你欠钱不还了,摧毁借款人的心理防线。

他们给我打电话,我就咬死没钱还。我提前跟家人朋友说好,一旦接到电话说我欠钱的都是骗子。如果他们搬出法院和警察的名号,我就抓住他们的小辫子,说他们冒充政府部门骗人。”王军说。

据他说,在第一阶段就乖乖还钱的都是初级老赖。而在反催收群或反催收联盟里混迹久了的老赖自然知道催收的门道。因为催收方所有的策略和方式很快就会在这些群里传遍,与此同时,附带了老赖们成功的应对经验。

大概三个月之后,这些不好催的老赖就被贷款平台定位为“掉落M3者”,移交给第三方催收公司。这时,真正的战争开始打响。

进退两难

第三方催收公司接到单子后,第一步也是电催,但态度就没有贷款平台自催那么温和了。

“他们打电话来态度嚣张。”而赵彦对待催收的方式更为“特别”:“他们给我爷爷打电话,我跟我爷爷串通好,接电话后以心脏病发为由向该公司索赔心脏搭桥手术以及术后康复费用,不排除后续治疗继续申请赔偿,如不赔偿将通知媒体和法院起诉。

以前他们一天给我打二十几个电话催收,现在我给他们打三四十个电话都不敢接,微信拉黑我,领导也不敢露头。”

一家催收公司负责人在接受新金融记者采访时直言,第三方催收公司最担心的就是曝光负面新闻。“平台方对外包催收的策略是‘大面积撒网,重点培养’,刚开始一个平台会找来十几个,甚至几十个催收公司同时催,慢慢地淘汰掉催回率低的或有负面消息爆出的公司。

为了保证续单,我们必须提高催收率,还不能违规或有投诉。借款人吃定了我们这一点,反过来以投诉威胁我们。有时候我们警告一下,他们就说要找平台方投诉。”该催收公司负责人直言,在此背景下,催收公司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尴尬境地——追得紧了,公司被投诉;追得松了,钱催不来。

该催收公司催收员向记者表示:“我们上门催收,他们就提前在家里装好摄像头,然后故意言语激怒我们说出违规的话,事后他们将视频剪辑成有利于他们的样子,威胁我们寄给平台方或媒体。谁也不敢顶上‘暴力催收’的帽子,这对催收公司来说,意味着死亡。”

记者发现,一些专业的投诉平台已经成为老赖们“撒欢”的聚集地。在聚投诉、黑猫投诉等网站,记者看到不少债务人对催收的投诉。而贷款平台们也会去这些网站上探催收公司的口碑。

如果出现合作催收公司的投诉,平台方会对催收公司扣钱。如果催收公司的“黑料”过多,平台方很可能会中止与其合作。

“投诉要分层次的。”王军介绍说,首先,老赖们会把“编辑”好的录音、视频等材料寄给平台方,如果催收公司仍继续纠缠,他们就在网上发帖子点名催收公司和金融平台。最后一招,就是拿着这些“证据”找媒体,控诉高利贷和暴力催收。

之前,全国整治办协调征信管理部门将逃废债信息纳入征信系统和“信用中国”数据库,债务违约人将受到限制或禁止出境,强行没收个人财产,被限制高消费等处理。但在业内人士看来,老赖们的违约成本仍太低。

“目前有关于催收的监管细则还未出台,现在,催收员电话打多了,就被投诉为骚扰,上门催收,就被投诉为威胁。感觉哪里都是红线。”前述催收公司负责人说。

另外,我国现在对于老赖的惩治措施,就是“限高令”,不能坐高铁、坐飞机,或者住高级宾馆。但这些对于老赖生活的真正影响,其实并不大。

生死一线

不少催收公司的处境可谓水深火热。在58同城搜索“催收转让”关键字,会出来几百条转让催收公司的信息。记者联系了一家待转让催收公司的负责人,该负责人称,公司已经裁掉了三分之二的员工,现在加上管理层只剩不到20人,已经3个月没有发工资了。

在某催收公司给记者发来的订单上,记者看到,贷款平台对催收公司的佣金并未降低。逾期3个月以内的单子,催收公司能拿到5%—8%的佣金,而逾期超过一年的“硬骨头”,佣金甚至能达到90%以上。

但尴尬的是,老赖们在各种反催收技巧的调教下,催收公司的催回率越来越低。“我们公司现在的催回率只有以前的一半。可能吃银行业务的大催收公司日子还好过一些,因为老赖也知道,银行的钱是必须要还的,不然征信会黑。

但像我们这种依靠贷款平台生存的催收公司,只有控制成本才能维持生存。以前,我们的员工月薪差不多近1万元,现在只有控制在3500元以下,公司才能维持运营。

但催收是一个高危的行业,辱骂,甚至是挨打都是常有的事,谁会愿意拿着这么少的工资干这么受气的工作?离职的人越来越多。同行们要么已经倒闭,要么正在倒闭的边缘苟延残喘。”一家催收公司副总经理对新金融记者表示。

一位已离职的催收员表示:“你可能想不到,竟然有离职的催收员反转去给老赖们讲解反催收技巧,赚些外快,太讽刺了。”

催收公司困局难解,个体催客的日子也不好过。催客“小艾”对新金融记者表示,虽然贷款平台众多,但借款人以共债者居多,老赖们都是熟面孔,催来催去就是那一拨儿人,说什么就是没钱还。“小艾”已经转行倒卖游戏币去了。

为了活下去,不少催收公司转换思路开始收网。“我们之前全国范围做业务,现在打算下沉到地方,整合地方资源,吃透一个地区的业务,有助于降低成本、提高催收率。”前述催收公司副总经理直言,目前他们已着手准备转型事宜,但对于未来,他没有把握。“对催收行业来说,现在显然是寒冬。谁能够留下来,怎样留下来,谁又能知道呢?”

关键词 : 催收 老赖

全部评论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