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年金融名将 尚福林离任金融业并非告别金融业

从1982年入职央行直至今日,35年金融从业,尚福林在中国金融史上留下厚重的一笔。但离任金融业并非告别金融业,尚福林表示未来将持续关注金融工作。需要记录的一笔是,截至2016年底,我国银行业金融机构境内外本外币资产总额较2011年增长一倍至232.3万亿元。这也是尚福林交付郭树清的基数。

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中国银监会原主席尚福林3月6日上午在政协小组讨论会上建议加快信用体系建设。

2月底离任银监会后,尚福林旋即以全国政协委员的身份亮相全国两会,与之交接的,还是2011年从他手里接过证监会主席一职的郭树清。五年,两度迎来与送往,郭树清亦感叹两个人如此戏剧性的缘分。

没有惊天动地,没有豪言壮语,尚福林在银监会的五年,恰如他的性格,稳中求进。

过去五年,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银行业的发展与风险交织,服务实体经济是主旋律,防范风险则是关键词,与此同时,尚福林亦推进了诸多卓有成效的改革,破冰民营银行,试点投贷联动,大胆推进银监会组织架构改革等,有守亦有进。

到任全国政协的尚福林表示将持续关注金融工作,提出的第一项建议即是加快信用体系建设,指出信用程度不高会增加交易成本和管理成本,比如债券市场,企业用自己的信用发债可以减少融资成本,但整个债券市场一旦有一两家企业发债违约,就会影响整个市场,提高融资成本。

不过,向来谦逊低调的尚福林面对媒体的追问则只重复自己还是一个“新学生”,不再多言。

守:支持实体经济防风险是关键词

尚福林1982年(31岁)入职人民银行总行,在央行任职18年,最高职位至副行长,负责分管货币政策及支付清算工作,2000年2月,尚福林调任农业银行行长,两年后出任证监会主席,2011年10月接替刘明康出任银监会主席直至此次赴任全国政协。

在以新身份首度亮相全国两会的当天,尚福林对迎上前的媒体表达感谢,并表示未来将继续关注金融工作,但当下,他还只是个新学生,刚到政协还需要多学习。

相关人士透露,中组部对离任银监会的尚福林给出了颇为中肯的评价:工作稳健、为人正直、谦逊、严于律己、廉洁,推进银行业改革有力。

尚福林接手银监会的2011年底,我国银行业金融机构资产总额113.3万亿元,商业银行不良率也于当年三季度达到历史性低点0.9%,不良贷款余额为4078亿元。

不过随之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源于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累积下的银行业风险逐步暴露,商业银行不良开始持续攀升,至2016年末,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已达1.74%,不良贷款余额较2011年底增长逾两倍至15123亿元。

压力显而易见。银行业告别高增长、各类风险不断暴露,可以说,过去五年支持实体经济发展是银行业的主旋律,化解风险、防控风险则是银行业的关键词,这也是尚福林过去五年的一大工作重点。

笔者梳理发现,2011年至2016年,由银监会或与其他部门联合发布涉及防范风险的文件十余份,囊括不良贷款风险、操作风险、地方政府债务风险、互联网金融风险、理财业务风险、流动性风险、同业业务风险、银子银行等风险领域的防范。

也是在这个过程中,尚福林推进了不良资产证券化的落地,并大力推进组建债委会缓释银行风险,推动各债权银行一致行动,有序退出“僵尸企业”、合力帮扶困难企业、共同支持优质企业,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仅去年一年,银行即已设立超过1.2万家债委会,涉及用信金额约14.85万亿元,这一机制被评价为企业和银行实现互利共赢的一种创新和探索。

数据显示,去年四季度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实现近年来首度环比下降,较上年末下降0.02个百分点至1.74%,商业银行贷款损失准备余额2.67万亿元,拨备覆盖率176.4%,贷款拨备率3.08%,资本充足率13.28%。应该说,中国银行业不良风险趋稳,与尚福林这几年的“守”密切相关。

新任银监会主席郭树清在3月初召开的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评价中国银行业风险内控机制、市场化经营机制和监督约束机制都比较完善,银行业整体状况比较健康。

在防范风险的同时,尚福林亦力推银行服务小微企业、三农与扶贫以及消费金融等薄弱领域,有力地支持了实体经济的发展。

进:推动银行业改革持续关注金融

有守亦有进,改革未止步。

在任期内,尚福林提出银行业改革发展的总体目标,建立“五大体系”,即广覆盖、差异化、高效率的银行业机构体系;贴近市场需求、根植实体经济的银行业服务体系;风控到位、运行高效的银行业经营管理体系;稳健审慎、协作良好的银行业监管体系;分工合作、协调发展的金融市场体系。

围绕上述目标,尚福林提出要推进多项改革,包括完善公司治理、业务治理、风险治理和行业治理体系建设,实现银行业治理能力现代化,同时鼓励金融创新,推进银行业对内对外开放,拓宽民间资本进入银行业的渠道和方式,推动政策性银行改革,推进银行业监管改革。

正是在这一思路下,尚福林在任期内破冰民营银行。有关民营银行的设立论证了多年,中央财经大学银行业研究中心主任郭田勇说最终在尚福林手里得以落地,是其众多卓有成效的工作中不得不提的一大亮点,“做得非常好”。

在推进民间资本进入银行业的过程中,银监会坚持独立判断,于2013年提出承担剩余风险、股东接受监管等五项原则,并据此于2014年选取5家民营银行开展试点,分别为微众银行、网商银行、华瑞银行、金城银行、民商银行。

民营银行基本按照初始设定的特色经营模式发展,首批试点的5家民营银行资产总额已突破1000亿元,错位竞争优势逐渐显现,丰富了银行业机构体系,也激发了市场活力。此外,银监会还批设了10家民营控股金融租赁公司、37家民营控股企业集团财务公司和2家民营控股消费金融公司。

尚福林的另一项开创性举措是,推动投贷联动在中国银行业的试点运行,支持高新技术产业。

这一创举是为在风险隔离的前提下,协同发挥商业银行和投资银行的功能优势,解决科创企业信贷风险收益不对称的深层次问题。

目前已选择10家机构和5个国家级自主创新示范区开展试点,银监会还拟进一步指导推动做好试点工作,及时总结试点经验,并适时扩大试点机构和地区,充分发挥投贷联动模式的金融功能、经济效益和社会价值。

尚福林也大胆推进了银监会组织架构改革,各部门焕然一新,比如新设城商行部、股份制银行部等,有评价认为这一个改革之后,金融监管更加专业,更有针对性,同时也更具审慎性、前瞻性。

“专业功底很强,不是那种官僚干部,这五年,客观评价,跟性格有关,尚福林不是那种惊天动地的人,没有豪言壮语,实事求是,做了大量很扎实又卓有成效的基础性工作,是很难得的一个人。”有业内人士如此评价。

从1982年入职央行直至今日,35年金融从业,尚福林在中国金融史上留下厚重的一笔。但离任金融业并非告别金融业,尚福林表示未来将持续关注金融工作。

需要记录的一笔是,截至2016年底,我国银行业金融机构境内外本外币资产总额较2011年增长一倍至232.3万亿元。这也是尚福林交付郭树清的基数。

全部评论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