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l version="1.0" encoding="utf-8"?> 玖富普惠退出方案三选一 34万出借人不买账 - 平台动态 - 网贷之家 -
说说你的看法..
平台动态
玖富普惠退出方案三选一 34万出借人不买账
本文约有1154个字
admin_portal_a
2020-12-11 10:28| 查看:565| 评论:0
玖富集团的“兑付危机”在沉默两个月后再次被拉回至公众视野。

玖富集团的“兑付危机”在沉默两个月后再次被拉回至公众视野。

12月7日,玖富集团旗下玖富普惠发布了《多元退出通道》公告。该公告称,玖富普惠将正式退出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撮合业务,对于出借人退出工作不甩锅也不推责,即便一分不剩也会尽全力联合多机构帮助出借人完成退出工作。

而这一公告导致7日下午再现投资者维权事件。玖富集团办公所在地北京融新科技中心,聚集了上百位维权的投资者,他们纷纷要求玖富集团兑付资金。

据楼下保安透露,玖富所在大楼自9月起就一直风波不断,最严重的时候一度需要警察维持秩序。“11月初,我来这边上班,玖富所在大楼就不归我们物业负责,他们玖富自己负责楼内安保。”

附近一家互联网公司的人士告诉AI财经社,维权者聚集最多的还是在9月中旬至10月中旬,玖富公司仅在办公楼旁边打开一扇小门供员工进出,“特别特别小,稍微胖一点的员工进去都难”。

AI财经社记者实地走访发现,玖富集团所在大楼目前安保森严。整栋大楼唯一的入口有三名保安手握防盾牌紧紧守护。当记者尝试进入,被保安告知要电话联系,需要有人来接才可入内。即便进入大楼一层,仍然有人在大厅中央看守。

老牌企业,信用破产

玖富于2006年成立于北京市房山区,2015年升级为控股集团,布局了包括网络借贷、互联网金融、消费金融、围绕消费场景的供应链金融、大数据评估等业务,旗下包括悟空理财、玖富万卡、玖富科技、玖富钱包等多个品牌。2019年8月15日,玖富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

中互金协会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7月底,玖富普惠累计借贷金额3945亿元,目前借贷余额319亿元,当前出借人数量为34.4万人,曾经是排名前列的一线大型网贷平台。

“8月初,本金27万多、年化收益9.7%的投资标的到期后,却出现提现难的问题。”投资者刘先生如此表示,即便经过多番客服咨询,玖富也一直以大环境不好以及各种理由推诿,并未给出任何实际解决问题的办法。

而随着问题的不断积累,玖富的“兑付”危机终于爆发。12月7日,玖富对投资人给出的三大退出通道分别是:

通道一:本息全额兑换极速退出通道,可按“本息余额”为计算基准1:1兑换商城购物卡券等消费权益或房产等其他资产权益一次性极速退出。

通道二: 一次性转让快速退出通道,定期开放,可以自主出价申请转让,受让方竞价购买,自由交易,如成交则一次性快速退出。

通道三:先本后息分批回款退出通道,遵循先初始本金后预期收益、分批回款的原则,以3年为期限,每月清分后以初始本金为基准分批回款。

但玖富给出的三种退出方案并不被投资人买账。刘先生解释说,以玖富提出的第三种方案为例,本息三年还清,没有任何细节性说明,更无任何实质性抵押担保,最终解释权依旧在玖富自己手中,这样的方案显然无法让投资人放心选择。

“这几乎没给投资人任何选择权利,甚至可以说就是霸王条款,缺乏诚意。”刘先生说。但更严重的问题是,进入12月的一个星期前,玖富旗下的悟空优选就已经不再累加利息。

此外,位于上海的吴女士也表示,自己投资在玖富普惠的26万本金也是在8月初开始出现回款问题。玖富目前给出的方案中,积分商城所涉及的产品不仅无任何价格标明,同时也无任何链接,基本上就是展示页面,没有任何链接跳转。而玖富普惠通过官方公号对外则解释:“目前商城通道所展示商品后续均将陆续上线,引入第三方供货商,价格上可以进行第三方比价。”

而吴女士还补充解释到,12月20日是投资者选择退出方式的截止日期,如果逾期未选择方案,玖富直接默认按照第三种方案,即本息三年还清进行处理。

此外,同为悟空优选维权者的李女士向AI财经社透露,9月初的那次维权过后,悟空优选发放了基于自身商城的商城劵。

而玖富给出的第二种退出通道,被投资者质疑为空壳公司。玖富的债权通App显示,第三方资产管理机构“西安国恒不良资产处置有限公司”将收购部分投资人债权,但该公司所属信息却是一名自然人股东、无实缴资产的壳公司。

天眼查数据显示,西安国恒不良资产处置有限公司成立于2018年,但2019年7月由于未公示年报和无法联系到经营场所被列为异常名录,一直到2020年5月25日,该公司申请移出异常名录后股东和法人均发生变更。

投诉量居高不下

从业务模式上可以看出,此次出现兑付困难的悟空优选等玖富系理财平台,本质上仍是链接投资人和借款人的P2P平台。据北京互金协会信息,大量玖富系借款人借款后将资金用于个人消费。受疫情影响,许多借款人无力还贷后,开始恶意逃废债,以年化利息超过36%为由拒绝还款,甚至组成“反催收联盟”来对抗催收人员。

据《证券市场红周刊》报道,尽管玖富平台的承诺年化收益一般不超过10%,但除此之外,其还收取高额的服务费、中介费用。以借款88000元为例,如果选择12期分一年还清,玖富平台还会收取撮合咨询服务费8600元、服务保障金(坏账计提)约10700元,最终还款在12万元以上,且期限越长,咨询服务费和服务保障金越高。简单测算下来,玖富平台的实际年化成本可能超过了36%。

正因如此,近些年,关于玖富的投诉也一直高居不下,问题主要包括利息高、恶意扰、套路货等。在最新21聚投诉年度诉讼排行榜上,玖富以12885的总投诉量占据第四位。

在投资人与借款人多重矛盾的挤压下,成立14年的玖富集团信用破产。

玖富退出难

伴随信用破产同时抵达的,还有玖富业绩的持续萎靡和股价的大幅下挫。今年以来,玖富的股价已经从年初的10.99美元暴跌到12月9日收盘的1.45美元。

9月29日,玖富集团的半年报姗姗来迟。透过财报可以看出,截至2020年6月30日,玖富集团的业绩全面萎缩。上半年,玖富总净营收仅有8.5亿元,比2019年下半年下降61%。利润方面则延续去年4季度28亿元巨亏的局面,再次亏损7.4亿元,活跃借款客户较2019年底的240万减少84.4%至40万,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也从2019年底的46.84亿元减少至36.51亿元。

玖富将业绩变化的直接原因归咎为新冠疫情爆发。玖富方面认为,疫情的爆发可能对公司业务产生长期影响,疫情导致失业率上升,进而可能削弱借款人偿还贷款的债务能力,影响公司的在线贷款信息中介服务和我们的直接贷款计划。

但疫情显然不能成为所有问题的答案。

在疫情较国内更为严重的美国,贷款巨头们在疫情期间纷纷赚得盆满钵满。2020年8月,美国最大的抵押贷款商Rocket在纽交所上市,开盘首日上涨19%,上半年总营收64.04亿美元,归母净利润35.59亿美元。凭借股价上涨和公司业绩的稳步增长,Rocket公司背后老板丹·吉尔伯特的总身家一度超越阿里巴巴联合创始人蔡崇信。

仅就玖富而言,名声大,业绩差已是这家公司一个历史问题。成立于2006年的玖富集团无疑是互联网金融行业的先驱品牌,在涉足P2P之前,玖富的主营业务是向传统金融机构销售IT系统。2011年,玖富实现盈利,在此之前主要靠投资款存活,为压缩成本,公司员工人数曾缩减至20人。

2014年,玖富推出P2P产品悟空理财。作为玖富旗下的明星项目,悟空理财首创的社交营销、送体验金等方式在业内迅速崛起,注册用户和交易额狂飙猛涨。在P2P被监管叫停后,玖富还通过入股湖北消金来谋求转型。

与规模不相匹配的是,玖富业绩的叫好不叫座。2016年全年,玖富旗下的P2P平台玖富普惠仅盈利594.2万元。在集团上市初期的2019年,玖富的整体业绩便急转直下,前三季度总营收39.56亿元,净利润仅7.09亿元,而上市前夕,2017年,玖富盈利7.23亿元,2018年这一数字增上升至20亿元。

P2P消失,8000亿坏账谁来补?

从2007年国内第一家P2P机构拍拍贷成立开始,网贷行业存在已有13年时间,行业顶峰时期大小公司5000余家,并出现了趣店、拍拍贷、和信贷等十余家上市公司。据网贷之家统计,整个P2P行业的累计成交量约为9万亿元。

由于监管不到位,大量P2P公司偏离信息中介定位,对出借人承诺保本保息,高收益秒到账,对借款人打着金融普惠、科技创新的旗号,而实际上资金池、自融、非法吸储等行为借着P2P外壳大行其道,甚至有公司为募集资金设立近百家空壳公司用以发债。

如此漠视风险,直接导致在P2P行业火热的13年中,仅大型爆雷事件就分别在2015年、2017年和2018年发生过三次。

魔幻的互金风潮在2018年戛然而止。2018年12月底,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P2P网贷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联合发布《关于做好网贷机构分类处置和风险防范工作的意见》(简称"175号文"),给整个网贷行业下达最后通牒,以此奠定行业清退的主基调:" 能退则退,应关尽关"。各省掀起关停P2P机构的风潮。

11月27日,中国银保监会首席律师刘福寿对外表示,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攻坚战取得实质性进展,“互联网金融风险大幅压降,全国实际运营的P2P网贷机构由高峰时期的约5000家,我们逐渐压降到今年11月中旬完全归零”。

狂欢过后一地鸡毛。2020年8月,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在接受央视新闻采访时指出,截至6月底,出借人的资金还有8000多亿元没回收。截至目前,有关部门尚未披露最新的追讨成绩。

在175号文中,对于合法经营的P2P机构,仍给予肯定,并指明转型方向,文中称,将“积极引导部分机构转型为网络小贷公司、助贷机构或为持牌资产管理机构导流等。”

国内第一家P2P机构拍拍贷就在2019年11月19日宣布,正式升级为信也科技集团。同步宣布转型金融科技业务、国际业务以及科技生态孵化业务。信也科技联席CEO章峰将转型方向概括为服务、赋能和出海。实际上,就是转型成为一家助贷机构,与为银行等持牌机构导流、赋能。

玖富也想过未来的方向,2020年5月,玖富完成对湖北消费金融公司的入股,试图曲线拿下消费金融牌照,另外玖富早早引入资金端,转型助贷机构,效果非但不明显,同时还产生较大争议。玖富旗下的玖富万卡在第三方投诉平台上的投诉量高达2万多次,主要集中在强制收取保险费及服务费、阴阳合同、利息过高等问题。

对此,恒大经济研究院院长任泽平曾撰文指出,P2P投资者整体专业性不足,风控意识不强,刚兑思想浓厚,而实际大多平台毫无风险应对能力,导致风险畸高。高风险投资应设置较高的投资门槛和完善的投资者资产保护机制,以此保护投资者利益。

分享至:
推荐阅读
参与评论

暂无评论,赶紧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