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l version="1.0" encoding="utf-8"?> 广州P2P第一案宣判:幕后主使获刑无期 1.7万人损失13亿 - 平台动态 - 网贷之家 -
说说你的看法..
平台动态
广州P2P第一案宣判:幕后主使获刑无期 1.7万人损失13亿
本文约有1048个字
admin_portal_a
2021-1-6 14:03| 查看:7886| 评论:0
12月23日下午,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广州P2P第一案礼德财富集资诈骗案,进行了判决。幕后主使林捷鹏被判处无期徒刑;董事长郑彦森被判处15年有期徒刑。 ...

风来了,猪都能飞,风停了,满地都是残骸。

无期徒刑!广州首宗P2P案宣判

12月23日下午,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广州P2P第一案礼德财富集资诈骗案,进行了判决。幕后主使林捷鹏被判处无期徒刑;董事长郑彦森被判处15年有期徒刑。

同案还有3位会计人士因构成非吸判刑。其中,诸小萍被判6年,周冬梅4年,潘皓蕾3.5年。

多位律师对易简财经指出,在刑法修订后,集资诈骗的死刑被取消,无期徒刑已是顶格处罚

礼德财富曾经是广州知名互联网金融公司,贷款余额规模仅次于PPmoney

易简财经从庭审记录中了解到:

林捷鹏,是礼德财富的幕后主使,几家相关担保公司实际都由他控制;

郑彦森,礼德财富法人兼董事长,听从林捷鹏;

诸小萍,是江苏无锡自来水器会计,曾私下帮助林捷鹏做礼德的财务报表,月薪1.2万;

周冬梅,80后,是揭阳担保公司会计,跟诸小萍对接,属于基层人员

潘皓蕾,揭阳担保公司会计。93年出生,15年入职顺贷担保公司,协助创建假出借人账户,协助保管柜里面的玉石存放。月薪为4000元,自己还被坑了1.5万进去。

三位会计人士均在庭审现场表示,自己是初犯、从犯,请求从轻发落。

三位80后揭阳青年编织的,互金版“中国合伙人”故事

从炮制出繁花似锦的盛况,到梦幻彻底破碎、相关人士锒铛入狱,礼德财富仅用了5年时间

2013年,3位来自揭阳的80后,清明回乡祭祖,在闲聊时碰撞出了一个“新商机”。

他们就是礼德财富的初创团队,有“互金领域中国合伙人”之称的洪凯彬、倪晓辉、洪界准。三人关系颇为密切,洪界准是洪凯彬的发小,倪晓辉和洪凯彬是高中同学。

“我们仨聚在一起闲聊时,聊到了唐宁宜信模式,我们一直认同互联网金融是未来的趋势,且是一个充满机遇与商机的新型行业。”洪凯彬曾在采访中指出。

三人一拍即合,说干就干,5月启动项目,6月注册公司,8月网站就上线了。

曾在招商银行信用卡风险管理系统任职7年的洪凯彬,担任CEO,负责风控;上海理工大学管理学院毕业、曾任职于太平洋网络集团和易车网、有丰富互联网从业经历的倪晓辉,负责运营;曾经营过茶叶,做过玉石、服装贸易的洪界准,则负责资本运作和资源整合

礼德财富的发展速度很快,同年12月,网站注册用户数就突破了1000人。还搬进了当时广州最顶级的写字楼,西塔。从2014年4月开始,礼德财富平台每月交易额增长,至少保持着一倍以上的增速

合伙人离场,郑彦森入场

不过,在礼德财富高速发展的鼎盛时期,“三个合伙人”却选择逐步淡出,另一位揭阳人郑彦森进场接盘。

郑彦森在进入互联网金融之前,曾在传统行业深耕20多年,在不锈钢、环保、新能源等领域均有产业。2015年6月,洪凯彬等3人退出。天眼查显示,2016年初,郑彦森当选为执行董事兼总经理,开始执掌公司。

来源:天眼查APP

2017年5月,郑彦森将礼德财富搬到广州第一高楼东塔,办公室直望广州塔,可观珠江全景。

有接近礼德财富的业内人士对易简财经表示,郑彦森开一辆红色的兰博基尼,喜欢抽顶级雪茄,喝顶级红酒,以及出入广州最顶级的会所。

郑彦森为所有人描绘了这样一个商业模式,礼德财富的借款人,主要都是揭阳地区的玉石老板,他们借款以玉石作为抵押,礼德财富有专业的团队去鉴定抵押品,然后按玉石价格的5折向借款人放款,风险可控。郑彦森还打开保险柜,为人展示过这些标价昂贵的玉石。

至案发时,礼德财富未兑付金额近13亿元,涉及1.7万名投资者,在广州的规模,仅次于PPmoney。

爆雷!郑彦森连夜逃往柬埔寨

“老板带着3000万元出境了,还给我打电话让我也赶快走!”2018年7月,广州警方接到举报,称郑彦森卷款跑路。

根据多家媒体报道,郑彦森是化妆出境,先去了香港,经由泰国,抵达柬埔寨,然后便住在朋友的独栋别墅里,还请了一名保镖,每天都有车相伴出入。

广州警方随后成立“猎狐”工作组,并与当地警方合作,终于将其捕获归来。

经核查,2013年礼德财富刚成立的时候,郑彦森在江苏无锡做不锈钢生意,遇到资金周转问题,曾在礼德借了3000万,渡过危机。

郑彦森觉得互联网金融很有前途,2015年,其在礼德平台上发假标,直接从平台拿走1亿元,并用这些钱反向收购了礼德财富。

接手礼德后,郑彦森对外称,借款人都是玉石老板。

然而,事后发现,这些借款人都是虚构的,他成立了6家担保公司,还购买了数千家空壳公司在平台上借款。

一家拥有完整资料的空壳公司,价格是6000元。礼德财富每月用于购买空壳公司的费用,就高达上百万元。

虚构的借款方,主要以揭阳经营玉器的生意人为主。空壳公司在礼德财富发标借钱,6家担保公司分别为标的作担保。借款方的抵押物主要是玉石翡翠和不锈钢。

据警方派出的专业团队核查结果显示,这些抵押品并不是标价昂贵的玉石,只是几百元的普通玉石,而不锈钢卷里面藏的是轧钢。

值得注意的是,从此前多次庭审及判决书的内容来看,郑彦森只是活跃于台前,名义上的“实际控制人”,幕后老板另有其人。真正操控资金流向的,其实是前面提及的林捷鹏。

资料显示,林郑二人是亲戚关系,郑彦森的女儿认了林捷鹏为干伯父。

向礼德申请借款用到的玉石,有一部分就是林捷鹏安排人送来的。而借来的资金,除了用于借新还旧,还有一部分也是直接转到林捷鹏指定的银行账号上。

十几亿的窟窿,才追回千把万,钱都去哪了?

骗局被戳穿后,林捷鹏、郑彦森留下了近13亿的窟窿,被追回来的却只有礼德财富账上的1400多万。

有业内人士对易简财经指出,P2P暴雷,清偿比例能到5%,都算比较多的了。如果老板喜欢买房,还能剩得多点,如果不喜欢买房,大多是自己把钱挥霍了,或是用来填窟窿抵坏账,能要回来的钱寥寥无几,只剩1%也很正常。

实际上,关于近13亿资金的去向,郑彦森也曾对媒体作过回应,“钱主要分为三部分,一部分运营成本约7亿元,其中主要开销包括利息支付、平台费用、广告费、人工费和办公场地租金等;1亿元用于购买礼德财富;剩下的作为应酬及其他,如每个月至少要花费几十万元用于维持各种关系。”

首先,就办公租金来说,光是东塔每个月300块/平米的价格,礼德财富每个月就得挥金几十万;

其次,为了增加背书,还得蹭蹭“国资”的热点,“宣传说的中食兆业入股,其实并没有真的入股,礼德财富每年拿出几十万元作为‘站台费’。”郑彦森称。

此外,还需要频繁出镜,加大曝光度,营造一种将企业做大做强的假象。郑彦森表示,礼德财富差不多每年投入2000万元用于宣传推广,重金砸给了排名。

结语

礼德财富案,是中国p2p风云里的一个缩影,也是一堂深刻的金融风险的教育课。这个案子说明白了一个道理:在金融风险面前,互联网技术是毫无意义的。

中国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曾经说过,没有高回报低风险的金融产品,高收益就意味着高风险,“在实践中,承诺保证本金的金融产品收益率超过6%就要打问号,超过8%就很危险,10%以上就要准备损失全部本金。”

如今,吹起来的繁华褪去,空留一地鸡毛。在这场闹剧里,有人哭,有人笑。最先组局、率先离场的“三个合伙人”,已经奔向下一个“新商机”,深藏功与名;集资诈骗的林、郑都已锒铛入狱,而他们的背后,是很多投资者的血本无归。

分享至:
推广
下载网贷之家App,更快获得互联网金融资讯!
参与评论

暂无评论,赶紧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