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商行搭上互金:金融科技及联合放贷或大有可为!

从助贷成为多家互金平台2018年的利润增长点来看,城商行联合放贷尚有一定发展空间;另外,金融科技已经成为头部玩家的核心竞争力,其显著推动城商行转型未来可期。但城商行在探索未来发展的过程中也应注意存在的风险,比如业务的政策不确定性,获取流量用户后的营销、转化、留存等。

按照国家统计局分类标准,我国商业银行主要可分为大型商业银行、股份制商业银行、城市商业银行、民营银行、农村商业银行和外资银行。

2019年一季度,城商行总资产规模约为35万亿元,在所有类型商业银行中总资产规模较小,占商业银行资产总规模15.49%。同期,城商行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约1.5万亿元,占银行业金融机构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总规模14.9%,在所有类型的银行业机构中处于较低水准。而城商行不良贷款率1.88%,为各类型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次高水平,仅次于农商行(4.05%)。

由此可见,城商行业务规模相对落后,资产质量明显次于其他类型银行,叠加经济下行、其他金融机构冲击等复杂因素,城商行亟需突破现有业务模式。而互联网金融的快速发展,也促成了城商行与互金平台从业务、技术层面开展合作。

一、拓宽业务线

1、开设消费金融公司

截至目前,已有24家消费金融公司获批开业,其中城商行作为股东方的有15家。而城商行成立消金公司,实力与动力俱备:

第一,大型城商行更满足准入条件。银保监对消费金融公司出资机构设定了严格标准,比如金融机构作为主要出资人,需要具备5年以上消费金融领域从业经验、近一年末总资产不低于600亿元、最近2个会计年度连续盈利;非金融企业要求作为主要出资人,最近一年营收不低于300亿元,净资产占比资产总额不低于30%、近2个会计年度连续盈利。

第二,业务相近。消费金融公司为个人提供20万元以下的个人消费贷款,而个人消费贷款在城商行放贷规模中占比也较高,比如2018年末上海银行的个人消费贷款突破1500亿元,占个人贷款余额的59.05%。

第三,城商行受区域经营限制对业务扩张的需求更为强烈,与消费金融公司合作可以弥补网点不足,合作积极性更高。

所以,城商行充当消金公司资金端的同时,基于业务相似性也向消金公司输入风控经验。而消金公司股东除了城商行,还吸引了其他实业公司、互金平台或流量平台,放大了城商行与消金公司合作的正面效应,比如锦程消费金融股东包括周大福,度小满入股哈银消费金融,携程为尚诚消费金融提供场景流量。因此,“银行+消金公司+实业/互金/流量”背景的城商行系消费金融公司在资金、资产端都具备了一定优势。

2、联合放贷

随着互金平台转型助贷的热潮,与城商行资金端的合作需求更趋旺盛。比如度小满、360金融蚂蚁金服花呗、借呗资金供给方均有城商行身影。

而城商行开展联合放贷业务具有一定的政策风险。整治办下发的《关于规范整顿“现金贷”业务的通知》要求,银行业金融机构不得以任何形式为无放贷业务资质的机构提供资金发放贷款,不得与无放贷业务资质的机构共同发放贷款。与第三方机构合作开展贷款业务的,不得将授信审查、风控等核心业务外包,不得接受无担保资质的第三方机构提供增信服务以及兜底承诺等变相增信服务。《商业银行互联网贷款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规定,地方商业银行应主要服务当地客户,向外省客户发放的互联网贷款余额不得超过互联网贷款总余额的20%。

为符合监管要求,城商行与互金平台联合放贷一般采用第三方担保模式,即业务中引入融资担保公司或保险公司,向城商行等资金端机构提供担保,并由银行负责借款人的资质审查。

3、信用卡代偿及联名信用卡

信用卡代偿,即当持卡人当期还款困难时,向代还平台申请信用卡分期;信用卡代还平台垫付持卡人信用卡账单,并获得对持卡人的债权,然后由持卡人向代还平台分期结清。

国家互联网安全技术专家委员会发布的《互联网金融新业态风险巡查公告》称,信用卡代还有多种模式,信用卡代还涉及用户信息卡信息安全等问题,存在潜在风险。

城商行与互金平台合作的“信用卡”代偿模式,不涉及套现贷、信用卡套现,如果能做好用户隐私数据保护,其面临的政策风险可能并不大。

而信用卡代还平台的资金端相对丰富,包括银行、信、消费金融公司、小贷公司以及P2P网贷等,而其中银行资金成本低,成为信用卡代偿的主要资金供给方。

而城商行出于优化用户年龄结构需要,通过信用卡代偿新建了一条触达用户场景的渠道,挖掘年轻群体的同时,也有望将他行用户转化为自家银行信用卡用户。而持卡人分期偿还给银行的利率低于信用卡逾期利率,而且可以分期偿还,所以信用卡代偿具备一定发展空间。

信用卡是城商行零售业务的重要组成部分,2018年城商行信用卡发卡规模明显增加,部分得益于与流量互金平台的合作。城商行与互金平台共推联名信用卡,体现了双方通过优势互补化解各自业务痛点的强烈需求。对于城商行而言,创新动力足,而在区域内开展业务极大制约了其用户及贷款规模增长。而互联网平台弥补了城商行在网点布局上的不足,比如青岛银行美团信用卡推出66天,发卡量突破10万张。

互联网平台强大的数据分析能力及对年轻用户的营销策略也可助力城商行谋求新零售拓展增长。城商行在互金平台技术支持下,平均审件时间缩短至秒,日均进件明显增加,长期以往,用户规模快速增长。

从卡片权益看,基本上联名卡在信用卡基本权益基础上,根据互金公司主营业务不同,兼容了互金平台的其他特色服务,比如京东数科的联名卡“小白卡”持卡用户可以用积分兑钢镚,美团的联名卡用户完成消费可积分即美团零花,之后消费可将美团零花抵现金等。

二、升级金融科技技术

城商行的金融科技运用模式有三种,设立金融科技子公司、外部合作、自主开发。

城商行设立金融科技子公司,是内、外因双重刺激的结果。内因主要为银行改革转型;外因主要为互金巨头纷纷牵手大型商业银行加剧行业竞争,比如兴业数金、金融壹账通、招银云创、光大科技、建信金科、民生科技、工银科技、中银金科 8家商业银行系金融科技子公司先后成立,开启“银行+金融科技”双轨发展模式,服务于集团公司及母行业务转型的同时,也向同业机构、民营企业及小微企业等外部输出技术。而城商行金融科技发展相对滞后,目前仅有北京银行设立了北银金融科技子公司。

其他城商行多通过与互金科技公司合作的方式,探索金融科技在基础设施、风控、放贷、获客、支付等环节的合作。

自主开发模式指的是由城商行内设部门完成研发,对城商行的要求已经不限于技术水平,首先要求技术创新达到一定水准,能支撑业务发展的速度;其次,金融科技发展上升到平台战略,投入长期时间、充足的资本及必备的团队人才;再次,构建互联网金融生态,实现业务创新与技术迭代螺旋式促进优化、完善。目前,也有少数城商行实施金融科技自主开发,比如兰州银行。

总结

城商行牵手互金平台需要一定合作基础,无论是较为基础的联名信用卡业务,还是上升到城商行战略发展的金融科技转型,均首先需要城商行具备较高的转型意识,以及一定的转型基础,比如成立消费金融公司需要城商行具备雄厚资产实力及盈利能力,联合放贷需要城商行具备较高的业务创新能力,联名信用卡可能需要城商行具备较高的风控能力及信用卡运营团队。而且,城商行合作的互金平台也多是头部机构。

从助贷成为多家互金平台2018年的利润增长点来看,城商行联合放贷尚有一定发展空间;另外,金融科技已经成为头部玩家的核心竞争力,其显著推动城商行转型未来可期。但城商行在探索未来发展的过程中也应注意存在的风险,比如业务的政策不确定性,获取流量用户后的营销、转化、留存等。

城商行
点评人数:1 0 0

全部评论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