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东金融寻路 “数字科技” 行业科技化提挡再加速

在战略和业务上铺陈多年后,金融科技公司升级为数字科技公司正进入关键阶段。近期,《中国经营报》记者关注到,京东金融在其微博、抖音、今日头条等官方新媒体平台认证名称变更为“京东数科”。

在战略和业务上铺陈多年后,金融科技公司升级为数字科技公司正进入关键阶段。

近期,《中国经营报》记者关注到,京东金融在其微博、抖音、今日头条等官方新媒体平台认证名称变更为“京东数科”。

京东金融方面对记者表示,京东数科是京东数字科技的简称,公司当前正在筹划集团品牌更名,未来,京东数科将作为集团整体品牌对外呈现。

事实上,近年来,金融科技巨头都开始更明确地进行“科技化”定位形塑,强化技术输出、数字化研发,业务边界自金融业务板块向其他业务领域扩展。从自营金融、金融科技再到数字科技,巨头的战略在不断升级。从这一角度看,以更名为标志的标签强化,亦是水到渠成的战略延伸,或将成为未来行业中的大概率事件。

数字科技实践落地提速

京东金融方面告诉记者,京东金融当前正在筹划集团品牌更名。未来,京东数科将作为集团整体品牌对外呈现。是因为当前公司对于数字业务边界的拓展,早已超出了京东金融这一名称所涵盖的范畴。“京东数科,是京东数字科技的简称。之所以进行更名,是因为当前集团除了数字金融业务之外,还推出了京东城市、数字化企业服务、智能机器人等业务。我们对于数字业务边界的拓展,早已超出了京东金融原本的范畴。而纵观公司所有业务,其本质都是基于数字,利用人工智能区块链物联网等技术,去优化用户体验、降低行业成本、提高行业效率。所以说,数字科技更能体现集团整体定位。虽然进行更名,但数字金融业务未来仍会是整个集团的重要板块。”

事实上,以目前京东金融的组织架构看,金融确实已经较难完全概括其业务版图。今年2月,京东金融成立京东城市计算事业部。根据规划,京东城市计算事业部将把服务金融机构的成熟的B2B2C商业模式应用到智能城市建设中,服务于**和大型国有企业,解决城市交通、规划、环境、能耗、商业和公共安全等痛点,将技术“赋能”的边界彻底突破金融领域。

从业务实践看,这种基于数字化探索的智能城市业务正在加速落地。据记者了解,京东城市计算事业部成立7个月后,业务触角已经伸向多城。近期,京东在全国布局的首个研发中心——京东智能城市南京研究院成立,该机构将借力京东集团在电商、物流、金融等方面多年的大数据积累,利用先进的大数据和人工智能技术,服务南京智能城市和智慧社会建设,乃至为华东地区其他城市提供涵盖环境、交通、信用城市、电子政务等领域的一揽子智能解决方案。

“十三五”规划纲要提出,“以基础设施智能化、公共服务便利化、社会治理精细化为重点,充分运用现代信息技术和大数据,建设一批新型示范性智慧城市。”新型智慧城市由此进入大众视野。据了解,“十三五”期间,我国将推出100个“新型智慧城市”试点。

这也为拥有尖端技术和流量入口的科技巨头撕开了广阔的市场空间。事实上,在此领域起步较早的蚂蚁金服,近年来就通过芝麻信用以及相关大数据技术,在打造信用城市、移动政务服务和交通、医疗等方面积极布局。

京东集团副总裁、京东城市计算事业部总经理郑宇此前就职微软亚洲研究院,在他看来,现代城市缺乏一套类似windows操作系统,而通过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的技术,可以把城市变成一个运算平台,把城市运转产生的大量数据汇集、融合,提升城市运营效率,指导**精准决策。

一个例子可以比较具象地理解这种数据对城市的赋能。以基于智能城市信用平台能力打造的城市信用地图为例,平台通过人工智能技术计算出数十维度的信用权重对企业做风险预判。“如果发现一些企业在一个区域里成片地出现问题,而不是个别问题,就可以倒推反思,是不是管理方式和策略有问题,通过挖掘信用背后的原因,为管理部门提供参考。”

除此之外,数字科技实践上,用于机房巡检的京东智能巡检机器人也在近期推出。作为机房和数据中心的“智能守护者”,京东智能巡检机器人可实时保障机房稳定安全运行,提高机房和数据中心的智能化管理水平,同时大幅度降低运维成本。

战略布局持续延伸

梳理行业不难发现,从战略升级到业务迭代,再到多元科技布局,以科技为导向的发展思路已经被金融科技巨头普遍认同。从蚂蚁金服的去“金”就“服”,到“度小满”强化“精于科技”的业务导向,再到京东金融强化“数字科技”标签,从平台型互联网公司走出的独角兽公司都是在发展中逐步锁定了自身的核心价值。

以京东金融走向京东数科为例,在“走出京东”之前,京东金融已经开始系统输出“数字科技”概念。据京东内部人士透露,这一提法最早是京东金融CEO陈生强在自己的微信朋友圈发出的。今年2月,陈生强在京东金融内部员工大会上,正式提出了数字技术战略和B2B2C的核心商业模式。同时,宣布成立城市计算事业部。

在4月的博鳌亚洲论坛上,陈生强公开表示,未来京东金融将把资产和资金等一系列金融业务全部转移至金融机构,由金融机构直接去做资产、资金以及用户运营,京东金融本身不再持有这些资产,强化科技输出的角色。而在B轮融资后,陈生强再次重申“将在数据和技术上加大投入,任何与数据和技术无关的业务都不做。”

事实上,业内倾向认为,B轮融资中字头金融机构的参与,也从侧面对京东金融“去金融化”的成果进行了背书。记者在京东B轮融资完成后与其战略投资部总经理马骥进行过交流,彼时他曾透露,在A轮和更早时,出于竞争考量,金融机构观察者多,但近年来京东金融更加明确的科技定位让这些机构相信双方能够实现共赢。

事实上,今年以来,这种科技输出已经较快在业务线落地,从面向银行的零售信贷解决方案“北斗七星”,到专门面向中小银行的“融信云”,再到ABS二级市场流动性解决方案和固定收益基本面量化分析系统FIQS,以数字技术撬动金融机构数字化转型的B2B2C模式逐渐明确,商业模式也开始由资产获利转向由服务获利。

但值得注意的是,不论是不以“资产获利”的“去金融化”,还是“与数据和技术无关的都不做”,都需要辩证理解。目前,京东金融1300亿估值背后是各大业务线支撑而来,成为“京东数科”之后,传统的核心业务,例如白条、供应链金融,依然重要。这种观念其实在几大巨头之中已经形成共识——如果没有一线的金融业务经验去真正理解业务,那么科技类公司很难真正具备服务金融机构的能力。

即使彻底将技术和金融收入区分的传统统计方式,随着科技的深入融合,也较难泾渭分明地切割。马骥就曾告诉过记者,目前京东金融大多数业务收入本质均基于技术能力和对数据的分析。“比如白条,表面看是消费信贷产品,但它底层的本质用的是数字风控模型。至于表现出来的报表上是把它记成其他收入还是技术服务收入并不重要,未来来自技术的收入肯定越来越多。”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