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陆金所与网贷 业内存在着哪些解读误区?

近期,关于陆金所与网贷,圈内发出了很多声音,尝试进行多角度、深度地解读,但大多较为片面、单一,容易导致行业对外传递的印象出现偏差。

近期,关于陆金所与网贷,圈内发出了很多声音,尝试进行多角度、深度地解读,但大多较为片面、单一,容易导致行业对外传递的印象出现偏差。

陆金所到底有没有退出网贷业务?其本身作为平安金融布局的一份子,业务组合又经历了怎样的变迁?该事件背后,真的如各种解读所言,网贷已失去了存在价值?

认真解读好上面三个问题,或许我们会对这次“行业大事件”有更加清晰的认知。

不是退出,是行业强监管下的暂时调整

陆金所曾经拥有国内最大P2P平台(陆金服),但近年来随着网贷市场监管的逐步深入,一直不断地进行业务重塑、调整优化。

根据公开数据,2019年前四个月,陆金服(陆金所)的交易额分别为人民币132亿元、92亿元、69亿元以及74亿元,呈现明显的下滑趋势。此外,根据网贷之家6月数据盘点显示,在监管“三降”的要求下,陆金服在借贷余额与当前借款人方面均呈现下降趋势,借贷余额环比下降3.35%,当前借款人环比减少了1.52万人。

特别是在今年四月初流出的备案文件中,提到了“注册资本金、一般风险准备金出借人风险补偿金”等要求。虽然一直在积极配合P2P平台降存量业务规模、出借人数量、借款人数量的“三降”要求,可根据陆金服的规模,千亿规模下各项风险准备金加在一起,少不得要近百亿的资本投入。

数额甚是惊人,这和平安当初看上P2P轻资产、不消耗资本金的初衷背道而驰,这同时也影响了陆金所的上市进程。陆金所2018年年报显示,2018年陆金服“P2P平台业务手续费收入”为20.13亿元,同比下降43.2%。

在借贷余额与当前借款人方面均出现下降的情况下,陆金服手续费收入的下降并不让人意外。但这样的陆金所,对我们来说有点陌生了,已经不再是当年赫赫有名的“网贷一哥”了。

立足用户的多金融业务齐头并进

在监管日益收紧的市场下,对于陆金所来说,这几年来的P2P业务形态,只是满足借款人和投资人需求的众多选择之一。平台背靠平安,针对借款人服务,既有申请消费金融牌照、网络小贷牌照等多种选择,针对投资人,也有提供其他持牌理财产品的选择。

2015年底开始,陆金所朝多元化发展,除了P2P外,理财基金、信托、私募、资管计划逐步上架;2017年,银行存款倒流、信贷、保险成了陆金所的推广重点;2018年到2019年期间,陆金所在法律上的概念作出了拆分:基金、理财和资管计划从法律关系上属于陆基金,保险属于平安保代,这些都是代销类产品。

在2019年3月,陆金所完成了C轮融资,投后估值达到394亿。这时候的陆金所,已经接触更多的银行、信托、证券、基金,横跨九大市场,9条产品线打造了一站式线上财富管理平台,跨业提供更多高附加值服务,智能化财富管理更是成为其新的方向。

多层次的金融产品体系效果非常显著,吸引了众多投资用户。当前,陆金所拥有4300万用户,运营管理超3767亿资产,成为全球最大线上财富管理平台之一。

这样的发展势头,这样的发展布局,对于陆金所来说,上市是必经之路。可是,在这8年中,它的上市计划却已经惨遭两次“流产”,坊间传言皆因P2P的“牌照”问题。

现如今选择转战消金,申请消费金融牌照,是陆金所当下应对市场的无奈之举,也是“蓄谋已久、情有可原”。这一转型的决定,能够扫清其上市过程中的“持牌”阻碍,或许意义更为重大。

网贷行业底层价值并未发生动摇

不管怎样,陆金所并没有如大家所说的选择退出P2P网贷,只是选择转型,也不是被清退,更不是跑路或者暴,我们更不能因此否定整个网贷行业。有业内人士预计,“陆金所三五年之后还会重新捡起P2P业务,现在只是一时之选,原因有二:首先,现在完全退出意味着之前所有的努力都是白费;其次财富管理的能力要求更高,如果P2P都做不好,那么另外的一条路也是堵死的。”

因此,我们必须理智和冷静看待P2P这个行业。P2P网贷最大的优越性,是使传统银行难以覆盖的借款人能充分享受贷款的高效和便捷,这在一定程度上填补了传统金融覆盖面的空白。据不完全统计,截至2018年末,P2P网贷共服务借款人超2700万,服务出借人超4000万。2018年P2P网贷活跃的借款及出借人数分别为1252万、1114万。

同时,在2013-2018年,P2P网贷平台累计为约3500万借款人提供了融资服务,借款应用场景覆盖三农、小微个体户、经营周转、日常消费、家庭装修等方方面面。其中个人消费和企业经营周转是当前资金流向的主要方向,这也是当下服务小微的价值所在,也是当下网贷P2P的社会价值所在。

当前的P2P市场,已经脱离了过去野蛮粗暴的市场环境。目前,很多平台都在纷纷找准自己的跑道,并且围绕监管要求来进行转型和布局,朝着小额业务、消费金融业务、供应链金融金融科技等方向开展。

最后,笔者认为,虽然“备案试点”换成了“监管试点”,但试点的终点依旧是合规,未来总会有机构会获得监管的认可。只要社会价值还在,行业就有未来。

陆金服
点评人数:0 0 0

全部评论

最新资讯